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年7月23日心结(27:58)今日说法郭世友夫妇养老问题大女儿

2021-10-06 21:00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723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郭世友夫妇有两个女儿,考虑到自己的养老问题,郭世友打算招个上门女婿,将来给他们养老送终。然而多年后大女儿认为二老年纪不大有劳动能力拒绝出医药费和建房子的钱。2020年1月,郭世友夫妇一纸诉状将大女儿告上了法庭,经过法官多次调解,双方当事人最终和解。

《今日说法》20210723心结

加油姊妹两个,偏偏她被父母告上了法庭,我四个儿子,四个儿子,我就问了,我说你到底要供我不供你哪句话说,就是重提上门,女婿有话要说,你真的不要,我知道你有钱,你何必今天问我要钱,有天我去,我有个女儿,在家以后赡养父母也继承了财产,按道理就应当拖尽一定的责任。纷争持续不断,村委会出面协调却收效甚微,女儿跟她的父母吵架,实际上是我估计父女关系,那些守护夕阳且看法官如何居中调节赡养都要因为本案的当事人,鉴于这个情况,可把追加进来心结《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怎么

今天好辛苦嘛,今天能把这大太阳,小矛盾,小纠纷这些说到底是一家人,我们呢能够把大家的心结打开,我们就从这拿了200块钱就好。这是2020年6月,四川省叙永县守护夕阳老年人权益保护工作室的调解员来到慈竹村进行调解的一幕。坐在他们对面的是一对夫妻,丈夫叫郭世友,妻子叫陈朝芳。

2020年1月,因为赡养问题,郭世友夫妇将他们的大女儿小慧告上了法庭,他的诉讼请求就是要求他的那个大女儿,她有两个女儿,就大女儿承担着每个月相应的一个赡养的费用,然后包括医疗费这样一个情况,原告的诉讼请求是。

一,依法判决被告从2019年1月起每月支付两原告生活费,1200元医疗费按医院费用清单支付。二判决被告每年给付两原告稻谷800斤。拿到这个案件之后呢,我们第一次去,比如说就是了解一下他为什么只起诉一个女儿,不起诉那个小女儿,他说小女儿呢她是外嫁的,所以他没有赡养义务,他这么认为,这个大女儿和大女婿才有这个赡养义务,他们应当支付这个赡养费。

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郭世友夫妇有两个女儿,遇到赡养问题,他们应该一视同仁,让两个女儿来共同承担赡养义务,可他们偏偏没有这样做,只是起诉了大女儿,为什么郭世友夫妇会厚此薄彼呢?一切还要从头说起。66岁的郭世友是个地道的农民,年轻时还能在建筑工地上打打零工,后来年纪大了,只能回家务农,以种地为生,因为膝下有两个女儿,所以很早以前他们就为自己的养老做了周密的安排,当时我就想我我老了以后没得劳力,我说我们农村人吃苦,但我我身体也不是好嘛,我就说那个我大女儿,我哭,我送回去,我给你的负担我也没得,家人就是这样的。这里郭世友所说的没让大女儿小惠嫁人,并不是她要阻拦小慧结婚,而是不想让她外嫁。

换句话说,当时郭世友的打算是想招个上门女婿,让男方入赘到他们家,将来给他们养老送终,他那儿就说一直都是说好跟着我哭,就是龙国的上门女婿是吧?就是上门女婿喝多耍了两年嘛,两年他的妻子年龄达到了嘛,就结了婚了吧,但是当时不是说你是那个说上门女婿是吧?对呀。旅程游说经人介绍,1999年,他和小慧谈起了恋爱,两年后,他们领取了结婚证,正式结了婚,作为当时他们结婚的一个前提条件,旅程游入赘到郭家,成了上门女婿。

招女婿上门是地方的一种善良,习惯有一个女儿在家以后赡养父母,同时继承家庭的财产,所以你继承了财产,按道理你就应当多尽一定的责任。婚后没多久小慧就生病了,前后住了几次院,花了不少钱,而当年郭世友家也不富裕,为了给小慧治病,他们借了很多外债,借了几千块钱外账,那时候03年04年时候的时候,钱比较值钱嘛,然后爸爸做工的话就是十多20块钱一天,然后就没有上了嘛,就当时成绩还比较好,初中三年的话哈,我就第一年的时候没有那个连接店名,其他事儿都是连接地名,因为经济困难,读完初中小云就辍学了。2003年,郭世友家喜添新丁,大女儿小慧生下了一个女孩儿,家里人都非常高兴。当初郭世友的想法是好的,可一家人在一起生活久了,矛盾就出现了。

