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01谜一样的母亲(27:58)今日说法李新梅的母亲王正直比侬回家

2021-10-07 16:51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01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李新梅的母亲是被拐卖来的,因为言语不通,她想为母亲寻亲成为难事。2020年8月,李新梅的爱人在网上看到了一个视频,里面男子说的话跟李新梅的母亲的话有些相似。李新梅给这个发布视频的男子黄德峰留言求助,黄德峰了解情况后又找到黔西南广播电视台布依语翻译播音员王正直。王正直得知李新梅母亲的遭遇后,建立了“比侬回家”的微信群,帮助她寻找亲人。最终,在大家的帮助下,李新梅的母亲找到了贵州的亲人。 

《今日说法》20210801谜一样的母亲

不一样的相貌,听不懂的语言,一个充满谜团的母亲,我也不知道我们怎么交流,2000km外,志愿者们爱心接力这个群的名字就是亲人回家,不变的乡音,久违的名字,他的归来牵动了多少人的心,他说,新闻,你终于知道我的名字了,谜一样的母亲《今日说法》即将播出。岁末年初。

村里的女人们在家门口拢起了火盆,边干活边聊天。这个穿着红外套的是李家的女主人,她很少说话,因为听不懂别人的话,当然别人也听不懂她的,大家需要喊她时就叫一声喂。虽然她已经在这个村里待了三十多年了,但与人沟通还得靠打手势,他们要是看我妈妈一眼,我妈妈觉得诶是不是在和她说话,我妈妈会赶快插上话,但是她也不知道人家问她什么。这是女人的女儿李新梅,31岁,她是母亲一手带大的,即便如此,她与母亲沟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也不知道和我妈妈怎么交流,基本上和她聊天就是全部都是有用的像面条了,大米的或者老面条汤面条了。

在李新梅的记忆里,父母之间的话也很少,甚至架都吵不起来。每当闹别扭,母亲就一个人走到一旁,嘴里念念有词,但说的是什么没人知道,听不懂听不懂,但是你看表情上可能看懂呀,你说他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还是瞪你呀,哼,你或者跟你闹脾气,大家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连女儿都经常听不懂母亲说的话,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李新梅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她越长大越觉得母亲身上有很多谜团,母亲到底来自哪里,她身上发生过什么,讲的是什么话。李新梅想要解开这些谜,李新梅从小就知道她和别人不一样,别的小朋友有姥姥过年还要去姥姥家拜年,她却没有抱着委屈,她也问过父亲,我爸拉着我手还说,你妈这辈子就这样了,找不到你姥姥家,你不要再问了。上学后,李新梅又发现全班五六十个人数,她穿的衣服和背的书包最特别,人家母亲做的书包就是很正常很工整的那种,但是我妈做书包那就是不工整,非得在书包两边儿给我就是缀着一些花儿啦,其实缝的花样并不难看,只是当这样的书包和来学校接她的母亲联系在一起时,好些同学会取笑李欣梅,看到我母亲的个子比较矮,还有长相比较特别,感觉哈不一样,一说话更不一样,所以他们就会歧视一些我用的东西。李新伟长大懂事后才知道所有的特殊都和母亲的来历有关,他的母亲并不是本村人,而是1985年左右被拐卖来的。李新梅听大姑说,母亲来到这里时浑身是伤,被几个人贩子拉着扯着,看起来很可怜,这个女的也不知道来自何方哈,又长得又丑又小,被三个大男人倒出来去,村里人看着女人说着奇怪的话,都不要眼看着女人又要被带走。李新梅的《大姑心声》,联名给了人贩子1000元,那时1000元也不是个小数目。就这样,女人被李家收留了下来,到了李家后,女人也很勤快,早上5点就起床给全家人做饭。

后来女人和李新梅的父亲结婚,再后来有了李新梅。得知母亲的来历后,李新梅心里很难受,她记得从小就经常看到母亲一个人坐在村口,看起来很寂寞,我妈就坐在外面石头上,我说回家吃饭了,我妈就会来一句我不回家,那不是我的家。李新梅的父亲也想过登寻人启事,找过当地电视台,结果几句话就被劝了回去,因为他们连母亲的名字,家乡这些基本的信息都不知道,根本就没法登。等到了互联网时代,办法多了,李欣梅便尝试着加入了一些寻亲qq群,父亲当时猜测说母亲可能是川渝一带的人,四川地方比较大,山区比较多,所以说觉得是我妈妈觉得是山沟里的,因为我妈来的时候,我爸说他都会把水桶刷干净之后装很多很多水,就这一点儿,他都觉得就和我们生活习惯不一样,因为一直也没有什么线索,几年后,寻亲的想法也就渐渐的淡了。2017年,李新梅父亲查出患有癌症,没几个月就去世了。这件事给李新梅的触动很大,她感觉皱纹一夜之间爬上了母亲的脸,她开始担心母亲的身体,就像有一次我爸去检查,就是做那个胃镜之类的,你得配合医生呀,但是如果换成我妈的话,就配合不了了,因为你和她沟通不了,假如要是有病的话,你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父亲走后,母亲越发沉默寡言了,为母亲寻亲的想法也就重新冒了出来。

