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健康之路20210913百年协和·打开手术大门 健康之路2021年9月13文字版

2021-09-29 16:38    来源:
X

CCTV10官网直播 

20210913健康之路直播回放

《健康之路》20210913百年协和·打开手术大门

百年风雨兼程,世纪沧桑巨变,百年协和薪火相传健康之路系列节目,敬请关注。我的天。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这里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1921年的9月16日,很多北京人惊讶的发现,位于天安门东侧不远处的一所王府变成了一所医院,那从那天开始,这所医院就和中国人的健康卫生事业密相关,这里创造了无数生命的奇迹。100年的时间过去了,性命相托的最后一战,这就是老百姓对这所医院最朴素的赞扬。而获得这份赞扬,这所医院和他的医生们用了100年的时间,这是跨越100年的生命的重量。这家医院就是北京协和医院。

在协和医院成立一百周年之际呢,我们也特别策划送出了这样的一个系列节目,今天是第一集,我们将会带您走进的是北京协和约的基本外科,这里走出过很多很多的医学大家,我们来回顾他100年的辉煌。从1921年成立至今的100年时间里,这里涌现出很多全国甚至国际文明的医学专家,完成了我国第一例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创建我国第一个疑难杂症会诊中心,胰腺疑难病会诊dt中国外科微创技术的引领者,连续11年蝉联复旦版中国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榜首。那我们今天的节目就请大家一起跟随我们走进北京协和医院的基本外科,去聆听他辉煌的故事。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到本期的两位嘉宾,他们是北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邱辉中主任医师和基本外科的主任张太平主任医师,让我们掌声欢迎两位,欢迎邱主任,欢迎张主任,欢迎您。主持人好,您好,欢迎您。主持人,好,有请。其实第一个问题问起来非常的外行,就是老百姓平时说就是外科,外科,这个基本外科是个什么概念呢?基本外科是所有外科的基础,英文叫general surgery,实际上也就是我们其他医院翻译成普通外科,但是结合医院现在还保留着基本外科这个名称,这个名称从创建那天到今天100年没有变过,没有变化,始终是叫基本外科,所以这100年当中基本外科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要分享,我看你手里拿了一张发黄的档案,可以给我们讲讲吗?

这是一份100年前的手术记录,这是协和医院建院以后做的第一个手术的手术记录,距今已经有一百年的历史了,你能跟我们讲讲这个手术记录的背后的这些故事吗?在1921年9月16日协和医院建院成立了,但是实际上在2月份协和医院已经开始陆续的开放病房,并且收治病人,这是在3月15日收治的第一个患者,也是基本外科的患者,他是一个巨大的甲状腺瘤手术,当时有基本外科的主任泰勒教授亲自主刀来完成了这个手术。当时呢其实由于这个外科技术,麻醉各个方面都不像今天这么发达,我们今天看来一个基本的一个常规的手术在当时其实是一个比较复杂、比较大的一个手术,手术中间可能面临着出血,术后的感染,甚至有些会导致死亡的一些并发症,我记得一百多年前瑞典的coco教授正是因为把甲状腺手术的并发症发生率和死亡率明显降低,当时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那么北京协和医院在1921年就可以完成这么一个手术,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从这台手术开始呢,我们的协和器外就开创了这样百年的辉煌,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呢更是硕果累累,而这些成就的取得呢和一个人密不可分,他就是曾宪九教授。那么协和医院基本外科是1953年从大外科分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科室,进入这个新中国外科界的历史舞台,那么郑州人就是我们第一任的主任,也是我们国内著名的外科学家、教育家,郑主任在技艺高超,具有这种迎难而上、敢为人先的这种精神。他在1951年36岁那一年他就完成了我们中国外科界的第一例叫一十二指肠切除手术,这应该是基本外科对新中国外科界的一个很大的贡献,那要那我们就得来讲讲这个手术,对为什么他这样一台手术会有如此崇高的在外科手术史上的一个地位,其实一十二肠切除术呢主要是用于胰头部的恶性肿瘤,包括胆管下端、十二指肠的恶性肿瘤的手术,当然现在随着技术的发展也用在一些良性肿瘤的手术,所以这个手术呢是1935年,这个辉佛尔教授呢把它定型起来,做了这个手术,那么当时这个国内实际上是在1951年之前没有人做这个手术,那对于许多患者来讲,那他如果患上了这种胰头癌这种疾病,他都没有一个更好的治疗办法,其实等待病人的自由死亡说说当时曾主任做这个手术意义是非常巨大的,就像刚才邱主任讲的,他这个手术呢应该说是开创了我们国家胰腺外科的先河,为我们引领了我们国家胰腺外科的发展,使我们更多的病人能够从中获益,就是曾医生当时做的这台手术,应该是说从死神的宣判的名单上拯救回来了,很多人是的,使病人的生殖期间有一定的延长,可以说给病人也带着这个生的希望,但这个手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高难度非常复杂的一个手术,为什么这么讲呢?

