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03子虚乌有的交易下集(27:58)今日说法广元利州分局打掉刷单团伙

2021-10-07 18:25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03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一个专业的刷单团伙被警方打掉,而他们刷单使用的是某非法刷单软件。四川省广元市公安局利州区分局成立专案组,深挖此案背后的各个违法犯罪环节,最终将通过非法刷单软件获利的嫌疑人抓获。

《今日说法》20210803子虚乌有的交易(下)

一起普通的诈骗案,却牵出一个专业的刷单团伙,那我心想呢,发已经发点钱嘛,对吧,也不多一点,开始自动下单,它就自己刷,一次性可以刷1000,2000甚至1万2万单顺线追踪是谁开发了这款软件,一开始不是珍贵的小我自己用,就是给别人写了一些软件嘛,就是写完一些源码,然后放到网上,短短两个月时间之内有几百万等资金汇入,从批量下单到物流信息交易子虚乌有,然后就是这个快递也跟正常的快递一样,有物流信息了,实际上没有任何的实体发出来,全部就只是一组数字对外出租,近3000客户在使用这款软件,因为两个维护费用的话,在4月份到7月份平均每个月的话都是两三百万的进账。电商商户小具规模为何被警方查封?这两个公司打折,一个对外外壳是进行电商。他就通过这种方式,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获取的子虚乌有的交易。《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江苏省常熟市的小胡家里有一个服装加工厂。

他自己则在一些电商平台销售自家生产的服装。2020年5月11日,在一个电商商户微信聊天群里,一个微信昵称对你唱首亚拉索的人主动添加了小胡,对方自称叫刘国建,四川人,目前在广东。刘国建说他也在做电商,同时他有渠道和办法帮助小胡的店铺在电商平台里上资源位,这样可以帮小胡的店铺提升销量,但是需要花点儿钱,那我心想嘛,那时候心想花点钱就花点钱吧,对吧?也不多,一开始是心里想的。对,这个对这个带来的利润带来的利润嘛,肯定是从证明也是蛮可观的,他给他推的是上资源位,在他们的这个行语里面就上坑位,相当于是这些刷单的这些刷手,他用很多的这个账号来同一时间不停的刷你的商品,我就可以把你的商户带上资源位聊了一个星期后,2020年5月18日,小胡给刘国建转去了3500元钱,按照刘国建的说法,第二天就可以把小胡的店铺推出来,然而第二天却没有任何动静。在转账后的第四天,小胡被那个叫刘国建的人拉黑了,他意识到可能被骗了,便向当地派出所报案,通过相关的侦查和这个调取证据,发现这个微信号是广元地我们广元本地一个叫邱猛新的人用他的身份信息注册的。2020年6月30,四川省广元市公安局利州区分局民警在辖区的一个小区内抓获了诈骗小胡的嫌疑人,他真名叫付某建,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人。

在付母舰等人住处的电脑上,民警发现了十多万条的公民个人信息和一款名为拼量多的刷单软件。原来,付母舰等人从事的主要活动就是帮助一些电商商户批量刷单,可以在上面向一个大型的电商平台进行这个下单,进行购买,然后直接自动评论,五星好评等等之类的。邱某星等人交代,他们向电商平台的商户每单收取0.6元至2.6元不等的费用,然后利用这个软件帮他们批量刷单。警方认为这种刷单行为不仅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经营罪,还违反了公平竞争原则,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可能今天这个商户一件东西都没卖,但是他只要拿几千块钱找一个这个刷单的一个团伙,对他进行一个刷单,他一天可以充几万的销量,普通群众一看销量这么好,那么就导致我们产生错误的判断来购买他的商品。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江苏省常熟市小湖被诈骗案告破了,警方还同时破获了一个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和非法经营犯罪的刷单团伙。那这个团伙的刷单软件是从哪里得来的?还有什么人在使用这个软件从事违法的活动呢?警方分析,这背后肯定还有若干个犯罪团伙。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体现在这个各个环节,各个链条上,他对这个社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们就决心深挖深查,不仅仅是打开发软件的或者买卖软件的,在背后的各各个环节要进行全生态的链条大气。在四川省广元市公安局的支持和指导下,广元市公安局利州区分局成立了专案组,深挖此案背后的各个违法犯罪环节。据嫌疑人之一的邱某新交代,这个软件是他向软件开发者租来的软件,每月租金200元,因为批量刷单还要使用大量的社交账号和公民个人信息,其中每个社交账号的租金是0.6元,但是他一个账号可以使用半个月一周到半个月之内他都可以用他一个账号可以给不同的商户进行刷单,他就挣这个差价。通过查询邱某新的资金流向,警方发现邱某新租用批量多软件和社交账号以及公民个人信息的钱款转给了一个叫张某杰的人。而张某杰是广东省揭阳市空港经济区人,所以我们基本判断这个流出公民信息提供刷单软件,为这个刷单分子帮助的这么一个团伙应该就位于广东省揭阳市。2020年7月上旬,专案组成员奔赴广东省揭阳市,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民警找到了张某杰的落脚点,就在揭阳市空港经济区某村一栋村建楼房中。