李欣没想他得搞清楚母亲的身世,至少得弄明白母亲是哪儿的人,因为言语不通,他和母亲沟通一直是个问题。李新梅转念一想,或许这可以成为一条线索呢。于是她开始格外注意起母亲说话时候的发音。2020年8月,李欣梅听爱人说在网上看到个视频,里面男子说的话和母亲的话有些相似,李新梅翻开了网上证明,男子的很多视频,越听发音越觉得相像,朋友吃饭就好,吃饭更好,一模一样,喝酒之类的,但是有一些一样,但是有一些也不一样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给这个网名风萧萧的人留言求助。风萧萧,本名黄德峰,家住贵州省黔西南州安龙县,是当地税务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布依族人,他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发些短视频,很多地方的朋友就是觉得没有听说过这个民族,所以我就想,我应该借助这个平台来宣传我们b族的文化,不管是服饰,语言。

看到李新梅的留言,黄德峰也想帮忙,就让李新梅发几段他母亲说的话,两个人的发来的第一段黄德峰也听不懂,李新伟燃起的希望熄灭了,但他不甘心,又发了几段,这次黄德峰判断应该就是他们不一语,我们布依族的最基本的词汇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所以我就听到了关键的一些词汇,然后我能听得明白其中的一些意思。第二天,黄德峰找到了一位当地大姐,黔西南广播电视台不一语翻译播音员王正直,不是说这李新梅发来的几段语音还带着哭腔,他说,那几天母亲闹脾气,经常边说话边哭,说的话也是含糊不清的。王正智介绍,不一语按照语音语调的不同分为第一第二第三土语,不同土语之间的发音不一样,李欣梅母亲的话她也不完全懂,她又请教了语言专家和当地人,最终判断老人说的应该是不一语中的。第三土语,第三土语是在黔中安顺还有钱西南的北部,还有贵州的西北部的一些地方使用,这是使用人数是最少的。

王正直之前有帮人寻亲的经验,这次也建立了一个微信群,邀请了一些第三土语区的朋友进群,群名叫做比侬,回家就是亲戚朋友亲人的意思,这个群的名字就是亲人,回家人多,力量大群里原本几个人很快就增加到几十人,大家讨论,从长相上看,李欣梅母亲额头宽大,眉骨较高,这些都是典型的布依族长相,看着就像是自家长辈一样亲切,而老人说的话断断续续,内容让人心酸,想爸爸妈妈不知道爸爸妈妈还在不在,哭,然后就一边哭一边喊着找不到了,你们在什么地方就一直这样哭puma看老人如此思念家乡亲人,群友们也很心疼,一直热烈的讨论,很快李欣梅母亲的口音范围就被锁定在一个区域,我们的一个同胞叫龙文送的,他马上就听出了,他说应该是普安青龙镇宁关岭一带的族,真的是我都不敢想象到两晚上两三点他们还讨论,我都抱着儿子早早睡觉了,都已经24道拐成了解谜的关键,或者说百分之99%可以确定的量。

又有人呼喊他的名字,又见到了久别的父母谜一样的母亲。《今日说法》继续播出,有群有提议,找一些当地标志性的风景图片和传统的民族服饰,让李欣梅母亲看,唤起他的家乡记忆。这一招果然有用,在看到一些图片后,李欣梅母亲很激动,嘴里念念有词,哇,一个大人,那个图片就说报老八,这报老八,也就是当地人对这个喇叭苗的称呼。而且李欣梅母亲用当地的方言喊出了青龙的地名,此时已经基本能确定老人就是居住在晴隆县一带的布依族。黄德峰又发了三张图,叮嘱李新梅拿给母亲看,我今天就打了,我兄弟就跟着跟着就直接反应特别特别大,它就是我们那个图片你在哪儿弄的就开始可惊讶,记得那那天晚上我和我妈又闹矛盾了,她看到这个图片对我特别特别好,明显脸上就挂着笑容。

