< 返回
>>

20210914健康之路主题是百年协和·女性健康守护者 健康之路2021文字版

2021-09-16 23:39    来源:
X

CCTV10官网直播 

20210914健康之路直播回放

百年风雨兼程,世纪沧桑巨变,百年协和薪火相传健康之路系列节目,敬请关注。我。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这里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吉林奥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欢迎各位继续走进我们健康之路,最近送给大家这个系列节目,百年协和,薪火相传。

那今天我们要带领您走进的这个科室呢,被称之为是协和医院最具特色和代表性的科室之一,有三句话可以用来形容这个科室,我们来看看大屏幕,建国以来这个科室里曾经走出过三位院士,这个科室连续11年蝉联中国医院专科排行榜的榜首第一名,每个女性的一生都一定会跟这个科室打几次交道,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科室呢?今天呢我们在节目当中就邀请到了这个科室的几位代表,让我们欢迎来自于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学系的专家团队,让我们首先掌声欢迎各位专家,欢迎他们,有请欢迎各位专家。那我为大家来介绍一下哈,我身边的是我们的向阳主任医师,向医生您好,然后是我们的朱兰医生,欢迎您,然后是我们的高劲松医生,欢迎您高医生,还有陈荣医生,欢迎各位。

刚才我们看到一句话说从这个科室当中曾经走出过三位院士,我们先来看看大屏幕上,让大家认识一下这三位院士,哈,肖先生给我们介绍一下,他们分别是李巧智院士、孙洪钊院士和郎景和院士,那其实这三位院士的不仅仅是协和的骄傲,也可以说是我们中国妇产科学界的骄傲,那么他们可以说为我们国家的妇产科的事业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我们说还有一句话说连续11年的榜首,这个是怎么回事?医院的这个水平评价有一个上海复旦的一个这样的一种排行榜,那么每年他会在全国这些大的医院里面和专科里面进行一个生育和你的专业水平的一个排行,那么也就是这样的一种排行大概持续了11年,那北京协和医院和协和医院妇产科连续11年蝉联榜首,就是有排行榜以来一直是第一,是这样,那其实之所以会这样的一个成绩,那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基于我们的前辈给我们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像我刚才讲到的我们灵巧之院士,其实刚才我特别好奇说林巧治医生,因为他的名字好像是一种是一种象征了,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医生那么简单了,林大夫是我们的第一位中国籍的妇产科主任,称他为万英之母,那林大夫我们知道他其实他一辈子是没有结婚的,对,但是呢他有千千万万个他的儿女,所以他亲手就是接生过,我们叫在60年的从医生涯当中五万多名的婴儿,那他对每一次接生都会把他的名字写在这个出生的卡片上,那么呢都把每一个接生的孩子都会当做他的侄女,太了不起了,这部电话机有什么故事呢?林大夫经常会讲这部电话是他唯一的最好的一个伴侣,其实这部电话一直放在林大夫的床头,林大夫经常会讲我是一辈子的值班医师,这部电话也就是连接了他和病房之间的一些事情,一旦病人有任何的问题,临床上处理有任何的困难都会第一时间通过电话告诉您的。那么林大夫接到电话以后也会第一时间赶到病房,来帮助救治指导对病人的一些处理,所以说这也体现出来林大夫那句话,我一辈子都是要为人民服务,而且要做一辈子的值班意识,这句话太伟大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医者可能对患者最重要的这种初心。那如果我们用相对比较简单的语言说林小志院士为中国的复产医学的事业做出了怎样的贡献?我觉得最为重要的是林大夫的一种高瞻远瞩的这样一种思想和他的思维。

