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0705今日说法悠扬的“冬不拉”(27:58)今日说法2021冬不拉调解法

2021-10-05 18:3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705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歌和马是哈萨克族的两只翅膀。喀拉玛盖镇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是哈萨克族。基于此,喀拉玛盖人民法庭创新提出了别具特色的“冬不拉调解法”。而随着冬不拉悠扬的琴声,喀拉玛盖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案件都在顺利的调解中结案了。

《今日说法》20210705悠扬的“冬不拉”

长途奔波700km,只为他们的手能握在一起,就是在于这是医院里边,又不是我原来超出来路上的,不是那个事,是吧?喝着奶茶,吃着点心,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法庭,好的,我们也高兴他们的心,我们找回来的心,他们也给我们好好的干。8。夏季牧场牛羊遍地,定纷止争,琴声飞扬,好了,我的一个聊天是吧,悠扬的冬不拉《今日说法》即将播出。疯狂妈妈。你拨打的电话打不通,我们先去被告的电话没能打通,喀拉玛盖法庭的法官们打算直接到家里去找,出发之前他们带上了卷宗、船票、条幅,还带上了国徽。I'm。

案件的情况是这样的,原告是个哈萨克族小伙子,名叫哈拿提土勒斯别克,过去一直给老板家养骆驼,2018年冬天,老板家要宰牛请哈拿提去帮忙,不料宰牛时哈拿提被牛踢伤了腿。关于后续治疗以及补偿的问题,哈拿提跟老板产生了分歧,最终将老板起诉到法庭。今天法官们打算先去找被告,也就是哈拿提的老板,他叫库曼哈布都立库曼所在的村子距离镇上的法庭有二百多公里,警车跑了三个多小时后还没有到卡拉玛盖镇,实在是太大了,区域面积超过了2万平方公里。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在喀拉玛盖镇,这里到处都是广袤的戈壁,仅这一个镇的面积就有三个上海市那么大,而人口只有一万多一点儿,用地广人稀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这里的法官外出办案子,有时不亚于出趟远门儿,在连当事人都联系不上时,一切更是充满了未知。由于联系不上库曼,一路上法官们几次停车问路,只要是刚刚认识的牧民法官,杰肯总是会递上一张便民联系卡,并且说有事尽管找他。见到了大群的骆驼,也就找到了骆驼老板库曼的家,索性库曼就在家中,这是恰好他的手机刚刚没电了,他是老板,老板,老板。对于法官的到来,老板库曼很高兴,他说那起官司的事实没有争议,只是在补偿金额方面有点儿分歧,他也不太懂法律,所以特别希望法庭能够主持一下调解,钱该怎么给就怎么给,到时候希望法律给钱给钱,这是他们不愿意,老板现在到时候发现你拿10万给20万,也给我把这块给你给他的。

库曼打趣的说。法官杰很在喀拉玛盖镇上知名度很高,一直都想见一面,没想到却是在当了被告之后,看到库曼的态度不错,法官们的心就放下一大半了。接下来法官们按照程序向库曼出示了船票,随后库曼跟着法官一起去找哈拿提进行调节。别看只是一个镇。

由于区域太大,喀拉玛盖镇的地貌是多变的,草原、戈壁、雅丹地貌不断交替出现,又是三个多小时的行驶,天色有些暗了,前面不远处就是原告哈纳提的家,但是警车被迫停了下来,因为水温表报警了,如果在这里抛锚就是个大麻烦。幸好经过紧急处理。

车子没出现大问题,然而这时真正的坏消息来了,哈拿提因为临时有急事耽搁在外面了,目前还没回家,但是现在不是,我现在是把那个放在上面,现在就等着等着我,我想提的时候我就赶到北通了嘛,他在这儿一会说在这儿走下警车,向着与哈拿提约好的新地点进发了,路越走越差了,遇到坑洼不平的土路时,速度就不得不慢下来。又过了大约两个小时,接近晚上10点,天已擦黑,在路边的一个小旅店旁,法官们终于见到了哈拿提夫妇。这。没有片刻休息,法官们立即就地开展工作。在正式调解之前,法官打算先跟双方分别谈一谈。哈拿提掀起裤腿,露出了三年前的伤痕。

