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9月16日健康之路主题是百年协和·抚“胃”仁心 健康之路20210916文字版

2021-09-29 16:42    来源:
X

CCTV10官网直播 

20210916健康之路直播回放

《健康之路》20210916百年协和·抚“胃”仁心

百年风雨兼程,世纪沧桑巨变,百年协和薪火相传健康之路系列节目,敬请关注。是。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这里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欢迎各位的收看,也欢迎我们今天现场的四位朋友,我们要继续这个系列节目,百年协和今天带领大家走进的这个科室,他们见证了中国的消化病学的整个的这段辉煌的历程,那么在这个科室的背后又有着怎样动人的故事呢?首先让我们有请到今天的几位嘉宾,他们是来自于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消化内科的三位专家,掌声欢迎他们,欢迎,欢迎,有请三位,请坐为大家介绍一下三位专家,我身边的呢就是我们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消化内科的柯美云教授,你好,欢迎您何医生,那第二位呢是我们的钱佳明教授,您好,陈医生,第三位是杨爱明主任医师,您好,您好,杨主任大家见到三位专家应该这样讲,就看到了消化内科的这个历史和未来,因为这是我们协和医院消化内科的前后三任科室的主任、科主任、前主任和现在的杨主任,我们最近做这个系列节目,整个这个协和医院很多科室我们都接触过了,消化内科算不算是建立的最早的科室之一呢,我想应该是的,1934年,30年的时候,当时张孝谦主任首次在我们医院里就是建立了消化专科这么一个学科,同时就是在我们医院里也是全国第一个开设了消化专科的门诊,到1993年我们这个消化专业组就变成了独立的学科,是这样的,这位老人就是中国消化病学的奠基人张小谦先生,是这个科室的创立人,我知道其实今天有一个记录着张绍谦教授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珍贵的文物小本本,这些发黄的小本本,你看每一笔每一个字都是张教授亲手写下的,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他都会带着这个小本子,疑难的病人或者是复杂的病人会诊的病人,他都会记录这些东西,而且呢这些本子他都要存起来。

很多年以后张主任的学生鲁崇美大夫在收集他的那个材料的时候就发现有这么一大堆的小本子,当时鲁崇明大夫告诉我们是56本,56本是的,其实还不止这些,因为当时在战乱的时候有一度pad有些可能会遗失,但这个是留下来的那么多,这呢也是留给我们后人的一个非常宝贵的一个查一查,我这个不但是我们消化内科的宝藏,也是咱们协和医院的宝藏,是的,张老主任给我们带来的总是什么事情?病人绝对是第一位的,他碰到什么病人他都会自己亲自的去问病人,亲自的去查体,他对病人是非常的亲切和蔼,而且呢很耐心,非常仔细,所以他都告诉我们,你们一定要坚信病人接近病床,从病人那里找到蛛丝马迹的一些线索来诊断病人,所以我就想起了就是在1,9、60年代的时候,当时有个病人他得了个病,非常奇怪,他感冒了以后他的血压就往下掉,就发生这种休克的这个现象。后来呢到了张主任会诊的时候呢,他就觉得见过他的面,这个名字好像熟悉,因为在他那些本子里面留有他的名字,或者病人说呀,三十几年以前我生完孩子以后大出血,当时就想大出血的病人什么原因会这样呢?诶,他就想到吸汗是综合症,就是在《大出血以后》引起垂体的坏死,然后引起媒体的功能下来,然后引起垂体相应的靶腺,也就是肾上腺和甲状腺的功能下来,所以这种病人感冒的情况下,病人就可以出现什么?血压的变化,于是就给这个病人用上皮质激素甲状腺素,最后这个病人恢复的很好哇,这个听起来就像传奇一样,张教授这么厉害,就是他能通过询问,然后他就能想到这样的一个就很罕见的一个疾病,你知道张老主任没有别的兴趣,他所有的兴趣就是病人,所以他不但是开创了这个学科,我觉得他直到今天可能在未来他所留下来的这份宝贵的精神财富,可能比某些物质的东西的传承更珍贵,远远超过这种精神,协和的精神留在我们心里面,要沉下心来,要当好一个医生,这是没说的,我们把掌声和敬意送给这位老人家,好吧,谢谢。那接下来我们要跟大家看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这张照片,你们知道这个厚厚的一摞这是什么东西吗?

