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718一时之怒下集(27:58)今日说法2021吉林长岭县金店被盗案

2021-10-06 17:16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718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20年6月15日凌晨,在吉林省长岭县的一个五金店,一位蒙面男子突然闯入店里,用铁锤打伤店主夫妻俩。警方通过梳理当事人人际关系,把调查范围缩小到与店主在翻盖新房时有关联的几人,最终确定了犯罪嫌疑人。

《今日说法》20210718一时之怒(下)

蒙面男子持械行凶,五金店主奋起抵抗完走到我跟前,就拿大锤就给我一大锤。一个身份成迷的老汉,精神状态非常正常,就是不说自己的身份,两个原本和睦的邻居,五金小店凌晨遇袭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恩怨?一时之怒,《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我。加油。59岁的刘女士和她的丈夫老孙在长岭县三清山镇经营着一家五金日杂商店,铺面是自家的房子,既是门市也是住宅,做生意和吃住都在这里。小镇不大,进进出出的都是熟客,做的是街坊生意。刘女士总是习惯早开门晚关门,既为多卖些货,也为方便顾客。不过,去年6月发生的那件事后,刘女士再也不敢骑,起早贪黑的营业了,即使白天在店里,他也时常会感到害怕,现在我都老害怕了,现在我天天唠叨的关门都撑的害怕了,心里都后边的小树都让我整掉,就怎么从那里那个人似的,前天晚上我家停电,不能放卷帘门了吗?门这不都长吗?完我就坐屋里,我就说他,我说你赶紧去锁门去,他说干哈呀,8点点半你让我锁门,我就老害怕,老害怕。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

想起去年那件事儿,刘女士就后怕,2020年6月15日凌晨,刘女士和丈夫在店中遭遇了一个蒙面人的袭击,在经过一番生死搏斗之后,夫妻二人是死里逃生。那事儿发生之后,刘女士就没了安全感,她总是担心有人再次破门而入,对她们再次实施伤害,那么到底是谁,又为了什么,要是这对夫妻于死地呢?案发几个月后,刘女士回想当天的经历,她清醒当晚因为失眠没有睡时,我起来出去一趟,完了回来我瞅这个表是1.24完,我想写字儿我也没没敢写,我家老头吧就有这个毛病,我要一一打扰他,他就睡不着觉,完了他就该说我了,说你看你五更半夜又起来了。就在此时,一个蒙面男子正在他家门前徘徊,五金店的监控录像记录下男子的身影,男子是凌晨1点左右出现的一顶工地上的装卸帽和一只口罩遮住了男子大部分的脸。男子在店门外徘徊了大约一个小时,期间一度离开。接近2点的时候,男子再度出现在店门口,手持一把锤子完走到我跟前,就拿大锤就给我一大锤,完他这么一打,我这么一躲,我的脑袋缝了三针,转过来他就奔我家老头儿去,就打我老头这一锤,他这老头儿缝了五针。家里的监控视频显示,搏斗过程有一分多钟,而这一分多钟,对刘女士和她的丈夫来说,却是生死之间。

