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628生命禁区的守望(27:58) 今日说法额济纳旗算井子派出所

2021-10-05 16:55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28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额济纳旗地处中国北疆,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最西端,2021年6月5日上午,记者乘坐火车抵达了这里,此次行程的目的地是算井子边境派出所。本期节目将带您走进边境派出所,了解民警们的工作。

《今日说法》20210628生命禁区的守望

狂风肆虐,沙尘频袭,这里被称为生命的禁区,这种沙尘田地遇的多吗?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守土戍边,服务群众,民警们事无巨细,剪羊毛剪羊毛都有季节了,到季节了,我们又开始下乡了,主动去帮人家牧民毛头毛一斤多少钱?40块钱上门收吧,茫茫戈壁,为找羊他们险遭意外可能就不行,那你们就捡着啥东西吃,好好吃,吃了。扎根边疆,报国情怀50年未曾改变,把自己在这个地方出现,这种精神通过乐视明智的一个形式,这个摆在大红山上,将我们这个守土书的那种精神镌刻在自己的内心,生命禁区的守望《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我走了,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在屏幕当中,我们看到的这座石碑矗立于内蒙古自治区茫茫的戈壁当中,1992年,这片区域被联合国生物考察组认定为人类不能生存的地方和生命的禁区。虽说如此,却有边防武警为了祖国和人民曾扎根于此,默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后来,虽然他们整体转制变成了人民警察,可他们守土戍边的心却一直未变。今天的节目我们就来关注这群戈壁守望者。额济纳旗地处中国北疆,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最西端,这里因胡杨林而名扬天下。

2021年6月5日上午,记者乘坐火车抵达了这里。稍作休整,我们就要驱车赶往此次行程的目的地,算井子边境派出所。你们这是拿着菜过去的,对,给牧民下乡带点儿菜,我看都有些什么东西,就给牧民带的菜是小一部分,一会儿我们还要去菜店,这个呢,对,这是牧民药的生活用品,这也是罐头罐头与我们同行的这位民警介绍,算,井子边境派出所位于戈壁腹地,那里年均降水量不足40mm,而蒸发量却高达4000mm,仅有的几口水井含氟量严重超标。当地最缺的物资就是蔬菜,每次有车到算井子边境派出所,他们都会为住所民警采购一些蔬菜,给所里带点儿小油菜,那边主要是带一些蔬菜,对,主要是蔬菜,但是咱们派出所下面就是吃蔬菜比较困难,把这豆腐放到里面去吧,要不到水里都坏了,对,今天正好是算井派出所成立五十周年,想着给村里面买个蛋糕算井子。边境派出所离额济纳旗有330km,其中有段路崎岖不平,十分难走,整段行程最快也需要六个小时,下午一点,我们准时出发了。驱车行驶了五个小时。

一场沙尘暴与我们不期而遇了,这种沙尘天气遇的多吗?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路面上都是流沙,也到不了10m,这个电动真是几米停下吧,停下,什么都看不见了,这沙尘暴吧。沙尘暴袭来,路面的能见度极低,我们被迫停车等着这场沙尘暴刮过去。30分钟后,一切复归平静,我们才又启动汽车继续前行。当晚8点,我们最终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把豆豆摘了吧,我们把这个倒往后倒,路上我走在半路碰到沙尘暴了,有一部分是咱们所里面的菜,还有一部分是给咱们那个牧民事带的菜,大家不要写错了。

茫茫戈壁中,一座石碑静静的矗立着,上面刻有生命禁区的守望这七个大字,而这七个字就是住所民警的真实写照。夕阳西下,算井子边境派出所的民警开始庆祝他们建所五十周年,谁在这待的时间最久,谁有火熄灯熄灯,乖乖的,等会好好新年快乐,我们看看,实际上,还有呢。我现在还离开这个快手好。6月6日太阳初升的清晨,我们终于看到了算井子边境派出所的真实境况。这里没有鸟语花香,只有荒凉。算井子边境派出所成立于1971年6月5日,辖区面积原有2.1万平方公里,后来辖区一分为二,目前所辖面积为9400平方公里,辖区内常住人口为23户,53人,而派出所的在编民警一共有十个人。第一代建所当时只有两名公安特派员开始,一直到我们现在,每一代官兵,每一代民警呢都是扎根在基层。

