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6月18日今日说法雨夜的意外(27:58) 今日说法20210618小美痴呆老人

2021-10-04 22:34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18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19年3月19日傍晚,下起了大雨,小美从市区开车到一个朋友家吃饭。一位痴呆老人躺在路面上,小美不慎轧到了他,老人不幸去世。经调解,小美赔偿老人家属4.5万元的丧葬费。后经司法鉴定所对老人进行尸检,发现老人系生前进食柑橘阻塞会咽部器官引发窒息导致死亡的,与小美无关。 

《今日说法》20210618雨夜的意外

黑夜,雨天一声一响,然后我的膝盖就瞬间的弹起了,车子就无法行走,停车检查车底下躺着一位老人,我去摸摸他的那个呼吸,这些就已经没有了嘛,事出蹊跷,纷争在所难免,我们当时一直就觉得这个事情蹊跷的那个那个就是可以安葬费,那个是是那个是是天经地义的。雨夜的意外《今日说法》即将播出。

我们。突然很大的雨,雨刮都刮不住那个雨。他就是感应到车下面有东西,然后我的膝盖就瞬间的弹起来了,我往车下面看嘛,然后就跟我说,他说下面有个人。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说话的是家住重庆南川区的小美,他讲述的是两年前他遇到的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至今想起来他都觉得匪夷所思。那是2019年3月19日,那天傍晚下班后,小美从市区开车到一个朋友家吃饭,当车开到一个山村附近时,突然下起了大雨,很大的雨,那个时候大概7:55左右这个样子,小美回忆,当时雨下的特别大,视线不好,他开的很慢,突然车的引擎盖发出了一声响动,然后我的膝盖就瞬间的弹起来了,车子就无法行走。小美的车由主动防护引擎盖系统,当车辆前部发生碰撞时,引擎盖会瞬间鼓起,在发动机和引擎盖之间形成一定的空隙,这样被撞物体就有一定的缓冲空间,从而起到保护作用。引擎盖突然弹起,应该是撞了什么,这时车已经无法行驶,小美赶紧下车查看,我就绕车转了一圈,我发现车也没有什么问题。小美说,当时他并没有发现车前有什么异常,心里很纳闷儿,引擎盖怎么会无缘无故谈起呢?因为雨下的很大,天色很黑,他只好上了车。由于车辆启动了保护系统,暂时无法继续行驶,此时坐在车后座的小美的一个朋友又一次下车再次查看,这次看到了令人吃惊的一幕,他他不好把车把人压了,我说不可能吧。朋友告诉小美,车底下有个人。

小美大吃一惊,赶紧又下车,我,我就马上跟前面那个人打电话,我让他,我让他回来,我说出事了。原来事发那天晚上,小美的另外一个朋友小唐骑摩托车在前面带路,事发时小唐就在前方不远处,接到电话,他很快就赶了过来,人呢就在那个车子的那个两个轮子的中间,然后他的那个脚呢就有一只在那个右前右右右右前轮。小唐回忆,当时伤者整个人都在车底,上半身在车底中间靠后的位置,右脚卡在右前轮上,见车底有人,小唐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救人,然后我们就后来就用千金顶把他救出来嘛,就是这样,小唐说,当时他们先用工具把车全部顶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人从车下面拉出来,抬到路边之后查看了一下伤者的情况,然后就检查看看是什么个情况,当然我弄出来之后,我去摸摸他的那个呼吸,这些就已经没有了嘛,现在呼吸已经就没有了嘛。死者是一名老人,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样子,身穿深蓝色的外套,衣服比较破旧,脚上穿着一双棉鞋,没有穿袜子。一看出了大事,小美赶紧报了警,叫了救护车,打了保险公司电话。不久,交警、救护车、保险公司的人陆续到达了现场,120来了之后就跟我们说人已经死了。

交警到达之后,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当时现场还有不少围观的群众,经打听,死者是当地一位村民,名叫张友国。很快,老人的妻子来到现场,落很大的雨,在雷公河上面的大陆都每天都在手机上,就快点来。老人的妻子说,老伴儿张友国70岁了,患有老年痴呆,是一名智力残疾人,他也不晓得回来我哪里不出去找,都是那周围来南昌,那些那些派出所都给我送。

