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8月21日健康之路匠心传承生命守护第四期 健康之路20210821文字版

2021-10-02 20:49    来源:
X

CCTV10官网直播 

20210821健康之路直播回放

近些年来,我国相继推出了二胎、三胎的生育政策,但与之相对应的是更多高龄产妇面临着怀孕困难的问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一直致力于帮助人们实现成为父母,拥有健康孩子的梦想,本期节目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他们的故事。

《健康之路》20210821匠心传承生命守护(四)

他们是中国现代医学的开拓者,他们的故事影响着一代代中国医者健康之路。中国医师节特别奉献系列节目,敬请关注。我。《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这里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中国红行动独家冠名播出。各位请看我们大屏幕上现在有一个数字,是1.3,那这个数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呢?这个1.3呢是2020年我国的生育率,一般来讲这个数字要达到2.1才能完成一个世代的更迭,那如果这个数字低于1.5,就会陷入一个叫低生育陷阱,如果再恢复起来就是非常困难的。那所以呢大家也看到我们这些年以来,我们国家呢相继的推出了这个二孩三孩的政策,但与此同时与之相对应的呢就是有很多,比如说高龄的产妇,怀孕的困难等等,所以呢我们今天节目当中要请到的来自于这个医院的这样的一支团队,就一直致力于帮助人们去实现成为父亲,成为母亲,拥有一个健康的孩子这样的一个梦想,那首先让我们用热烈掌声欢迎今天的各位嘉宾出场,欢迎他们,欢迎各位医生,各位好,有请。首先为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来介绍一下我们有请到的几位嘉宾,他们是来自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刘萍主任医师,欢迎刘医生您好,下一位呢是我们李荣主任医师,您好,然后是我们的魏院主任医师。第四位呢是杨蕊副主任医师,欢迎杨医生您好,7月11日是世界人口日,那今年的这个我们国家主题呢叫做生有所护又有所遇,刘医生您怎么理解这八个字?

生有所护,其实就是今天我们这个团队我们的使命,我们是妇产生殖的临床医生,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生育可能没有什么困难,但是呢对于那些不孕不育的夫妇的话呢,他们会在生育的过程当中无论是受孕或者是怀孕期间到分娩会遇到一些问题,所以无论从生殖医生到产科医生,我们是全程的来帮助这些家庭生育儿女,让他们的能够在生育的过程当中全程生殖健康,这是我们的使命职责,也许大家觉得哈试管婴儿是一个通俗的词儿,辅助生殖技术呢实际上是我们的专业专业名词,对对,我们几位呢都参与辅助生殖技术,《辅助生殖技术》在近些年来呢在我国也是发展非常之快,就2020年我们的出生人口数来说,我们有1200万的新生人口,这当中有30万是来自辅助生殖技术的,有30万是这个30万的背后是多少家庭的这个梦想,希望,所以李荣医生可以就很简单的帮我们回顾一下这个辅助生殖技术,这大概它有多少年,现在我们取得什么成就?

世界上第一例试管婴儿呢是1978年诞生的,所以呢距今呢大概也就是四十多年,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新兴的学科,但是呢又是一个非常快速发展的这么一个学科,那我们中国的第一例试管婴儿呢是1988年出生晚于世界的第一例,大概十年,但是呢也是像刚才所说的,那我们现在这么大的一个治疗量和出生人口的这个占比,所以我们现在呢应该说无论是从治疗技术水平还是治疗的这个量都是全世界领先的,从1~30万,我们走过了33年33年的时间,这真的是非常伟大的成就,所以我我们去讲30万这个数字的背后,我想我们要回到这个一开始讲起,我们要讲讲一个孩子的故事,来,咱们看看大屏幕。这一天在北医三院,中国大陆第一例试管婴儿即将出生。

上午8点左右,37岁的产妇郑桂珍被送入妇产科手术室。之前,因为输卵管堵塞,她和丈夫结婚二十多年,一直未能生育。北医三院妇产科主任张丽珠教授帮助她拥有了这个成为新的机会。8:56,孩子顺利出生。大人和孩子一切情况正常。

