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6月19日今日说法苦果上集(27:57)今日说法20210619老王小王

2021-10-04 22:3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19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原告小王,被告老王,陪同小王的是他的母亲韦女士,陪同老王的是他的妻子和女儿。原告要求被告支付100万的房屋买卖费,还有七楼层的使用权及归属权。原来小王是以非婚生子的身份来起诉他的亲生父亲,而老王否认了亲子关系。

《今日说法》20210619苦果(上)

怎么样?他们是不是夫妻没什么感觉,要钱是找你们要钱,不找你们像夫妻关系了。我那他这是一本证,没有人了,他们又是不是父子?我速度很大的委屈,这多年为是,开玩笑呢?我在等着那边,到现在我这,我还认定是一场父子间的诉讼,牵扯着两代人的手头。儿子来看你有良心的到底是谁?种下这苦果,履行夫妻的忠实义务,那么他就不会种下这样一个苦果。《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

是的。双方是否申请回避会申请做,这是一起民事案件的调解现场,原告小王,被告老王陪同小王来的是他的母亲韦女士,陪同老王来的是他的妻子和女儿,还有就是原被告双方的律师了,你们先提出一个调解方案,要求配套支付那100万的房屋买卖可以,还有七成的使用权以及归属权不同意,他要的100万他没有一分钱的投资,他怎么能要我去保险的?不可能,我没有地方住20年呢,我没有看他,他的讲话都是骗,全部是骗,是骗你什么,她说那个小孩没生出来都是骗我的,现在的小孩是我的呢,你可以问他,我我跟你20年了,你说我骗你,你是小孩呀,这时候你五十几个人说我骗你,我也说你骗我。

调解中一直贯穿着的是原被告双方以及他们家人的互相指责,他讲话都是要良心,那不是你孩子,你有良心,你跟你说话你有良心,大儿子是谁,他有良心的,你有良心,你脸皮都厚。人家有家庭,你拿一个儿子来看看你有良心,你反正你们都有钱,我老爸没有钱,我老爸没有钱,你会你会对我。

至此,法官和在场的人都明白,这官司调解是解决不了的了。你先回去吧。观众朋友你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刚才我们看到的是一起民事案件的调解现场,仅仅是这个火药味十足的开头,就让我们感受到了原告、被告这两家关系的耐人寻味,别说我们了,当时拿到案子,主审法官都觉得非常的棘手。案件的主审法官说,刚拿到案件的时候,他觉得是有点奇怪的,那当我拿到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就有一个疑惑,一般来说,我们民事审判庭是审理相对复杂疑难的案件,非婚生子,然后起诉自己的父亲,还是以房屋买卖合同为由来起诉,所以当时我就有点疑惑,这么简单的案子为什么交到他这里来了呢?原告小王的诉求很简单,被告老王买了他的房子,一直没给购房款,以购房合同为证据,他起诉到了法院,要求判决老王支付购房款100万,案子的法律关系清楚,一般应该到法院的素材庭快速审理审结。怎么就进了自己这个审判庭了呢?法官说,等他看完了被告老王的答辩状之后,才觉得这个案子其实并不简单,是以非婚生儿子的身份来起诉诉他的自己的亲生父亲,我在认真审查,我就发现一个问题,老黄否认他与小黄存在亲子关系,那这个事情就很就很复杂。

对被告老王提交的答辩说,房子是他以前赠给儿子小王的,可是几年后他发现小王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儿子,他想把房子要回来,所以他和小王说了这件事儿,两人签署了《房屋过户买卖协议》,小王同意,就把房子过户返还给他了,现在是小王反悔了而已。这老王和小王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这协议b又是怎么回事儿呢?法官说,他首先就得查清楚这两件事儿,他是附条件的,如果是说他们之间不存在亲子关系,那么小黄就有义务将房屋过户至老房的名下。在本案审理需要查清楚一个事实,就是双方之间是否存在亲子关系。所以从事实到法律,这案子并不简单,要弄清楚老王和小王之间的关系,就得从二十多年前说起了。这个故事中每个人的陈述都不太相同,我们先来听一听老王的说法,没有男孩的已经有二胎了,等于说那个我老婆不能再生了。

