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622枯萎的姜苗(27:59) 今日说法2021浙江仙居蔡旭东

2021-10-05 16:15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22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18年,在浙江仙居,蔡旭东承包了60亩山地,种了生姜,没过多久便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地里好好的姜苗突然大面积枯死,原因是蔡旭东使用的生姜除草剂属于假农药。警方对此展开深入调查,最终成功捣毁生产伪劣农药的窝点。 

《今日说法》20210622枯萎的姜苗

丰收在望,姜苗突然变了样。那当时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辛苦数月,眼看要竹篮打水一场空,虽然他身上是一句是一年的休息,警方介入调查,非法制售窝点浮出水面,进出厂门呢,都是及时将那个厂场的大门锁上的,两地同时出击。他们卧底做的是什么用药?《今日说法》即将播出。

枯萎的姜苗。多山的浙江仙居环境优美,三年前的2018年,村民蔡旭东就在这优美的山水间承包了60亩山地,种了生姜。那年7月下旬,生姜苗长高了,地里的杂草也随着风长,人工除草显然费时费力,老蔡便想着用除草剂,正因为我们这个地方都是你看这么高高低低的,不能机械化,但是要人工这个操作了,功太大了,那用农药呢就是省,省工,省工就等于省钱。用除草剂之后,再过三个月,地里的生姜就该收获了。老蔡想着能有个好收成,可几天后,江田里的情形却让他大吃一惊。有的姜苗开始发黄枯萎,有的甚至全部枯死,杂草反倒依旧丛生。那当时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么大面积死掉了,你看作为一个老百姓来说,损失都惨重。为了这片江田,老蔡着实付出了不少心血,之前承包土地,他还向银行贷了款,后期买种子施化肥,平整土地都要投入。大家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地里好好的姜苗,怎么就突然大面积枯死了呢?老蔡种姜几年了,这种事儿还是头一次遇到,他立马就怀疑跟之前喷洒的除草剂有关,这种除草剂它也是第一次使用。这就是老蔡使用的生姜除草剂,兑水后往地里喷洒,价格倒是不贵,十块钱一包,一亩地撒两三包就够,与故人除草相比,使用除草剂经济上显然十分划算。那用一个人当时要多少钱呢?一天120块钱,120块,那一一亩地要几个人?一亩地除草的话要六个工,起初也是听一个亲戚介绍说有一种专门用于生姜田的除草剂,能将地里的杂草杀死,还不影响姜苗正常生长,老菜才买来用的。这个农药食草能把草除掉,内增加没有影响,但实际上用之后用过之后什么效果呢?用了以后过了几天,草没有除掉,增加,死掉了,枯萎了,大面积的枯萎了。

老蔡用的除草剂就是从这家农资店买的。听到除草剂已经把姜苗给开了,农资店的老于感到事态严重,赶紧与这款除草剂的销售经理联系,但对方的态度让人有点意外,他是别别的地方的事,就是这样怪我们,怪我们的,就不处理这个事儿。对他不处理,他置之不理的。出售除草剂的厂家认为自家产品没问题,对老蔡他们的反应置之不理。老蔡只好向当地消协投诉。消协联系了仙居县农业农村局,经农业部门专业检测,老蔡往地里喷洒的这款生姜除草剂含有隐性农药成分,铺草剂包装上却没有标注。

因为你别东西什么东西在里面也不清楚,农民用起来没有增加性,如果农民不可能去再去搞事业,因为它影响的是一句作物,不可能是去再搞失业了,能不能用,他就是看你们标签是怎么说的,我就怎么用。所以那个农民的就是自主选择的时候,你有不安定的因素在里面,他选择的时候他带水安全隐患太大了。按照《农药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老蔡购买使用的这款生姜除草剂属于假农药。

