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9月15日健康之路百年协和·解锁内分泌 健康之路20210915文字实录

2021-09-29 17:11    来源:
X

CCTV10官网直播 

20210915健康之路直播回放

《健康之路》20210915百年协和·解锁内分泌

百年风雨兼程,世纪沧桑巨变,百年协和薪火相传健康之路系列节目,敬请关注。我是谁。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这里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今天我们的节目依然是我们百年协和这个系列当中的一期,那今天我们要在现场为大家来介绍呢,就是我们协和医院的一个非常有特色的科室,它管什么病呢?这还是个秘密咱们来猜猜看,这些看糖尿病、甲亢、垂体瘤、骨质疏松、身材矮小,继发性高血压、肥胖,他们都归哪些科室管呢?咱们先来解答一下,各抒己见,糖尿病、甲亢、内分泌科,我觉得那个骨质疏松肯定是骨科啦,那肯定高血压跟糖尿病也不是一回事儿,哪科能看这么全呀,对吧?对,应该就是抽血那屋,根据我们现场搜集到的答案,这归六个客管,我告诉大家,在大屏幕上出现的这些各个方面的问题,其实呢在我们协和医院都归一个科室管,这一个科室呢在近百年的历史上既开创了中国的这个学科,也一直引领着这个学科的发展,被称之为是这个学科领域的领头羊,涌现出很多很多的名医大家和前辈的学者。

那接下来让我们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北京协和医院在建院初期就已经占到中国医学之巅,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累累硕果,其中在内分泌领域的成就可谓举世瞩目,最杰出的成果之一为1942年刘世豪、朱献于science发表的文章提出肾性骨营养不良疾病命名被国际上广为接受并沿用至今。这是第一个由中国人命名的疾病。迟志胜教授在1978年第一次提出的中国人的糖尿病的诊断标准,这个标准后来跟美国糖尿病学会和who迄今提出的标准是完全一致。石一凡教授在垂体瘤的临床和基础研究作出重要贡献,于1996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是内分泌界的第一位院士。协和内分泌百年传承,群星璀璨,一代又一代医学大家攻克一个个疑难疾病,获得无数殊荣,铸就今日中国内分泌的辉煌。

那接下来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来到今天节目现场呢,我们北京协和医院的内分泌科的团队,欢迎我们的三位专家登场,欢迎欢迎各位,有请咱们再次来掌声欢迎三位专家。好,那首先让我们有请三位专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好吗?谢谢,大家好,主持人好,我是来自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夏维波,欢迎夏医生好,主持人好,我是来自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的朱慧娟大夫,欢迎您朱大夫,欢迎您,大家好,我是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的李玉秀大夫,欢迎李医生,刚才我们说到了说那么多的病,最后说都归到您这儿了,给我们的感觉好像这个内分泌管的事儿那么多呀,是,确实,内分泌系统在人体中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系统,他从头开始垂体之后呢逐渐向下面有甲状腺、胰腺、肾上腺、性腺通过分泌各种激素来调节全身的机体的平衡,由于各种激素的分泌异常,就带来了相关的疾病,比如说垂体生长激素的分泌异常可能引起垂体疾病,胰腺胰岛素的分泌异常会引起糖尿病等等。那么内分泌这个专业在我们国家的发展也是非常有意思的,随着1921年北京协和医院成立之初就有了内分泌学科发展的萌芽,到了1958年,北京协和医院的刘世豪教授创建了中国的第一个内分泌科,它是一个基础和临床相结合的一个内分泌科。那么刘超教授呢创建了内分泌科以后,那么内分泌科呢不断的发展,由于内分泌系统他管全身不同的腺体,它的疾病呢实际上也是纷繁复杂的,所以在上世纪70年代末由我们当时的石一凡教授也是时任内分泌科的主任,他积极倡导就分了不同的专业组,因此呢协和医院的内分泌科是一个亚专业,设立非常全面的内分泌科,所以在我们协和的内分泌科有很多的故事,有很多的传承,还有很多的宝贝,这些宝贝记录了他100年的历史,所以我们先来说说第一件宝贝吧,我看那盒子里边儿感觉很神秘呀,好,来打开。一饭盒,饭盒大家非常熟悉的饭盒,那我们再看看里边,呦要猜着了,看见我就疼扎的针,那其实这个是我们第一个在中国使用胰岛素注射的时候就是用了这样的一个注射器,那同时我们也看一下那时候的针头,这是不就是我们小时候打屁股针,我对这特有意思,我小时候老打这针,您现在用的有多大个儿?