冲突主要发生在小慧和父母之间,他们是经常都在吵架,吵架的原因都是好像都是为了钱吧,因为也借了钱,没有笔记账,又没出去上班,没没经济来远点吗,是你三姨的嘛,我家老大妈就早就冲上了,就把我们两个分手嘛,为什么要分手呢?我知道,分手嘛,那你就老了,你爱我吗?这次分家很简单,郭世友的四间老房子,他和大女儿小惠各拿两间,外债也是一家一半,而小女儿小云因为当时年纪还小,没有参与,这次分家分家只是双方经济独立,自己赚钱自己花,但他们还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的责任是尽道路的,我说你出去打工,三岁娃儿,我说我就给你工资,跟你来吃饭,我生活那又不拿一份钱了,又不拿出去打工修房子,但是这些那有不都有几万块钱账。为了改善居住条件,小惠夫妇不辞辛苦的劳作,同时又借了几万元外债,在老房子的后面,他们新建了一栋房屋,这就是小慧的新家,前面那低矮的房子就是他父母家,两家人离得很近,三岁就等我就把他说得到七八岁,八九岁就在我家吃饭,我这边房子休息了,那么后头别再来搞别人家老爹才喊了才喝了再搞别的,睡了才能搞到别去睡。

我以往夜色里都带着巨大睡,转眼到了2009年,这一年郭世友的小女儿出嫁了,家里只剩下他们老两口。这时郭世友夫妇开始考虑自己的养老问题了。在村民小组长的协调下,郭世友夫妇与大女儿小会女婿旅程游签订了一份养老协议,我呢年龄没大,我妻子就算那种娃儿嘛,泰山就可以份一个份儿,徒弟嘛,那就做我的妻子,来到我家女的两份,我就住我家儿女和我的两份。这是什么协议呀儿分家协的协议。

这是第几份了,这好像是第四份了嘛,第第四份了,这是09年9月28日,是吧,怎么写的那个协议?一个东西,这是用不怎么掉,你字不认识,不认识字,这是2009年9月28日双方签订的养老协议。一二老由旅程游小惠养老送终,百年以后,一切遗产由旅程游小惠继承。二、在这几年之内,有一份田地由郭世友耕种,另一份由旅程游交400斤稻谷。三、郭世友,陈朝芳一般小病由本人负责,重病双方协商解决。

四,山林郭世友夫妇不能外卖他人,郭世友自由使用。五,双方协议共同生活时,二老生活费用一切由旅程由负责。第四份协议跟前面那三份第一份协议有什么不一样,每每一份都都一样,内容有没有增加,来我这里嘛,就说要了每年要还还要还要喊了好多嘛,我就没有承认嘛,我说这个办法还有老子要加点,就我就讲这个。2009年9月双方签订这份协议之后,旅程游小惠夫妇按照约定每年给郭室友他们送去400斤稻谷,后来因为要供孩子读书,小慧一个人到广东打工去了,而旅程游则留在家里,在打零工的同时,顺便照看两个孩子。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到了2018年,关于养老的问题,两代人再一次闹起了矛盾。

你打电话给他,他不接你,你回家来了也不喊我,这是两三年,这一回来这些回家的时候那话都不得,你他老妹说下不来,和某某和某某啥的,这些看都不得,看你门前两家人住的很近,走路最多需要两分钟,如此近的距离,为什么每年春节回家时小慧不来探望父母呢?因为小慧在外打工,一直联系不上我们,无法得知他的真实想法,不过从此前法官记录的一段画面中,我们听到了小慧的倾诉,你会我们的孩子不了,还是有你我工作的节日让你父母出来了,我不管对不对,我就是要把我的房间,我十个人,十个人你不要叫我,我说我太多的话,我好把你找到。原来这些年,小慧一直觉得父母偏爱妹妹,而对他漠不关心,这让她感觉很委屈,所以父母让她支付赡养费时,小慧选择了拒绝。