大家猜猜看,病例病例,病例是病例是档案,我们请钱教授跟我们讲讲这厚厚的这样的一一大摞的病例,可能大家会说会是很多人其实他只是一个病人的这么多年留下来的在我们医院的一个病例的档案,这是一个一个人一个对我的天呐,他这他生了什么病,这很难,很难想象出来是一个人的档案不可思议,这这是个什么样的病人,跟协和的消化内科有什么故事,咱们来听听他自己是怎么描述的。

他叫唐建55,五岁的他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但是谁能想到他曾经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从1981年突然一天呢出现高烧,呕吐,腹泻,体温就一直没有下来。在诊室已经85岁高龄的张孝谦主任见到了这个当时只有20岁的小伙子,病历给张老师看了一下,张老呢,仔细大概看了有40分钟左右吧,一页一页再翻,包括每一张化验单,每一项检查结果,小伙子你可能不是胆囊炎,有可能是可能是病。这个病有听说过的吗?我5月12号住院做肠镜,隔壁一个房间有个病人就是克罗恩病,隔壁房间的情况都打探清楚了,因为就在一个科嘛,都在消化内科就藏着知道比较难受,他一天24小时离不开人,就像肠炎一样的肚子疼,不疼,生这个病会那么严重,在这个病例里头呢,其实将近有二百多个医生给他看过病,有三十多个科室的人给他会过诊或者来看过病,所以协和医院说把患者放在第一位,这绝对不是一句口号。我觉得张老先生如果要知道这件事儿,肯定会特别支持的,会特别开心嘛,觉得你们后辈的人能够把这样的精神延续下去。其实在那个时候呢,炎性肠病应该说是个罕见病,在很多的大的医院,很多的专家教授都不了解这个病,所以当时张主任呢就大胆的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可能性的诊断,但是呢西方国家就认为中国呢只有这个感染性疾病,而没有这种时髦的这种免疫相关的这样的一个疾病,因为过去我们的国家主要都是感染,所以当时就为了诊断这个疾病,那么让世界上承认我们国家有炎性肠病,潘教授和刘中华院士他们在出访过程中向国际上介绍了我们这个疾病,那么之后呢他们有这个英国的一个很著名的病理专家又到了这个我们医院,同时就我们刘教授,还有我们潘教授他就拿出了我们的病例和片子,其实就包括了这个唐健的这个病理的片子,那时候还没那么厚呢,那么这时候呢他们根据病理再根据临床再加上他的治疗的过程,所以呢这时候西方国家呢也就是正式的认为呢对是我们有这样的一个疾病,你看现在就是生活的这个环境的变化,饮食生活环境的变化,年轻人这个得肠炎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这个药不能离身,就老是拉肚子呀,就出现各种问题,甚至还有那种叫什么?

好像有一个叫溃疡性的什么肠炎,溃疡性结肠炎,其实溃疡性结肠炎和克隆氏病呢他们是一家里头的俩兄弟,其实我们统称呢都叫做炎性肠病,就是这种免疫导致的这种肠道的炎症。但是由于他们就是累积的部位不一样,所以就把他们分成了两个兄弟,这个我得来问问了哈,这个病大家有听说过的吗?

