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9月18日今日说法主题是洗不白的人生 今日说法2021文字版

2021-09-18 19:0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918今日说法回放 

今日说法更多节目

《今日说法》20210918洗不白的人生

一辆车,两兄弟,一段尘封已久的记忆,永远都感觉抬不起来头,这件事儿就成为俺全家人一生的伤疤,碰都不能碰。尸体上有明显的外伤和刀伤,当时我们就确定这是一起凶杀案件,结果作案其中一人落网,却百般抵赖,没有其他人印象,也不能说他有罪,也不能说他无罪,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就把他这往后谁亡命天涯30年,却无法摆脱内心的煎熬,他会不会成人,这高峰都加油了,他会加油,到处都上天掉的。据他说,碰见什么事情呢也不敢,就是不敢在外面惹事,改头换面也逃不掉法律的制裁,咱们一刀下去,他有一个刀,他说的一刀下去就把那个势力都给他放倒了。洗不白的人生《今日说法》即将播出。33岁的古文静家住河南省新密市。

如今的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儿时的一次家庭变故对她来说仍历历在目,也是她心中永远不可触碰的痛。永远都感觉抬不起来头,这件事儿就成为俺全家人一生的伤疤,碰都不能碰,拜拜叔叔,感谢他们三十多年来对我的照顾,还有关心关爱,让我感觉回到这个家,永远都是这人还在失眠,虽然没有父亲,但是他们也能帮我顶半边天了。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变故,让古家人受到如此大的心理创伤,平日里连提都不敢提,甚至在外人面前他们都感觉低人一等,抬不起头呢?这一切都要从1990年的一起命案说起。

1990年12月6日早上,河南省尉氏县公安局接到一起报警,报警人称在庄头乡庞杨村的一个取土坑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此人为男性,身上有刀伤和血迹,那个案发现场大概是在哪个位置就就这个位置,卖卖了,第一个人都是在这儿买的,当时谁发现的他是一个村民,来这儿拉土嘞,拉土嘞,他一个来拉土嘞,他来这儿拉土了,一看见这又没又露个腿他爸了。这是案发后技术人员勘察现场时所拍下来的照片,从被害人的内衣兜里,他们找到了驾驶证和身份证。

