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7月3日今日说法主题是果科村的故事(27:59) 今日说法云南福贡果科村桑四华

2021-10-05 18:28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703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在云南省福贡县的果科村,桑四华被母亲和妹妹告上法庭,母亲要求儿子桑四华每月支付赡养费200元,另外,母亲和妹妹要求桑四华给付政府发放的补偿款1.8万元,以及分割一套共有的搬迁安置房。法官上门开展调解工作,最终达成了调解,缓和了当事人之间的矛盾。

《今日说法》20210703果科村的故事

异地搬迁后,他们开始了新的生活,这个村子里面会单身直接不回来,那种妈妈这样这样一条东躲西躲的,对吧?家里人闹纠纷,法官跋山涉水上门调解,亲妹妹亲妈妈告诉我,我就觉得难过,人民群众生活发生了改变,利益诉求也相应发生了变化,两次登门,耐心倾听都是为了亲情不被伤害,你可是不亏了,还是昨天的呀。徐辉法庭对这个案子就进行了一个现场的开庭。不好。果科村的故事《今日说法》即将播出。2021年6月2日。

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桑思华和妻子张松兰在怒江边来回的徘徊,就在刚才,他们得知被自己的母亲告上了法庭。第二天上午,桑思华夫妇来到了法院,负责承办他们案件的是福贡县人民法院素材团队的负责人李建忠。法官,你好。

我作为这个案这两个案件的惩罚人,想提醒一下你们对这两个案件,这两个案件的一个想法和意见。直到这时桑思华才知道母亲是以她不履行赡养义务为由起诉的,同时妹妹也起诉了她,要求分割家庭财产,这让桑思华感到很委屈,主要是我们为啥说一句嘛,就是他闭嘴过来说了句嘛就闭嘴过来嘛,就是我们那个就是你母亲那边,他说这个你妹妹那个,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

桑思华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母亲和妹妹告上法庭。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在父亲去世以后,他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直到2020年的夏天,桑思华结了婚,娶了媳妇儿,母亲的心事这才放下了。按说一家人可以就此好好的生活了,可为什么不到一年的时间,母亲却要起诉自己的儿子呢?福贡县地处云南西北部横断山脉中段,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之间的怒江大峡谷,桑思华的家就在距离福贡县城六十多公里远的匹和怒族乡果科村。为了尽快解决桑思华和家人的矛盾纠纷,6月4日一大早,法官李建忠就带着合议庭的成员赶往果科村。这两个案件涉及的是一个僵尸纠纷,最主要的,它还涉及到一个老年人的赡养问题,要尽快的把这个案子给处理了。这两起案件的诉讼请求,一件是母亲要求儿子桑思华每月支付赡养费200元,另一件是母亲和妹妹要求桑思华给付政府发放的补偿款1.8万元,以及分割一套共有的搬迁安置房。

怒江东岸就是连绵起伏的碧罗雪山山脉,果壳村就坐落在其中,这是一个怒族村庄。在村委会,李建忠和合议庭的成员先是找到了果科村的村干部了解情况,3月十多号吧,当时他打来电话,就说是他的妹妹抢到了江草采草。这些原来在三个月前,村里的干部就到桑子华家里调节过。当时来村里告状的是桑子华本人,桑子华的父亲早年间去世,在妹妹出嫁以后,她一直和母亲生活,只有两两母子,还是没听到什么,家里面有什么矛盾,就是这样没听到。一直经了解,桑思华家除了种植一些农作物以外,家里也没有什么别的收入。果戈村的年轻人大多在外打工,桑思华是为数不多的留在村里的年轻人。沙士华呢?之前外出务工的这个机会,为了沙哑这个母亲,她放弃了这个机会,足以见这个桑士华与他的母亲之间的感情还是非常深的,既然母子关系不错,怎么会打起官司了呢?这让法官感到疑惑。