哈纳提说,以前他跟老板关系很好的,但是那次受伤后卧床了很长时间,并且先后进行了三次手术,一直没有好利索,劳动能力受到了较大影响。从18年11月22号开始,没工作在家,我老婆子一个儿子就我们三个。朴实的哈纳提说,其实出事后老板对他不错,他实在不好意思当面向老板要钱,才选择来找法庭,而且肯法官安慰他说,没有关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是应该的,法庭会帮助他,咱们关系这方面关系好的很,给他再十年给他放过来大的十年大9点了,我跟老板我们俩就是一家的人一样。接下来杰克又跟老板库曼聊了起来。面对哈拿提二十多万元的诉求,库曼稍微有点犹豫,他说之前已经支付了哈拿提所有的医药费,并且在哈达提养病期间,他还每月支付着哈拿提一半的工钱,现在生意不好做,他也希望哈拿提能够理解一下。看到双方没有原则性分歧,法官请双方坐了下来,面对面进行交流。杰肯法官看来已经是成竹在胸,他拿起了笔,仔细的算起了账。首先,杰肯对老板库曼说,他的确一直在支付着哈拿提的误工费,但是眼下工人的工钱涨了,他肯定要再补一些钱。随后,杰肯也跟哈拉提说,按照相关规定,他提出的几项赔偿标准稍微高了一点,很快调解就达成了一致。老板库曼除去已经支付给哈拿提的八万多元医药费及误工费,他还需要再支付6万元,外加一头骆驼。99哈拿提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告诉法官,自己现在能干点儿轻松的活儿了,等身体恢复再好些,他还愿意再回到老板家继续养骆驼。就就是在于这个是意外的一个,也不是我们两个吵起来把我弄伤的,不是那个事儿,是吧?

就这么一回事儿,调解完这场纠纷已经是夜里11:30了,调解只用了一个多小时,而这一天光开车就开了九个多小时,但是法官们必须抓紧返回了,因为明天还有另外一场调解在等着他们。从未到过法庭,却丝毫不感到拘谨,13都有也有也有发行,一次纠纷调解却变成了一场联欢。人海呀人在。悠扬的冬不拉《今日说法》继续播出。6月9日上午。

两位哈萨克族村民来到了法庭,他们分别是哈切布克和朱曼、哈布德、哈利木,他们作为村民代表来反映一起土地承包纠纷。2015年,喀拉玛盖镇50户村民的2500亩土地承包给了某公司,签了十年承包合同,当时的承包费是每亩100元,但是由于近几年土地承包价格涨幅较大,村民觉得太吃亏了,老百姓嘛,一点儿便宜了。呀,我们太低了,人家别的地方的地全部现在涨价了,我们的地还是那个价格不行。可是土地承包房并不同意提高承包费。法官杰肯告诉他们,已经约了土地承包方负责人过来调解,请他们耐心等待一下,先吃点儿东西。这实在出乎哈比和朱曼的意料。

他们根本想象不到在法庭里也能喝到奶茶,吃到巴尔萨克等哈萨克族家中特有的食品,很快就不再拘谨了,啥都有,也有民族自自己做的,都有这个人我们家一样,我们什么群里面啥心,又给他们说商量好的很。过了一会儿,土地承包方负责人来了,双方面对面就坐。刚一谈起承包费的问题,双方的声音就高了起来,承包方显然有备而来,指着合同说,承包费既然定了,就不能涨了,而哈比和朱曼也据理力争,说现在行情变了,应该实事求是。眼看着气氛有些僵持,法官示意双方暂停争执,先休息一下。就在这个时候。

