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9月20日致富经老陈的新“丝”路(24:52) 致富经20210920陈国民

2021-10-04 00:08    来源:
X

20210920致富经视频回放 

CCTV17官网直播

黑夜里一根白丝牵出它的财富,连接着村民赚钱的希望。陈国民用现代化蚕房刷新当地几十年不变的养殖模式,他让蚕不吐蚕茧,而是在平板上吐丝,每吨竟能卖到120多万元,是普通蚕丝的三倍,看老陈如何颠覆传统让产业升级,带领四万多名村民走出一条养蚕新思路?更多精彩尽在本期节目。 

《致富经》20210920老陈的新“丝”路

黑夜里一根白丝牵出他的财富,连接着村民赚钱的希望,我三天三夜可能有几十万的收入了,钱了,他用现代化蚕房刷新当地几十年不变的养殖模式,它让蚕不吐蚕茧,而是在平板上吐司每吨就能卖到一百二十多万元,是普通蚕丝的三倍高,汇报汇报的高呀,也愿意去去去去做做冒险,对对对农民他有创收了嘛,他翻倍了嘛,所以他积极性比较高了。看浙江海宁的陈国民如何颠覆传统,让产业升级,带领四万多名村民走出一条养蚕新思路,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欢迎收看祝福。

今年的9月23日,我们将迎来第四个中国农民丰收节,从今天起是普京将会推出六级系列节目《丰收新概念》,从不同的侧面来反映丰收的新理念,新方式、新经验,感受多姿多彩的丰收盛景。咱们今天要去的收获现场有点儿特别,怎么个特别法?现场有三万多名工人忙乎不停但是呢又非常的安静牵头的《人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陈国民他们在干什么呢?这个蚕吐丝作茧相信大家伙儿的都见过,可是全国民养的蚕不做茧,而是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吐司,现在我们就一起进入这火热而且又谢谢安静的劳动监察。刚才我们提到的三万多名工人。

就是这些正在吐丝的蚕。他们在平板上寻觅最佳的吐司位置,一旦选定小脑袋就开始左一下右一下,吐出一根细细的白丝,奋力的完成化蛹前的最后一个作品。钱掉了,钱,钱掉了,对,这个也是钱呐,这个这个也快掉了,对,对对,这个也是掉掉了,他这个钱钱不能掉,跑到外面的我们我拿拿上去。

他是主人公陈国民员工都习惯叫他老陈,这个晚上对老陈来说非常关键,蚕开始吐丝也意味着他期待已久的财富计划正式开始,这里,你看我们有一层薄薄的湿的呢,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我可以摸吗?可以可以,没问题,不不不,不不不,它已经,对对,薄薄的一层丝的呢,对,对对对对对对,这就是已经结了一层,对,对对对对,到明天又更加厚了呢,这个孔都看不到了呢。蚕吐出的丝已经在平板上结了薄薄的一层,这跟我们平时见到的蚕吐丝似乎有点儿不一样。蚕是一个独立劳动者,他们吐司时通常会找一个支点,用吐出的丝把自己一层层包裹起来,形成一颗蚕茧。可在老陈的蚕房,蚕被放在平板上,失去了支点,吐出的丝形不成,蚕茧,只能互相交错结在平板上。我今晚做将近30张30张的情况下,我三天三夜可能有几十万的收入。厂房里的30张平板上总共有三万六千多条蚕,三天三夜后,他们投在平板上的丝每吨就能卖到一百二十多万元,是普通蚕丝的三倍,能不能赚到这份财富,都要依靠眼前这些小家伙。

他们无意间的一个小动作,在老陈看来都是危险的警报,你看你,你看这拉尿了,拉尿了,你看这个。这个是尿吗?对,对对对对,你看这里,这是它刚刚刚刚尿的,对对对对,而且要一拉尿你马上都要把它清理干净不干净的情况下,这个蚕屁股就会粘住,因为一张住它就爬不动就就死掉了嘛,你看我们要藏分,看到一成分,马上就拿走,油在上面就污染了,那还挺多的,对对对对,我们全部把它拿走,拿走之后才能不污染。这个平板石人有三急,残也不例外,员工们举着灯拿着卫生纸,就是为了随时清理蚕的粪便,这个危机刚解除,在另一块平板上,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这两个死掉了就要把它拿走,要不然又得被埋在底下,这个死掉了,这已经已经翘起来了,那他已经被压住一些,这个也是已经被被别的蚕的吐丝把它绑住,要尽快把它拿走。

