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719缉捕盗油贼(27:57)今日说法2021嵩明县油耗子

2021-10-06 17:23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719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20年4月,嵩明县公安局接到报警,一些工地上接连发生柴油被盗案件。从一处工地上调取的监控画面中,民警发现一辆银灰色的轿车深夜出现,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可是民警调取车辆信息时,一无所获。警方通过不懈追查,成功锁定了“油耗子”们的藏身之处。警方集结,“油耗子”们束手就擒。 

《今日说法》20210719缉捕盗油贼

工地频频出怪事,明明加满了油,油箱转天又见了底,第一天晚上加的加那个号,第二天早上干活儿,结果第二天早上全偷了,停靠的大货车满箱的柴油不翼而飞,外面他那个车子,他一开那个出油出油器,它就把油就抽走了。

《监控录像》中模糊不清的车影搭配都是固定的,一般两人两个人一组不懈追查。警方锁定一群人的藏身之处,通过视频追踪到我们辖区一个叫张官营的村子里面,警方集结,由耗子们束手就擒,突然包围他们的战斗力,对他们集体实施了这个抓捕。盗贼《今日说法》即将播出。干嘛呢?这是云南嵩明一家企业的监控录像拍到的。

画面中,一名男子从大门口外一辆轿车上拖出一根管子,来到一辆大卡车的旁边,在油箱的位置停了下来。随后,他把管子探入油箱,这是另一个地方的监控画面。这辆大货车停靠在一家工厂的门口,凌晨3点多钟,这名男子从汽车副驾驶座位上下来,他先来到大货车油箱位置,不一会儿,他从轿车后排拉出一根管子,伸向卡车的油箱。2月5分钟之后,这名男子快速离开了现场,一张这个大货车的油几百升,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呢就被抽走了,很快的,在这段视频中,盗窃柴油的过程被清晰的记录了下来,但民警看不清犯罪嫌疑人的面部特征,因为他们作案很隐蔽,一般就是采用戴帽子,戴口罩。走。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

从警方调取的公共视频来看,犯罪嫌疑人每次出现都戴着鸭舌帽、口罩,难以看清他们的面部特征。那么偷油的是一群什么人呢?事实上,在当地发生的柴油被偷的案件远不止刚才看到的这些。嵩明县位于云南省中部,隶属昆明市,素有滇中粮仓、花灯之乡、龙狮之乡的美誉。2020年4月,正当疫情形势有所好转,人们生活逐渐恢复正常之时,县公安局接到报警,一些工地上接连发生了被盗案件,工地这些机械的这些柴油案子突然增多。民警来到被盗的工地,从安保人员口中听到了令人不安的情况。我们那天是发酵导游,是我们加油的人员,每天在6:00出来加油,这个被盗的时间肯定都在10点过后。陈师傅说,在过去的一个晚上,工地上有三台工程机械中的油料被抽空,损失油料一千七八百升,价值近万元。查看工地的监控录像,他们发现凌晨4点之前的没有什么异常,4点之后,因为工地上停电了,监控录像没有记录下任何内容,直到早上6点,他们发现油料被盗。据此他们推断,柴油被盗的时间应该是在凌晨4点~6点之间。我们这个工地,起码我们这个老板嘛不低,公司又不低掉了10万以上的损失,这已经不是工地第一次被盗了,之前几次被盗都没有报警,这次实在是被偷怕了才决定报案的。而就在相距不远的另一处工地上,在同一天晚上也遭受了类似的情况,第一天晚上加的加了个号,第二天早上干活儿,结果第二天早上全偷了。于师傅告诉民警,本来受疫情影响,工期就耽搁了,终于可以复工复产了。工地上安排前一天晚上加满了油,想着第二天抓紧干活儿,哪里料到第二天所有工程机械都无法正常工作,这些工程车辆头天晚上加满了一箱油,信心满满的准备第二天早上呢开足马力来复工复产,但是一箱油被油耗子抽的一滴不剩,这家工地一晚上被盗的柴油达两千多升,损失超过1万元。

柴油被盗了,建筑工地只好组织人员再次购买,在等待加油的过程中,工人们只能被迫停工,对工程整个进度问题有一定影响。然后呢,就第二个就是那个那个那个对我们做这个就是我们这个成本嘛,可以说这个工程这个成本也是一项影响。

