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626千里押解(27:58) 今日说法2021云南芒市抓捕毒贩阿涛

2021-10-05 16:4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26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21年3月,云南芒市的移民管理警察在边境管控当中发现了两名可疑男子从境外背着竹篓,走山路把竹篓中装着的三包沉重的东西用拖拉机运走了。警方立刻秘密抓捕了阿涛,经过审讯,警方随即决定带着阿涛和毒品奔赴千里之外的武汉。最终,警方在武汉把两名接货的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今日说法》20210626千里押解

边境竹林不为人知的秘密,因为它是采用绕关必抢高度隐秘的方式,那个东西不是司机设下的,是个什么局呢?他接触到了这个东西,他没有进行,都没有进行遮盖,三个编织袋把警方引向何处?这是掉脑袋的事情,我如果我出来了。千里追踪只为保一方平安,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我真不知道,我就坐在车上,我也不知道给你一个机会,这是你唯一机会了。千里压剑《今日说法》即将播出。做完了2021年3月1日,一辆车走在瑞航高速云南的保山段后排座椅上,坐在中间的人是阿涛。傍晚6点这个阿涛的手机铃声响,这个是在宝山吃了就吃了点肉菜。

好吃的还是把山里面的饭菜我干了两三碗饭。第二天,人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阿涛再次接到了一个电话,还没电小姐老王同事打来电话的是同一个人,他所关心的问题也几乎跟此前的一样,多给你点吃的好吃好吃呢,在昆明这边的饭菜还是还是可以呢?车即将进入湖南,阿涛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地方了吗?兄弟,我在吃饭,你吃过饭吃过了吗?刚刚吃吧,我刚刚吃过了,你吃了吗?在湖南吃过就到了行,有什么我给你打电话来,我办事你放心的你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阿涛所坐的那辆车从云南跑到了湖南,他要去干嘛呢?一路上阿涛不停的接到电话,对方关心的只有一个话题,那就是阿涛的饮食对方是谁,他为什么如此关注?阿涛,每天吃了什么呢?芒市是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州府,白宇已为黎明之城德宏州境内国境线长达503.8km,绝大多数的村寨与缅甸相邻,芒市的移民管理警察第一次注意到阿涛,就是在中缅两国的国境线边,因为就是在边边境管控当中,我们发现有两名男子就是从境外为了这我们这边的那个竹篓,竹篓里面呢就是看似有很沉重的那三包东西。两名男子走的是山路,几个小时后他们走到了山下来到了寨子旁,当时有一辆拖拉机在那里等待他们下山以后就把这两个竹篓里面的那个三代很沉重的东西放在这个这张拖拉机上,随后呢,这个拖拉机的驾驶员呢就驾驶拖拉机就离开,凭着职业的敏感,警察怀疑拖拉机上的三个编织袋里一定有鬼,因为它是采用这种绕光壁墙高度隐蔽的方式,就是很不符合这个常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警方在暗处监视着拖拉机的取向,十分钟后,拖拉机在一片竹林前停下,这里位置偏僻,司机要做什么呢?很快一辆白色的皮卡车开到了拖拉机的跟前,就是旁边那个差到那里去吧,皮卡车下来一个人,他们在护墙上,应该是交交他了几句话,然后那个开拖拉机那个就从拖拉机的后墙上就拿着沙袋用鞭子来装的装着的东西放到皮卡沙袋,他们两个人一起搬,那个东西他们扒的扒的都推不动你的肿了那个东西。这个皮卡车了我就在皮卡车上从两人动作的吃力警方判断编织袋里的东西不清那里面究竟是什么呢?

所有的人绷紧了神经拉过去以后那个皮卡车就歇着了。由于事发突然,接下来的行动方案就在车上制定了领了领了,这道请回答,你们现在跟着拖拉机,我们现在跟着皮卡车听见没有?他接取到的这个东西他没有进行伪装,他就直接把那个三个很沉重的把袋子呢直接放在了皮卡箱里面,都没有进行遮盖。