因为12肠切除术它涉及到多个的脏器,你比如说他要切除胰头远端位、12指肠空肠上段,还有胆管下端还有胆囊,把这些脏器切除以后,为了保持消化道的连续性,还要把肠管和胰腺胆道和胃做重建,把这些脏器全部在重建以后才能维持到病人正常的这种生理这个功能,其中异常吻合,这个吻合呢其实是比较复杂的,因为我们知道正常的胰腺它质地比较脆,也比较软,那么缝针以后可能当时的包括这个用的针呐,包括丝线,可能都会造成胰腺这种撕裂,术后会造成这种遗漏,遗漏以后可能还会腐蚀周围的血管,造成出血等等这些并发症,所以说当时的手术死亡率非常非常高。那么这么一个高端复杂的手术放在今天仍然是一个依然是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手术,也是个腹部最疑难复杂的手术之一。所以张先生我能这样想吗?就是在今天我们说医学科学技术,包括我们的医学工作者的手段、技术都已经很娴熟,甚至发达的,今天我们面临着这样一台手术,我们张主任依然是表情非常的凝重和紧张,说明他的难度。那在那个年代,几十年前,我们的曾医生他怎么就敢下定决心去做这个手术呢?这就是一个外科医生的这个责任吧,是吧?因为我们是治病救人的技术,再难也得想办法钻研克服。我觉得曾主任代表是一种协和的精神,别人不懂得协和也要去懂这个问题,别人不敢做的技术协和要去开展,其实就从第一例一十二常切中国第一例一十二肠切除术,看,当时中国以前没有人做过这种手术,那么也没有人能够教曾主人做这个手术,他只有依靠这种通过阅读文献,包括这个手术图谱,以及平时大量的时间积累,那么其实他要有一种非常强大的这种精神,要有这种直男二上这种精神才敢去完成这个手术。那么这我觉得最感人的一点就是曾主任1951年完成了中国第一例一十二章切除术后,他并没有急于去发表这篇文章,他并没过第一例手术,他就急着去发表文章,去这个对这种扩大自己影响,而是踏踏实实的做些,把这个手术苦心钻研,一直做了四十多例手术,等到这个手术他认为比较成熟,把这个手术的并发症和死亡率明显下降以后,他才把这个四十多例这个病例总结成为把他经验无私的分享给我们外科的同道,我觉得我听两位讲故事,就这个曾医生在我们面前这个形象慢慢就越来越鲜活起来,能够感受到他是对对于这个疾病,对于他所从事的这个职业的,从内心的这种尊敬,他勇敢的去探索创新,但与此同时呢没有任何的功利心淡泊名利,就是您能讲讲您跟着曾医生在一起学习的时候,感受比较深的是1976年进了协和医院外科工作,我才一岁年龄,到那时候的郑主任已经是到了花甲之年了,他因为是主任嘛,日常工作也非常繁忙,但是他也会经常带着我们一些年轻的医生们一块查房,一块查病例。那么在查房的时候呢感觉到新配的就是他对病人的这种态度,永远是和颜悦色耐心细致,就说查房的时候吧,他走到病人的床旁,轻轻把被子掀开,把衣服解开完了以后呢还用被子捂好,他不需要显露暴露的一部分身体,就唯恐病人着凉,完了冬天的时候说冷嘛,他先把手自己搓,搓暖完了再去摸病人的肚子,听诊器用听诊器的时候,他把听诊器冰的病人他用手把它捂暖了,再就放在病人的胸口上,所以这些细微不经意的动作来深深地影响着我们,潜移默化的我们这些年轻的大夫说爱护病人,这冠心病人也成为基本外科医生的这种质量的习惯。所以在曾医生的身上,我觉得传承下来的很多的是他的不是口号,更多的是一种具体的行为,他是那么做的对对患者,像您刚才讲的对患者的这种细心爱护,是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的动作来完事的,这个我想可能也是曾医生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没错,就是说到我们曾医生和患者之间的故事,我们来看看大屏幕上的这封信,一封信呢是给一位叫张桂纯的患者说您在9月14日湿疹之后已经将近一个月了,应该法院随诊进行超声,然后要做一些检查,希望能够明确诊断,非常语重心长说希望您不要延误,我看到曾教授对患者其中用您在称呼邱主任,给我们讲讲这封信背后的故事,这是1984年10月我们的郑主任给患者写的一封信,患者叫张桂纯,当时因为胰头肿大被怀疑胰腺癌,胰头癌让我们知道胰头癌他应该被老百姓称之为癌中之王,非常的危重,治愈率也不是很高,所以病人因为听说是自己一头癌嘛,就绝望了,就放弃了,都不愿意再回到医院来。郑主任知道以后很着急,亲自给张桂存写信,生怕他不回来,他又给单位的领导写信,希望单位的领导协作,劝病人回来接受医院的进一步检查和治疗,就是担心请不下来假,还要给院长去专门写了一封信,要督促他来检查,然后还写了详细的复查的内容而且跟他说特此证明,确实是来复查的,最终病人一个非常感动就回到了医院,但是战国从哪里知道。在珍珠呢给他写信的时候,他自己的生命就剩下了短短的七个月的时间,因为那是年已古稀的珍珠呢,就是肺癌晚期了,但是他心里面装着的还是他心心念念的病人,所以这封信一直留到这里,一直到现在,我们每当看这这封信的时候就深深的被尊重了,这种爱护病人为病人所想的这种精神鼓励的鼓动,感动的谢谢您的分享,但是我们看到曾主任在这封信上的笔记那么清晰有力,其实这个笔记的背后倾注的完全是对患者的这种大爱,而且我们今天还找到了一段非常非常珍贵的资料,是这两封信当中提到的这位患者张桂纯的一段很珍贵的视频资料,我们来看他抬头看见我敲门乐了,春天终于来了,你自己对生命这么不珍惜呀,那小同志就感到特别的温暖,八四年的时候发生的故事,那这段资料当中我们看到这位患者依然是身体非常的健康,所以邱主任如果我们说假如没有这封信,我们假设一下,假如没有当时曾医生这样的努力鼓励没有这封信,那可能这个生命就此就会泯灭。其实我想其实,我们在前期记者采访的时候,每一个记者都被曾主任身上的这样的人性的光辉所打动,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我们来看这样的一段是填资料,86年是第一次开一线会议,他在这会议之前的身体还可以,可是后来就病了,他的那些幻灯,什么做完了以后再让他看,让他审查,他就那么重了,他还帮我看,可是可是还没等我回来,主人就没了。好。所以他知道最终他都没有放弃他这个事业,他的工作一直想着就病人。对于协和医院机位来讲。