此时张丽珠教授终于输了一口气,这一定是很早以前的一段视频,那个小宝宝刚出生的时候,那产房里条件还比较简陋哈,我们就来讲讲这个孩子背后的故事,好吗?是这样哈,1988年的3月10号郑萌珠,也就是刚才视频中这个小宝宝他在《北医三院妇产科》诞生了,作为中国大陆的第一个试管婴儿呢,在他出生之前,我想医生们和他的父母都经过了很长时间的一个努力,这个小朋友好像是一出生就上《新闻联播》了,是的,出生的那一天,我们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的这个团队就在手术室最好的位置拍摄了这段历史性的这个视频,郑萌珠1988年出生,那么我们的试管婴儿技术的这个尝试哈是从1984年左右就开始,根据国际上已经有了试管婴儿这个技术,但是当时我国的国情呢是改革开放的初期,医疗条件、医疗设施,其他的一些保障都还是相对落后的,经济呢也没有现在这个样子,可以用比较多的这个精力和经费去做事儿,所以那时候几乎是一个白手起家。但是张丽珠教授他作为中国妇产科界的一个非常有名的教授,他见到了临床上大量的不孕不育的这个妇女和家庭,他们迫切的希望解决生育的问题。国际上有了这样的先先进的技术以后呢就很希望把这个技术引进到国内来。我记得最初我们白手起家做了很多就是模仿或者是创造,或者是现在应该说对用一些替代的方法来解决办法解决羊问题。对,您那个时候就是第一代这样的,跟着张教授特别有幸,当时呢我从做张丽珠教授的研究生开始,那么教授有这样的想法,我也就跟着开始了这个漫长的一个探索的过程,这也是非常幸运的。一个是非常幸运,对我们有一张照片来看看,我特别好奇,就你还能不能回忆起当时你跟教授你们在说什么呢,这张照片呢实际是郑萌珠出生了,然后呢有一些要拍一些新闻照片,那我们把这个宝宝抱过来包在这儿,这个呢正好是被抓到了,我们两人在再说点什么,我觉得这个然后就一个动态的感觉,对,我觉得张教授肯定那样,你看多健康。是的,是的,张教授在最最初哈最担心的是生出的孩子不健康。所以这个孩子生出来非常健康,哭声嘹亮,一下子他就绽放出笑容。在这之前,我记得就是我们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去采访,张教授一直是特别严肃的表情,甚至拒绝别人来采访他拒绝别人拍摄。那么当时我因为年轻,我不太能理解,我只能是觉得张教授是本身是一个比较不苟言笑严肃的一种状态,所以他觉得我要去做手术,你们老问我不好,后来慢慢的我在问教授,我说为什么那么严肃,他说我其实我非常的担心,你们不知道吗?

我担心手术剖腹产出来这个孩子如果他有残疾,如果他有其他的一些问题,那我们怎么去面对全国人民?我想在那个时候他心里确实是负担很重对,又像一个考生在等待那个判卷对,又是又像一个母亲等待孩子这样,我觉得其实做过父母的人可能都有这个感受,就是你你在这个孕期的时候,你有各种各样盼望,什么长得漂亮点儿,将来聪明一点儿,等到真正临产的时候,临盆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只要健康对,是吧?我好多朋友都说在那个那个门口等的时候就一个念头,胳膊腿全的,是的,就是真正做父母的人才真的会有这样的心思,是的,是的,是这样,其实就是试管婴儿,我相信这个名词大家可能都不会特别陌生,都听过,但是应该没有几个人能说的很清楚。你知道辅助生殖技术,什么叫试管婴儿?我们要做一些很简单的解读,通过这个动画一起来讲讲通常说的试管婴儿技术叫做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体外受精呢就是指得从女性的卵巢当中将卵泡穿刺获得了卵母细胞,获得了这个卵母细胞呢在体外和精子混合在一起去培养精子会进入到卵细胞当中完成受精的过程。

