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6月12日今日说法“绑架”闹剧(27:58) 今日说法20210612贾云绑架案

2021-10-04 19:56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12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19年3月20日下午,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公安局接到报案,报案人声称自己儿子贾云被人绑架了。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寻找贾云的下落。经过侦查,警方发现这是贾云自导自演的一场“绑架”闹剧,目的是向家里人索取十万块钱。

《今日说法》20210612“绑架”闹剧

我来了。这个。我来了。北方小城有人突遭绑架,我们碰面,我们这个小的这个语气发来让人绑架了,他特别害怕的就蜷缩在角落里面,案情重大,警方争分夺秒肯定无论咋样,争分夺秒的先解救人证调看监控,绑架动机成谜,从你身上到底能拿到什么,为什么要绑架他,现在却说我们这也是新闻。放好运动鞋,手提袋,白色的亮点把警方要引向何处?看他父亲的老婆的表情五味杂陈吧。绑架闹剧《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行吧,喂,你好,喂,你好,我们不该有我们这个小子这个语气发来让人绑架了,你儿子发了一个图片,打个这人绑架了我不清楚嘛,发了一个图都不清楚嘛,那你不联系来嘛,联系不上了。

报警人声称自己的儿子贾云刚刚被人绑架了,对方发来了几张照片,索要赎金10万元,一个受害人的他这个头部用胶带横着,缠手部被也是用胶带缠起来的,在地下蹲着,嘴上和手上都用胶带封起来,风起,而且衣服扒光只有一条内裤,他特别害怕的就蜷缩在角落里面,就感觉肯定应该是被打过他才会就是有那种表现。贾云的妻子向警方出示了一段微信聊天记录。3月20日上午10:50,贾云的微信账号突然给妻子发来了一条消息,说你老公在我们手上,想要你老公活着就拿10万,明天下午3点之前打到你老公的账户,如果不打或者你报警的话,我保证让他的肾脏零件一个不剩,光发来文字我就觉得可能诈骗什么的,不太相信。很快对方就发来了几张贾云被绑起来的照片,还有他的银行卡和半张身份证的照片,发来照片我就觉得太对劲儿,我说我不信,然后让我老姑出来跟我说。贾云的妻子发出了视频聊天的请求,但全部被拒绝。他在拨打贾云的电话,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了。贾云的妻子告诉对方,如果不能让她和丈夫通话,她是不会相信的,会选择马上报警。很快对方也发来的信息,那说明我们没谈的余地了,让他说话嘛。但是绑匪特别强硬态度。机主不让我跟他视频,只是让他发语音过来。之后中午12:30,对方又发来了一段五秒的语音,是贾云的声音,他发了语音就说我受不了了,已经给我吸了两回毒了,你快点把钱打了一把,感觉就是被恐吓的那种,有点儿害怕,然后,说话也不是很利索的那种。贾云的妻子很肯定这条语音的确是丈夫的声音,接着对方又发来了一段文字,能绑架他的时候就说吧,说我们也不杀他,反正就你不打下来,我就一直给他吸毒,短短几段文字,没有标点符号,也刻意隐藏了断句习惯,防匪明显是有反侦察意识的。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来关注今天的案件。贾云的家人来报案时已经是下午2点了,离对方索要赎金的最后期限只剩下25个小时了。贾云的妻子说,他们确实拿不出这10万赎金。贾云的父母都是农民,靠种土豆为生。贾云没有工作,全靠妻子在花店打零工挣些钱。因为他们的儿子明年就要上小学了,所以贾云主动提出说想去江苏打工赚点钱。可没想到他刚刚离开定边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贾云的妻子所说都是实情,那么绑匪为什么会选择经济窘迫的贾云下手呢?