侦查人员反复查看了五金店里的监控视频,从中他们有了重大发现。刘女士与丈夫都年近60,如果蒙面人是青年男子,在持有凶器的情况下,应该很容易把这对老夫妇击倒,可是蒙面男子并没有做到。侦查人员分析,凌晨时分,闯入五金店里的蒙面人应该是一个与夫妻二人年龄相当,或者比他们还要年长的人,年龄应该在55岁以上了。刘女士告诉侦查员们,案发时住在隔壁的小儿子听到他的呼救,但是他出不了房门。这个人呢给我们那个门的高铁线拧上了。五金店门口的监控录像显示,这个蒙面人在破门闯入五金店之前,曾来到刘女士儿子所住的房屋门口,用一根铁丝将门别住。警方分析,蒙面男子应该对刘女士的家庭情况十分熟悉,刘牧佳丽情况家中居住的人员他都非常了解,而且对刘某家周围的环境也都特别的了解,所以说事先他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工作,因为刘某的儿子毕竟年轻,30左右岁,怕三个人出来,如果队友他他可能会打。不过。侦查人员将视频监控的搜索范围进一步扩大,试图辨别蒙面人来时的方向。案发地点位于三清山镇的商业街,又紧邻三清山镇派出所,是镇里的监控探头最密集的地方,理论上讲,蒙面人无论从哪个方向来,都会被周围的监控探头拍到,但蹊跷的是,这些探头在案发前后的时间段里没有任何视频记录,老百姓就说了,说昨天晚上在这个时间段,南边儿这一趟电就突然的断了,负责检修线路的电工发现附近的一台变压器在前一晚被人为进行了断电,断电没有多久之后就案发了。我们猜测是嫌疑人故意将变压器的电闸拉断,然后再进行做。显然蒙面男子具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他不想让周围呀有人发现他出现在案发现场,断电之后有周围的一切东西,视频是周围的灯光都发挥不了作用,这就是有利于他的隐藏。然而嫌疑人的断电行为并没有切断案发现场的视频电源。现场位于公路的路北,在公路的路南呢有一个院儿,里吧有一台变压器,这台变压器以前是管着路南路北两趟的用电,后来变压器经过改造了,他只管路南的控电五金电力遗留的两个装有汽油的塑料桶,两块海绵以及两个打火机,被证实是蒙面人随身携带的物品,很明显,蒙面人还有纵火的企图,他应该是想杀人毁尸灭迹,如果他单纯的想伤害他,不应该提两桶汽油,他准是就寻思打我,打死我们俩打的半死不死的,完了给你泼上汽油就拉倒了呗。那么蒙面男子与刘女12人有什么仇恨,非要置他们于死地的入室这个杀人未遂,一是有抢劫的可能性,再一个就是报复要侵财呢,他当时还没有拿留下任何东西,所以说咱们还认为还是由于矛盾纠纷引起的,你得找他,平时那个矛盾点就大矛盾能达到杀人未遂的,还得应该有挺深的矛盾。

开门做生意与人发生争执并不罕见,但是能够让人起杀心的口诀,刘女士还真想不到是哪件事儿。天色渐晚,刘女士无意中说起了一件事儿,引起了警方的重视,那就是第二天他要去法庭与人打官司,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原来,2017年3月的一天,刘女士与邻居家的婆媳二人当街厮打,引发严重后果,最终被定性为刑事案件。由于案情错综复杂,双方各执一词,三年多的时间里,案件数次开庭,却迟迟未能判决。2020年6月16日,慈安江再次开庭。那么,开庭的前一天,刘女士和丈夫突然遇袭,与这件事儿到底有没有关系呢?邻里纠纷三年无解,徐某对刘某的伤情提出了疑开庭在即,原告预习是巧合还是精心预谋,我给他家做饭钥匙都给我一时之怒。《今日说法》正在播出长岭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可议庭,现在宣布开庭。2020年6月16日,长岭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宗故意伤害案件,作为本案的被害人刘女士出庭了。这次庭审在法庭上,刘女士头上的白色纱布十分显眼,前一天凌晨遇袭后,她的头部缝了三针,这不是我眼瞅要打赢了吗,你就来杀我了。刘女士怀疑吗?蒙面男子之所以入室行凶,目的就是想阻止他出席这场庭审,当时他们那个怀疑对象就是与他有矛盾的邻居徐某家。我打官司这个证据全在我心里头,我儿子都不知道,这六号开庭,15号就来杀我了。刘女士和邻居徐某的家就位于三清山派出所的对面。对于两家矛盾的前因后果,很多派出所的民警都有所了解。

