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8月14日健康之路你不知道的科室麻醉 健康之路20210814文字实录

2021-10-02 21:28    来源:
X

CCTV10官网直播 

20210814健康之路直播回放

医院里不同的科室肩负着不同的责任,有些科室一直在默默地守护你的生命安全,可能你却对他们的重要性知之甚少。麻醉医生的大量工作都是在患者麻醉时进行的,他们是患者隐形的保护者。手术中的麻醉科都需要做哪些工作?这些工作有多重要?跟随专家一起来看!

《健康之路》20210814你不知道的科室——麻醉

他们是一群你不了解的医生,他们是手术室里的飞行员,在整个手术过程中保证你的安全健康之路。带您走进这些神秘的科室系列节目,敬请关注。3。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各位好,这里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中国红行动独家冠名播出在医院里边呢可谓是科室众多,很多科室我们都很熟悉了,但是呢有些科室我们感觉还挺神秘的,那么感觉特别的低调,不太有存在感,要么感觉好像有点儿呀,心生畏惧总会躲开绕着走,但其实这些神秘的科室同样非常重要,他们在默默地奉献着,为您缓解病痛,挽救生命。那今天起呢,就带各位去看一看那些您可能不太知道的神秘的科室,比如说今天的这一间科室,真的是非常特别,这么讲吧,只要您做过手术,就一定受到过这间科室的守护,但是当时您一般都是全然不知毫无所感的,到底是哪个科室呢?这样给各位一点儿视频线索,咱们看一看,猜一猜。呀。

各种仪器,各种设备特别的紧张,也很帅气,三位猜一猜可能是什么科室呢?这么多的设备充满了科技感,呦,有这么紧张的感觉,我觉得有点儿像急诊室急诊室急诊室的医生,紧张感,对对,很紧迫,我也觉得像急诊室一样在紧张的工作,连续呢,这是后勤,你看看开始给开机子给充电给检测这边儿发手套那边儿给发针管,什么是后勤保障部,设备准备好了,大夫过来给做手术,这么一看呢,好像三位的分析都有些道理,但是呢,据我所知都还不是正确答案,那到底这个科室是什么?我们请这位专家自己来揭开谜底吧,有请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医学中心,不说科室了,我们有请米卫东主任,掌声欢迎。李主任您好,欢迎您来谢谢。刚才我们看了一下您的简单的工作日常,有说急诊室的,有说这个后勤总管的,自报家门,揭晓一下您来自哪个科室,我是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麻醉科,我是一个麻醉科医生,麻醉感觉好像跟我们以为的不太一样,是不是麻醉医生给我的感觉就是做手术之前给我来一针,然后让我没有疼痛的感觉,在睡觉当中把这个手术就完成,大部分民众都是这么看的,我在做医师协会会长的时候做过一个100万民众的调查,可能80%左右的民众都认为麻醉医生工作非常简单,打一针睡一觉,外科医生做手术跟你们就没关系,其实完全不是麻醉医生呢,其实他整个的工作内容非常复杂打一针可能只是我们工作的刚开始的一小段让你睡着让你不疼,只占我们整个工作内容的10%都不到,其实我们更加复杂的工作是在这一针之后,在整个手术过程中让这个病人让这个手术患者能够很好的存活,能够安全地接受手术。那一部分呢才是我们工作的主体,因为确实睡着以后都毫无知觉,看不到。那这样吧,今天就带各位去了解一下那个非常神秘,但是重要的麻醉科的科室,哈,麻醉科医生的工作,我就把它比喻成飞行员整个的一个工作过程,起飞一次降落,今天咱们就模拟一趟健康之旅的飞机的飞行全程,我们以此作为一个比喻,看一看麻醉医生的工作好不好?好,咱们说这个飞机呀,起飞之前有一项工作很重要,就是我们做飞机的飞行安全检查,要全方位的来检查一下飞机的性能。