然而,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张某杰并不像是警方要找的嫌疑人,他其实就是一个家庭妇女,长期生活在家里,在带孩子,这样像一个家庭妇女,她本人是不需要去做这些东西的。而且他本人通过调查他的文化程度,他的文化程度其实并不高,他不可能掌握这些技术水平。如果张某杰没有作案嫌疑,办案人员分析使用他的身份和银行账户作案的人,一定跟他有比较亲近的关系。很快,居住在同一个村子里的张某杰的两个弟弟张斌某和张李某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这个张明某和张某两兄弟呢,他们以前就做过电商平台,而且张李某最近新起了一辆奔驰轿车,但感觉生活水平一下子就提高了不少。经过进一步侦查,民警了解到,张某杰的弟弟张斌某和张某两人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经营网店了,他们也没有别的固定的工作,但是两人的消费水平却不降反升,除了购买了高档轿车,还添置了高档家具,他们的收入是哪里来的呢?短短两个月时间之内,有近百万的资金汇入他这样巨额的收入引起了我们的怀疑,就结合这些疑点的话,我们觉得张李某和张斌某两兄弟更有这个作案的可能,作案嫌疑很大,有可能这个张某杰只是向他们提供了他的这个账户进行转账而已。确定了张斌某张,李某两兄弟的嫌疑,警方决定伺机展开行动。

2020年7月13日凌晨,张斌某和张李某在他们的住处分别被抓获。哥哥张斌某被抓时正在家中的电脑上操作空包快递,然后通过我们现场的搜查,张斌某的电脑上有五百多个商户,他正在给这些商户进行空包网的发单,这是虚假的快递物流作业,而弟弟张李某被抓获时,他的电脑里的数据已经在前一天清空了,警方对张李某的电脑数据进行了恢复,还是发现了批量多软件的操作记录,那么在云储存里面都能够查到他当时的一些操作记录,我们把这些东西进行了提取和还原,就发现张李某是整个犯罪链条里面最大的老板,相当于张李某最终承认批量多刷单软件就是他的,他负责经营和管理。他还有个同伙叫詹某成,也是揭阳市人。詹某成负责软件的开发和维护。当天下午,詹某成在家中被抓获。据张李某交代,由于他曾经做过网店的,他对这一块的一个其实行业的一个不太好的潜规则就是刷单这一块他是比较熟悉的,由于他最近没有什么收入,于是他想到通过自己去找人制作一款刷单软件,然后从中去获取利益。在广元市公安局利州区分局办案中心,记者见到了在取保候审期间的嫌疑人张斌某张,李某和张某成嫌疑人之一的张李某说,他早期的时候也曾请人给自己的店铺刷过单,后来他想开发一款软件,自己用,一开始只是纯粹的想我自己用自己自己做就让他帮我做一个。然后后来就是因为有其他人,比如说有周周边的朋友,关系比较好一点的,他们想用就免费送给他们用呗。