经省级农业专家实地鉴定,老菜地里生姜苗大面积坏死,跟喷洒的假农药直接相关。虽然他身上的是一季,是一年的修行,他的一年就在这里面了,他那个修收收成就在这里面的,所以农民这个损失他是不会回来的。经鉴定,老菜种植的60亩生姜中有46亩受到不同程度损害,部分田块绝收。老蔡辛苦劳作,就指望生姜收获后能卖上个好价钱,谁料用了假农药,一剂收成,就此化为泡影。老蔡自己估算他当年的损失达到40万元,心里很难受,那些不放下家没有良心的,把这些假农药卖给我,早早受了我的这么大的损失。经当地有关部门协调,农资店的老余对老蔡给予了5.5万元赔偿。那么当初老于是通过什么渠道进的这款伪劣除草剂,事先怎么没有检验就对外销售了呢?就是看在龙包包上面了,他杀进度死的对,杀菌都死了,我是属于这类,是这样的,不知道,他给我撒上有点血,害老于称店里本来不卖生姜地里的除草剂,因为老蔡当时来求购,要的挺急,他就让家人到网上搜寻订购,没想到就摊上这么个事儿,里面有什么问题我也不知道诶,我跟就是挣了两个月就不到200块钱嘛,赚了几十块钱,现在损失很大。仙居县农业农村局认为,这款假农药能通过网络卖到仙居,自然也会流通到全国其他地方,背后一定存在制售团伙,肯定还会危害正常的农业生产,于是将这一案件线索移送到了公安机关。假农药事关民生,仙居县公安局抽调警力组成专案组展开侦查。通过我们以往的就是办案经验,就通过网络销售的呢,它肯定是几乎都是面向全国各地的,它的销量绝对不会低,所以也引起了我们的高度重视。经查,销售这款伪劣生姜除草剂的还是一家正式注册的公司,名为合肥久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这家公司对外网站上写着他们的农药产品专心致力于经济田除草效果极好。菜,水果,包括一些那个花类的这种这种类的这种这种方面的一些作物,然后呢这样的这种经济作物呢,因为价值价值比较高,生姜这一块价值都比较高的,然后呢对老百姓就是说受损的利益就非常大。办案人员注意到这家农业科技公司的负责人为刘某,河南人先居,警方火速前往合肥展开侦查,但结果让人意外,这家主打除草剂销售的公司已经人去楼空。虽说产品有假,他们却有销往全国的网络,看上去呢跟正规的也有点像。兄弟联手,黑作坊里做着大买卖。枯萎的姜苗《今日说法》正在播出

前往安徽调查现居警方扑了个空,难道是嫌疑人事先有所察觉,一时没有新的线索?于是,办案人员对全国农资市场上生产,销售农药的企业进行了全面检索。发现在河南的郑州也有一家久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与合肥的九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仅一字之差,这二者会有什么关联吗?先知警方随即派出人马前往郑州展开侦查。办案人员注意到,郑州九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某与合肥九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刘某曾是夫妻关系。

巡线追查仙居警方发现郑州这家公司的幕后实际控制人正是刘某,刘某组建的销售团队就位于郑州一栋写字楼内,这些销售人员不断通过网络对外发布广告,推广他们的农药产品,这个看上去呢跟正规的也有点像,就因为他这个很多很多有效的信息呢都是标注着呢,就一般人如果不进行去去查询,就是也确实就是会认定看不出它是伪劣,伪劣的假农药,让仙居警方吃惊的是,刘某公司对外销售的农药产品多达八十余种,都是用于经济田作物,这些农药产品以远低于市场同类产品的价格已经流向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假农药它如果用的量控制不好的话,就说有可能会导致这个农作物减产或者全部死掉,而且如果严重的话也会就是说对其中的隐性成分会残留在那个农作物里面,会影响我们人体的健康,而且也会进行一定的环境的污染。

刘某如此大规模的推广销售,那农药的生产窝点会藏匿在何处呢?通过物流追踪先居警方发现这些农药都是从河南省的新乡市邮寄出来的,办案人员立即转战新乡展开调查。最终在一个废旧化工厂内锁定了刘某的加工窝点。通过我们观察,这个厂里呢他这个员工,生产工人就警惕性极高,进出厂门呢都是及及时将这个厂厂的大门进行锁上的,经过一段时间外围观察,办案人员发现这个窝点平时有十多人进出,农药加工好后,他们会按照销售人员提供的订单地址,通过物流公司向全国各地邮寄。就是说比如说上面有个卖出去了,有人订单了,那我们就在这个厂家门口蹲着,他那个订单派给他,他当天就会进行一个发快递。平时加工窝点主要由刘某的弟弟负责管理。刘某很少在新乡出现,基本上以郑州为主,但是他也会往,因为毕竟是老总嘛,也会跑往各地去沟通各项事务。锁定了伪劣农药的生产销售窝点,也查清了主要犯罪嫌疑人活动轨迹。2020年5月15日,先驱警方决定收网抓捕行在河南郑州、新乡两地同时展开,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先去警方先对加工窝点进行搜查,冲进现场后,警察将在场人员全部控制,用于生产的机器还在运转。这个一样。