我是隔壁的病房也不是我的一个同事,怎么发现他这得病呢?就是我们开会的时候给他开会领导讲话,他一会儿就去厕所了,很痛苦的捂着要去厕所了,十分钟左右就能回来,没坐两三分钟不行,我还得又走了就排不进回来,做了以后又不行,又很急,但是去厕所仍然是这样,恶性循环,很受折磨,这个溃疡性结肠炎呢它主要呢累积到大肠直肠,所以呢他就老想去大便,就说的叫里脊厚重,这个疾病呢它叫终身复发性疾病,可能稍微吃的不好啦,或者怎么情况下呢它又会反复过来,对,有人精神上都会使它复发。其实对于这样的一个疾病有一个认知研究,这样的过程跟您有一段渊源。对于我来说呢,其实那个时候我们还很年轻,就是跟着潘老师出个门诊,抄抄方子,那么就看到了这些病人,所以就对这个病呢也是知道一些,那么后来我到美国的时候呢就发现诶美国这个疾病很多,而且他们有很多的科普,后来回国以后呢,潘老师看我对炎症性肠病很有兴趣,就把它就是这么多年来积累了有一个60例的一个炎症性肠病的这个病例,因为都都手抄的那个号,完了他就说说的那这个你你可以继续的把这个病例把它攒起来,把它研究下去,那么在90年代的时候吧也做了一个流行病学的调查,那个时候北方大概呢就有3/10万点几,其实还是少见病,但是南方呢因为它的这个发展大概就有10,4.6/10万,就比我们北方还是多,所以通过计算嘛,就说大概我们的这个疾病的增长率在15%到24之间,那那很高了,所以呢预测可能再过十年、20年他可能就成为了我们的一个常见病,这样的疾病是不是跟整个的就是国民比如说生活的水平的变化,饮食结构的变化,包括生活的节律的变化都会有关系,对,其实最大的变化可能就是我们的这个饮食结构的西方化吧,净吃那个生冷的,油炸的,对刺激的可能是很重要的一一个方面,所以我妈天天给我打电话,重复一句话,叫多喝开水,多休息,少吃生冷硬东西,对,这个很对,因为我们这个肠炎就时间长了,就是如果是不积极的治疗的话,到了十年以后,他的这个患这个肠结肠癌的风险就大大提高了,对,到了20年以后呢可以增加到5~10倍。那我们现在对这个病的治疗呢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吗?

可能在十多年前其实我们只有像激素,免疫制剂,大概有一半或者起码1/3的病人可能是没效的,或者就是反反复复的,但是现在呢其实我们除了这个激素和免疫制剂以外呢,我们也有这种生物制剂了,就是针对某一个炎症的因子完了就抑制它这个发病的炎症因子。所以呢总体来说呢可能这种手术率还有结肠的切除率呢会明显的下降的,所以其实真的是要感谢我们的医生哈,一个让大家关注到这个问题,一个是有更好的方法去治疗这个问题,真的我觉得特别了不起。还有一点就是咱们大家伙儿一会儿加个群加入到协和医院消化内科,听说你们那儿有一个患者,是吗?对,我们主要是因为炎症性肠病的这些病人呢其实他们的周期很长,而且有一半儿都是外地的,所以这种情况下呢,其实我们就当时呢就建立一个协你同行,因为是个慢性疾病嘛,所以就建了一个就是群在这个群里头呢,如果有什么问题,患者之间他们也可以进行沟通。完了呢他们有什么问题呢?我们的医生也会帮助解答,都是我们年轻的医生,他们是排班的,来帮助大家回答问题,而且呢我们会根据这个病的病人的问题呢推出一些小的科普在群里头,那么同时呢年轻的医生嘛还有研究生什么的,其实他也是一个学习,所以老百姓经常会说什么协和医院什么疑难杂症的最后一站,就是协和百年的这个口碑,包括我们讲的张教授他们这些前辈就把患者放在心中,是实实在在的这么去做。

刚才我看到桌子上面有两张表格,我相信你们肯定都猜不到这两张表格上写的是什么。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刚才我看到桌子上面有两张表格,我相信你们肯定都猜不到这两张表格上写的是什么,这个内容特别有趣,刚才我看了一眼,好像还要给自己打个分儿,对,这两张是那个焦虑和抑郁的自评量表,但是你会觉得奇怪,说你们消化内科还管人家神经的事儿,对,这个也是要非常感谢我们医院的多学科的协作,让我们慢慢的感悟到这个病人得的病,他背后有很多的问题,这样就慢慢的我们看病的模式呢就发生了改变,我拿一张我看看,那张是焦虑的视频焦虑,我特别焦虑,这张是抑郁,抑郁这俩我应该都有。

