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6月13日今日说法黑红头盔(27:56) 今日说法20210613杜成荣

2021-10-04 20:03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13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20年8月20日,杜成荣的电瓶车被偷了随即报警。警方调取了事发地附近的公共视频,成功锁定了两名盗窃嫌疑人。警方对一年来发生在绵阳市的电瓶车被盗案件进行了串并,从2019年8月到2020年8月,电瓶车盗窃案中有几十起案件的嫌疑人跟这次案件的非常相似,作案的都是两人,也都是戴着红头盔和黑头盔。警方对电瓶车盗窃案件进行梳理研判,终于找到突破口,成功将犯罪嫌疑人身份锁定。

《今日说法》20210613黑红头盔

案发现场,两名伪装严密戴着头盔的男子,用了20~30秒之间就盗窃走了一段电瓶车,巡线追踪疑犯去向不明,因为那个地方比较偏僻,没有监控,继续追下去的条件不好,嫌疑人踪迹难寻,侦查工作一再遇阻,他们盗窃电瓶车这个地点很随机,没有什么固定的区域,也没有说什么规律可循。黑红《今日说法》即将播出。这么快好。2020年10月28日一大早,四川绵阳游仙警方的侦查员驱车赶到了100km之外的四川遂宁市的一个小山村里。这种嫌疑人早去就是一早去去他家周周边布控,那肯定比白天直接去要更好。这次警方要抓捕的是两名犯罪嫌疑人,据可靠消息,他们就在家里,这个村上呢进出的只有一条路,然后他们呢,他们的家呢,就在这个路中间的这个山坡上。然而正当侦查员悄悄接近嫌疑人家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刚刚我们往上走可能不到10m,这个他们这个父母家养了非常多的狗的狗一叫一瞬间我们看就能看到电影,就是我们的家的旁边往后面山上冲上去了,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警察要抓捕的这两个人是胡某和蔡某,他们是一起系列盗窃案的重要嫌疑人,没想到两名嫌疑人反侦查意识很强,看来这次抓捕是要落空了。而说起来,胡某和蔡某警方锁定他们费了很大功夫。

事情最初是从一起电瓶车的失窃开始的。50岁的杜成荣是被害人之一2020年8月20日,他新买的一辆电瓶车被偷了,你停在这里,我记得很清楚,我在这边还有还有几辆电瓶车,那个时间这里没停。那天下午,杜成龙骑着电瓶车到超市买菜,他把车停到了广场边上,停在这里来,我就停在这里,也是这样,挺好,收好你那些灯安好的。

大概半个小时后,杜成荣买完菜出来,发现电瓶车不见了,因为我以为谁保安移到哪里去了,我到处找,找了也没找到,找了几真的,我当时很。杜成荣找遍了广场周边,也问了父亲执勤的保安,没有人知道他的电瓶车去向,当时杜成荣很着急,你大概12点左右去买的车,当时花了多少钱?3300。被偷的电瓶车是新的,是那天中午杜成龙刚刚买的,原本是用来接送孙女上下学的,没想到牌子还没上车就不见了。杜成荣想着十有八九是被偷了,可他纳闷儿的是,车子明明上了锁,车上也有报警器,周围还有很多摄像头,大白天的,偷车贼的胆子也太大了。孙女上学没办法,去买个车的车要方便一点,谁知道,想也想不到,一下子就没了。杜成龙是做保洁的,一个月也就挣一千多元,买一辆电瓶车的钱相当于他三个月的工资。