在履行这个主责主业的基础上呢,我们更多的也是服务群众演练出来的一个最远,最苦,最忠诚,爱党,爱偏爱牧民的这样一个戍边的精神。当地治安很好,很多年都没有发生刑事案件了。在守土事务变的同时,民警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为群众服务上,不管家长里短,大事小情,只要牧民有需求,他们总是第一时间赶到,结合我们的一个工作实际和辖区的实际这个基础上,我们推出了我们的一个戈壁八大园,包括邮递员卫生员,放牧员,保卫员等等,驻地通了4g信号以后,我们又衍生出了科技园和信息园,发展为现在的戈壁十大元,剪头毛剪羊毛都有季节呢,到季节了,我们又开始下乡了,主动去帮人家牧民,人手不够的情情况下就多派几个人手,然后人多的话就少派一两个。每年的五六月,牧民都要给羊和骆驼剪毛,卖羊毛,驼毛也是他们收入的一部分,因为人手不够,牧民齐齐格主动跟派出所联系,想让对方派人帮他家剪一下脱毛。齐齐格家离派出所不算远,驾车的话需要三十多分钟,挂断电话,民警们就赶了过去。这一根绳子就把它给割了,它骆驼这是为什么要放倒呢?捡捡骆驼,这种放倒好捡一下骆驼一般是一年剪一次是吧?对,就是每年5月份5月份开始盖子这个的下半身上半身。

某某某某一斤多少钱,我给人家说的是40块钱,40块钱上门收吧,我们自己也见了,他们有的时候忙的,他们叫上他们给我再见呢,就给他打电话,他来嘛,来了他们而去走的时候那开会的时候就没有人呀,那么个电话走了,他们都过来。英格威特琪琪格说,他们家有四口人,儿子大学毕业后不愿意回来,一直在外闯荡,因为要陪女儿读书,丈夫和女儿都住在额济纳旗,只有她一个人留守在牧区。

今年50岁的琪琪格是留守下来的最年轻的一个牧民,我们这还哪有人家的,你说没有呀,离多远有个人家,呀,一个最近的是他们,还是他们,这都没有,在他20km,30km,40km就没人,没有人,现在算井子边境派出所驻地旁边只有一户牧民,看起来冷冷清清,而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这里也曾聚集了一批人,当时这里是学校,卫生院,供销社一应俱全,马宗山苏木的政府驻地也设置在这里,1993年驻地政府搬走了,按规定派出所也应该一同搬迁,当时派出所要搬走,你们愿意不愿意呀?哪有愿意呢?你说咱不能,不能他们坐坐到我们这没有人照顾的人也没有那有事,那我们拿拿电子,那你说,那在得到上级领导的答复以后,我们派出所就留在了这个驻地,继续服务部门群众,所以我们派出所呢也被当地咱们牧民群众呢亲切的称为了母亲派出所,咱们牧民群众离他们生活的地方呢离驻地政府比较远,所以在工作和生活当中的一些其他的职能也是我们派出所在履行。