对,所以呢接下来就讲到这个表了,原来有些人消化不好是跟情绪有关系,有人为不工作,可是做进一步的检查呢并没有发现有问题,就是这样的话对我们来讲真是提出了新的挑战,消化科的医生最多用的工具是内镜,可是现在碰到一个病人因为失恋,因为家庭婚姻的问题,或者是因为职场的问题,或者是因为突发的事件的问题,带来的心理的障碍,而引发了这么多的病,所以我们魏晋教授有一句话说消化道是情绪的情语,我吃饭后餐后噎,然后呢我就到医院,医生说要做个胃镜一查,他说你的胃什么问题都没有,后来我说那我这个感觉从哪儿来呀,他就说的你这好像应该是神经性的,他就问了好多我的这个工作生活情况,最后他说劳累过度,压力过大,像你这种老加班熬夜什么的就容易出现这问题,所以我觉得很神奇,我说胃吧本来是应该肠胃应该是和消化和吃东西喝东西有关系,没想到他和脑子还有神经系统,对神经系统。

90年代我们就去请教我们神经内科的教授,他就给我们拿了这两份自评的量表,当时我们也看了,也做了,但是要实践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我们看不透嘛,怎么办呢?必须学习嘛,你只有学习了你才有可能去帮我们的病人嘛,这点很重要,你别把让病人来了,病人是带着期望来的,他是信任来的,结果他失望而去,那是很愧疚的一件事情。这样呢我们就开始呢就请专家来开办就是那种精神心理的知识讲座,一个月、半岁一个班,结果呢这孩子听的人还大家都很高兴,很听了,因为对我们来讲都是很新的东西,然后呢从2001年开始我们就开始了功能性胃肠病与心理障碍的学习班,这个学习班呢其实是属于国家继续教育节目的,就每年都开,这样的话呢就是消化的一生和精神心理的医生坐在一起,当时我们非常荣幸有六院的精神研究所的有安定的,然后我们消化科的医生我们一起对话,怎么去学习?所以现在其实我们很多消化的医生就由于学习了这些以后,就从胃肠神经互动的这个角度,这个视觉来看,从三个层次从心理层次,从心理消化生理的层次做认知行为治疗,还有能够恰当的用抗焦虑抑郁的药物,这三个方面要比很多年以前向前跨了一,所以现在几乎每个病人来了以后都会问他情绪怎么样,都要,这是必然要问的,这个病人不太有把握旁边那个房间的就是心理门诊的大夫马上就转给他,就他就不要再去挂号排队不需要了,是的,现在很多医院都有这样的方式,非常好,我们不仅是希望我们自己能做好,更多的是我们所有的医院都能做好,不仅中国做好,我们还要跟国际接轨,这点很重要,您刚才讲张老先生把这个病人放在心里,说他对这个就这个学问这个学科本身特别感兴趣,您跟我们讲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了,你的眼神里面全都是这样的,闪烁着光芒,谢谢,谢谢医生,我们掌声送。下边,我们说另外一件事儿,我看桌子上有一个大家伙,这这么粗的管子这个都认识吧?

认识所未尽的,但是这这个是哪个年代的,谁能知道?应该是90年代左右,90年代左右90年代的,那现在呢你们认为胃镜已经发展成什么样了?很细了,更细更软,就在里边儿看的那个清晰度更高三维的,还有什么还可以做手术,是不是,这些的发展都是我们医学家在后边不断不断的推动的,那下边我们就请我们的杨主任给大家介绍一下。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