受污染的蚕丝价格只能卖到原来的1/8,所以接下来的三天三夜,十几个员工要在厂房里时刻盯着这些蚕的一举一动,眼睛有点累,就是腰有点累,休息两分钟到五分钟这样了,再到明天早上一直这样走来走去,站到明天早上投入的人力成本高,承担的风险大,同行的很多人都不愿尝试让残土平板丝,但老陈却一定要做这件事儿,我们之前是想推广,但是群众不不接受,说费力呗,费劳力呗,费劳力,再费劳力,他们就不愿意,现在现在都已经半夜了,大半夜的呢,但是我们还在行动,累,特别累但是利润高能,挣钱累也值得。三天三夜后,这些平板丝最终会是什么样子?

老陈是如何靠他们赚取财富的呢?来来来,陈国民是浙江海宁人,家里一直做桑树苗生意。2006年,他接替父亲来到广西,负责当地的桑树苗销售。2018年,广西的桑园面积达到了342.7万亩,高温湿润的气候十分适合桑树的生长,所以广西一年有十个月都能养蚕,最多可以养到12批。

虽然占据了有利的气候条件,可一直以来当地的村民都有一个困扰。就是这样的一个折叠的网,把它铺上面就行了,是吗?是那种塑料的这种质地塑料的。大多数村民家里都用这样白色的塑料醋收集蚕茧,石世军家的这批蚕今天刚开始吐司,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你看得到吗?这个是两个两个在一起,这两个在一点搞搞一个网,两个在一个典礼吗?他刚刚结成一个薄薄的一个薄薄的吧,但是已经两个都都住了是吧?对,两个都住在里面了,这两条蚕在吐丝的时候,因为靠的太近丝缠到一起,最终把两条蚕包在同一个蚕茧里,这样的蚕茧叫双宫茧,这种就不能要了,要是要很便宜的,你这种现在能把他们俩分开吗?里面有很多你你不可能分的分的完的用这样的塑料醋养蚕,蚕的活动空间很小,丝很容易缠到一起。当时世君掀开另一边的塑料,促使眼前的画面更是让记者有点儿头皮发麻,他们盖在一起太密了是吧呦,下面好密呀哇,这就这么密呀。蜜的双工最容易很多了,起码有一半双工这里面最起码有一半都是一半的。密密麻麻的蚕挤在同一块塑料醋里,时事均预测结成的蚕茧里有一半都是双宫茧,双宫茧在市场上很不受欢迎,普通的蚕茧每公斤能卖到47元,而双宫茧只能卖到23元。这样的情况在当地的村民家里很常见。我们都养22胎子女的,一直都是这样养。

是,一直都这样养的你就养不好,都不都没有收入。双宫茧不好卖,都跟司时的一个生产环节有关。蚕茧其实是由蚕吐出的一根完整的丝包裹而成丝时,只要找到这根丝的源头,机器就可以不断的把这根丝抽离出来,一颗满分的蚕茧最长能抽出一千两百多米的丝,而双宫茧因为这两个蚕的丝互相纠缠打结,抽不出一根完整的丝,所以司企业都不愿意收,觉得老百姓养蚕这个一个是成功率少,品质也不高,这个资源优势太浪费了。在广西,一年能养12批蚕本,可以依靠气候优势抢占市场,却因为村民养出的蚕茧品质不高,卖不上价,当地的桑蚕产业一直没有起色,老陈想做这个产业的革新者,他决定在百色市建一个现代化残房,给老百姓打个样。这个挂满了方格醋的铁架子正缓缓的降下来,准备收集蚕茧采药吐司时,就会爬上这些方格醋,找一个小房间,节俭是。接好碱后,方格醋会再升到半空中,保证通风,哪有我看这一格也不满,一般都不是这种满的情况,因为是这样的,如果全部满的情况下呢,它就会容易产生三宫血,产生三宫血。所以说我们呢故意让他不满,让蚕宝宝有更多的选择他自己的房间,所以说我们故意让他多留几个,放个处,这样的长就不会不会出现两条长争一个窝的现象。是这样的呢,我看一下这一打眼看上去这都是好的残疾吗,对,对对,这里都是好的,打眼儿看上去就能看出,对,对对,它是大小都差不多,大小都差不多。向上攀爬是残的天性,垂直放着的方格醋不同于平放在地上的塑料醋,可以让蚕有更多选择的空间,两条蚕就不会挤在一起节俭了。他帮合作社的几户村民家里也装上了这种可以上下移动的方格醋,养出双宫茧的概率降到了2%。今天我发票吧一个一个来的。