它它像一面旗帜,或者它是一种精神的引领,他的医学成就被后人继承,而他的这样的精神更被后人继承。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我们接下来呢要为大家介绍的这位呀,也是我们协和机外的一位年轻的医生,先来看看他的这个朋友圈儿,大家注意这句话哈,说有能力、有条件尽一份力吧,有的时候一代血就是一条命,谁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先献400,一下子献出400,那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我们的这位花医生掌声欢迎他医生,您好,您到有基本外科有多少年?工作十年,在基本外科也有第五年了,虽然五年的时间不长,但是你最强烈的感受到的是什么?就是一倍一倍的老教授们传承下来的方方面面的对病人的关爱,小到接触病人之前要搓一搓,手把手弄暖,要暖一下清整器,大到关心患者的各种费用,他的家庭情况,我觉得有的方面我们现在年轻医生还做不到或者还没有能力,但是我们力所能及的部分我们也希望能够向这个协和的标准向外的文化去看齐,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影响下,包括我还有我们科很多人,还有我们医院很多人其实每年都在无偿的献血,有不少人其实献的量比我还要多,这里面也有一些很年长的老教授,有一些主任领导,他们也都每年献血,那么我觉得外科医生对这个血液的感情是特别浓厚的,因为我们只有在做手术抢救的时候才能够感受到,有的时候真的一带血就是一个生命。那么在疫情的发朋友圈的那个时候,因为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那一年的血库非常的紧张,很多病人需要用血的都用不上。我记得那天我值夜班,急诊就来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应该是个车祸伤脾破裂的,然后就是怎么协调血库都没有血,这种时候是让人特别特别的伤心和绝望的,所以说我那天我下了夜班以后,我就自己到王府井去那个献血车上去献了一次血,您有算过吗?累计你看我这里边有数字累计献过多少呢?