据马聪回忆,案发当晚,一个工人发现了异常情况,可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车牌,导游贼就上了车,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马聪向民警提供了一段监控视频,画面显示的时间是在凌晨5:38,由于监控探头架设的位置比较远,通过画面只能隐约看到一辆汽车停靠在一台挖掘机旁边,不一会儿,这辆车打开了,车前灯消失在画面当中。除了大概就是这个应该是一分钟柴油被盗的工地还不止这两处,考虑到案发时间比较接近,警方怀疑这可能是一个团伙所为。从一处工地上调取的监控画面中,民警发现一辆银灰色的帕萨特轿车深夜出现,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通过查阅进出案发现场卡口的监控,民警发现坐在可疑车辆里的是两名男子,路过卡口的时候,他那个遮阳板就放下来,然后驾驶员和坐在副驾驶上的人都是戴着口罩,戴着帽子,这个情况我们就觉得很可疑,有了车牌,下一步的侦查就有了方向,可是民警调取车辆信息时一无所获,发现这个车牌没有任何车辆信息,可以确定这个车牌就是一个完全的假车牌,嫌疑车辆使用的是套牌,侦查工作一时难以推进,而其他的柴油被盗案件侦查进展也不顺利。办案人员在一起重新分析案情。这个时候,有人想起前不久办理的另外一起案件。一段时间以来,有不少货车司机向嵩明警方报案,反映车内的柴油频频被盗,停靠在这个高速公路收费服务区内,或者是国道路边没有人员看守的这一部分货运大货车。嵩明境内有银昆,杭瑞等高速公路,还有多条国道,省道路网发达,交通便利。按照昆明市区货车限行规定,货运车辆每日22点至次日7点才能进入昆明市区,嵩明距离昆明市区只有五十多公里,因此不少驾驶员都会选择在嵩明服务区或者在嵩明县境内的一些道路旁休息,等到了合适的时间再进城。

然而等他们一觉醒来,经常发现油箱被撬,车油箱内的柴油空空如也,通过这个长途的这个开车驾驶应该说是比较疲劳停在路边呢基本上呢都是休息这这个时候呢都基本上在车上呢都睡着了驾驶员好多人到天亮才发现,又被偷了。有驾驶员向民警反映,他们跑大货车运输一般就一个人,因为是在外地,人生地不熟,因此即便有时发现窃贼正在作案,也不敢制止,作案的时候被驾驶员发现的时候,他就会铤而走险,用语言器械威胁驾驶员,让驾驶员敢怒不敢言了嘛,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柴油被他们盗走。这是一家物流企业的停车场,这里原本安装有防盗网,但即便是这样,停靠在围墙内的大货车也未能幸免。

调看监控画面,他们发现在这天凌晨1:58有两个黑影闯了进来,他就直接把这个围墙这个下面那最底那一层把它剪断了,然后把它升上去,那个人就侧面侧面就翻进来了,然后呢同时那边也有一个人也是同样的方法。两个人进来的监控画面显示两个黑影来到了这辆大货车跟前,在驾驶室靠后的位置停了下来,这里正是汽车油箱的位置,不一会儿这两个黑影又来到了另一侧的邮箱,然后他就用他的工具把这个油箱盖撬开,撬开之后呢,然后他就把管子插进去了,然后他肯定会有对应的外面他那个车子,他一开那个抽油抽油器很凶,他就把油就抽走了。不到一分钟,围墙外突然闪过一丝光亮,应该是汽车的车灯,很快车灯就从画面中消失了,对物流公司是一大损失,他们要重新买油。第二个我们他们在我们这个地方油丢了,我们就要进行一定的赔偿。

停靠在这里的大货车都是等待运输饮品的多的时候,一个晚上被盗窃柴油的货车多达五流量,这不仅直接造成了大货车司机的损失,也间接影响了企业的生产秩序,对我们这个复复工复产影响非常之大,对我们整个公司的声誉,那个供货的及时率肯定会受到受到比较大的影响。说起这些偷油贼,当地群众既气愤不已,又无可奈何,只能寄希望于警方尽快破案,咬牙切吃的很慢那种,就是巴巴不得就一网打尽。我们希望那个能够早日的那个公安那个把这个案子破了,把这把油耗子绳之以法,频频发生的柴油被盗案对当事方的生产造成不小的影响。那么这些案件是同一伙人所为呢,还是各不相干呢?专案组展开了全面调查。