杜成龙赶紧报了警,警察立即调取了事发地附近的公共视频,他们很快就有了发现,就发现这个车呢有一个戴头盔的人从这个案发现场骑走了,这是案发那天事发地附近的公共视频的截图。穿蓝色衣服的就是杜成龙,左侧停着的就是他新买的电瓶车。14:37,他停好车后离开了。半个多小时后,15:15,一个戴红色头盔的人出现在杜成荣的电瓶车跟前,仔细看他的右手,在车所的位置应该是在开锁。大约半分钟之后,他骑着杜成荣的电瓶车离开了,用了20~30秒之间,就盗窃走了一辆电动车。目测嫌疑人的个头不高,大概1m6,从体型看应该是一个男的。继续排查公共视频,侦查员又发现了一个情况,有有两名嫌疑人,其中一名戴红色头盔,一名戴黑色的头盔。侦查员发现,案发前戴红头盔的嫌疑人是乘坐一辆无牌踏板摩托车到达现场的开摩托车的,带一顶黑色头盔,红头盔的嫌疑人作案时戴黑色头盔的就在附近望风。从体型看,戴黑色头盔的应该也是个男的。作案之后,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现场,红头盔的骑着盗窃的电瓶车在前,黑头盔的开摩托车在后,从刘先生到前往以后,往这个扶了汉城的方向。其实,顺着嫌疑人骑车逃跑的路线,侦查员调取了沿路的视频,他们发现两人后来到了绵阳市郊一个偏僻的山脚下,因为那个地方比较偏僻,没有监控,继续追下去的条件不好,视频侦查暂时欲阻,警方只好变换侦查思路,回看整个作案过程,两名嫌疑人都戴着头盔和口罩,而且在短短几十秒钟内就能盗窃一辆电瓶车,手法非常娴熟,应该是惯犯。警方对一年来发生在绵阳市的电瓶车被盗案件进行了串并,果然,他们有了一个重要发现。通过我们的梳理,在多起案件里面都是这两个人。一名戴红色头盔的一名戴黑色头盔的警方发现,从2019年8月~2020年8月,绵阳市发生的电瓶车盗窃案中,有几十起案件的嫌疑人跟这次案件的非常相似,作案的都是两人,也都是戴着红头盔和黑头盔作案手法非常的老道,而且肯定是惯犯。有多年作案那种经历。由于两名嫌疑人都戴着头盔和口罩,侦查员无法看清他们的面部,因为他们伪装的非常的严密,头盔、口罩、衣服等等,而且他们的这个骑行路线刻意的会绕开这个监控。

显然,嫌疑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伪装严密,警方一时无法确定两人的身份。2020年10月,绵阳市公安局开展了百日攻坚行动,严厉打击街面盗抢犯罪、扒窃违法犯罪和电信诈骗犯罪。我们市公安局就通过一些指挥中心的警情平台,一些发现在城区主要是我们阳市的主城区,这个传统型的那个盗抢骗的案件高发,尤其是那个电瓶车盗窃的案件高发,对社会造成了一个极不好的影响。那么开展为期三个月的百世工业行动,一段监控录像,疑犯身份浮出水面,在路过一家那个药店的时候,其中一个嫌一名嫌疑人到药店里去购买东西,周密监控,他却意外逃脱。我赶到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人了,只只剩下一个小孩黑红头盔《今日说法》继续播出,经过对以往数十起电瓶车盗窃案件的梳理研判,侦查员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就发现在7月31号有一个类似的案件,然后我们通过7月31号这个案件,当时调取了监控视频。2020年7月31日在绵阳市游仙镇也发生过一起电瓶车盗窃案。调查过程中,侦查员发现两名嫌疑人也分别戴着红色头盔和黑色头盔,沿着嫌疑人逃跑的路线顺线追查。侦查员发现其中一名嫌疑人曾经去过一家药店,在路过一家那个药店的时候,其中一个嫌一名嫌疑人到药店里去购买东西,这是案发那天药店内部的监控视频。16:36,一名戴头盔的男子走进了药店,经过比对,该男子就是其中一名嫌疑人,嫌疑男子买了一个口罩后离开了。了解到这个情况,侦查员立即前往这家药店进行调查。很快,嫌疑男子的身份浮出了水面,明确了嫌疑人的身份信息。福某,胡某,40岁,四川省遂宁市人,有犯罪前科。2007年~2018年期间,他因涉嫌盗窃电瓶车被广东、四川等地警方刑事拘留八次,其中2013年、2015年和2017年分别被广东和四川的法院三次判处有期徒刑。胡某这个人前科累累,大量的盗窃前科,而且全部都是盗窃电瓶车。一名嫌疑人胡某的身份确认了之后,通过对胡某关系人的调查,另一名嫌疑人的身份也有了眉目,我们就发现了有一个叫蔡某的,蔡某也是因为盗窃电瓶车被处理过。