老人的妻子说,七八年前,丈夫患了老年痴呆,平时经常往外跑,事发那天,丈夫一早就出去了,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直到了晚上,她才得知丈夫出事的,他们说我就跟他说,可见那个人坐在车子拖下去的。一个痴呆老人遭遇这样的不测,家人十分难过,他们不明白老人是怎么被车撞到的。其实这个问题,小轿车的司机小美也很纳闷儿,他的速度很慢,五码都没有抬出去,不足20m就车机盖就已经弹起来了。小美说,路过事发路段时,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人从车前经过,他也不清楚老人是怎么到了他车底下的。

事发路段是一条双向两车道的乡间公路,视线良好,没有遮挡,平时车流量也不大,正常情况下如果有人过马路,应该是能够看见的,那会不会是因为那天晚上下大雨,小美没有注意到张友国老人呢?我们当时一直就觉得这个事情蹊跷,尽管当时雨很大,但小美说他开的很小心,车速非常慢,如果有人从车前经过,他不会看不见。那么事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采访中小美提到了一个细节,或许能够帮助我们找到答案,我看见他了,他也招呼我停下来了。小美回忆,事发前几分钟,他的朋友小唐骑摩托车在前面带路,在经过事故路段时曾经停下来向他挥手,当时因为他雨太大了,然后他跟我说了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小美说,当时小唐向他挥手,可能是示意路上有人,可惜他没有及时停车,不然也不会发生这场意外。那小唐当时停车挥手是要提示小美什么呢?当时我就骑着摩托车嘛,然后我前方有一个suv,白色的一个suv在我前面,然后他就在这个地方,当时那个有个人就就在就在这里躺着嘛,在路中间,然后那个那个那个开小车开suv那个驾驶员呢,他就往这边打,左边打了一个方向,然后我就停下来,然后我就看见了,我说这这这里有个人。

原来在小美的车压到老人之前,老人已经躺在路上了,小唐发现情况后立即停下车,并挥手示意小美也停车,然后我就我就把摩托车停到这个前面,我就下车,因为我戴着头盔手套嘛,因为在下雨,全身都湿透了,我就在后后方我们那个朋友开的车嘛,我就跟他挥手,我就我就边挥手,我就说我说停停停不要走,我说前面有东西。可惜当时小美没有领会小唐的意思,也没有看到躺在路中间的老人,意外就这样发生了。本身很大的雨嘛,雨下了之后路是黑的,然后他穿的衣服也是黑的,正好在一个弯道,那里又有一个坑,它就在那个坑里面。按照小唐的说法,小美的车在压倒张友国老人之前,老人已经躺在路中间了,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采访中,记者也找到了一位村民,这位村民也证实了小唐的说法,他现在他走了,就是走了两个手机,两个睡觉,就是躺好了就走落大雨。据目击者说,事发前,他看到张友国老人走到马路中间时,突然就躺在了地上,他正想过去拉老人,天下起了大雨,大雨落下都理解好,我就回去,回去就拿村子来,我说村子把它盖上。目击者说,当时他想先拿雨具给老人挡雨,然后再去叫老人的家人,没想到就在这期间,意外发生了。身患痴呆,年已古稀的老人为何躺在路面走访调查,不幸的背后另有隐情雨夜的意外《今日说法》继续播出。据说这已经不是张友国老人第一次躺在马路上了,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村民们一般都是先去叫老人的妻子把老人带回家去接他,害怕跟他把口气来切落下去的都不去切他,如果说是他们家出来的,过后哈再一起切他呀,落下去了,他都他都有个事发的经过逐渐清晰起来,应该是事发前,老人已经躺在了路中间,小美开车路过时不慎压到了老人,老人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人世,他的家人深受打击,这个我父亲本来都都有那个老年痴呆呀,都五个多年,他说的话很都很着急那种,结果到头来还还因为那个车祸走了,肯定那个心头是很不好受努力。据了解,老人有两个儿子,都在外地上班,平时老两口在村里生活,现在老人出了事,对老伴儿和孩子们的打击可想而知。首先是我的妈的话,那个一直那个本身岁数也大,老汉,以前老汉在吧,有人跟他搭个伴,他那个相机确实都都都都伤心,真的,我们那个一天上班也也也上得上得不安心。