她说,20年前,她52岁,是南宁一家国营工厂的一个小领导,他有妻子和两个女儿,家里还开了个小商店,日子算是不错的,但是自己没有儿子一直是老王心头的痛。按照老王的说法,他和朋友谈到自己这人生的遗憾时,朋友跟他说,其实这事儿也不难解决,找个帮生一下也可以这样,我说我问他有没有你记得到不知道人,他说知道他这样,他都过了一段时间来介绍,一会儿给我。就这样,老王就这样认识了韦女士,那个时候他52岁,32岁的韦女士很符合老王的要求,可以说是理想一点,不生孩子是可以这样,那您说的理想是指的在哪儿哪儿呀?你觉得还比较理想,年轻年轻,当时她多大年纪,她32岁,32岁,那她当时是已婚呢还是单身呢?单身,而是她未婚。老王说,他的目的就只是希望韦女士给他生一个儿子,两个人讲的就是口头上说说你帮我生个小孩,我想要个男孩,但现在生了以后,我你给我养了,我给你两万块钱。老王和韦女士的关系是婚外情,生子也好,是代孕生子也好,无论是从法律的角度评判,还是从公序良俗的角度评判,这事儿都不允许干这事儿就相当于是一只脚踏进了泥潭。老王瞒着妻子女儿在家附近偷偷给韦女士租了房子住了下来。而关于当年相识的一段描述,韦女士的说法和老王完全不一样,这个,这个大自然是我们的房子,租你的房子是吗?是我们的楼下住的,我租给人家,然后从这个大自然往上七层,这栋楼就是我当初要留个小房的那个房子,是,那您住在哪儿?我在七楼七楼。记者见到韦女士时,她先带记者看了儿子小王和老王发生争议的这座位于南宁市青秀区开天路上的房子。老头是谁的?他喊我走了,这时候他是谁了?就是说他是警告开锁的,师傅说这个门不能开是吧?对,是这个意思,就是如果是开了这个门,要打这个电话才能开,如果不打的话就会问问。韦女士说,2007年他和儿子就搬了进来,打官司之前老王断了水电,换了门锁,不让他们住在这里,所以他们才起诉了老王,他说他年轻的时候老王骗了他的人,后来又从儿子手里骗走了房子。关于20年前和老王的相识,韦女士的说法跟老王是不一样的。

韦女士说,她和老王是经人介绍相亲认识的,她说自己老家是南宁乡下,在南宁打工,年纪大了,想找个条件好的人结婚了,介绍相亲对象来看,他的条件并不是很好,因为他那个时候已经52岁了,因为多岁以前她说她有一套房房子,那我家里从我见她来来的时候他蛮好的,还会讲的,他说我有房子,我会照照顾你,那我见他有本事呀,他有钱呐,以前呢他有一个一栋房子,他有单位,我姑娘的时候,我就是一贯都跟他20年了呢。韦女士说,认识老王自己就是为了结婚,但老王隐瞒了自己已婚的情况,和他交往开始就骗了他没说他有老婆家庭,他认识我的时候他都没说这个,那我知道他有家庭老婆了,我还跟他这个,我不配吧。

