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年7月6日给她一个家(27:57) 今日说法20210706小花

2021-10-05 18:52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706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年仅十岁的小花是一名智力、听力多重残疾人。由于小花父亲涉嫌犯罪被带走调查,而小花母亲早年就离家出走,所以小花的姑姑临时照顾她。但是小花姑姑平时工作忙,没法一直照看她。最终,法院撤销小花父亲的监护权,指定开化县民政局为小花的监护人,衢州市儿童福利院也接纳了小花,给她一个家。

《今日说法》20210706给她一个家

一个找不到家的女孩儿,你家在哪里知道吗?哪里呀?在家里,她成了派出所的常客,后面我说你看到他们,别把她带来,她也是不会去远的。坎坷的身世,曲折的经历,谁能给孩子一个家,要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进行,给她一个家。《今日说法》即将播出在。怎么这个穿着黄色外套的女孩儿是被人在公园发现的,她已经一个人玩了好一会儿了,大家猜测他可能是和父母走散,于是报了警。他讲了十岁,几岁了,你没见你哪里冷,哪里冷你不知道,不知道。

警察赶到后,热心群众七嘴八舌的说,他们早就问过孩子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结果女孩儿答不上来,那就回家,你不回家我给他带她回家了不是好的哈,那不得打幺幺零问一下,不过女孩并不怕生,看民警给她拍照,她还兴奋地摆起了姿势。看孩子外貌差不多也得有十岁了,怎么连自己的基本情况都说不清楚呢?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叔叔叔叔,叔叔,你家在哪里,知道吗?哪里。带我们走好不好?民警决定先把女孩儿带回派出所。

你妈妈临走前,孩子还和热心的叔叔阿姨们告别,你爸妈在哪里你都不知道,他知道吗?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刚才大家看到的一幕发生在2020年4月2日的浙江省开化县,一个小女孩儿独自一人在公园玩耍,那他的父母家人又在哪儿呢?民警把小女孩儿带到派出所时,并没有想到事情远不像他们最初孤寂的那么简单。回到派出所,警察注意到孩子穿着的黄色外套是一件校服,上面有培植学校的字样。培智学校是开化县的一所特殊学校,主要接收有智力障碍的孩子,从女孩儿的一些表现来看,她也像是培植学校的学生,她的口齿表达上面就是本身就有一些障碍,可能然后呢就是我们问他父母亲,他然后他会说话,但是我们根本就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警察很快联系上培植学校的老师,发了女孩儿的图片过去,老师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孩儿,女孩儿叫小华,十岁,是一名智力听力多重残疾人,这段时间因为疫情原因,学校暂时关闭,没开学,学生都由家长带走了,我说这个是我们学校学生,然后呢我们就跟他说是帮我们联系家长。

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女子匆匆赶到派出所,连连道歉,她自称是小花的姑姑,说是在小花被发现的公园附近打工,他还说小花挺乖的,也不惹事,所以这天下午她就让孩子一个人在公园里玩,打算下班后去接长椅,上哪里坐一下玩一下,我一般都是放那里,也是一个多小时就要去带了吗?警察对小花的姑姑进行了批评教育之后让他带走了孩子,以为这件事就处理完了,没想到十几天后又有人打电话报警,说在公园里看到个女孩儿,好像和家人走散,一个人在玩耍。到现场后,民警一看又是小花,被几个热心人围着,于是马上联系了小花姑姑,她姑姑就说不要把她带走,就让他放在那里,她说她没时间到我们手里去带,那我们考虑到那个当时的一个安全问题嘛,还是把他带到手里了。这次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小花的姑姑才出现,他有些气恼的责备了小花几句,又对警察说他要上班,家里有很多家用电器,孩子一个人在家,他不放心,想来想去,还是把孩子带到公园。

临走时姑姑又反复叮嘱小花叫她不要和陌生人搭话,没想到还是有人报警了好心人,有的人们看她有点呆的样子呢,就报警了吗?报警在我跟他厕所后面,我说你看到他们别帮他带了,他远是不会去远的,就那一块,玩就玩去嘛。小花姑姑虽然有难处,但让年幼的孩子独自在外肯定不安全,警察再次提醒她必须加强照看,让他带走了小花,可谁都没想到,几天后同样的事竟然再次发生,这小姑娘送过来孩子,你要不要回家,你要回家?