我用的那个好多了,我是两千年以后得病的,我那个时候用胰岛素,我是一型糖尿病患者,然后呢那个一上来就必须打胰岛素,我的那个胰岛素就已经进步成这样了,是一支笔的针头,针头然后我的这个针头就已经变得这么小了,而且这个针打的时候就不疼了,就不像那个针那么恐怖了,大家要知道,这可是中国的第一例的胰岛素注射使用的注射的器具,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医学史上的进步,是,这个在医学史上是划时代的。大家知道,1921年是一个非常不平凡的一年,伟大的中国共产党1921年成立,与党同龄的北京协和医院也是在1921年9月16日正式开张,同时期在西方在加拿大多伦多医学院的拜廷和贝斯特两位学者首次从狗的胰腺中间提取出来了胰岛素,并且在第二年就把这种胰岛素用在了一个14岁的一型糖尿病的小男孩的身上,由于胰岛素的第一次使用,让这个小男孩起死回生,所以胰岛素的使用呢是划时代的。那这个我们中国的这这个第一针的背后是什么故事呢?就发生在协和吧,当时是1923年,当时协和内科的麦克林主任,他被加拿大的多伦多胰岛素委员会指定为中国区的负责人,所以在1923年的7月,协和医院的内分泌科第一次使用胰岛素在患者身上,那这份病例号为5524的病例的首页上就清晰的记载着,这是协和医院第一例使用胰岛素的糖尿病患者,我想这也是中国伊利使用胰岛素的患者,和当时加拿大包括美国使用胰岛素的时间几乎是一致的,这个患者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患者的病历上记载的大概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商人,他已经得了糖尿病很多年,所以他来住院是因为他有了感染,就是我们现在理解的糖尿病足,然后伴有一个严重的一个感染,同时他的血糖特别高,所以当时控制感染的能力也是差的,所以呢他打了胰岛素之后把他的血糖控制住了,当时从30毫摩尔左右的血糖给他降到了接近正常,就是十几毫摩尔的血糖,然后这样就是给他赢得了两次手术的机会,就切除了他这个感染的这样一个位置,清创感染,然后他感染痊愈了,然后出院,这个病人大概在协和医院住了七十多天,大家有一种感受,就说好像糖尿病叫富贵病,就这些年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人越来越多,但那个年代中国的这个糖尿病患者数量多吗?

