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731检察官的三次走访(27:58)今日说法江苏苏州相城小陈朱某志

2021-10-07 11:30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731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小陈在2017年7月的一起故意伤害案件中受了重伤,构成重伤二级。那次事件一个多月后,参与殴打伤害小陈的一个嫌疑人朱某志找到小陈家人,愿意由他一人赔偿小陈,并承担小陈所欠医院的部分医疗费。2017年8月12日,小陈写下谅解书,朱某志在当天给小陈支付了13万元的赔偿款,余下的8万元赔偿款和12万多元的医疗费他写下了欠条,约定了还款日期。然而到了还款日期,朱某志一项也没有兑现。2019年11月,小陈的父亲到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寻求检察机关的帮助。

《今日说法》20210731检察官的三次走访

一次事故,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从此残疾在家,当时我们到现场之后,小陈就躺在这个位置,然后呢沙发那就发生了肢体的冲突,从膝盖往下,然后都是没知觉状态,收到律师函,一家人不知所措,就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事情,同事残疾的父亲艰难出行四百多公里寻求帮助,基本上就是一条腿是不能沾地的,我非常有希望我再去承诺没有兑现。

检察机关支持被害人起诉加害防,它属于一个民间的范畴,与民事主席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两笔司法救助金三去被害人家中走访司法救助温暖人心,你腿怎么样?如果你手机的话,我可以给你开个绿色通道。检察官的三次走访《今日说法》即将播出。2019年11月初的一天。

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是江苏省徐州市人,因为孩子的事情赶来苏州寻求检察机关的帮助,那么经过接访,接待人员跟他简单的沟通了解到,他呢就是是我们当时办理的一个案件,那个被害人的父亲检察官说的被害人叫小陈,2017年7月初的一天,小陈在一起故意伤害案件中受了重伤,在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小陈出院,他的伤情经鉴定构成重伤二级,因为右侧大腿受伤导致右脚变形,我刚回来的时候从膝盖往下包括脚,然后都是没知觉状态,然后就就是这几年了嘛,几年了,然后慢慢恢复,慢慢恢复就是脚面,就是脚上的神经也就慢慢的恢复了,然后现在就变成这样了。那次事件一个多月后,参与殴打伤害他的一个嫌疑人朱某志通过中间人找到小陈家人,愿意由他一人赔偿小陈,并承担小陈所欠医院的部分医疗费。2017年8月12日,小陈写下谅解书,双方协商约定,除去朱某志前期支付的医疗费35000元,朱某志自愿赔偿小陈21万元,并自愿承担小陈所欠的医疗费十二万余元。朱某志在当天给小陈支付了13万元的赔偿款,余下的8万元赔偿款。朱某志写下了欠条,承诺于写下《谅解书》,几天后,也就是2017年8月23日还清,而朱某志自愿承担的那一部分十二万多元的医疗费,他也写下欠条,表示分三期付完。这两笔费用呢,就是朱某是承诺之后就是再由他来承担的,那么而且呢也是约定了这个还款的日期。然而到了2019年7月,也就是朱某志欠条中承诺的最后的还款日期,朱某志写下的两张欠条中一项也没有兑现。2019年8月,小陈收到医院的律师函,要求他于2019年10月8日前缴清所欠的医疗费十二万多元,否则他们将向法院提起诉讼。