走之前,女孩儿和周围人告别,还不忘了拿上自己的外套衣服,衣服给你拿到。好吧,好的好的,来上车我们来。好,谢谢。来坐好,除了白天还有夜晚。这天晚上将近9点,有人报警说在一个公交站前看到个女孩儿独自一人,警察在赶去的路上想,十有八九是小花接过来看你家在哪里了吗?这么晚了,小花姑姑竟然放心把女孩儿一个人丢在外面,有点儿过分了。一开始小花还不愿意上警车,劝说后才上车,而这天直到深夜,小花的姑姑才来派出所领走孩子。短短一个月时间,小花成了派出所的常客,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派出所里好些民警都认识她了。为了解决问题,4月28日,当地公安、检察院、村委、团委等多部门召开了一次联席会议,会上小花姑姑倒了一肚子苦水,她说她这样也是没办法。小花父亲涉嫌犯罪,被带走调查,小花母亲早年就离家出走了,这孩子是临时交给他照顾的,就是跟着我,从2月28一个人也没来看过,也没给他打个电话来关心一下嘛。会后,办案人员开始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可危险却悄然逼近。5月8日,小花姑姑在上班前把孩子放在楼下饭店,几小时后发现小花不见了,在附近问了好一圈,听说有人看到孩子上楼去了,而二楼是一个歌舞厅,她妹妹那舞厅上面下来了那个那个楼梯平台那里逃往外一次,我说谁叫你弄到上面去了,问孩子是怎么进的,歌舞厅发生了什么事,小花说不清楚,姑姑又气又急,忍不住动手打了孩子几下打他,他一哭就吐了,吐出来了,我看看是刚吃下去新鲜那个什么水果东西嘛,后面他说芒果吃了,担心孩子受到伤害,这次小花姑姑自己报了警。办案人员找到歌舞厅老板,老板说小姑娘看着就有点儿傻乎乎的,下雨的时候会坐在我舞厅上楼的楼道里,但她也没有注意到小花是什么时候进的舞厅,我准备关门了,才看到她从包厢里出来,好在当晚姑姑给小花洗澡,没发现什么异常,虽然说这个情况我们也是经过多方的调查取证,最后查实是没有做什么侵害她的事情,但这个事情对我们来说就是敲响了一个警钟,我们觉得就是说这个小花的情况非常危险,虚惊一场,但小花姑姑十分后怕,他说万一孩子出事,他没法向小花父亲交代,而此时小花父亲的案子也有了结果,他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这下小花姑姑不得不认真考虑小花的将来,眼下只带了孩子三个月就问题不断,接下来可怎么办?时间短时间还可以应付一下,长久以来,但我们也要生活了嘛,确实是说吃不消了吗?

如果小花的姑姑难以长期照料孩子,那么谁来照顾呢?办案人员做了完备的调查后,小花的全部身世才清晰起来,母亲的举动让人吃惊,我们家里都大家都不知道的,成长的路上再生波澜,你弟弟抓去吧,给他一个家。《今日说法》继续播出。这是现在能找到的小花父母唯一的合照,也是两人的结婚照。2006年两人结婚,但一开始生养并不顺利,他第一个八个多月就是死塞在肚子里,在第二个七个多月又是死塞在肚子里,就那两个腰子之后,她就神经有点错乱嘛,到精神病院去住过了,到医院治疗了几次,小花的母亲始终状态不佳,不过2011年10月,她还是生下了女儿小花,这个孩子来之不易,全家都很高兴,但小花一天天长大,显得和正常的孩子不大一样,六七个月哈,就是人家说话,什么叫他说不好就没反应了,带着孩子去看看了。