跟现在比,当然糖尿病的患病率那还是明显低,因为那时候生活条件不好,那时候不仅是老百姓对糖尿病不怎么认识,就是很多医院的医生对糖尿病也不是那么很了解,但是在北京协和医院1926年开设了代谢病房,当时协和医院的医学大家张孝谦教授那时候是做住院医生的,我们的代谢病房一开,张教授就在代谢病房里管病人,现在协和医院的病案科里面还存在着张教授当时管了一个糖尿病病人的病例之后呢,协和医院呢陆续了就收治了很多的糖尿病患者。到1937年王世贤教授他呢在1937年总结了在北京协和医院救治的405例的糖尿病人,那也是在当时在国内的最大规模的糖尿病的临床总结,我听到这些前辈大家的故事真的让人觉得肃然起事和那样的一个年代,其实它不仅仅说是用一种新的方法去治疗一一种疾病,他们已经开始有极具前瞻性的开始去关注这类的疾病和这个民族和这个国民之间的关系,并且开始了初步的学科的建立,是,是,再接着下来呢刘世豪教授为了更好地研究人群的糖尿病的特点,特别是中国人群的糖尿病特点,1964年就开始组织开展了首钢糖尿病调查研究的工作,那这项工作也是开创了我们国家在糖尿病领域的流行病学的研究,当时的迟志胜教授、潘孝仁教授和孙美丽教授都参加了这项非常重要的工作。那随后潘孝仁教授所开展的非常著名的中国大庆的糖尿病研究和首钢的研究也是一脉相承。那随后在1978年的时候也是基于这些流行病研究的资料的总结,迟志兴教授发表了关于中国人群糖尿病的我们正常人的空腹血糖的介质是6.9毫摩尔每升我们也把这个标准称之为兰州会议标准,因为是在兰州会议上宣告的这样的一个标准,那这个正常值的标准和随后的美国糖尿病学会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所颁布的标准基本是一致的,其实这个相当于来说能够把我们中国人整体的糖尿病的研究,就是那个时代应该来说是跟全世界是齐头并进的,我就特别好奇,那最早医生怎么跟这个患者说您回家拿这个自己扎这个下不去手,所以最早的糖尿病教育应该来说是从内分泌领域尤其是糖尿病领域来起步的,那现在我们的一些老病人他还是在迟教授那个时候就开始在我们医院就诊,所以他每次来讲到迟教授的时候,他就会说那个时候你想医院的条件也很小嘛,没有这么好的条件。然后迟教授就出一报纸领着他们几个都是这种一型糖尿病的小孩儿,就坐在走廊的那个地板上,就教他们怎么打针,怎么样去掌握糖尿病的饮食控制,怎么样去运动,就开始坐在走廊上教他们走廊里的小教室,对,这样一步一步,对,所以这些孩子,那他未来其实现在最长的已经是70岁已经退休了,所以他每次来都会讲到这边,真的他都觉得特别激动,每次然后他也回忆起来,他当时他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因为单位知道他有糖尿病,所以呢就不肯接受他,然后迟教授就骑着自行车陪他去单位跟单位领导说,你放心用这个学生我来保证他糖尿病的健康,所以那个时候的老先生其实对糖尿病的教育,包括对糖尿病患者的这份关爱和理解还是特别让人尊重的,所以其实迟教授他们那一代人要做的事情面临的压力很多,就包括这种认知,他们其实不仅仅是说对病人的一个教育,包括对公众的这种教育,其实对从政府的这种角度去倡导,让糖尿病患者能够有一个公平的这种劳动学习的一个权利,他们也是倾注了特别多的心血,也做了特别多的努力,然后也包括后续的像我的老师王恒教授,他做了很多像糖尿病患者的夏令营,就是领着这些小孩子来教育他们怎么样去打针,就像家里自己的奶奶一样,对对对对,也包括向红丁教授,不仅仅是对这些小孩儿的教育,其实对成人的糖尿病教育也做了特别多的事情,那我想这些呢可能都是我们一生的一个共同的愿望吧,就是能够去让患者非常健康的生活。康阿姨,您在治疗过程当中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刚一得病初期没几个月,向洪金教授在民族文化宫有一个讲座,我去听了,然后呢我记得向教授有一个特别那个对我特别有影响指导意义的影响您的那那一生的一句话,那句话,他那一句话就说的是糖尿病患者什么都不敢吃,把自己饿的面黄肌瘦是极大的错误,他说原则上理论上糖尿病患者什么都可以吃,但是呢就是要掌握一个原则,就是血糖要平稳,还有一个就是引入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饮食的交换份儿,糖尿病的管理有一个说法叫五驾马车,也是从向红丁教授这里听说的,你看我们这个教育做的,这个你如果真的说应该123,45,67做多少都不如你这四个字儿,一下子大家就记住了,今天的这个百宝箱里头还有我们在收拾我们科老东西的时候发现的,这是当年这个小册子就是向大夫写的一本书叫《三五防糖法》,这本小书很小,但其实对糖尿病患者起到的作用其实很大的,而且就是五驾马车应该是他总结出来的,我我能看看吗?能,谢谢2012年出版的,对,我看了前沿里边这个向教授说现在这个病来势汹汹,2010年的时候已经超过9000万了,现在已经超过一个亿了。对,所以你看他这件事情就不是某一个患者的事情,它其实影响到整个国民的整体的生命健康安全了,其实我觉得教的不仅仅是这些糖尿病患者,其实也包括我们这些学生,其实包括我们科的很多的医生在这个学习里边其实都受到了很大的收益,其实我们也学会了怎么样去当一个大夫,怎么样去传递我这些正确的这些教育的理念,其实我们也都一样的去受益匪浅,这个真的太重要了。刚才我们在讲这个短片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到一个细节,就短片当中说这个协和医院的这个内分泌科不得了,他有一件事情是以中国人第一次命名的一个疾病,是个什么病?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

本栏目由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独家冠名播出,短片当中说这个协和医院的这个内分泌科不得了,他有一件事情是以中国人第一次命名的一个疾病是个什么病,这个疾病呢是一个代谢性的骨病的一种。北京协和医院从建立之初就开始对骨软化症做研究,其中包括有刘朝教授、朱宪怡教授,还有王淑贤教授、周寿凯教授等等,在他们的研究中,后来发现呢在武力肾功能不全的病人做钙磷代谢,做骨骼表现的研究,发现他们有与众不同的表现,并且治疗以后也有不一样的反应。因此刘朝教授和朱宪义教授就认为这应该是一个独立的疾病,所以他们在1942年将他们的研究成果发表在著名的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杂志上,在这个杂志上第一次命名了这个疾病叫肾性骨营养不良,这个疾病的提出后来广为国际学术所采用,一直沿用至今。