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可以说他就把我们的妇产科协和医院进行了一个亚专业的一个分布,在那个年代就有了我们的妇科肿瘤、普通妇科、高危产科、生殖内分泌、妇科病理等等这些亚专业的发展。那其实因为我们现在的这个时髦的语句来讲叫顶层设计,所以在那个年代就有了这么好的顶层设计,在有了我们现在的协和医院为什么这么雅专业这么齐全,而且每一个专业的发展的都非常的好,这也是在我们林大夫的这个当时的这个框架的《设计之下》,我们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的一个成果。所以如果说今天100年整个我们协和医院的妇产科是一棵参天大树,那么在林巧治医生的那个年代,他就已经把每一个枝条生长的方向都规划出来了,是这样,确实我觉得我们作为林大夫的后病,我觉得非常获于前人在那个年代这么高瞻远瞩,像现在我们说的真是把布局在很早的时候就不好了,这样子往前发展又不碰撞,所以呢协和的妇产科我觉得能走到今天,能在11年的位置保持专科第一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非常会于前人的努力,还有前人的设计,高医生我知道您是在产科,对,尤其是您所从事的这个专业,跟林医生就更加一种血脉上的这种相牵的关系哈,您是怎么感受到的?是的,我觉得协和还是有很好的传统,那么我们妇产科的医生都应该把患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那么作为产科不光要安全的分娩,我们还需要让孩子健康的出生,比如说我们产前诊断的前辈孙建胡教授,他就早在1978年的时候,第一次在国内采用羊水穿刺的方法诊断了第一粒无脑儿,上世纪70对的,对的,实际上以前羊水穿刺应该说是前所未有的这个工作在国内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产前诊断。那么在1975年的时候,孙念胡教授呢到山西去扶贫工作了一年多,在那里他看到了很多的畸形儿的出生,就深受触动,所以他通过查阅文献呢发现当地的出生缺陷的发病率非常的高,尤其是无脑儿、脊柱裂等,等于是呢他树立了一个信念,他认为呢产科医生不光是要保证母亲和孩子的安全分娩,孩子的健康没有畸形,没有出生缺陷,对也是同样重要的。

对,他不光是跟一个家庭相关,他跟整个国家民族的未来息息相关,是的,他回到协和医院之后,在林巧之大夫的支持下,他率领建立了我们第一家妇产科的遗传实验室,这个呢在国内也是开拓性的,那么开展了产前诊断,那么通过引入各种各样的新技术,包括羊水穿刺、《静脉穿刺》、绒毛活检,又开牵头开展了太阳镜的检查,以及后来的单经病的遗传诊断,应该说给我们创立了一个非常好的产前诊断的一个体系,还在我们国内最早开始采用这个唐氏筛查来筛查二十一三体血清学筛查,进一步把这个技术呢推广到全国,那么此后呢就是全国就大规模开展了唐12的水晶学筛查,使得我们国家的唐12的出生率明显的下降,应该说是从千分之一点二下降了至少50%以上,没有想到就是大家今天到产科说备孕,做准妈妈、准爸爸,然后所有的这些我们熟悉的检查,原来在上个世纪在那样一个艰难的条件之下就已经被这些大师们已经规划了,很了不起。

那我们接着来说,今天其实我们要回顾这个百年的这个历程,其实我觉得真的很多的故事,所以今天我们也请到了两位朋友一起来分享,那接下来我们要说的这件事情呢怎么形容呢?有点儿看不到摸不着,但是说实话,尤其对于像我跟像杨医生这样的男同胞来讲,深受其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丽华大姐跟我们讲讲行吗?好的,就三年前我那时候55岁,有一天呢就突然间心慌、大汗淋漓,而且就是眼睛的视力都有点儿模糊了,然后就趴在桌子上就很长时间才缓过劲儿来,到了第二天晚上就又发生这样的情况,甚至呢就有一种濒死感,就家里人赶紧就叫了救护车,随车的那医护人员给我做了一些检查,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可是我确实很难受。在那段时间前前后后我们家叫了三次救护车,我也上医院看过神经科,心内科基本上都没有查出什么毛病,可是我非常难受,很难熬的日子,我能感受到,我对你要讲这个话题,我得站起来给这个妇产科的医生鞠一躬,是的,我真的给你们鞠一躬,跟你们讲故事。