张李某在网上搜索了一阵子之后,发现没有现成的软件,2018年上半年,他花1200元钱买了一个半成品的模板,但是他并没有编程的技术,他找到了自己的朋友詹某成,请詹某成帮他完善这个软件。詹某成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继续上学了,一直在电商平台卖衣服,但他通过自学研究出了一些编程的技术,就是给别人写了一些软件嘛,就是写完一些源码,然后放到网上,然后你下载了,然后打开那些源码,自己看他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怎么写的,什么意思,这样子。软件开发出来后,他们给这款软件起名字叫拼量多张,李某负责整个软件的管理和使用,张某成负责软件的技术维护。

张李某说他们开发这个软件原本是自己和朋友使用,但用的人多了后,他们开始向对方收费,然后等到后来就就就有朋友的朋友之类的会想去用,就会收一点费用,因为这边软件维护也要费用的嘛,在群里面再打一些广告,搞一些推广,他说我租给你200块钱一个月,这是租金,你要付两百块,这个月你就可以用我这个软件,然后你租了以后你还要在这个平台上面你要购买我的这个登录账号购买身份信息,每购买一条是六毛钱,而张李某的哥哥张斌某则负责空包网的虚假物流,张斌某说批量刷单形成了交易单号后,他就会通过相关网站平台来发空包快递,我这边就平台上面网页上面他就自动生成了那个快递单号,然后就是这个快递也跟正常的快递一样有物流信息了,就也有物流信息,这也能查到吗?

对对,也能查到,对,因为实际上是不是真的有这些什么货物发货,比如你买一双鞋买一个锅,那肯定没有吧,这个没有,软件上线后他们开始对外出租,有朋友的朋友之类的就会想去用,就会收一点费用,你要付200块,这个月你就可以用我这个软件,软件中大量的空明个人信息来自哪里,对这些需求的这些人重复买卖,他就挣这个钱,近3000个客户在使用这款软件,这家公司的业务量尤其巨大,在一周以内就购买了,购买了6万块钱左右的小号,所有能够在这个环节上起到作用呢,都在本市,电商商户却从非法刷单中看到了商机,他觉得既然刷单可以挣钱,我为什么不自己来刷单?

其实他也是一个对其他合法另一个商家的一个不正当竞争行为,子虚乌有的交易。《今日说法》继续播出,结合专案组人员的侦查和张李某等人的供述,警方发现,虽然张李某于2018年年底就已经开始对外出租这个软件,他早期挣的赃款并不多,但自从2020年4月份后,软件开始被大量的人租用,他们也获得了巨大的利润,在4月份到7月份,平均每个月的话都是两三百万的进账,抛开他自己的一些成本的话,那每个月的利润都是上百万的,那个时候是一个井喷的一个爆发期。专案组初步统计发现,被抓前三个多月,张,李某等人通过这个软件已经获利三百多万元。

张李某也如约给了张某成一百五十多万元的分成,因为每刷一单就需要一个社交账号和一条公民个人信息,作为虚假的购买人和收件地址,批量刷单就需要大量的社交账号和公民个人信息,他们的这些社交账号和公民个人信息是从哪里得来的呢?像之前我们做的都有一个的一个后台,就是我们自己店铺的后台都有很多地址的。张李某交代说,他之前开网店时,后台就有很多买家的姓名、地址、电话信息,他也曾从其他商户那里买过一些信息,再加上他从网上搜索了一部分,他和张某城将这些公民个人信息汇总后,便存入批量多软件的后台,以供软件使用者批量刷单时使用。当李某在上面,他对某一个买家他可以买一卖100条,但是其他的买家他可以重复买卖呀,他的这些信息可以对这些商户重复买卖,对这些需求的这些人重复买卖,他就挣这个钱。除了这些公民个人信息软件中存储的大量社交账号是从哪里来的呢?据张李某交代,他使用的社交账号是从江西省宜春市和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两个网友那里购买的。此后,专案组成员分赴宜春市和牡丹江市,抓获了两个嫌疑人李某和邹某。在他们的电脑里,警方缴获了几十万个社交账号,从网上购买的大量qq号码作为这个软件登录使用,然后购买大量公民个人信息导入该数据库,用于发送空包下订单。