想问一下我们的李主任了,咱们麻醉医生是医院里的飞行员,我们也有这种手术前的安全检查环节吗?有,术前的前一天,我们的医生都会到病房去访视病人。首先我们会看病的病例和检查某些疾病,某些生理特点病例里是能看到的。第二部分呢,我们还会亲自去跟病人和家属去交流和交谈,了解病例里没有记载的,另外呢我们会检查病人,检查那些麻醉医生在技术实施过程中非常关注的环节,看病例,跟病人交谈他都需要做三位嘉宾,咱们有没有过这种做手术并且通过麻醉手术的这种经验和经历,是不是当时没有想到手术前那一天医生过来聊那么几句也是手术的一部分,真没觉得是是个很重要的信息是吧?就是说您好,我是您的那个麻醉师,聊会儿天儿,问问您那个状况怎么样,我以为就是大概齐了解了解吧,所以就有一大到现在问的什么我怎么回答的,我全忘了,这样吧,今儿帮我们连续回忆回忆咱们这个关键的术前的方式是怎么做的好不好?我们请一位医生来模拟进行一次询问,我们欢迎我们解放军总医院的石文珠副主任医师,掌声欢迎您,好,您好,我是你明天的麻醉医生,我来了解一下您的情况。好的,你以前做过手术吗?以前没有没有哈,他也没有被接受麻醉过哈,没有,那据您了解,您的家人对麻醉药有特别的过敏反应吗?没有,没有哈,对,其实是身体怎么样,我身体挺好的我觉得挺好,有没有高血压?我有高血压。高血压。您是正规吃药了吗?我正规吃药的,每天都吃,您吃什么药我吃的那个叫就是沙坦类的和地平类的二合一的药,你血压控制的怎么样?

还控制的不错,应该是一百二十多,然后有时候八十多点儿,有时候七十多,那您高到多少自己会有不舒服的感觉?我多少都没有。不是,那你有糖尿病吗?没有糖尿病,支气管炎、哮喘有吗?都没有,但是我抽烟抽烟是一天多少支?五支吧,抽了多少年了?15年痰多不多?就早上起来有点儿白天,平时气道高敏嘛,比如说对花粉,对一些特殊的气味会不会让你觉得喘不过气来?那倒没有那么厉害,但是我就每天早上起来鼻子老过敏,打喷嚏,然后那个流鼻涕,你有冠心病吗?对,什么叫关心?就是心前区有的时候生气了或者劳累了可能会觉得憋闷,不舒服之类的有没有过?没有,您平时有什么药物或者食物过敏吗?没有。那明天的手术呢我们要做全麻对您来说呢就是睡一觉,那么您睡着了以后我们会给您的嘴里下一根管子,当时你已经睡着了哈,那手术当中呢您是靠这根管子来喘气的,那么所以呢我要评估一下您的气道,您配合我做一下体检好不好?插进去了现在没有,我来评估一下您的气道,好吧?好,好好,您张嘴发出的声音,好好,你有活动的牙或假牙吗?没有,你打呼噜厉害了,刚入睡的时候打,快醒的时候打中段就不打了,有没有晚上睡着睡着觉突然把自己憋醒的情况,从来没有你像我这样把脖子往后一仰往后一仰,来往前,好,左右都可以动吧,没问题是吧?