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了解到,小陈的父亲也是一名残疾人,他于1994年在一起交通事故中受伤,导致左腿残疾,构成二级伤残。小陈有一个五岁的非婚生女儿,小陈的爷爷也年近八旬,就是小陈家庭的情况,就是说他家里面其实目前两个就他,他和自己的爸爸是两个残疾人,那么他爷爷是已经将七十多岁快80岁的一个老人家,那么小陈自己还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家庭条件是非常差的。被告人朱某志故意伤害案件的刑事判决早已经生效,且朱某志已经刑满释放,按照谅解书的约定和欠条的内容,他应该支付二十余万元的赔偿款,但朱某志表示自己没有能力支付欠款。检察官决定支持小陈起诉朱某志通过诉讼途径来维护小陈的权益。如果说是赔偿款到位的话,那其实也是对于受害人小陈来说也是一种补偿了。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20岁刚出头的小陈在一起刑事案件中受了重伤,导致他右腿残疾。小陈的父亲也是一个残疾人,小陈的女儿刚刚五岁,他的爷爷也年近八旬,一家人生活面临许多困难,检察机关决定支持小陈提起诉讼。诉讼的结果会怎样呢?我们今天继续来关注小陈的命运,决定对他进行这次起诉。之后呢,因为考虑到小陈他自己是没法第一时间到这边来,而且小陈的父亲他也是文化程度不高,语言表达能力也是和沟通能力也是都有有点那个吃力的。考虑到小陈和父亲都缺乏诉讼经验且行走不便,为了尽量减少他们的出行负担,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第四检察部的检察官帮小陈写好了支持起诉申请书、民事起诉状等文书材料,并为他列出诉讼所需要的证据清单,让小陈的父亲带回去给小陈签字,并准备相关证据材料。当时呢我们约定好了一个时间,然后当时是小陈的爷爷陪小陈来,因为小陈他作为当事人是作为这个民事诉讼的原告,所以他是必须要来就是向法院去递交这个起诉书,然后包括出庭,这些是他由他的本人必须要完成的。

2019年11月7日,小陈在爷爷的陪同下来到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那是小陈受伤回家后,除了去当地的医院外,第一次出远门,从我们我们单位的北楼,然后到法院的南楼其实很短,也就400m,然后我陪他走,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因为他的腿就是行动不便,他要走两步呢会停下来那种。检察官陪同小陈来到相城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要求法院判令朱某志支付医药费及赔偿金共计二十余万元。检察机关同时向法院出具了一份支持起诉书,当事人呢在向法院提起这个诉讼的时候,我们检察机关然后也同时出具这个支持起诉的决定书,以此来表明就是我们检察机关是觉得这个案件的当事人符合支持起诉条件的,而且他是弱势群体。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支持起诉书认为,保护弱势群体利益为检察机关依法支持起诉的原则之一本案中,小陈的情况符合检察机关支持起诉的条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决定支持小陈对朱某志提起民事诉讼,主要是《民事诉讼法》第15条的一个一个规定和体现。也就是说,检察机关为保障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然后对这种老弱病残,然后可以支持他们向法院去起诉,参与诉讼来获得自己的一个合法权益。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受理了小陈的起诉后,依法向被告朱某志的户籍地寄送了《传票》和《应诉通知书》等法律文书,但朱某志在开庭时间并没有出庭应诉,我们呢向其那个户籍所在地寄送了相应的传票,也由其本人进行了相应的签收,但是呢,他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所以我们法院的依法呢那个缺席进行审。

2020年1月17日,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朱某志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小陈赔偿款人民币205258.21元,民事主席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得侵犯。在本案当中呢因为那个被告对原告呢进行了相应的殴打,造成原告的受伤,刑事案件审理当中的若自愿达成谅解,承诺赔偿相应的款项,但是至今呢还有二十余万元未付,并且相应的那个欠款期限呢已过,那么本院呢那么依法判决被告周某向陈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的赔偿相应的款项二十余万元。

法院的判决支持了小陈的诉讼请求,但是判决之后,无论是小陈还是检察官和法官却都联系不上被告朱某志,朱某志突然消失了,他名下也没有可强制执行的财产,这出户检察官的意料,但他们也早有准备,所以在支持小陈起诉的同时,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就同时启动了司法救助程序,就是说在这个案件过程当中,我们就不能支持起诉,或者我们进行刑事申诉审查这么简单的履行完检查职能就结束了,所以呢我们就跟民警就是商量一下,以后呢就是决定就是主动履职,就是主动告诉他,他可以申请国家司法救助。检察官认为被告朱某志没有可执行的财产,小陈迟迟拿不到赔偿款,小陈属于阴暗致贫,家庭情况又比较困难,这种情况符合国家司法救助的范畴。相城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小陈进行司法救助。检察官将小陈的情况输入到国家司法救助智慧平台,很快就为小陈申请到了一笔司法救助金。我们就第一时间就是帮他做了一个国家司法救助的申请。那么第一笔呢是15000块钱,就是我们基层院的2020年5月6日,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一笔15000元的司法救助金汇入了小陈的银行卡中。检察官说,虽然这笔司法救助金对于小陈的需求来说相差甚远,但也可以解燃眉之急。2020年5月19日,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第一次驱车四百多公里赶到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小陈的家中,走访了解小陈家的具体情况,看是否还有其他的救助途径。