警方认为,张、李某、张某成等人的行为已经涉嫌非法经营罪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以前以为很天真的,以为就这东西法不执众,大家都在做,而且也不涉及到违法吧,可能就违规。但经过这个事之后,我一直在劝身边的人,就是说一旦有些东西你感觉有点问问题的时候,你就千万不要碰,因为很容易触犯了法律的软件中大量的空明个人信息来自哪里?对这些需求的这些人重复买卖,他就挣这个钱,还有什么人在使用这款软件?该公司的量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以及小耗量是非常巨大的,这两个公司打折,一个对外外壳是进行电商一楼正常经营,二楼却暗藏玄机,恐怖手体现登记表,他们这些人听错了,本是电商商户,却从非法刷单中看到了商机,他觉得既然刷单可以挣钱,我为什么不自己来刷单?其实他也是一个对其他合法经营的商家的一个不正当竞争行为。子虚乌有的交易。《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张李某和张某成靠着软件每月200元的租金以及社交账号和公民个人信息的租金,三个多月的时间就获利三百多万,可见软件的租用率还是比较高的。那么,除了之前抓获的邱某新团伙,还有什么人在使用这个软件进行刷单呢?经过对张李某与软件租用者的转账记录的梳理,专案组发现有多个公司或者个人租用了这款软件以及社交账号和公民个人信息,其中广东省广州市一家公司的租用量非常巨大,我们发现在6月份的一周以内,该公司就购入了接近6万元的相关的小号,因为它的小号的价格其实是三角到六角不等,然后量越大,购买量越大,单价越便宜。该公司在一个在一周以内就购买了购买了6万块钱左右的小号,可想而知,该公司的量,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以及小号量是非常巨大的。专案组成员粗略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一个社交账号0.6元来计算,这家公司一周就租用了至少10万个账号,而这10万个账号又可以重复多次进行刷单,可见这家公司刷单的规模相当巨大。这个公司所以为什么他买的量很大,因为他本身就在做这个事情,他还在倒卖他这些信息,买到以后,他不仅仅用来刷单,然后他也在卖。经过调查,专案组认为这个公司不仅在从事非法刷单的业务,同时也在倒卖从张,李某等人那里买到或租来的社交账号和公民个人信息,且数量很大,参与的人员也很多,他是只要他觉得诶在整个环节里面哪个环节能够挣钱,那么我就把这个环节囊括到自己的手里面来,这个公司里面涵盖了所有整个刷单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非法利用信息网络,非法经营,它是全部涵盖完了,这个公司什么都在做,所有能够在这个环节上起到作用呢都在做。专案组进一步侦查发现,这个从事非法刷单的实际上是同一伙人成立的两家公司分别叫广州天银商务有限公司和广州长宜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共有五个股东,其主要负责人是天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黄某,公司办公地址是在广东省广州市某区,这两个公司打造一个对外外壳是进行电商,他们就是一个进行电商的一个公司,里面就在卖一些商品。经过两个多月的侦查,警方掌握了这家公司的基本犯罪事实和团伙主要成员的身份,除了主要负责人黄某,还有潘某,张某,何某等另外四名股东,此外有近十个部门负责人,整个公司员工有四十多人。2020年9月19日,在广州当地警方的协助下,专案组开始收网。确实这个公司的一楼里面对了很多的