那下边我们就请我们的杨主任给大家介绍一下。那么提到消化内镜呢我们不得不要提到我们的老师,就是我们陈敏章教授,他在上个世纪70年代,那时候呢把这个纤维内镜从日本引到中国的时候呢,以前是一个应试的内镜,后面才真正有纤维内镜进来,我们还要提提到一个日本的友人叫藤田教授,他呢特别热心与这种内镜的这种学术的交流等等这些,那么当时这个镜子进到中国的时候大家都没用过,那么要邀请他来来讲学。那当时因为还没有完全开放嘛,陈教授呢为了把他请进来,要骑着自行车,你知道中国很多这种行政部门要去跑,要跑这个批文,为了让很多人都知道有这个事儿,这个镜子怎么起的作用,怎么做,他来办了一个学习班,专门为打针,全国各地就是很多性做很多联系,前期做了很多工作,他是给全国各地的消化内科的医生同行,对很多医院的这种学科带头人都在陈老师带着这种学习班底下来学习,这就是陈教授引进的那个对对当时呢拿镜子是这么看的,眼睛从这里看,然后从这里进到那个食管,胃来看这个里头的粘膜有没有病变。那么从陈老师这个纤维内镜引进中国之前呢,其实我们还有一个硬镜的这个阶段,那我们来看看我们准备这个宝贝要打开了,这个呢其实是60年代五六十年十年代用的这种硬的镜子,我们可以看到那完全是硬的,这个主要是下消化道用的,那这是乙状镜比较长,那这个是直肠肛门镜,直肠镜这样它从距离短的到距离长的要用各种各样不同的这种长度的镜子来看,那这个呢球囊是干什么呢?它会通过这个打一定的气体让这个枪里头撑开来,让我们能看得见,这还有俩灯泡,这灯泡是干什么的?它因为要往里头看,它要能有灯亮,有亮亮光嘛,这个灯泡就是观察的光源。

对,对对,我真是不能想象,就是从60年到现在医学科技的发展,如果要是这个说来,咱做个胃镜,有几个敢做的,我做过一回喷的喉咙喷的麻药,喷完麻药,过一会儿起作用了,就觉得喉咙肿了,感觉像肿就很难受,然后擦这个胃镜管的时候进去我自己就抵触,他就往外呕,然后眼泪不是哭,眼泪哗哗的就淌,对不停地往下淌,我也做过90年代初的时候做过一次,但是我觉得应该不是这个硬的,这个应该应该不是更进步一点儿的,它有一个卡子,然后从那个管儿从这个孔里边儿把那个下管儿,然后呢我也是就是一个是藕,一个是那眼泪不由自主的哗哗的流,呦,但是我第二次做胃镜,14年的时候做就没有这么明,就是这么强烈的什么流眼泪,我觉得是这个设备或者说这个东西进步了,就是咱们来看看,应视内镜这个能想起什么呢?我想起一个武术表演的《吞剑》,这剑就这么吓人呀,那医生是不是也挺就是操作起来也挺困难的,是吗?对,像那种这么这个镜子其实是医生也是很难把它放进去的,因为我原来也不知道,但是有的时候有的病人就挺不配合的,挺不好处理的,我们第一代的这个消化科的主任是陆新华教授,他呢也是跟着陈敏章教授做内镜的,所以当时呢因为我们都做不进去嘛,完了陆老师呢就就用手在这个拐弯儿过不去的时候都是他们老一代的都是拿手垫着完了呢,这样把这个镜子送进去哇,呀,您说的这个我真是觉得挺了不起的,因为你想他这个吞咽的这个叫叫这是个生理反应,你把手往那儿一放,它自然就有一个吞,它就会咬你,对,陆老师每次都说不要咬我呀,不要咬我呀,完了呢,但是呢还是当然病人不会诚心的,但是他下意识的对,然后再到了第二代,这就是陈教授引进的内镜,这个就是纤维镜,这是72年的时候,这是国国外引进来最早的内镜,所以这也是宝贝,那到后面呢这个叫电子内镜,电子内镜呢它的图像呢都不是这么看的,他都直接传到屏幕上,然后呢我们医生在做镜子时候是看着屏幕来诊断,不需要再这么看了,现在的电子内径的管子是不是比这个也细了吧?