信息显示,这个人名叫古刘军,21岁,河南密县人,密县也就是现在的新密室,1990年还没有撤县改市,我们卫生县公安局组成这个人员,这个技术人员,侦查人员到现场以后,发现这个尸体上有明显的外伤和刀伤,当时我们就确定这是一起凶杀案件。立案后,卫视警方决定兵分两路,一组民警赶往密切联系被害人古留军的家人询问相关情况,而余下的民警则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向外扩展,积极寻找目击者或知情人士家属问的时间,没有这方面的因素说人就是出去拉煤了,没回来,其他这些方面矛盾排查都有,矛盾都是很小的,没有非常突出能致人死亡的矛盾,办案人到商场里找我,去问我啥情况,我也不知道找你的时候当是什么事情,当时我以为车出事了,目前老是这样情况。朱建立说,当时她在县里的一家国营商场上班,而她的丈夫古群生则在建筑公司工作,由于单位的效益不太好,古群生琢磨着自己做点事,就东拼西凑借了3万元钱,买了一辆大货车,跑起了运输西米这个煤煤炭往这个河南东部,豫东,商丘睢县的西化这些县区卖米线装了门以后平方到睢县,我们都停到了路边儿,还有个专门有人去要这个门,叫你一看两方人家都能拿个尺子两方的,当时两方又凉了,送到家,一些钱给都做,都是现金交易。古留生说,他们家弟兄五个,古群生在家中排行老二是他二哥,他记得很清楚,1990年12月3日那天,古群生拉着一车没走了,当时陪他一起出车的还有他的四弟古刘军,有的时候一出去几天也很正常,最后是咱魏县公安局来的时候,拿着俺那个弟弟,他有驾驶证,身份证,那个身份证在里面,内衣东西穿了他的区别别住了以后人家一看这地址啥都有,人家来找俺来,但是这个车给俺那个俺是管还不知道跟谁,直到这时,家里人才知道古流君遇害了,但此时古群生又在哪里?他是否也同样遇害了呢?没有人能够说得清,同样下落不明的,还有那辆运煤的大货车。了解这些情况后,尉氏警方决定以车和煤为突破口来侦破这起案件。围绕着中心现场国外辐射进行大面积的排查,最后排查到邢庄乡邢庄乡曾家村,就是一个叫曾安民的家门口,发现了大量的煤座谈,他们村里面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去向,发现这个阶段突然间消失,又有这么大的煤,所以我们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应该是郑安民,作案嫌疑最大。当然,此时卫视警方也只是怀疑这个镇安民有作案嫌疑,但还需要进一步来查证。就在这时,有消息传来,兰考警方发现了被抢劫的那辆大货车,一个收车人把车收了以后说好的是4500块钱,当时没有钱,给了这个犯罪嫌疑,1500块钱1500块钱走了以后,这个收车人打开车门一看里面有血迹,他感觉不对劲,他就一方面追这个拿钱的人,另一方面就给大队干部说,大队干部就给公安局报案。这是1990年12月4日一大早发生的事,接到报警后,兰考警方第一时间展开了调查,很快他们就查明了卖车的犯罪嫌疑人一共有四个,其中一个人叫王建忠,十年21岁,兰考本地人,那时候我开了个机械箱,开机械箱,在人家光偷光拿光偷人家,人家外边有人光光偷的东西,这一种人他打打来打去干脆像小孩子嘛,都都,你不管打不打,都给得小活儿,他不敢咋的了,他就是不给孩子一一一跑跑回了。回忆起当年的那一幕,80岁的王祥林仍是感慨万千。王祥林说,那时他在乡里开了一家机械厂,效益还不错,就是总有人到厂里偷东西。为了震慑那些小偷,儿子王建忠到登封的一家武校学了几年武术。1990年10月,王建忠学成归来,家里张罗着给他订了婚,此后没多久,三个武校的师兄弟来到王家找王建中玩,那一个孩子叫名光光,听着一个大胡子,大胡子小姐姐都没问,他都不知道,就一个大胡子,我记住了,几天后王祥林才知道,绰号为大胡子的那个人本名叫郑安民,不是准备结婚吧。回到家之后没多长时间,这个郑安民带着这个李长宏这郭海亮三个人到家里去找他,找到他之后就是在他家里干了几天活儿,就是李强,大致知道是郭海亮是泰康的,李长洪,也是泰康的郑安民是卫士的哪个乡哪个村,他不知道大海但是他知道都在登封登封武校是登封武校的学学生,调查到此,兰考警方怀疑甄安民、王建忠等人劫持了这辆大货车,随后他们根据这辆车的车牌号找到了密线,见到了古家人,这时他们才知道,原来车上有两个人,其中流君遇害,而古群生则下落不明。噩耗再次传来,家人悲痛万分,我母亲成天最后,现在就有个眼睛,耳朵都看不见听不到,特别是我父亲,成天就是那个精神病,重病缠身,他幡然醒悟,一直是一个心里解不开的疙瘩们感到自己生命无望了,就把这个讲清楚算了。洗不白的人生《今日说法》继续播出。两天后。

噩耗再次传来祁县四元乡拍的时候,又有村民发现在桥底下涵洞底下有个司机报案了,报案以后呢,祁县也在找,就是相互那个时间,他不知道这个情况吗?发些查就是卫士和通讯都卫士和兰考都知道了,把案件串在一起了。经家属辨认,在寒洞里发现的这名死者就是古群生,也就是照片上的这个人,十年25岁,风华正茂,一下子两个人遇害,这样的打击让古家人无法接受,所有人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是不是都有那种画面,就是奶奶在那个凳子上坐着白布打着脸一直哭一直哭,我就爬到他的腿上,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就一直哭,然后呢再一个画面就是就是感觉床板上一个白色的木板上就是躺了一个人,穿着那种白底黑布的那个鞋,基本都成天吃,我都不愿,都不会吃饭,不然都睡不着觉,精神都慌,特别是我父亲,成天就是跟那精神病,我母亲也是成天最后现在就眼睛耳朵都看不见听不到。遇害时古流君的妻子怀有七个月的身孕,当时家里人的意思是想替他留住这个血脉,但古流君的妻子坚决不同意,而古群生遇害后,25岁的朱建立没再改嫁,独自一人带着三岁的女儿生活。孩子怎么带呀,上班儿带着上班儿,不是不允许带小孩儿吗,带着孩子看见领导赶紧多,就是自己带着回来上场跑路长大真是可作难,这小孩儿坏了一个月七个月吧,还要再走一家,他肯定不会想着带着不好呗,他就做。随着线索的增多,办案民警也对这起案件进行了还原。