这是累计5600ml,5600ml相当于什么?我这个身高跟体重为什么留着这一张,因为我自己的身高体重估测的全身血量大概就是5600,这个是我基本上献完了一次全身血,这是一份非常沉沉甸甸的荣誉,还会继续下去吗?

还会,因为我真的是觉得我们协和老一辈,包括曾宪九、朱玉教授等等老一辈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教我们一定要去关爱患者,以关爱患者,以做出了有利于患者健康的事情为荣,懂就献血只是一个很小的一个方面或者代表我想,正是这点滴的细节背后才成就了协和的百年辉煌。谢谢华医生的到来,谢谢您,谢谢,谢谢。接下来我们要跟大家去讲述和分享的,就是我们协和之外的第二代重要的引领者,朱玉教授的故事,对于教授实际上是我们基本外科的第二任主任,他的给我的影响呢就是他的专业,他的这个学术很强,学术能力很强,我们叫它是全能型的,我们叫全能型的,因为基本外科有好多专业,上次甲状腺、下肢、大隐、静脉、中边、肝胆胰、胃肠全是我们基本外科的内容专业内容至于教授这些,不管你哪个方面的专业他都很精通,所以我们叫他是全能型的外科专家,在国内也带了好多学生团体的一些这个头衔,你刚才讲的像《中华外科杂志》的主编呀,中华医学外科分会的主任委员,他在国内也是很著名的外科教,但是他就跟住院医生一样,常年吃住在医院里头,我们现在协和医院还有比较老旧的一个楼,叫护士楼,在那个护士楼里头有我们教授那间宿舍常年吃足在里头,所以晚上一有疑难的我们会随时叫他,而且他也是随叫随到,宠物怨言,所以这一点呢就是我们很非常的感动,就那个年代互联网没那么发达,注意医生就是你们的搜索引擎,对,没错,就是这样的,记得有一次我晚上值一个急诊班,晚上大概将近快晚上一点了吧,来了一个五十多岁一个女性女性病人,白天在家里躺了一天了,在床上打滚儿,也去过一些医院,整的不清楚,那么来协和医院急诊的时候,今晚上1点多,那么我当时是值班嘛,急诊医生就把我叫去了,叫去以后我看了半天,查了半天,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个肚子疼究竟是怎么回事,心理上着急,家属也着急,病人也疼的满头大汗,这个事没办法,我还是按照我们这个这个常做的办法给朱玉教授打个电话,朱玉教授很快就来了,来了以后他仔细的询问了病史,仔细做了几个检查,他其中问出了一个我没有问出来的问题,什么问题?