韦女士说,她是要找人结婚的,怎么可能有给钱生孩子的这种口头协议呢?没,没有这句话的,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其实是有可能她,我整天生孩子的时候,她就说她说你生的儿子了,我要回去给大老婆你,我给你钱了,你能不能给我儿子,我说不行,我要生儿子,我要跟儿子住了,她说,那那那他说那行吧,那我们大家想想办法。对于认识的过程和交往的目的,两人说法不一,老王说,介绍他们认识的朋友现在已经去世,无法核实当时的情况,但可以知道的事情,发展的事实是,在交往的第二个月,韦女士就告诉老王她怀孕了。韦女士说,她正是因为怀孕有了孩子,不得已留在了老王的身边,她过来的,生活费呀,检查费呀,医疗费呀什么的,同时都是我该说的。老王就在家附近偷偷给韦女士租了房子,负担她的生活费用。两个人同居十月怀胎生了孩子,小家庭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老王居然就把妻子和女儿给拦住了,他说,当时自己是这么打算的,我不知道怎么生了,我就到人叫人家叫到人家里抱回来的意思是这样的。采访中就和韦女士两人的关系,怀孕,生子相处等等,老王并不愿意多谈,他只说韦女士只是为了钱而他负责了韦女士的生活和生孩子的一切费用。

他说当时在医院孩子是提前一个多月出生的,他提前生孩子有些有些也不安的夜也有对不对有些是满月,有些会满月也都有老王说这一点怀疑在见到儿子的瞬间就烟消云散了。见到孩子是孩子出生那天的下午,他说刚生病,今天早上我睡的是下午了,已经在在那个摇篮里面睡觉了,我看到有个有个男孩也是蛮高兴的,看儿子抱儿子呀,那我剖腹产我不碰我就不知道他什么心情。老王给儿子取名叫大山,希望儿子长成像大山一样的汉子,因为那名是跟我们农村那里面班排的,按照了三级牌,老王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可以写入家谱的后人了,他把这个消息偷偷的告诉了自己的父母,他的父母立即就去医院看了这个长孙,那个时候老王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怎么和自己的妻子提起这个孩子,怎么把孩子抱回家呢?他按照原来的想法和妻子说想要抱养个儿子,可妻子坚决不同意,更麻烦的是韦女士,不久就反悔了,不肯拿拿钱走人了。假如我是生了女孩,他也不来找我的了,我生了孩子的,她一直都他他说,那那那我就想办法吧,这样他都想抱回家,我不同意这个,我他讲的我也有事情呀,他说想要我儿子不给,给钱我就算了,我不同意。这时候我说我不给你儿子,你只能来给儿子跟我的,我是这样说的,一起的,那就是说您媳妇不要钱,就必须是孩子在一起,我说是这样,电话就是说开始他后面他知道我们有两个地方,有两个房子,有两处房子,那个房子我刚看见他知道有三层楼,三层半楼,他说过我到哪想到哪里住,我不给,因为那个我老婆也知道,那房子我老婆知道,我不给她不给她的,她每天就说,你不给我就到哪里住,不是,都是我回头找你老婆到你单位那我当时都公开了对不对,一公开对我就不利的。老王说,他怕韦女士把事儿闹到家里和单位,儿子也不能够硬抢,再加上这个儿子的爷爷心疼刚出生的婴儿,没有妈妈照顾,也建议韦女士就这样留在老王的身边,可是怎么安顿韦女士这母子俩呢?

开始,韦女士带着孩子回到了南宁郊区的娘家,老王自然就得负担韦女士和小王的生活费了。保持关系的,你说每次要钱的时候大家来找你,感情是很少,为什么呢?他主要知道我跟他现在离开都是一样的,没什么感情,要钱是找你们要钱,不找你。而这一切,老王的妻子女儿依然毫不知情,而他们知道小王的母子俩存在的事儿是九年之后了,韦女士和老王表述一致的地方,就是他们没有结束婚外情,老王说这只是为了孩子,那个韦女士是图他的钱。但韦女士说她没有这么想,说她在娘家带孩子带到了七岁,就再也没有考虑过跟别人结婚像夫妻关系了,我那他这是一本证没有领了了我我我就一贯我都不去找朋友过,我也不不嫁,那我当他是老公看待呀,我是这样,那那他没没给我名分,我也理解呀。

