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8月18日健康之路匠心传承生命守护第一期 健康之路20210818文字版

2021-10-02 21:03    来源:
X

CCTV10官网直播 

20210818健康之路直播回放

8月19日是中国医师节,每一位患者的背后都有默默付出的医生,让我们向伟大的医生致敬。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学科使得整个中国的泌尿医学和国际接轨。本期就带大家一起了解他们的故事!

《健康之路》20210818匠心传承生命守护(一)

他们是中国现代医学的开拓者,他们的故事影响着一代代中国医者健康之路。中国医师节特别奉献系列节目,敬请关注。不差。《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这里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中国红行动独家冠名播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呢是我国最早创办的国立医院之一,这已拥有吴阶平院士,郭应禄院士,两代院士以及国际国内很多顶尖的泌尿外科的专家。20年以来,他们已经培养了一千多位骨干的泌尿外科专家,而且他们也通过各种各样的学习班,电视课程等方式,为全国培养了超过1万名骨干的医生。与此同时,在整个泌尿外科,近些年以来,许多的新的理念、新的方法、新的治疗手段都是从这里萌芽培育,而且走向全国,造福人类的,所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泌尿学科已经使得整个中国的泌尿医学和国际接轨了。接下来让我们有请中国泌尿外科事业的学科带头人,中国男科奠基者、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应禄院士,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主任医师周立群医生,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李学松医生让我们掌声欢迎。

三位您好,郭老,欢迎您欢迎三位的到来,都过老年,今年高寿了91岁,呦,真是鹤发童颜,身体特别好,白头发啦。对呀,但是看着特别年轻,维蜜尿的几代医者呢,一直以来他们都在引领着中国泌尿事业的创新和发展,那也是因为他们一直以来都具有这种长远高瞻远瞩的远光。那这张图片呢就是中国的第一台,也是由郭老亲自主持研发的体外碎石机,在1981年,我呢到美国去考察去,当时因为在1978年我们中国的第一家的泌尿外科研究所正式成立,我们得到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支持,得到我们国家的支持,因此今有这么一个项目,准备派八个专家到世界各国去看看,去了以后参加了一个美国的泌尿外科年会,参加会以后呢拿了一份这个年会都有一个节目的20点,有这么豆腐块儿这么大一个内容,里头介绍说德国已经开始用体外冲击破碎石了,那我作为一个泌尿科大夫,我觉得这是个大事情,同时呢我还是个病尿科患者,那我就有肾结石,那我的肾结石那时候已经做完了,怎么做的呢?我师兄给我做的这半拉大口子病变太深,打小了看不见,就这么一块石头一尺二的口子,那我一想要是能打打就躺在那儿打这么1000下800下的尿出来了,那我就觉得这好,但是呢当时这个作者没去,我就拿着这本书,他这个指南,我把这上边这钱就怎么也剪下来就揣在我口袋里,回来中国以后呢我就想着我怎么跟谁想办法在中国能生产这东西。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呢?我们当时曾经想咱们政府能不能出钱买这么一台机器,德国人不卖,怕中国人仿制给了钱都买不到,那就逼着我就非得做这事情了,有一天呢,有个女病人带着个孩子因为泌尿科病找我看病,我说随便问起来了,她是科学院声学所的工作人员,所以听我说你看完病以后,你能不能在那儿等我一会儿,我有些事情跟你商量说,诶,这个有时候缘妙不可言,完了以后他说您找我什么事情呢?我就把这事情经过我说了一下,你回去跟你们王所长商量事儿,能不能咱两家合作,做这事情他就走了,过两天来电话,王所长同意,那意思就是愿意谈,就谈我们82年开始谈的,这就82年底就出来这个东西了,先做的很简单,做一个小的能在水盆里边儿打,能把那个粉笔头打碎了再过来拿一个石头也能打碎了在坐的耗子身上或者狗身上,我把人的结石里边儿打行不行也碎了,那就这近乎成功成功了,套用一句大家熟悉的诗词,唯有创新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我们中国的科研人员,既爱国又爱自己的专业,更爱病人。我听说这个仪器生产出来成功了以后,然后给很多患者解决了病痛。对,我们有一个这个体外碎石的动画,您来跟我们讲讲,把这能量聚到一起,这就需要x光或者是超声波聚焦,聚到那儿以后打到个几百下以后就可以看见的舌头散开了,就可以结束了,像吴洁平院士,就是在大概四五十年代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这种前瞻性,就已经关注到了这个泌尿系统,他这东西确实是一个作为科学家要有一个前瞻性的思维,吴金平吴老师他在解放前就到美国去进修去了,所以他在美国学完回来以后爱祖国们回来了,后来他脑子里边儿就有个泌尿科,说他这四六年他就在北大医院,他不能说现在还不能说叫建科了,起码他有这个想法,跟主任说能不能给我弄上三张床,我收点明了的病,就这么回事儿,这就所谓1946年所有的病尿科那个叫艰难起步阶段,吴老师他的脑子好使,他就想咱们将来生活要提高,饮食习惯,什么都要变,年龄岁数也大,所以可能我们叫上尿路,就是肾脏输尿管结实可能就要更多,所以咱们及早做点儿研究,预防这些东西。我最近期间也注意到,就我周围也有些男性的朋友,甚至有些女性的朋友可能还真的是这个词听的越来越多,我们做一些简单的解读,就是这个所谓的尿路结石,那么上边儿呢是我们的叫肾脏,这是一个成对的器官,那么连接的这个叫输尿管,那么尿液呢从肾盏肾盂往下流,通过输尿管进入到我们下边儿的膀胱,那么整个这一从上到下我们这叫是管腔系统,那么这个里边儿都可以长结石,我们这个泌尿外科大夫被戏称为叫下水道修理工,因为这是我们人体的下水道,我就想多问一句哈,李主任,我听周围有些得这个病的朋友说说这个一开始就完全没有知觉,结果突然间发现的时候就疼的要死要活的,您能稍微解释一下为什么吗?

