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06海底沉船(27:58)今日说法福建漳州打掉涉嫌盗捞倒卖海底文物

2021-10-09 15:46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06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20年9月,福建漳州海警接到举报,称有一伙人在福建省古雷半岛附近水域捕鱼时打捞上来了一些瓷器。漳州海警局先是找到了跟被举报的案件相关的渔民,渔民提供了线索说出钱收货的是古雷镇的洪某方和洪某阳。漳州海警顺线调查,发现这两个人跟吴姓男子联系密切,而吴某曾多次参与海上走私活动。漳州海警局立案调查,最终成功打掉了一个涉嫌盗捞倒卖海底文物的犯罪链条。

《今日说法》20210806海底沉船

古雷半岛神秘海域,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重点对这个漳州海域,特别是古雷半岛海域的这个圣杯与沉船进行了一个重点的一个调查,沉睡海底古代商船引来不速之客,他们出海之后并没有返回码头,我们猜测可能他们从另外一个隐蔽的上传点上岸六百多件文物,45件三起,那沉船上究竟是何一物?《海底沉船》《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说吧,这是2020年10月福建漳州海景的收缴现场食品把门打开,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往上,往上。对对,过度是长从哪里这两层,这个时候这个其他就是就是就是就是就是晚饭。他们手上拿的这一摞摞的瓷碗可不一般,这都是在一艘元代海底沉船上打捞上来的,五个一组,十个一组。那你打了多少钱给他?我我好像拿了十几万还招手我要放弃。观众朋友你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刚刚我们看到侦查员手中的瓷器、碗盘都是古董,他们出自于福建古雷半岛海域的一个元代沉船遗址。

这些古董怎么被发现,被谁从海底打捞上来,从福建一路辗转弄到了江西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2020年9月福建漳州海景的那次海上巡逻。动两动,两拐动,拐动两个走到最近,有渔民从事海上非法盗墓活动,请你加强海上巡逻检查动两个明白,动两个明白。这是2020年9月福建漳州海景海上巡逻的画面。这一天,他们接到举报。举报人称,有一伙人在福建省古雷半岛附近水域捕鱼时打捞上来了一些瓷器。之后,这些人多次前往这片水域,并且在跑海的渔民当中招募潜水人员,这些瓷器似乎很不一般。对于这个警情,漳州海景很重视,海上的这个位置他们再熟悉不过了。早在2011年,古雷半岛这个水域位置就曾出水过一批珍贵的文物,他们都来自于圣杯与元代沉船遗址。

而这次打捞上来的瓷器,很可能也跟元代海底的沉船有关。宋岩石沉船应该是非常多的,14年的时候就是福建博物院。福建博物院下面有一个国家水下文化遗产保护这个福建基地,就当时我们就组织了一批这样的水下调查队伍,重点对这个漳州海域,特别是古雷半岛海域的这个圣杯与沉船进行了一个重点的一个调查。圣杯与沉船就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一艘沉船,这艘沉船它出水的这些主要的船货呢,目前能看到的整体上都是龙泉青瓷,就是元代中晚期的这样一艘沉船,就很很明显的一个时代特征。龙泉青瓷是浙江一代生产的宋元时期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个窑口,这种青瓷产品呢在南宋时期品质就非常高了,像多次上釉的这种技术,出现了很精美的粉青,梅子青这样的品,高品质,就当时的使用者人群,就在南宋时期已经是一种上层人士使用的了,受到东南亚各地就整个东南亚以及中东非洲这些人民的一个广泛的喜爱,所以有我们一个瓷器的一个大量的一个运销的情况。

漳州海警局先是找到了跟被举报的案件相关的渔民,他们说几天前确实捞到过几个碗,但是捞上来之后,很快就有人出钱收走了。渔民们说给钱的人他们认识,是古雷镇的洪某方和洪某阳。有了这条线索,漳州海景顺线调查发现,近期这两个人跟一个姓吴的男子又联系密切,在查这个吴姓男子,背景有些复杂了。吴某六十多岁,曾多次参与海上走私活动,并在2010年参与海上到了五路,被龙海市公安局依法查处,并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并且我们发现吴某身边还长期跟随着两名来自贵州的专业潜水员,一个苏某,一个匡某。