这是黔西南州晴隆县的24道拐,是一条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现在已经是当地的著名景点了。李欣梅母亲一看到图就说了很多。话,说在24道拐的中间位置,有一座庙,24道拐的山脚下有一座小房子,有牲口棚就关养牲口的地方。志愿者们大手鼓舞,看来老人对24道拐很熟悉,但是兴奋过后又觉得不对劲,因为老人的描述并不准确,在那附近并没有什么寺庙。此时,另一名六盘水市的志愿者发了几张当地的图,李欣梅母亲也很激动,指着图说有瀑布,这张瀑布的图片是六盘水里边的,所以我就觉得,呀,怎么会这样呢?李新梅的母亲到底是哪儿的?是不是因为离家太久,她的记忆模糊了,这让志愿者们觉得头疼,因为贵州的不少山区地貌很相似,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呢?曾关昌,晴隆县统计局的工作人员,也是群里的志愿者,深夜加班回家后,他才开始翻看大家在群里发的信息,看完之后,他在群里说,我来回答某些问题,不能说百分之99%可以确定他就在附近的人了。

曾冠昌老家就在24道拐附近,他还记得上学时历史老师说半山腰处曾有一个庙,后来年久失修倒掉,现在很多年轻人不知道,而且李欣梅母亲的有些喃喃自语。曾冠昌在仔细琢磨之后发现并不简单,什么坡很陡,什么树林提到最好用用布鱼的话,就什么搬砖,什么波轮这些,刚开始就以为他只是看着那个图片这样形,随便形容一下后面他们他们仔细想了一下,确实有这么一个存在名只有一个可能,老人曾经居住在这一带,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这些?几十年前有的村寨名呢范围已经缩小到了晴隆县沙子镇一带,看来大家离谜底越来越近了。在河南的李新梅也感觉母亲的情绪明显好转,本来母亲不懂电子产品,但此时却对手机格外重视,尤其我儿子去旁边导弹之类的想玩拍或者手机,我妈就把他儿子推一边儿来,他说你别动,你别动别动别动,意思不能动,那手机对,那个图片消失了,对对对,就怕这个真的比农回家的微信群才建了不到两天,老人所在的村镇范围就基本确定了,这让李新梅十分惊喜,不过他也不敢一下子抱太大的希望,毕竟母亲都离家三十几年了,早已物是人非,想找到家恐怕不会太容易。群里的讨论还在继续,这时志愿者罗琦丽发挥了作用。

罗琦丽是做服装生意的,经常在不同的村寨里走,人脉广泛。他当时人在南京出差,马上联系了一个在村里的朋友,我说你在忙你人家,你看一下,后来他说我不知道嘞,很多年了,我可以帮你,可以帮你问那个寨子,有好几个老人在这里赶集,他来来过这里,那天刚好是周末,有一周一次的赶集,罗绮丽的朋友把李欣梅母亲的视频给一些赶集的老人看,问他们附近有没有多年前走失或被拐的人。那个野猪塘里有个老人,他七十多岁啦,他说,以前野猪堂是有一个,以前又失踪啦,没也没找着,那个人是叫德林,李新梅的母亲会是德灵吗?李新梅尝试着用德灵去呼唤母亲林布鲁的布鲁胶,对啦你啦,你德林是布鲁胶的,不是我,然后我们当时就觉得,呀怎么办,他不是德林,我们觉得心里面挺失望的。失望之后大家又反应过来,虽然老人不叫德灵,但很明显他认识德灵,说明他家正是附近的。

那天下午,罗奇丽又托人打听到沙子镇有一户人家的女子曾被拐走三十多年了,杳无音讯的梁叫梁姐量德良你不是。时隔三十多年,老人再次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德良,他说德良,德良,两届,两届,然后来说我就是德良,他说,新梅,你终于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就是德良。

罗琦丽继续打听德良家的具体情况,那一面,李新梅也在问母亲,两边的说法全部都对上,没有这家,没有这家卖的多的装的怪,他兄弟一个叫李勇,一个叫何川,他爸爸叫的就是钩。令人欣喜的是,德良的父母都还健在,已年近九旬,志愿者们将德良母亲的照片发给了李新梅,说,这是妈妈,我说你妈妈,妈妈,很快,德良的亲弟弟也进群了,他说现在我又激动又伤心,我们有几十年没见到我大姐了,让我大姐受了委屈。随后,德良和贵州的亲人们开始视频,他就开始说,妈妈呀,你还好吧,你不要哭,我找到你我就回家了,回家我都不再乱跑了,我姥爷就从那个房间里出来之后我妈妈直接都扔出来了,这不是爸爸吗?对,这就是爸爸,你看那胡子白了,个子特别矮,拄着拐杖弯腰在那边,我姥爷也在那边抹着泪,我妈也在这边儿抹着泪,这是喜悦的泪水。

