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健康之路2021年9月18日百年协和·小腔洞里大乾坤 健康之路20210918文字版

2021-09-29 16:33    来源:
X

CCTV10官网直播 

20210918健康之路直播回放

《健康之路》20210918百年协和·小腔洞里大乾坤

百年风雨兼程,世纪沧桑巨变,百年协和薪火相传健康之路系列节目敬请关注。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这里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那今天我们要继续的主题就是我们的百年协和初心不变了,那今天我们要带领大家走进的是协和医院的一个对于很多朋友来讲就觉得非常神秘的科室,因为这个科室用两句话来形容叫做动小枪声乾坤大,任重道远天地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我们今天要先请到一位陆风朋友,听他来讲一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段传奇般的经历,让我们掌声欢迎他,欢迎您。你好,你好好请坐,陆老师,您好,您今天要跟我们讲述的这个发生在您身上的故事是什么呢?因为今天是讲协和医院嘛,我的故事也发生在协和医院,在三十多年之前,也就是我大学毕业,我经受了一个医疗事故,当时是什么情况还可以追溯一下,就说我接到了托福通知书,接到就去美国留学了,脚上一个小小的骨头有点问题去做一个骨科手术,手术之后感染,然后打了大量的抗菌素,然后抗菌素侵袭了听力神经,把我的双耳变得清晰的,一点听力都没有,从正常电力到全部没有停留七天时间,后来就在无声四尊世界中过了十年,十年吗?十年就在这十年里,是不是话语语言也会出问题,一塌糊涂,第一年还好,第二年第三年,但到了第十年的时候,已经人家都分辨不出来我的声音了,就说已经完全是畸形,说话畸形,整个人生,包括整个家庭的希望几乎彻底破灭,痛苦不堪,那个就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描述了,我都不太愿意去回顾以前的这些痛苦。我那个十年当中的全国各地我都看了,包括我去了丹麦,去了德国,在全世界都是绝症,没有办法去治疗的,这个最后是在协和医院动的这个手术,我我感觉给我的就是一个第二次生命。

如果您不去跟我们讲述这个故事,我想可能没有人能感受到您曾经是一个不是叫听力障碍彻底丧失了听力的人,那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带给了陆峰老师第二次的生命,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出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的主任,欢迎高志强医生,欢迎您高医生,您好,赵主任,你好好您请坐。先请高主任来跟我们讲一讲,因为大家听到这个名字很长,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好像感觉这上半身的事儿都归你们管,可以跟我们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科室他的一个发展的历程。

协和医院耳鼻喉科,回顾这个例子,可以追溯到191906年北京协和医学堂附属医院五官科比协和医院的年代还早,在之前叫协和医学堂,他是附属医院的五官科,当时有全院有80张床,五官科有四张床,那么1921年建院之后落成之后呢,耳鼻喉科就变成一个独立的科室,那么协和医院鼻喉科应该说培养出了中国第一代的耳鼻喉和人,有代表性的就是刘瑞华教授,这也是协和院第一任主任,张庆松教授,胡茂莲教授,孙翔教授,刘禅教授,高思恩教授,林碧瑾教授,楚国贤教授,那么这些前辈们,后来他们又陆续的在北京,上海,天津又建立了耳鼻喉科专业和耳鼻喉科学科,可以说他们的根都在协和,那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就近代中国的整个医学,耳鼻喉科的这个医学的发端,其实起源就是在协和医院的耳鼻喉科,应该是这么说,所以前辈们为这个中国耳鼻喉事业做了很多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也为学科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刚才我想陆峰老师讲到了说他身上发生的这样一个故事,其实是跟我们协和医院的整个耳鼻喉科的整个发展的历史密不可分,带给您这样变化的,听说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仪器,我们把它放在大屏幕上,大家来看一看上面有字人工耳蜗刺激器有多大?