通过对线索的梳理,从中有了发现监控画面中一个精心伪装的身影,因为他们作案很隐蔽,一般就是采用戴帽子,戴口罩。警方初期,一个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被破获,抓获了涉嫌盗窃燃油的,也就是所谓油耗子犯罪嫌疑人15人,缉捕盗贼《今日说法》正在播出。这是又一起柴油被盗案件的监控画面。此时是凌晨3点多,画面中原本停着一辆大货车,一辆黑色轿车经过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没过多久,这辆轿车倒车停靠在这辆大货车旁边,犯罪嫌疑人如果发现目标之后,他们会放慢车速,然后靠就是停靠在车辆的车尾。轿车停好之后,车上下来了一名男子,下车之后,他首先来到大货车的驾驶室,应该是想要弄清楚车内的情况,副驾驶的这个人他就会下来,下来之后他就会观察大货车上面驾驶员的情况,到这个时候,犯罪嫌疑人已经完成了他们的第一步。此时另一身影出现在画面中,两个人似乎在说着什么,搭配都是固定的,一般两人两个人一组,短暂沟通之后,只见这名男子在油箱部位蹲了下来,手上有些动作,然后他们就会用自制特制的工具,然后把那个油箱油箱盖把它撬开,撬开油箱盖之后,这名男子拖着一根油管出现在画面中。然后坐在车上,这个人就会启动车内的这个抽油泵,然后就抽油。凌晨3:48,距离油管放入油箱不到两分钟,这名男子起身将油管收回车内。

民警调取了现场附近卡口的照片,通过对案发时间段经过车辆的逐一排查,这辆黑色帕萨特轿车进入了警方的视线。查询车辆信息发现,这辆尾号为32的车牌原本登记的是一辆长安牌轿车,也就是说车辆与登记信息并不相符,他经常就变换那个牌照,变换牌照还是假牌照了嘛,让我们难以把握他这个车的信息。民警对嫌疑车辆的活动轨迹进行了梳理,发现这辆车经常出现在杨林镇的一个视频卡口中,通过视频追踪到我们辖区一个叫张官营的村子里面,发现这张车进去之后就没有开出来。张官营村位于嵩明县杨林镇,通过视频追踪,民警发现这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几乎每次都是从这里出发,在实施盗窃之后又回到了这里,这跟之前查证的前往工地实施盗窃的银色嫌疑车辆的活动轨迹十分相似,两辆嫌疑车都是深夜出发,犯罪嫌疑人作案目标都是柴油盗窃手法类似,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一系列案件很可能是同一伙人所为,警方决定并案侦查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是我们的天职,这个时候呢就需要我们出手。警方随即将调查的重心放到了张官营村。为了摸排情况,这天,几个穿便服的民警来到了村里进行秘密调查地方。

村民们反映,不久前村里来了一些外地的年轻人,在这里租了房住了下来。平日里这些人很少与村民打交道,村民们并不清楚他们究竟在忙些什么。村里的居住条件一般,但交通十分方便,旁边呢有高速路,然后还有其他公路,几条几条公路呢,应该是四通八达。那么村里出现的这些年轻人会不会与系列柴油被盗案有关呢?在走访的过程中,一个异常情况引起了警方的注意,突然就路过一家,他是一~9年美类似一个车库,就是卷帘门的这个样子,一走到附近就是一股很浓的柴油味。

透过卷帘门的缝隙,民警发现院子里停放着一辆黑色轿车,民警分析,柴油味儿应该就是来自这里,看了就是我们监控抓拍反映出来的那张帕萨特。这所房子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的租住地,在村里其他几处犯罪嫌疑人的出租房也被民警一一掌握。随即,警方安排了多组侦查员对这个窝点进行了蹲守。这辆银灰色的斯柯达轿车进入了侦查视线,一辆斯柯达轿车开到这个摆放偷油车的附近,然后两个人下来开着这辆偷油车就出去了。民警注意到,在银色斯柯达轿车上车内的人并不戴口罩,但上了黑色帕萨特轿车后,俩人就戴上口罩,放下遮阳板,应该是怕被人认出。调查还发现,经常使用这辆斯柯达轿车的是一个叫冯晓明的人。冯小明1987年出生,贵州省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人。

