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7月12日今日说法母女之间(27:58) 今日说法叶阿婆和大女儿谢女士

2021-10-05 22:38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712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00年,叶阿婆将名下一处老房子赠与大女儿谢女士。2016年,这个老房子被村里规划拆迁改造。 经过拆迁改造,老房子变成了一套楼房和一个商铺。这时,叶阿婆反悔了,希望能拿回商铺,谢女士不同意。因此,叶阿婆假扮房东,撵走商铺租户。谢女士申请司法介入,让人民调解员帮忙协调。人民调解员陈崇明上门说理释法,为母女提供一个折中的解决方案,成功地化解了母女之间的心结。

《今日说法》20210712母女之间

我欢迎过来。敲门堵锁眼是谁在阻碍商铺正常出租这一点时间他会搞了我的,我们都没做,就因为这个公司没在一间商铺,不同解读,人住他他的他的店里,客户上门买东西,他说生意不做了,你回去两年纠纷如何化解?本来当事人双方三次肺部疯狂,母女之间《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我们。

这里是浙江省临海市的一家综合市场,在这个市场里有一个总面积不过三十多平方米的商铺,他既不连接,销售的商品也不特殊。然而,这样一间不起眼的小商铺,近两年却在当地出了名。临海市古城派出所经常会接到关于这家商铺的报警电话,当时我们这个街景的人都知道了,一报到这个地址就知道了,他报警,这次数多了,具体清楚,反正我是接过有两三次了。

谢女士是这家商铺的房东,从2018年开始,她将商铺租了出去,可没租几个月,租户就反映出了怪事,钥匙呢全部都用水泥呢,把它堵上了是开不进去。换了门锁后,没过多久,租户又发现半夜铁门被人撬开,商铺里的货品全部被清理了出去,都已经塞了把门,那那个用榔头给他敲敲坏了钥匙全部堵堵了,那住他家里的人开不进去了。更让谢女士头疼的是,商铺门口还贴上了告示,声称商铺的主人勒令租户限期搬出,而他作为房东对此却一无所知。他下个月2:00,3:00,他上去了,把门全部给你抢了,不给你睡了。他说这个房子是我的,你们不要住在这里的,全部把人家感觉全部都空着,我们损失很重的。

面对租户的质疑,谢女士只能道歉赔偿,几次三番下来,这家商铺也就无人敢租了,这一点时间他会搞得我的魂都没有了,心里真的根本没办法说我我我的内心痛苦跟我我没办法说。那么谢女士的这家商铺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屡次在背后搞鬼的假房中又是谁呢?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谢女士姊妹四个,她是家中的长女,她帮父母操持家务,照顾三个妹妹。如今谢女士遇到这件闹心事儿,三个妹妹竟然没有一个站出来维护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原来,撵走顾客假扮房东的不是别人,而是谢女士的母亲叶阿婆。

商铺租不出去,谢女士决定自己经营开店,好挽回一些损失,然而母亲每天不请自来,甚至在店门口蹲点撵人,人坐到他的他的店里,那个凳子呢就这样做了,客户上门买东西,他说生意不做了,你们可以去,这样子的,你几时给我不给给阿奶了,你在我了给我,我在装了。监控画面显示,叶阿婆在谢女士的店铺门口阻挠骨和进店购物,谢女士报了警,叶阿婆其实闹得也挺凶的,她在外面叫了有三四个小工吧,一定要到店里面去把门锁了,要把店里面的那个商家的这些卖的东西呀,让她搬出去,她女儿嘛也在现场了,不让搬,双方呢就差点肢体冲突起来了,双方的情绪都很激动由于谢女士和叶阿婆是母女关系,考虑到叶阿婆已经七十多岁了,民警建议双方先心平气和的谈谈,解除误会,我就跟劝她妈,你们毕竟是母女,闹成这么僵干嘛?谢女士表示不愿意家丑外扬,希望能私下低调处理。面对女儿的让步,叶阿婆却不依不饶,我记得是最厉害的一次,有一天就包了三次,阿婆包的也有,她女儿包的也有。按理说到了叶阿婆这个年龄,理应安享晚年,母女之间有什么矛盾,可以好好商量,为什么要大动干戈撵走租户,让女儿的商铺无法出租,这样的方法损人不利己,令人费解。那么这对母女到底为什么起冲突?