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中国红行动独家冠名播出。李主任,我听周围有些得这个病的朋友说说这个一开始就完全没有知觉,结果突然间发现的时候就疼的要死要活的,你能稍微解释一下为什么吗?结石发生的部位主要两个,一个是肾脏,一个是膀胱。咱们以这个最常见的肾脏结石为例他因为尿液瘀滞也好,或者先天性的一些积水引起的,或者感染诱发的结石,它在小的时候是没有症状,然后长得特别大也没有症状,因为它没有引起梗阻,只是那种不大不小的零点几厘米的小结石,它从肾脏的集合系统里比较肾展余掉到输尿管里边儿突然卡死了,这就会引起剧烈的绞痛,这个痛的级别有的时候可以达到九级,十级,如果说满分是十级的话,可以到九级到十级可以让人痛晕了的肾绞痛,所以在一个青壮年突然发生的急性的腰痛又有尿血了,这些症状就是一个急性结石梗阻,肾绞痛的一个典型表现。下水道堵上的时候才会有这种疼,因为这石头从上往下移动的过程中,它会刺激这个输尿管痉挛,那个就是疼痛的过程,还有而且会伴有血尿,什么你像郭老师得过结石,我也得过结石,我们作为大夫也做过病人,体会过这个过程,好像那就说明这个病的发病率很高,我今年去体检,他跟我一测,说你肾结石给我吓死了,然后他又看,看看了半天,说看错了,我们说下一张照片了,下一张照片同样也是很有这个历史感的。这张图片您得跟我们来说说了,这个老建筑的就在现在的北大医院的这个第一住院部,他就是个两层楼,然后是石头盖成的,我们叫做石头楼,那又是怎么样跟随着吴老来有这样一个学习的过程,分配的时候就给我分配到北大医院,到了北大医院呢,我就分到外科,外科当时是学苏联是三个外科,一个叫临床医学,一个叫系统外科,还有一个总论外科,我在系统外科,系统外科的主人就是吴建平,这张照片有意思,这是早晨的时候,天天早晨的时候护士长的护士跟那大夫们在一起,就是早晨碰个头嘛,教教昨天晚上有什么事儿,今天有什么事儿?