我的一个老大姐今年已经63岁了,比他这个情况还严重,一晚上叫三次救护车,看了多少医院,都说高血压,神经性高血压,最后在协和医院,医生说你这个就更年期,他说我都六十多更年期,结果就现在就吃了药就好了,说个闲话哈,但是真的很激动,这个情况您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当时是没有知道,所以才去盲目的上了各个医院各个科室,结果后来是到了我们协和,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后来到了协和医院妇产科,然后而且还是内分泌接触到了那个陈大夫,那我们就听陈荣医生跟我们说说怎么回事儿,其实我到现在我都能够很清晰的记得这个丽华大姐走到我那个诊室的那个情况,她当时是一个面面目是一个下层的,面上是没有任何表情的,这样走进我们的诊室,而且我刚问了一句话,我说你怎么了就开始哭,就是那种特别安静的那个泪流满面,然后非常非常,然后在后面问他问题的时候也是后来当然我第一次门诊我们可能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就是一直在了解他的前因后果,他现在最困扰他的问题等等等等,而且把他之前在各个科室周转看的这些资料,我们也都仔细的梳理以后,后来结合他的年龄整个的状况,然后我们考虑还是应该是一个更年期综合症引起来的,不是什么怪病,不是什么大病。其实说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就记得当时他说我只是更年期吗?

不是更严重的病吗,所以当时我就鼓励他然后开始治疗,然后一个月以后再进来,我第一句话说,今天会笑了,呦,真的是特别不一样,太了不起了,此时应该有掌声,你看看,就是因为这个我们以前对他不了解,真的更感谢您了,也感谢我们的妇产科的医生把科学的知识传递给大家,更重要的是告诉大家我们有解决的方法,是的,作为一个西医大夫,那我们呢可能最重要的一个武器就是我今天带来的这样的对我们的雌激素,雌激素它是可以说是女人的青春激素、健康激素。对吧?那更年期的它的根源呢还在于雌激素出了问题了,我们体内产生雌激素的这个来源少了,然后出所以就导致一系列的问题,我周围也有很多的朋友,中年的朋友,甚至老年的女性朋友,大家都会第一个反应说不能吃,这对身体不好。其实我觉得要说到这个雌激素,我们就不得不提到我们协和妇产科、妇科内分泌的老前辈,各情深教授在我们妇科内分泌学界,他真的是一个开拓者、奠基人,对,是毫无疑问的,他是最早是在50年代就在灵巧志院士的分派下,开始开创了这样一个妇科内分泌专业。葛教授是中国最早把更年期这样的一个性激素疗法,就是以雌激素补充为核心的这样一个疗法,引进中国的这样的一位专家,而且他引进中国以后不是照搬,它是结合我们中国女性的特点进行了很多的优化,其中一个重要的优化就是小剂量这样一个小剂量的理念,比国际同行早了很多年,在2003年~04年的时候,他在我们北京协和医院院内做了一个调查,当时我们协和医院40岁以上的女员工是1039人,其中有714人是已经绝经的,这个总人数当中我们发现有255人在采用性激素疗法,就是我们的这样的一个雌激素疗法,这个数据已经是是跟欧美,我们这个国际比对这个疗法比较认可的地区的数据这是相仿的,远远高于全国的普查的数据,那为什么就是跟葛教授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全国推广,当然这个推广因为他深信他自己身体力行的应用,而且在院内就是协和医院院内做了很好的这样的一个宣教推广,然后这样的一个治疗实际上是改变了我们一代北京协和医院女员工的健康状况的,因为我们有一个数据就是在这一项调查里边就显示了在其中,就是坚持治疗超过五年的这样83位这样的一些女员工当中,她有超过80%的人在70岁的时候还能全日制的这样的一个满负荷的工作,而如果没有治疗的这些同龄的女性只有9%的人能这样在工作的一线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可以说是非常显著的区别。对,那在这项调查当中呢,五年以上的使用者中最长的一位就是使用31年的就是他本人,所以我们做一个减法,2003年他已经用了31年,所以它是非常非常早的就开始治疗,它可以说是把他能接触过的雌激素都身体力行的,用科学的态度自己都去体验过,并且也用很多科学的方法去验证过,所以这一点我觉得是前辈特别了不起的地方,我我们听说的故事神农尝百草,那葛教授真的是用自己的身体给所有天下的女性朋友带来最重要的一个礼物。对,所以其实我们今天既要去感谢葛教授和我们协和妇产的一代一代的学者专家更重要,就是还有丽华大姐来给天下所有的女性朋友,一定要去讲这个知识,如果出现像他那样的问题,千万不能自己扛着,但刚才这话大家讲到说我出现这个问题,然后我上协和这个复产去看,比如说在这个激素这个问题上,您自己心里边有过什么接受,或者说觉得有问题,有过反复吗?