有犯罪前科的蔡某40岁,和胡某是老乡,两人是同一个村的。2006年和2013年,蔡某在广东佛山和四川成都也因为盗窃电瓶车被判过刑。胡某身高1m6左右,体型偏瘦,通过对之前电瓶车盗窃案案发现场的视频仔细比对,侦查员发现,多数时候胡某戴红色头盔,蔡某戴黑色头盔,每次作案都是蔡某开摩托车带胡某到现场,由胡某负责开锁盗窃,蔡某在附近望风得手,之后,胡某开着盗窃的电瓶车,两人一前一后逃离现场。

案件侦查获得重大进展,下一步就是如何抓捕盗窃犯罪的嫌疑人了,抓现行显然是最好的,可是难度太大,他们倒骑电瓶车这个地点很随机没有什么固定的区域,也没有说什么规律可循,所以说这个这个对我们公安机关抓捕和布控,想要抓现行,难度非常的大。就在警方对两人行踪深入调查的过程中,绵阳市内电瓶车被盗案仍然不断发生,仅从2020年10月6日~10月21日半个月的时间里就发生了12起。而视频显示,这12起案件的嫌疑人也都带着红色和黑色的头盔,极有可能是胡某和蔡某所为。警方觉得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即对两人实施抓捕。嫌疑人做完以后已经潜逃到老家警方了解到,前些年,胡某离婚了,有三个孩子,蔡某仍未婚,单身,平时住在胡某那里。2020年10月28日一早,当侦查员赶到了遂宁,抓不了人时,就发生了节目开始时的一幕。

我赶到的时候,家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只只剩下一个小孩,这孩子就说我爸他们刚刚跑到后山上去了胡某家,后面的山很陡,也没有路,不具备追捕的条件。之后,侦查员对胡某的家进行了搜查。在他家里面就搜查出了很多的这个头盔。

红的,黑的,还有大量的这种电瓶车上面存放的这种羽翼。嫌疑人跑了。不过胡某把五岁的儿子丢在了家中,侦查员分析他应该会偷偷跑回来找儿子。我们一组侦察员就在胡某居住的家里进行蹲守,从上午蹲守到傍晚,胡某一直没有出现。正当侦查员商量接下去是继续蹲守还是先撤回绵阳时,胡某的母亲来了。他昨天在这儿睡的吗?那个睡的嘛,你儿子没来吗?昨天晚上我儿子没回来,没回来。对于胡某,胡某的母亲不愿意多谈,说不知道儿子的去向。不过在胡某母亲那里,侦查员了解到了关于嫌疑人蔡某的一些情况,蔡某从小十岁左右,他的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也去世了,平时没人管,就是一个人从也没有结过婚。胡某的母亲来了,胡某的儿子也就暂时有人照料了,侦查员觉得他们继续在这里蹲守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他们决定先撤出来。之后,侦查员在村里进行了走访,希望能够了解到关于两个嫌疑人更多的信息。不久,在一位村民那里,他们得到了一条非常有价值的线索,蔡某经常会到隔壁的县城的一个茶楼里面打牌。据了解,蔡某经常去的茶楼,在隔壁的大英县城,侦查员立即赶往那里,查看了茶楼的监控后,他们发现了蔡某的踪迹。我发现蔡某当天晚上逃跑的当天晚上就来到了这个茶楼,虽然没有发现胡某,不过侦查员觉得只要抓到蔡某,胡某的下落应该也能明了。他们决定先对蔡某实施抓捕,他在大英县经常在这个茶楼出现,我们分析他应该还会到这个茶楼里面来。警方在茶楼附近进行布控,等待蔡某的出现。蹲守的第二天下午,蔡某果然出现了,确认,他收到信息以后,确认他在这个点,在这个茶楼,然后立即对他进行了抓捕,这个人就是蔡某。