三个编织袋被放在了皮卡车的车斗里,毫无遮掩如果袋子里装的是不好的东西,司机又怎么会如此的明目张胆的走在路上呢?警方猜想皮卡车的司机不会走的太远,但实际上对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车再往前就是芒市市区,城市里面人很多,如果对他进行抓捕就是会引起一些围观,就是可能这这些事情呢在我们边边境小镇呢很快就都会传开,警察在哪里抓了什么人,就是很快的就会有一些消息会走漏出去,在当时警察所有的行动都是秘密进行的,在把事情搞清楚之前,把风声控制在越小的范围越好,我临时基地也是冒了风险的,我观察了一下那个那条路也比较比较窄,我就通知驾驶员,我说把那车逼停,皮卡车被逼停车上的司机立刻汽车而逃。停车。我操。为什么我们警察的这是什么?你老子什么东西晓不得是不是你碰什么被警察抓到的皮卡车司机,就是节目开头在车上接电话的阿涛,在他车上那三个编织袋里装的究竟是什么呢?诶,批发批发在哪里?什么东西?肥料肥料对你好,我的家这是废了是什么肥了,你为什么要打白条,没了拿去种地。在审讯进行的同时,警察迅速对阿涛的个人信息进行了全面梳理。

阿涛,26岁,芒市遮放镇人,刚结婚不久,一个小孩,他平常也喜欢喝点酒,打点牌,赌赌点钱在手上也也好吃懒做的。警方已经从外围秘密了解到,阿涛的家里确实有几亩地,但早就承包出去给别人种了。阿涛和他的家里人并不从事农业种植,没动,你说谁要去做什么?那行,那我就摆着嘛,摆摆着,对呀,你讲假话了。其实到了这个时候,阿涛的话是真是假已经很容易分辨,他车上的编织袋被拆开。

里面装的是层层包裹的块状物,一共102块,重57公斤,因为我们几十多年嘛,一看,这就是高纯度的海陆,正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毒,这个这个就是我们的无证石,就是专门用来盛放我们查过的毒品,我们这个无证石是双人双锁,必须要两个人同时才能打得开,我们里面也是一道题目,外面也是一道题目,这个就是我们当时查过的《海螺音》,这只是一部分对吧?

对,这这就是一部分它把它压缩成块状,他为什么要把它压缩成这个样子?其实它本身是粉末状的,他把这牙齿是块块状,它方便运输,它里面是什么样子里面,里面是白色的粉末状的,我们这里也有的,你可以可以看一下。我们把它解压,解压以后它就变成这种粉粉末状,解压之后有点变大了,但是这样粉末状的它也一般也很好运输,我闻了一股酸臭的味道,对吧?

对,这海螺应该本身就有一股酸菜的味道。《芒市移民管理警察》告诉记者,制造海洛因需要用醋酸提纯,所以海洛因有股酸臭的味道。那天阿涛被捕时,警察能够从他的皮卡车上明显的闻出一股酸臭味儿,那他跑了,那证明他肯定知道他拉他运起的是毒品,但是掉脑袋里的事情可能他是能跑掉,肯定肯定坚决要跑掉。询问直击内心,是什么让他改口了,是不是得了10万,10万我就得了10万块钱,警方焊了铁箱,又想要藏住什么样的秘密。那他还能不能活得出去?千里压剑《今日说法》正在播出。警方了解到,阿涛不吸毒,也没有贩毒的渠道,他肯定不是这批毒品的买家,而只是个运输者,如果这批毒品是在芒市本地销售,大可不必经阿涛这到手。所以警方分析,这批毒品应该是要被运往内地其他省份的,单从57公斤的数量可以想到,内地的那个买家级别不低,警方想要打掉内地的那条贩毒网络,阿涛是唯一的突破口了你到底是什么材料材料材料,你在这狡辩还有什么意义?

现在已经人都进步了,可以判你几次死刑了,这掉脑袋了。我看当时您的语气特别着急,特别急迫的想把它突破,对,因为我们不把这突破单位派过来,可能到处一次。警察告诉记者,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如果不在几小时之内把嫌疑人突破,那么案子就没有经营下去的可能,因为上家一旦联系不上运输者就知道出了事儿就会立刻切断跟下家的联系,终止交易。所以说我们在第一时间肯定要争,争分夺秒的和时间赛跑,把它突破。在审讯进行到第三个小时,是警察这样的一番话最终撬开了阿涛的嘴,我们也知道,这酒品可能不是你的,你知道这一毒品是多少钱吗?

