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人与自然20211006湖光山色两相宜(26:30) 人与自然2021视频录像

2021-10-06 15:15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06人与自然视频回放

这片湖畔为什么阳光明媚温暖如春,因为阿尔卑斯山阻隔了北方的寒流;湖岸边的湿地为什么这样丰饶迷人,因为有可爱的水鸟翩翩起舞生长繁衍;这里的山谷为什么如此与众不同,因为有嶙峋的岩石和飞泻的瀑布点缀其中……走进瑞士的山川湖泊,感受生命的脉动。

《人与自然》20211006湖光山色两相宜

这片湖畔为什么阳光明媚,温暖如春?因为阿尔卑斯山阻隔了北方的寒流,湖岸边的湿地为什么这样丰饶迷人?因为有可爱的水鸟翩翩起舞,生长繁衍。这里的山谷为什么如此与众不同?因为有嶙峋的岩石和飞泻的瀑布点缀其中,茫茫山野为什么有如此丰富的植被?因为烂漫山花吸引着昆虫前来播种,走进瑞士的山川湖泊,感受生命的脉动。这是瑞士最南端的一个州,从阿尔卑斯的山脊一直延伸到意大利北部的波河。从瑞士的最低海拔处到巍峨的尔卑斯山,瑞士境内所有类型的植被在提基诺都有分布,蔚为壮观。从婆娑的棕榈到冷峻的川大自然展现出千姿百态的景象和丰富的色彩。阿尔卑斯山如同一道高墙,阻隔了来自北方的寒流。因此提起诺南部的气候与地中海峡。当提奇诺的其他地区还是白雪皑皑的时候。

马焦雷湖畔已是春意盎然。发了。这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季节,娇艳的花朵镜像绽放,各种山茶花散发出迷人的方向。在木兰花开的正艳,它们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植物,从白垩纪一直存活至今的火花石。成木兰,没有花蜜,却有营养丰富的花粉。对于在迷宫般的花蕊中穿梭的蜜蜂来说,这是一种甜蜜的诱惑。马雷湖跨越瑞士,意大利的边境,只有1/5的面积属于瑞士,因此,提契诺在许多方面都受到意大利的影响。除了法律,货币和物价之外,人们的语言,食品,文化与性格等方面更接近意大利。提契诺受地中海气候的影响,近几十年来吸引了外来投资,在阿斯科纳和洛加诺等旅游区出现了一些豪华住宅,人们的生活逐渐走向富足,不远处就有一片广阔壮丽、淳朴自然的景观。这就是马加迪诺自然保护区。提起诺河与韦尔扎斯卡河在此汇入了马雷湖,这片湿地成为重要的动物栖息地。

水陆交汇处是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理想的住所。无毒的水游蛇在水中游动捕猎,偶尔也会到岸上来晒太阳。龟也喜欢呆在阳光充足的这些被放生的外来动物,偶然来到这里,正在排挤本地的欧洲则归马加迪诺。湿地是鸟类的天堂,这里有候鸟,也有像普通秋沙鸭和凤头这样的留鸟。这里已经发现了大约300种不同的鸟类。鸟类进入繁殖季节,沼泽里一片繁忙,它们每天都要筑巢,互相争夺地盘。凤头pt正在搭建浮巢,许多巢是建在水生植物上,有些巢则是搭在树枝上筑巢,需要团队合作。在繁殖季节,凤头嘴对嘴相互配合,先用树枝搭架子,再用水藻和树叶铺垫在巢中,保护它们的卵。从爱开始,凤头就表现得非常优雅,这是一种精心设计的求偶仪式。使劲儿摇头和着羽毛是酝酿情绪的前奏曲,首先必须确定他们是否情投意合。

接下来要交换信物,如果被接受了,他们就开始跳了。求爱成功后,两只也会表现的温文尔雅。鸟巢是他们共浴爱河的温柔。湖岸边散落着许多旅馆。近几十年来,马雷湖一直是深受人们喜爱的旅游胜地。阳光明媚的湖滨大道咖啡馆和风景如画的街巷吸引着游客前来马路。人文景观与沙滩、山脉为一体,是这片湖区成为令人向往的度假圣地。旅游业已成为提起诺州的支柱产业之一。马雷湖位于瑞士的最南端。