我觉得这一个磁带的大小差不多,我们就说大概有手掌那么的。对。那么陆先生呢是1995年在协和医院接受的国内第一例的歌导人,而我植入这是1995年,那么实际早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协和医院就进行了在中国的研发,这个时间等于和国外几乎是同时起步的,那么这个就是当时的一些记录进行实验动物的时候一些研究,这是内耳的毛细胞各种原因受损之后的一些病理切片,这个就是当时最初研究的初步的一个刺激电极,所以那个年代前辈们能够想到进行一个研发去做这项工作,那么应该是很值得钦佩的。那陆峰先生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敢于去做这个第一人呢?那时候回回复到应该是1993年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当时这个消息就是前中国残联主席叫邓普方先生他给我的一个消息说国外的一个科研团队跟中国正在研制,是不是可以让聋人可以听到这个事?那么我听到这个消息呢我就过来了,我在北京就是跟他们反复的寄出,从江苏到北京来两年之内,我记得我来了10,14次,然后第15次我开始手术了,当时谁都不知道,手术之后的一个结果又没人见过,所以说我上手术台之前确实是写了遗书上去的,因为当时只听说是开颅,然后把一个东西放在脑子里面去,所以当时去上手术台时候我就抱着是去冒险闯一下,那家人什么态度,我就我我爸我妈基本上是不知道这个事是我姐姐陪过来的,我姐姐也跟我一样的一个想法,就说与其让她这样轰轰烈烈过一辈子,还不如去冒险一下。

还记得那是哪一天吗?1995年的5月4号青年节,你们给了一个青年人新生,那那那个时候您多大年纪?31岁,我是21岁耳聋的,这里有一个耳道的模型,您可以跟我们简单的说一下人工耳蜗是怎么去工作的?好,耳朵我们把它分成外耳、中耳和内耳。人工耳蜗手术呢就是对内耳出现问题的病人进行一个人工耳蜗植入,那么大家知道这个内耳这个外形像蜗牛似的,所以故名叫耳蜗,它实际是人的听觉的一个重要的感受器官这个地方出了问题之后呢,它就不能够感受声音了,所以要有替代的,我们叫人工耳蜗。人工耳蜗呢它是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体外部分,包括麦克风言语处理器,还有一个就是信号的发射装置,一部分是体内的它包括信号的接收装置和这个刺激电极,通过这个刺激电极哈刺激到耳蜗底周到顶轴产生一个电兴奋,那么这就是内耳的毛细胞,这个毛细胞就是我们听声音的感受器,实际大部分的耳朵耳蜗的病人就是这个地方出了毛病,感受器出了毛病,这就是用这个人工耳蜗这个装置来替代这个毛细胞的。那么他通过这个神经刺激之后来感受声音就是一个声电转换的一个状态,那做完手术之后经过了多长时间,您听到了声音,就是知道那个耳蜗里去之后休息一个月,那么要把体外机带上去就要开机了,开机一刹那打开之后我觉得是什么呢?不好,啥都听不懂,我什么声音都可以听到,什么都听不懂,现在我回不来,就像这样,我相信你的英语很好,但是我把你往阿拉伯人群当中一放,你可以听到他们都在说话,但是你听不懂,实际上我就开金力刹那就是这个意思,大脑来不及分辨,包括我的主治大夫他都很失望,说这个可能又失败了,他很沮丧的离开了,后来呢,我姐姐一直很坚定,她不放弃,他就不不停地慢慢慢慢就说一点话,后来他用报纸把他自己遮住嘛,嘴巴遮住我也看不到,他就突然就叫叫我的名字叫罗峰,但我我就好像震震了一下,我说这个这个两个词挺熟的,是吧?我就忍不住,我就说你刚才是不是叫我名字就那么一刹那就吸引你的信心,我我姐姐当时就是真的我我有我永生难忘,她就哗啦哗啦就掉眼泪就就哭出来了,在在十年之内没有任何人叫我名字,我有反应的。