事实上,从2017年3月17日两家第一次发生冲突起,三年多的时间里,围绕两家矛盾引发的案件,派出所多次进行现场处置,本来他两家之间关系之间挺好的呢,他这两个就是盖这个小二楼,他两家是一起盖的,原先都老好的啦,他们家收拾球,收拾球,这二十来天总得我给做饭,我给他家做饭,钥匙都给我。因为盖房子,两家矛盾激化,起因是两家翻盖房屋的时候,徐家人要求刘女士家让出70cm宅基地,我说为啥给你,他说的,我们老叔盖房子占我家70公分高,房后地换的。徐家人所提到的老叔是刘女士这处房屋最初的建房者。徐家人表示,当初那位本家老叔建房时曾用屋后的一块空地作为交换,占用了徐家70cm宅基地,如今重新建房,刘女士被要求把之前房主占用的宅基地归还给徐家,我寻思我妞妞就给那70公分给人家了,他儿子还多占你们家十公分。刘女士认为,既然这70cm宅基地是那位老叔用自家屋后的空地置换所得,如今徐家人收回70cm宅基地,就应该把屋后那块空地的使用权归还给自家,等后来这个孩子呢后边地上就什么都不让你了,他妈说你给你在地上也不给,这演景地也不给我给门前打的井。因为70cm的宅基地,原本相处和睦的两家人关系闹僵了,两家盖完楼之后,就是徐某将刘某家的后门垒了一道墙,刘某就非常气愤。

2017年3月17日这天,两家彻底撕破了脸,当时刘某家开着建材,他们两家都在盖房子,建到二楼,这时候徐某家欠了刘某家材料款4000元讨要4100元钱的时候,双方发生了口角,是买我家的钉子,铁线下线管都是袜子拿的,袜子都签字儿了,其他钱已经还完了,剩500块钱顶房租费,我就要他就说了丁老唐我大舅房租费了,我说老唐,你大舅就是你爹爹也不好使,你也得先给我钱,完了之后他这话就是简直就是没有人,就是这个大舅再也没花钱,他也骂我,我也骂你,就这么来回的就这么骂语言攻击最终升级为肢体冲突。

视频画面显示,刘女士先后跟邻居家中的多名成员进行过近距离的厮打,一度被对方的婆媳二人按倒在地。在出警人员的多次劝阻下,这场欧豆才平息下来。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这竟是两家纷争的开始。视频画面显示,刘女士被打之后,面部明显肿起,面颊有出血痕迹。当天午后,她前往医院就医,并于次日转院。我是在济南二医院住的医院,中医学院住的院中医学院住院吧,他治不了我的眼睛了。

晚上二医院手的术尽管做了手术,刘女士的左眼还是失明了。相关医学专家经过鉴定给出司法鉴定意见,认为造成刘女士眼睛失明的主因为外伤伤情等级为重伤,多次就是鉴定,第一次鉴定是重伤,第二次又故意到市里,你提出了那啥来说的那个鉴定,重新鉴定到市里也是重伤。2017年9月,对刘女士实施殴打的徐某,钟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在走法律程序的过程中,徐某对刘某的伤情提出了疑议,完了,对方呢就说刘他们眼睛原来就有病,就是受伤的,不是他们造成的。有证据显示,嫌疑人徐某及其家人曾多次前往参与鉴定的医学专家的工作地点以及相关司法鉴定机构进行交涉,试图推翻此前的司法鉴定结果,在这个伤是以外伤为主,还是以病为主,咱们那个吉大一个教授,人家当时出的鉴定是以外伤为主,所以咱们的法医也鉴定机构也是依照他那个就是出了一个重伤经理,后来到到到法院到法院之后,吉大一个教授他自己把自己这个那什么给否了,自己把自己的结论给否了,他否定的原因就是说他当时出这个草率了。由于专家意见发生变化,那次庭审最终未能宣判,法院让咱们重新做鉴定,就是咱找了很多专家,就是留着也不配合,就认为他自己已经做两次鉴定了,后来他就是不怎么太配合咱做第三次鉴定。辗转近两年之后,这宗故意伤害案于2020年6月16日再次开庭。

然而就在开庭前一天,刘女士却遭遇了蒙面人的袭击,这难免让人怀疑,蒙面人试图杀人的动机与这起案件有关,就是刘某自己就想,这是徐某家不想让他们出庭,是,就是他的怀疑的目标就是徐家。据刘女士和丈夫反映,当天袭击他们的蒙面男子身高在1m7以上。结合警方对蒙面人年龄的推测,邻居徐某的丈夫老李进入警方的侦查视线,经我的丈夫李某从她的身高,体态看,跟与嫌疑人也有相符的地方。6月23日,侦查人员与李某进行了正面接触,李某表示,在案发的前两天,自己确实回过一次三清山镇,但他只在家待了一天,就返回了打工所在地,先先做做瓦工,因为他着急干活,没有参加这个就是说他这个他媳妇儿或者那个审判这个这个事儿。经过核实,警方确认李某在案发时的确已经离开了三清山镇,并没有直接作案的可能。