一袋加工窝点负责人刘某的弟弟当时就在现场被办案人员控制。经现场审讯,刘某的弟弟交代,他是根据哥哥的指示,在这里组织人员进行加工,生产的,原料配方也都由哥哥提供原料,原料就在这里,这里有炒干这个草干粮,对,写的有,因为这个上面应该有,这个炒干粮哪有草干粮,我刚刚说的我不懂,我不是我现在有农业局,市农业局,省里面的化工料都在这里。好吧,你自己明白,我知道这个可以化验。这个加工窝点环境极其简陋,既没有排风系统,也没有通风窗户,负责生产的工人缺乏基本的防护,也没有说通过很精密的那个称重也好,或者什么也好,都是通过手抓整整个进行一个很简单的手工式进行包装,所以说怎么说呢,我们明白人稍微一看就能看出来,其实他这这一整个生产链条其实是很不正规的。现场工人说他们是以每天100元的工资被流水兄弟过来干活的,然后这些配方怎么干怎么做的,这里拿拿的就是用着药药药,对,你是包装,包装就这里拿。在加工窝点的一个角落,堆放着成箱成箱加工完成的农药,办案人员拆箱后发现,正是卖到仙居的那款生姜除草剂。刘某的弟弟还交代。

在这个加工窝点不远处,还有一个工棚,是他们租来当仓库用的。办案人员立即前往那里。我问你,这个。偌大的工棚里,堆放着大量用于生产伪劣农药的原料和外包装纸箱,经清点,现场共查获伪劣农药共计八万多包,各类农药商标包装箱6.3万件。与此同时,在郑州的办案人员突击刘某的销售窝点,抓捕人员冲进房间将在场人员全部控制,他们都是刘某公司的销售人员。此外,另一路抓捕人员提前布控在刘某的汽车附近,当刘某和女友准备上车时,抓捕警察立即上前将两人控制。抓捕的时候整个来说感觉很无辜,他说你们是什么哪里的工?我没什么事情,反正当做自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是一路都在辩解,明知坑农害农,在利益的诱惑下,他肆意妄为,就是用外带分装一下进了有证件有不带证件的,那就是有正规的,有不正规的指甲售假,众多销售人员也难逃法网,他都知道自己这个东西是他们自己生产出来的,而且里面也加了不该加的东西。枯萎的姜苗《今日说法》正在播出,将从河南收缴的农药产品带回浙江之后,新区警方做了鉴定,结论是这些农药全部都是伪劣农药。按说,刘某从事农药销售很多年了,他应该深知伪劣农药对农业生产的严重危害,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胆大,组织这样大规模的伪劣农药生产坑农害农呢?经审讯,刘某交代,他最先是依托郑州的公司销售大田农药,后来发现销售经济田农药利润更高,就开始转型,渐渐有了销售经验和自己的销售渠道后,就打算自己组织生产,想赚更多的钱,并在合肥又注册了一家公司,注册了公司之后,我刚开始没有做,没有做之后最后最终上这个产品买别人配方做这个产品的目的很明确,目的就是我打算以后就是国家政策放开了,我打算向国家申报这些证件,做正规的产品。农药生产有着严格的准入条件,特别是用于经济田的农药生产要求更为严格。对于这些情况,刘某心知肚明,但是为了攫取更大的经济利益,在没有获取任何许可的条件下,刘某就在租用的黑作坊里组织人员开工生产了。

买一些成品,半成品和一些药粉,用外袋分装一下,进了有证件,有不带证件的,就是有正规的,有不正规的。经查,从2017年,刘某就开始生产伪劣农药,并且把自己的弟弟也拉下了水。刘某的弟弟交代,他都是根据哥哥提供的配方组织人员加工生产的。那么那些农药配方刘某又是怎么掌握的呢?我是摸索了,因为这些配方我也不懂。

刘某不懂农药生产配方,但照样让弟弟组织生产,再加上生产条件不达标,粗制滥造,刘氏兄弟做的农药质量就可想而知了。生作为一个生产企业,它也有生产企业的要求,生产农药有生产农药的要求,并不是随便都可以杀,谁都可以生产商品,那不就乱套了吗?伪劣农药产品必然存在安全隐患,但刘某依托原有销售渠道,将这些伪劣农药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迅速推向市场,销往全国。买这个国家印的都是这种黄页,然后就是给客户通过微信加客户的微信打电话,或者是或者是就是微信聊天。根据警方查证,刘某生产的伪劣农药之所以能在全国打开销路,与各地农资店对接的销售人员在中间发挥了重要作用。顾客户问起这个事情,他就是说你这个东西是别人正规公司生产的,我们来负责销售的,那其实每个那个销售团队的一些销售人员,销售代表他都知道自己这个东西是他们自己生产出来的,而且里面也加了不该加的东西。刘某及其销售团队售卖出的伪劣农药不仅给浙江仙居种植生姜的老菜造成损失,也让全国其他地方的一些农户深受其害。