后来我们回到住的地方,两个人就很兴奋,慢慢慢慢,他边写边说边写边说,到了晚上3点多钟还不睡觉,我们就突然发现他不用写了,就那么神奇,就很说话,很慢很慢的,我都能理解了,所以你大脑的编码器按下了暂停键,时间太久需要一个重启的过程,但还有一个我的语言慢慢变好了,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吧,我就跟你在安静环境下都可以对话了,然后在半个月我就可以在安安静环境打电话了,这样两三个月时候我就口音就完全回到原来的样子,所以就像技术和学医的医生们带给了你第二次生命,就我见到过很多小朋友,就是当他开机的那一瞬间的时候,他就会吓一跳,因为他从来没听到过声音,然后紧接着就会哭,但是当他开始恢复听力,然后开始恢复语言能力的时候,那父母一句妈妈听到孩子第一声叫妈妈的时候那种感动,所以声音真的对人太重要太重要了。是不是人工耳蜗的植入越早越好?这个主持人问这个问题非常关键,也非常重要,理论上讲是答案是肯定的,越早越好,因为我们这个听力和言语发育都有个关键的时期,那么这个关键时期,我们把这个三岁定为是个黄金年年岁,我们指的是雨前龙的哈,不像陆先生,他是雨后龙,如果是这这种雨前龙的话,就三岁以前植进去,几乎这些孩子会得到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就是在言语发育这个关键时期就给他声音,而不是声音剥夺。当然我们知道这个听和言语那么相互有联系的,你这个听到一个声音听进去了之后,他会对这个言语的发育有很好的指导或者矫正的作用,所以一般我们现在最小的做到七八个月,那么通过这几年的干预了之后,人工耳蜗的效果越来越好,一个是国家的重视哈,医疗部门主管部门的重视,医生医院的一个参与,还有社会慈善机构参与,这些人得到了一个很好的结果,他能够自食其力,融入社会,并且能够给社会创造财富,养活自己,养活家庭。作为我们医生,看到这种结果就是非常非常高兴,其实一声爸爸妈妈一生你好,这是多么简单的话语,但对很多人来讲,这可能是一生的失望,所以真的是非常感谢我们的医生,也谢谢您,谢谢。再次感谢陆峰老师的到来,感谢您,谢谢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这里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那在我们请出下一位专家之前呢,我们先来听这样一段录音,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很高兴这中应该跟我说话了,感谢家人和医务人员的帮助。猛一听,好像有点像那个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先生,有点儿沙哑,但是前面很清晰能听到是这个《悯农》,锄禾日当午,李绅的诗后边他讲到说,特别感谢医生,那这段录音的背后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故事呢?

接下来让我们同样欢迎来自于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的王建医生,掌声欢迎。您好,王医生,欢迎您再次欢迎您,请坐王医生来跟我们讲一讲这段录音的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其实大家可能刚才听到这个声音是确实是沙哑的,但是这个声音来自于一个无吼者就是没有喉的一个患者没有喉咙怎么能说话呢?这个发生不就在喉咙吗,对,像刚才这个患者呢就是很不幸,这样的患者大部分是因为喉的肿瘤做了全喉切除术,那么没有喉,喉本来就是一个发音的器官,这个箭头指示的就是我们的气流,那么中间就是我们的声带,那么我们人体发音正常是气体来带动这个声带的震动,对,那么全喉切除的患者,那么这个喉已经没有了,这块儿切掉了,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箭头指的就是中心的气管造路,就气体直接从这个气管造瘘口就呼出来了,没有一个发音的器官,那么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它发音呢?这个故事就得从近40年前开始,我们科的一个老前辈就是张宝强教授,当时呢也是受公派到国外去交流学习,他就发现国外的这个武侯者是可以说话的,并且是可以流利的连贯的说话,那么他就参观了很多,学习了很多,最后当时他就发现这个发音流它的全称叫硅胶鸭嘴型发音流,当时把这个发音柳直进去以后,患者就开始可以说出声音来了,他当时呢就带回来五个发音流,然后呢他当时带回来以后呢,就在医院和科室同事还有患者的支持下就开始做了这个发音的技术,刚开始做这个手术的时候,蟑螂因为没有专门的设备,他就自己独创了一下,用咱们的食道镜,用咱们的义务钱就常规的一个手术器械来代替了专用的设备来开展这项工作确实是很简单的,在那以后呢他就开始和咱们山东还的一个硅橡胶厂合作,生产了一批咱们国产的这个发音流,并且当时还获得了我们医科院的一个进步奖,这是当时的一个情况,张教授真了不起,是的,能够让无侯的患者能够发出声音,不光是发出声音是能说话。对对,这个简直太神奇了,那能跟我们讲一讲他的这个基本的原理吗?