疼痛的,然后你再做一个动作地包天的动作可以做哈,那明天呢全身麻醉一会儿呢,护士会给您交代一下术前的一些注意事项,那么降压药呢?您明天早上尽量早一点吃,少喝水,您对麻醉还有什么疑问吗?疼不疼,不会让您疼的,放心吧,不疼就好,我要去找你们家属签字那签字儿吧,好,我们联系同学,你这太能说了,我们医生跟我说完这之后我突然就想起来了,我在做全妈之前有过这么一次访问,但是呢没有我们这个医生这么虚弱,就一下让我觉得问得我真的就明天早上就要做麻醉那种事的,就慢慢的根据他的这个这个每个问题的深入,你真的觉得他就把你的每个身体的这个情况就是事无巨细都给你问一遍,是就像你的一个私人医生一样,再跟你聊天儿,再给你做一个谈话之间的身体扫描或者叫体检,对,就你很自然的,你也很舒服的,你就能接受明天这个麻醉的事儿,做好心理准备和身体准备,所以我觉得这样呢不仅是了解了病人的这个病情或者他基础情况更多的,其实这样我们心里头觉得也特别的亲切,还有信任感,真的是这样,所以想问一下我们的女主人了哈,一个现实中真实版本的这个术前的方式真的有这么多问题需要问吗?是的,因为妈的医生,我刚才说了就是一个飞机的飞行员嘛,那么当然飞机在起飞之前其实有一个团队地勤人员在检查飞机,那对于我们来讲呢,是我们麻醉医生亲自来检查这个飞机会关注到病人的所有的生命系统,那么我们术中会根据这个病人他生命系统存在的一个状况有的放矢的进行处理,当然术前有的放矢的进行准备是那么这样呢才能把这个飞机给开好,每一个问题都非常的关心,内测是这样的,因为要唠家常,随便提的背后都有深意,就是问这打呼噜这件事儿,我觉得这个有点儿隐私,你要真是一个陌生的,虽然说是我们应该信任的麻醉医生,但是好像突然问你打不了呼噜这事儿吧,我还有点儿不好意思,还别说,有的人要是真是脸皮儿薄一点儿呢,他可能就会说谎,如果这个要是说谎了,这个信统一上来本身打说不打会不会有影响,为什么打呼噜这么关键?

为什么刚才石医生特别关注他张嘴的情况,打呼噜的情况,晚上有没有睡觉被憋醒,那么这些呢都跟病人的气管插管建立人工气道这个操作非常相关。你睡着以后呢我们会给你嘴里插个管子插到气管里,连接呼吸机控制呼吸,这管呢是一个生命管,管子进到了你气管里才能保证你整个过程中的生命安全进去困难或者是不能插入的情况下呢,那么就出现了相应的风险。那么打呼噜代表了什么呢?代表了你的气道呢,鼻子和嘴,然后到生门这块儿气道非常的窄,麻醉医生把管子插进去这个部位,就建立气道很困难,这个时候呢就会面临着一些风险,那么如果实习生了解了你的气道的一个狭窄的情况,插管的困难,他就会做后续一步一步一步的更多的准备,保证到时候气管插管的时候呢能够成功,能够保证你的安全。

有没有过一些情况,比如说通过问完之后发现这个病人不太适合进行麻醉,特殊情况存在的检查中发现了病人不适合明天做手术的情况,比如说血压没有控制好的情况下,术中出现心脑血管意外的发生风险就会高,那再比如这个病人一两个月内出现过比较轻微的中风,其实病例里没有记,如果问出来了,那么会建议这个病人再过七个月加起来,九个月以后再做手术,因为近期有个中风病史的病人,两三个月三次做手术,术中再次中风的风险非常之高。

各位,不要小看这每一个问题,特别是我们要足够诚实全面的跟我们的医生去进行一个回答是这样,因为他都可能会影响到第二天你手术时您自己切身的生命安危,对,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本栏目由中国红行动独家冠名播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飞行检查环节我们的术前访视环节已经完成了,那下面我们的第二阶段就是我们的飞机要准备开始起飞了,开始起飞了,起飞再从滑行到往上爬升,这个时候才麻醉,医生在忙些什么呢?忙着当平时睡着,然后在忙着刚才提到的建立人工气道,就是气管插管的过程,气管插管成功建立了人工气道连接上呼吸机,那么这个起飞过程呢就完成了,为啥我们的杨荣当年在做全麻的时候哈,你还记得你自己那会儿是怎么就睡过去了吗?既然是有医生进行一个问题的一个征询,聊了几句之后就拿了一个呼吸面罩跟我说是氧气,然后我就特别乖的把这个氧气面罩,我觉得戴上一瞬间之后发生什么事儿就完全不记得了,医生可能是怕我紧张,所以说这是一个氧气面罩,但我估计里面肯定是有麻药,不是的。对,我们让病人睡着呢就不同的方法,大部分的方法呢是通过你的静脉点滴我们给你推进去了一些麻醉药物,但是你感觉不到这药物怎么进去,然后让他睡着,而他说的那个面罩的的确确是吸氧,也有一些药物呢可以通过吸入的方式呢吸进去,但那种诱导方式呢我们用的目前来说占的比例不是很大,小孩儿呢可能会多一点,因为小孩儿有的时候他没有扎上针他不让你扎,这个时候呢我们可以把那个吸的氧气里面加上一点麻醉药,然后面罩让他闻闻着,闻着它睡着了,我们就可以给他扎静脉了。到底我们是如何睡着的?主任,我建议我们来现场建构一个模拟真实的手术室,我们来看一看麻醉医生到底是怎么工作的好不好好好我们看一看哈,我们开始麻醉了,咱们先吸点氧气。呼吸。