因为生存环境恶劣,当地政府每年都会给牧民发放一笔草原奖补补助,金额为每人每年2.7万元,为了做好动态监控,避免被他人冒领,主管部门要求牧民每年都要进行身份验证,一个是年龄大,一个是路况不太好,出行不方便,来回往返就将近六七百公里的一个路途,老人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他要花费的金钱也比较多,包括这个车辆的使用油呀,住宿呀,吃呀等等这些方面其实从他们角度来讲不太方便,我们在了解到这个情况以后呢,就主动和这个额济纳旗的这个民政局进行了一个沟通,最后呢我们把这个草原奖补系统就纳入到了我们派出所这个工作当中,从2020年3月起,当地牧民不需要在舟车劳顿去额济纳旗验证身份了,他们只需要到派出所录入个人信息就能拿到草原奖补一个小小的改变,方便的却是当地牧民,我为群众办实事嘛,这个是我们去年就已经在这个落实了,只是这个现在呢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常态化的一个工作了,就是现在牧民等在半年手里就召开伙伴就行了。对,对对,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千里无人烟风吹,石头跑,短短的这四句话是对这片戈壁最真实的写照。戈壁之大我们无法想象,最远的一户牧民离派出所有130km,民警们走访一遍辖区至少要花费一个星期。

而在走访的过程中,曾发生了很多令人感动的瞬间,这位老人名叫苏伊勒图雅,71岁了,民警们都亲切的称呼他为老额吉,这是蒙古语,翻译过来就是老母亲的意思。几十年来,他与算井子边境派出所的民警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还是民警对我特别好。

然后还是夏天时能够保持薄一点儿,那个厚的那个,去掉冬天的话,再把那个加厚,这些都从点点滴滴开始,这都是民警帮助他们。原本老额吉居住在大山深处,那里离算井子边境派出所有四十多公里,2006年丈夫去世后,老额吉独自一人在群山中放牧,那时他养了五百多只羊和十几峰骆驼,他有两个儿子,但是呢两个儿子对老人的这个生活照顾呢还是有所欠缺,所以骆驼老人他之前是住在苏北甘肃北部的一个地方,他是一个人在那儿生活,因为那个地方呢也没有信号,而且比较偏远,对外沟通只能靠着一部卫星电话,但是当时这个卫星电话的这个话费是比较昂贵的,当地牧民放牧,每年春秋两季都要转场,春天转到夏季牧场,秋天再转回冬季牧场,而转场时需要带上全部家当,同时还要赶着羊和骆驼,这是一个耗时费力的活儿,老额吉自己根本无法完成,所以每到转场时,老额吉都会提前跟民警联系,请他们帮忙,以前就是从这儿就是调整走的。

或者是调回去的,都会想,他们无时无刻就是好像哪怕是人现在不在走了,感觉好像那些还在这儿没走呢,很想他们失联八小时,两名战友生死未卜,我现在主要是说可快了,你知道吗,那个没走的时候没拿紧急救援,他们义无反顾,天太黑,隔壁他们那个路不好走,摔倒了,当时整个膝盖他是那种血肉模糊了,已经已经可以看见骨头了,对他进行了一个简单那个清创止血包扎生命禁区的时候,勿忘《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在那些调离算井子边境派出所的人中,老额吉最牵挂的一个人就是乌奇尔,那是因为在一次转场时发生的一件事儿,让他终生难忘。时间拉回到2016年4月3日,那天民警们像往常那样来帮老额吉转场,过去就帮着老姐,就是出于同样老人冬季操场到搬到夏季草场这个过程中干活儿去了,结果就这羊就这个也是,山里边儿就没见过这么多人,我们去的人比较多,他的羊就惊叫一惊,就给他跑到山里边儿一看羊跑了,警长乌奇尔带着战友李国立就去追,为了尽快把这些羊找回来,两个人分头行动,顺着羊跑的方向四处搜寻,上山一看我就杀掉了好几波,走的那时候一样多。完了之后跟我们小伙子,我就定了一点,就是图上我说你把你这边,你往那边看,我说我从这边就看谁先到了,谁就在那儿等着。两个小时后,也就是当天上午11点,乌奇尔赶着一波羊来到了约定的集合地点,却没有见到战友李国立。在《戈壁》里最让人担心的就是一个人走失,有点让我着急了吧,他们叫半天也没声音,我就不敢走了,你就在那个山包上看看,突然从我左边一个山沟里边儿说是听见声音说有人敢样的,一看他在那儿走,结果我叫吧他听不见,因为他身边不是走的嘛,但那个是石头里边儿这个声音,我叫喊不喊他,他根本听不见,因为当时乌齐尔也赶着一波羊,他无法分身去下山接应李国立,而不接应的话,他又担心李国立找不到集合地点,就这样,乌齐尔左右为难,最后他还是决定在集合地点等着李国立。下午2点,李国立才赶着羊来跟他汇合。找羊时,两个人没有携带任何补给,现在羊是找到了,可乌奇尔和李国立是又饿又渴。