你要是雇凶呢?他应该雇年轻人是吧,不应该雇那个60六十来岁的人,瞅着年龄偏大,倘若此事与徐某一家无关,那么还有谁会对刘女士及其丈夫痛下杀手呢?被害人提不出来一个更大的矛盾点,但咱们也得从工作当中找出这个矛盾点,有些可能是你看这个那个心机重的人,你你可能不感觉他是自己有多大深的矛盾,那对于被害人来说感觉没啥矛盾,但是对闲人来说,可能矛盾他觉得很重。

刘女士和她的丈夫近距离与蒙面男子进行过搏斗,却认不出这个人是谁,说明他们和蒙面人并不熟悉,而从这个人事先用铁丝别住刘女士儿子的门,并且对周围的变压器进行断电这一举动来看,他对刘女士家的情况又极为熟悉。除此之外,这个人还有一定的电工知识,因为给变压器断电本身就是一项危险作业。通常只有通晓专业电工技术的人还要使用专业的高压拉闸杆儿才能操作。在这个镇上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应该也没几个。这是蒙面人进入五金店前的监控画面,男子随身携带的这个蛇皮口袋引起了警方注意,蒙面人在现场对店主夫妇实施攻击的那把大铁锤,此前就放在这个蛇皮口袋里。而在蒙面人匆匆逃离现场的时候,铁锤、汽油桶、打火机等作案工具已经散落在店里,他依然没有舍弃这个蛇皮口袋。侦查人员分析,这个口袋里应该还有一样对他来说比较重要东西,咱们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是因为案件显示出来,周围的几台变压器已经被断了,电换变压器的电只能用拉杆儿,而且必须用专业的拉杆儿,不然会很危险。所以说咱当时分析录像里磁带里闲人提的东西,露出头的应该就是拉杆儿。围绕镇内的电管站职工以及装有独立变压器的企业侦查人员进行了明察暗访。很快,一个在砖厂打工的唐姓老者引起了警方注意,因为他开过专场,当过砖厂的老板专场,有自己的独立变压器,所以说经常要用到这个拉杆儿。老唐与刘徐两家的瓜葛始于2015年两家即将翻盖新房的时候。据刘女士回忆,当时盖房就是出于老唐的股东15年吧,这个老唐头吧就总问我,他说你咋不盖房子呢,你这房子这么矮,咋那么长,我也我也说管他叫大哥,这不他岁数大吗,67岁,我才59岁,完了。后来我说,大哥,那你去找他家吧,完了后来他就跟谁接触上了,完了后来他就说认他干大哥了,完了他就总来总来。老唐与刘许两家接触的最初目的自然是为了做生意,刘曲两家盖房所用的砖和沙土,很大一部分来自老唐的砖厂,给他砖厂拉的土,他们家拉了一百多车,我就拉了十几一车,就我们两家都是他的砖吗?

我说我们袜子没地住,他说你上我那儿去住去,你们两家都是我的砖了,我不要房租费,你们只能是掏垫子就行了。据刘女士讲,当初她和徐家因为宅基地发生矛盾时,她一度找过老唐,作为传话的中间人,我找了个证据,这证据吧是我买房子这个第一家那个证据是土地批件,我一寻思他俩就挺好的了,完我就拿出这个证件吧,给老唐头看,我说大哥,这回我不用跟他家干仗了,我那意思是咋的,让他给说和说和这不就好了吗?两家人呢?他说的你要能打赢这官司,我都随你性。老唐与徐某一家的关系越来越近。刘女士史料危机,2017年3月17日,刘女士去隔壁讨要欠款,最终引发肢体冲突,老唐也是双方吵架升级的因素之一。我去了呢,他就这么说了,他说的丁老唐,我大舅房租费了这4000块钱,那你说他是不是2016年说不要的,2017年过年他们准时在一起吃饭了呗。