就相当于现在陈慧,对,这照片太珍贵了,那吴阶平老师是怎么样这个火眼金睛,说这个千里马常有,但伯乐不常有,这个吴伯乐是怎么发现您这匹千里马的,我大概比较人家觉得还比较老实,总想。所以这我不知道了,他怎么心里怎么想?他就跟我说了,他说你能不能就做这科里的秘书?我也是不能说不能不敢说能,我也不知道秘书是干什么,他就跟我说,他怕我解释,他就说这个东西,你别以为学医的就是好做手术,学科的那管理工作也很重要,所以你参与点儿这对你将来当一个好大夫有好处,那我就就没有好处我也得干了。老师说的就不会引你坏道,所以我就很高兴,高兴他也很高兴,又有从医的经历,然后又有管理做做吴老的秘书,有这么一位师长的带领,而且吴老师的好处呢,就他们也一样,都是主任所长的,就是对学生,他是把自己的孩一样,比自己的孩子还要求严点儿,因为他希望你将来出来以后,能像他们一样把病人当亲人呢,所以我觉得我们能跟吴老师在一起呀,也是一辈子的幸运。还有一次是怎么摔伤了,也惊动了吴老,呀,摔伤那个事情就就更感动人了。2000年我呢坐坐公共汽车,我孩子住在方庄,我住在北大医院那边,坐公共汽车去的一下公共汽车就甩干头发。外表看不出什么来,但是没想到这个外表不重,里边儿血管断小血管儿,一会儿这这这都是血,这底下也是血,好多血说句不好听了,就像熊猫似的,呀,就这还过来的,呦,那我就没法住在家里了,因为老师要看,同事要看,说不定病人也要来看我就躲在孩子家才这么回事儿出的事儿,咱有一天呢,突然这个门铃响了,我一看一开门,吴老师来了,呀,我住在东南,吴老师住在西北大吊角,老乡80年岁了,来了我就很感动,后来那个他那秘书说我们在外面等着你40分钟呢,我说干嘛呀,说按电铃没没反应,吴老师别按了,他正在睡觉呢,他睡下来我就很感动,因为老师来这么大岁数,站着等了40分钟,让我睡足了,再再第二次,那这种事情,所以我就把它作为一个很重要的事儿,在北大医院开,不懂什么干部会多讲讲,大家都要能做到跟吴老师这么样的话,还有什么矛盾不可解决,所以就是他们的老辈的他们的思想,咱们做法是值得我们这年轻的一辈子学习,所以过去我们讲说医者父母心,我觉得吴老这样的传承,真的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还有他们身上的这样一种做人的崇高的道德原则,也是值得我们学习,我觉得这老一代特别吴老师这些影响还是很大的,这样的传承当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精神价值,就是要带新人,要推新人,我们有几张照片您来给我们讲讲,这是可以说在中国泌尿医学界是非常重要的事件,这是我们在2002年开始酱菜工程那个第五位是不是周主任,没有,我是蹲着那位中间那个第三个第三个所谓酱菜工程什么意思?

就是把我选择世界上最好的医疗单位,我要送我的人去学习,送的人呢就是科主任以上的是我们泌尿科的骨干,那么他们学完回来以后呢,那就带动学科的发展。就是一个泌尿外科自己搞的医师培训学。对。对对,北京大学泌尿外科医师培训学院就是由我们郭老师创建,是从02年开始这个教材工程就是把咱们国家当时大型三甲医院的泌尿外科的学科带头人,包括主任甚至很多也是院长级别的,那么集中起来分期分批的送到欧美国家就是最先进的泌尿外科中心去接受短期的这种培训。那么这些教材工程呢真的是在我们国家泌尿外科历史的发展当中呢真的是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不需要我们花一分钱,中国的所有的秘尿外科大都以能参加这个酱菜工程为荣,被称作中国泌尿外科的黄埔军校。那个时候呢就说出国不像现在大家签个证儿就出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儿,是郭老师发挥他的能量,给我们找这种资助,让我们无偿的去参加这些培训。