是瑞士地势最低的地方,湖中有一些小岛,被誉为漂浮的天堂,这就是布里萨哥群岛。小岛周围的湖水储存了阳光的热能在冬天释放,因此岛上几乎全年都是亚热带气候。主岛上的大型植物园充分利用了这一优势,只要细心观察,就会在各种植物中发现一些动物。盛开的杜鹃犹如一片花海。

成为这只蜥蜴的猎食地。蜥蜴只能发现正在移动的猎物。不过一旦被这个捕食者盯上,就在劫难逃。蜥蜴在这里享受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人类的离去给大自然带来了发展的契机,一座未开垦的原始森林在群山反击中茁壮成长。野百合在树荫下潮湿的土壤中长得格外茂盛。

提奇诺的荒野里发出一种独特的声音,这就是瀑布的轰鸣声。有的瀑布在春天融雪之后出现,有的瀑布全年都可以观赏,比如把握那山谷的佛罗格里奥。这道瀑布从岩壁顶端倾泻而下,落差超过100m。瀑布下有一座同名的村庄,佛罗格里奥村,用石块建成的村社保持着提起诺乡村的传统。巴沃纳山谷中有12个小村庄,这是其中之一。只有到了夏季,人们才会在山谷中居住。最后一批村民在15世纪就已离开,现在他们只是在温暖的夏季才会到这里来放牧,只有一个村庄通电,其他村庄则是在必要时使用天然气、石油和太阳能电池板。不过这里的能源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求。瑞士一半的店里都是来自水力发电。

里托湖最初是一座冰川湖,100年前被改造成一座专门用于水力发电的水库,无数的溪流从山上倾泻而下,为湖泊有了充足的水源。在提契诺最大的高原皮奥拉山谷有28座高山湖泊,里托姆湖是其中之一。高原海拔超过2km,这里是各种奇异的高山植物的家园。这是一片花的海洋,从白色的圣布鲁诺百合到高山银莲花,尤其是在夏天,五彩缤纷的原野成为昆虫和蝴蝶吸取营养的天堂。昨天。蚂蚁也喜爱甜美的花,它们从龙胆草的子房中采集花蜜,同时也为花朵授粉。观音莲也叫长生草,常常出现在花园里,它不需要特殊照料一语栽培,古罗马人认为这种植物能够保护房屋不受累。里脊。

皮奥拉山谷奇特的地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他们在宁静的山谷中考察卡达尼奥湖,发现了一种罕见的现象,这里的湖水分成明显的两层,上层与下层水绝不混合,上层湖水中含有氧,有生物生长,但是湖泊深处是含有大量硫化物的死水渠,这是来自一座小湖泊的重大发现。数百年间,皮奥拉山谷丰富多样的植被也是科学研究的课题。早在17世纪就有文献记录。这里的物种如此丰富,一个原因是由于皮尔马山谷特殊的地质特征,结晶质岩石和石灰质岩石交替分布,为植物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同时也为动物提供了食物和。在靠近林县的地带,瑞士石松、落叶松和云杉树相伴而茁壮生长。在山谷的另一边,提起诺,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高耸入云。在海拔3km的高山上。

气温长时间处于冰连一下,这里仍然像冰河时代的春天,尽管这里的冬天看似永恒不变,但是强烈的阳光能够融化尔卑斯山大两的积雪,为瀑布、河流以及冰川湖补充水源。提契诺的南方正是柠檬花开的时节,高山上的雪莲花也在悄然绽放,这是最先从融雪中钻出来的花朵,生长在石缝草丛中的高山报春花可以不受严寒的侵袭,并从中获取水分。只有适应能力强的植物才能在这里生长,比如龙胆草和高山银莲花。

阿尔卑斯山是瑞士的心脏,在圣哥达山脉,雄伟的山峰尽收眼底。这里是圣哥达山口通往提起诺的要道。数百年来,穿越阿尔卑斯山充满艰难,从巴塞尔到提起诺,乘坐公共马车大约需要50个小时。铁路隧道的建成增进了瑞士个体之间的联系,新建的圣哥达公路隧道加快了去往山南旅行的速度。从前的圣哥达山口的盘山公路名叫特莱莫拉。