那个专家说,先天性聋哑医生说小花的各项发育都比同龄人迟缓,2012年小花周岁在外务工的小花父亲专门请假回家,在村子里热热闹闹的摆了几桌酒,可后来因为琐事,小花父母吵了起来,大吵是没有肯定被你这就走了嘛,说带小孩带的累死啦什么什么,那我弟弟可能也是说那我就是也是辛苦了是吧?那你带小孩我去赚钱,就这样子,谁也没想到,争吵之后小花的母亲真的就走了,而且走的很干脆,不接家人电话,彻底没了音讯,这下小花的父亲也慌了,她从没单独带过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带,等于说睡了几天又不会走路又不会讲话,但我又帮不了的时候,我们两个也是很小,无奈之下,小花父亲带着孩子去了外婆家,我妹走也没跟我们说,我们家里都大家都不知道的,她走了之后,就在我妹夫重新到我妈那里,她说小孩都没人带来,怎么样,这是小花大姨,他说对于小花母亲的出走,娘家人也很意外,不知道上哪儿找人开始,他们觉得小花母亲也许只是出外散散心,过阵子就会自己回来,于是决定让小花先跟着外婆生活。一个多月后,小花母亲才打电话回来说自己到了杭州,电话里小花大姨苦苦的劝解我说你女儿可怜我小花这么小,回来好好的离掉抚养费什么东西该做的也要做的是吧,他说我没有能力出来,他说我自己你也知道,我一年要几次病也要几次呗。小花的大姨说,对于家人的劝说,小花母亲听不进去,而她第二次给娘家打电话已经是半年后了,她说,自己一路打工,已经辗转到了四川,她不会再回来了。

2014年,小花母亲离家出走整整两年了,小花父亲向法院提出离婚,考虑到要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办案法官还特意了解了小花当时的监护情况,就到她那个外婆家,当时的话,我们看到那个小花的她就在她那个家里这个院子里玩,当时还是就四岁还不到,看上去也是就一比较开心的一个小孩。小花母亲下落不明法院公告之后母亲最终也没露面2015年法院判决小花父母离婚,小花判给了父亲但实际上还是跟着外婆生活,后来小花父亲还提起过强制执行的申请,要小花母亲付抚养费,查询后法官发现小花母亲名下只有五百多元这个进行布控列入这个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就说我们能够用的措施都都用了那么确实呢他一直都没有回我们浙江来都抚养费呢也一直没有执行到位的母亲走了,但小花还有其他亲人,她慢慢长大,能听见声音,也学会了说话,对于熟悉的人,小花表现的很亲密,我以前问她,想没想妈妈不做声了,到我这里,他说大爷我想你了,就有些,他说,大爷,我想打电话给外婆,我说那你打呗,我说你我报电话号码报给你,你自己去打,我说你自己跟外婆说。他一句要说话的时间到了2017年底,小花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小花父亲突然出现并带走了孩子,后来大家才知道,小花父亲打听到了小花母亲的住址,直接把孩子带去了四川,让小花母亲带,我妈说他本来他爸爸都这么狠心,他说我待了四五年了,他说,五六年了,他说本来吧,你跟我这什么呀,你跟我商量一下再走。不是她没跟她商量,她说直接带她去看病的就就走了,结果不到两个月,小花母亲回到了开花,这是离家出走。五年后,她第一次回家,倒不是为了看望父母亲人,而是要把女儿小花带回来。她说自己早就在四川组建了新的家庭,她带不了小花,而此时小花外公外婆也都去了外地打工,而且说不想再帮忙了,我爸妈反正已经出去了,我是她怎么说呢,在他工地上已经做事了,他说算了,辗转了一圈,等回来时,小花原来生活了四五年的家没了,她只好回到了父亲身边,可她的父亲已经再婚,小花又有了一个妈妈,上半年上幼儿园嘛,那全部是我接送的,他出去打工,然后他给点给我们生活费呀的,我帮她带女儿。小花继母说孩子喊她一声妈,她觉得照顾起来也是应该的。