回想整个经过老人的家人觉得,如果当时小轿车司机小心一点,看着点儿路面,悲剧是可以避免的,但小轿车司机小美不这么看,他觉得事故的责任不全在他,就是说他平时就是到处跑,经常弄丢的,这次已经是第三次还是第四次送他回来了。小美说,事后据他了解,平时张友国老人经常独自外出,家人很少管他,一些村民也这么说,他经常都倒在路上呢,他有些倒在路上嘛,他把他弄起来回去吃的那个他又好了,他又还。小美认为对于患有老年痴呆的老人家,人平时尽到监护义务,不应该让老人独自出来乱跑,对此张家人说他们也有难处,本身我们那那个一上班儿也没得很多,在重庆那边没得很多精力照顾他,平时都全靠我妈的,那样本身妈那个脚也不方便。老人的儿子说,他们都在外地工作,平时主要靠母亲照料父亲,而母亲的腿脚也不太灵便,他也是走路线比我快,我这本身是个脚痛,摔下他走走路凶得很。

他走到那些倒地老人的妻子说,自从丈夫得了老年痴呆后,他说什么丈夫都不听,也听不明白,而自己左脚有病,行动不便,丈夫要出去,他根本拦不住你不管他不到他管他那个,抓住都吃好,他三天两天都不过血,你是找不到,看来也不是老人的家人不想管,确实是有困难难以照看老人。这时小美又提到一个细节,说事发那天,老人的家人其实是能够在出事前把老人带离事发地的,是他们自己不作为,他们在7:00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人在公路上睡着了,中途这一个小时的时间,为什么你的为什么你的家人你的不把他弄回去,哪怕是移动一下位置,也不至于导致这个结果,这个结果不是我导致的,是你们自己导致的。难道真如小美所说,在事发前,老人的妻子就知道丈夫躺在公路上,但他没有及时采取措施把老人带离吗?小美进一步解释说,他这么说不是空口无凭,在事发半个多小时之前,曾有一个摩托车司机路过,看到老人躺在路中间,还见到了老人的妻子,他是7:20左右就是往那里经过的,然后他倒回来大概就是8:30了,那当时我们全部已经出事了。小美提到的这名摩托车司机是苏先生,这是事发后苏先生在交警队所做的询问笔录。对于当时的情形,他是这样陈述的,019年3月19日19:30左右,我们行驶到事发多端的时候,雨正好下大了,外面天已经黑了,我当时临近释放路灯的时候,才看到有一个人躺在地上。苏先生称,当时他停下车,怕其他过路的车压到老人,他就在现场用摩托车灯照着。

过了几分钟,有一个打着电筒的老年妇女来找人,他听旁人说是老人的妻子,那个老年妇女走过来以后,就就去扶躺在地上那个老头,老年妇女很瘦弱,我就过去帮忙。原本苏先生是想帮着把老人抬到路边,但他说不知什么原因,老人的妻子没有搭理他就走了,之后他也就离开了。按照苏先生的说法,事发前,老人的妻子到过现场,还知道丈夫躺在路上,那么当时他为什么没有及时扶丈夫到路边呢?我都我知道他在边边,你看我能够扶得起我还能打,个人都扶不起,我扶不起,我左手都得不到你。

老人的妻子承认事发前他确实到过现场,当时他想先回家拿杯热水给丈夫喝,再把丈夫叫回家,没想到没等他拿来热水,意外就发生了,明知自己的亲人在公路上睡着,但是他们是放在那个人在工作上有了新的证据,小美认为老人的家人有很大责任。不过老人的儿子提出小轿车司机小美在事发后的处置也有很大问题,就是那个女司机超市者这个人压死的没得任何都是最近你们俩派出所和那边大官那个工行大队没得任何一个执法机构调查他都已经把那个尸体都弄的拖出来了放在路边边的每个人民都已经破坏了第一现场。

关于这一点,小美是这样解释的,因为我当时是想着万一人还没有死,先把人救了再说嘛。不论怎样,老人的家人坚持认为老人是被小轿车压死的,肇事司机必须对此负责。你个活,你给我安全我个人,我现在要想我,那他要陪我们是谁?