调解双方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女法官阿热爱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把冬不拉,微笑着递给土地承包方负责人,请他即兴弹奏一下。冬不拉是哈萨克族特有的一种乐器,每逢家人聚餐,亲友相会,放牧休息时,悠扬的冬不拉琴声都会响起。I'm点点繁花,是碧绿一切的沙子的中国共产党天高小天是你的同款,未来的荷花,哈哈哈哈哈哈。弹奏起冬不拉,土地承包方负责人的情绪很快就放松了。接下来杰肯法官接过东布拉也弹了几下,又交给了哈比和朱曼,其实他们两个人已经有些手痒了。在。好了。

就是就那个了嘛,哪个房子都有这个,一个房子一个没有的房子小的很,每一个房子都有这个都会。20分钟的弹奏过后,调解室里的气氛已经缓和了许多。接下来杰肯法官请哈比和朱曼到旁边屋子去坐一下,他单独跟承包方负责人谈谈,结果杰肯只用了几句话就把对方说的沉默不语了。

我跟他说实话,就第一次还是我的兄弟,不是你的,我给他说了,我跟他说,不是你的弟允许这个十年十年的必须是法律。这个十年的时候,法官告诉土地承包方,按照相关规定,喀拉玛盖的土地承包合同最多只能五年,一签,不能超过五年。因此,在纠纷发生时,合同实际上已经到期了,如果公司不涨承包费,村民有权收回土地,重新租给他人。

最终土地承包方负责人当场表示同意,法庭调解,承包费立即上涨,这个我估计,我估计我们当时调节调节以后订合同卖了100块钱,现在300块钱一亩的合心合力的老百姓也高兴,现在老百姓高兴,他也,然后他也可以配送钱,我们一直我们当时就当天就把那个事处理完了,把这个。这次村民代表主动拿起了《东不拉》一边弹奏一边还高兴的唱了起来。好的很,我们也高兴他们的,我们找过来的,他们也给我们好好的干,没想过真的,他们这个条件也好,老百姓的事办的也好得很。

哈萨克谚语说哥和马是哈萨克的两只翅膀,卡拉玛盖镇80%以上的人口是哈萨克族。基于此,喀拉玛盖法庭创新提出了别具特色的冬不拉调解法,而随着东部拉悠扬的琴声,喀拉玛盖镇95%以上的案件都在顺利的调解中结案了。这个这个哈萨克族到这来了以后,我们把他请到我们的东布拉调解室,摆上哈萨克奶茶,大家聊着家常,这样子呢,就是说让大家就说缓解大家的情绪比较着及慢慢说,消除双方之间的隔阂,对调解达成很好的一个效果,是这样子的,山路漫漫,马蹄声声,是吗,中夏牧场吗?中夏牧场写的诗就是这个,三天2300km,无数汗水,一份真情,我我给第一个就是。悠扬的冬不拉。《今日说法》继续播出。迎着漫天黄沙,喀拉玛盖法庭的法官们又出发了,今天他们要去夏牧场调解一起草场归属纠纷,路越走越难。