第一是能够让我们接触到国际上最先进的泌尿外科知识,再一个就说确实郭老师这种叫胸怀不仅仅是培养我们北大医院泌尿外科,北大尿所自己的人,那么他是放眼全国,那么所有这些全国的这种当时那些大型三甲医院都说泌尿外科的这种学科带头人,主任,院长级别的几乎全都参加过的教材工程,那到今天为止办了几届了,应该总共是32期,32期已经有一千多人,就这个教材工程这个目录,您拿着数吧,这里边儿所有参加过的都是我们中国泌尿外科学界响当当的人物,都是当顶人,他们所有出去都不花钱,您哪儿来的这么多钱?不是您,您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儿,应该说是我跟吴老师商量的结果吴老师有一天晚上找我聊天儿,他很关心你了,可是他就问我北方跟南方的大夫关系怎么样,我说我们都挺好,然后问了好多问题,他说现在是存在什么问题呢?我是人才不接吴老师说泌尿所能不能做点儿什么事儿?我说呢,有一天在这个杭州开会的时候,有一家厂家来找我,他说我们愿意出钱,每年给你送两个泌尿科带到美国去学习一下,钱全部我们出,我说去了学什么呀?他说根据美国的法律,不许学临床,做只能学基础,为什么不去?为什么呢?我们去了不少了,而且还有个别人不回来,我说不送,后来我就想了个主意,我说能不能你没有本事出钱,你给我请外国人到这儿给我讲课,后来吴老师这主意好,就给搞人才培训选择就是你素质好,知识面也比较广,还有点儿有点儿创新精神的青年大夫,我给你们培训,所以这里面就有我们周医生李医生,是吧?黎生,您这经历也很感怀吧,对,刚才您和郭老师讲到了传承,我是郭老师的博士生,04年博士毕业,到08年之前呢有四年的培训,这时候我就参加了将台工程里边的我做秘书,参加了好多里边的辅助工作。在将台工程之前呢我还需要积累,怎么积累呢?我们就跟郭老师学习这些基本技术,同时还要努力找一些培训的机会来提高自己,这时候呢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有一个跨国企业公司呢,他在亚太地区要寻找三位顶尖的年轻医生,他们叫亚太地区泌尿外科青年医师培训计划,准备在中国,在菲律宾,在泰国和东南亚地区寻找三位医生,就像nba选秀一样,我们在每个国家之内层层选拔,后来呢,我那时候比较幸运,在中国地区拿到了第一名,后来我说我去美国,郭老师,那你就去旧金山吧,准备去郭老师家里辞行的时候,郭老师说你去美国去多久?

我说去一个月,郭老师说这个一个月太短,至少要去三个月才能系统的学习本事回来,如果是因为费用的问题得由我来负担,所以后来我跟郭老师说,我一定要去三个月我拿了一个月的资助,但是我在美国待了三个月,就这三个月,我同时按照郭老师的要求,不止在旧金山学习,我又申请了去洛杉矶申请了去彼斯堡等于一个月的费用,学了三个地方,所以我们中国泌尿外科,包括我们北大泌尿在内的这些亚专业能够迅速的发展是和北大和郭老师的这些胸怀眼光传承是密不可分的,没错,就像你的这个博士生李医生说的胸怀眼光传承,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医之大者具备的人文素质。我们接下来还有照片呢,这个照片能给我们讲讲吗?这是在做什么手术?