我们听到背后的故事,再来看这两位先生真的肃然起,现在大家听说周围身边有得这个叫什么软骨病了,这个真的很少了,老老听说那什么就特别容易骨折,那个是两个病,是吧,叫骨质疏松,骨质疏松,那个大姐,您说说这俩是一回事儿吗?我觉得那第一个我没有听说过,我只是感觉到这个骨质疏松,这个我认识比较那个深切一些,为什么呢?因为我经历的特别多,我以前年轻的时候,不怎么骨折,到更年期以后,就屡屡的老骨折,这一年呢恨不得就有一两次,呦,你看就不小心拿东西脚踢到桌子,腿上了,脚指头就骨折了,还有一次呢,就踩在那个马路牙子上了,不小心一崴,你看人一摔嘛,就1V地,两个手一个脚,三支都骨折了,到现在里面都含有钢钉呢,包括挤地铁,特别不可理解的就是北京地铁特别挤呀,挤地铁的时候喊着口号往里挤,上下班的时候,我就有一次不小心楞让人家把我的肋骨给挤骨折,呦呦呦呦呦,所以呢到医院去看病呢,他们就讲你是骨质疏松,所以呢就经常说你这个要坚持吃钙片,我就即便是这个样子的话呢,就是现在也经常这样,呦,这个听起来真是太吓人了,这好像跟您一握手一使劲儿,您这儿太吓人了,但是我们中国人对这个疾病的认知研究到治疗其实是经历过一个很长的一个过程的,随着这种社会经济的发展,这个人类的疾病谱是会发生变化的,包括我们的骨骼疾病也是一样的,人口老龄化以后,跟老龄相关的增龄相关的疾病就多了,其中《骨质疏松症》就是随着年龄越大越容易得的一个疾病,但是刚才我打断了一下,刚才我们跟连续我们那儿聊,都说骨质疏松,这不是骨科的事儿吗?对呀,今儿咱们请了是协和的内分泌,这是什么关系?你先给解释一下,这个还真得好好解释一下,大家以为骨质疏松症嘛,一听有骨头就是骨科的事,对,但是你想想人为什么要得骨质疏松症?它跟我们内分泌有关系,刚刚这位大姐说了,它是绝经以后开始出现的骨折,因为呢绝经导致了雌激素的降低,这种体内的激素紊乱,骨吸收增加,所以呢骨骼就流失了,就容易出现骨质松针,明白这就是为什么内分泌要管骨质松针,明白了,明白了,骨科解决的是那个现象,就是当骨质松正出现了严重后果,骨折了需要我们的骨科去处理,但是之前怎么防止让病人不骨折,这是我们要干的事儿,就是我们是从根儿上治,我们继续来说说哈,是,北京协和医院在上世纪90年代就在国内首先引进了一个测量骨密度的仪器,我们把它叫双能x线骨密度仪,也首先提出了中国人的骨质松正的诊断标准。