至少两三年吧,在忙着做内地的话要差几倍的价格,你用这个就可以得多少钱?你顶多得20万嘛,是不是20万20万我就得了10万块钱,10万块钱可以,我感觉到哪里了?我如果我错了能不能解一下你们能不能把我放进去?但是他开始问我们是就是说他还能不能活下来,还能不能见他的孩子的时候,我们就觉得知道他肯定是心里面是有所松动了。阿桃承认他只是负责运输这批毒品的人,他的报酬是10万,然后是境外的那个跟我说叫我先送到武汉,要送送到哪里去要送给谁,他说到武汉了,他再告诉我。阿涛说这批毒品的卖家在境外,他从未见过,双方只通过电话联系买家,让他把毒品运到武汉,但买家是谁他不知道,老板呢?他他肯定也有所考虑。运输的马仔在运输过程当中如果出什么问题的话,他肯定是也会暴露老板自己的风险,所以呢,他不会让老这个马仔知道的东西太多。研判过后,警方认为阿涛没有对他们隐瞒什么,从他的嘴里确实得不到更多的线索,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带着阿涛去一趟武汉,因为他孩子还小,他孩子才一岁多,我们也跟他说,如果你还想见你的孩子,你是很有机会的,只要你愿意配合我们把事情做好的话,你肯定是有一个好的结果。也许是警察的话碰触到了阿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表示他愿意你配合警察要叫我做作业,才把它放在后备箱,然后自己自己出去,那在哪里?你现在阿涛说那辆白色的皮卡车是他自己的,但他并没有打算直接开着皮卡车去武汉,当时他原本打算是把毒品运回家里,先藏起来再去租一辆越野车。之所以要租越野车,是因为境外的卖家要求他在后备箱里焊上一个大铁箱,把102块海洛因焊封在铁箱内,以躲避一路上的检查。为了不引起武汉那边儿接货人的怀疑,警察完全按照阿涛的计划开始了准备。大铁箱子焊制完成。

里面是102块海洛因,他将和越野车一起被运送到武汉,就像一枚诱饵,引出警方想要找到的人。就这样,两辆车上七名警察带着阿涛和57公斤的海洛因出发了,他们一路向东向北,目的地是两千多公里之外的武汉。在这一路上,境外的上家时不时就会给阿涛打来电话,聊的内容就是我们节目开始所看到的关于阿涛饮食的话题,可实际上他们聊的压根儿跟吃饭没有关系。他们问我那个好吃的意思,我就是喝个安全那个嘛,然后一些好吃的我就说说明我还不是安全的,他的心里肯定是会有些波动,他会不停的在想,就是配合我们去做了这件事以后又会给他带来什么东西。负责此次行动的侦查员告诉记者,这一路上最让他们揪着心的就是阿涛,而且路上问我们最多的就是他还能不能豁得出去。两天后,车和人终于平安到达了武汉,阿涛在警方的控制下把电话打给了境外的卖家,那那个到了武汉之后,你找个地方公车挺好,那些我自己随便找,你找个地方车停好,然后发我个定位,我让他们过来拿。卖家并没有指定一个交货地点,而是让阿涛自己找个地方把车停好,然后离开。之后卖家会通知买家过来把车开走,接取毒品的人可能也不想让,就是送毒品的人知道他是谁,所以说基本上都是和老板和指挥者都是当前联系。最终警方选择把车停在了武汉市郊的一个工厂内,因为厂区里停了很多车,又有厂房做掩护,侦查员隐藏其中,不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另外老板呢就是让我们就是把车子停好,就是就离开车子。正午过后,工厂里的人大多已经午休,警惕的眼睛正在盯着这个厂区里的一切,右前方200m处就是那辆装有102块海洛因的白色越野车,大网已经拉开,谁会钻进来呢?在等待了四十多分钟以后,有一个人悄悄地走向了目标车辆,然后在对车子周围进行了一个观察,就是已经是很可疑了,他说如果是一个正常人的话,就不会绕着这辆车进行一个观察的,最终他还有一个就在那个玻璃往里面看了一下,接下来他会有这样弯腰蹲下的动作,是因为卖家让阿涛把车的钥匙放在了轮胎上面,很显然这个人正是接货的人。等到这个事情上车了,一组一组负责更快更好了,有什么情况我们二组三组跟在后面追捕途中竟出意外,高速路上车太多,我们尽量的往前赶,我不知道我烦什么烦,不知道都是我告诉你的,这三人走上的是一条不归之路,你媳妇把照片发过来,我们打印出来拿给你看看。千里押解《今日说法》正在播出。很快车就被开走了,另一组警力继续追踪,你这个可以去吧,你就去吧,他车哪个,我们跟着他的车,跟着他的车,在镜头没有拍摄到的工厂门口,嫌疑人下了车,把车牌卸掉了,又在门口接了一个望风的人上了车,然后开车离开。此时警方并没有急于收网,因为当时我们想他肯定在武汉还有通过,当时武汉的警方也相当配合我们,我们我们打算就是就把武汉他们的同伙,他们的下家都把他都把他抓了,都把他打击了。让警方没想到的是,白色越野车并没有往武汉市区走,而是直接又上了高速公路,这个是不是?你想一想,都上高速了,这个车还是上高速,这个是不是就是武汉去?对对对对,你看有个高速口子里面开始看了。他到底去什么地方,我们现在是不掌握,他离开了武汉,我们就很很难控制高速路上车太多,高速路上车太多,我们尽量的往前赶,在高速公路上,画面里这辆车就是嫌疑人驾驶的目标车辆,车速很快,警方有跟丢的风险,所以以后我们正好就几点,只要他休息,他停车的话,我们就有安全的地方,我们就实施抓捕。前十几分钟后,嫌疑人驾车进入了湖北孝感服务区的一个加油站转,总觉得时机到了,你的,你的,你的。抬头抬头抬头,回家回家,快来。车上的两名嫌疑人被迅速抓获的小周小周,你叫什么。