受精卵呢在经过体外的培养,受精卵会在受精以后开始卵裂,一个变成两个细胞变成四个细胞,不断地分裂成更多的细胞,一个小胚胎形成,对,这就是早期的体外受精的胚胎,这样的胚胎我们再通过一个很细的移植导管移植到母亲的子宫当中,这个胚胎放到母亲子宫当中的话它会自动的继续发育着床,建立怀孕,这就是试管婴儿它的过程,它不是全程都在体外,五六天的时间吧,它就需要回到母亲的子宫当中了,这个太神奇了,是的,是的,所以其实我们今天请到各位专家来也跟我们一起来聊一聊,这样的一个应该也来讲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充满波折的甚至心酸的一个探索的过程,今天我看你们带来了很多老古董,第一个是什么?

这是个早年的一个老物件哈,我们说我们在那个时期很多设备都很匮乏,这是像矿工带的那个头灯一样,那个盒子实际上是一个光源发生的,那么一个装置,它的这个光源通过这个这个缆输到这个灯头上,然后呢我们就称其为冷光源,冷光源呢使得这个灯它在照射什么东西的时候它产生的光没有热,因为如果是热的呢在过去哈,我们担心这个热在我们移植胚胎或者做胚胎操作的时候会伤害到胚胎,所以我们张丽珠教授就要求弄到一个冷光源,他在每次认真的移植胚胎的时候,他会把这个戴到头上,从很多细节上去保护这个胚胎,让他在移植以后还有比较好的生命力,我看到这个头胎那么简陋,就是用绳子,我们那时候难得得到这么一个东西,所以开始的时候是新的嘛,这么多年,这个30年了吧,过去了然后很多就已经老化了,呀,看到这些真的是历史的过往像影子一样,那这是我们当时自制的取卵针这个自制的自制的取卵针改制的吧,这个橡皮塞子是从化验的那个试管上找来的橡皮塞子,这些针都是把这个头尖儿去掉的,或者是保留间的,流程这样一个一侧是进气,一侧是能够进负压的哈,进进液体这样盖到这上,那么这个是也是找来这样的一些我们认为当时质量最好的无毒的这样的一些硅橡胶的管儿,那么这也是将一个长针这么长的针截掉后半段装在这上,这就是我们到腹腔内取卵的针,使用这样的针和现在的针不一样了,那么这样的针在开腹手术的时候用这个针看到卵巢把卵泡抽吸得到了,得到了以后放在这里我们把它卷起来,保温,这样它也不倒保温,而且我每个都要在塞上塞子,然后运输到实验室去做这个体外受精的这个过程,看我们这根针是什么样,这个针是张教授他本身不是弯的,张教授通过这个自己出国的机会去买了针,让当地的医生帮他买到一个针,他拿回来这个针呢本来这些针好像都是一次性使用就用一次就扔掉了,但是我们那个时候因为没有条件一次性的使用,也没有购买的渠道,所以就会清洗,用完一次清洗,然后这个煎炖了以后呢再去磨,因为这个针属于这种比较细的,像锐利的哈,在磨的时候呢也不能这个自己弄的磨刀石磨磨出来就越磨越钝了,所以张教授那时候就请这个做钟表的师傅钟表的时候他比较精细,来磨那些钟表的这些小零件的,拿去把它的针尖儿给它磨了,磨完以后再去取卵和一次次取卵用了很多次,这个因为这样这个针也都变得成这样弯的了,所以我们现在直的针一个一个的用完了,一次性的都扔掉了,但这个弯针我们始终保留着,它是我们的一个非常非常难得的记忆传家宝,它就是让我们想起这个努力的过程吧,我听你讲的跟《天方夜谭》一样,不是天方夜谭,其实是一个简单的理念,但是我们没有成品,我们需要把每一个步骤都自己给它做出来,这样就可以在没有条件的时候我们去创造一些条件去解决这个问题,您刚才戴着手套操作,我一下就感受到了您在手术台边的那种风采,谢谢,谢谢,我就突然想起了那个铁人王进喜的一句话,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特别对,那真的是这样,那个时代就是要这样做的,我觉得未来也是要这样,我太了不起了,您正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中国红行动独家冠名播出,那您跟我们看看,您说刚才那个是老的,现在还有最新的了,变成什么样了?