李新梅说不可思议,两天半的时间,母亲就找到了家,找回了亲人。视频里母亲说了什么,李新梅听不懂,他只注意到母亲和家人的沟通毫不费劲,他在群里感慨说,我妈听不懂我们这里的话,没人交流她自己或许都快疯了。临进家门,她为何又迟疑一下车子坐在那边,35年后,她终于说出真相,别人他就不哭了。谜一样的母亲《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寻亲成功了,德良的话明显多了,她开始频繁的和村里人聊天比划着说自己找到家了,家里有几口人而每次德良和贵州的亲人们视频聊天,大家都说期待能尽快见面。

农忙过后,李新梅第一时间买好了去贵州的机票,而德良在出发前三天就收拾好了行李。我妈妈一直开着外面看看车来了没。2020年10月16日,李新梅带着母亲从河南出发,德良没出过远门,也是第一次坐飞机,李欣梅一直担心母亲会晕车,结果德良一路上都很精神,我都在车上睡了两两顿了,我妈我看起来我妈她没睡,还在睁着眼睛看着前方,她觉得,诶一下车可能到姥姥家了。

在贵州兴义机场,王正志和黄德峰也早早的在等候了,还打出了欢迎德良回家的横幅,过来就接了李新梅和母亲一下飞机马上就被大家认出来了,那算了,行,就觉得我和新梅就好像是认识了好久的朋友一样,一见面我们就拥抱这么高兴不高兴,不高兴从机场出来还需要坐两三个小时的车才能到青龙县沙子镇。眼看着离家越来越近,德良的情绪反而焦躁起来,他就没有李新梅,你把我弄到那么远的地方,你干嘛了?让我坐那么久的车他就发火。

李新梅能理解母亲的想法,德良当时晕车了,身体很不舒服。还有李新梅听王正直介绍家乡的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变化很大,母亲肯定是觉得一路的风景很陌生,和记忆里的不一样,可能就期待着了,我是每次下车都不是觉得你们在骗她是不是母亲当初是怎么走出大山的,怎样被迫的离开了父母亲人,他们见了面又会是怎样的场景?一路上,李新梅的心情十分忐忑,之前她听舅舅说,姥姥这段时间住在她那里,姥爷还在村里原来的房子,他们决定在舅舅家见面,这样比较方便。等一行人到了沙子镇时,天都快黑了,车终于徐徐开到了终点,而德良下车后并不说话,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直接下车直接坐在路边儿就想吐了哈。李新梅一边和罗琦丽聊天,一边等待母亲缓解。

十来个亲朋好友从下午开始就一直在李新梅舅舅家等着,此时听说到了,都走出来和德良说话,但德良还不愿意起身。这时一个身材矮小,穿着布衣族服饰的老人慢慢走来了,李新梅的姥姥就端了一碗饭走出来了,就是说离家久了,要吃一口家里边的饭,以后再也不会走远了。后来他们说起身吧,起身去屋里坐吧哈,我姥姥。她起身的时候,她拉着我妈把我妈妈拉起来之后,我妈妈就是挥了一下手,就带着我姥姥手脚。这是德良的老母亲,也是她记忆里最熟悉的身影,这条回家的路竟然走了35年。

等坐到了沙发上,德良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诉说个不停。过了一会儿,德良的父亲也坐车从村里赶来了。他说,想我嘛,我,我很想你,你想我,你会哭吗?她就这样跟他妈妈说哈,其实她自己也很想哭了。李欣梅惊奇的发现在这里,母亲再也不需要靠手势和人沟通,一直眉飞色舞的说话语速还很快,李新梅反倒需要靠罗绮丽等人给自己做翻译了,他姥姥就开始和邻居聊天,他就问这是谁呀,这是谁这个事儿这是不是他朋友,这是哪个亲戚们就开始问,一个小时,我,他们都没找我。窗外放了烟花,这天夜里,德良和家人一直聊到半夜两三点,第二天李欣梅跟几个朋友出去转了转,等回到家已是晚上7:00了,他发现母亲居然还没回家,我问我舅舅了,我说我妈呢,我说你你妈你妈清早8:00就出去,到现在我说,我说我妈对这儿人生地不熟,你让她出去说没事儿的侄女儿,结果后来我到家了,我妈说我在外面吃了五次了。德良告诉李新梅,她在这一天里见了很多几十年没见到的亲人朋友,家家户户都要拉着她去吃饭,她看到大家都老了,记忆又回到了几十年前。