女王,我说我上工地,我早点儿去,那么我不谈的事情,我说现在厂里了,我早不去了,要么就不去,他们亲戚不说,也把那种两手都不让我去死,这两个把那给了两个,不拿不要了吧,她就你问我钱,我两个没有的。对,可以用。原本农闲时,郭世友可以在工地上做小工,赚钱贴补家用,那个时候他们能自给自足,不需要女儿来贴补,后来年纪大了再去做工,没人敢用郭世友了,这样家里就少了一个重要的经济来源,那人没上。姑娘,我妈他两万多钱钱,我找万不去,我就玩不好钱,然后我妻子这边儿喂两三个猪,母猪做这个这个猪猪两个手,但拿的搜索是可以,这姐姐就怪了。

郭室友说,她的老伴儿患有高血压和冠心病,需要常年服药,每年都需要一大笔钱而做不了工,仅靠种地的微薄收入无法来支撑家里的日常开销。没办法,郭世友夫妇才开口向大女儿小慧要钱,我说你农民良心,我说我在做,这高地也太大女就提车子跑了,大女就说老弟出去要找弄几年的钱,你又存了几万,你你没得钱,你又没有做啥子,我说我也弄两年的病,我说你外衣服一百来,不是我说你没有那份的,我我说我家我妈就说你几万块钱有几万块钱,你说你妈上医药费没有,我家我妈就说你没在家喂猪,我老妈没来的,我想做工地做工地嘛,2万块钱,我老妈我为主嘛,给我给我自首嘛,对了,特别是那就是没气的路过。

室友夫妇说,这两年他们生活拮据,按照上门女婿的风俗,需要大女儿家来承担他们的医药费,可大女儿小慧却认为,这些年父母应该存了不少钱,这些存款足够父母用了,暂时还不需要他们出钱。就这样,双方都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吵得不可开交,后来没办法由村里出面进行调解,或室友又说你妈妈病了,没钱没钱开的,女儿从我们都来调解我们村上的调解,而女儿说有个你的姑娘,我们喊我拿钱,女儿跟他的父母吵架,实际上是不顾及父女关系,这些为了化解双方矛盾,村里出面协调了多次,但最终也未能调解成功,我们去的时候都没提了,他说只要女生多点少点,我生活的价格没有提好多女儿和女婿的意思,就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做,看到娃儿,结果大家也没说好多,因为女儿怀疑你父亲母亲的钱有钱没有拿出来用,这是这是种主要的矛盾,暴雨侵袭,老宅坍塌,矛盾再度升级,你不跟我财产劳力啥子这些我就没得你的当我弟弟,那么你真心,你就全部,你规划我就是了,但是那天那么处理了,我是尽到了责任。案件成功化解,谁知事后又起波澜,《今日说法》继续播出。

小慧夫妇始终认为郭世友夫妇手里有钱,调解时不把钱的事儿解释清楚,他们就不能给老人出医药费,事情也就僵在了这里,你这个你要说,我晓得是不是别人知道你这个,别人要说我知道你有钱,你何必今天问我要钱,明天问我要钱,是不是,所以说,但是那天那么处理了,我是尽到了责任。从表面上看,是小惠夫妇怪罪郭世友把钱借给了别人,而没有跟他们讲,但实际上小惠夫妇最担心的是这笔钱被郭世友偷偷的给了小女儿,我觉得这里花钱比较比较多嘛,他们觉得父母可能比较偏心我嘛对他就可能就是感觉,就觉得说可能把父母亲有点钱拿那些要给我那种感觉,从我的角度来说哈,我觉得父母生气挣钱都多不容易的,我也不好意思跟她开这个口,说他父母给我钱。小云说,婚后她和丈夫一直在外打工,并生有两个孩子,前些年给孩子治病花了五六万元,2016年,公公生病了,又花了一大笔钱,前后加起来,他们打工赚的钱都花光了,我公公也花了我不少钱,那他股骨头痛就是动不能动嘛,那我就回来嘛,不回来的话就带他去把那个骨头换了嘛,对,我现在的话就是在我们这附近那个厂嘛,在里边儿厂里边儿上班,我老公的话就是买点儿肉买出的话买点儿肉。这几年因为小云家庭开支太大,姐姐小惠怀疑父母私底下给他钱了,再加上平时小云和父母走动的多,没事儿总回家看看,这更引起了姐姐小慧的怀疑,还有父母亲问他几次,他才会说明天给他400斤粮食,对这几年话就说喊她出医药费,他就干脆不出粮食嘛,像我的话,因为我家庭在那儿的话,就说你说三千两千,那我是没有,我说两句话我也没有说过。姐好控球的三目具备,然后平时的话过来的话就说买肉的话给他拿点肉,然后给他买点衣服,买点水果,那些谁要说你想这个女这个女的心还不好嘛,说你看出去啰嗦没得,我是过节养老老生长满身那瘦,平时也一直加这些来这些,昨天老头子买药,我买糖,我买牛奶呀。陈朝芳说,从小到大,他对两个女儿都是一视同仁,从来没有偏袒过哪一个,可没想到成家后两个女儿对他的态度却是迥然不同,大女儿对他们老两口不管不问,小女儿对他们却是非常孝顺。在陈朝芳看来,这个上门女婿是白招了。我说我的车子是进道路的,是你初步来解决就又哭又闹又吵又闹的,大女婿嘛,就走了就走了嘛,后头边我娘子没成毛了,我家有儿女嘛,就我老说,那你到底让你唱个吧你姥姥上吧,我不要你唱个吧,我不晓得。