有过担心,因为我当时身边确实有朋友吃过这个雌激素,而且也出现了副作用,所以我心里就比较打鼓,那样的话我就问陈医生,陈大夫非常的耐心,他详细的给我介绍了这个药的注意事项,包括预期的效果,还有可能会出现的副作用,他就特别的坚定和自信,他的自信就感染了我,所以我也就对他充满了信任,从2018年年底我开始服用这个雌激素,一直到现在都在坚持着,我自己觉得我过去的那种不是那种难受一点儿都没有了,而且我又恢复了非常正常的生活,我特别感谢陈大夫,感谢协和,对,我们现在看您这个肤色呀,气色呀就感觉特别特别好,我觉得这是一种也是一种幸福,所以其实听了各位专家讲这么多,我感受到我们协和医院妇产科还有一个秘密的武器,就是微笑疗法,患者来了以后先看到我们各位专家的这个笑容,起码心理上先有吃了个定心丸,那其实呢我们今天请到各位专家讲到很多呢,可能对于女性朋友来讲都甚至会有一点点隐私的感觉,就真的是想尽办法,但是没有办法最后找到协和医院各位专家帮了他们我们接下来讲的这件事情,说起来确实有点尴尬,咱们来看一看这个病呢被大家叫做社交癌,这个提到的社交癌呢其实就是指我们中老年女性的一组疾病,这个疾病呢就在中国称为叫盆底疾病,叫盆底疾病,在盆底疾病的概念就是说绝经后持就水平下降了,其中之一影响的就是我们盆底的一个支撑结构,盆底肌肉松弛引发的问题就是一个是我们最常见的尿失禁,还有一个盆腔器官脱垂,而尿失禁的发生率能占多少呢?就是我们中国人群的中国人群的调查,就是包括所有的女性20岁以上的成年女性她能达到30.9%,就三个人里面会有一个人,包括我们三个人坐的三个人里面一定是有一个人是有尿失禁的,怎么叫社交癌呢?尿失禁就说不能控制尿,当你在一个同样的一个场合的时候,你想上厕所都来不及,上厕所你就尿裤子,或者一个跑跳一个打喷嚏,你就尿裤子,这些病人都是觉得很多的不方便穿,很多病人会说我浅色的裤子都不敢穿,他会觉得很不方便,当严重的时候他会自觉的就觉得我远离这些一些社会交往的一些活动,我不参加他会觉得尴尬和不方便,所以就是起了这么一个名对对,我们整个协和医院的这个妇科医疗团队是怎么样开始关注到这个问题,然后给予他这个对这个是对,这点就是我要提到我们的郎大夫,就是我们的郎景和院士也是我的导师,郎老师,我一直说郎大夫是帅才,帅才是什么?