老王就是在给生活费的时候来看看孩子,所以对于这段关系中最重要的人物小王,也就是大山来说,他的记忆里父亲其实是缺席的,这就是小王,也就是大山。对于这种不正常的家庭生活状态,小王说他和母亲从小就对这个话题讳莫如深,因为从小他们就跟我讲,他们这件事情我也懂了,然后我也不知道以前之前小时候我是怎么接受的,就是反正自从我记事起我就懂这种关系,就是这种什么关系?就是我妈和我和我爸不是那种正常的夫妻关系,就是从小感受父爱比较少,就是很很少,基本上都是我母亲一个人把我带。大小王说小的时候他对爷爷的印象要比父亲深刻,爷爷确实对他是非常好的,因为他跟我住三年嘛,就就每天坐在一起,他对我照顾了比父亲要多,就是我妈有时候怎么出去外面买菜什么的,是然后我从小就比较怕黑,然后就是我爷爷陪我就是这样,那个时候是那三年是最大的时间,是我上小学二年级到四年级好像是,就正式把房子转到你名下那段时间是吧,老人已经去世了,但是老人生前对孙子的好让小王受益至今。小王九岁那年,爷爷做主把一套房产给了他,这套楼房就是刚刚我们看到的位于南宁市青秀区,现在引发了诉讼的那一套房产。这是一栋八层的临街居民楼,一楼出租给人开了商铺,2~6楼出租给人开了旅馆,房子的产权人经历几次变更,先是老王和他的父亲,2009年过户到了小王名下,现在又变成了老王名下的房产。目前老王和小王还在因房产的权益打官司,老王介绍了这套房子的来源,反正是我跟我父亲,那为什么会有父亲的,他投的钱是吗?不是,但是我们这有单位的,有工作的,不能买,买房不能买,不能做生意的,我出资全部是我出资的徒弟也是给我出去,那个房子全部是我出去盖的,2005年出钱买地建房的就是老王,费用总计花了四十多万,房产证上写了老王和他的父亲两个人的名字,老王说他和父亲建起这栋房子就是为了儿子小王,所以这事儿一直是瞒着妻子偷偷进行的,我不想给他听,不知道,不知道,就为他为他也在为那个小我自己的儿子,所谓的儿子。习惯老师的孩子,他平常哪里来这里了?

那我我就住在这边,他也来跟我同住在这里好多年的。他当时是跟你同住,其实就住这个楼,是吧?人家住在这里,他就是去年都来过不来,跟住过2006年,房子盖好。小王和韦女士是在2007年从娘家的农村搬到这里居住的,为的是让小王转到城里读书,这里距离老王家并不远,但那个时候老王的妻子一直不知道这栋楼和这对母子的存在,这是他老婆不知道的。我我从来不认识他老婆,他老婆也不来找过我,就你们没见过面,没见过面,那他住在木村这栋我住在这里,这栋是两边跑两边照顾的,我承认的这个我也知道,感恩的不久,老王的父亲也搬到了这里,和孙子小王在这里一起住了近三年,这期间韦女士担心过房子产权的事儿,她说我住了以后你老婆知道了,当时老婆不知道,我女儿不知道,她说如果给他们两个知道了,她来找搞我们要我们的房子把我们赶走怎么办?那所以他就不他要走,他提的要求,他当时提的要求要把他转给他,转给谁给他是他转给他后面的我我我说以小孩为准,因为那小孩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转给你我不同意,我我那父亲也是不同意,后来老王的父亲身体不太好了,他过世前提出要把这栋楼过户给长孙小王,主要是老人没有老人我也不会转,马上就转给他的房子,主要是老人压的很大,那时候老王的妻子并不知道这栋楼房的存在,但是这房子从法律上讲是老王夫妻的共同财产,房子要过户,妻子必须同意,这样妻子不就知道一切了吗?老王是怎么混过这一关的呢?我骗了我骗我骗我老婆你你他当时不要求我说这他不叫,生意的,炒地皮的,做工程的,我老婆一罐都不管我的钱,我的钱都是放在床头,几万块钱,我老婆都一分都不要。2009年的这份《房地产买卖合同》上,甲方是老王和妻子的签名,乙方是小王和韦女士的签名。