事发两天后,在交警队,小轿车司机小美和老人的家属进行了协商,然后对方家属就让我先拿丧葬费,他们当时提的是85000,让我先拿上85000的丧葬费,先把人埋了,我不同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交通事故中丧葬费的赔偿标准是按照当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小美说,事发后他咨询过律师,当年当地交通事故的丧葬费最多只有3.5万元,对方要8.5万元,太多了,我说就算是这个保险走保险这个保险的规定,丧葬费只有35000,小美不同意赔付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给车辆购买了100万的第三者责任险,即使交警部门最终认定事故是他的主责,这笔钱也是由保险公司支付,所以一开始他不同意。当时参与调解的还有处理这起事故的交警,考虑到事故中有人死亡,作为涉事车辆的司机有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交警建议小美先就丧葬费问题跟老人家属达成协议,如果能够获得对方的谅解,在后续处理中能够得到宽大处理。最终经过协商,小美同意支付给老人的家属4.5万元的丧葬费,对方给小美出具了一份谅解书。

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张教授您好你好,我们常听有这样一种说法,在交通事故当中,如果造成人员重伤或者死亡,那么肇事司机积极的进行赔偿,获得被害人家属谅解,在后续的责任追究当中会获得宽大处理,有这样的说法吗?总体看,在交通事故当中如果是得到受害人的这个谅解,那么他对于这个案件的妥善解决,对于这个社会的这种和谐发展,它是有积极意义的。

如果是构成犯罪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那么受害人的谅解是可以成为对刑事被告,那么从轻减轻的一个情节是有可能得到,是量刑上的一些优待的一份鉴定报告,真相水落石出,两次诉讼事情再起波澜,雨夜的意外说法继续播出事发后,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受交管部门委托,对张有国老人的死因进行了鉴定,鉴定报告出来后,令所有人大感意外,《报告》显示,在老人的会咽部有柑橘及果肉样的异物分析,生前有近视柑橘导致堵塞气道引起窒息的表现,结论是老人因异物阻塞会咽部引起窒息死亡。看到这样一个结论,小轿车司机小美有话要说,然后我就是看到是事件报告,就是说他自己是就是会会咽部,就是喉咙就是吃里面卡着有个柑子是吃了个柑橘就是卡死的,也就是说这个死亡跟我没有任何关系。鉴定报告结论让小美原本一直压抑的情绪大为疏解,原来老人的死不是自己开车造成的,小美觉得既然这样就不存在,他要给丧葬费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说这个丧葬费这个问题,丧葬费就是必须要抵那个,死亡是你导致的,还有丧葬费这个说法,小美认为之前他支付给对方的4.5万元丧葬费应该还给他,但老人的家属不同意,本来那那那那个你要的那个那个都说赔的安葬费,那个是是那个是是天经地义的。

老人家人的看法是,不管怎么说,车碾压到人了,这是客观事实,这也令老人身上有不少地方受到了损伤,当时那个肺呀,你把一些都断了,鸡皮多穿的那个琵琶骨伤手杆上,脚杆上还有有痕。鉴定报告显示,老人身上确实有多处损伤,肋骨骨折并刺破右肺,胸腔有部分血性液,身上有多处擦挫伤,上述损伤可以由车辆碾压一次形成。不过,根据损伤程度,胸腔积血量分析,上述损伤不是构成老人死亡的直接原因。