阿婆,她有四个女儿,有两处房产,一处房子有三间,她就三个女儿买了一间,另外一处房产呢就是就这破房子当时是不值钱的,不一二婆当时和她丈夫在世的时候呢,也考虑到大女儿呢比较辛苦,对家庭的贡献比较大,不把这一处房就是另外一处,就是破房子呢给大女儿。2000年,叶阿婆将房产正式分配给四个女儿。2016年村里拆迁改造,赠与大女儿的老房子在规划之中,经过我们村里拆迁改造之后,哈,这个规划分配方案,一间房子落实一间地基。根据村里的规定,60岁以上的老人不能立为户主,加上2000年叶阿婆已将房产分配完毕,老房子的拆迁合同上明确写明户主为谢女士,跟村方签订的要拆迁合同,房租应该是落实给谁,分配给谁的,应该我们协议里面都应该比较清楚,房子落实给谁的话,应该我们的发票应该开谁的户主那个名字。根据改造方案,谢女士需要自筹60万元左右,在地基上盖起一栋五层半高的房子。除此之外,老房子包含的一间猪舍也被拆除,作为补偿,村里还给了一个购买商铺的名额,街面的厨房在我们村里给他建造好之后,按每平方3000元的1㎡在向村方购买33平方左右,大概是要10万一个平方。

原本不起眼的老房子,经过拆迁改造,变成了一套五层半的楼房和一个33平米的商铺。这下叶阿婆反悔了,不给结婚了,我妈要我房子给他,我不同意。叶阿婆提出,2016年谢女士购买商铺时,她和老伴儿给大女儿添了钱。那一年,叶阿婆的老伴儿还在世,我姐姐,我姐夫给给她大女儿那5万块钱,5万块钱没凭没据,我跟大的外甥女大的女婿说了,有没有给你500块钱?他说没有。对父母出资一事,谢女士并不认可。谢女士说,六十多万元的改造费和10万元购买商铺的费用都是由他单独出资的,不记得了,地方本来应该多了,你在副本。一阿婆的想法很简单,他认为,既然四个女儿都有份分到房产,为了公平起见,拆迁获得更多收益的大女儿应该把多得到的这套商铺交还给阿婆,等到叶阿婆过世后,再平均分给四个女儿。只是没有想到,当她提出这个想法时,遭到了大女儿的拒绝,这让叶阿婆十分生气。为了要回这个商铺,叶阿婆出示了一份《分房协议》,在这份1998年签订的协议上,被拆迁的老房子是分给小女儿的,而谢女士也不甘示弱,她也拿出了一份文书,从这份2000年签订的遗嘱中,上面清楚地记载了分家的明细,文书上写明,这套拆迁的老房子归大女儿,为了防止今后发生不必要的争执,特将家中的所有房屋分别赠与了四个女儿,绝不反悔。遗嘱的见证人是叶阿婆的大兄弟,也就是谢女士的大舅舅。当时我的大兄弟都在家里呢,我姐姐早上跟她说的。谢女士的三舅舅说,当初她的大哥也问过阿婆,为什么1998年刚写过分房协议,又要在2000年改写一份遗嘱,他说前面的这个分房不合理,要四个女儿全部都有份,要重新分过来。1998年写的分房协议和2000年的这份遗嘱最大的区别就是这套被拆迁的老宅子的归属问题。我那个兄弟说呢,我不设置的,你一五一十的讲给我听听了以后我才能签这个事情。她我姐姐跟她说这个事情,那就这个这个这个内容,输了以后,我的哥哥钱真的是2000年订立的遗嘱,把这套老宅子分给了大女儿,而遗嘱上还特意提出,老宅拆迁所得的房屋地基等收益有分得房屋的受益人继承,其他人不得干涉。2016年旧村改造,谢家这套破旧的老房子首先拆迁了,谢女士在拆迁所得的地基上不仅建好了房子,额外购买的商铺也开始出租了,现在她一定要房子要回去,我说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对吧,你现在做好了可以租的,你要拿房子,你说没道理,你说对不对?