对呀,因为当时纤维镜的时候确实比较粗,而且相对来说柔韧度没那么好,那我们可以看左边这张图呢是当时的纤维内镜的一个图片,它相对来说呢是比较模糊一点,当然比较一些明显比较大了,病了基本上还是能看出来,但是一些比较细微的一些病变可能比较困难,那我们再来看看,中间这张图片呢其实是叫电子内镜,我们基本上就能看到在胃的这种粘膜表面上确实有一些粗糙,有些凹凸不平不光滑了,在更右边这边呢是在电子内镜的基础上有个电子染色,那这个这个图片呢就让我们看到这个不光有凹凸不平了这个线管的开口啦,形态啦,那有明显的不一样,线管明显的这种增出这种呢,那我们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一个早期癌,所以它这个图像呢这种分辨率发展其实是对我们这些病变早期的病变诊断是提供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技术手段,那当然功能也在改变,我们原来可能只是看一看,那后面再能取活检,能搞清楚这个病理,到现在呢我们能通过这个活检孔道进去,然后做很带很多这种手术器械去进行手术。那我们现在有很多很多的这种内镜下的手术,我们叫微微创的手术,就是把病治好了,这个器官还在,这是我们内镜最重要的,微微创比微创还还微对,对,消化管道了,这个疾病呢除了我们可以诊断呢,我们可以有很多手术之外呢,这地方可能跟大家也要要聊聊,聊聊这个这个癌症这个早癌的问题。那么先说结肠癌,结肠癌最近几年呢,其实中国人的这个结肠癌的发生发病率确实在在上升,那么每年的这种新发生的这种结肠癌大概在30万~40万左右,就中国人那么结肠癌怎么来了?结肠癌是先有息肉,这个息肉长长长成结肠癌,我们结肠常见发现息肉,我们把它切掉了,那么就阻断这个病的发展成结肠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作用。

第二个呢,胃癌跟食管癌年新发病例大概在100万左右,这么多病人做胃镜呢能同时把食管跟胃能看清楚了,尤其发现一些早期的问题,我们就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对,那我们所谓叫战略关口前移,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你看现在有了这个消化内镜之后,其实很多疾病就会在早期甚至更早期被发现、被关注到,那其实你比如说可能像家里,如果老人家七八十岁老人家他们就没有享受到这种是变化,我祖父就是食管癌死的1962年,因为他是贫困地区,苏北江苏淮安,贫困地区人得食管癌,我感觉是不是比较多?因为可能热量低,就喜欢吃烫的东西,然后当时也没有办法检查,没办法,最后到晚期的时候就是堵堵死了,堵吃不了东西饿死了,我的姥爷也是就是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胃癌的很晚期了,然后因为那个时候检查确实也非常困难,他的配合度就非常低,然后最后他自己就是放弃治疗,跟我们嘉宾那个一样就无法进食。但是我们家另外一位亲人他就是很早的就做了肠镜,他就直接把息肉切除掉了,那现在他就恢复的非常好,只要定期再复查就可以了。那我们目前呢我们早期癌我们从原来的不到10%,现在我们基本上在30%~40%的诊断能力,这样呢其实也确实早期发现很多病人,那么早期就治疗很多病人早期治疗,就说我们能微信下能把这个病变把它剥下来,那也就说有病的地方拨下来,整个胃的结构还存在功能还存在,病人的这种这人的这种生活质量不受影响,所以这个很重要。其实我们今天跟三位教授一起来聊到了我们这个医院的消化内科,其实我觉得故事真的还有很多很多,无论是感人的故事,无论是给患者带来希望,这样温暖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那我们三代这个主任,其实我特别想问一个问题,就是这样的一段人生经历哈,在协和科主任您的感受会是什么呢?我的感受是非常荣幸经历了这个历史的过程,也见证了前后的发展,今年是张老主人离世以后34年,他离开了,我们很痛心,但是他的精神永远在我们心里。那么很欣慰的是我看到了消化内科前辈后来的都是前赴后继,不负众望,不负重托,目标是希望我们能够服务好病人,我们是服务员的,知道吗?