双方的另一个纠纷和搬迁安置有关。2017年,福贡县启动异地扶贫搬迁,桑思华一家符合异地搬迁安置的条件。两年后,桑思华家分到了位于福贡县城安置点的一套八十多平米的安置房,他们这个房子是福贡县城县城附近的一个安置点的一个房子,他们是贫困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嘛,家庭有四个人,包括他的母亲,他的妹妹,还有他侄儿子,人均面积是20平米,总共就是80平米的套房子。虽然桑思华的妹妹早已出嫁,但是妹妹和她儿子的户口一直没有迁出。当时按照政策,桑思华一家是按照户籍人口也就是四口人的标准分配的住房,除了住房,还有异地搬迁,拆旧复垦补偿款每人6000元,这些钱都是打在了桑思华的账户上。分到了县城里的安置房后不久,32岁的桑思华就和隔壁村的张松兰确立了恋爱关系。2020年6月1日,两人登记结婚。婚后桑子华和妻子在村子里干起了养殖,平时在县城和村子里两头跑,但是桑子华的母亲还是一直居住在村里,没去县城的新房子里住过,他们搬迁以后,家里面还是留了一套这个生产用房,临时居住的,因为他们这个产业几乎都在农村也养了一些鸡猪这样,所以说还是留了一套这个生产用房。就在桑思华结婚后不久,村子里就有了桑子华的妻子和婆婆关系不和的传闻,桑思华的妹妹出嫁后就住在隔壁村,听说后感到气愤,放出话来要分自己应得的房产,可村里的干部上门调解时,桑思华说自己和母亲关系没问题,说是妹妹想要独占现场里的搬迁安置房。

关于家里的事,桑思华夫妇似乎也不愿意跟外人多讲,他说是我们去商量一下,出去以后就没回来了,打电话也不愿意回来,就说是你们村里面根本调节不了这件事情。之后,桑思华找到乡司法所要求司法所出面调解他家里的矛盾,经过多次劝说以后,这个拆迁户口的这个补偿款以及福贡县安置点的这个房屋的这个分割问题仍旧达不成协议,所以这个纠纷也就是调不成功了。调解不成,最终妹妹三四妹和母亲分别将桑思华夫妇告上法庭。婚前家人关系融洽,为何婚后生出意见,肯定高兴了呀,找到一个嫂子对吧,我父母们必须要一样,那这才是法官分头做工作,双方情绪终于缓解,法官不能简单的进行判决,愿意向母亲道歉。果科村的故事《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在了解清楚事情的缘由之后,李建忠法官觉得事情并不像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这里面牵扯着多方的关系和利益。好在毕竟是一家人,有亲情基础,李建忠决定还是把功夫放在调解上。6月4日下午,李建中带着合议庭的成员一起来到了桑斯华夫妇和他们母亲居住的临时生产用房。一到家里,李建忠就发现桑思华的母亲自己一个人住在临时搭建的厨房里。为了让双方更好的了解彼此的诉求和意愿,李建忠招呼大家坐在一起聊一下,因为之前这个双方关系非常紧张,都互不沟通交流了,通过法院这样子组织这样一个交流,双方能够充分认识到对方的意见、对方的看法和想法,问一下,就是你你母亲这边为什么要起诉你那个倾诉这个情况,但他这个起诉那个时候我也晓不得因为他这种起诉什么,因为是自己亲妈妈身体上没有他是没这边你是否清楚这个,你母亲这边为什么要起诉这个桑子华,以前嫂子还没来的时候,他们两个过得还是好好可以呢。