通过对冯小明社会关系的排查,警方掌握了这个团伙的人员结构,他们是以一个叫冯某的男子为首,然后两两搭档就是两个人开一张作案车了嘛,手底下总共有五辆拖油车。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犯罪嫌疑人盗窃柴油后都会尽快变现,因此在这个团伙中一定还有负责销售的人员。民警在蹲守过程中,发现有两辆卡车经常出入犯罪嫌疑人租住地,跟踪调查后,终于在昆明市官渡区的一个偏僻的村子里找到了犯罪嫌疑人囤放柴油的窝点。作案得手之后,就会把他们作案车辆开到这个地方,然后在这个地方我们发现了他们的那个囤油点,里面就是摆的二三十只那个油桶。在掌握了团伙的成员结构,藏身窝点,赃物存储地等基本情况之后,警方觉得收网的时机已经成熟,但选择在什么时机下收网还是需要慎重考虑的。这一类嫌疑人在面对警方的围堵和抓捕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束手就擒,他只要有一分的希望他就他都要驾车逃跑。如果犯罪嫌疑人实施盗窃后,警方在实施抓捕嫌疑,车内必定装有不少柴油,这无论是对犯罪嫌疑人还是对抓捕民警都存在不小的风险,警方需要确保万无一失。而通过之前的跟踪调查,侦查人员发现,这些犯罪嫌疑人外出作案之前,经常会选择在傍晚时分集中就餐,显然这是抓捕的好时机。傍晚他们的人员呢就相对比较集中,集中到他们的出租房里面一块吃晚饭,那么这个时候呢很便于我们进行包围抓捕,所以我们就选择了在这个时间来进行统一抓捕行动。好的。2020年5月9日傍晚,在昆明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警方集结了五十多名警力,兵分多路展开了行动。在这次抓捕行动中。

警方一共控制了15名犯罪嫌疑人,缴获作案车辆,舞台运有卡车两辆。那么,这些人是怎么想起干这种事儿的?他们盗窃的柴油又销售到了哪里呢?一个屡教不改,有多次犯罪前科的犯罪嫌疑人,他以前也是盗窃柴油前科人员,曾被判过两次刑,辗转一圈,被偷的柴油又重新流回工地,贪图便宜,所以给犯罪分子作案又提供了一个土壤缉捕盗贼《今日说法》正在播出。在杨林派出所,记者见到了被查扣的作案车辆,这辆越野车是最近改装的,和停在旁边的帕萨特轿车相比较,这辆车后排的空间更大,一次盗窃的柴油也更多。为了加固犯罪嫌疑人还用铁管焊成了一个笼子,推油把后排座进行了一个改装,把所有的后排座位拆走了,然后里面的话呢,也就是说用塑料布做成了一个桶状的,也就是说大容量的一个桶状的东西里面的话呢就是偷油,则把大货车的柴油偷来以后就有储存的地方。院子的一个角落是修理铺,是犯罪嫌疑人专门用于作案车辆的改装和维修的。这辆车的后排被拆空了,只有用塑料薄膜做成的袋子,上面连着一根油管,在副驾驶位置上有一把破拆钳,车里放着犯罪嫌疑人经常使用的鸭舌帽和一副车牌。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就在这个满是柴油的车里,民警还发现了几根香烟,一个烟蒂和一个打火机。燃油如果摆在这个车里边呢,对公共安全呢是有一定的隐患。显然,这些危险的隐患没在犯罪嫌疑人的考虑之列。而在这一团伙成员中,犯罪嫌疑人冯晓明的作用在警方看来最为关键。

资料显示,在2014年11月,冯晓明就因犯盗窃罪被云南安宁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17年4月,他再因犯盗窃罪被云南省富民县人民法院判处一年六个月。算上这一回,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因为涉嫌盗窃被警方抓捕了。冯某一开始也只是这个盗窃团伙当中的一个小角色,他也只是普通盗窃柴油当中的一份子,他以公安机关较量当中,他也慢慢掌握了一些犯罪的方法以及嚣张的渠道。警方认为,在整个团伙中,冯晓明是盗窃柴油团伙的头目,他27岁就参与了盗窃柴油的犯罪活动。两次出狱之后,冯晓明仍然继续干着偷油的不法勾当。