叶阿婆说,大女儿拿出的遗嘱她并不认,可是谢女士骗她签字的,尽管上面有见证人的签名,叶阿婆的兄弟也可以作证。当初写遗嘱的时候,叶阿婆是全程参与的,但是叶阿婆还是全盘否认了,老爷子给子不行,如果那样,你这风气多了,不给弄来了一笔呢?我听到我听到了,两年以后你怎么说的,是不是四个女的都有份了?她说我没有说过他卖掉了我的大兄弟的,给他一巴掌了,到村里别人都知道了,说你的做舅舅的没有大叔几个兄弟认为阿婆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作为母亲却和亲生女儿无理取闹,有时分寸,一般来说哈,我兄弟肯定是要帮姐姐说话,因为兄弟跟姐姐是最亲的,我的姐姐是太没有道理了,外甥女说白了跟我们舅舅呢,基本上不想干了,还是姐姐去,我的姐姐太没有道理了,她的兄弟姐妹不可能帮我外甥女她们在公正说法,我也反正他们我不是帮我说话,我没做错,我做错了,我可以自己承担。然而,叶阿婆坚持这份2000年的遗嘱是无效的,面对母亲的步步紧逼,于是说,不管是1998年的分房协议,还是2000年的遗嘱,都是由父母提出,见证人参与现场起草,签署的,签完也是由父母保管原件,根本不存在伪造的可能。叶阿婆则表示,2000年签订的这份遗嘱不能代表他的真实意愿,即便这份遗嘱有效,那也不是分家协议,在他没有过世之前,他有权利随时变更遗嘱给呢,一天到晚要500个呢呢呢不好,那不好,那就是毕业了。

对兄弟的劝说,一阿婆不为所动,甚至一纸诉状又将大女儿一家三口告上了法庭。我姐姐呢告她女儿,她说不是,我12个兄弟呢,都在法庭上都是做证人的,我的人人品怎么样,你去调查可以,我是我对他无限的还是什么的,法院就上次给我告到法院,说我也对他,对他不好。庭审现场的话应该说是老太太是比较激动的,庭审现场,三个弟弟都帮自己的大女儿作证,这样的举动让叶阿婆无法接受,现在我姐姐说的的那个女儿大女儿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你拿出证据,证人出庭作证的时候,那他会就是对他司机更大一些,然后他当场就是会就没有遵守我们法庭纪律,要跟这个证人去直接对峙,我的大哥虽然不认识字,他跟法规说了,如果谁欺负我的姐姐,难道我做大哥都不知道,我是第三个叫进去的,他问我外甥女是不是虐待你姐姐,我说没有,如果有的话我我做兄弟的会答应吗?根据当时证人呢出庭的陈述呢,那证人认为就是被告提交的确实是当时的这个真实的情况,那么老太太是不予认可的,那么老太太呢,可能对证人出庭作证,他证人出庭的时候,她就比他认为这人是做虚假的,这个陈述娘和女儿,你说上法院你多丢脸,你说对不对我们也没办法,他女儿就是说她不愿意跟她母亲就是说就撕破脸,这种情况存在了,他们也就是就是说希望能够给她调解一下,或者做做工作。

在调解室,谢女士希望能和母亲面对面打开心结,为什么非要闹到对簿公堂的地步,母亲内心真实的想法究竟是什么呢?那个提出一个。两百个力量,他在法院我就是不舒服了,倒在椅子上,在调节的时候我人不舒服,他倒地了。最终因为无法提供证据,法院驳回了叶阿婆的诉讼请求。接下来叶阿婆又以修改遗嘱重新分割房产的理由,两次将大女儿告上了法庭,他提出来一个诉讼请求,就是要求对房屋进行分割,他要求自己就是对这个享有房屋的这个相应的所有权的份额。这个分析是进口,我们是在跟于边进了,不是方别进来,别进来呢以及分别进了呢,那双方实际上就是对于这个分数的形成过程,以及哪一份分数是他们的这个真实意思表示是存在争议的,给大女儿,包括法院报三次了,把他门敲了十几次,堵了十几次,有没有?天下做有这个做娘的把我搞了一年,你知道说到这里我都要哭了,然而法院梳理了双方提供的各项证据后,却发现这套老宅子的房屋产权存在问题,那这个房屋呢就是它没有提供相应的建筑审批程序哈,也没有提供这个确权的初始登记的相关证据,所以目前来说我们法院是没办法去处理他这个这个确权分割的问题,所以我们也是驳回他起诉,考虑到原被告双方是母女关系,法院没有当庭宣判,而是希望双方能再进一步沟通,化解矛盾。