好了没有,咱们一一个一,一个一个来,一个一个来小时行吧?刚过早晨6点,老城的基地就来了许多村民买蚕苗。村民们来买蚕苗的工具五花八门,有收纳箱、竹篓、纸盒、铁盆,甚至是洗澡盆,关键时刻也管用,啥时候拿什么装残苗,村民们不在乎,只要买到了蚕苗,大伙儿就很高兴,今天排上队了是不是?我说咱们得先了吧,开心开心了,老陈的蚕苗跟别人不一样,这个就是003别人家的三零多一少,我们少养1040呢,就说的比较大一点,比较容易养的成蚕从出生到化蛹需要25天左右,每3~4天算作一零。以前村民们买的蚕苗都是30蚕,老陈自己的养殖场里买的也是这么大的蚕苗,可养了几次,他发现三菱蚕太小,体质弱,很容易染病,有时存活率还不到50%,他就试着自己育苗,发现蚕苗长到40,体质更好,也更容易养活。2016年,老陈把培育的40蚕卖给村民,可没想到大伙儿把四零蚕拿回去养,存活率甚至还没有三龄蚕高,我一期肯定有95%以上的,因为我我自己养蚕都是95%甚至98%都有的呢都几乎没什么死的呢蚕养蚕,所以龙骨养过去呢也就是百分之八十,八十五,就就是没达到我的预期。这一天他跟着村民一起去采桑叶,一个小细节不仅解答了老陈心里的疑惑,更让他接下来帮助村民把残的存活率稳定在了95%以上。

这张叶子,你看你摸一下很嫩很嫩的嫩,然后我再对,对对,我我在底下给你给你看在叶子呢。你看这个叶子,看上去有点老,有点老了呢,你摸上去就,有点粗糙,对,很粗糙,感觉像是有刺儿一样,对,对对,这是老叶子呢,问题就出在桑叶上,左边是老叶子,右边的是嫩叶子,村民割桑叶都是整颗割掉,然后一起搅碎,嫩叶子和老叶子被混在一起喂给蚕苗,这样子造成的,有的吃的,有的吃的,老老的有有的吃嫩的呢,然后刚刚脱皮完之后,嘴巴很嫩,很容易咬伤,容易被这个老叶子给划伤,对,对对对对,咬伤之后呢就感染了呢,它就会发病了呢。四灵蚕刚刚蜕皮,嘴巴还很嫩,这时如果吃到老叶子,他们的嘴就会被划伤,感染细菌死亡。意识到这个问题,老陈每次发苗前都要先在基地里给四灵蚕喂一餐嫩叶,等村民们买回家喂第二餐时,小蚕的嘴巴已经长坚硬,不会再被老叶子划破了。我要去大。