现在我们医生在推着这个药物,就是当这个患者从清醒状态逐渐睡着。能看到眼睛渐渐的闭上,是的,对,这就是传闻当中只用打一针我们就睡过去那个麻醉过程打这一针睡着了,但后续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深呼吸,病人睡着有一个医生在用这个面罩给这个病人做的机械通气或者人工呼吸,因为他的面罩里面呢是有氧气过来的,让我们睡着的是我们通过注射的,对,刚才看到白颜色的药物让病人睡着好的,用手按着也很关键很关键,因为氧气呢要紧紧扣住面部才能比较大量的比较完整的进到病人的呼吸道里,进到肺里,然后进到体内,这个时间呢大概有2~3分钟,病人睡着到一会儿的气管插管之间呢2~3分钟非常重要,我们的大量的氧气进到体内,让病人浑身各部位都充满了氧气,这样对一会儿我们实施气管插管的时候,那么病人没有呼吸,也没有机械通气,没有氧吸入的时候能耐受更长的时间,这是在干嘛呢,就是给麻醉医生做气管插管用,您总谈这个气管插管为什么这么重要,他是干嘛的呀?老百姓有一句话叫人活一口气,那么这个病人睡着了以后他呼吸是没有的,如果我们不把这气管插管插入到气管里,就没法连接呼吸机,这一口气就没有了,没有这一口气人就会死掉的,插管这么的重要,太重要了,我们能看一下演示吗?好,让我们的医生演示一下来,有请这是用喉镜通过咽部暴露声门,他插入那个东西呢叫气管导管,这一关非常的重要,因为看到声门以后,我这个气管导管才可以正确的进入到气管里,旁边那个是牙垫,避免牙齿咬扁,气管导管。插管成功进入到了气管。

现在医生呢再去做人工呼吸,用个简易的呼吸囊,也可以用呼吸机来看看胸廓起伏的情况,胸廓起伏的好证明气管导管在气管里,然后呢用听诊器要清洗两侧是否对称,一侧胸廓起伏,另一侧不起是插管位置不佳,我看现在是把我们的导管和我们的这个呼吸机做了一个联通,对了,再用胶带缠上就固定。到这一步,我们的起飞过程全都做完了,这是一个非常平顺的飞机的起飞过程。呀,这整个过程可以说真的是紧张又有序哈,切管插管呢是保证这个病人生命维持的生命安全的最重要的一环,那么为什么把它比喻成飞机起飞呢?其实飞机起飞过程中呢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一些困难,比如说大雪的天气,大风的天气,雷电的天气等等等等,我们的医生在建立气道做这个气管插管的过程中呢会遇到比飞行员更难的一些条件和困难,比如说烧伤他嘴张不开,怎么办?对,巨度肥胖舌头非常大,刚才那个猴子进技术看不到生门怎么办?先天这些激情口腔的脓肿做气管插管造成剧烈困难的条件非常我临床的叫困难气道,就是插管非常的难管进不去,有些病人面罩通气也通不了,这个时候就是要治病,那就是暂时的一种窒息状态了。对,刚才我们的医生在访视连续的时候,我们患者的时候对就问到了很多问题,对,其实那些问题的目的呢就是为了我们在这一次气管插管能够在最快的时间,最低的风险把这个气管插管给他插出完这一生,其实这个工作还是风险度极高的,没错,每个环节操作的或者时间把握的,如果出现了困难,出现了问题,都是跟生命是的有关的事情。我记得当时麻醉医生在给我做麻醉之前,他问你这个手术之前吃饭了吗?有点儿疑惑,这个问题到底是为什么?如果你的胃里有水,有食物,一麻醉的情况下呢,很多肌肉是松弛,包括我们气管有一些像叶肌都属于松弛的状况,再加上你是平躺没有了一些反射,这个时候的食物非常容易从胃里流到嘴里,他睡着了又不会吐出来,对那食物会去哪儿呢?进到肺里去,就跟你水呛了是一样的,有的时候会把病人给淹死,术前一定的时间以内呢一定不要让病人吃东西,特别是孩子手术前头一天吃完饭,第二天早上没有吃,他会哭会闹,爸爸妈妈有时候心疼孩子,喂点牛奶巧克力,不再吃点其他的东西,觉得吃东西跟手术没什么关系嘛,不知道这个事情有多严重,那么这种情况下还是比较危险的,但是也有很多人他进手术室那是被抢救进去的,有毫无准备,可能是一场车祸,一个意外,他可能刚吃完饭立马要被麻醉,要手术,这怎么办?