我们科的孟训武教授跟协和医院妇产科的徐林教授、林守清教授以及我们科室的周学英教授等等大家一起了开展了骨质松正的研究,并且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同时呢由孟教授呢也开展了很多的关于骨质松症的药物研究,也在国际上第一次提出了使用一种我们叫ph甲状旁腺激素间断的低剂量的注射,让骨密度增加的这样的一个作用原理。那么他通过动物实验呢得到了证实,同时呢孟教授呢也跟全国的同仁一起倡议成立了中华医学会的骨质疏松和骨矿岩疾病峰会这样一个专业的学术组织,有了专业的学术组织来,就有更多的专家能够共同来进行研究,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就著名的台词说我们已经集体补过钙了,甚至于我们还做了好多节目,说什么样的人需要补钙,怎么补钙,但是它的前提是大家居然都接受了一个需要补钙的这个概念,这件事情是协和医院的前辈们做的,是至少大家对于需要补钙的概念,不能说是由协和医院来这样的一个前辈怎么做的。但是我相信全社会对骨质松镇的认识的提高是由协和医院的很多专家的努力的结果,当然我们说补钙对于骨质松症的防治也是其中的一环,其实所有的这些贡献也好,发现也好,研究也好,他其实也体现了孟大夫是一个非常细致、非常敏锐的人。说起孟大夫这个我们都知道孟大夫作为一个临床医生是一个非常有耐心和细致的一生,它实际上也代表了我们协和的老一辈的老师的一个基本的素质,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吧,我当时呢我们有一个病人在第一次看病的时候呢,我当时在孟教授的对面,帮他首先呢收集一些病史,看看一些基本的资料,等我看完以后呢觉得就是一个骨质松症的病人,但是没想到他是一个什么原因引起的,或者我想我也想不出来,孟教授就问了我一句说你觉不觉得这个病人脸有点圆,我仔细一看呢,好像是有一点圆,他就让我给这个病人呢查了血的和尿的皮质虫,等到一周以后结果出来了,血尿的皮质虫都是高的,后来发现这个病人不是一个原发的骨质松症,它是一个皮质虫增多症引起的骨质松症,但是如果没有良好的临床功底,没有非常仔细耐心的体格检查,可能就把这个病人漏掉了哇,这个听起来真的让人觉得有点传奇的色彩,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内分泌的疾病很多,就是由于多看这一眼,一个临床线索就出现了,哇,我们把掌声送给教授,其实我们接下来要讲的呢是另外的一个故事,而且他的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在我们的现场,咱们来看看大屏幕,我叫刘刚,今年38岁,是一名空中交通管制员,我是在08年发现自己有直端肥大症。我小学的同学和初中的同学见到我都不敢相认,因为这个疾病造成的我的支手指末端,然后鼻头还有额头的突出,还有一些型号的偏大,这个疾病它最大的危害就是隐藏的非常的深。

首先呢我们特别谢谢刘先生,谢谢您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您方便跟我们说一说是怎么回事儿吗,这个还是真是难以让我忘怀的一个经历吧,这是在2008年的时候也是刚工作,然后呢因为我的父亲他是有糖尿病,我也是陪着我父亲去协和,然后看病就在走廊里碰到了我们协和内分泌的金子梦金教授,然后呢他就一把把他抓住了,说你这个小伙子手里这么多汗,我说,然后把我拉到一边儿问了我一些问题,他说我怀疑你可能得了垂体瘤,然后紧接着我就赶快做了个检查,然后就确诊就是垂里流,就是在走廊里看了一眼,对,就又又是在人群中看了一眼是,确实就是然后就一直就是跟着金子梦教授这儿治疗,这金教授太厉害了,如果大家有一些解剖学的知识,就知道那个垂体是在这个颅脑的最深处的,这怎么能看见透视你你搞明白了吗?就是金教授为什么看你一眼就就搞明白了,后来是因为很多次随着跟那个金松教授去询问嘛,因为确实自我也是有一些感知,就是当时我还是很吃惊的,因为我一开始是飞行员学飞行的,当时体检很多,经查了二百多项,我觉得特别那是身体非常好,当时就没有事儿。然后呢毕业了以后从事空管工作也是我们拿的民航二类体检合格证也查很多,每年都要查,然后就不知道自己会得病,然后但是就是金老问的这几个问题很关键,说你近来这几年是不是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这个颧骨这些是不是有点大,牙齿有没有稀疏,我说都没有观察过,但是确实觉得脸盘子大了,然后呢然后那个手指也是,就是不仔细看感觉不到,就手指比别人粗很多,枝端末节鼻子脚趾头都是大,然后我一开始以为可能是胖了肿了,但是确实就是比对了一下,诶,我这个过去的照片和自己确实变化非常的大,可能在身边的人他就感受不到,觉得呦根本胖了,给减减肥。但实际呢就是可能有有一些高中同学,后来初中同学他见你说呦这个不敢认了,真是这样变化特别大,变化很大。所以当你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在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的医生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一眼是怎么回事儿?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

所以当你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在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的医生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一眼是怎么回事儿?其实刘刚是得的,我们垂体非常典型的一个疾病,我们叫肢端肥大症,它是因为垂体分泌了过多的生长激素,而生长激素在我们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会发挥作用,然后在儿童青少年的时候它会让我们长个儿,然后到了我们成人以后骨头闭合了,如果这时候再有高浓度的生长激素分泌出来,就会让我们的扁骨生长,然后我们的面容就会发生改变,包括我们的软组织的增生,所以病人会有感觉手脚都有变大,然后包括他们会有睡眠打鼾等等这些非常典型的症状。所以像刘刚这样的病人,如果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内分泌科大夫,他会觉得他长得会有一点典型的支大的面容,会建议患者去筛查生长激素和生长因子。