老王承认,当时他是伪造了妻子签名和同意书,骗过了房产管理部门的房子,是按照买卖的方式办理的过户,房价100万,当然,小王和韦女士不会真的付款。作为小王的监护人,韦女士代替九岁的儿子办理了一切手续,可是房本儿上只写了小王的名字,其实韦女士也提出过要把自己的名字加到房本上,我提议,他说给儿子等于给你,你你你你以后你过户给儿子要用钱,他这样说,那孩子是你生的,是你儿子,那难道你不相信的他那个什么,你写用写你的名字,他这样说,我说算了,写孩子也是一样的,我这样想。生了一个儿子,转移了一套房产,家里这么大的事儿最终是瞒不过去的。老王的妻子终于知道了这个重大的秘密,那是因为一件小事儿,记者是在案件调解的时候见到了老王,妻子和女儿的。委屈这么多年肯定从我是女孩出来就开始有委屈了。

但是生男生女根本就不取决于女方这个为什么这种关系就老人不同,爷爷奶奶不同,知道吗?当时我怀我儿子的时候怀我儿子,有的时候我妈都说她说我的,我怀的儿子是女儿,她就说,妈妈好担心,担心你生个女儿,到时候你的命都跟我一样,那您知道我这个韦女士的存在,还生了儿子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我我我从来不跟男生他说了,然后他们过来验车的时候就跟他说了,他说他上面有一间房子,就是现在涉案的房屋,他他问他知不知道,他说知道,那他上面也有一个儿子,他知不知道,他说他不知道,因为晚上的话黄先生都是会回家居住的。老王的妻子不太会说普通话,他说他在家里的小卖店打理生意,从不管钱,只是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自己也不信。直到有一天,看到老王的衣服里有一张给小王办转学的转学证明,上面写着父子关系,他这才知道有了小王这个已经存在了九年的孩子。老王的妻子说丈夫在外面生了儿子,还把属于家里的一栋楼给了这个儿子,他觉得这样的日子过下去还有什么必要呢。就是这个水平了,明明我都不相信我只管我相信我光给我老公听我老公爸妈的事,他是说他是说,撒谎,就是每次到黄先生那里告状,打个小报告,说他上门去找了一条麻烦,其实都没见过,对,没见过,然后我马上就过去,第一次见到他是对,所以你跟黄先生一说黄先生就生气,就会回来跟他吵架,所以他心里是很委屈的,太过脾气。

我我我那个妈妈,没有搞的事,她是她说她是说也当时也考虑过离婚,但是他们的女儿就劝她说妈妈就不离了,年纪也那么大了,就这样子吧。老王的女儿则说,就是因为妈妈没有生儿子,自己又是个女孩儿,在老家的爷爷奶奶那里一直都很受气,她也理解父亲的不易,于是就做了母亲的工作,让父母没有离婚从什么,我爸爸就一直一直一直想要这个,所以他也那时候也是,我们都是处在一直处在这种矛盾的心理当中,又想接受又难接受那一种,我因为看到爸爸那么老了,就这样这个家庭接受了韦女士和这个儿子小王的存在,还有一套房什么兄弟。我们也知道我爸爸的说法很多,因为我妈没签字,我们也知道这回事,但是呢就说看他那么老了,他也想要个儿子,那我们自己也有我妈我们自己住的地方,就说他要给就给吧,就这样子嘛,毕竟是他亲生儿子老王既没有和妻子离婚,也没有和韦女士解除同居关系。而老王和韦女士的这种关系呢,无论是法律还是道德,都不允许人生活在这样的一种违法的关系当中,势必会暗存着一些法律纠纷和情感纠纷的危机。那时的老王万万没想到,几年之后,一件偶然的事儿让他发现小王可能不是自己的儿子,这糟心的发现引发了节目开头我们看到的这一起官司,明天我们将继续关注这起案件,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