他先是从二手车市场上,以5000~1万元的价格买来旧车,然后进行改装《作案车辆的维修》、车库的、车库的租用、臀部点的租用这些,最后他再负责分赃。2020年初,也就是第二次出狱之后几个月,冯晓明就叫上了自己的堂弟封小邪,从老家召集一帮亲戚老乡来到嵩明。冯晓明不仅给安排住的地方,还亲手传授犯罪手法,以及如何规避警方的打击。他轻车熟路,以前也做过这些案子所有,所以他有他的门道,其他人又没有销路,只有封某有销路,所以这男人就心甘情愿的投靠他。这里到2020年4月间,这个团伙的成员基本固定了,这个时候冯晓明也不再亲自出马,而是在幕后遥控指挥,又纠结了一帮他的亲戚,老乡,朋友,然后慢慢的,逐渐的自己也成为一个犯罪团伙的首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这个盗窃团伙开始以嵩明为中心,沿着公路盗窃柴油,他们是以这个区域为辐射,可能以总的呢就延续到辐射到我们昆明的周边,甚至昆明,云南省的昆明以外的其他地州,比如楚雄,玉溪,曲靖,他们都到过这些地方作案,大多时候经过一夜的流窜作案,到了第二天清晨,几辆倒油车都会满载而归,他们就会把车上的柴油卸到这个堆满油桶的房间里,之后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再把柴油拉走。第二天早上七八点钟,这张130小货车就会到屯油点,把这些油转转运走,运到一个一个叫官渡区一个叫杨桃庆的村的地方,到一个出租房里面,箱式货车最终会把柴油拉到这个院子里,院子里放着一个大型储油罐,另一个角落停着一辆白色厢式货车,打开车门,里面也有一个油罐车厢,尾部有一个加油枪,平日里这辆车就是一个流动的加油站,就是我们发明天咱们找的那个发行公司,或者到时候发明天他们这些给我打电话。张小飞,湖北人,是这辆流动加油车的主人,据他供述,自己本来在昆明做柴油批发,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冯晓明。后来他得知对方正在为销赃找出路,两人一拍即合,冯晓明团伙盗窃得来的柴油便以每升3.6元的低价卖给了张小飞。据犯罪嫌疑人供述,顺利的时候,他们每辆车一个晚上能盗窃800,升到一吨的柴油,非法获利不在少数。一天晚上几千块,这个收藏的张某他供述就是三个月左右就纯利润就有六万多六万多块,那么这些被盗窃来的柴油,张小飞最终又卖给了谁呢?

四块左右的价格呢就卖给工地建筑工地以及其他呢这个路过的大车驾驶员,大车司机,这听起来多少有点儿讽刺,这些原本从建筑工地的工程机械里以及大货车油箱里盗窃得来的柴油,经过一番操作之后,又回到了大货车的油箱和建筑工地的重型机械中,只不过一些工地和司机占了小便宜,而另一些却吃了大亏,他们的主要呢还是贪图便宜所以给犯罪分子作案呢又提供了一个土壤,还有一个温泉。在办案过程中,还有一个现象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嫌疑人交交代的案件呢,我们找不到失主,就说明也有好多这个驾驶员呢没有报案。原来让警方感到遗憾的是,犯罪嫌疑人交代的几起发生在高速公路服务区的柴油盗窃案,却因为被害人没有报案而无法处理。诶,到了一些大货车,大货车司机,因为他部部分人呢要赶时间等等。还有呢,有部分人呢是因为怕麻烦,因为要配合公安机关进行相关的一些工作选择呢也没有报警。经公安机关查证,这个盗窃团伙前后涉嫌作案十余次。2020年12月31日,法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方晓明等被告人分别被以盗窃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处两年九个月至一年的有期徒刑,盗窃时间正值全国疫情形势严峻的特殊时期,对复工复产造成一定不良影响,因此,法院认定各被告人的犯罪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大,从严惩处有个预言,大家还记得吗?

老鼠偷油的故事,讲的是老鼠偷瓶里的香油,越偷越胆大,留下的香油痕迹也越来越多,最后被猫顺着痕迹抓住了命就送在这偷油上。预言虽然是虚构的,但道理是真实的。想想今天案子里的这些偷油贼,明明知道干的是坏事儿,还越干越来劲儿,后来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当然他们最终的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一句话,自作自受。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