哪里的哪里的防水的,防水的。陈大顺就是刚刚从工厂里把白色的越野车开走的人,这就是那不是我的,不是你的,朋友开车,我跟他叫,我跟他一起回来,就是跟你一起回来,那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我真不知道,我就坐在车上,我也不知道给你一个机会回来,这是你唯一机会,真不知道面对警察,陈大顺一问三不知,现在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回家,现在你要去哪里,现在准备去哪里,你来这边干什么?我开车送朋友过来,说开车,我要是跟我一起的那个朋友,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在哪里,还有一个去武汉的,我就希望你实事求是的说,这一次陈大顺真的能顺利把自己撇清吗?下部手机下部的手机都是你的,这部手机是我的,这两部,这两部,第一个为什么在你的手机上,他叫我帮他拿着。警方在陈大顺的身上找到了三部手机,在其中的一部手机上,警方找到了陈大顺和境外那个卖家的通信记录,从其中的内容可以看出,陈大顺参与了这批毒品交易,我们依法搜集。

此时陈大顺并不知道,眼前的警察对于他后备箱里的东西早就心知肚明,他仍认为自己有机会抵赖,不是我就坐车,我不知道我犯什么法了,你不管,你不犯法,我们怎么会抓你?我不知道我犯什么法呀,不知道,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告诉你没事儿没事儿。另一个犯罪嫌疑人是吴强,在这个吴强的手机上,警方同样找到了他涉嫌毒品交易的证据,现在我们就说当着你的面,现在我们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我们就把你这个手机原物又换回去,是不是?

随后,警方把白色的越野车开到了一家修理厂,请工人对后备箱里的那个大铁箱进行了切割。大铁箱的盖子被打开,里面的东西被一块块的拿出,共102块。在这样的铁证面前,两名嫌疑人终于不再抵赖,他们交代境外的那个卖家,人称老胡,几年前,陈大顺和吴强在广州的理发店打工,老胡是两个人的师傅,三个人之所以走的近,是因为他们都是湖北广水人,过年还有其他什么时候,在家里面都会,都会在在一起,在一起完以后,他的那个师傅就想着要做这个生意,毒品,做毒品生意。老胡有吸毒前科,此前他有朋友在缅甸从事毒品交易,老胡看着朋友挣了钱就决定自己也过去,然后胡某我就跑去国外,在国外去买毒品,买毒品,通过各种方式运到了湖北,陈某两个就在湖北这里专门截获,而这三个人之所以愿意铤而走险,是因为其中有巨大的利润,这么多的东西,如果是流出去了,流到内地了,那将将伤害很多人,会造成了很大的后果。目前陈大顺,吴强和阿涛三人已经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等待他们的僵尸法律的严惩。而对于身在境外的老胡,警方也仍在通过各种渠道予以追捕。

赌钱输了,输了好几万,没办法了,那个最近前的那个就说他有一个,有一个有一趟活嘛,叫我去跑,然后说这这两年来块钱。阿涛说他本想着就干这么一次,把赌债还上,就好好过日子,他没想到他的这第一次就没逃过警方的眼睛,你看上次你说你想给你小王的照片,是你媳妇把照片发过来,我们打印出来拿给你看看,你儿媳妇跟我讲的是不是那个娃娃,我这个玩的时候,我问他说爸爸去哪里了,那你媳妇都不知道怎么回答。阿涛痛哭流涕。

他对警察一再的说,希望自己的罪行不要影响到孩子,也希望自己还有机会能活下去。看着孩子长大,今天是6月26日国际禁毒日,我们总说毒品害人害己,不知道今天节目当中阿涛的眼泪是否能够震醒那些贩毒者的心。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