要说2019年夏天,一场暴雨过后,郭世友家的老房子倒了,老两口没办法,只得搬到仓房里住,也就是这个低矮的房子,里面条件极其简陋。搬了家安顿好之后,郭世友夫妇开始张罗着盖房子,按照此前签订的赡养协议,他们百年之后,所有家产都归大女儿小会因为这个缘故,重新建房时,郭世友夫妇想让大女儿出点钱,可这个想法对方根本不同意。大女儿她没出钱盖这房没有没有,就你老两口,她就说我说我们还有钱,你要两万块钱是有的,呀,后来我又没好处,我家有儿女嘛,用那种她钱之后房子房子没得你们也不拿吃的到底你要我做嘛?他说我到底我都不晓得,他说我都不晓得究竟要长个子,我怎么问呢?我说你到底要跟我不跟我你哪句话说来说?协商到最后,大女儿小慧也没有出建房子的钱,没办法,郭世友夫妇只能自掏腰包买砖,水泥等建筑材料。因为郭世友此前曾做过《尼玛工会盖房子》,所以建房子这事儿他就没再请人,而是自己动手,最后这盖房子花了多少钱也不多,只有大概大概1万,一个一万多,一万多块钱,这种嘛,不是这种嘛,好的多嘛,这个不怕风,不怕雨,儿子说,我睡觉安心。原本郭世友夫妇指望大女儿小惠来给他们养老,可摆在眼前的现实却是,对方既不拿医药费,也不肯出建房子的钱,这让老两口很伤心,他们觉得有必要和大女儿小惠谈谈,你不管我财产,老年啥子这些,我就没得你的房子,你占我的,拆我的,占我地基,那么你这些你就全部你规划我就是了,不管你3万5万,你小房子,我那个租的你我卖到1800,我又拿那个,你搬家,我还补助你2000块钱,其主要原因,因为二老呢年纪还不是很大,也有一定的劳动能力,同时女婿他能力也有限,所以经常因为业务会的事产生矛盾和纠纷,当地基层组织的村社干部多次调解,但都不能平息家中的矛盾。因为调解不成,2020年1月,郭世友夫妇一纸诉状将大女儿小慧告上了法庭。明明家里有两个女儿,父母却只告自己一个人,而不起诉妹妹,这让小慧感觉心里很憋屈。大女儿和女婿觉得,老两口好像更喜欢更疼爱这个小女儿,觉得好像背着他们可能还给了小女儿一些东西,她就觉得你这么爱她,你还要我一个人来承担这个赡养义务,她就觉得心里面不平衡。