腹腔镜手术吧?人家说郭老师说谈到眼光、胸怀实际还有责任,我们这种它不仅仅是眼光,刚才我们说了这种敏锐的这种洞察力,对这个胸怀呢,就是刚才我们说不仅仅是培养我们自己的人,那么实际整个的中国的秘尿外科大家都接受我们这个教材工程、人才工程的培训,所以这就所谓我们说胸怀,那么还有一个刺激郭老板这种促进中国泌尿外科事业整体的发展,作为敌人,所以我说这真的很不容易,90年美国做了世界上第一台的腹腔镜的肾切除手术,北大医院泌尿外科北大泌尿所是在什么是在1992年也就不到两年左右的时间做了第一例叫腹腔镜的盆腔淋巴结活检术,所以而我们的肾切除术,腹腔镜肾切除术是在1993年,也就是说比美国最早的那一例只晚了不到三年的时间,所以几乎是同步的在跟着国际上这种发展的,那么实际上我们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腹腔镜的东西开放手术只需要一把手术刀,还有一些相关的一种开放的器械,腹腔镜的这个器械是当时是比较昂贵的,因为它是一套成像系统等等一套的系统一下来呢上百万的器械,郭老师那时候就是让医院去买了,这最早在国内引进了这些设备,而且跟这个我们年轻人说,大胆的去做出了问题由郭老来承担,这就是责任。对,所以这种我们觉得因为毕竟外科大夫是手术,是他一生必须要锻炼出来的,所谓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说你这个外科大夫成长为大家的过程当中一点儿这个没有错误,没有这个缺点,出现这个不大可能,但是呢这种情况呢我们说郭老师说给我们说有问题他来承担,所以这样呢就说确实我们这种微创技术能够在北大医院泌尿科,北大泌尿所这么迅速的推广,还有我们的微创的这个相应新技术学习班已经办了23届了,所以呢我们通过郭老这种眼光洞察力促进了我们整个的中国泌尿外科事业的发展,将台工程我们叫促进了我们中国泌尿外科事业学校跨越式的发展,就是在吴建平院士他们在那一代人的努力的推动之下,在您这一代人用自己的双手亲自的呵护之下,在这些中青年专家不断的努力,大家共同的让中国的泌尿外科没有掉队,跟上了国际领先的水平,而且你们共同把中国的泌尿外科推进了这个微创时代,我们从开放到微创化,刚才我们说的输尿管镜,紧闭肾镜,到现在的腹腔镜,甚至到现在所谓的机器人等等,不断的去学习,去进步。

我听说咱们北大泌尿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博物馆,我们也拍了照片,咱们来看一看,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我听说咱们北大泌尿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博物馆,我们也拍了照片,咱们来看一下,今天呢,李主任还把其中的几样这个馆藏文物请到了我们的节目现场,我们把这些文物请上来,然后您一件一件跟我们讲讲这背后的故事,来有请在你正式讲解之前,我很好奇有你弄那个葱上来是要干什么,是一根葱吗?是一根葱。公元652年,唐太宗李世民,他的儿子唐高宗李治那个年代有一个著名的医生叫孙思邈,药王爷,其中有一本书是他写的叫备急《千金药方》,主要是治疗急症的,包括骨折,外伤,尿不出尿来呀,取葱叶除尖头,那阴茎孔中深三寸,就取这个中国的葱不是洋葱,把这尖儿去掉,拿这当导尿管,还不完全是深入这个男同志这个尿道里边儿三寸不能全进去,它因为它可能还达不到那么长,达不到现在的这个导尿管,那么那么好的性能微用口吹支吹气,然后爆炸把膀胱吹大了,然后精液打通变异,所以这个背景药方是这么记载的,它是目前有文字记载最早的用软管导尿的这个文献,所以当时呢郭老师和吴清平院士他们就准备把这个有文献记载最早的导尿术展现给世界人民世界里的医生,所以当时在维也纳有世界的腔镜大会,当时郭老师就做了两颗,一颗呢是由吴建平院士带到维也纳送给了当时的内镜大会的主席作为礼物,另外一个呢就放在了我们的内窥镜博物馆,作为第一款镇馆之宝。所以这是有历史有传承,是古代医者的聪明和智慧,是咱们中华文明的智慧太了不起了,世界上都知道这个唐进的发明是中国人开始的。第二个呢就是这边这个这名牌儿上边儿写了个年份,1860年它用作什么呢?大家可以看到它两个有个部件,一个是后边旋转,前面呢就张开了,这边还有一个刻度在体外显示他的打开的口径,拿着它给患者用盲法碎石送到患者的体内,完全凭手感闭着眼睛就把它结实夹碎排出来,这是最古老的治疗膀胱结石的一个手术器械,现在还能用,但是现在医生像我这样已经不会了,只有像郭老这个年纪,他们那个时候没有内镜,那个年代凭自己的手感,这第二款呢是1954年还可以看到他跟第一款相比呢它多了一个器械,它是一个内镜,内镜呢前面是带一个钨丝的一个光源,它是通电,它发光放到这个里边去呢是可以看到体内的情况,它还能前进后退,同时呢它还带一个类似一个车轮式的一个结构,它通过旋转也是开启关闭,非常粗壮,非常让一般人看着可怕的一个器械,但当时救了很多人的命,因为它是直视下看到结石加水的,所以要比那个1860的器械明确进步了很多,就因为可以看到当然它太粗了,后期呢我们国内外的很多器械厂商又发明了一些更细的。