2018年初,小花上幼儿园了,老师发现小花和其他孩子打交道并没有什么障碍,他很助人为乐,还被评为好孩子。9月,小花进入县里的培植学校上学第一周她就获得了治沙包第一名。本来小花又可以平静的生活了,没想到家再度分崩离析,起因是2020年2月初,小花的父亲涉嫌刑事犯罪被警方带走,事发突然,当时小花继母已经怀孕,即将临盆,无力再照顾小花,只好联系了小花姑姑,她说,你过来,把你侄女带去。我说,干嘛,我弟弟呢?不知道,她开始跟我说不知道了,那我说到底什么事?你弟弟抓住了。就这样,小花姑姑无奈接受了一起生活,之后他才知道小花的心智水平只有三四岁,还十分好动。白天小花姑姑只能带着孩子上班,把她放在附近的店铺或者公园,前几次没出过事,后来小花开始走远,也就几次被路人看见报警到了派出所,小花姑姑说如果小花是个正常孩子也不会出事可现在的情况是没有学上也不能在家,一旦外出,小花还总喜欢和陌生人说话,路上不能算数的都会叫,但我都要说说不能那个的不认识,不要叫认识的人叫一声,不要老是一下叫一下叫,人家都会烦的小花姑姑知道自己力有不及,想过找人帮忙,她联系了自己的母亲,小花的奶奶叫她帮忙带一下她,我让你跟着她在农村带着我妈妈,自己送点菜什么的,我妈,不过情况也特殊嘛,改嫁了嘛,我就不愿带。原来小花的爷爷早年去世,奶奶改嫁去了外地,和小花他们的走动一直不多,感情比较淡漠。左思右想,小花姑姑只能求助办案人员,她说我宁愿有人帮我带自己再贴500元。

其实小花作为残疾人,每个月能领到一千多元补助,钱不是问题,他需要的是一个家,见过她就是小的时候还是很天真浪漫,这个开心活泼的样子是吧?那么到现在这个状况呢,穿着身体的话也是大不如前了,就代表着她这几年肯定是疏于照顾,监护是不利的,因为我们也作为一个母亲哈,看来的话也是觉得很心痛的孩子的这种情况,按理说亲生母亲照顾是最好的。办案人员再次试图联系小花的生母,他们找到村里得知小花生母很多年没回来了,有村民说是弱智,跟正常人有区别,以前在村里都不太讲话,办案人员又找到小花的外公外婆,他们也表示,小花生母离家出走后,他们也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我联系不上,反正他都是单向联系一样的,都是他联系我,我联系不上他。法官还了解到,小花继母生产之后,也和小花父亲办理了离婚手续,他说在这件事上他也是受害者,《我们去那看守所》里教的小孩子是无辜的。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华女子学院的李明顺教授,欢迎你,李教授,李教授,您看小花呢,真是十分可怜,说起来亲人很多,但各有各的难处。那这种情况下孩子谁来管呢?应该说未成年人的这个保护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事项,保护当中首要的就是监护,这个在我们民法典的监护制度当中也做了相应的安排。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法定的监护人,如果说父母因为死亡或者是没有这种行为能力,就要有有监护能力的,你看他的祖父母,外祖父母,然后就是他的兄姐,然后其他亲属的呢,要想作为监护人,还要经过这个居委会,村委会,民政部门的同意。《民法典》设计了一个以家庭监护为主,社会组织监护为辅,国家监护兜底的这样一个监护体系,这样就可以充分的保障所有的未成年人都能够处在监护之下。2020年7月10日开花,县检察院向民政部门发出了一份检察建议,建议民政局尽快启动临时监护程序。此时民政局也在加紧协调,多方联系后衢州市儿童福利院表示可以接纳小花。

