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7月30日今日说法没有兑现的欠条(27:58)今日说法小陈故意伤害维权案

2021-10-07 11:25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730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17年7月初的一天晚上,小陈在一起故意伤害案件中受了重伤,他不仅没有拿到全部的赔偿款,还一直欠着苏州市某医院12万多元的医疗费。在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检察机关决定支持小陈通过诉讼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今日说法》20210730没有兑现的欠条

怎么了?一次事故,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从此残疾在家,当时我们到现场之后,小陈就躺在这个位置,当然沙发那就发生了肢体的冲突,从膝盖往下,然后都是没知觉状态,收到律师函,一家人不知所措,就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事情,同事残疾的父亲艰难出行四百多公里寻求帮助,基本上就是一条腿是不能沾地的,我腿上有律师让我在承诺没有兑现。

检察机关支持被害人起诉加害方,他属于一个民事案件的范畴,民事主席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两笔司法就如今三区被害人家中走访司法救助温暖人心,你缺什么呀?如果你手机的话,我可以给你开个绿色通道,没有兑现的欠条《今日说法》即将播出。不。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长途行车,江苏省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和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两位检察官来到了徐州市的绥宁县,和当地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一起,他们又来到了遂宁县灵城镇张福社区居民小陈的家中。小陈是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和相城区人民检察院近两年来救助的一个对象,你脚怎么样啦?还那样没太大变化,你你钢板装了吗?钢板拆了拆了,把里面的钢板拆了,现在怎么办呢?2021年6月18日,这已经是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第三次来到小陈家中走访慰问。早在2020年5月和2020年11月,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和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就先后给小陈办理了两笔司法救助金,这一次检察官专程来了解小陈手术的情况以及还面临什么样的困难。我们就是给你救助以后,然后你就去装了钢板,想做腿部的融合,结果装了以后那个手术不行是吧?对,不成功,然后那你什么时候又去把钢板取了呢?就334个月,这三四个月的钱的时候就把钢板取了,然后想做就是那个装那个支架对,是吧?

小陈右脚的残疾是在四年前的一次事件中造成的,小陈右脚变形导致他的后脚跟不能着地,这使他无法正常行走,每迈出一步都非常吃力,我现在走每一步路都都都是咬着牙往前走的,为啥咬着牙走,疼疼哪疼,脚底疼,脚底疼,它只能靠这这前面这一小边缘走,找着地,脚尖儿着地,他脚中心他都不着地,他的那个腿一直痛,非常痛,然后那个去医院看了医生呢,一直建议他要去做手术,但是他一直说他没有钱,然后那个医生说,如果你再不去做手术的话,你这条腿就是完全就是可能完全就废掉了。截至2020年年底,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和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先后给小陈申请了两笔共115000元的司法救助金,此后小陈去医院做了一次腿部融合手术,但效果不是太明显,还需要再进一步手术,按照他们他们那个办法来说呢,就是说我这个脚现在属于是极度马蹄足,然后说就是定型定不下来,按照他们来说就是把脚上装一个架子,然后回来自己它那个可以调节的,然后自己拉伸拉跟这个脚一一样平,然后再去做融合,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小陈因为腿部受了重伤,导致足底部变形,行走极为困难,而小陈只有25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的人生不应该因此而止步不前,实际上小陈和他的家人面临的困难还不止于此,那么小陈腿部的伤情是如何造成的呢?2019年11月初的一天,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自称是江苏省徐州市人,因为孩子的事情赶来苏州寻求检察机关的帮助,他是腿部是残疾的,然后衣服穿的也比较破旧,然后就是满面愁容的一个男子,我们就把他带到我们的那个接访室,那么经过接访,接待人员跟他简单的沟通了解到,他呢就是是我们当时代理的一个案件,那个被害人的父亲检察官说的被害人就是小陈。2017年7月初的一天晚上,小陈在一起故意伤害案件中受了重伤,他不仅没有拿到全部的赔偿款,还一直欠着苏州市某医院十二万多元的医疗费。2019年8月,小陈收到了医院的律师函,催她缴清医疗费,就是要求他们赶快去付款,那么他们就是拿到了这个律师函以后也是不知所措的了,如果不缴清钱款,可能就要被起诉。