案情重大接到报案后,定边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了专案组,争分夺秒寻找贾云的下落。肯定无论咋样,争分夺秒的先解救人证,我第一时间呢就是把这个人先找到。为了尽快解救人质,专案组开始沿着时间线排查贾云的行动轨迹。

贾云的妻子回忆,3月19日上午,丈夫简单收拾了一些衣服,就去了定边长途车站,带点路费,这路费还出车,主要还是挣钱,也没有带过多的钱。贾云告诉妻子,他要先去一趟靖边,再到西安转车去江苏工作,已经有人帮忙找好了,这一去就要到年底才能回来。10点多,他打来电话说让我送那个手机充电宝,然后我就从家里面骑了个摩托,把充电宝拿上送到车站,他拿了就进去了。根据家属提供的时间点,警方很快就从车站的监控画面中找到了贾云。视频显示,贾云带着耳机,一个人很悠闲的过了车站的安检,人如果很安全的进了车站,绑匪不可能傻到去去车站里边去绑一个人,而且车站是那么一个公共场合,车站的旁边就是我们公安局,所以在车站没未上车之前被绑走的,这个可能性我们就排除掉了。

今天中午12点,贾云还发了一条朋友圈动态,是一段他在高速公路上拍的视频,标注说我我走了就表示他应该是要离开定边了,说年底我再回来,应该是我们定边高速路口刚上去1km左右,那一个地方,通过用视频分析,一个是向东走的这边方向。根据贾云发出的这段视频,专案组开始排查相应时间段,从定边发出去往靖边方向的长途汽车,有了时间,有了方向,有了大巴车,这三个要素很快就筛选出来,他坐的哪辆车,只有一辆车是符合这台车这个过程,它应该是人身安全是不受控制和危险的。这面确认他12点从这儿走的时候是安全自由的。展云的妻子回忆,那天下午1:59,她接连给丈夫发了两个视频请求,但都没有接通,他没接,说他那边儿信号不好,到了家在再给我回接下来一直到那天下午4:13,贾云都再没有跟妻子联系过。专案组沿着长途车行驶的轨迹继续追踪,连夜将侦查的重点转移到了靖边整个这120km地面,到靖边这120km的路程上,只抓拍了两张照片,他坐的比较靠后。警方了解到,这趟长途汽车在高速上并没有中途停车,但是进入靖边县城后,由于县城区域广,居住分散,很多乘客不等汽车进站就会沿途下车了,根本不确定因为每天跑了很多趟,他只能记住经常下车的那么几个点。至于那天这个人到底在哪里下车,他完全没有印象。时间上来看,贾云到达靖边后就和家人失去了联系,也就是说,贾云应该是在3月19日下午2:13到第二天上午10:50之间被绑架的。

如果说他们所要赎金说如果有啥地点需要多少钱,在这种情况下,咱们再享受回复他的内容,便于咱们侦查破案,只能等着他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等着他先打牌,然后我们再看我们如何去应对阳光阴影,木板地搜索范围逐步缩小,因为它那个光线肯定有阳光能打进来把它调过,但是不能让他知道有家不回背后是怎样的引擎,你这句话肯定是说爸爸或者救他呀。绑架闹剧《今日说法》正在播出。

贾云的家人在定边县公安局焦急的等待的消息,侦查员也一直陪着家属耐心劝导着,很幸运的是,他当时临走的时候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不同于车厢上所有人的一个特征,他穿了一双很很白很干净的一双鞋,然后提着一个白颜色的手提袋。侦查员查看监控,整夜没有合眼,他们从海量的视频里筛选着任何一个可能的线索。终于。

在靠近靖边车站的最后一个十字路口,贾云的身影出现了,突然发现下来一个个子很高的一个一个年轻人下车的时候,他和他媳妇说的着装是一样,穿着黑色的皮夹克,黑裤子旅游鞋,一个黑色塑料袋监控特别,根本看不清这个人的这个体貌特征,只能看见这两个白点,第一时间我们把这个就拍了照以后让家属去,别人自己人看自己人很清楚,这就是我老婆,这就是我儿子。很悠闲的去了马路对面,然后在这个走的过程中还很自如,去点了一根烟在抽他的前后也不跟人,他的行动是自如,他的行为是不受控制的。

从监控来看,贾云对这边比较熟悉,他很快就拐进了一条街道,我们发现他在这个街里头两头这头进去了那头,但是没有出来,我们风景应该在这里边儿,以消失点去为原点,然后画一个直径是1km的圆,在这个圆轴里边去卡,排除了所有的没过去的这个可能,剩下的就是可能。