根据情报,双方已经接触上了调查吴某行踪之后,侦查员发现他和另外两名潜水的人都在古雷,两个潜水是有两个相,关于这个,他是说9月份已经到了古雷,他在犯案之前进行的这些犯罪预备。由此看来,之前的举报信息是准确的,海底文物属于国家任何个人和组织,未经批准不得擅自组织打捞。事关重大,漳州海警立案调查,通过前期调查,我们了解到,洪某方、洪某阳现在都在新港城居住,所以我们侦查员立即对他们进行侦查互碰,从他们名下的交通工具入手,以及分析他们的人员轨迹。几天下来,侦查员发现洪某方驾车跟着吴某等人频繁往返于古雷新港城小区和古雷头海边,而这个古雷头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古雷头海边是古雷半岛的末端区域,也只有古雷头附近海域具备出海条件。如果这伙人要出海寻宝,那么古雷半岛的古雷头是他们出海的必经之处。除此之外,古雷半岛位于福建省南部的海岸,东面的航道正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交通要道,所以海底的遗存非常丰富。古雷半岛它两边一个是莱特湾,一个是东山湾,它本身所处的这个地带就属于一个优良的深海港,它的东部有一个与列岛来与列岛,再看过去就是台湾海峡了,所以它所处的这个地理位置还是非常重要的。来与航道来于水道,就一直到现在,还是南北船只往来的这样一个重要的一个通道,但也是因为周边它的岛礁比较密布,所以它本身在航行过程里面也比较危险,很容易发生触礁,可能就是沉默了这样一种现象。

在福建沿海实际上分布着非常丰富的水下遗存,这些沉船的时代也是比较长的,从古代一直延续到宋元到明清,到近代,我们大概有四五十艘这样的沉船资料。古雷半岛末端区域的古雷头有两个码头,当地渔民出海作业的前后,都会把船停靠在这两个码头上。侦察员分析,这伙人应该是要选择古雷头作为上下水的地点,为了躲避监管,出海,很可能使用未登记在册的小型传播。然而通过排查,侦查员并没有发现这伙人到过码头的踪迹以及可疑的船舶,所以我们就怀疑他们的船是否离码头较远。

或者是停在一个比较隐蔽的一个下海口,所以我们也通过暗访的形式向当地的渔民进行询问,看是否有其他的下海口,或者是说有其他某种方式可以出海作业。问一下这边出去的一般是什么船,一般都是本地搞养殖的鱼,搞养殖的,对暴鱼的,那他们出去的那个时间段一般是在什么时候,一般是早早上7点左右,那有没有其他的可以下海的点没有,这边是搞养殖,还有在那边是捕鱼的仔,码头那边主要是出去捕鱼,对,以捕鱼为主,下海口这条线断了,出海的地点又怎么寻找呢?还得跟进这伙人侦查工作,重新转移回他们的住处。

他们所住小区只有两个地下出口,而且他出口处地下车库的电梯只有两个出口,所以更加明确了,我们掌握到他们的出去了一个动向。喂,洪美方和几个嫌疑人已经下来了,马上开始出去,没人跟上,这条路下去,直接就到那个鱼缸。我们发现洪某方驾驶的车辆带着洪某洋和洪某等人往码头方向驶去,他们肯定是要从这里下来,对张彦祖一路跟踪,侯某方等人驾车直奔码头,此时正是渔民其中出海的高峰时段,码头上嘈杂繁忙。