急诊的病人胃里有很多的东西,为了抢救他的生命,我们只能冒着他有可能法律误区的风险。对于麻醉医生来讲呢,我们现在也总结出了很多的一些技术措施,比如说术前用胃管呢把尽量能抽出来的东西抽出去,然后麻醉过程中呢我们会把病人头部抬高一点,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措施呢,压迫食道,把食道给闭住,这样胃里液体高反的可能性也就会小了一点,但是呢不能保证都能成功明白,所以胃里有食物风险度提高很多,但是有些措施呢可以缓解一些好主任,到这这一步我们的气道插管也完成了,我们的飞机终于可以开始平稳的飞行了吧,呀,真是不容易,可以开始飞行了哈,这位患者已经是平稳的进入了一个麻醉状态,可以开始手术了,对不?对对,那这个时候咱麻醉医生是不是就可以歇会儿了,其实飞行过程中的事情更多,那么整个手术过程中,麻醉的维持过程中呢,我们可以比喻从飞机的飞行阶段,这个飞行阶段呢在正常的过程中呢有可能非常平顺,北京飞纽约一路这个平平稳稳睡一大觉就过去,但是呢这种情况下,这个飞行过程中呢也是充满了危险,就像狂风暴雨一样。对,在有些情况下呢,我们飞行中会遇到雷电的干扰,狂风暴雨的干扰,恶劣天气干扰,甚至是强磁场的干扰,这些情况呢在飞行员飞行过程中有可能会遇到,是那麻醉医生呢遇到的情况比他们要更加的复杂,因为病人呢是在接受手术打击的医生时时刻刻在切,对在敲,呀,在锤,不敢细想,不敢细想,他是为了治病,是,但是这些过程呢对他的整个生命体征都可以产生相应的影响,这个时候呢麻醉医生要维持这个病人整个的生命体征处在一个安全的范围,那么这些生命体征显示的呢就是这些参数在我们手术间里,它摆在这儿,摆在这儿,摆在这儿,甚至摆在化验室有很多很多的检测和监测的设备仪器和参数,麻醉医生呢要时时刻刻看这个参数的变化,就跟飞行员看到每个仪表的变化是一样。刘阿姨哈,知道您也做过一次全麻的手术哈,您当时曾经遇到过哪些小的风暴小的波澜没有,我做的是那个胆切除的手术吗?

做完全麻以后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呢在中间的过程呢都不太了解,就觉得做的挺顺利的,然后出来以后呢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有时候医生就跟我们讲,就在手术的过程当中呢也会出现一些小小的环节,比如出血呀什么的哈,但医生呢都进行了一个紧急的一个措施哈,所以呢就没有什么,当时也就当一个故事听听也没感觉到好像怎么紧张,是吧?是听起来云淡风轻,好像没有什么惊险感,但其实不了解背后,我们这趟飞行,你的狂风暴雨是对印象最深的一个病例呢,这个病例是我们科遇到的这个病人呢是60岁左右,一个男性膀胱癌膀胱全切手术进行到大概1/2要强一点的阶段,脾胃调动的时候就这条线出现了几个心律失常,接着心跳就停了,心跳停止时间75分钟,一个多小时。