妹妹说哥哥没结婚以前原本一家人关系都还挺好的,嫂子嫁进来不到半年,家里的气氛就变了,妹妹认为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家里经济困难,哥哥桑子华结婚的时候家里拿不出多少钱,嫂子为此有意见才处处为难母亲,母亲只好住在临时搭建的小厨房,也是妈妈他们结婚的时候就是这样说嘛,你没花过我一分钱一毛钱都是我爸爸给的那样说的吗?我嫂子对吧?看到母亲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要受嫂子的气,做女儿的三姊妹自然是气不打一出来,三四妹说为此找到哥哥嫂子说了好多次,但没有效果,所以他决定从哥哥那里要回县里分配的搬迁安置房和拆迁补偿款中属于他和母亲的那一份,以后由他来赡养母亲。他提出,如果他哥哥想要的话,就是必须补偿给他,还有他的母亲,他的儿子30万元如果留给三四妹,就由他们三个像三四华补偿10万块钱。面对妹妹的指责,丧子话说自己和母亲的关系不像妹妹说的那样,只是自己最近养殖忙了些,回来的少了,跟母亲沟通的少,她没有不想赡养老母亲的意思。我爸爸死掉男孩以后就是大大部分,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一起去,他进去了,我妹妹是这么姐姐家,其实很少开始回来说了这这些这个村子里面回,但是直接不回来那种有人。桑子华说妹妹真实的目的是想独占分给他们家的那套扶贫搬迁安置房,想给他自己的儿子一定把我想成那种跳出来了,我说你一把我妹妹目的嘛,就是我找找老婆这个人以后就是他儿子是地下不走在他这个房子了,也是那个墓地上有菜这种挑起人。桑思华的妻子张松兰也说自己和婆婆关系原本是挺好的,后来出现了一些矛盾,其实是跟妹妹三姊妹有关,三四华的媳妇这边,你讲起来以后,有没有跟那个这个你的婆婆这边发生过这个口诀,有没有一个国家之前都没有,之前没有,后面就是三次,每一天那这样那些从我们每次吵架都是从超市那边就吵架,我们三个什么错处都没有在一起吃起来不是不是,那个是是不是也说不清了,因为是我妈妈是一天他们就天黑才回来一起吃,这不是发生一起走出去拿走67。调解过程中,母亲始终没有说话,只要是涉及母亲的意见,都是三四妹替母亲发言,通过观察,通过交流,主要问题还是出现在这个婆媳之间的关系上,分开,分开了在大部分双方都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后,李建忠决定分头对他们进行调解。李建忠先是跟桑子华的母亲谈话,想了解一下他的真实想法,他回来带着吧。就是说你跟他们跟那个孙子管,他们两口子在一起时感觉非常难受,非常难受。

跟他们都在一起吃饭一下吧,反正咽不下口,绝对不跟他们在一起了。在交谈中,三四妹说哥哥年纪挺大了,好不容易才结了婚,一家人自然是很高兴,嫂子刚过门时,说起来对妈妈还不错,肯定高兴的呀,找到一个嫂子,对吧,又这么照顾我妈,然后呢反正七七八八的也不需要担心老王嘛,对吧?衣服那些什么东西那些,对吧?还是干干净净的,他还是帮他洗的吧,做一个那个,呀,反正皮跟皮擦不一样,在妹妹三姊妹看来是嫂子后来变了,以至于每次她来看母亲,母亲都愁眉苦脸的,后来母亲甚至一个人搬进了小厨房,可我那里吐了。要是那里的快递到那里。哄哄老婆,先给他,先给他老婆,他要我死,就是那个,就是他自己是不愿意跟他们在一起了,慢慢的,你们再考虑一下。

妹妹坚持自己的意见,要按照当时分配的名额比例来分割成立的安置房和补偿款。了解了三四妹和母亲的诉求后,李建忠又去找桑思华两口子谈,那这座高山客气什么事情,是他说是自己生气,那种生气也没有,有时他自己钢铁是我,只能是我父母为我必须满足才行。桑四皇这边他对赡养母亲她是愿意的。对于老母亲的诉讼请求,桑四华表示没有意见,也愿意接受调解。他表示会每月按时付给母亲200元的赡养费,这次嘛,就是你这边是同意这个每个月那个支付给你妈妈200块钱的3月份,这个没有什么没有什么意见吗?没有意见。