这个呢就是现在的针,因为它要从阴道取卵,所以它的针的长度可以看到比刚才的那个腹腔的要长了。另外呢实际上像这样的针呢它还有很多技术含量,因为它在这个针尖儿的地方呢,它要有一个b超能够探测的一个光点,这样才能保证这个针在超声下超声,像我们的眼睛一样,因为它不像开腹手术可以直接看到卵巢,那它就像我们的眼睛一样,在超声下就我们能够看到针到了哪里,是不是扎到了我们想要去取的这个卵泡,那么把病人卵巢中的多个我们促起来的卵泡呢全部取出来,听完您说这个我才明白,就当时张教授跟你们第一代团队你们面临的是怎样的艰难的困难是完全是看不到的,也没有b超也没有影像,然后要去取取卵这个过程是的,而且我们所面对的那些患者,他们的盆腔还有过去形成的一些疾病形成的一些站点,有的时候是无法暴露卵巢的,所以要手术的时候手,当时戴着手套的手进到腹腔当中去摸摸的觉得这个地方是卵巢,这个卵巢上是我们刺激出的卵泡,然后就用这个针去顺着这个方向加进去,把这个卵泡抽出来,这个是实际上是一个现在的超声引导呢他不用去摸到卵巢,它因为有一个引导线,对,那时候就要去能看到的看到不能看到就要摸到,所以总之吧,从过程来说呢,它似乎听着挺难,但是呢在做的时候就是这样摸着石头,一个石头一个石头他就走过来,对呀,人家是摸着石头过河,你们这摸着然后取卵,对,是这样,这真的说起来今天可能给年轻的医生听起来真的有点不可思议,我还是有过这么一段经历,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坚持和努力之下,我们的第一个宝宝真的就出生那么健康,我们也感受到了像张教授这样有着一个伟大的精灵的这样的一位医者,那其实我们接下来要讲到说传承,还要讲到创新。其实在这个传承的过程当中,每一个人都在为他的发展做出努力,所以我们今天要来看一看,从1984年的萌芽开始到今天我们有什么样的改变,我们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

有一张对比的图,咱们来看看,简单的就是称呼叫做试管婴儿的技术,刘医生来跟我们讲讲好吗?针对男性的一些问题,比如精子特别少,精子活力特别差,我们需要借助这样的一个显微操作系统,就在显微镜下把这个精子注射到卵细胞当中来帮助他实现精子和卵的结合,这样的技术呢帮助了大量的男性的不孕的家庭,这是一个显微镜下的一个画面,那边的那个有尖的有刺的那个非常细的玻璃管,它把一个精子给它捕捉到这个管子里头,一般往进装的时候是先把这个精子的尾部吸进去,吸到这个非常细的玻璃管当中,这个玻璃管的内径就是能够容下一个金子头那么大,这边这个是来固定这个卵细胞的,通过负压吸把它固定住,它就不能动了,然后这时候会在这侧的这个注射精子的这个针,它把这个金子运到这个口这儿以后,它在穿刺把这个细胞膜穿破。这个金子放进去,这个针退出来它这个膜会自动的封口,这个针拔出去就可以了,所以这项技术其实就是通过人工的干预的方法完成了,就是自然受孕的那个受精的那个过程,是把精子放到了卵母细胞的过程,随后精子和卵母细胞的互做哈会形成早期的一个受精的生物学改变,这是只是一个过程上把它搁置进去了,来下一项冷冻技术,这个要稍微解读一下,冷冻技术其实就是对卵精子或者胚胎进行冷冻保存,因为每次胚胎移植以后,它的着床率大概一个胚胎在20%~30,那么他很有可能一日一次不怀孕,那他之后还会再进行解冻胚胎的移植还是有怀孕的几率,这个技术的困难的地方在哪里?最主要的就是损伤,那么对于卵精子和胚胎的冷冻呢?其中卵的冷冻就是更加困难,因为这个卵母细胞它是人体最大的细胞,那它不但体积大,而且它那个含有的水分相对是比较多的,另外它的细胞质结构也是非常复杂。