小陈的父亲在他人的指点下找到了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那么小陈在那次事件中是怎么受伤的?他欠的医疗费又是怎么回事呢?2017年,7月9号那天晚上,就是我们辖区接到幺幺零报警,太平沈桥那边有人打架。接到报警后,值班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在沈桥村山四组一条南北乡的小路上,一个年轻人倒在地上,受伤倒地的年轻人就是小陈。当时我们到现场之后,小陈就躺在这个位置,比如说大量血腿上有一个伤口,就躺在这个位置,就躺在这个位置了,其他参与打架的人都已经逃离了现场,民警立即将小陈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同时对这起案件展开侦查。小陈重伤昏迷,围观的群众也不能提供相对准确的信息,一开始就知道是一个人把另外一个人捅伤了,在现场人员比较多,也比较复杂,也不确定双方有多少人,是什么人将小陈捅伤,他们从哪里来,事后又去了哪里呢?在事故现场北侧几十米远的一个路口的监控录像中,民警发现了一个可疑车辆,小陈被捅伤前,一辆轿车停在了这个路口,从车上下来几个年轻人往事发地点方向去了。当时我们从监控上看到这辆车停在这个位置,然后车上下来四个人,人下来之后,就直接沿这条路往南跑过去了,后来那些人又从这条路沿路返还,一直沿着这条路往西又走过去了。结合对周围群众的走访,民警分析,这辆车里下来的几个年轻人,很有可能就是当天参与打架并捅伤小陈的几个嫌疑人。通过车辆信息的查询,警方很快确定了这辆车的车主叫朱某志。

朱某志是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人,时年41岁,朱某志这个人有抢劫,有群运姿势,有退运前科。通过这些,我们初步判断,这个朱某志跟这起案件也有相关,也有关联。事发三天后,朱某志在苏州市相城区某小区内被警方抓获。

据朱某志交代,那天和他一起在现场参与打架的还有他的几个朋友,胡某月、周某年等。人事发的起因则是因为当天下午的时候,嫌疑人朱某志的朋友周某年与被害人小陈的朋友薛某飞因为琐事而发生过冲突。本案的被告人朱宝志,胡宝月,然后呢和本案的一个关键的一个众人也是一个参与人叫朱某年一起呢,到一个地方去看场子,然后刚好呢摩托车没有油,就去找这个厂子里面一个人叫熊宝飞取药点油加到摩托车里面去。

第一个去要的,有的人呢,这个徐宝飞呢就没给面子,没有给他邮,因此呢对此很不给很不开心,他觉得呢这个很不给他面子,然后呢双方呢就发生了肢体的冲突。下午的冲突中,小陈的那个朋友薛某飞被周某年等人殴打,晚上薛某飞在案发现场附近吃饭时,偶遇了周某年,胡某月,朱某志等人,双方因此再起口诀并发生打斗,白天被打的这个薛宝飞就因此怀恨在心,然后呢,他就是召集身边的人一起去殴打中午打他的这一群人,包括本案的被告人朱某志薛某洪卯月案发时,小陈刚从徐州赶过来只有两天的时间,当时只有21岁的小陈是想来苏州找点儿事情做。当天下午,因为摩托车加油问题引发冲突时,小陈并不在现场,他只是晚上和朋友薛某飞一起吃饭时,偶遇了那些人的第二次冲突,他们围着我搁旁边看着,也不管我什么事儿,况且那个人也不认识我,我也没跟他说过一句话。小陈说,他虽然是和薛某飞等人一起,但是并没有参与他们的打斗。此后对方返回车里拿来了刀具,他的朋友薛某飞等人见状都跑了,而他并没有跑,我那几个朋友就就说跑跑我也没干啥,我为啥要跑,我没跑我没跑,然后就遇到后面的事儿了吧。

没有跑开的小陈遭到了朱某志等人的殴打,右侧大腿被捅伤。入院记录显示,小陈右大腿刀刺伤右股静脉多处断裂,右股动脉分支断裂,低血容量性休克,医院紧急进行了股动脉分支结扎等手术。在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小陈出院,他的伤情经鉴定构成重伤二级,因为右侧大腿受伤导致右脚变形,我刚回来的时候从膝盖往下包括脚,然后都是没知觉状态,然后就就是这几年了嘛,几年了,然后慢慢恢复,慢慢恢复就是脚面,就是脚上的神经也就慢慢的恢复了,然后现在就变成这样了,以前说在拉瓷砖什么的,现在还能拉吗?