德良出生于1960年,20岁左右嫁到了邻村,80年代初,德良出外打工被人拐走,家人听闻消息后也十分着急,几次出外找寻但没有任何音信,找了个两三年估计就找不到了,可能人死都死了,后面他们就就因为他不在人世了就没找了。被拐后,德良被不同的人贩子转卖去过很多地方德良没有接受过教育,既不会写字,也不会说普通话,一直无法跟人求助,他的内心始终想回家,也逃跑过很多次,真的只是这样这样这样这么多次抓回来他打他的耳朵流血,眼睛半个脸都肿,嘴牙齿直接就是断掉了,而不是掉了,直接打断了德良的耳朵,也是那时候受伤的,之后听力严重受损,被拐期间,德良还生下过一个女儿,但不幸的是女儿后来也被抢走,那要是从怀里抱,她说,我妈妈说要抢那个孩子,没有抢到,反正当时我妈妈就是这给我小姨这样说吧,变就变模糊了。

德良说,那个孩子他取名叫德苗,孩子不见后,他一度不想活了,再后来被人带到河南,被李家人收留,才安定下来。李家人待她很好,德良这才重燃了生活的希望。听母亲讲到这里,李新梅突然想起大姑曾说过,德良嫁到李家后,有四五年时间没生孩子,但经常做一些小鞋子。现在看来,德良应该是在思念那个被拐的女儿。其实一开始李新梅发给志愿者几段母亲的语音,中德良也是在说德苗的事,其实我们站在她的角度想,一个人相当于是在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然后他说话人家听不懂,人家说话他又听不懂。

同时他一直又想着回家几十年,其实她心里面是很苦苦的。这次回家原本计划待一周时间,但德良显然觉得不够,李新梅陷入了两难,到底什么时候走?母亲还愿意回去吗?我妈妈一直在说,重复了一句话就说要走你们走,不要我不走,要不然你把那边儿房子卖了,把孩子带过来。李新梅工作生活都在河南,要说搬来形容也不太现实,再说她的孩子还小,一直都是母亲德良帮忙照顾,这次孩子没跟着过来,在一次视频聊天中,孩子的话触动了德良的心,我儿子这么好,额头这儿磕了,一直叫姥姥了,咦,磕头了,我妈说着说着就想哭了,德良也不说要走,只默默地收拾好了行李。

这样在晴隆待了12天,李新梅带着母亲回到河南,他一直安慰老人说春节时再来,好在有了视频聊天想家的时候,德良就会和母亲视频,对于年迈耳背的老人,需要凑近屏幕才能看清听清。在聊天,中德良经常跟父母说过去的事,说着说着还会哭一个老视频,那泪花一种,瞬间都哭出来,就是一些抱怨。

记者在河南采访的时候,德良有些怕生,话也不多,但在看到了父母的照片之后,就开始念叨,问记者是怎么来的,什么时候走,可能也想跟着你去,但是我没办法跟他解释,他坐飞机飞向不同的地方什么的,这里他就是想回家,飞机没有啦,飞机呀没有啦,我机没有了,冷啦冷啦冷,有没有飞机了,他都想找一个拖拉机过去,你怎么捡?

太费劲儿了都。2021年2月,距离春节还有十几天时,德良的母亲突然去世了。等德良春节过后再回到晴隆时,跟母亲已是阴阳两隔,她坐在门口大哭。李新梅说,她怎么也想不到,刚替母亲找到了家,高兴劲儿都没过,姥姥就去世,亲人失而复得,却又得而复失。

黄德峰等志愿者也去安慰德良,在同族人身边,德良的情绪才有所疏解。这次回家后,李新梅有了一个想法,他说等条件允许,他会带母亲去采个血,或许母亲还能找回那个失散的女儿得苗,她不想再让母亲有任何遗憾了。今天的这个寻亲故事让人唏嘘不已,因为语言不通,比起其他被拐的妇女,德良无疑经受了更多的苦痛与不幸,幸好最终在志愿者们的帮助之下,在他父母亲的有生之年得以团圆。

而在帮助德良寻亲成功后,比侬回家的群也没有解散,这群热心的志愿者还在帮助其他失散在外的人寻找回家的路。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