那么还有一点呢,我觉得大家都在这个过程里头努力的培养自己成为有医德的一个医生,我觉得这点很重要。蛮多年前动力中心的有一位大夫,那不小心腿骨折了,星期天他到医院里来,他还把他背到楼上六楼,然后他就出报告,这个是没有人要求他这么做的,但是他想到病人要来看病,要看这个结果这个东西使我也很感动,还有一个病房的主治医生,有一次我看见他拿着竹叶的瓶子,我说怎么了?

他说没发烧,有点有些发烧,我输完液我就去查房,其实这样的例子非常多,对,所以我觉得我也非常感动,我们有这么好的同事,有这么好的医生,谢谢您。我觉得其实按照柯大夫的讲述,我们消化内科的历史其实就是由这样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串结而成,对钱庄有什么故事跟我们分享,我想呢就是从98年建科到我18年卸任,那么我也是我觉得我特别有幸吧能够在这个段时间里头呢其实我是一个传承者,这么多年其实我也能体会到呢就是其实我们医生只要能够这个对病人好,其实病人呢他是会体会到的,我们为什么这么想这么说?那么最主要呢也是源于我们的老主任张耀谦教授,其实在1986年的时候呢,张主任呢已经诊断成肺癌了,当时呢呼吸科有一个病人希望他去看,但是呢大家都觉得张主任年是已经这么高了,而且已经有了重病,但是呢张主任听了以后呢,他还是决定了要去看这个病人,从门诊到病房呢说起来对于我们年轻来说一点都不远,大概也就500m有四十多个台阶,那么那个时候呢不像现在就是那么多电梯大家都能坐,其实那时候的这个电梯呢都是只是为了转运病人的。那么张主任呢其实他就非常以身作则,大家也都说你可以坐电梯,但是他仍然呢是坚持着爬了42阶台阶,那么对于这样一个高龄老人其实很是很不容易的,当他到了呼吸科病房的时候呢,其实大家都非常的惊讶,为了看这个病人用了一个多小时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应该说呢这个病例呢也是张主任在他有生之年的最后一个病例。所以呢我觉得在我们科里头呢其实大家呢也都传承了这样一种温暖的这样的一个传统,就是我们一定要去看病人,所以我自己是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那么到明年我就在协和工作了40年,所以呢我呢就是我觉得能在协和消化,能聆听这些老一辈的这些教诲,能够把这个协和特别是我们张主任的这些临床的思维传承下去,那我自己呢也是非常的光荣和高兴,谢谢,谢谢您的分享。

我40年科科主任是我更早了,更早,我是七八年的研究生,考上的研究生到现在到现在呀,接下来压力就很大了,对,传给杨主任了,这棒要接好要怎么做?杨主任,您请发表获奖感言,我们还是想说我们张老师提到一个一句话,就说病人把这个生命交给交给你了,你能不有压力吗,这就是我们最最最大的压力。那么也就是张老师给我们提到我们对病人我们都要如林深渊如履薄冰,那这句话呢其实是作为我们消化科的科训,一直在我们每个医生这心里一直都存留着,我也很幸运,那么能作为协和医院的这种消化科的主任,那么这一个学科带头人,那这个压力是非常大的,因为不光要传承还得发展,尤其现代科学的发展这么快,我们要把各种各样的新的技术我们要鞋来了,我们还要有创新,对我们下一个100年,那我们怎么能做呢?让病人获得更多,获益更多,这就也是我们协和应该做的事儿,谢谢,谢谢您,谢谢您的分享,就是在这过去的100年当中,协和人用他们的努力、坚守、创新、探索为整个民族国家、为中国人的健康生命做出了那么多重要的贡献,就像我们做这个节目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节目,有那么多的前辈,大家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但这100年当中,协和人就在中国人的身边,为每一个中国人的健康做出他们的贡献,我想让我们再次用掌声和敬意向协和百年诞辰送上我们的祝福,谢谢。看完电视看直播,有问题直接问专家,也希望您下载央视频客户端收看《健康之路》在央视您的直播,让我们再次感谢各位的到来,谢谢您收看,再见,谢谢谢谢。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