没办法,拉了你怎么你现在搬稍微重一点的东西你都走不了路。加害人自愿赔偿小陈损失,双方达成谅解协议,当时他所承诺的是所有的这个赔偿费用都是由他一个人来承担。后来他明确表示,就是不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承诺迟迟没有兑现,欠条成了一纸空文,这中间呢,一次也没联系上,就是不再愿意,然后也没有能力来支付,这个非常快,辗转四百多公里残疾的父亲从徐州赶到苏州有200m远,我都痛死了。咬牙。原刑事判决已经生效,检察机关决定另行起诉,应该是符合民事起诉条件的,没有兑现的欠条,《今日说法》继续播出。

经过这次事件,小陈不仅留下了残疾,还产生了将近30万元的医疗费用。那次事件一个多月后,参与殴打伤害他的一个嫌疑人朱某志通过中间人找到小陈家人,表示愿意由他一人对小陈进行赔偿,并承担部分医疗费用。2017年8月18日,小陈写下谅解书,双方协商约定,除去朱某志前期支付的医药费35000元,朱某志自愿赔偿小陈21万元,并自愿承担小陈十二万余元的医疗费。小陈表示,对朱某志、胡某月的行为予以谅解,小陈身体以后出现任何状况与朱胡二人无关,那么这个朱某呢又自愿帮那个胡某去承担,就是一部分的就承担这个赔偿的费用。所以也就是说,这个朱某,当时他所承诺的是所有的这个赔偿费用都是由他一个人来承担。按照《谅解书》的约定,朱某志在当天给小陈支付了13万元的赔偿款,用于缴纳了部分医疗费。小陈的父亲戴维写下了收条,剩余的8万元赔偿款。朱某志写下欠条,承诺于写下谅解书。几天后,也就是2017年8月23日还清朱某志自愿承担的另外那部分十二万多元的医疗费,他也写下欠条,表示分三期付完,最后一期付款时间是2019年7月31日。这两笔费用呢就是朱老师承诺之后就是再由他来承担的,那么而且呢也是约定了这个还款的日期。

2017年11月10日,胡某月,朱某志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相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法庭审理期间,小陈没有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我们当时也通知他的电话通知他的,就说我们问他要不要就是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那么他呢本人因为已已经和这个被告人胡某某中达成了那个赔偿协议,而且周默默呢已实际上也已经付了部分就165000块钱,所以呢后来他明确表示就是不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法庭经调查认为,被告人胡某月、朱某志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胡某月起主要作用,被告人朱某志起次要作用,因他们当庭自愿认罪,且被告人朱某志已经赔偿被害人部分损失,酌情从轻处罚。2017年12月12日,相城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经过我们法庭的审理,后来我们就是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了被告人胡某某有期徒刑四年,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了被告人捉摸我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法院一审判决后,两名被告人没有提起上诉,他们很快被送进了监狱服刑。但随着刑事案件判决的结束和监狱服刑的开始,朱某志承诺的赔偿的剩余部分却没有按时兑现。