他这个女性病人曾经患过风湿性心脏病,我们知道风湿性心脏病是一种风湿性关节炎引起的这个病发病,那么一般这种病人呢都有心瓣膜的病变,我们叫二尖瓣狭窄或者二尖瓣关闭不全,这个血流动力学改变以后,他心脏的心房壁上会产生血栓,贴在这个心这个心房的壁上,一旦血流动力学改变或者血压变化或者情绪激动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这个上就容易脱落,掉下来以后随着血流的流动以后会卡在一些比较中小血管上头,对,那么堵住了这个血管以后,这个血管所滋养的那些器官马上就会发生缺血坏死。至于教授问出了这点以后,他就跟我说这个病人很可能就是一个肠坏死,我们叫肠系膜上动脉的栓塞,说赶紧准备手术吧,后来手术上果然罗志教授说的那样好的,堵的不是很多,我们切掉了大概1m多的肠子吧,病人得救了,所以这一点给我的印象非常非常深刻,所以在这个庆祝我们协和医院100年生日的时候。我们也特别怀念教授。这样我已经很有经验了。

但还是总有总是不高的,今夜有没有自己坚强,其实邱主任今天讲到了朱教授,还有曾教授,我觉得我能体会到您讲到他们的时候,这个眼泪的背后,其实这种怀念、这种思念其实恰恰是他们对这个学科、对这个医院、对后辈学者、医生的一种精神的感召力量。所以教师呢不但在学术上他特别的这个这个具有很深的造诣,而且呢他跟正宗一样,他也很远的眼光,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腹腔镜刚刚出现的国内外的时候就有叫出,就敏锐感觉到这个腹腔镜,就说可能是将来我们这个外科手术史上的意思巨大的革命,它代表了微创技术的一种发展方向,所以他很快就把这个腹腔镜技术引到协和医院,引进协和医院,而且在90年代初他就完成了我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第一例的胆囊切除手术和泌尿外科的肾上腺腺瘤的切除,所以从中医教授到现在十几年、20年了,将近现在这个腹腔镜技术在我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已经蓬勃开展,成为一种主流的手术技术,比如说胃肠,胃肠,包括一些其他的这个手术,肝脏,胆囊,现在几乎全部是用腹腔镜来做,所以我们说北京协和医院的基本外科引领了中国的微创手术的这样的一种向前发展的趋势,应该可以说就是从中医角度开始的,确实是这样。

我记得我当年工作的时候,我看过有一些这个患了胆囊结石做胆囊切除的病人,一个来源下的一个切口,20~30公分一个巨大的切口,那么这么一个手术病人在这个医院至少要住一星期以上,那时候病人是非常痛苦的时候,非常痛苦,术后非常痛苦,那么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有三个孔就可以完成了,手术非常快,大概半个多小时就能完成一台手术,那么术后如果顺利的话,一天左右左右的时间观察病人就可以出现了,病人康复非常快。所以说朱院长他非常早期就发现这种微创的手术确确实实能使患者从中获益,这点非常重要,只要患者能够从中受益,他就愿意去尝试去做。没错,其实还是不忘初心,心中记得自己同意的那个初心的理念,一切为了患者是,况且我觉得朱院长能这么做,实际与他个人的这种知识的储备各个方面还是有巨大的关系,因为他对这个疑难复杂的手术非常的熟练,其他医院不敢收的病人他敢收别人不敢做的手术他敢做。所以说正是由于他这种直男而上这种精神,他才带领我们开展了北京协和医院第一例的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带领了我们协和医院疾病外科这种发展。今天我们的腹腔镜手术,比如在协和的机外,我们已经能应对怎么样?复杂的情况,我们举一个例子,就像刚才曾主任在国内开展的第一例的一次二肠切除术,过去是一个开腹手术,开腹都是非常复杂的,那么现在随着技术的进步,器械的发展,我们这个经验的不断的积累,我们已经能够完成很多病人的腔镜的仪式上切除术。当然这里边呢我们也会注意到这么复杂的一个手术,也是我们会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不一定是为了显示我们的技术,显示这个为了微创而微创。如果说有些病人不太适合做微创手术的,比如说胰腺的比较特别复杂的手术,手术粘连的比较厉害,里边这个多次的手术,包括炎症粘连,这个时候我们也要在利用微创技术的基础上也要实时的中转开放,其实为了病人的利益,我觉得不要去考虑,是不是就真正的说是一味的做微创手术,最终方法还是用最好的方法把微创的优势发挥出来,没错,能够是让病人最终获益,这个是最重要的,病人的安全应该永远是第一位的,安全和健康安全应该对为了追寻这个安全和健康,我们注意到这100年我们协和外的一代一代的医生学人在不断的,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我们刚才在追寻的过程当中,我们讲到了创新,讲到了勇气,那正是有了这样的创新勇气,这样的初心,所以今天我们看到我们的一生会有更新的手段,我们再来看这样的一个短片。我们来看这样的画面。