衣服,鞋子这些电商商品,但是他的作案整个都在二楼里面,收入提前登记他们都写清楚,这个是这个,这个不多,这个掌握给你写你们那个位置是怎么做的?这这边全是接单部吗?那这边后台有有人吗?没有,那还要打地址,他们那边是什么运营过?二楼是这家公司的办公室,公司的财务部,推广部,接单部,刷单部,空包部等部门的人员都在这里办公,一些电脑的桌面上正运营着几款不同的刷单软件,也有在电脑上打开着空包收入记录和购买社交账号的记录,然后消耗就是我买这个小号,你看一批也要买,支出11000块,消耗六六钱一个他一次11000还有好多个,有要卖要卖好几万个,有两万多个,这个交易是真实的吗?空包交易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吗?这个是虚假的,虚假对是虚假的嘛,那干这个事儿为什么要干这个发空包这个事儿你们的好处是吗?一个人玩手机的话,我手机快点快点,快上车上车。我们查获的这个犯罪集团的

获取的工人公民信息是140万条,总共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是六十多人,关闭了四个那个非法的网站,缴获了银行卡,手机卡,电脑等一大批的作案工具。公司主要负责人黄某交代,他们公司本来是做电商生意,但一直效益不好,公司曾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去年的4月,这个主要的负责人黄某,因为公司经营不善,急急于的找到这个突破口突破口,就决定带领公司,因为因为他曾经了解过这个刷单的这个事情,然后他就通过这种方式,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取利润。黄某说公司曾花钱请人给他们的店铺刷过单,但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效益。但是公司股东们却从刷单行为中看到了商机,他觉得既然刷单可以挣钱,我我为什么不自己来刷单,我自己刷单不是自己把钱装到自己荷包里面吗?所以他们就在这个公司的一楼照样在卖这些东西,二楼他们就专门成立了有这个刷单部和补单部、接单部这几个部门。2020年,五月天营和长一公司租用了批量多等刷单软件,并重新组建或成立了相应的部门,在经营电商的同时增加了刷单和空包的业务,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他们还转租或者倒卖租来的软件以及社交账号和公民个人信息。专案组在侦查中发现,有近3000个公司或者个人租用了这款批量多软件,在从事大大小小的刷单业务,此外还有另外几款相似功能的刷单软件,广元市公安局利州区分局提请上级部门也进行了统一的查处行动,所以我们又提醒了公安部来打一个集群战役,在全国范围内对只要关联到有拼量多这个刷单软件的商户进行关停,对这个使用批量多软件进行刷单的违法犯罪分子进行打击处理。2021年6月30日,犯罪嫌疑人邱某新,付某建,张李某,张斌某,张某成等人分别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经营罪,诈骗罪被四川省广元市公安局利州区分局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教授。彭教授你好,这样的批量刷单行为对于消费者电商平台、社会经济秩序等方面会造成怎样的伤害和影响呢?这种行为他首先是欺骗和误导消费者,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等合法权益,其实他也是一个对其他合法经营的商家的一个不正当竞争行为,但更为严重的是呢这种行为,他是会破坏网络经济这种诚信经营的氛围,也会对我们这个社会诚信体系有一个冲击,那么如何去杜绝刷单这样违法行为的存在呢,杜绝这种行为,应当坚持综合治理,标本兼治的原则。那么首先是电商平台应当切实履行主体责任,针对电商平台上存在的这些违规经营呢包括这些刷单的行为呀进行零容忍,而且一旦发现呢应当采取一些相应的惩戒措施。当然了我们的电商平台在这个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通过大数据发现这些刷单的行为,而且及时的堵塞平台的漏洞,那么做了大量的工作,现在呢就是应当在此基础之上通过技术的防控规则的完善来进一步强化反刷单机制的作用,除此之外,还是要加强这个宣传的力度。参与刷单包括兼职刷单行为,它是一个违法行为,增强对这种行为和不法性的一个认知,非法获取、利用、倒卖公民个人信息等行为都涉嫌违法犯罪,批量刷单也不是法外之地。如今,各个电商平台都在完善对商户后台信息的管理措施,也不断地从技术上修复漏洞,切断第三方软件的非法接入而出现的对正常经营的破坏活动。

此外,公安部也开展了以打击整治网络违法犯罪活动为主要内容的净网2020专项行动,通过打击网络黑灰产业链、整治网络违法犯罪生态等行动,深入整顿网上秩序,营造一个安全、清朗、有序的网络环境。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也感谢彭教授参与今天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