因为老宅子的房屋产权一直没有办理下来,现如今也已经拆迁,更无从办理,所以叶阿婆要求重新分割房产份额的诉讼请求也被驳回了。在调解过程中,叶阿婆咬定要以1998年的分房协议为准,却对2000年签署的遗嘱视而不见,母亲和大女儿三次对簿公堂,报警无数次,闹的是不可开交。阿婆如此执着的讨要商铺,她其他三个女儿又是什么态度呢?母女纠纷两年无解她说的是当时女婿要动手打不打司法调解如何破局,那么阿婆当时一听这个说起来就落实能力的,这样呢,他心眼有点动了。母女之间,《今日说法》正在播出。陈崇明是临海市司法局的《金牌调解》员,很多群众都会亲切的称呼他和他的调解队员们老娘舅。2020年4月,老娘舅就接手调解了发生在这家商铺的疑难杂症。谢女士说,四个姐妹里,母亲原本是和她一起住的,相处时间也是最长的。当初她和丈夫刚结婚的时候,经济条件很差,都是母亲在帮衬,甚至把大女婿当成亲儿子来对待,想的最多的人就是我大的外甥女,大的外甥女婿叶阿婆也说,原本她和大女儿一家最亲近,2000年的时候,大女儿找人写了一份遗嘱,让他和老伴儿签字,把老宅子改写给大女儿,当时她没有多想就默许了,还给你自己想过吗?他跟你妻子的那个那个了,自己不给,我不给你拿。对此,叶阿婆的其他三个女儿提出过异议,你说不用。

这份对大女儿的偏心持续了十多年,直到后来叶阿婆的三女儿生病,033你去到等于一个月都下雨了,他知道,他知道现在不给我装货去装货之后,叶阿婆担心三女儿的身体不如从前,就搬去和三女儿一起住,方便照顾,考虑的是这个生病女儿,我走了100年以后,这个生病的女儿怎么办?而此时,谢女士在拆迁地基上的楼房已经建好,商铺也开始出租了。叶阿婆想到这间多出来的商铺,她希望能找大女儿商量,收回商铺重新分割,为生病的三女儿多争取一些利益。

本意原本是商量,但在实施过程中却变了味儿,那个时候大概刚刚那个不是回老家老这个那个不叫上都有,我给他放了假呢,都有,还没开饭呢,还我了还给老爹压了呢。双方争执过程,中大女婿踢了阿婆一脚,而这一脚也彻底激怒了叶阿婆,他说的是当时女婿有动手打过她,动手打过她,然后从那开始以后呢,那个阿婆的心里的那个情绪呢就不一样了,他更加决定要把这个房子拿回来。除了堵锁眼驱逐租户,叶阿婆甚至还打算直接破门而入,那么刚好一个旁边有个做这个铝合金加工的那个小伙子路过这里嘛,他就叫问他这个切割机怎么使用,自己拿了钢管在家里对吧,先练习切割怎么切,然后准备练习好以后呢准备把那房门切割掉。就在《燕阿婆》极力为其他女儿争取权益的时候,另外三个女儿的态度却和母亲完全不同,你就叫她不要管了,你说这么大年龄我们不差你这几块钱所以我们现在家里每个人条件都不差呀三个姐妹的都是去她妈妈,她说你不要这样了,因为我当初讲了给她姐姐了,那你姐姐房子造好了,你也拿回来,他说我也不需要不稀罕这个房子。三个女儿表示自愿放弃商铺的份额,即使这样也没能阻止压迫。叶阿婆极端的做法让四姐妹之间产生了嫌隙,谢女士认为,母亲极力要回商铺,肯定少不了三个妹妹的推波助澜,连他们的舅舅也是这么认为,不可能的,如果放弃了她的妈妈,给大女儿告到法院告三次了,而且我姐姐去法院的时候都她是虽说接送的,你说她不知道吗?你说她要不要?