1997年咱们国产的精巧的输尿管内镜,它可以放到输尿管里面,镜头可以上下调整,方便咱们操作,这是郭老当年的不知道从哪儿淘回来的,你给大家讲讲。我们希望找一个东西进去以后,不是光看一个地方这么大吧,我这么进去看着这些就看个拇指,我现在所有都看到,那就靠前面这个冲着你就看你了,上到这儿就看他了,冲着这儿就他可以改方向,这这就冲着这边儿就看大家了,我就觉得他已经解决不少问题了,就靠这个反射镜,我听说您还有一个镜子是用您的这个姓氏命名叫郭氏镜,是吧?

他们我给大家讲讲这个,这是咱们中国国产的硬的双眼镜,但是它的功能呢只是检查还有一些基本的治疗,但是我们现在的泌尿外科呢,它的疾病的病种越来越复杂,简单的一个管状的输血管为例,它里面有肿瘤,有结石,有狭窄,还有一些病因不明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疾病,我们希望这个镜子不止检查看到病还能给他治疗。这个治疗呢我们现在有很多种途径,有伸进光纤激光把它消融,可以伸进的一些刀把它切断或者切开或者切宽,还有带能量的器械把它消融或者电凝或者电切,怎么能把这个所有的功能集中在一款镜子上,这是需要聪明智慧,还有这个民族工业这个材料各方面的进步。所以到了现在咱们中国这个民族工业到了这个水平,集中到现在,我们就可以把我们的和郭老师我们一起想做的事情集中在这个镜子上,所以目前这款镜子是世界上功能最全,管径最细,代表咱们世界内镜进展的这么一款镜子,我们为什么叫郭世镜呢?大家可以看到郭老师在这个泌尿外科领域教了这么多的学生,我们包括周主任和我在内的众多的学生都想把郭老师的精神传承下来,都想把这个泌尿内镜博物馆做好后续的收集发扬光大的一个作用。所以我们都认为我们能有一款镜子代表郭老师的水平,胸怀,代表郭老师的这个眼光,能够回馈郭老师对我们学生们的教诲,所以这是后辈们向您的致敬,向您表达的敬意,当然也是对他们对于这些年轻人的一种不断的激励,我听说郭老您还是一个兴趣爱好非常广泛的人,经常呢跟各种各样的人聊天儿,然后在这个聊天儿的过程当中呢,就能敏锐的发现未来泌尿外科这个医学发展的方向,听说您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还去找这个前倾的还还活着的这个太监跟他们聊天儿,我不但跟他们聊天儿,我差不多有半年多的时间,每个礼拜有半天给他们服务,他们有什么问题呀?有什么身体不好的,我帮他忙,就是咱们有一批这个活下来这么几十个人在这个北长街,就是那个那个北海公园的对着那儿有一个很好的房子里,他们这二十几个人住在那儿,我听说以后呢,因为他们跟我们最明显的关系到底有没有前列腺癌,有没有前列腺肥大,这些人活下来很不容易,我要请周主任帮我稍微做一下解读,就这个研究是说明男性激素的分泌和这个前列腺之间的某种关系,那么男性这一辈子都会有一个病叫前列腺增生,就前列腺增大,那么这是个良性病,那么还有一个呢就是前列腺癌长肿瘤了前列腺,那么这个呢就跟我们这个男性的这个性激素睾丸产生绝大部分性激素直接的相关,现在是前列腺肿瘤这个早期的筛查也是泌尿科医生一直在提倡的我们泌尿系统就是三大肿瘤,前列腺癌、肾癌、膀胱癌,也就尿路上皮癌,那么前列腺癌就按照欧美国家他们发病率是非常高的,美国是在那全身的肿瘤里边儿发病率排在第一位,但是我们中国呢相对要低一些,但是呢这些年发展的非常的快,那么在泌尿生殖系统,就刚才我说这三大肿瘤里边儿,按照我们官方的统计学的数据已经排在了第一位了,也就是超过了肾癌,膀胱癌发病率已经进入男性全身的肿瘤排在第六位了,这个病发的越来越多,那么早期诊断呢确实是我们这个非常重要的一环,那么任何的肿瘤都是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这样呢能够使患者的生命大大的延长,生活质量也会大大的提高。那么前列腺癌呢有一个特殊的检查,就是抽血化验,这种叫前列腺特异性抗原,它的英文缩写叫pc,50岁以上的男性,如果你能体检的话应该要查这个指标的,当然pc增高不见得都是前列腺良性的前列腺增生它也可能增高,一旦pc升高,那应该到正规的医院去做核磁啦,穿刺了等等这些检查,如果你有家族史,父辈爷爷辈儿有这个前列腺癌病史的话会更低一些,45岁就要去检查,这就是我们前一阵刚刚见过的最年轻的前列腺癌是37岁所以这个肿瘤的发病的年龄是越来越低,所以不能掉以轻心吧,你有体检的机会,一定要体检,那么会对你早期发现一系列的肿瘤是非常有好处,我们这个系列节目叫做匠心传承,生命守护,所以其实是向我们所有的白衣天使,向我们的医者来表达我们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这样的一种敬意,那还有一点就是匠心的传承。其实我觉得传承不仅仅是医术,更重要的是医德,是一个医院,一个科室,是中国医生的这种精神的传承,而且也是作为中国这些年轻大夫是个激励,没错,所以更需要我们的中青年人继续的去拼搏,去努力,去攀登。所以李主任,下一个您要攀登的是什么?