1990年12月3日,郑安民、王建忠等人见财起意,劫持了股市兄弟并将他们杀害。在掩埋了被害人古刘军后,他们驾车逃跑。逃跑途中,他们又进行了抛尸,将被害人古群生扔在了公路下方的一个涵洞里。之后,他们又驾车来到兰考县,准备卖掉这辆大货车。这个支书找到这个收车的这几个人说,当然这个车有问题,那车上有血迹,肯定来路不明。卖车的王建忠和这个郑爱民两个人一看势头不对,拿着钱就赶紧走了。查明了这四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后,卫视警方组织人员进行抓捕。

1990年12月23日,他们在登封的一家武校内将潜藏多日的郭海亮抓获。郭海亮时年17岁,河南太康人。到案后,郭海亮供述了他们的作案经过,他们说,这样干活我们不是长法也太累。咱到密县骗一车没回来,把司机杀了,把车抢了卖掉以后咱就开个武术馆当老板,多好,说了两次以后,这几个人就没有人提出来反对,就同意了。这是郭海亮当年的讯问笔录。两个多月前,我在少林寺第二武术学校认识了卫视一个叫甄安民的,他叫我跟他出去跑,他说跟我出去有吃有喝。当时甄安明、王建忠他俩去密县了,李长红俺俩在甄安民家等了一天,晚上12点左右,镇安明,王建中带着没车到镇安明家,把门卸到他家,一说他老,他和他老婆生气了,现在去把我老婆找回来,人家司机说可以,到了这个庞阳村以后,他就叫一个司机说你在这儿看着车,我们几个一块儿去把老婆叫回来,因为生气了,一个人去怕叫不回来嘛。当时这辆车上有六个人,古群生留下来看车,而古刘军则跟着甄安民、王建忠等人去接甄安民的媳妇,因为甄安民此前说过,买煤的钱在他媳妇手中,只有见到他媳妇才能拿到钱。领着这个司机还有另外三名嫌疑人,他们五个人往村庄方向就走了过去,直往这个盘阳村,走过盘阳村北边的一个路边的一个土岗那里,然后这个郑爱民就是也没说什么话,这个回身就是一刀。讯问时,郭海亮是这样供述的,甄安明给司机一刀,王建忠从后边把司机摔倒。

甄安明,王建忠按住司机,我在一边站着,我不敢动,又返回到那个卡车那里,到那里,然后两个人就是把这个压车的,就是被害人给杀死了。郭海亮供述了,但是没承认自己在中间起的什么作用,岳母承认呢,就是在具体杀人的过程中,他都干什么了,他没承认。郭海亮到案后,办案民警也想将甄安民、王建忠以及李长虹缉拿归案,但却未能抓到这三个人。由于没有同案人相互指认,而郭海亮又始终不承认行凶使他动了手,这起案件也就变成了悬案。郭海亮是涉嫌把他关起来了,因为只有他自己的供述把他刑事拘留了。

根据当时的情况,没有其他人印证,也不能说他有罪,也不能说他无罪,关了一段时间以后就把他取保候审了。死亡,两个人抢劫了一部汽车,影响非常大,非常恶劣。当时在我们卫视先是轰肚子非常轰动的,被取保候审以后,立政党委就没有放弃,老的侦查员退休了,新的侦查员补偿,对这个案件一直没有放弃。时光荏苒,转眼30年过去了,这30年间,尉氏警方因为新老更替,人员是换了一批又一批,但不论是谁接手后,都没有放弃对这起案件的追查。而转机就出现在2020年的1月。

2020年1月24日,尉氏县公安局来了一位特殊的到访人,此人自称叫王建忠,是30年前一起命案的作案人,他这次到公安局就是来自首的,杀手上杀手,我不知道,我看那小孩儿跟他在张红这个人,大红的杀手了,他问啥手上啥啥都不知道,他们晚上乱那个脑子好乱,脑子好乱,这上面一直往上添乱,出于什么目的,来多久就是肝癌晚期嘛,这个事情压他三十多年,一直是一个心里解不开的疙瘩吗,感到自己生命无望了,就把这个事儿讲清楚算了。据犯罪嫌疑人王建忠供述,在武校学武时,他结识了甄安民,后来两个人成为好朋友。