是通过什么样的原理让这些患者重新说话了呢,那么这幅图呢中间值的那个呢就是发音流应该在的一个位置,就是通过这个小小的装置,对,我今天呢正好也带了一个这么小,就是这么一个小东西,整体的重量可能现在已经做到不到1g,就是带在这个体内基本上没有感觉,那么它呢其实里面是一个单向阀门,那么单向阀的作用呢就是让气体可以从气管这一侧通过这个单向阀进到食管这一侧,但是呢又可以防止食物液体从食管这一侧进到气体这一侧引起误吸呛咳,它就是这个作用,现在做这个手术已经非常简单,就是穿刺可能就十分钟就是做完手术,我们做完手术清醒以后,我们的护士团队就开始进行女性第二天就可以说话就能说话话,这也太太了不起了,那我们刚才看到了这么多的前辈,大家其实我们会发现他们在创新的同时也会有很重要的就是他们的这种探索的勇气是,对,我觉得这一点其实还是他们留给我们后辈的最重要的财富。是的,是的,是的。那我相信在这么多年的过程当中,你一定有印象非常深的这样的故事吗?其实我我在这个在我当小大夫的时候,我都遇到过一个很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病例,就是这个小伙子当时16岁,他来的时候呢是因为这个咽部严重的狭窄,那么我们就知道咽喉要道咽喉狭窄了会出现什么情况,那一定是吃东西不好,喘气不好,说话不行,那么他经过了很多次的反反反复复的就医,这种其实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很有挑战的一件事情,在当时呢治疗的过程当中还出现就是致命性的大出血,经过抢救他是抢救回来了,但是它的功能仍然存在上述的那些问题,那次治疗的十年以后,他又回来找到了我和李谷一教授,也就是我的前辈李老带领我们一起讨论查了文献,最后跟他反复的交流,给他设计了一个最大限度的改善他包括他的呼吸、吞咽说话功能的这么一个手术,并且现在这个患者也成了一个很好的一个外科医生,他给我发的微信当中也看到了患者送给送给他的锦旗,所以也是很激动的一件,您您还记得他叫什么名字吗?

他叫文国君,来自甘肃,是一个藏族小伙子,但他现在工作在浙江,在浙江工作,知道今天我们协和的医生要来,我们文医生也特别要跟我们的协和的医生来聊一聊,要连线一下王健医生。喂,医生,您好。主持人,您好。您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在加班。加班了很辛苦,我对面坐着就是你看我们协和的医生,这位您还认识吗,王教授好,高高教授好,郭靖,你好你好,有什么要跟王教授说的,非常非常感谢王教授,然后大概十多年前,然后就是嗓子疼在在当地医院已经看过很也也有好几年了,然后最后去北京协和找到王教授跟刘瑜教授,还是我们这边了,然后后来现在现在手工做完,现在也正常开始上班,正常生活,确实去北京看病,其实做手术真的是改变了我一生的,包括我现在这个职业现在定制好了,就当时定制好了之后觉得医生这个职业挺伟大的然后就选择了一些这个观念,那您现在生活怎么样?能跟我们透露一下吗?这个个人的生活怎么样?我也是结婚了还是有还剩五个月了,五个月,那很辛苦,尤其是老婆现在也正是辛苦的时候,对,所以我想看到这个王医生肯定也很高兴。国军好,那个我也替李老刘一教授给你问个好,谢谢教授,所以其实不仅仅是解决了你的病痛,用你的话来说是救了命,但是更重要,我觉得你也从协和的医生的身上感受到了这种为良医治病救人这样一种精神,就是性格有点闷笑就不怎么说,都不不怎么会说讲什么的话,你这样一内向,王健教授也突然内向起来了,好,那我替你们说这个,也希望你这个工作呢努力,另外现在这个特殊的情况之下,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家人,好吧?是这个是来了,再见。再见,我们刚才讲到说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有这么两句话说叫动小枪声乾坤大这个科室其实涉及到的所谓这个动小枪声乾坤呐,这个腔体还有很多吧,是的,我们现在做的就是上到楼底下到中国哈,所以变成了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所以管的范围就是这个,我们现在是涉及到这个颅底手术,就那么这是一个头颅的模型,抛开之后这是能看到颅底这一部分,这部分复杂就是它有重要的神经血管处的穿行,这些神经血管都是维持着人体的重要的功能哈,生命安全的好。