那在过去我们实际上不能测定激素的时候,那时候主要靠这些非常有经验的内分泌医生根据病人的表现间接的判断他可能是哪一种激素的分泌异常,那最后可能有一些病人一直要等到这个肿瘤非常大,然后压迫了视神经,甚至眼睛都已经失明了,才得以诊断,所以激素检测,特别是垂体激素检测的这样的平台的建立,为我们垂体疾病的诊治奠定了非常夯实的基础。那现代的这种检测的科学的方法是怎么样开始进行研究呢?激素的检测对于内分泌来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大概60年代初期在刘朝教授的指导下,陈之洲教授就首先建立了胰岛素的方面测定方法。到了上世纪70年代,协和医院的陆昭玲教授到英国留学回来以后一次带回来了生长激素的提取的重品,同时呢他也学到了生长激素的放射免疫检测方法。在史一凡教授的指导下,他和邓洁英教授一起首先建立了国内的第一个生长激素的放射免疫测定方法,之后我们科室对垂体的各种激素以及其他的激素都建立了不同的检测方法。石一凡教授由于对于垂体激素测定这方面的引领,在1996年徐一凡教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这也是我们国家的第一位的内分泌界的工程院院士,这项开创性的工作对于整个这个学科的推动有什么样的意义呢?这还是一个开创性的工作。今天我们说起来,像刘刚这样的患者,一个血的检测或者一个简单的功能实验,我们就能判断他体内是不是真的某一种激素多了或者是少了,但是在半个世纪以前在中国开创性的建立这样的诊断方法,功能试验还是非常非常困难的。那史大夫用了十多年的时间组建垂体组,建立激素检测平台,然后建立我们中国人的垂体激素的正常值,做了大量的工作,当时所有激素的检测正常值的建立的时候,史大夫都是第一个拿自己作为正常人参与,如果我们是建立儿童青少年正常值时候,他的孩子们也会参与这样的实验,所以在史大夫的带领下,我们内分泌科几乎所有的人,包括自己的孩子都参与了我们很多激素检测的正常值的一个制定,那这些工作实际上未来是协和也是中国垂体疾病诊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石,所以这项工作真的也是在医学领域,在那方面领域的开疆拓土的工作。对对,让我想起了很多那个那个年代的工人的那种口号,真的是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儿孙,就这样的一种一种开拓的精神,它背后的支撑就是就是一个医者的对这个国家民族对患者的这样的一种初心。所以史大夫到70岁的时候还住在协和医院院区内的宿舍,这样我们在临床上遇到什么疑难重症,随时一个电话就能把史大夫从宿舍叫到病房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也是我们这些年轻大夫非常重要的后盾。所以实习生他们这些学人虽然获得了那么高的荣誉,但是我觉得他们所表达出来的对于这个对医学的这样的一种信仰,对人民生命的一种信仰,其实什么样的荣誉对于他们来讲其实都不重要。史大夫一直跟我们说,他不愿意让人教他教授不愿意让人叫他老师,他最愿意听人叫他一声大夫,我们掌声和敬意送给我们可敬的石大夫。

我刚刚在节目一开始说了,我们今天其实三位是代表我们内分泌的很多很多的朋友一起来的,您能跟我们再介绍一下吗?实际上呢我们在其他专业在这过去的几十年中也都取得了很多的丰硕的临床和研究成果,也为全国的很多的内分泌患者提供了很好的医疗服务。比如说也是曾经担任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主任委员的曾振培教授,那么他所领导的多科协作的研究就是内皮素的基础和临床研究。曾经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我们甲状腺专业的白药教授所编写的协和答疑丛书甲亢300个怎么办以及由向红丁教授所编写的糖尿病300个怎么办以及战胜糖尿病这些丛书呢?作为科普著作,也都曾经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那么今年呢?是北京协和医院建院百年,我们的办院理念呢就是要以一切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提供最好的服务,也为中国内分泌事业的发展,为我们国家内分泌疾病的防治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所以我觉得夏医生的话其实代表我们所有人,我们刘刚呢是一个领航员,他可以让飞机在航线上正确的航线上飞行,但是当一个患者他的生命的轨迹偏航的时候,还好我们有协和的医生,有我们中国的医生,能够让我们的生命回到正确的轨道上,让我们再一次把掌声和敬意送给在座各位,谢谢。看完电视看直播,有问题直接问专家,也欢迎您下载央视频客户端收看《健康之路》在央视频的直播,再次感谢各位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