在小陈家里,检察官晨会最关心的就是小陈的伤情,由于两三年来几乎没有做任何治疗,小陈脚步变形很严重,而且随着脚步神经的恢复,走起路来疼痛更为加剧,他的那个腿一直痛,非常痛,然后那个去医院看了医生呢,一直建议他要去做手术,但是他一直说他没有钱,然后那个医生说,如果你再不去做手术的话,你这条腿就是完全就是可能完全就废掉了。检察官还了解到,小陈受伤后一直没有办理残疾人证,如果办理了残疾人证,每个月可以领取几百元的残疾人生活补助金,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小陈和家人的经济压力。检察官随后赶往小陈所在的居委会,请居委会工作人员为小陈协调办理《残疾人证》。

像存在家庭这样子的情况,那么我们村里面就是说有没有什么政策,就说对他们进行一定的帮助的,按照国家规定的话,餐厅二级以上可以就是销售这个国家的送餐部件,大概要大概的话一个月的话五百多块钱,那么按照他们那个村里面我们了解下来,二级残疾的话就是每个月有大概有几百块钱的,就是残疾金申领的,我们也是让他就是跟村里面协调过,就是让他尽快去,就是办理残疾证办下来以后也可以尽快去申请这个残疾情。

朱某志在因伤害他人被公诉他能否赔偿小陈,那个朱老大就是我们怀疑的对象,但就是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追究其刑事责任。你当时不是签了个协议吗?后来为什么没有赔偿呢?两级检察院联合救助小陈,再次拿到一笔救助金,这样子医药费的话应该是有着落了。检察官,两年内三方被害人协调解决家中困难医生医生,医生说什么时候手术呢?就是说他的那个小孩子的出生证明可能被他妈妈带走了,联系他母亲两个人尽量达成的,不要,检察官的三次走访,《今日说法》继续播出,为小陈办理了司法救助金,又协调社区居委会帮助小陈办理《残疾人证》。然而,检察官们仍有一件事情放不下心来,那就是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被告朱某志,让他履行赔偿义务来解决小陈的手术费用。就在从徐州市睢宁县小陈的家中赶回来后,检察官终于得知了朱某志的下落。

这个消息首先来自于公安机关,是2020年1月16号晚上23时许,我们接到110指挥中心的指令,说是那个我们辖区中向时尚中央广场胡桃里酒吧有人打架。接到110指挥中心的指令后,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元和派出所的值班民警立即赶往现场,参与打架的十几个顾客和几名酒吧工作人员,当时店方呢有两个是相对比较严重的,一个是他们的经理陈某,还有一个是另外一个工作人员方某。陈某的鼻梁骨一处的受损伤呢构成人体轻伤二级,另外一个方某的那个损伤程度呢是达到轻微伤,除了有两名酒吧工作人员受伤,还有一名顾客高某头部受轻微伤。高某因醉酒还躺在酒吧里,其他打人的顾客已经在民警赶来前离开了酒吧。民警了解到,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在酒吧的促销活动,中高某没有抢到折扣券而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酒吧经历陈某的伤情已经构成轻伤二级,而将陈某打着轻伤的是顾客高某的一个同伴,工作人员就知道是高某随心的一起人员,具体也不认识是谁,就大家因为这个现场比较混乱,也当时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谁打的,就知道一个比较胖的穿黑裤子的男的对他面部进行了打击。通过查看酒吧的监控录像,警察发现2020年1月16日约23点15分,几个顾客和几名工作人员理论很快就发生了打斗事件,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挥拳猛击另外一个男子的面部,因为正好在视频下方,这个动作是比较明显的,就是挥拳,然后朝那个陈某面部就是头部也打了好几拳,打倒以后还用脚去上去踹了两脚。这几个男子殴打完工作人员后离开了酒吧,唯独顾客高某因为醉酒还留在酒吧,那么将酒吧经理打成轻伤的中年男子是谁呢?高某呢,是在有意的袒护他讲是朱老大,别的也讲不清楚什么,说的是绰号,中年男子,绰号朱老大,但真实姓名不能确定。不过民警很快获得了一个有价值的线索,在酒吧内的另一个监控中,清晰的拍到了高某和朱老大一行人的画面,元和派出所的民警从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其中呢有高某,还有那个朱某和哈姆。然后呢那个航母呢是因为特征比较明显,而且是近期刚被我们打击处理过的,因为雄性姿势故意伤害被我们处理过的韩某刚被元和派出所打击处理过,所以元和派出所的民警对他非常熟悉。民警很快找到了韩某,通过他确定了那个打人的中年男子的身份。韩某讲,当时呢,他其实也从视频里面看到他确实没有参与打架,因为刚刚放释放出来,但是呢一起的人,他讲那个朱老大就是我们怀疑的对象朱某志,打人的中年男子叫朱某志,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人,时年44岁,曾先后因犯强奸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被判刑,而他上一次被判刑,就是因为重伤小陈的事件被判刑一年零六个月。在确定了朱某志身份两个月后,警方获得了朱某志的行踪,并将他抓获。