大家看这个右侧它这是一个冷冻的过程,在它这个温度急剧下降的时候细胞会皱缩,那里面的这些细胞质,尤其是我们在细胞分裂需要用的一些纺锤体呀,还有很多细胞器都会受到损伤,我们模拟这是一个卵细胞,那这个这个如果它里边都是水,它的水分非常大,那它在急剧下降的温度情况下它就会形成冰晶,而这时候这冰晶往往它是很尖的,很尖锐的,那在显微镜下我们就可以观察到它很可能就把这个卵细胞膜刺破了,刺破了,如果它的这个细胞质内的物质不能维持,那这个卵它一定是之后就不能用了,这是要攻克的难关,我们现在攻克了吗?

卵,这个它的损伤是比较大的,大概我们现在的复苏率在70%左右,也就是说它经过这个冷冻和复苏的过程仍然会有30%就损伤了,那么对于精子呢因为它数量比较多,所以相对来讲可用的还会比较多,但胚胎呢也会有一定的损伤率,但是经过我们技术的改进,目前胚胎解冻以后它的成功率是很高的了,在98%,99以上,我就是说解冻之后的胚胎还能够正常的有活性,有活性,然后甚至它在更好的环境之下可以最后发育成一个胎儿,成为最后对我这个太了不起了。所以接下来我们看到这个图片呢也是又一个里程碑了,一个重要的时刻可以跟我们讲一讲吗?那这个患者的家庭呢是非常特殊的,那么在他取卵的时候呢他没有找到一个可以用的精子,那么后续呢在治疗过程中呢我们又获得了一个冷冻的精子,后续呢给这个卵子解冻了以后呢进行了这个刚才看到的单精子注射,那么形成胚胎了以后呢,由于它的胚胎的时间跟它的母体的时间不能契合,所以我们只好又把胚胎进行了胚胎的冷冻,所以呢这个孩子呢他经过了他母亲的卵子冷冻,父亲的精子冷冻,后面呢形成的胚胎呢又再次冷冻以后,那么这样三次冷冻之后,我们叫三动的这个胚胎解冻了以后呢植入到子宫内以后而且获得了成功的怀孕,那我记得很清楚,这个应该是在2006年,那么当时的这个技术呢是在全世界的第二例,那么第一例呢仅比他呢早了大概一年左右的时间,那所以中间呢抱着这个宝宝的呢是我们的产科,当时的叶荣华教授,另外一位老先生呢就是我们这个完成这个三栋的这个过程的陈国安教授在旁边呢是协助叶荣华教授一起完成剖宫产的,现在也在我们产科工作的张岩教授,哇,三位教授但是看着都特别年轻,做这个工作呢,总体来说我们觉得说是一个对患者来说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儿,对从业的这个工作人员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快乐愉悦身心的,我从我从我从三位教授这个眼睛里看出来真的是那种希望的光芒特别特别快乐,而且这小宝宝你看他这个样子真是特别健康,最后这个好像稍微有点复杂,但是这项技术可以帮助到什么人呢?