渔船鱼贯而出,侦查员一时间失去了目标。再次发现这伙人时,他们已经行驶在了远处的海面上,出海的船只会特别多,也不方便与我们捕捉到他们出去的船只。王某阳等人驾驶的小身板驶离码头,到达一个离码头较远的快艇上面,并迅速驶离。侦查员调整了部署,就地在码头蹲守,他们回来这一等就是五个小时,你那个码头现在情况怎么样?码头的话现在船都很少,没看到那个船上码头这边没见人回来,家里来的电话大概等待了四五个小时之后分手,在洪某方家中的侦查员反馈给我们说,等出海人员已经乘坐一辆大众商务车回到了小区,他们下楼上电梯的时候没有看见手中有携带任何东西,一直守在码头没有看到人,怎么他们就突然回去了呢?而且返回时开的车竟然也换了。他们出海之后并没有返回码头,我们猜测可能他们从另外一个隐蔽的上传点上岸,他们的车辆更换了一辆大众的商务车,并不在我们之前的掌握到的信息范围之内,频繁更换上下水,码头目标丢失再丢失,这边路太偏了,不好走,这太少了,等一下他一回头又看到我了,后面的几次跟踪的话,他们也都是有频繁的变更停泊点,警惕性也是非常的高,但是呢,他们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拿,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去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成败。一间废弃的小屋引起了关注,那一片基本上是树林环绕,而且多为泥土小道,而且差不多人口又少,被大捞的文物究竟藏在哪里呢?海底沉船《今日说法》正在播出。更换上岸地点,更换交通工具,这伙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几天后,这伙人再次出海,再次变更出海和上岸的地点。后面的几次跟踪的话。

他们也都是有频繁的变更停泊点,警惕性也是非常之高,但是呢,他们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拿,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去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上岸点不能确定,到底捞没捞到东西也无法判断。专案组陷入了被动,没有了新的突破口,跟踪还得继续。第二天一早,洪某方一个人出发了,这次地点变了,他没往海边儿走。有一次我们的车辆跟踪他们到了一处距离古雷新港城约3km处的偏僻区域,那一片基本上是树林环绕,而且多为泥土小道,而且岔路多,人口又少,人员流动性比较小,这边路太偏了呀,不好走,车太少了,等一下。他一回头又看到我们也正因为人流量比较少,车辆也少,所以我们继续跟踪,很容易暴露身份,不得不放弃跟踪。他不出海,反而到了市郊的一片树林深处,那里人少,车也少,继续跟踪很容易暴露,侦查员不得不放弃跟踪,而就在这时,他们得到消息,吴某和他带来的另两个潜水员突然离开了。

另一组侦查员了解到,吴某和两名贵州潜水员已经离开了张浦,吴某已经回到了莆田,而两名贵州潜水员匡某和苏某回到了贵州原籍。这让我们感觉到很疑惑的是,他们为什么突然离开了漳浦,他们是抱有什么目的,还是他们就是上火?同时,根据我们多方摸排,发现洪某羊和洪某方两人正在四处打听收购文物的买家,这让我们更加确定,他们前几次出海很有可能成功的打捞文物,所以我们想改变策略,将侧重点放在洪某方及洪某阳急于寻找买家出手文物为切入点,获取交易信息,争取打交易限行。再者,顺藤摸瓜,找到文物的长一点,红木方等人开始打听买家,这说明应该是已经捞到了文物。但问题是东西在哪儿呢?这让侦查员想到了城外的那片树林,他们再次前往细查。

这个地方地处城外,穿过树林,有几处房屋已经荒废。根据周围环境,侦查员分析,洪某方一伙人很可能把打捞上来的文物就藏在了这儿。我们对偏僻区域进行严密布控,并且加大力度,因为洪某方等人如果想要急于嚣张,他们一定会再来到这个地长命地点。果然不出我们所料,没过几天,洪某方等人就驾驶车辆往我们之前所跟踪的古雷新港城附近的偏僻区域行驶。这一次,我们跟踪到黄某方等人驾驶车辆在一栋两层的房子旁边停下来。红魔方等人驾车离开后,侦查员走进了这处房子,我能打开,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可以,那你快去,我上上上。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这个门看看能不能打开,先打开好。进到屋内,侦查员看到地上摆了几个大的泡沫箱子,里面装着一排一排的瓷碗,房子的一楼有放置着许多的陶瓷玩具,这时候我们侦查员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些就是他们所到达的海底文物。找到了藏匿文物的地方,专案组决定收网。11月22日晚上22时许,蹲守的侦查员发现冯某方等六名犯罪团伙成员已经全部集中在冯某兵的家中,这对于我们实施抓捕创造了便利条件,我的朋友。直接看我是本地的,我我我是本地,我是过来这边做的,我过来这边坐,这没干嘛,屋里坐着的就是洪某方,洪某洋两兄弟,另外一人姓彭。随后侦查员对屋内进行了搜查,而后将他们带回,就是,这是你的吗?