小陈起诉朱某志赔偿的民事案件判决的时间是2020年1月17日,而朱某志在酒吧殴打他人致人轻伤的时间是2020年1月16日,是在案件判决的前一天晚上。原来朱某志将人打伤后,知道公安机关会找他,便躲了起来,这也是所有人都突然联系不上朱某志的原因。周某志再次被抓获后,能否履行对小陈的赔偿义务呢,本院认为,被告人的所有打他人致一人轻伤后果,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93条第一款犯罪是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追追究其刑事责任。

2020年11月初,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朱某志涉嫌寻衅滋事罪案,被关押在看守所里的朱某志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参加了庭审。庭审结束后,记者视频采访了朱某志,你当时不是签了一个协议吗?签了一个赔偿协议吗,后来为什么没有赔偿呢?后来没钱是吗?那对于这个欠款这个你有什么打算吗?这个他怎么给我有钱怎么会给他?有钱总会给他,是吧,给他,他会给的。

朱某志表示,如果有能力,他会赔偿小陈,但现在自己手里没钱,而且还被关押在看守所里,近几年是无法履行赔偿义务,对于小陈面临的困难,他也是无能为力。而检察官了解到,朱某志的确依旧没有可以强制执行的财产,但小陈却急需一笔资金来做手术,因为他年纪那么轻,你让他一条腿就这样子废掉的话,我觉得也有点于心不忍。所以呢,就是我把这个这个案件的这个小陈家庭情况也跟我们苏州市人民检察院进行了沟通,我们市检察院呢对这个小陈人家情况也非常重视,马上提出来,就是可以跟我们做一个联合救助。得知小陈的情况后,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和相城区人民检察院联合对小陈进行司法救助,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协助小陈完成了救助申请。此后,苏州市人民检察院为小陈办理了10万元的国家司法救助金。2020年11月3日,这笔救助金打到了小陈的银行卡中,当时我也跟他讲,我说你这样子,医药费的话应该是有着落了,就可以去做手术了。2020年11月16日,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驱车四百多公里赶到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这是他们第二次来到小陈的家中。小陈收到苏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这笔司法救助,今后已经开始在找医院联系手术的事宜。你的腿怎么样?要去手术了。

有没有跟医生约了呀?约了约了什么医生有没有说你?你先做什医生医生说什么时候手术的医生做的这在那边做手术,怎么会,怎么会跑到郑州去做手术的呀,他他那边儿就是针对这个的,就是有针对你就专门针对那个就是肌腱移植。2021年6月18日,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第三次来到小陈家》中走访了解小陈手术的情况以及还面临什么样的困难,这次一同前来的还有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和徐州市睢宁县人民检察院的两位检察官,小陈说他去医院做过一次腿部融合手术,但是效果不是太明显,还需要再进一步手术,按照他们来说就是把脚上装一个架子,然后回来自己他那个可以调节的,然后自己拉伸拉跟这个脚一样平,然后再去做融合,腿上就是装了钢板进行腿部融合,但是几个月下来以后发现这个就是效果并不明显,那么在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他就是又把这个钢板拿出来了,那么最近期呢就是就是他又去看了医院的那个专家,那么专家呢建议他就是在腿上要装个支架,他的那个腿部进行一个固定。这次在小陈家中走访时,检察官还了解到小陈的女儿已经接近入学的年龄,但因为是非婚生女儿,小陈的女朋友在她出世后已经离开了她女儿当年的出生证明也找不到了,现在小陈的女儿还没有落户,入学面临困难。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睢宁县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联系了小陈户籍所在的派出所,并陪同小陈的爷爷一起来到派出所咨询帮助小陈女儿落户的问题。