是的,在场的应该是有两位麻醉医生,是量了手术室的护士,加上外科团队的3~4人,那么在瞬间呢,其他房间能有支援能力的医生,特别是麻醉医生都赶到现场,七十多分钟的心肺复苏,病人心跳完全的恢复,重要的脏器没有出现任何的后遗症,愣给揪回来了。对他对他的这趟危险经历他完全不知道。

是的,当时那个场景应该说是非常非常考验我们麻醉医生那种综合实力的,对,包括心理素质,包括我们这个反应能力等等等等,所以说各位千万不要小看我们这是怎么了,有情况来来,来来来,出现问题了,突然出现了血压的下降,始终这种情况,这回我们麻醉科医生哈,我妈对医生要迅速的判断原因是什么?出现这个问题是出血的问题吗?还是由于过敏的问题?他们在检查这个病人经过检查呢,他们发现是由于正在使用的抗菌素出现了一个过敏反应,蓝色的医生,他一直在用钳子在寻找是不是有出血的问题,在寻找出血点在我们患者头部的这位医生在尝试用一些药物在注射,是吧?我们要用升压药先把血压顶住,顶不住就会出现心跳停止。

心跳停了停了,我们看这没有了,对,心跳停止,拿着医生组织抢救心脏按压每分钟100~120次,压的深度5~6cm,是成人心肺复苏标准的一个操作,现在可以看到这是室颤的心率,一到位除颤的指征颤一到位,好吗?

看看11正在进行除颤,所有人离开放电时辰变化了又变化了,逐渐的恢复到了刚才的规律的心跳,刚才提到的我们术中心肺复苏75分钟,那个病人呢就这样的过程我们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零一刻钟非常紧张的过程,三位医生你们都辛苦了,向你们致敬,谢谢老师收一下,谢谢,虽说刚才我们整个的过程是一种展示,对,但是至少从我内心当中非常非常紧张的紧张,就是这些指标的波动,特别的剧烈的波动,刚才那种突然的降低,甚至突然的心跳停止,对于我们来讲呢也是非常大的一个事件,我会突然紧张起来,赶快来判断他到底怎么回事儿,病人的血压降了,我们的血压升了,病人的心率慢了,我们的心率上去了,都是高度紧张的一个状况,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呢,他的医生是心跳停止抢救,也包括没有心跳停止,其他一些剧烈指标变化时抢救的一个阻力和组织者电影上能看到好像是出现了问题,都是走到医生在下这个医嘱,抽血200ml,对肾上腺素2mg,心脏按压肾上腺素1mg,再给一次利多卡因这些指令其实真正的抢救过程都是麻醉医生在负责人组织,他在下一些医嘱,就其实那时候咱麻醉一生才是组织者。是的,因为平时他的工作呢就是面对生命,就是面对这个生命体征,这些生命的体征的维护让他正常是这个病人生命存在保证他存活的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某某科医生治病,但是麻醉科医生救命,诶,麻醉医生是最佳救命事,这个事是战士的事,因为麻醉医生在术中遇到影响生命,影响心跳,影响呼吸的情况太多了,他时时刻刻会采取措施预防,采取措施判断,采取措施治疗,出现一些紧急情况呢,他能比较快的做出反应,因为他平时积累的经验多是。那么有一个故事呢,大家可能网上也能看得到,说有一个国家的总统出国访问,他带了两名医务人员,一名是麻醉医生,一名是麻醉护士,都是在麻醉口的,是这样,为什么呢?我猜想他的判断应该是他身体比较好,那么我出国访问可能遇到能导致我生命危险的情况,一般都来源于外部的创伤,这种创伤不管是车祸或者其他的原因,这种情况下能让他生命得以为是进行急救的麻醉医生是最佳选择。