朱某志刑满释放后,小陈和父亲始终联系不上朱某志,反正这是这中间呢,反正一次也没联系上他,当时欠条上有他电话,还是不接,事实上就是到了到了那个2019年7月份约定的气息期间以后呢就是朱某根本就没有按照这个他们的约定来支付,就是上面的款项就总共是二十多万的款项,就是没有来支付。转眼到了2019年7月,是朱某志欠条中承诺的最后的付款日期,朱某志写下的两张欠条中一项也没有兑现,而小陈因重伤后右脚残疾变形,不仅行走困难,也难以从事工作劳动,基本丧失了经济来源,他不仅还欠医院十二万多元的医疗费,也无钱再进行后续治疗。那医生说下一步怎么样说有什么恢复的可能,或者说就需要怎么样才能恢复恢复就是说先去做一个就是把把这块筋给它切断,重新接上,就给它拉直,然后再做一个肌腱,那个什么移位什么乱七八糟的,就是小腿的肌肉这块儿,然后反正主要是先把脚放正码放,跟这这样一样。小陈说,这样的手术需要一笔昂贵的医疗费用,而他已经无力支付这样高额的费用了。身边同龄的年轻人都有了工作,或者出去打工挣钱了,他只能天天待在家里。而就在这时,又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2019年8月初,小陈收到医院的律师函,他当年受伤住院时还欠下医院十二万多元的医疗费,这部分医疗费的尾款本来是朱某志承诺由他支付,但朱某志始终没有兑现承诺。医院律师函中要求小陈于2019年10月8日前缴清医疗费,否则他们将向法院提起诉讼。现在小陈和家人已经没钱缴纳这笔医疗费了。

后来我经朋友介绍,又找到一个律师,他们说你拿吧,我看你家的这个情况也跟这个我年龄也大了,我都不六,快快快快,70岁人了,我没法跟你去,我身体不好的,你你都出去找检察院就行了。在他人的指点下,小陈的父亲从徐州赶到了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请求检察官的救助,而检察官发现小陈的父亲老陈也是一名残疾人,我们当其实没有见到小陈,就是他爸爸一个人过来的,那么就是他爸爸呢,当时就是因为是瘸着进来的,基本上就是六一条腿是不能沾地的,原来小陈的父亲也是一条腿有残疾,行走非常不便,而且那条腿已经残疾了很多年,就是那车可以坐坐车的,坐车的去做生意呢。坐车车有点坏了,我没没没还没有,是还没下来,被起床上呢。小陈父亲回忆说,1994年年底的时候,他妻子刚怀上小陈,他骑着三轮车出去办事,途中遭遇车祸,三轮车被一辆大货车撞上,他浑身多处受伤,左脚粉碎性骨折。经过抢救,小陈的父亲保住了性命,但受伤的左脚已经不能恢复如初。如今他的左脚严重变形,我是觉得这头前面都是棉花塞,里边儿不是白就是地方没走。小陈父亲的伤情已经构成了二级伤残,他也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做点儿生意,就在县里的一个建筑工地看看大门,因为当年小陈受伤是在苏州市相城区辖区,听说当地检察院可以帮助解决小陈遇到的困难,小陈的父亲拖着残疾的左腿一拐一瘸辗转四百多公里,换了好几趟车,终于来到了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

我非常有高兴的希望,我才去的,我也没我我也只要没有那习惯,我也不去了,去一次我住店也可怜,为了省那个住电费那个100020块钱,我就觉得疼死了你,我就觉得跑了,我跑过。有200m远,不是同死的。咬牙在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检察官陈慧初步了解了小陈一家人的现状。

小陈受伤时,他有一个非婚生女儿,刚刚两岁,小陈出事后,他的女朋友丢下女儿不辞而别。小陈的父亲老陈也是一个残疾人,老陈的妻子在他受伤几年后已经离开了这个家,就是小陈家庭的情况,就是说他家里面其实目前两个就是他,他和自己的爸爸是两个残疾人,那么他爷爷是已经将七十多岁快80岁的一个老人家,那么小陈自己还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家庭条件是非常差的。小陈和父亲这两个成年男人都已经残疾,家中还算健康的却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儿和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生活条件可想而知。了解了小陈家人的境遇后,相城区人民检察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的检察官也渐渐了解了小陈父亲的诉求。其实我们12309是检察机关对外的一个窗口,就是说不管是来访来信,包括就是国家司法救助,刑事申诉,各种职能其实都是我们叫12309所囊括的,那么就是当事人来了以后,首先由我们12309的工作人员对他进行接访,那么了解他的诉求,针对他的诉求,我们再进行一个分流。12309检察服务中心是全国检察机关统一对外的智能化检查为民综合服务网络平台。2018年6月2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正式启用12309检察服务中心实体大厅,统一受理群众控告,申诉和举报,受理和审核案件等事项。向城区人民检察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的检察官了解到,小陈被重伤的案件早在2017年12月就有了判决,小陈和案件的被告人之一的朱某志已经达成了谅解协议,朱某志也写下了欠条。