而对于这次司法鉴定,老人的家属也有看法,再一个特别不能不能容忍的是,那个明白的都是都是车子压死的,还鼓捣弄起时间,那个城市那个都都是一种悲哀,又只带了七八年,还鼓捣弄七七时间,可能恐怕很多人很多子女都都无法接受,现在小轿车司机还来索要丧葬费,老人的家人更加觉得难以接受,那个本身那个就是叫人民那个配配10万的那个也也也不不太多那个事,都是个猫儿狗儿你你说你不去压他,哪个哪个会来找到你?在老人的家人看来,毕竟车碾压到了老人,对方给点儿费用也是应该的。对此,小美说,对于开车压到老人,他也很过意不去,但是事情一码归一码,该他承担的责任他不会推脱,但不该他支付的钱就应该还给他。这个不属于我支付的范围,就是他们是不正当得利,应该把钱返还给我。2019年5月,小美将老人的家属告上了法庭,要求对方返还4.5万元的丧葬费。经过审理,2019年11月28日,重庆市南川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老人的家属返还小美4.5万元的丧葬费。依据案发时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16条的规定,丧葬费依法属于侵犯他人生命权,造成他人死亡的赔偿费用,也就是说,侵犯了生命权才有丧葬费的赔偿请求权。法院认为,张友国老人的死因系生前进食柑橘阻塞会咽部器官引发窒息导致死亡,并非小轿车司机小美开车碾压导致,并不存在小美侵犯老人生命权的法律事实。因此,老人的家属从小美处取得4.5万元丧葬费属于不当得利,应予返还。一审判决后,老人的家属不服,上诉到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4月22日,二审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现在有证据证明是碾压了死者的遗体,那么这种所侵害的是一种特殊物的这样一个侵权责任,以本案要赔偿丧葬费的这样一个民事法律关系,是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

二审法院认为,小轿车司机碾压老人的遗体产生的侵权责任跟丧葬费无关,老人的家属可以另案起诉张教授,对于老人的家人来说,他们认为已经压到了老人,对老人的遗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害,那么这个驾驶员一点儿都不赔偿似乎说不过去。他们这样的认识有法律依据吗?那么过去,对于人身伤亡这个词在《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理解是有所不同的,那么有一部分人就认为是仅仅就是生命权,健康权、财产权,但是后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一个司法解释,说这个人身伤亡是包括,那么生命健康权也包括身体权,这样的话就开始有一些争议,说这个遗体是不是属于身体权的组成部分,那么也有人说说这个人的这个遗体,那么它呢是应该是一个有人格权意义的特定物,所以你造成损害了应该是赔偿一些精神损失的,这部分的内容目前都还没有那么专门的很具体的规定,官司告一段落了,事后交警部门认定这是一场意外,不属于交通事故,最终没有做出事故责任认定,所以小美车辆的损失就无法找保险公司赔偿,他只好自己掏钱修车。

经历了这一场遭遇,小美说她身心俱疲,这件事情对他影响太大了,我有好几个月的时候就不敢开车,他就是从出事到现在,我一直晚上睡不着,就到现在都是医院给我开安眠药睡觉睡觉。而这件事情对于张友国老人的家人来说也是深受打击,听读是一些花了不少的冤枉钱,也花了不少的经历。亲人遭遇了不幸,非但丧葬费没有拿到,还打输了官司,这样一个结果,老人的家人难以接受。

目前关于老人遗体被碾压的问题,老人的家人准备通过司法途径寻求救济。那么现在呢交警认为这是一次意外而不是交通事故,所以没有做事故的责任认定,那对此您怎么看,目前是我们用的是《道路交通安全法》,他在这个规定交通事故定义的时候非常清晰的规定是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人身财产损害的事件,这个就叫交通事故,所以这里面主体是车,那么地点是道路上剩下就是这原因主观过错或者意外那么加上有人身财产损害这么一个事件,那么很显然,意外是交通事故的构成要素之一,所以不能说因为意外就不是交通事故所以这个理解我认为还是有点偏差的。如此看来,发生在道路上的事儿还真不简单。不过无论多复杂,处理的原则就是情感归情感,理智归理智,法律就是要把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事情条理清晰的拆分解决,这也是我们要学会法律思维的意义所在。好,感谢收看今天的节目,也同时感谢张教授参与今天的讨论,欢迎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