都是各种各样的机械手臂,这是什么呢?我们接下来要有请到北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的徐强副主任医师来跟我们讲一讲,掌声欢迎欢迎您两位请坐,您怎么还带着一个这是个天线还是什么,这就是机器人的机械手臂。这是机器人的手,我以为像过去我们看电视的那个天线,对,您先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北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的徐强大夫,你没去见过血吗?我偶尔眼线来跟我们讲讲吧,这是一台什么样的手术?这位坐在操作台的呢是我们的赵玉沛院士,他是北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的第三个重要的领军人物,那么呢这是他带领着我们来做一个机器人的一线的手术。那么在赵院长的带领下,我们是从2012年的时候开始第一台的机器人的胆囊手术之后,紧接着就把机器人用在一线,做了中国第一例的机器人胰岛素瘤的手术,那么到现在呢我们协和医院外科已经完成了一千多例的机器人的手术,这个机器人的手术也需要医生来操作吗?对,就像刚才张主任还有邱主任讲的就是我们的微创技术,那么机器人呢它是另外一种整合的微创技术,是由我们的主刀坐在这个操控台里来操控这些机械手臂,然后他通过这些机械手臂呢代替了我们的人来操作这些手臂,来完成这个手术,这个机器人手术听起来好高大上,所以今天您是不是给我们演示一下呢,因为我只带来了一个手臂,我可以给大家演示,简单的,这是手臂的一部分,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手臂它不同于我们平常用的腹腔镜的器械,它前面也是有几个关节可以转动,那么这里是可以旋转的,而在这个关节的前方还有一个可以旋转的关节,就是通过这种多个关节旋转的自由度,就像人手一样伸到腹腔进行更精密多方向的操作。