我们接下来要讲这样一个故事跟这个孩子有关,咱们来看看我们可以看到这对夫妇呢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呢就是穿着粉衣服的这个小女孩儿,那可以看到呢,显然是一个有病的状态,那么这个疾病呢它的学名叫我看你综合征通俗的讲呢也有人叫它早老症,也就是说它的生长发育速度是我们正常人的5~10倍。所以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孩子一旦发病,他只能活到七岁到20岁。可以看到呢这个是在2016年的这个照片,当时这个女孩儿呢很不容易的已经活到了17岁左右,呦,这个穿粉衣服的对17岁,对,是一个17岁左右的女孩儿,呦,所以可以想象这个家庭呢是非常痛苦的,那这样的一个病呢,其实就像刚才跟您提到的,他父母呢都携带着一个致病的基因,那么他们在生育后代的时候呢也不是说各个后代都会发生问题,只是这两个致病基因恰巧碰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一个患病儿,那么正是因为他们夫妻双方也是了解到这样的一个疾病可以通过我们的目前的这个技术来解决,所以呢来求教我们的这个乔杰院长,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现在的这个植入前胚胎遗传学诊断技术来帮助他们生育一个正常的孩子,那么当时这对夫妇呢取到了16个卵,但是呢只形成了九个可以用的胚胎,那么这九个胚胎中我们经过了检测呢,非常幸运的是只有一个能用的胚胎,那还有一些胚胎呢,它虽然染色体正常,但是它携带着它的这个致病基因,这个致病基因呢,有的两条染色体如果都携带致病基因的话,那他可能就会生出一个患儿,就像他的姐姐一样,所以呢我们精挑细选的只有这一个胚胎,是染色体也正常,也不携带基因的,那么就生育了他们抱着的这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呢是一个男孩儿,同时呢我们也利用他的脐带的间充质干细胞为他的姐姐解决这种过早老化的一个问题,所以他的姐姐呢非常幸运呢,由于他的弟弟的帮助可以基本正常的一个生活已经过了20岁的生日,呦,真了不起呀,呀,我们来帮助解决的这疾病呢是单基因遗传病或者叫单基因病单基因病呢过去也经常有,比如说地中海贫血,血有病等等,大家都都至少听说过有这样的病,但近些年来呢分子遗传学的技术以及对这些疾病的认识使我们认识到单基因病,罕见病就是人群中发病率非常低的这种罕见病哈,刚才的早老症的口综合征的其实也属于罕见病,越来越多的被认识到他和基因是有关系的。到目前我们已经认识到的罕见病有5000~7000种,这是国际上认识到的,当然它的发病率非常低,可能1/10万或者更多,但是如果被一个家庭遇到,他就是百分之巧遇夫妻俩都成这个基因的一个突变的携带者的话,他们生孩子有1/4的风险,生个患儿,现在呢认识到这个问题以后,很多患者就求助这个技术来避免他们的下一次生育又遇到这样的一个1/4或者在他们心中非常恐怖的这样一个结果,我们现在针对罕见病特别是致死致残致饥对健康影响很大的这样的一些疾病的话,可以通过着床前胚胎或植入前胚胎的遗传学诊断的方法来帮助这些家庭去选出遗传学上比较正常的这样的胚胎来怀孕。在我们中心呢现在我们至少有二百多种罕见病的这个病种已经在那儿去试着去做试管婴儿,并且很多已经怀孕生了孩子,不但是可以让想怀怀孕的这个家庭得到一个机会,而且还可以保证让他们生育健康的宝宝,希望他们能怀得上,然后运的好,而且还能生的顺,太了不起了。其实对一个家庭可能他会带来很大的痛苦,甚至是负担,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讲呢,可能我们要为此而付出更多的帮助,可能这个真的是,所以这项技术在未来是应该是真的是可以在整个生殖健康的方面,生命的质量,健康的方面会有更有大有可为的空间。卫生,我们有一个问题要来跟您聊一聊,就有一些病出现了之后也有办法在宫内治疗,就是其实刚才讲到的辅助生育技术呢,在比如15前诊断呢它是对于一些遗传病进行干预,那么其实目前还有一些疾病呢在宫内也可以做干预,比如就是双胎输血综合征,那么就是两个胎儿在宫内存在共用一个胎盘的情况,其中一个胎儿持续的向另外一个胎儿供血,那么会导致他的一些不良的后果,双胎死亡率几乎是100%,那么我们通过胎儿镜这个技术,我们可以进到一个光纤进到里面去,我们将这个胎盘呢两个胎儿之间的这个血液交通进行阻断,阻断之后呢,这两个胎儿就被实现了功能上的一个分割,就独立生长了,原来是互相之间有些交集,这个交集去除之后呢,它就变成两个独立生长的胎儿,取消这个风格之后,它可以很好的生长,就两棵树纠结在一起,现在把它隔开,自己长自己。