茫茫戈壁当中,人一旦脱水,将是以极其危险的一件事儿。我们家确实有点渴的就不行了,完你们就煎点沙僧吃沙葱,多辣呀,家里边儿都是有沙僧,有啥吃点沙葱吃还吃,吃够了够了够了,该吃辣味了,走到那个4点多的时候确实不够,我们又把那个大部分就赶到这个盘,就原先老爷子住的那地方,结果他们把东西都被人搬走了,就是没有那个啥,真的是一点东西都没有。

在老鹅及冬季住的这个地方,乌奇尔他们没有找到任何吃的东西,好在他们发现了一口井,不过因为连年干旱,这口井早已变成了枯井,井里边儿就这么大一块,然后就周围找找找,终于找到一个矿泉水瓶子,把那个拿树上就稍微绑着点儿那个给稍微就那个水一拿出来全是那种有沉淀物,所以就是我们俩就稍微等一等,我说你就是先涮涮口,八个小时过去了,人和羊都没有回来,这时大家才意识到赵阳的这两个人可能遭遇了意外。很好气的要死,整个就好了,那时候我们所长骑摩托车跟老子出去找,找了也没找到,现在什么可坏了,你知道吗?

那个没走的时候没拿水,所有的战友都急切的盼望着乌齐尔和李国立能平安归来,6点左右的时候真想放什么放这儿吧。第二天老爷子自己还得过来自己赶得到,想办法再赶吧,我们俩又把羊就跟着路去赶,能走动吗?走多有成就感,嗨呀。可以。英雄。我。

老额吉苏伊勒图雅喜欢称呼算井子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为孩子,孩子们的真心付出他都看在眼里,更是疼在心里。2019年4月,考虑到老额吉年纪大了,一个人在深山里放牧不安全,民警们就动员老额吉搬到派出所附近居住。在反复动员下,最终老额吉听从了民警们的建议,在离派出所5km的地方,民警们为老额吉搭建了一个蒙古包,然后派人把老额吉从深山里接了出来。Two。羊不是处理的时候。