蔡某到案后,绵阳警方立即对他进行审讯,你没啥说的没错,你确定你拒不交代你的犯罪行为吗?我没没做过爱心,至始至终猜我从来都不承认他来过绵阳,更加不承认说他去偷过车,坚称自己是在外打工。而说起胡某,蔡某甚至表示,他根本不认识胡某,根本就不认识胡某,他说他不认识胡某,不认识。不知道胡某是谁菜,让侦查员感到有些棘手,如果蔡某拒不配合调查案件,进一步调查难度不小。当时我们压力都很大,蔡某不交代又不供述胡某的去向,对侦查员的审讯很抗拒,根据我们现有的这个证据,无法达到破案的条件,另一名嫌疑人胡某下落不明,蔡某又拒不交代,这该怎么办呢?侦查员决定换个方式和蔡某沟通省份的空隙时间,我就跟他拉拉家常,摆一下这个生活方面的事情。对于拉家常,蔡某并不反感,只要不谈案子,他愿意聊聊。当时他谈了一个女朋友,他如果进去了,或者说是长期,如果判判这个比较长的这个刑期的话,女朋友肯定吹了。原来蔡某是担心自己如果坐牢,女朋友很可能就吹了。了解了蔡某的顾虑后,侦查员耐心的给蔡某做工作,也告诉他如实交代,有立功表现的话,可以获得宽大处理。听了侦查员的话,蔡某开始有些动摇了,所以当时还是有一点的动摇,想讲,但是他也告,他也告诉我,虽然我想讲,但是我不敢讲,因为他怕得罪这个苦嘛,得罪以后什么后果,得罪以后他在他们老家就没法混了。关于他和胡某所做的案件,蔡某还是不愿意交代。不过闲聊中,蔡某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蔡某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信息,就是付某和前妻住在一起,他的前妻就在绵阳一个工厂里面打工。据蔡某说,胡某虽然离婚了,但跟前妻还经常住在一起,那这次胡某从老家逃离后会不会就潜藏在前妻那里呢?胡某不排除和罗某住在一起,而且当时就有可能在家里面。

经过调查,胡某的前妻是罗某,住在绵阳市一家工厂的宿舍,随后侦查员找到了罗某,但在罗某那里,他们没有发现胡某只发现了他的一些这个生活用品,衣物在家里面那人并不在。罗某说,胡某有一段时间没有过来了,他也不知道胡某在哪里,对于罗某的说法,侦查员认为可信度不高,所以我们就给他做工作,也把胡某这个事情给他讲了,现在公安机关已经掌握了证据,跑肯定是跑不掉了。我们就想着是通过胡某的前期做工作,规劝胡某主动投案资产。如果罗某能够说服胡某投案自首,对于警方而言,这将事半功倍,他当时其实我没答应了,他也愿意去做这个事情,他说他有小孩,他也不想胡某一错再错错下去,所以他愿意陪着公安机关工作。之后,罗某离开绵阳回了遂宁老家,然而接下去发生的事情让警方稍感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胡某前妻回了遂宁老家以后,我们警方就联系不上了,他自己就把自己的手机关了。回到遂宁后,罗某的手机立即就关机了,这是什么情况呢?我们当时就分析,他应该和胡某已经在一起了,因为胡某反侦察意识比较强,如果他不配合了,马上他会让他关机。警方分析,从罗某的举动来看,他应该没能够说服胡某。虽然罗某没了讯息,但可以由此判断出胡某应该就在遂宁,而且他潜藏的地点罗某肯定知晓。之后,侦查员对罗某进行了详细调查,他们又有了一个发现。就发现罗某有一处住,有一个房子是登记在他哥哥名下的在大英县城,警方分析,胡某很有可能就住在那里,侦查员立即赶赴大英县城,我们就在小区的外围进行蹲守,你一天早上就发现了,罗某从小区出来买菜,被我们侦察员发现了,我们就马上控制了某某。罗某承认,胡某就住在这里。之后在罗某的房子里,侦查员抓获了胡某。然而,面对警方的审讯,胡某也是不肯交代,胡某大以后一个字都不讲。胡某有过多次入狱的经历,他的这种表现也在侦查员的意料之中,虽然两名嫌疑人都到案了,但是两人都拒不配合。调查,案件调查难以推进。嫌犯落网审讯却无进展银行录像中一个神秘男子的出现,案件侦破柳暗花明,黑红头盔《今日说法》继续播出。