举个例子,这个垂体是一个重要的内分泌器官,它维持了人体的一个内分泌的这个分泌功能,它主要是在这个这个部位,这个部位我们在医学上叫迪安,尽管很小,但是它的功能很大,那么一旦病变或长瘤子之后,它会分泌产生很多的激素,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生长激素瘤。那么如果要出现了这种情况,这个发病在青少年时期这个人就会变成巨人症,那么如果在成年期,就是他在过了青少年期这个就会出现肢端肥大,就是我们说的大脚大,手下巴增大,唇增厚,舌舌头厚,甚至出现了憋气打鼾这些情况。那么这个垂体就可以起到这个在那个年代,那么这个做手术是涉及到要开颅,开颅这个地方是有这个重要的脑组织掀起来之后才能到这个位置,那么王思东就说他就研制了这个能不能够经过这个鼻腔,通过鼻腔到鼻中隔到蝶窦,就是这个是这条路的最直接最通道,而且从鼻腔外边也没有切口,那么是最小的损伤能够达到病变的切除,他在70年代初就研就进行了这方面的工作,所以这也是一个开拓的,那么通过他这些探索之后,现在这个手术已经很普及很普遍了,真的是感谢我们的前辈的这些名医大家,我们有一段王志忠教授的珍贵的采访视频,咱们来看一看。