8月初,小花告别了姑姑、姑父住进了福利院。从小花的成长来说,从她的身体的状况来说,那肯定是要我们专业机构更能够得到改善一些嘴巴洗手,手拍着小花,自己能叠衣服洗脸,日常生活没问题,她也很快交上了朋友。虽然和两个玩伴相比,小花的年龄是最小的,但举手投足中她很有大姐大的范儿,比如说另一个小朋友是其实能力是比他差一点点的,他就会带那个能能力比他差一点的,比如说过马路,会跟他手拉手,对,带他一起过马路,还有弟弟姐姐带你姐姐拉你,我说你其实是妹妹,那两个是哥哥,他岂不有时候会忘老师也针对小花的现实情况,在游戏中穿插着教她一些知识,这什么,有点琵琶,你们对好是哪一个是什么?芒果,芒果,芒果,这是什么?猕猴桃,猕猴桃,哈密瓜,它能沟通,能够交流,从教育上面还是可以采取我们那个特殊教育的,看着小花不仅身体状况得到了改善,而且看样子也很开心,大家都放心了。目前这样的监护方式是最适合他的开花,县民政局决定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变更监护人监护责任,他是要依法落实,不依法落实。你讲到嘴巴上讲讲那个家属发生变化,村里农村里会有说法,应该说,通过这样比较正规的这样渠道大家磋商,我认为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一种让他放心。衢州市律师妈妈关爱团团长姜素梅作为法律援助律师,为民政局一方代理姜素梅在看守所会见了小花父亲,把这段时间里小花遇到的问题和现状告诉了她,她也希望民政局变更监护人嘛,她也希望她的女儿就是在他服刑期间,她的女儿能够得到照顾。2020年8月中旬开花,县法院受理了这个监护权变更的案件,小花的外公,外婆,奶奶,叔叔阿姨等之前都表示过不愿成为监护人,法官又一一进行核实,就是派人专门去湖州,温州等地哈进行了一个监护权的确认。他们也都明确表示,首先自己没有能力,其次也不想去承担这个监护人的资格。8月28日,这场特殊的官司在开化县人民法院开庭了。原告为民政局一方,被告是小华的父亲,他在看守所同步参加庭审,检察院则出庭支持起诉。八条规定判决如下,法院当庭作出判决,支持开化县民政局的申请,撤销小花父亲的监护权,指定开化县民政局为小花的监护人。爸爸爸爸放心。

在福利院里生活了大半个月,老师发现小花会突然喊爸爸,看起来孩子对父亲很有感情,法官也抽时间来到看守所,把小花在福利院里生活的一些视频播放给小花父亲看。看到这些视频,小花的父亲留下眼泪,爸爸,爸爸,我出来接你回家。小花父亲告诉法官,他会好好改造出去,之后接小花回家服刑。之后,小花父亲又给家人写了一封信,帮我寄几张女儿的照片,想她的时候可以看看,还有小花在福利院,有空的时候去帮我看一下。2020年9月开始,小花来到了衢州市润智学校上学,这天孩子们在上一堂音乐课。天涯大。虽然唱的比其他孩子慢一拍,但小花还是很努力的在跟着我们的。你不去了。福利院院长来到学校接孩子,一看到院长,孩子们就亲热的扑了上来上来上来。夕阳西下,孩子们手牵着手一起回家。

李老师经过一系列的程序,最终当地民政局成了小花的监护人了,这也是民法典当中制度安排的一个司法体现。那么这种制度安排体现了什么样的法律理念呢?它体现的是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这样的一个理念,而这个理念恰恰是我们国家《未成年人保护法》所确立的,在处理有关未成年人相关事务的时候,要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进行,它体现的是这样一个核心的理念,那么民政局呢作为孩子的监护人监护到什么时候呢?实际上对于这个民政部门的作为监护人,民法典是设计了这个临时的监护和长期的监护,那么你像这个案件当中撤销了他父亲的监护权,然后由这个民政部门作为监护人,这实际上这就是一个由临时的监护变成了一个长期的监护,他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当客观情况发生了改变,特别是被撤销了监护权的这个人,除了他本身对被监护人有侵害的这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以外,那么如果他恢复了这种监护能力的时候,那么这个监护权是可以恢复的,可以通过人民法院的判决恢复他的监护权,也就是当这个强化他的父亲出狱以后,他有了客观上能够行使这个监护权了,那么也可以通过法院的判决恢复他的对孩子的监护权。像小花这样的孩子生来残疾已经很不幸了,而之后的生活又波折不断,从一个屋檐下到另一个屋檐下,内心的苦楚只有孩子自己知道。幸好有国家监护制度的保障,小华最后有了一个稳定的栖身之所,她努力让自己快乐生活的样子在提醒每一个家长,既然把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就要尽到为人父母的职责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李明顺教授参与你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