他现在就是还有分成这一块儿,还有那个资料被分成之后他就有出生照,然后父母如果被分成达成一个协议,就是抚养协议,就是这个男人和女,如果小孩儿随谁抚养是随什么的,这个可以到法院可以拿这个抚养协议或者可以做做这两种情况都可以的。对对对对状况不需要再做这个dna鉴定了吗?他这个dna鉴定我们没有不错,只要对我们面,他其实现在面临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就说他的那个小孩子的出生证明可能被他妈妈带走了,然后然后他妈妈现在也离开,就是离开他们家庭了,现在就是基本上是没有联系你这个,你看看看到这个妇幼网站上,主要他给他送来哪个医院,先出证明到妇幼人民医院对到哪去?睢宁县公安局陵城派出所民警告诉检察官和小陈的爷爷,按照规定,小陈可以去医院为女儿补办一个出生证明,然后由小陈联系前女友一起去法院或者公证处拿到一个相应的法律文书。这些材料齐全后,派出所可以依法依规快速为小陈的女儿办理落户手续,找到这个来接个小孩儿,将来这个是户口,就先先去调一下,看看有没有有的话看看怎么按有办法拿出来,那这个我们到时候给你出给你去,如果不去不行,如果咱们拿这个给你交的话,到时候我们再联系卫卫生系统到时候给你看看,让他们给你找找看,这样,陈主任,我提个建议,一个呢就是有年你自己呢先去把那个出生证明给他办的,陈主任你再劝一下发情了,他联系他母亲,两个人尽量达成这个抚养,如果你小孩继续要上的话,如果你手机去了的话,我可以给你开一个绿色通道,我可以给你汇报,向刘老师汇报,可以给你八十多人缩短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周友军教授,欢迎您周教授。周教授,很多人以为呢检察机关的主要职能就是批准逮捕和提起公诉,没想到在一些非诉案件以及民事案件当中,检察机关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那么法律赋予检察机关到底有哪些职能呢?我们国家宪法明确检察机关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在这一定位之下,检察机关具有很多重要的职能,我们通常比较熟悉的惩治和预防犯罪的职能是检察机关的重要职能,因此呢他就可以进行侦查批准逮捕以及提起公诉这样一些行为,但除此以外,在民事案件中检察机关也承担了一些重要的职能。第一呢就是支持民事案件的起诉,这个在我们这期节目中已经得到很好的体现,第二呢就是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第三呢就是监督民事审判。那么除了检察机关,像小陈这样的需要帮助的人,还可以在哪些环节向哪些部门和机关寻求帮助呢?弱势群体的保护,这是我们法律我们社会特别关注的一个问题,所以弱势群体,他求助的途径很多,比如说村委会、居委会、妇联、工会、司法所等等,就存在这个法律纠纷的当事人来说,我觉得除了检察机关,可能他主要还有两个途径可以获得帮助。

第一个呢就是人民调解。第二个重要的途径呢就是法律援助,法律援助呢也是针对这些生活困难的群体设置的一个无偿的提供法律服务的一项制度,这个法律援助,应该说可以让当事人呐免费的获得法律上的帮助,比如说法律咨询,案件代理,刑事辩护等等,从支持起诉到司法救助,再到协调小陈的女儿落户,检察官们近两年来一直在救助小陈和小陈的家人,这不仅帮助小陈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治疗的问题,也让他重拾了生活的希望,尽管还面临一些困难,我们相信在司法机关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之下,小陈和他的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我们也希望小陈能尽早完成治疗,用自己的双脚走好未来的人生道路。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周友军教授参与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