1990年11月,甄安民带着李长虹、郭海亮到他家玩,几天后,甄安民说他想弄点钱,然后到南方开一家武馆,而这个弄钱的计划就是到密县骗一车没回来,然后将人做掉,再把车给卖了,就是说的他家回来的是不是他,之前他跟其他的我不知道,你说你知道了是不是?对,对对,现在的话就是其实他俩走了大部分领导,我就先去弄弄了一下,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被dna比中发现李长宏的父母只有两个孩子,这个李建国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李长宏。潜逃30年,案件早已过了追溯期,如果是过了追究事情还需要追究责任的话有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以后可以继续遵守洗不白的人生。《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到案后,王建忠如实供述了他们怎么动的手以及后来如何卖的车。虽然王建忠供述了作案经过,但由于事隔30年,当年的很多作案细节他都记不清了,跟郭海讲的没什么差别,预谋情况都有作案的时间,这个由时间比较久,过海量,年纪比较小,具体起什么作用他记不清了,等于方案的话,一直就是直接刑拘,刑事拘留到2月16号,病情严重,在看守所不行了,然后给他办监视居住,到中医院给他治病。因为病重,王建忠需要有人照顾。经过协商,王祥林夫妇从兰考赶到了卫士来照顾他们的儿子王建忠,也就是在这时,王祥林夫妇才见到了这个逃亡了近30年的儿子,他心里难过,光说哭了,为什么哭,他做错了他不难过。现在病很厉害,我看他多少年没见到我也难过,咱俩今天是表妹哭,他就说你回家看病去吧,等你老了病咋办呢?叫我就回来。据王建忠说,当年潜逃时,他们四个人是分头跑的,此后就断了联系,现在他也不知道另外三个人躲藏在哪儿,而在逃亡初期,王建忠是四处流浪,居无定所。几年后,王建忠逃到新疆,冒用他人的身份在那里生活,并娶妻生子,与有一儿一女到处躲上,提心吊胆的,据他说,但是就是碰见什么事情也不敢,就是不敢在外面惹事,又打架什么的,就躲得远远的,什么高档长处,或者是参与一些什么大型活动,他这个不敢就是躲躲藏藏。2019年9月,王建中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当时医生判定他活不了多久,直到这时,王建忠才幡然醒悟,觉得人死不能把债带走,思量再三,最后他决定到公安局自首。投案后,2020年4月,王建忠因病离世了。其实,早在犯罪嫌疑人王建忠自首之前,也就是2019年,为了响应公安部的云剑行动,卫视警方就已经安排人来重点研究这起机案了。当时他们的工作重点就是用科技手段来进行比对和排查。

2020年6月,也就是王建忠到案后没多久,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了,原来,通过dna数据比对,办案民警比中了一个叫李建国的人,这个人与在逃人员李长虹的父母dna匹配成功,双方具有生物学上的亲子关系,在全国总共当时比重了是两个人,当时其中一个就是李李长宏的哥哥,然后我们又去李长宏的老家,通过我们的基础工作,发现李长宏的父母只有两个孩子,那么我们认为这个李建国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李长宏。此后调查中,办案民警发现这个李建国十分可疑。户籍信息显示,2007年李建国以补登户口的方式在河南省太康县入了户,入户之后户主也是他属于就是我们说的独门独户那一类,而且在13年左右又被太康县公安局注销了,感觉这个人疑点在不断的上升。经过这个对李建国进行研判,发现李建国一直就在新疆活动,在户口注销之前,他还有很多的就是出行的记录。办案民警猜测,潜逃期间,李长虹可能洗白了身份,摇身一变变成了李建国,然后以李建国的名义在新疆生活,不过2013年,这个李建国的户口又被太康县公安局给注销了,此后这个人再次消失了。研判的时候发现李建国有一个重要的关系,人是叫刘某宏,年龄大概四十多岁,在新疆乌鲁木齐务工,两个人在出行记录高度相似,我们分析也认为他们两个应该是夫妻关系或者是情人。关起,原本办案民警准备赶赴乌鲁木齐,从刘某洪入手来追查李长虹,但这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乌鲁木齐封城了,他们无法到新疆开展工作,咱们也就过不去,咱把这个相关的一些线索信息推送给新疆这边儿呢,咱也没有,咱也没有停止对这个李建国的分析研判,咱发现李建国又回到了太康县城,李建国的支付宝在这个太康县城城关镇有一个超超市,里边有一条消费记录。原来虽然李建国这个户籍在2013年被注销了,但此前用这个身份办理的社交账号还能正常使用。那此时正在使用这个社交账号的人,会是卫视警方苦苦追查的李长宏吗?