我们农户发生这个情况之后,就有时候就感觉自然自然倒霉了,也感觉就束手无策,跟监管部门去举报,去反映这个线索,监监管部门就是说也可能说因为这个确实比较困难,邀请这样子过来费用也比较高,可能这样子过来鉴定的话,起码要10万以上,这个决策标准,认定标准都是非常困难的。办案人员介绍,曾有山西一农户使用了刘某生产的伪劣农药,造成农作物严重受损,为此,刘某赔付了对方三百多万元。刘某交代,后期要求索赔的农户越来越多,他察觉到风险就把合肥的公司注销了,第一,风险比较大,新的《农药管理条例》下来之后意识到这个风险就不打算做了。

第二就是也没挣到钱。刨去工人工资,刨去这所有的费用,刨去这些水电,办公费用,后勤费用,几乎是不挣钱的。但是把合肥的公司注销后,刘某并没有善罢甘休,很快就卷土重来,继续组织人员制售伪劣农药,直至案发。得知公安机关将生产销售假农药的团伙一网打尽了,仙居的老蔡还是高兴不起来,毕竟他的损失已经造成难以弥补。最近这几年,老蔡也再没有中奖。我赔了这么多钱,我再也没有本钱了来做这个生意了。我银行里面欠了这么多钱,私人也借了这么多钱,这两年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老蔡说,当初承包土地种植生姜,就是想挣点钱减轻子女的负担,没想到就因为使用了假农药,导致现在负债累累。如今只要一站在家门口的这片地头前,老蔡的神色都会显得很茫然。

目前,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及其团伙成员已经被检察机关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移送起诉,到法院立马就好了。现在是。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的常纪文副所长。常老师您好您好,农户其实一旦使用了伪劣农药,最直接的影响那就是造成农作物的减产绝收,影响着一年收成,而且还可能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的危害。那常老师,我国在农药生产和销售监管这一块有什么样的流程呢?首先就根据这个《农药管理条例》有一个程序先进行农药登记,登记了之后呢然后进行生产许可,包括产品流入到市场之中呢进行全环节的监管,包括这一个销售环节,使用环节,销售环节呢,如果发现了这个假冒农药,按呢是可以举报的,销售者明知是假药,你还销售的话,那么呢这个购买者就可以直接向销售者要求赔偿损失。那么呢假农药它其中含的重金属对土壤的污染,那么应该来说是比较持久的,要修复呢也是不容易的。因此呢《环境保护法》、《土壤污染防治法》还有民法典都有相关的责任规定,像《环境保护法》它规定明知是假农药而生产的,如果不构成犯罪,显示行政拘留,如果构成犯罪的话,依照刑法追究刑事责任。生产假冒农药它是有专门的法律规定的,刑法呢有两类犯罪的规定,一个是呢生产假冒的这个伪劣的商品罪。第二个呢我农药是这个商品中的一类,专门针对这个农药生产假冒农药,包括为这个劣质农药专门做了一个这个规定。如果说生产假冒农药,包括名字是假的,农药也和销售的,应该追究刑事责任。

我们也注意到,制售伪劣农药的不法分子呢是通过网络渠道面向全国销售的,有一些农资店也是不辨真伪,盲目进货,最终呢是销售给了农民。那对于农资市场的这种乱象,常老师您觉得该如何治理?有什么好的建议吗?经常讲的消费者它是难以辨别哪些农药是假农药,是哪些农药是农药,你不可能要求这个农户有专业机构或专业人士的鉴别这个能力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呢相关的监管的重点应该放在生产者和销售者的身上,只有这样呢才能够通过加重法律责任才能够呢从根本上杜绝这个生产假农药和销售假农药的这个现象。目前呢比较稳妥的方法就是实行信息化管理,就是呢销售者你呢作为一个专业的销售机构,你的你的客观义务就是应该了解你的这个销售的农药是不是假农药,比如在我的老家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假冒农药假冒种子坑农的这个事件,那么农资是非常重要的,它能够保证食品安全、粮食安全,比如钾化肥它就是这个地位,生产下降,假农药呢消除不了害虫,相反的可能还把农作物给打死,这个是危机,食品安全和粮食安全,对于这种情况必须予以严厉打击,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可以说每一粒粮食都浸透了种田农民的汗水,不法分子制售伪劣农资产品,不仅仅侵害了农民的切身利益,给辛苦劳作的农民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往大了说也是在影响国家的粮食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那在这里,我们呼吁国家相关部门对农资产品的生产、销售、流通等各个环节继续加大监管力度,严厉打击各类制售伪劣农资产品的行为,全面保障农业生产安全、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也感谢常老师参与今天的节目讨论,欢迎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