桑思华的妻子张松兰也表示,对于婆婆,无论她提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亲妹妹,亲妈妈告诉他我我就觉得难过很难过,我都哭了好几次了,不是为了我自己,我为了她都哭了好几次了。至于婆媳之间的矛盾,张松兰说,很多时候是因为两个人的性格和生活习惯不一样导致的,我们生活那个习惯不一样嘛,我来了一年了,我至少我还有空的时候给婆婆洗洗衣服,你作为女儿,我没见过你洗过一件衣服。对于妹妹的所作所为,她和丈夫内心也有看法,他们和妹妹的关系其实在结婚前就出问题了,我老公是连卡什么钱都不会存,也不会取,然后好像就是他妹在弄,然后我也不清楚,我也干过了嘛,我也不能为了那他没有主动交给我嘛,我一直不会。结婚前桑思华的银行卡一直都是由妹妹保管,直到结婚时三四妹才交给张松兰,就是把这个结婚照,那天去的时候,他说有4500,然后一取就没了,只有3000。而妹妹的说法是自己的钱和哥哥的一直混在一起,他花的是自己的钱,为了这事,两人还曾经吵过架,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一直不太好,但是张松兰说自己作为嫂子,事后还是他主动找三四妹缓和关系,我那样冲他,我感觉我这个人就是有点冲动了,应不应该这样,其实他也没那么坏,就我就给他发信息,就是回来一下,你来我们这边玩一下,然后我也上去玩一下,他不怎么理论。那时候自此以后,三四妹和兄嫂的交往就越来越少了。

当说到起诉状礼,三四妹要求哥哥返还搬迁补偿款1.8万元时,桑思华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这个钱了嘛,他有娃把车找个铸成的,因为爱情,这个爱瓦斯是包括了这个你你母亲,还有个你妹妹,还有你妹妹的儿子,四个人就是爱你的,他爱瓦斯瓦斯,那个那个没有你的,没有你的,这个那个这个就就他们四个人的了。桑思华认为虽然当时异地搬迁补偿款是按照四个人分的,但是现在应该有妻子的份,而且在修建临时生产住房的时候也花了一些钱,应当扣除出来,剩下的他愿意还给他们,刚才你说这个房子的话你该出来的时候你你在使用,就是所以说也不是说是他们他们获得利益,对呀,他们也没有说是是在这件事上。无论李建忠怎么说,桑思华始终保持自己的意见,关于那套搬迁安置房更是不可能分割,他那边是他提出来的,是要求飞哥这个房子,这个房子,这个这个房子是不退了,这个不退,调解进行了将近四个小时,双方没能在家庭财产分配的问题上达成一致。

第一次调解结束了,法官李建中发现,对于母亲的赡养,不管是桑瑟华夫妇还是三四妹都不存在意义,他们都愿意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但一说到对于房产的分割,双方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分歧,不过李建忠有了新的思路。爸爸,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是《新闻和报纸摘要》,各位观众早上好。

今天是6月5号,星期六,农历4月25,第二天一大早,桑思华的母亲就出门到地里去了。桑思华一个人坐在家门口,对于他来说,跟母亲和妹妹闹成这个样子感到特别无奈,我我妈妈那边也是,我这个搞不成,我老婆那边我这个搞不成,我这我已经早早起了嘛,找个离婚的成我老婆也是,我离婚不成,我妈妈我都不存。看着丈夫这段时间一直闷闷不乐,张松兰的心里也觉得不是滋味儿。