我们把李建国办的这个二代中的身份照片秘密的拿到他们这个村子里,找知情人进行辨认,经过辨认确认这个李建国就是我们要找的李长宏。摸排后,办案民警最终确认,潜逃多年的李长虹就躲藏在太康县的这个农家院内。2020年7月28日,尉氏县公安局抽调特警、刑警组成作战队准备对李长虹实施抓捕,经过搜索,他们在这个农家院的厨房内发现了犯罪嫌疑人李长红。

我就乔装时刻,我就问你,我说咱们这边饭店有没有什么主食?其他有有有什么主食没有?他说我们这边有米有面,但是说话他说话有点哆嗦,然后他就想往里面往里面走,有惊弓之鸟的感觉就往里面走,一看这个人想走马,党威立刻冲上前去,将他牢牢地控制住,以免被他逃脱。当时他的他的胳膊明显的有反抗,但是我控制,当时就是铁了心必须得控制死他,因为我身上有枪,当时也也没有考虑其他,就是全身的力气把他牢牢的控制死,这就是犯罪嫌疑人李长虹被抓后,他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咱们一刀下去,他有一个刀,他说的一刀下去就把那个司机给他放倒了,小时天黑我们也看不清,我们就是上去把他按住了,有谁呢,有我还有王建忠,有郭海亮。李长宏到案后,尉氏警方又赶赴深圳,将此前取保候审的郭海亮带回,这就是犯罪嫌疑人郭海亮,面对警方的询问,他仍然坚称当年自己没有动手杀人一瞬间起的作用,参与,其实这个杀人整个整个就是参与这个整个做这个案件来讲,事实中我就是一个被蒙在鼓里,就是被不知情的这个就是为了他骂我废物,废物,就是你看见这个这个谁谁谁是那个大麻道,现在不知道,就是现在知道张大民,就说你看见张大民说的那把刀这个关键农村的打动你了吗?我没看到。目前,因涉嫌故意杀人,李长虹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而犯罪嫌疑人郭海亮,卫视警方给他办理了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

与此同时,卫视警方也没有放弃追查在逃的郑安民,从来没有想到30年以后会有这么多人还在关注我们家的事情,还在对我们嘘寒问暖,能,这也是对我们内心抚慰一句很好的良药,真的特别感谢你们。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欢迎您曲教授,曲教授,法律对于刑事追诉的时效是有时间限制的,命案一般追溯的时效是多长时间呢?不管是抢劫杀人还是报复行凶杀人,甚至包括像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这样的案件,因为法律规定的这些犯罪的法定最高刑是死刑或者是无期徒刑,那么当法律规定的最高刑是无期徒刑和死刑的时候,我们法律一直规定是追诉失效是20年,那么也就是原则上来讲,过了20年以后,追诉失效期限就结束了,那么这些案件已经过去30年了,犯罪嫌疑人被抓到了,是否过了追诉期呢?因为追诉时效是20年嘛,那么这是30年已经过去了,当然过了追诉失效,但是这个案件的性质和情节都相相当的恶劣,那么当年造成的危害知道今天实际上也没有起平复,所以这样的案件通常还是要继续追溯的,如果是过了追诉失效还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话,有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以后可以继续追溯。

用古家人的话说,这时间的流逝,他们早就对这些命案不抱任何希望了,因为他们觉得公安局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儿,没人会对这起陈年旧案感兴趣,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尉氏警方却永不言弃,一直没有放弃对凶手进行追查,直到将这几个人抓获。所谓不忘初心是忠诚,写就了这份传奇,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曲新久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