就很早能够看到各个的方向,其实这个妇科泌尿就我们说这盆底疾病,它是一个就是我说的一定随着经济发展,一定是人口老化以后才有的,对,所以在中国早期的时候是没有的,因为你寿命没有那么长,所以当国家强大了,好寿命延长的时候,这个领域就出现了。而在这个当中我觉得郎老师就是真是高瞻远瞩,他很早就注意到诶现在有一个这个方向,当时就跟我说说出来你可以做这个工作,就觉得这个毕竟是一个亚专科协和每个地方咱们要领在前面说这个地方中国的有人去做,几年以后我们就成立了在中华医学会下面的学组,这样子中国就有希望,包括协和医院在这个领域当中把这个带的好,我们就再按照国际上的规范的科学的发展下去,太了不起了,我们看到了这么多大家他们的他们的开创他们的这样的一种精神带来给后人的就是生命的更好的体验,对的,我真的觉得非常非常了不起,就是解决问题,我们赵院长曾经提到过要看别人不能看的病给我们的要求,我觉得这个一句话,但其实后面的内涵要需要看书,需要耐得住寂寞,除了白天工作以外,晚上其实还是要做事情的,你这样才能保证你的先进性,才能真正做到解决看别人看不了的问题,但一个态度好的不够的没错,必须要有水平,要解决问题。

我们目前对这个疾病的治疗的方法,盆底疾病当中其实我们还是有一些开拓和创造,就是说因为这个领域的整个的理论也好,实践好手术等等都是国外引进来的这个中国人是不是合适?就像其实骨盆也看到欧美的人比我们要大得多,对这点王大夫说要多做自己的临床解剖研究,就是你不能完全照搬,它的尺寸不一样,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我确实包括郎大夫的学生,还有我的学生,我们真是做了十年的临床应用解剖,就亚洲人群是什么?到底是怎么样是合适的?所以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呢做了一些所谓叫攻坚克难,攻坚克难,我们会提出一些比如关于尿失禁的一些手术操作的一些优化,这些我们是看得到结果的,就我们提出的优化就是国际上报的6%~8的膀胱损伤率,而我们提出这个优化以后确实到了零就是我们家的膀胱损伤是零,所以这个呢后来在国际上也被采纳了,就觉得这还是一个很值得借鉴的一个辅助的一个手术的一个方法,所以说这个也写进了国际指南。另外还有呢就说在攻坚克难当中,就说同样的现在国际上的这种我们说植入网片的一些手术,它还太贵,而在这个当中呢亚洲人竟然比较小,比较小,所以我们呢就是不用他的一个所谓的就像做好的一个衣服,就高级的国外进口的衣服,我就拿布料,这个布料咱们国内目前我觉得还没有完全做到完全国产化不够好,所以就拿布料裁裁剪剪,这样就就所谓的省钱,老百姓差不多能省3/4的价钱,太了不起了。所以这个事也是我们做的一项工作,我觉得就说怎么能够真正从病人出发,因为在这个疾病来讲,评价经过脱罪真是穷人得的病,他就是多惨多育,找劳动重体力,真正的我们所谓的白领还不太得这个病,所以就在这个地方呢,我觉得协和还是做了一些工作,就说一个是我们争取有效怎么去减少并发症,还有呢就是说怎么能够给老百姓节省医疗费用?对,所以其实真的是要呼吁大家,我我很希望我们今天这期节目呢不但是去回顾这些前辈大事哈,去记录这100年的辉煌,更重要的是把更好的方法解决,新的理念送给方法,让老百姓能知道有些病是可治的,对,非常的感谢您,那我们接下来要跟向医生来聊一聊,接下来说的这件事情好像就让人觉得很很可怕了,大屏幕上有两个数字,大家来看看,两个数字都是90%,但这个背后的故事呢既让人觉得很紧张,同时又让人觉得会觉得看到希望,所以你先来跟我们讲讲第一个90%。