我做手术他们来看开始,然后他们做手术,我帮一次,然后他们做手术,我再开一次,经过这三次我就去找一个,他们去了就避免了从这里这里去开这个这个打他们原来是打开的,经过铁路的,一直到确定这段距离很长的,我是经过一直想进去,也就很紧张,也很刺激,就看你自己准确不准确,我们就是很单纯的,单纯的就是看病,就是把病人当亲人的看病,只要你们做到这点就就很了不起了。医生就是争气,很深,他们也争气,就压不住邪气,歪风邪气来了,最后约了其他的那些好人呐,他们就是要读书,要要把别人作为所谓的你不把病看好,你去了就说不上了,是吧?你对不住病人,对不起自己,你你要看病呢,你就必须要读书,你不专业你不行的,对吧?七和月还要搞教学,所以教育他是互相联系的,看好读好书。看好病,读好书,后继有人,这个担子沉甸甸的,那么就是前辈辈的精神一代代传下去,我们要传承下去,那这种文化就是精益求精,开拓进取,不断的创新,最终的目的像老先生说的,那就是看好书,读好书,做好医生,为病人解决痛苦,这就是当医生的最根本的一个一个本质所在,不光是要把这种精神传承下去,我觉得还有就是要传承他们身上的这种开创性,这种勇气。所以其实接下来我们要请上来的这位医生,他所从事的这件事情,有很多人的描述当中说他和他的团队的这个工作是目前公认的外科手术界呢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这个手术之一,让我们掌声欢迎冯国栋医生,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让我们掌声欢迎冯国栋医生,欢迎欢迎,欢迎这个国栋医生再跟我们解释一下了哈,您到底从事的这个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术了?这个手术呢叫做侧颅底手术,我们这个手术做的主要的区域呢确切的说呢就是从鼻咽部往下裂,后面到眼睑裂这个区域,这是我们人的一个头颅的模型,大家可以看到有很多的小孔和小眼,这里面走了很多很多的我们人体的大的血管和神经,这些神经和血管一旦损伤了以后呢会往往会导致病人呢偏瘫死亡,然后呢会损失一些很重要的生活功能,包括吃饭腔,嗓子哑、面瘫、听力下降,听力丧失等等,会影响很多的人的这个生活的质量。这个地方最大的困难呢一个就是说腔隙非常狭小,有很多很重要的血管和神经会影响它的功能。另外一个呢就是有很多很多重要结构挡着我们很难进行操作。这个手术呢确切的说从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刚刚开始,有人才涉猎到这个区域,在此之前我们叫做手术进去,在我们国家呢确确能开展起来,应该是说是90年代的末期,真正的有规模的开展呢也是近十几年的事情,就说这个手术开展之前,如果真的这个地方出了问题,那就是基本就是没有办法。对,那是影响生命的,这对于病人和家属来说那都是非常灾难的后果。那我们协和的医生开始做这个领域的公关之后,现在比如说你有没有什么病例可以让我们感受到这个手术带来的巨大的变化,这是我们一个病人的三d模型,因为这个病人呢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她的肿瘤呢长在了这个侧颅底的区域,这个绿色的呢就是我们所说的肿瘤,不,这蓝色的呢就是我们的颈内静脉这个红色的这叫做颈内动脉,你看呢我们的颈内静脉和颈内动脉的被包绕的流在里边,还有后面这一根红色的,这是我们的椎动脉,就是我们大脑供血呀,我们前边是靠颈内动脉供血的,后面呢是靠椎动脉供血的,这个病人呢很不幸的是这两个动脉都受累及了,如果这一边的大脑供血出现问题,这边代偿又不够的话,可以想象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偏瘫死亡,因为这个病人我们启动了我们医院的dt会,从我们的骨科、神经外科、血管外科,还有手术室、麻醉科等等这些相关的科室,我们制定了一个比较大胆一些周密的计划,一共给这个姑娘呢做了三次手术,每次手术都要进行十几个小时,今年呢我们做完了第三次手术,那姑娘呢可以说是可以没有任何压力的去面对她的后半生了,真的是从死亡线上把他给确实拯救回来了。这个模型呢是肿瘤切完了三次手术以后的情景,我们可以看到这个骨质缺损的地方呢是已经把瘤子切掉了,这整个的颅底的骨质当然也没了,所以呢这个病人的头和颈椎之间呢就不是很稳了,所以我们有钛合金的枕颈融合的固定装置,这样呢帮他把头颅跟颈椎固定在一起,我现在能理解你们就真像那个拥有绝世武功的武术高手一样,正常来讲,你看一个手术十几个小时,而且你说了,在那么《生命禁区》里边,可能你稍微的一个动作一个震颤可能就会累积到生命,这个你怎么练?

这个确实要需要很严格的训练,训练呢就把一些操作一些止血的操作呀,一些保护神经的操作能够练成一个肌肉的记忆,对训练的条件也是非常非常高的,我们是希望能够跟手指一模一样的,因为如果打点儿折扣的话,可能我们这个手术就不是十几个小时了,那就变成二十几个小时了,就像那个飞行员训练一样,有模拟飞行舱,你们也有模拟手术舱或者手术室吗?有,这是设在我们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科的微创外科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呢当年刘瑞华训练了我们中国的第一代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医生,中国的第一代耳蜗也是在这个实验室里进行研制的,这个设备呢就是我们刚才说的能够帮助我们进行1:1的进行训练的那个设备,叫耳鼻咽喉微创外科操作平台,它主要的功能呢就是把我们需要的内镜显微镜,还有我们的电钻手术设备,器械能够集成在一起,可以让我们很快的就展开工作,这些呢是在以前很难实现的,我们还可以帮着这个医生进行双人四手的进行操作训练,总之来讲呢,我们可以让我们这些设备呢进行了集成,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可以展开工作,到现在为止,在我们的实验室里呢有五个大洲,十个国家将近三百多人的医生在这里接受了训练,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都看着入迷了,真的是想起那句话,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就在这里的每一个精细动作的训练,最后都有可能会拯救一个生命,是的,因为在手术台上那么复杂,那么长时间的手术的话,就很少有时间允许你再去想这个事儿应该怎么做了,是应该立即反应,就像我们的飞行员,我们的坦克兵一样,除了有这样的严苛的训练之外,我知道还有科学技术在后面做支持,这就是我们的另外一份法宝,我觉得非常重要。