在靖边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继续对划定的区域进行排查。同时经过分析,警方也从贾云被绑的照片中发现了更多细节,他的左手这块有一个超,因为它那个光线就是有阳光能打进来,他地板上有有没有阳光照耀那种阴影,说肯定是朝南。从照片中的背景分析,警方判断拍照的地点应该是在一个小旅馆里,看那个照片背景的一些陈设,它是一个红颜色的很廉价的木质地板,然后后墙贴着一个那种类似于工程壁纸的那种东西,也是家装一般不会去选那种廉价的壁纸上面有漏,后面露出一个1/4左右,那么一个画框,一个小旅馆朝南的房间,警方把搜索的范围再一次缩小,而贾云最后消失的这个区域,也正是小旅馆密集的棚户区。

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派出多路侦查员,以普通旅客的身份分组排查当地的旅馆,这就是联系住宿住宿的名义去和老板,他说,那我要看一下你这个房间好不好,你给我开一间房子,去看看什么看他的那个地板,看他的墙壁装饰照片上面有背景,有那个图框地地下地板是红色,我们利用这种情况下以后把这就在它消失的这一段以后,所有的宾馆,我们疯人全部都是进行了排查。侦查员找遍了这个区域内所有大大小小的旅馆,却一无所获,他们调取了这条街上每一个出口的监控视频,也都没有再发现贾云离开的身影,人家既然这里边儿消失了,那咋可能呢?宾馆大家都找了,没有一家和这地板的,这是不现实的事情,会不会是警方的侦查方向搞错了呢?贾云进入这条街道后没有离开过的画面,他除了在这里停留,还会不会有另外的可能呢?人没过来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他就他就落脚点就在这个这个区域,就这1km这条街上。第二有可能坐车走了,警方开始重新调整思路,把排查的重点转移到了车辆上,他们调取了沿途的卡口信息,对这个时间段在这个区域出现过的出租车逐一排查,结果在反复的看的时候,其实就发现了两个白点,两个白点进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发现给他支付的这个这个用户,这个微信保护正好就是我们要找的这个被绑卖家的微信账户。让警方感到意外的是,贾云是通过二维码支付的车费,他确实做了这趟出租车。经过辨认,出租车司机对贾云有点儿印象,他说,贾云是一个人上的车,目的地是一家旅馆,他下车的时候是用自己的微信给对方支付了费用,也就是说他自己打车去,他不是被别人绑走的,所以时间又往前推了一步,就是在他打车之前,他一直是安全,就这么顺顺他的话继续往下。根据出租车司机提供的线索,警方找到了那家旅馆,他下车以后应该在对面,以后进了一家商店,买了个啥东西,我进了对面的巷就消失了。贾云的妻子告诉警察,2018年的时候,贾云跟朋友合伙做生意,在靖边租房住过一年,而贾云的租住地就是在这家旅馆旁边的小巷子里面。我们当时分析,这肯定不是一个巧合,他去的那打车直接去的那个地方,是他去年租的那个地方。专案组的警察们在镜边争分夺秒的寻找贾云的下落,可让他们揪心的是从贾云的家人来报案后,绑匪就再也没有发来消息了,难道对方已经有所察觉了?离绑匪规定的最后截止时间只剩下几个小时了,这个时候,贾云的妻子突然想到一条线索。