进一步分析,警方认为,胡某和蔡某偷盗电瓶车目的肯定是为了销赃换钱,于是他们就对两人的银行账户进行了调查,发现胡某一张银行卡会隔三差五的有有现金进账,每次进账的金额在5000元左右。侦查员调查发现,给胡某打钱的,每次都是从成都一个银行的atm机上以现金的方式存入。通过调取银行的监控录像,侦查员发现了一名可疑男子,存钱的人年龄在50岁左右,头发比较少戴口罩。通过排查胡某的通讯记录,侦查员发现有一个陈某,非常可以发现陈某是在成都一个二手电瓶车市场经营商铺的,卖二手电瓶车的胡某和蔡某是偷盗电瓶车的,而陈某是卖二手电瓶车的,他和胡某之间联系频繁,还有钱财往来。警方怀疑陈某很可能是帮胡某他们销赃的。之后侦查员赶到成都将陈某控制通过初审,陈某就交代了收肖胡某和蔡某电瓶车的这个犯罪事实,他就是陈某,50岁,四川省乐至县人。当然呢,就说就说就说没到。陈某交代,几年前他就认识了蔡某,当时蔡某在成都盗窃电瓶车,让他帮忙销过赃,这次是2020年5月份,蔡某又找到了他。据陈某交代,蔡某,胡某每隔3~5天会消一次,每次5~10辆。陈某说,每次都是胡某和蔡某找人把倒起来的电瓶车从绵阳骑到成都,以1200元到1800元不等的价格卖给他,而且这些电瓶车基本都是新车。通过陈某交代,每次骑车的人是五个人,除了蔡某,胡某之外,还有三个嫌疑人,这三名嫌疑人呢是两男一女。

根据陈某提供的线索,警方将另外三名涉案人员抓获归案,分别是陈某军,赵某和朱某。对于参与盗窃的犯罪事实,三人都供认不讳,嫌疑人悉数到案在大量的证据面前,胡某和蔡某终于开口了。到目前为止,蔡某已经如实供述盗窃的犯罪事实久见,胡某也如实供述了五起犯罪事实。在两人供述的这些盗窃案件中,胡某和蔡某承认,监控视频中戴红色头盔和黑色头盔的就是他们就在广东拜了一个师傅,当时在广东也是盗窃电瓶车的这种高手。据了解,十几年前,胡某在广州学了盗窃电瓶车的技术,之后,就在广东,云南和四川等地流窜作案。蔡某从小又没有什么这个手艺,本身他自己好吃懒做,再加上看到胡某这个来钱很快挣钱很轻松,就去和胡某在广东的时候就在一起,一起从从事这个盗窃这个行为,胡某和蔡某将倒起来的电瓶车卖给二手车商陈某后,陈某再转卖给下家,他收收来的车主要在自己的门市上进行销,进行销赃,销赃的时候购车人是不留任何信息的,由于胡某等人盗窃的电瓶车大部分都是未登记的新车,而陈某在销赃时为了规避风险,刻意不留购车人的信息,这给警方的追赃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目前我们已经追回电瓶车19辆,还有六辆电瓶车是正在寻找受害人。目前涉案的六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北京联合大学的邵彦明老师,欢迎邵老师,邵老师,您看这起案件当中呢,这个蔡某和胡某之前有犯罪前科,以前也曾经有过盗窃行为,如果有犯罪前科的人再犯罪,我国法律是怎么规定的呢?如果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赦免以后五年以内再犯,有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且两罪都是故意犯罪的,那么应当认定为累犯,从重处罚。那本案中,胡某在2017年就被认定为盗窃罪,判处了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因此应当认定为累犯,从重处罚。虽然电瓶车不是什么贵重物品,但是是很多人日常出行的交通工具,一旦失窃,会给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这也是很多地方警方对电瓶车盗窃案件高度重视的原因之一。同时总有一些窃贼觉得偷个电瓶车价值也不高,被抓到了也不会判多重。

通过今天的节目,他们应该明白,如果多次反复偷盗电瓶车,性质恶劣的,法律照样会严厉惩处。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邵一鸣老师参与你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