不是派出所民警赔上就是就是派出所的开车把那个带上去苏北,当时羊羊在苏北讨价还价了,完了完了,卖家老人把这笔卖羊的钱呢就让派出所的民警进行了一个保管,而没有交给他的儿子。在这种生活过程当中呢,我们把菲勒图的老人呢就亲切地成为老儿子,就是我们的老母亲,老人呢,也把我们派出所的民警当成他的儿子一样去对待。搬过来之后,老额吉与民警们的互动更频繁了。2021年3月初的一个晚上,民警郭彤接到了老额吉打来的电话,他说是原本两小时之前就该回来的二儿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没见电话也打不通,他就给我们民警说让我们帮忙去寻找他,因为老额吉年纪大了,他也开不了车,也不会开车。原来当天老额吉的二儿子嘎拉图从城里开车来探望他,说是晚上6点左右能到家,可等来等去,等到晚上快9点了,也没见嘎拉图回来。这下子老额吉着急了,他担心儿子出事儿了,接到这个求助的时候,就第一时间派车沿着他二儿子回来的道路,我们一路顺着去找,然后结果在一个转弯的地方看见前面一辆车冲到弯下面了,在那卡住了,然后我们过去一看就是老妖记的二儿子,经过他的描述是路程比较远,可能有点儿疲惫,天黑,沃尔吉没刹住,然后车就掉下去了。经过救援,郭彤等人将嘎拉图的车拽了上来,这时他们发现这辆车的一个轮胎爆胎了。随后郭彤他们帮着《嘎拉图》更换了轮胎。救援结束后,郭彤等人又将嘎拉图护送到家,而类似的紧急救援曾发生过很多次。去年7月,咱们这儿有壶牧,名叫奥奇二,凌晨1点的时候骑摩托车找他家那个骆驼,然后天太黑,戈壁滩那个路不好走,摔倒了,当时整个膝盖他是那种血肉模糊了,已经已经可以看见骨头了那种摔伤后,奥奇尔急忙给郭彤打电话,让他来救自己。在当地牧民们多年来养成的一个习惯就是求助时从不拨打幺幺零,而是直接给民警打电话,咱们就出警把他接过来,用咱们自己警车,因为咱们这儿离最近的医院是280km,连夜赶过去,他因为伤口出血不止这种不太现实,所以这个锁里面我们就对他进行了一个简单那个清创止血包扎,这是郭彤给奥奇尔止血包扎时所拍下来的照片,可以看到当时奥奇尔流了很多血,第二天建议他去那个医院去缝针,然后拍片儿看没有有没有伤到骨头,然后他这些一系列做下来以后,回到咱们这儿以后,我们就天天去上门给他清洗伤口,换药包扎这些。郭彤在军校读书时学的是医学护理,毕业后他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工作。就这样,2018年年初,郭彤来到了算井子边境派出所。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郭彤还利用自己所学的医学知识服务于牧民。2021年6月6日下午,利用下乡宣传防电信诈骗的机会,郭彤给党叔夫妇做了个简单检查,高压这是148,咱们正常标准是不超过140,但是这个不算太不算太高,就是刚过范围,这个不要我给你带过来了,没拉住,那我直接盒子上面行吧,写着上吧那个容易扔掉,直接在那边那个那个第一顿吃三粒,往后的是一日一次,一次一粒,好多蒙古族牧民因为他不认识汉字,要上那个汉字,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怎么吃。我们这个是搜索《苏日嘎拉图》,他对这个牧民进行翻译完,然后把这个用法用量用蒙语的形式写到纸上,给他们放到药盒里面。什么时候我这两天正好

上火了,牙也掉了,说话也不方便呢,快说对你们怎么样,主要是满意呀,如今的算井子边境派出所,宽敞整洁的大院,明亮的食堂和宿舍,我们很难想象,早在1971年,在没有水没有电没有路的生命禁区,前辈们闭路蓝缕,风餐露宿,硬是在算井子扎下了根,为祖国守土戍边无怨无悔。多长时间来一次我们基本一个月要爬3~4次,目的是什么?这个因为大红山是我们派出所的一个精神高地,我们在大红山上面要进行一些党日活动,算井子边境派出所西南方向5km处有一座大红山,为了表达忠诚戍边的信念,民警们都用石块摆出自己的名字嵌入大红山山顶。50年来,这座山顶嵌满了一百多个名字,成为算井子边境派出所的精神高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两个字是宝城,据我们所能追溯到的宝城是第一个将自己的名字摆在大红山上的人,他是大连人嘛,他就爬上山以后他自己就对着他家乡大连的方向,现在就想,古人有乐时明智,他在这个地方一直坚守奉献,他就想,他也要像古人一样把自己在这个地方奉献这种精神通过乐时明智的一个形式,这个摆在大红山上,将我们这个守土书边那种精神镌刻在自己的内心。乐时明智

成为每一个算井子人最荣光的时刻。这些名字见证了他们在这里挥洒汗水,燃烧青春,为国戍边的最美风景。寒来暑往,50年过去了,这50年里,一代又一代的民警扎根基层,以苦干实干践行了最远最苦最忠诚,爱党爱边爱牧民的算井子边境派出所精神。所有的岁月静好都是因为有人在为我们负重前行。珍惜美好生活,创造美好生活,不负奉献者的无私付出。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欢迎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