如今已成为历史遗迹和旅游胜地,来自观光的游客更愿意欣赏沿途的风景,而不是匆匆赶往目的地。圣哥达山脉是阻隔北方冷空气的一道屏障,但是来自南方的雨云在越过阿尔卑斯山之前就会降下水粉,提契诺因此而成为瑞士最潮湿的地区。这里的降雨量是苏黎士的两倍。圣哥达山脉是欧洲的分水岭之一,这里是莱茵河、罗伊斯河和罗纳河的发源地,也是提契诺河的源头。提契诺州的名字就是来源于这条河。在圣哥达山脉的东南部,有提奇诺地势最高的牧场,牛可以在这些高山牧场度过整个夏天,但是高地的农民数量却在逐步减少。

因为经营牧场的成本太高,因此过度生长的灌木侵占了草地,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破坏。耕地需要妥善管理,才能防止灌木与树木的侵占发展。农业与保护自然和谐共存。当地农民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每隔两年割草一次,有助于保护动植物的多样性。微酸性的土壤特别适合各种野生兰花的生长。

昆虫在这片未开垦的草地上建立了小小的芒果。西冷真假蝶喜欢追逐阳光,如果下面太冷,它会爬到高处,这种假碟的攀爬能力不同寻常。蝴蝶在植物顶端吸取阳光,直到感觉暖和了,它才会飞走。杰内罗索山见证了昔日的全部历史。这座山是冰河时期的冰原岛峰,也就是耸立在高高的冰盖上的山峰。它像一个庇护所,是这里的动植物能够从冰河时期存活至今。这里仍然有植物生长,比如这种野生牡丹非常少见,只有瑞士少数地方能够见到。它们在5月~6月开花,一群哈夫林格马在杰内罗索山自由的生活,这些马没有体验过马鞍马龙头和缰绳的马的主人是一名独居山中的农夫,主人去世后,这些马一直在杰内罗索山的草地上游荡。现在这个马群中一共有25匹马。哈弗林格玛适应能力强。

不需要过多照料,只要有食物就能生长。它们还能保护农田和草地不被过度生长的灌木所取代。虽然这些马并不是真正的野生动物,但它们可以保持未驯化的本性,度过轻松自由的夏季。候鸟在长途跋涉的过程中需要安全的停歇地。

许多来自北方的候鸟找到了前往马加迪诺湿地的路。马雷湖的自然保护区就是北方的鸟类常用的一个停歇地。几个星期过去了,湿地里的冲击,森林和沼泽呈现出绚丽的色彩。我们又遇到了凤头,他们已经孵化出了自己的后代,一对鸟最多能孵出六只雏鸟,不过这对只养活了一只雏鸟,许多雏鸟都成了食肉鱼类和鸟类的猎物。青鸟不断地给幼鸟喂食小鱼,和所有的幼小动物一样,这只小屁屁总是吃不饱。正确的进食技能不容易掌握,鱼很滑,很难捉住,幸好它没有多练习的机会。最初几周幼鸟被青鸟背在背上,是一种早成鸟,一出壳立即就会游泳。青鸟给幼鸟喂食小鱼和羽毛,羽毛贴在壁上能够保护它们不被鱼刺扎伤,因此鸟会扯下自己的羽毛喂给幼鸟吃。幼鸟很小就会潜水,小pet自己扎了几个,不过还是待在妈妈身边,更。现在它要爬到妈妈的背上去都很费劲儿。成鸟的羽毛不能抵御所有的危险,但是能为幼鸟带来舒适和温暖。白骨顶也有了自己的后代,幼鸟的头上是鲜艳的红色,白骨顶也是早成鸟,但最初的几个月要和父母一起生活,这里是家宴的天堂。家宴只会到这里来捕食。以前他们通常在人类的房屋内筑巢,所以叫家宴。这里距离热闹的洛迦诺只有几公里,却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野生景观伴随着湖滨大道崎岖的山脉,一望着迷人的湖泊,让提契诺成为一个独具特色的地方。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