叙永县位于四川盆地南苑,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这些年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更好的服务老年人,叙永县专门成立了守护夕阳老年人权益保护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就设在叙永县人民法院能够更好的处理这个涉老纠纷设立的这样一个工作室,那工作室里面呢他我们有引入了一些主题调解员,调解员都是60岁以上的,就是有一些相关的社会工作经验的人来担任,然后调解室的这个主任呢是我们法院一个比较资深的法官,是前段时间才退出员额的杨传彪,原本是叙永县人民法院的一名员额法官,退出员额后,他牵头搞起了老年人权益保护,担任叙永县守护夕阳老年人权益保护工作室主任。这次郭世友的赡养案因为涉及到老年人的权益,所以立案后,承办法官就把案件转给了杨传彪他们。法院呢针对赡养案子设计情况,赡养人都要作为本案的当事人,是鉴于这个情况,再把小女儿追加进来的进行调解。

除此之外,为了缓和双方矛盾,调解员主要是劝说大女儿一方。而此时,因为大女儿小慧已经去广东打工了,没在老家,调解员就坐下来和大女婿进行沟通,从风俗,法律等多个角度来开导对方,打开大女婿的心结。只是他推断,他父亲常年能够在外劳动,早一点工程钱根据理论来计算,应该有四五万块钱,但是这个是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不管老人有多少都是老人的,他们愿意跟谁,我想你也管不住。顶着炎炎烈日,调解员不辞辛苦的两次上门进行调解,经过耐心劝说,最后大女儿一方终于松口了,他们同意按月支付赡养费,我们跟出的方案就是大女儿承担2/3,小女儿承担1/3的赡养费和医药费,医药费是按照实际产生多少就是多少,赡养费呢,每一年大女儿跟2400,那么小女儿就给1200,对这个调解,你爱人怎么看?我家儿子没回我电话,他他不满意,他不把你们悟出了,他帮我们不得,当时那个调解的效果是很好的,而且原告是是表示说他也不愿意跟这个女儿女婿去对簿公堂,说那样好像还是缺少一点温度,既然大女婿都这样承诺了,都表达了这个愿意赡养的这个意愿呢,他们也相信他,然后就主动申请撤诉了,这样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周友军教授,欢迎周教授。大女婿呢是入赘到郭世友家的,但这种入赘的行为在法律上是否有约定?民法典第1050条规定,结婚以后,当事人可以约定女方可以成为男方家庭的成员,男方也可以成为女方家庭的成员。

这个规定呢实际上就是对于民间的这种入赘行为的一种认可。郭老先生与他的大女婿之间签订了一个协议,那大女婿呢负责养老送终,同时可以取得他的部分遗产,这个协议在民法典第1158条就把它认定为是叫遗赠抚养协议,这个协议是法律认可的协议。那么民法典当中对于子女的赡养义务是怎么规定的呢?依据民法典第1067条第二款的规定没有劳动能力或者是生活困难的,父母有权请求成年子女给付赡养费,赡养费包括生活费和医疗费。所以,本案中,不管是留在家里的大女儿,还是外嫁出去的小女儿,都属于成年子女,应当对父母负有赡养的义务。事实难料,2021年1月,郭世友夫妇再次将两个女儿告上法庭。原来,按照此前的调解协议,大女儿每个月要出200元的赡养费,但大女儿小惠却以这个调解方案,当时她没有参与为由拒绝拿钱。没办法,郭世友夫妇只能再次向法院提交起诉状,而为了公平起见,这一次他们将两个女儿都告了,他们反复很大,我又分手了,我就去找找你们发出部门,对,比如说是我说你是那样,我还要找你们,我就坚持坚持把我的老子路上发现。两原告的诉讼请求是从2021年1月起要求两被告各承担赡养费每月300元,医疗费据实各承担一半。2021年2月9日,叙永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一案件。庭审结束后,承办法官李静月组织双方进行了面对面的调解。美女同学其实就一个月拿200块钱赡养费,那么这个医药费就只是就说报销以后哈有两个女儿两个半行不行?200块钱就下单哈。还有我的一个开小经承办法官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自2021年2月起,被告小惠于每月十日前支付原告郭世友、陈朝芳赡养费300元。原告郭世友、陈朝芳产生的医疗费在医保报销后,凭实际支出,票据由被告小惠、小云各承担一半。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意,说的是羊和乌鸦都懂得报答养育之恩,而我们在父母的庇护下茁壮成长,父母的养育之恩我们要铭记在心,等他们老了,也要尽自己的孝心让他们安度晚年,这才是子女的为人之道。家和万事兴,只有家庭和睦才能诸事顺利。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周元军教授参与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