妻子说,去年贾云的父亲以贾云的名义向银行贷了8万元,准备自己开一家小饭馆儿,把这银行卡给他父亲说给他父亲,他父亲当时没有取这个钱,过了八九天吧,去银行取的时候以后发现这个卡已经被挂失,钱已经被取走了。取走钱后再把卡挂失的正是贾云本人,他说他要拿这笔钱去靖边找朋友合伙做生意。贾云的先斩后奏曾让他的父亲大为恼火,甚至还跑到派出所报了案。你自己贷的款只是贷,之前说是要给你用,没想到是你。他贷下来以后,他不想给你这人自己的财,财产不受人家自己的支配,咱们跟他交代了以后,没有对这个案件没有受理。随后贾云就拿着这8万元去了靖边,先是花了3万元买了一辆二手车,剩下的钱就用来租房做生意。贾云的妻子说,他也不清楚丈夫和朋友做的是什么生意,但没有几个月,贾云就两手空空的回了老家。那么这个朋友会不会跟这起绑架案有关呢?他欠别人的钱,别人就是说问他要钱,要钱的过程中他没有钱,只能就是以这种形式看,问家里面能把钱要,但这样的猜测很快就被推翻了。这个朋友在贾云出事的时间段并没有作案的时间,刚好当天以后就是在快手进行直播的人们直播地点看的非常清楚,在定院线,所以说跟这个的话很快的就把它排除掉了。贾云的妻子说,丈夫的朋友很少,交际圈也不大,家里没什么钱,又没有与人结过仇,他实在想不出谁会绑架自己的丈夫,为啥要会有人对你进行保价,从你身上到底能拿到什么?

他自己本来没钱,为什么要绑架他?其实确实我们这也是新闻画个问号。在贾云曾经租住的出租房,警方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从监控来看,贾云没有离开过这个区域,警方继续扩大搜索,把这一区域的所有旅馆都纳入了排查范围,对他这个人有没有入住,咱们也进行了查找,但是很遗憾的是没有。贾云没有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入住,这增加了搜索的难度。大量警力兵分多路进行摸排,终于发现有一家旅馆的陈设和绑架照片上的背景十分相似。那么贾云会是在这家旅馆里吗?我在没看到监控之前不确定,你不确定是不是还有第二家宾馆和他的城市是一样的,上去以后咱们把所有的房间都都看了,但没有发现这个受害人不懈努力办案,跟时间赛跑,在那个时候谁来躲,剩下一个一个小时时间没有人知道是啥意思,怎么自投罗网。一场好戏牵出了斑斑劣迹,没想到就是吐槽不止这么多年,内心特别不能接受绑架闹剧《今日说法》正在播出。搜索工作还在继续,同时随着研判的深入,警方发现的疑点也越来越多。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这个双手上缠的那两圈胶带,我当时感觉有点少,因为这两圈胶带不足以去将一个成年男人的双手给他完全控制起来绑匪要求把赎金打到贾云的银行账户上,这有点不合常理,要钱你打在受害人账户上,你怎么去取?

你让他去取,你不得控制吗?你不得更吗?你万一击飞大老了怎么办?而贾云发来的语音求救说自己被迫吸毒,十分痛苦,让妻子赶快救他。警方分析,贾云的求救很可能是按照对方的意愿去说的,而不是他当时真实的想法。一个人在被绑的时候给你,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说话,你第一句话会说什么,你第一句话你会说,爸爸或者老婆或者救我呀等等,你不会去捡对方最难受的那个话,去配合绑匪,而不是去去求救,这点我当时其实深表怀疑。在真相大白之前,所有的疑点都只是猜测,尽快找到贾云才是关键。时间已经到了下午2点,如果下午3点前还没有找到贾云的下落,专案组就必须启动第二套方案了,那就是对绑匪采取拖延战术。那到了3点的时候,按正常逻辑来讲,绑匪应该先要去问,你看都三点了,你怎么没把钱打过来,现在10万块钱也是个大数字,我们一个农村人,如果筹这钱确实不好筹,你多给点儿时间,你一点一点的去给他,把它吊住,但是不能让他吃饱,给我们争取足够多的时间。同时,警方一直在跟时间赛跑,终于,他们在排查了上百家大小旅馆之后有了进展。