第一个就是说自由度更大了,是的,那在缝合和人手相比,刚才我们故事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张主任就讲了,从一开始的这种靠人手,胰腺豆腐上去绣花儿,那他的这个缝合的能力怎么样呢?我们好像有一段视频来看呢,这个应该是在网上流传比较多的,就是利用机器人来缝合葡萄的这个皮,我们可以看到葡萄的皮很薄的,但是在机器人下通过机器人的手臂进行一个缝合,那么缝合可以达到很精准的程度,如果我们用手来缝合葡萄皮的话,其实会比较难,非常有经验的外科大夫他能控制住他的手,但是一开始操作的这些外科大夫,他的手还是会抖、会颤,但是可以看到在机器人下呢,因为它可以过滤掉你手的震颤,所以这个缝合就可以做到非常的精准,我是在一个瓶子里边儿做手术,是这就模拟是在人体的那个腹腔里,对,所以张主任在腹腔这么狭窄的复杂的空间里面,机器人是很有它的优势的。对,其实应该说机器人代表了我们现在微创外科的一个最高的水平,机器人对一些特殊部位的这个手术,特别是在空间非常狭小的一些部位,因为它的自由度非常好,它可以比我们人手的自由度要好说需要空间狭小,特别是需要精细动作,是吧?我觉得它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其实这种机器人呢大家知道最早它是用来做远程医疗的,对,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5g技术发展网速越来越快,大家可以这个病人甚至在一个基层医院,在很远的地区就可以有在这个大城市的医生,著名的医生可以去远程去操控他完成手术,那么最初这个他们研究这种机器人时候也是为了在比如在航母,甚至在太空中都可以实施这种手术,所以这是一种非常先进的技术。作为协和医院来讲,我们老讲要做看别人看不了的病,要做别人做不了的手术,那实际上我们协和医院也应该对这种新型的这种设备和新的技术要保持非常敏锐的这种状态,也要及早的掌握这种技术,引领行业的发展。所以说赵一飞院士呢也是像我们朱一老院长一样,对这种微创的这种新的技术他也是非常敏锐的,所以说他也就率领协和医院这个团队在国内也率先开展了这个机器人的手术,所以这样我就很理解了,就是是引进带领他的团队引进的这个机器人的手术,他其实也是这100年来协和的一种精神,就是他要始终挺立在中国医学发展的潮流潮头,所以他必须要有这种担当的勇气。所以我想可能我们刚才讲到了三位主任,那我们也梳理这100年来的精神,就是勇于开拓,紧守初心,还有就是担当的这种勇气,学生,您是跟着院士去学习,您能讲讲您跟赵院士在一起学习的时候感受比较深的这种赵院长给我最大的震撼就是他的敬业精神,经常因为像我们年轻医生来医院会比较早,我可能7点就到医院了,但是7点的时候我都能看到赵院长已经到了医院,然后我有时候会9点下班,那时候也也偶尔看到院长9点多才下班,但是院长因为他当时要管理整个医院,那时候有很多的工作,即便在那种情况下他也会坚持的去做手术,然后也会带教,那么更重要的是他对患者非常的关心,所有的手术按照协和的规定,我们都是要在术前看患者在术后看患者,那院长是一个不落的,只要是他的患者,我们都会提前告诉他患者已经收进来了,然后他一定会在术前找一个时间来看患者,问候患者,宽慰患者。那么在术后呢他也一定会过来看患者,看看患者恢复的怎么样,然后再告诉他你回家应该如何的恢复。那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那应该是在一年多前,当时他有一个患者住进了病房,那个时候我也觉得很常规,院长就过来看了患者,当时我送他出去,然后当时让他签手术记录的时候,我就看到他手上埋了一个套管针,我就问了一下,我说院长你怎么带个套管针?

他说他的胆囊炎犯了,刚刚输完液,然后在那一刻其实我自己内心是非常非常震撼,他已经六十多岁了,他带着这个胆囊炎的疼痛依然要来看患者履行他该做的工作,履行一个协和医生、外科医生对这个患者的责任,那时候我真的是非常震撼,所以从那以后,无论是我本人还是我们在我们的其他的医生,我们也都在说,大家一定要按照我们的规定,教授每天查一次房,然后主治医师每天至少查两次房,住院医生每天至少要看三次患者,大家一定要努力做到,那么到现在有时候手术下的非常晚8点多,下了手术非常累,那还要不要再带住院医生一块儿再去看一次患者呢,咬咬牙详情那段故事是一定要带患带医住院医生在看一下患者的,这就是协和的精神的传承,一切为了患者,他不仅仅是一句口号,更是跨越百年的承诺,这承诺的背后是生命的重量,我想不仅仅是在协和,在中国的每一位医务工作者的心中,患者放在第一位,把人民放在心中,这就是我们的医务工作者对人民做出的庄严的承诺。再次感谢各位的到来,跟我们一起分享百年协和,百年我们之外的故事。看完电视看直播,有问题直接问专家,也欢迎您来下载央视频客户端收看《健康之路》在央视频的直播,百年协和初心不变,再次感谢各位的到来,谢谢各位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