2020年,在老陈的带动下,当地村民家里蚕苗的存活率都达到了95%以上,养出的蚕茧个头均匀,双工减少,很受司企业喜欢。美金的收购价也比以前提高了两元,四万多名农户跟着老陈增收,合作社的销售额达到了5000万元,现在就比较规模化标准化了,所以产品质量肯定一年比一年好,农民他有串收了嘛,他翻倍了嘛,所以他具体是比较高了。这时老陈又看中了另一个商机,这个商机如果能够实现,还能给当地的桑蚕产业打开一个全新的市场。老陈要让他的蚕不在方格醋里吐蚕茧,而是在平板上吐丝。传统的商场产业它无非就是怎么样呢?节俭消失,承担单一,做平板师呢其实也就是拓宽商场产业产业链的一一个更加高高附加值的东西用途更加广泛,高汇报那不得高呀,也愿意去做做了个冒险,对,对对,过去蚕茧大多数都用来丝制成丝绸,更多的用在服装行业,如果制成平板丝,就能省去这一步,直接作为原材料加工成面膜、宣纸,甚至用在医疗领域,一旦实现量产,就能大幅度丰富桑蚕产业的产品类型。更重要的是,这样做可以提高蚕丝的价值。一吨平板丝能卖到一百二十多万元,是普通蚕丝的三倍。然而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2020年陈国民带着员工开始试验做平板丝,可做了几批出来都因为有残分和残尿的污染,只能当次品卖掉,价格还没有普通蚕茧贵,做实验的话一般都有两百来张,每张上面我们能放1200条,一张平板石上面有一条蚕,坏掉了,污染了那个平板丝,那么我们一整张平板都用不了。这种实验的话我们陆陆续续做了十多批吧,那每一批都有损失,这几年算是将近有几十万了,安全搞不好的,你还不能让这个产品去接接普通的呢,那普通姐哪怕有一个不好,那其他都是好的呢还是卖价呢?这就是人家就《不愿意》大面积做的原因。平板丝制作工艺并不难,同行不愿意做就是因为人工成本高,可在陈国民看来,成本高,收益更高,他卯足了劲儿一定要实现这个别人不愿意挑战的目标。

他要从给蚕选美开始做起,颜色看得出,颜色发黄的,把发黄的写出来,对对对对,妈的颜色都都不一样,这些有点发青发灰,是不是这些这些发黄?对对对对对,这些发青了,你不要不要不要,这些我不要。我要是这些黄的钱,为什么会有这种颜色的差异,因为它里面全部是湿的的一包石胶,全部一条厂里面全部都是私交,他就马上会投资这里呀,还有商业还没消化完,这是黑色的,其实是他世界的。对对对对对对,还没消化完,还没消化完。发黄的蚕意味着马上就要吐丝。

这样的蚕到了阳光下又是另一种样子,全透明了有光看的特别明显,你看这些都是透明的,里面亮亮的呢,这里面亮亮的,对这些蚕究竟会创造出一个什么样的财富呢?距离这些蚕吐丝已经过了三天三夜,老陈到了验收成果的时候。亮亮的呢上面感觉像是打了蜡一样那种对对,你摸上去很光,特别光滑,很光滑,完全不像我们摸那个蚕茧。对对对对对对对对,这个就是你们的平板丝。对,这个就叫平板丝。一层厚厚的蚕丝压在蚕的身下。

不同于蚕茧表面的粗糙,透过光,眼前的平板丝光滑平整,泛着银白色的光亮。这层光亮是一千两百多条蚕用三天三夜创造出的杰作,更是老陈期待中的财富。对这好几层吗?还是只有一好几层的呢?我给你我下来看一下看,哇,你看它这个丝你看好密,而且好均匀感觉。对呀,它它它它可能呀好漂亮诶,这个好均匀,对它很均匀,感觉像是那种织出来的,不像是它们吐出来的,这样我们做成一块平板丝可以被分成3~4层,不需要再像蚕茧一样经过丝这一步,这薄薄的一层就可以直接作为原料加工成面膜,宣纸,医疗用品等产品。

老陈看的挪不开眼,仔细的检查着每块平板丝的质量,这个相当成功,全部都这个没有没有污染已经被定出去了吗?这一批定了定,定定了已经已经定了呢这是情了,对这个可能这边这一批可能也可以卖个几十万的我就丰收了呢。丰收对于老陈来说,不仅是平板丝顺利的完成,在市场上这些丝每吨就能卖到一百二十多万元,做出来卖上价,这是属于老陈的丰收,这边做的好牛好牛好牛,牛这边真好。今年老陈已经生产了3.85吨平板丝,让平板丝实现了量产。许多山东、浙江等地的厂家主动找到老陈订货,明年他的目标是产200吨平板丝,带领当地的村民一起为广西的桑蚕产业打开更广的市场。天蚕吐丝这一片光洁明亮,其实不光是老陈呐,谁看了那都得说上一句牛,这老陈的丰收,是对行业颠覆性创新后获得的丰收。中国的桑蚕丝的产量占到了全世界的70%~80%,而广西更是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52%。在这样一个传承了千年的产业当中,老陈做的是对固有传统的挑战和革新,平板思让当地养蚕的农户有了更多的销售渠道,新产品、新方式也让桑蚕产业有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hello,各位,今天的智慧金丰收新概念就到这里来,下期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