而三个妹妹也认为大姐不该不顾母女情分,跟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斤斤计较他们几个女儿的感觉呢,老妈这样子呢,也觉得比较心痛,认为大女儿呢有点过了,无非就是要钱,是我二姐去找她的时候说了,她说你把房子那个那个小门面嘛,好,还给老妈我,我给你20块钱。对二妹的提议,谢女士没有同意,按照目前的租赁行情,这间商铺每年的租金将近4万元,更重要的是,母亲对她的态度让她觉得委屈,一个问题都没有,敞开心扉的说,大家都相互有猜疑的态度,报警无法处理,法院无法判决。

最后,谢女士申请了司法介入,让老娘舅帮忙调解。我们做的调解工作是以前来讲话,以前来说服了,有时候法律放在那边更亲,亲情就像一个天平一样,怎么去平衡它,老娘就分别和叶阿婆、谢女士促膝长谈,了解双方内心的真实想法,多方听取声音,试图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把这个事情弄清楚了,谁有理谁没理,那么认清以后怎么把他双方当事人这个诉求点摸透了,那我问一下,你是不是生活上缺钱呢?他说,我不缺钱,而不缺什么呢,他说我缺乏情,缺乏感情。原来,叶阿婆介意的是大女婿对她的不敬和伤害。弄清楚叶阿婆的心结后,调解员研究出了一套解决方案,我和大女儿讲,你妈妈是想要一定要拿房子是吧,要不我们先注重的办法,房子产权给你写明是属于你的,但是你妈妈有生之年,这房子这个房租,你租了给你妈妈做生活费给她,要对你尽孝。对这个解决方案,谢女士没有反对,只要房子和商铺的产权明确了,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至于商铺的租金,谢女士并不介意全部交给母亲。娘是我娘,对吧?

她生我养我,我也。对于这个解决办法,调解员们不知阿婆能否同意,对不对?一年的话你大女儿给你3万,那你十年就是30万,对吧?如果你阿婆心情为这个事情先放下来了,对吧,到外面去走走的话,你再活个20年就是60万块钱,那么阿婆倒是一听这个数据呢,有60万人的这样呢,他心里有点动了。

在陈重明和调解小组的努力下,叶阿婆和大女儿最终达成了和解,那些家里过年过节的怎么取消一个大女儿参加中国也不是很团圆,其实这事情解决了,但是这个我从情感上我是还是差一步作为我们老娘舅吧,对吧?真正的要解决,不能矛盾解决,要把情感上能给他解决一下,工作工作我们进一步跟进。2020年6月3日,浙江省临海市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正式揭牌运行。他整合了司法,法院,公安,信访等25个职能部门,入住,还引入了律师,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心理咨询师等各种社会力量入驻协助,让群众的矛盾纠纷可以得到一窗口受理,一站式服务。人民调解作为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法律制度,是我国人民独创的化解矛盾、消除纷争的飞速解决方式,被誉为东方经验。相对于诉讼人民调解着力抓前端治未病,具有扎根基层组织广泛灵活便捷以及减轻群众树立节约司法成本等特点,在基层社会治理、共建、共治、共享以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当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本案当事人双方三次对簿公堂正,是因为人民调解员上门说理释法,成功的化解了母女之间的信件,将法与情融合,在调解过程当中最终实现了案件饲料。去年9月,阿婆拿到大女儿商铺的第一笔租金,母女之间的冲突基本化解了,只是从情感上,谢女士还无法释怀。一阿婆说,大女儿和她不像从前那样亲近了,经历这场纠纷,母女之间还有芥蒂。

陈崇明说,作为人民调解员,他们还有不少后续工作要做,调解工作还要继续,直到母女二人的心结完全打开,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