而随着刘女士眼睛失明,徐某婆媳因涉嫌故意伤害被提起公诉。老唐作为证人向法庭做出了对刘女士不利的证词,唐证实,当晚10点左右回家搭桥,看见人往回跑的时候摔倒了,妈呀一声,然后捂着脸,有受伤的原因,主要是扒完墙以后往家跑时摔一大清子。为了调查唐某证言的真实性,长宁警方曾经按照唐某的证词内容进行过现场实验。实验中,侦查人员发现,以唐某当时所叙述的视角,并不能看见刘女士八强以及摔倒的过程。老唐与刘女士之间显然存在一定过节,但是这样的过节会使他做出杀人放火的事情吗?他脑部有点轻微伤,因为咱们当天晚上出现场的时候,那个他说了,就是在嫌疑人打我,他们不也反击打在这个嫌疑人的脑部附近了,所以说咱们当时去的时候,看着他的脑部有一块伤,就是像那个破皮一样发红,如果咱们这个就是通过以上飞机点,就是更加那个回来了。唐某被长宁警方传递到公安局时,他头上的伤清晰可见。但是面对警方的讯问,老唐表示,案发的那个晚上,他和老伴儿一直都在家中休息,自己和五金店的事情毫无关系。案发当天凌晨1点多,他又打了一个电话,后来咱们咱们今儿工作,应该这个号码是他媳妇儿,是从他跟他媳妇儿通话情况来看,他当时就是在案发时间段,他根本没在家。

2020年6月23日,唐某向警方供认,6月15日出现在刘女士家中的那个蒙面人,就是自己,动机也就是一种报复心理,他们平时的关系,原先也都不错,就是因为这个出证,因为出庭为徐某作证,刘女士每次见到老唐就一肚子火气,有时候见着人见人骂人,有时候就是说他在那个挺多人的情况下,有时候也就是指桑骂槐的嘛。说白在6月14号当天,唐某骑电动车经过刘某家门口的时候,刘某还骂了他一句。唐某自称,这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感觉自己一个大男人总让人家辱骂,产生了要报复刘某一家的想法。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杨玉娟教授,欢迎杨教授你好。杨教授,老唐呢在这两个人的纠纷当中呢,是一个局外人,却因为出庭作证被辱骂成为一个行凶者。那么,老唐应该担负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呢?老唐虽然是徐柳两家纠纷的局外人,但是他出于报复的目的,准备充分,案发前破坏了现场周边的电源,携带铁锤、汽油、打火机,深夜潜入被害人家中行凶杀人的意图非常明确,只是由于被害人的反抗和自己体能的原因,没能实现杀人的犯罪目的,构成杀人罪未遂。我国法律规定,行为人已经着手实施犯罪,但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的,构成犯罪未遂,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但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杨教授,长宁警方在侦办这起杀人未遂案件当中带破了一起21年前的命案,那么犯罪嫌疑人现在落网,距离当时已经过去21年了。我国法律对于这种追诉时效是怎么规定的?刑事追诉期是根据犯罪行为的法定刑来确定的。法律规定,法定最高刑不满五年的刑事追诉期是五年,法定最高刑是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刑事追诉期是十年,法定最高刑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追诉期是15年,如果法定最高刑是死刑或者无期徒刑的,刑事追诉期是20年,但是法律有几种例外的规定,第一种例外情况呢就是如果已经过了追诉期,但是仍有追诉必要的,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进行追诉。第二种情况呢就是案发以后公安机关展开了立案侦查,或者人民法院已经受理案件,而犯罪嫌疑人逃跑的,不受追诉期的限制。第三种例外情况呢就是在追诉期内被害人提出控告,但是应当立案而没有立案的也不受追诉期的限制。那么很显然,在这个案件当中,张成富属于第二种情况。案发之后,长春警方立即展开侦查,并多次展开抓捕,所以不受追诉期的限制,张成富仍然要为他21年前的杀人罪行承担刑事责任。蒙面男子老唐原本是个局外人,因为介入徐、刘两家的矛盾遭到刘女士的唾骂,恼羞成怒后,老唐起了杀人的歹心,而张成富因为21年前村里的流言,一怒之下杀害了自己的情人,两起案件的严重后果皆因一时之怒,如果老唐和张成富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能够冷静处理,不是用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那么他们的人生结局将会完全不同。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杨娟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