麻醉科医生真的是像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一样,既要保持心态的平稳,高度抗压,同时还需要精湛的医学技术,是这样的,真的是不容易。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健康之路》节目主任,您进行过麻醉,年龄最大的患者有多少岁您还能记得,你可以猜一下,89在我们医院呢,最高龄的麻醉患者达到了1,0,9,109岁,109岁,是这样的,以往是不可想象的,对呀,还回过头来出来开飞机了。那么比如说麻醉医生把一个刚出场的7737从北京开到纽约轻而易举,即使中间遇到一些大风,遇到一些困难,条件也比较容易开到,但是如果你开这个飞机已经用了100年了,哇,好难想象。对,平时在生活中有可能随时都会出现风险,那么你在接受手术打击,让这个飞机能很好的从北京飞到纽约,正是考验麻醉这个团队考验麻醉医生特别重要的一个方面,成功的麻醉的一个手术起飞前的准备到起飞到飞行它不能一直飞呀,它得降落,我们来看一看这个降落的欢喜瞬间,真是不容易,我们这一趟健康之旅飞机终于平稳的落地了。

那主任,我们这个降落过程是不是就是我们苏醒这个过程,对,手术结束以后呢麻醉医生会把各种药物都停掉,这个时候呢病人的肝脏就会把这些药物一点一点的给它消灭掉,要解毒,消灭完以后它就清醒,这个时候麻醉医生可能最重要要去判断这个病人体内药物的人流给病人带来的影响和我们拔除这个气管导管的时机早了,可能他需要这个导管的时候,因为拔除可能就会引起呼吸的问题,晚了呢有可能对病人的感受会不好,我很清醒,已经不需要这个管子了,但是呢还在这个地方想问一下几位嘉宾,手术麻醉之后醒过来的时候一个叫醒的过程是怎样呢?问一下刘阿姨还有印象吗?

是谁叫的您还能记得吗?医生然后让醒一醒醒一醒看看你醒没醒,是不是已经恢复到正常了,真的到正常了以后才会给你推到病房去呢。陈旭,还记得吗?我就是对我做全麻醒来这一刻我印象特别深,就是眼睛睁不开,但是我有点感觉就是就像拍电影似的那种黑幕完以后,在《远山之外》有人喊你的名字,对别人去联系的话联系忽忽悠悠的音越来越清楚,你听得越来越清楚,然后他就会稍微的拍拍你,然后再叫你拍拍,你再叫你慢慢慢慢的,突然的一下就睁眼了,他时刻呼唤你呢就是想看你意识恢复的连续睁开眼睛,诶,你听我的指令睁开眼睛了,证明你的意识初步恢复了,然后他会让你来握我的手是一个看看你指令反应恢复的怎么样,再一个看看你的肌肉力量恢复的怎么样,然后他会看你的呼吸的频率,呼吸的深度,血压的平稳等等这些情况是否达到了可以拔出这个气管导管的标准,但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当时叫醒我的就是我的麻醉医生,我以为是我主刀大夫呢,等于这点儿好处又给主刀大夫那主任,我们说这个飞机降落我们有一个比较准确的时间节点,几点几分几秒,咱们这种麻醉的唤醒能做到这么精确吗?手术结束到完全清醒,达到能拔管条件,这个个体差异较大,比如说我们连续时间会长点儿,有可能因为你肝脏解毒的能力又长又短,偏胖的人呢药物进去了以后呢会存在脂肪里,脂肪是仓库药停了以后呢,仓库里还在不断的往外搬麻醉药,这样病人醒的会慢一点,数小时以内或一两个小时以内基本都能达到完整的恢复状况,有的人更快,可能是一刻钟就可以了。影视作品说这个人是全麻,做着做着手术,突然他就醒了,医生怎么做手术,说什么他都能听见,能看见了能发声吗?术中知晓发生了千分之几,就是这个病人在全身麻醉过程中呢意识恢复了,感受到手术这个事情呢应该算是一个不成功的一个全身麻醉。那么这种情况呢大部分都是由于对于这个病人麻醉药物的使用量不够充分,就是我们现在使用的麻醉药物个体差异非常大,能有5~10倍的差异。对,就跟酒量一样,有的人喝一两就会晕倒,有人喝两斤还清醒,所以说这一点呢就是要麻醉医生盯着药物进的速度和那个浓度跟病人本身的反应之间的关系,看这个药物满足不满足这个病人睡着的需要,所以说我们各位患者不用去担心,你会在手术室突然醒过来是一回事儿,概率是非常非常小的。