第一个90%呢是说这样一个肿瘤,它的死亡率90%,当然老百姓一听这个死亡率90%都非常的恐惧,当然了肯定是一个癌症,那这样的一种死亡率他可以想象得到,一旦得了这个肿瘤,那基本上没什么希望,所以这是第一个90%,你看我们第二个90%专门在下面加了一线光,专门加了一道光希望之光这个90%说明,那这个病目前他的治愈率到了90%哇,完全就是翻了一个个儿,那只上个世纪50年代、60年代之前的一个90%的死亡率,到随后到现在的一个90%的一个治愈率,那我们可以说把这样的一个肿瘤我们获得了一个根治的效果,所以我想我们用这两个90%就能够让大家感受得到我们协和妇产科的所有的医生专家他们的努力为中国人带来的变化是什么?那我们来说说这个疾病吧,这个肿瘤呢就是我们称之为绒毛膜癌,也叫绒癌,他是跟妊娠相关,她是怀孕以后妊娠的胎盘的滋养细胞发生了恶性变,那么正常的一个妊娠,那它是一个自限的过程,怀胎10月分娩以后胎盘也分娩出来,这个过程结束了,那么有很少数的一部分病人大家非常少见,他胎盘的部位的滋养细胞出现了一种没有限制的生长或侵蚀,形成了一种恶性的变化,就形成了一个叫滋养细胞肿瘤,那么这个肿瘤的话呢,其中我们在临床上我们也可以叫做良性的和恶性的容癌就是它的一种恶性的表现,这个疾病您刚刚说就是在上个世纪的50年代的时候,对就是他死亡率那么高,对,谈到这个疾病,那么协和医院可以说在我们这个近半个世纪的这个医疗的实践当中是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在这里呢我一定要提到一个刚才我们谈到的三位院士之一,宋洪昭院士,那么宋院士的话呢可以说在我们国家乃至全球为滋养细胞肿瘤的诊断与治疗可以说做出了开创性的一个成果。那么宋院士也是在那个年代50年代在林巧治教授的这个安排之下,专做妇科肿瘤方面的一些研究,而且在那个年代呢当时是在研究,甚至在50年代国家在研制避孕药避孕药主要是用来杀的一个药物来阻断着床,当然这样的一种研究就启发了松眼石,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对这样一种因为怀孕以后自然细胞恶变形成的肿瘤,我们也通过这样一种杀的药物来进行治疗呢,当然在初期的研究阶段刚开始是失败的,因为掌握不好剂量,那么随后随着不断的临床的实践,对剂量的加大,对病人的观察,最终宋大夫摸索出了一套治疗这样一个肿瘤的化疗的方案,可以说在那个年代就使得我们临床上非常多的晚期病例,包括脑转移、肺转移,皮肤转移的病人,通过我们的治疗以后重获新生,那么他们完全治好以后能回到工作岗位,甚至还可以生儿育女,其实这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们知道刚才讲到90%,在那个年代不好治的时候,国外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医学的专家说过这样一句话,凡是活下来的不是容癌,凡是容癌它又重获不了,就说明了这个肿瘤的进展之快,转移之广,死亡指速度。当然通过宋大夫的这样的一个研究,那么使得我们国家在这个方面的这个做出的贡献在世界上也受到认可,包括我们提出来的一些协和对于这样一个疾病的临床分期的方法,到目前为止也是被国际学术组织所认可的一个按照这样的方法来进行的一个分歧,不但给中国的患者带来了希望,对整个世界、对这个疾病的治疗和认知做出了我们中国人的贡献,是这样的,我们非常骄傲的可以这么讲,中国人在滋养细胞肿瘤的治疗方面,那么我们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我们今天现场其实还有一位非常有勇气的我们的朋友,小高,非常感谢你来到这里哈,那可以来首先感谢您,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那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发生在您身上的事情吗?