一家旅馆的老板说,他好像见过照片上的男子,这家旅馆的入住登记上并没有假云,但老板记得,3月19日晚上到20日上午,附近都停过电,只有少数几家旅馆有供电设备。有一名男子就是在3月20日上午来这里住宿的,还特意问了宾馆有没有电,那个时候是两点,该退房的就基本上就都退了,剩下住的要么就是刚登记住进来了,要么就是头一天住的,今天不退房呢,就是人很少,人很少去。把所有的房间去走访了一下,然后剩下的就剩下三楼的一个房间,我没敢接触,我当时怀疑是那个房子。此时警方也不确定贾云是否入住了这家旅馆,更不知道绑匪是否还有同伙,他们近距离观察后发现这个房间窗帘紧闭,门外也听不到屋里有动静,当时你不确定里面有几个人,有没有有没有武器呀等等等等,这完全是完全是一个未知数。时间已经逼近了,下午3点,房间里仍没有人出入。警方分析,旅馆房间的面积并不大,如果正面快速突击,应该能够及时控制嫌疑人解救人质。花开以后,所有的人都一拥而入,进去后发现一个男的自己躺在床上在看手机。

我当时第一反应是错了,是啥意思,你叫啥名字?我们刚进去的时候也是懵的,趴在床上睡着也是懵的,等我们回过神来以后,其实就认识他,老师说叫什么名字,就怕你不是被绑了吗?王菲的几十名专案组警察连续奋战25个小时,终于找到了贾云,只是结果却让人感到非常意外,原以为被绑架,失去人身自由,随时有生命危险的贾云却悠闲的躺在床上玩手机。

绑匪去哪儿了呢?在无人看守的情况下,贾云身上又没有任何束缚,他为何不逃呢?还是说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有绑匪?这一切都只是贾云说的一个谎,他说他要有这10万块钱以后大家来给他买台车,给他媳妇开个花店。我说那你问你媳妇自己要这个10万块钱的话,那你媳妇自己开店就行了,要你给啥钱,那有啥区别?贾云说,他这么做就是想从家人手上再要一笔钱,但他很清楚家里的经济状况,如果直接开口,一定会被拒绝。平时你问他父亲要钱了,他父亲不给他钱,主要就通过技术手段问他父亲要钱,他是给他老婆发了以后,看能不能从他爸那儿把钱能掏出10万块钱,在危及生命的情况下,那就是砸锅卖铁,那肯定要要凑着10万。而贾云发给妻子的照片全是他精心策划的自拍,为了演的更加逼真,他还特意去小超市买了两卷胶带,他把那个宾馆的凳子支起来,然后把凳子留把他的手机固定好以后,利用自拍延时,他在那儿拍核实了贾云的身份后,警方把他带回了定甸县公安局,他的家人一直焦急的守候在那里,看他父亲跟老婆的表情,没有一个词能来形容他,这种感觉五味杂陈吧,没想到就是头长或者这么多年这么亲的人,然后你用这种方式来《欺骗我》,然后基底就是为了要钱,内心特别不能接受他,这是骗子浪费了多少工钱?贾云因为谎报警情被行政拘留十天,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经过比对,警方还意外的发现,贾云和之前的两起案子都有关,16年时间,我们当时接到一个报案,是有彩票店的报案的彩票店店主反映,当时有一名顾客想接他的手机打电话,他爽快的借了,那名顾客以这样的方式骗走了他两部手机。贾云身上的第二起案子发生在2018年10月,他花了3万块钱买了一辆二手车,过了两个月,以19000元的价格把车卖给了另外一个人。

接下来,贾云就去租了一辆车,以加价换车的名义,把原先的二手车又要了回来,买主不明所以,很痛快的把车交换了,而贾云一转眼就到银川把车又去卖了一遍,卖死以后以后把手机一关,这个就找不到。最后是买车人发现这个车是租赁的车,租赁车之后,这个车又被人租赁,公司还归还,回去以后,当时就是报诈骗过来咱们这儿报案,这两起案子正在侦办的过程中,经两名事主辨认,贾云就是那两起案子的嫌疑人。就此,贾云又因涉嫌诈骗转为刑事拘留。在贾云眼里,自编自导的这起绑架案只是他的家事,而对于奋战了一天一夜的警方来说,无疑是对警力极大的浪费。

尽管贾云的骗术并不高明,但在真相大白前,没有人会拿一个人的生命开玩笑,而贾云自是小聪明,一再试探法律的底线,最终将会自食恶果。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