对,对对,这都在宫内可以做的时候在宫内可以完成这样的手术,所以那相声里边儿说的那个段子在你们这儿是真的,说双胞胎,我们双胞胎两个人出生的时候八斤,我才七斤九两,那才一两,我们要聊一点很现实的问题。杨医生,这个问题我想问问你,就其实现在大家会有一种感受哈,就比如说国家也相应推出这个二孩三孩的政策,但是我们好像感觉到就是近十年,二十年以来,尤其是近十几年以来,我们身边遇到的这个适龄期的这个女性,就给人总体的感觉说就生孩子嘛,结婚就生孩子很正常,但是好像就是越来越困难了。这件事情您正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近十年20年以来,尤其是近十几年以来,我们身边遇到的这个适龄期的女性结婚就生孩子很正常,但是好像就是越来越困难了这件事情是的,因为现在女性很不容易,在社会中扮演着很多的角色,那尤其是好多女性她工作压力也非常大,所以这个是这个生育年龄后推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遍的现象,那在我们这儿住院的患者也是近十年来我们可以发现这个平均年龄都是明显的上升的,那其实高龄以后他的面临的问题很多,最主要的就是它的生育率下降,那生育力下降呢,它的卵的储备少了,卵的质量相应下降,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女性年龄和生育的这个示意图,我们可以看到从二十几岁到50岁,那她的生育力是明显的下降,那这个不孕的发生率呢是逐渐的上升的,尤其是在35岁以后,那他这个坡度是明显的,就尖锐起来,面对这种情况呢,那高龄生育就变得会非常困难,所以我们仍然是鼓励女性,其实应该是在适当的年龄先解决生育的问题,其实对女性的生育来说,35岁以前是相对好的,22岁到28岁这个阶段是比较合适的,其实越早越好,对了,你父母还能帮忙带孩子,然后自己四十多岁的时候,孩子已经上大学了,你就解脱了,就算算这些,机会成本要越早越好。所以那个李主任得提倡一下大家很多人会有一种误区,有人说说晚一点儿生的孩子聪明,也有人说先奔事业,反正现在有升值辅助技术先动起来,然后等将来功成名就了,车子房子都有了,咱再生没关系,由北医三院保驾护航,晚点儿没关系,这个您得出来这个以正试听。对,确实是您说的这个事情,我们也经常面临这样来咨询我们的一些患者,有些呢我们也已经很无奈了,因为来咨询的时候都已经过40岁了,就是我们可能说什么也都已经晚了,晚了,所以呢在您今天这个栏目的这个地方我们就要特别的呼吁,最好像您说的能在25岁左右把第一个孩子的问题解决了,那么在之后的5~10年间把现在要求的三孩儿问题全部解决,这样的话呢就能够在50岁左右的时候有一个幸福的开始就不用管孩子了,然后下面魏主任你也给大家呼吁一下,用这个实际的这些,然后来警告一下大家,抓紧下该生生对实时生育其实不只是你受孕困难,你怀的好也很重要,那么高龄生育那么会有很多的风险,比如我们说的高血压、疾病、糖尿病等等,可能会影响一生,还会影响孩子的一生,所以实施生育我们一定要早期做好工作,这个您这几句话我觉得特别有分量。对,因为确实是一方面,可能是因为生活工作的压力。另外我觉得一方面就是说生育观也有带着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改变,生育观与年轻人的生育观其实也有待发生改变。所以回顾这段历史,看看过去的这些,一件一件的东西,那每一个画面都在大家的眼前,我觉得从一个一个孩子的降生,从这一声声啼哭,每一个家庭的希望,从张教授开始,从一段录音里边一块儿方块儿的文章里边开始,开创了这样一个事业到一代一代的北医三院,我们这样的一个团队的建立,每一位医生的努你我知道其实在所有这些成绩的背后,是你们这么多年以来默默无闻的坚守,默默无闻的付出,用多少语言都难以形容青春的流逝,岁月的流逝,付出的那么多的努力,但是看到今天有那么多家庭的欢乐从1~30万,我觉得所有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这就是北医三院的匠心的传承,这就是我们做这个节目向每一位表达我们深深敬意的原因。看完电视看直播,有问题直接问专家,也欢迎您下载央视频客户端,收看《健康之路》在央视频的直播。再次感谢四位的到来,感谢大家收看下期,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