我是在10年就是单位体检的时候,然后大夫就说你这个pv的这个检查值好像不太好,然后当时大夫说建议你进一步的再去大的医院进行检查,然后我当时听了之后呢就有点崩溃,因为就是如果有大夫这样跟你说话的话,就感觉自己好像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然后当时也是找了几家医院,最后找到鞋盒找到向大夫,然后向大夫,当时我记得很清楚,他问我,他说你还有没有要孩子?因为那个时候还比较年轻嘛,向大夫一听说,你这么年轻还没要孩子呢,那肯定是要做这个保留生育功能的手术的,然后那个时候就说我们要做一个新的那个新的技术叫腹腔镜的技术,然后来帮你保留这个生育功能,然后让你以后一定能正常的生育,所以当时就很很幸运找到向大夫,然后帮我做这个手术。对,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当时做完手术之后,其实心里还是有一些忐忑的,还是会担心,我还问了向大夫说向大夫我这个手术做完了之后不用做化疗吗?然后他说不用,他说你这个切的很干净,说不需要做化疗,所以你放心吧,没有问题。对,然后那次之后跟我说完之后,然后我就感觉从特别崩溃的心态,然后一下就放松下来了,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把这个事情当回事儿了,我方便问一下,那您现在有孩子了吗?孩子了,我是18年生生的孩子,然后怀孕的时候就直接就去找向大夫了,怀孕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协和找向大夫跟向大夫说,我说我怀孕了,然后向大夫说要留在鞋盒生,然后18年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就很还很好孩子,挺健康的,今年上幼儿园了,上幼儿园,可不是嘛,三岁对上这个小班儿了,都特别感谢您就是在对这个疾病的认知治疗的过程当中,为什么我们的医生会说要保留这个生育的能力?这件事情好像从一开始就会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因为我觉得一个女人一辈子她其实要要承担很多角色,包括母亲、妻子、社会上的职责等等这一系列的一个责任。那么当他得了肿瘤以后,如果我们在治疗的方面技能首先保证肿瘤治疗的安全的前提之下,来考虑到这些人文的关怀,他有一个很好的这个生理功能很好的生育功能以及未来的一个更好的社交的功能,这样的话我觉得对于一个女性的角色,对于整个家庭的这个这个和谐以及社会的和谐来讲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所以在这个方面作为大夫来讲可能要承担更多。那其实从我们刚才谈到的滋养细胞肿瘤治疗的效果,从死亡率的90%到治愈率的90%,同时对这些病人我们都是采用的一个保留生育功能的治疗,对他的后代的发育是没有影响的,其实这样一个理念在最近20年来不仅仅是在容癌了,在其他的一些妇科恶性肿瘤,包括子宫内膜癌,包括卵巢癌,包括刚才讲的宫颈癌,我们都会对一些相对早期的病例来实施这一种保留生育功能的治疗,其实在协和医院我们有非常多的一些肿瘤的大家,咱们包括我们最早的宋昭院、士林丽娟教授、吴宝珍教授、郎景和院士和我们沈腾教授,这些都可以说在国内国际上都非常的知名,他们的知识不倦,他们的勤勤恳恳、刻苦的努力给我们后背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所以我们也是在他们的这些基础之上进一步的去发展一些新的理念,去实施一些新的技术来,最终的目的是使得我们能够为更好的为肿瘤的病人服务。所以我想这些钱被大家他们撑起的不仅仅是中国这个妇科医学的一片天空,更重要的是给我们中国的所有的女性生命健康每一个家庭带去的希望、带去的温暖。所以我想其实今天我们这样的节目也是致敬向所有的这些前辈大师,向所有每一位在协和这100年的历史上为协和这个名字做出贡献的每一位向他们来致敬,谢谢各位的到来,非常非常的感谢,让我们再一次用这样的节目向协和百年致敬,向我们中国的所有的妇产医学的默默无闻的每一位医生、护士,每一位工作人员表达我们深深的敬意。谢谢各位,谢谢。看完电视看直播,有问题直接问专家,欢迎您一下在央视频客户端收看《健康之路》在央视频的直播,让我们再一次把掌声和敬意送给各位,谢谢,非常感谢,谢谢,谢谢,谢谢您,谢谢,谢谢,谢谢,谢谢您。好,朱医生,高医生,陈医生,谢谢,谢谢,感谢,感谢。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