下一个努力方向,就按照郭老给我们定的这个目标和精神,2035年达到亚洲,全世界一流。当然如果想实现这个目标呢,就得精准打击,精准打击,也就是在学科里面做精细的亚专业的细分,然后在每个亚专业布局人才,然后从医疗、教学、科研全方位布局每一个细分领域。就比如说科室里边儿给我定的方向是上尿路修复,上次修复就是输尿管里边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的肾积水激发的结石激发的感染,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先天性的畸形,后天性的损伤。其他《兄弟科室》包括泌尿外科医生做手术当中发现了各种各样的不顺利的问题,包括放疗引起的所有这种相关的疾病,各种各样的术士汇集到我这边来,汇成一个相对小众的亚专业,叫上尿路修复,目前在国内从事的医生非常少,国际上的专业区分也不是很精细的时候,我们就按照这个布局已经开始弯道超车了,我们从病例量到病例的手术方式、手术效果,到专科的这些手术器械的研发以及相关的临床研究,从临床到科研到人才培养,我相信在五年左右能够提前在我们这个一个细分领域实现。

郭老提出了亚洲领先,世界一流这个初始目标,其实在很多患者当中有这样一句话说北大泌尿就是最后一站,如果说这儿的医生都没办法了,可能就真的没办法,但我觉得这个话可能也是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患者的这种期待,它也说明了也是一种对北大泌尿的一种认可,但是我们也希望他们别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这儿,我们将来上做的是大家都跟我们一样都在耍天炮他不放心,不断的创新使命在肩不断的探索,其实归结成四个字就是不忘初心,所以我们今天的节目也要向北大泌尿的几代人几代医者来致敬,也向所有的白衣天使来致敬。再次感谢各位的到来,也谢谢大家的收看,看完电视看直播,有问题直接问专家,也欢迎您下载央视频客户端,收看《健康之路》在央视频的直播,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