今天国栋医生也带来了,这是确实是一个团队很多年的心血,这是我们的发明专利证书,这每一本发明证书,包括实用新型的背后多少人的心血,几代人,是的,因为这个有个证书,这是因是第一步,真正把它变成我们可以看得见能用在病人身上的东西,这个需要更漫长的陆续走,但是我想我们今天还是要通过视频来跟大家看看在这些证书的背后,那些技术,那些发明,那些医生们的心血,包括他可能会给患者带来的希望,咱们根据视频来跟我们讲一讲。

这是我们做的一个支撑内镜的辅助系统,这一个主要的解决的问题呢是我们在没有这个设备之前都是一只手拿着内镜一只手去操作,但是里边的操作就没那么精确,有了这个支撑臂以后呢,我们可以让这个内镜呢就像飘在天上一样,需要很精细的操作的时候,我随手一放,我两只手拿下来来把它完成,手术时间就短了,出血也少了,病人的恢复也是快了,这个呢我们花了将近17年的时间,这个呢是内镜显微镜的工作平台,将内镜和显微镜集合在一起,通过很灵活的机械臂把它整合以后呢再通过一个软件,就是我们这个工作站把它两个的图像呢也整合在一起,这时候呢我们手术当中需要显微镜就用显微镜,需要内镜就用内镜,需要两个就一起用组合拳看得更清,看得更准。

对,这一个呢是我们做的骨的显微外科套装就主要解决的问题呢是这样的,我们做手术的时候你可以看到我们这些器械几乎长得都是一样的,但是呢它事实上是不一样的,它适用有不同的工作,医生应该记得很清楚,但是对于护士来说,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第一呢是很难记住。

第二,即使记住了以后,因为它上面差别很小,我也很难认识他,所以这个器械呢解决的主要问题呢,第一呢我们就是按照手术的需要进行了编号,一般不会容易错,这个其实更加保证了手术的安全性。对这个面部动态三维定量分析系统呢是希望帮我们解决病人面瘫后的定量的评价的问题,可以让我们呢更准确的评价病人面瘫的程度以及恢复的过程,帮助我们呢选择更好的治疗方法。那活动医生做这么多的科研,这么多的创新,他的出发点是什么呢?但是第一点呢,首先是病人的需要,我刚才说的这个非常疑难的这个手术呀,事实上我在查我们协和医院病例的时候,就上世纪80年代,我们的前辈已经在探索这样的手术了,只不过那样的条件实在是说让他们太难了,所以直到现在哈,我去收拾我们的实验室,高主任把这个实验室交给我,让我去收拾的时候,我依然可以看到我们的前辈们当年做的标本,用过的器械摆在那个地方,依然能感受到当年的那种力量,所以我作为这个年轻一代,我们以怎样的努力才能对得起我们在的这个位置,占有的资源,前辈的教诲和患者的期待。所以这样呢也不允许我们说有丝毫的懈怠,也不允许我们有任何的对这些疑难的问题有任何的逃避。古东医生讲的很有画面感,虽然这些前辈医生他们已经不在实验室里了,但是每当你走进去,你分明能感受到他们的身影依然在这里,而且他们是带着一种关切的目光在注视着后背。

当然他们希望看到的是协和的发展,是希望看到中国医学的发展,我觉得它就是协和百年的一个真实的写照,是一代一代的医学大家在不断地把患者放在第一位的这样一个理念之下不断的探索,这种探索和创新带来的不仅仅是医学科技本身的发展,是我们对生命奥秘的探知,更重要的是带给患者越来越多的希望,我们也用这样的节目向协和百年致敬。看完电视看直播,有问题直接问专家,也欢迎您下载央视频客户端,收看《健康之路》在央视频的直播,我们今天要再次感谢三位的到来,感谢各位在生命的禁区带来生命的希望,谢谢,谢谢,谢谢。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