车越开越慢。最终五个多小时后,车就上不了山了,法官的交通工具换成了马。天气很好,日头很晒,国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女法官阿热爱暂时掉了队,因为他正在一位牧民的家里帮忙解答一些法律咨询。阿热爱催着两位同事赶紧上山去处理那起草场纠纷,随后阿热爱很快就追了上来。一走到那片草场,法官们就看到了正在为草场归属而发生争执的两方牧民。把双方劝开了,法官杰克的腰也疼了起来,刚刚追上来的阿热爱当起了前锋,都吵起来了,他们在分分别吵的是什么吵的意思,就是你凭啥要过来,他说我为啥不能过来,我在这上有这块地,我为啥不能住原来的没了,因为这块我们家住这几个地地在你们的你们草原上可以用。这位牧民叫沙伊兰卡纳哈提,他显得十分委屈,他主张这块草场是他的,因为早在1995年他就跟县里签订了草场承包合同,是吗,中夏牧场吗?中夏牧场写的是就是这个,就是这里的后边是纬度还是后面那个这是它的那个纬度。对,这叫什么证?这是草原承包合同,这是你看承包期就是95年~45年,50年杀鱼揽收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这片草场放牧,可是今年另一户牧民却抢先来了他们家,他有的是什么,他应该是八年,八年年都没有地方,他这些年一直在别的地方地方地方。那么另一户牧民又是怎么说的呢?他说我们以前在八九年的那个证上面有这块地,但是他们当时条件不多,他们在另外一块地住的,然后今年他们可以上来,然后就是就直接就搬到这来。另一户牧民说,他们手上也有草场归属证明,只是暂时找不到。这样一来,法官只能向当地的草原监理所了解情况了。在跟草原监理所打电话联系时,杰肯法官不得不坐了下来,不是因为劳累,而是腰椎的老毛病犯了,站不住了,草原监理所的人也在往这边走的呢,他们当然好心的牧民想请杰肯法官到家里躺一下,被他婉言拒绝了。看到这位老法官强忍疼痛在进行了调解纠纷,双方都不再心急,现场气氛缓和了许多。不一会儿,草原监理所等有关部门的同志赶了过来,经过他们仔细了解情况,原来纠纷源于一些特殊原因,多年前由于草场的变迁,两户村民的放牧点存在着交替和部分重叠的情况,造成了双方对于边界的认识不太一致,产生了矛盾。89年,他一下子突然就这个上面一下子在在这面,因为当时这个上面比较石头比较多,还有那个石比较多,对任和那个甚至有点危险,所以当时搬到这这个目的来的两家子一块儿照相嘛,后面一样在那个那个河边边上放嘛,现在的边上现在开始修路了,他们准备往这个方向转,转账嘛,又回到这个,原来这不是来了嘛。就这个原因,这件事情并不难解决。草原监理所的工作人员很快就为双方明确的划定了边界,界限清晰了,争议也就没有了。

好了,刚才那会儿还还那个,我还争了还就喝了一个星期六天是吧?牧场的日头仍旧很强,刚刚还在外面争执的牧民已经不见了踪影,随着矛盾的化解,此刻大家坐了下来,吃着东西聊着天,就像一家人一样。后来没问题的时候给你一个年幼的孩子在不停的跑,动着,欢笑着,在他的眼中,世界是那么美,好好可爱呀。又一起调解结束了。

又一桩矛盾被化解了。其实这三起调解只是自2013年喀拉玛盖法庭正式投入使用以来,法官们调解的两千多件矛盾纠纷中的几个缩影。那么,两千多件纠纷究竟是怎样逐一化解,并且没有一件出现反复的呢?法官杰肯说,调解工作正如东布拉,矛盾双方就是两根琴弦,法官则是弹奏者,只要亲和诚恳,耐心精心,就一定会弹奏出美妙的乐章。

我。我给女人好,女人就是我我我给他我我我辛苦了,我先跟他谈好,他就说他的家庭,他的亲戚关系,我跟他说我今天这个钱,我然后慢慢慢慢的这个厅长结婚呢,他长期就在这个海马盖,他出生在哈马盖,父母也在喊马盖,他对这对方的当土人情都非常熟悉,属于那一方的老人就说是哪一户,哪一村,哪一个人,哪一块地是谁的,哪一个牛羊是谁的,他都非常清楚,非常了解,而且那那里的就是聪明了,对他也很认可,威望很高,关系然后就慢慢的他这就是好了,对,对对,你要说出来反倒不好做,工作不好找不是。对于法官来讲。

这三起纠纷都不算重大,也谈不上复杂,但是对于当事人来说,这都是人生中揪心窝火的一道坎儿,法官们通过秉公执法,耐心调解,让群众平息火气,握手言和,这是喀拉玛盖的法官们一贯秉持的理念,也是这个《草原法》庭带给当地群众的成语。好感谢收看今天的节目,欢迎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