他爸去世以后,他跟他妈相依为命的在一起,这段时间以来,桑思华家里的事也在村子里闹得沸沸扬扬,议论的人是太多了,所以是还是有点孝敬,这个方面是有点不够。本来一个家庭吵了两句口角,那个正常平常的事情本来是可以解决,但是我们都劝过那个全国那个全不懂。有些人工作,李建忠一早也召集合议庭的成员碰面,大家交流着彼此的意见,为经济的发展,然后政策的变化,人民群众生活发生了改变,利益诉求也相应发生了变化。在这种情况下,由此引发的纠纷给人民法院的工作也提出了新的考验。何玉婷认为,调解矛盾最后的难点应该是那套县城里的搬迁安置房,我觉得呢如果只是分割给那个三四华,但是现在来看三四环这个也是比较困难嘛,一时间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如果让那个三四华出去让那个其他的人住进来的话,三四华可能就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没有稳固的房屋这个矛盾,这个矛盾看起来是因为这个家庭这个要分这个家庭的财产,其实质就是婆媳关系没处理好。经过合议庭的商议决定,大家还是尽量以调解为主,把重点放在媳妇张松兰和妹妹的身上。

如果调解不下来,在双方当事人放弃这个答辩期限与举证期限的情况下,徐辉法庭对这个案子就进行一个现场的开庭和身旁以前八条街非常艰苦这个主要原因,就是路没有通,那个到村委会到小组那些路大部分都是泥巴路,非常难走,以前我们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老爸爸带我们那村子里头学会把大部分时间就是靠就走,然后身上还背着背着这个学会拔的材料,手里头还拿着骨灰,现在这个路基本上都已经修的修脱了,井水入学会把也编辑了,编辑了很多相当方便。中午时分。

李建忠和合议庭的成员再次来到了桑思华的家里,他们先找到了桑思华夫妇。桑思华表示,他们夫妇经过一晚上的讨论,愿意好好赡养母亲,属于母亲和妹妹的补偿款,她也愿意一分不少的给他们发字是分不清,前面是指这个小狗,那个是失望你妈妈和你妹妹那边的意见。桑思华夫妇的态度有了变化,起诉壮丽的赡养费和补偿款他们都接受,只是房子不能分割,但是大家可以一起住。李建中有单独问桑思华母亲和妹妹的意见,你妈妈给你的意见。还是昨天那样,他同意分给你母亲,你还有你儿子每个人6000块钱的这个补偿费。李建忠还向桑子华的母亲和妹妹转达了桑子华夫妇向母亲道歉的意愿,但是妹妹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要求分割那套搬迁安置房。因为你们二指点被盗的这套房屋,这个产权证还没办下来,所以说他的产产权怎么说呢?在产你们没有拿到这个产权证之前,这个产权还是不明的,因为在产权不明的情况下是不能进行分割了,最终妹妹同意了法院的调解,不再坚持对安置房的房屋进行分割。这时李建忠法官提出了建议,这个产权房屋的产权证书办理以后再做处理,再例行做处理,你看行不行?可以同不同意同意,但是这里就违反了,对吧?34妹提出不能再让母亲住在临时厨房里了,让哥哥腾出一间房子给母亲住房子。李建忠随即向桑思华转述了妹妹的想法,桑思华和张松兰当即表示同意,并马上打扫出一间房间来,还铺上了被褥。

这个2021年6月8,这时李建忠觉得双方的态度都有了缓和,他们再次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最终达成了调解,通过调解的方式处理的案件,它更能够缓和当事人之间的矛盾,社会效果也好,法律效果也好,都要比判决要好得多。法官不能当简单的进行判决,要通过充分的梳理减轻他们的心中的疙瘩,解释清楚相关的当事人权利义务的关系,然后呢进一步民和这个亲情的创伤,要解决他们之间矛盾的争议,最后要达到一个按揭饲料的一个结果,一家人的两起官司都得到了圆满的调节,心里的疙瘩也算是解开了。想想,毕竟曾经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久,有什么能比亲情更重要的呢?结案之后,李建忠法官也和我们的记者说,他是真心的希望乡亲们在搬迁之后都能过上更好的生活,不想看到亲情因为纠纷而变了味儿,为此,他们做法官的愿意付上加倍的努力,化解矛盾,定纷之争。好感谢收看今天的节目,欢迎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