然而,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并且已经超过了协议约定的最后期限,朱某志却没有兑现承诺,小陈家人也联系不上朱某志。如何能让朱某志按照约定履行赔偿义务,是小陈父亲最大的困惑,他当时其实来的时候,一方面就是觉得就是这个朱某某没有按照他们当时约定的协议约定的内容来赔偿,那么第二个呢就是说他其实还是来想寻求帮助的,就是说能因为他拿到那个医院的律师函以后,对于他来说就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事情,这个不知道这个律师函后果是什么。在12309检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相城区人民检察院负责办理民事案件的检察官也一起接待了小陈的父亲。检察官了解到,被告人朱某志故意伤害案件的判决早已经生效,且朱某志已经刑满释放,按照《谅解书》的约定和欠条的内容,他应该支付两个欠条的二十余万元的赔偿款。

接到小陈父亲的求助后,检察官也和小陈的父亲一起电话联系了朱某志,当时的话,朱某反正就只是讲说,可能刑事判决都已经判完了,他的意思是,他也已经坐牢了,已经受到惩罚了,然后可能就是不再愿意,然后也没有能力来支付这笔赔偿款。朱某志认可欠条的内容,但他表示自己没有固定工作,没有能力支付欠款。案件又回到小陈父亲求助的原点。检察官了解到小陈被伤害的事件事实清楚,他和被告人之间有谅解协议,被告人朱某志写的有欠条,这些都符合另行起诉的情形和条件。

检察机关决定支持小陈起诉朱某志,通过诉讼途径来维护小陈的权益,他们就是有明确的,有明确的事实,有明确的就是起诉对象,那么而且有明确的就是证据嘛,那么我觉得从民事的角度来说,他其实单独起诉就去打民事官司应该是符合民事起诉条件的,就是这个案件呢他涉及到赔偿款的问题,他属于一个民事案件的范畴,如果说是赔偿款到位的话,那其实也是对于受害人小陈来说也是一种补偿了。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周友军教授,欢迎周教授,周教授,小陈呢受伤之后呢,他的赔偿款呢多年是没有赔偿到位,那么现在呢检察机关决定帮助他。

首先呢支持他提起民事诉讼,那么这方面有什么法律依据吗?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5条规定呀,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对于受到损害的国家、集体、个人可以支持他提起民事诉讼这个就是很重要的一项支持起诉制度,所以检察机关支持起诉也是新时代检查职能的重要体现,也体现了检查为民的情怀。从实践来看,检察机关支持起诉的案件主要包括两类,一类呢就是侵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另一类就是侵害了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利益的案件。在这类案件中,这些弱势群体因为经济困难的原因不敢或者不能提起诉讼,所以就需要检察机关的支持。那在支持小陈提起诉讼之后,检查机关他的角色定位是什么呢?《民事诉讼法》第15条,对于检察机关在知识起诉案件中的定位并没有十分明确的规定,实践中也在不断探索。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第11条的规定来看,检察机关呢主要通过三个途径来支持起诉,包括提供法律咨询,提交书面意见,协助调查取证。

检察机关可以指导当事人来收集证据。在特殊情况下,如果当事人因为客观原因无法收集证据的话,也可以申请检察机关调查取证。对于其他类型的知识,起诉案件,法律,司法解释都没有明确规定,但是可以参照这一规定。20岁刚出头的小陈在一起刑事案件中受了重伤,导致他腿部残疾,小陈家庭状况也不容乐观。小陈的父亲也是一个残疾人,小陈的女儿刚刚五岁,他的爷爷也年近八旬。一次事件让一家人雪上加霜,阴暗致贫,检察机关决定支持小陈提起诉讼,诉讼的结果会怎样呢?检察机关还可以对这样的被害人实施怎样的救助呢?欢迎您明天继续关注小陈的命运,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周瑞军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我们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