是的好,我们说我们的麻醉医生完成了拔管,完成了唤醒之后患者也醒过来了,那咱麻醉医生终于忙完了,可以下班了吧?没有,还有很重要的工作还要干嘛呢?手术完了。你最难受的感受是什么?疼疼,对对对,这种手术或者急性疼痛的治疗和预防都是麻醉医生的本质,还是我们的职责范围,作战质量,不同手术的种类造成疼痛的原因不完全一样,对,那么麻醉医生就会选择不同的药物组合去做,另外呢我们也有一些手段,包括术后镇痛泵,这些技术的使用让这个病人呢似乎疼痛能控制到比较可以容忍甚至不疼的程度,说到这个止痛泵觉得特别亲切,感觉当时是这缓解疼痛的一剂良药,当时医生也是说如果你觉得疼的话你就摁一下,但是呢我当时又觉得如果能不摁就尽量不摁,特别疼,忍不了了再摁,为什么要忍着呢?麻药吗?管着你痛感的那个神经用药用的太多了,会不会它那个神经就可能免疫了,就再摁就没用了,所以我想这个麻药一定要用在这个刀刃儿上,特别疼的时候我再用,我就忍着,不按您怎么看这种选择关公不用麻药都能刮毒,就是吧。那么忍痛是个特别不好的一个习惯。疼痛特别术后疼痛给手术病人带来损害,远大于我们使用镇痛药带来的副作用。

因为你术后有着严重的疼痛,你不敢下地活动,长期的卧床你不敢咳嗽,包括经胃肠道的进食都会减少,再加上疼痛的刺激,可以使你的血压升高,心率增快,使你的免疫力降低。几乎所有系统的并发症都有可能是因为你忍痛不活动不下地出现严重的并发症。大家知道肺栓塞吗,腿上的静脉由于你不活动形成血栓,这个血栓一脱落以后呢就会到心脏去,就从心脏打到肺血管一下把肺动脉给堵住了,就会瞬间的憋死,包括其他疼痛带来的你像感染率的增加呀,心脏风险的增加,脏器功能的恢复延迟好多好多这个量就不一列举了,远高于你用了点儿镇痛药以后它的负性的影响想问题,因为很多人对这个吗啡特别的在意,就怕他会成瘾,零担心有急性疼痛的情况下呢,这些阿片类药物使用不会带来任何跟成瘾相关的机制,它作用到脑的时候呢它就不会去导致你成瘾这种感觉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呢手术后的疼痛呢一般最重的是第一天24个小时最疼,25~72是比较疼,三天的时间你把疼痛给压住,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呢,疼痛感已经不是非常重了,这时候你基本上也不需要比较强的像吗啡这类药物去阵痛了,所以短期的使用不会带来任何的所谓的争议的影响,大可放心。所以说今天呀,各位,我们看到了整个的这一场,健康之旅,飞机的从起飞到降落的全过程,我们也了解了我们麻醉科医生他们工作的这种细致和不容易,真的,我们原来以为那短短的一瞬间只是我们麻醉医生工作的开始的一小部分,大量的工作都在我们睡梦当中在进行着,其实整个手术过程中呢病人的任何的波动,任何的变化都揪着麻醉医生这颗心,因为我们是临床医生,都希望自己这个病人能在最好的状态,最佳的状态接受治疗,然后能够痊愈,那么送出手术室是我们高兴的第一步,病人安全的接受了手术,没有疼痛,病灶被切除了,面容轻松,面带微笑跟自己的家属打招呼这一刻心里一块手也是落了地,第二步答案是病人手术后没有出现相应的一些并发症前已出院,麻醉中间很多次的实施既保证了生命,也能使病人术后的恢复更加的顺利,所以我真的建议我们三位嘉宾代表代表所有的观众给所有的麻醉科医生送去一点表示致敬的掌声,你们辛苦了,谢谢请各位不要忘了看完电视看直播有问题直接问专家欢迎各位下载我们的央视频关注《健康之路》在央视今天的直播最后,主任再次表示感谢和敬意您辛苦了,谢谢,谢谢。还有三位嘉宾,谢谢。明天咱们不见不散,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