好好了。日行日。1。红魔方等人承认,郊区房屋内的文物是他们放的,那些东西就是在海底打捞上来的,他们认为是元代的瓷器。随后,漳州海警局在藏匿文物的房屋内查获了涉案文物173件。这些文物以碗盘为主,根据法律法规规定,我国境内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任何个人和组织未经批准的情况下,不得擅自组织打捞海底沉船文物。吴某等人在明知是违法行为的情况下人组织打吗?好,我们涉嫌盗窃罪文物部分被找到,部分被交易,我方的人并不了解买家的真实身份信息,只记得买家是开着一部挂着外省车牌的白色大众轿车,从外省特意赶到港口进行交易的。侦查员千里寻宝直奔江西,他自己在那上面看,你朝上面的用泡沫箱装的是,反正我就在家一起买卖,我简直没见过。地下室内又有475件元代文物,他们有价值几何?《海底沉船》《今日说法》正在播出清点文物的同时,侦查员从洪某方处了解到,他们是从2020年9月开始打捞文物的,那个地方是圣杯,捞了多少?六百多,不到七百多,六百多到七百多。

10月初,一名外地买家联系到他们,并来鼓励半岛实地看过货,双方很快达成了交易。随后,买家通过手机转账的方式向黄某方个人转账12.5万元,并且带走了涉案的文物475件。红光的人并不了解买家的真实身份信息,只记得买家是开着一部挂着外省车牌的白色大众轿车,从外省特意赶到漳浦进行交易的。为了找到买家,追回被盗的文物,侦查员围绕交易当天买家到达的时间以及白色的大众轿车这一车辆信息,对高速公路出口的监控进行了排查。最终他们把目标锁定了一辆挂着江西车牌的白色大众轿车。最终我们排查出,在交易当天前后,只有一辆挂着江西车牌的白色大众轿车进出过古雷港区。经调查,车主名叫李某辉,江西抚州人,在抚州经营了一家古玩商铺。我们发现李某辉平日里做古玩生意,自己在抚州的南城县一个古玩城里面有经营着自己的一家古玩商铺,这更加确信了我们对李某辉的怀疑。那交易是在10月7号就已经进行了,这批文物数量比较大,二次流入市场的可能性非常大,作为一个整整体性的这个一个商务分散开的话,我们继续追踪,追回是非难度非常大的文物,如果再次被交易要追回难度就将更大。时间紧急,漳州海警局临时成立了追逃组,连夜赶往江西。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他们找到了李某辉,李某辉交代了他以20万元的价格将这批文物二次出手,给了一个叫陈斌的人,文物果然被再次交易,专组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他们不得不再次调整了办案的方针。然后我们江西飞逃组临时分为两组,另一组赶往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对陈彬进行抓捕,我们在李某辉供述的这个平时经常住的是一家宾馆中将成立现场抓获,那曾经在购入这批文物后,他将该批二次倒卖的文物藏匿于他老家的一个仓库中。对对,货不是从从哪里,我这这两天我这个时候我这个时候的其他就是那你打了多少钱给他?

我我好像打了十几万还是20万,我要忘记是不是?那不是就就就就就这种就这两个一共多少件?这这边加起来五五百件左右,500件左右,是吧?那个箱子拿上自己站在上面看到你朝上面好放我这了用泡沫箱装的,是吧?对,我我也不知道多少钱,反正我就是这样一起买的,我点都没点过,那那下面这里应该还是那样一双防晒在那里。至此,漳州海警局成功打掉了一个涉嫌到捞倒卖海底文物的犯罪链条。我们将这个从古雷游丝的文物一起全部追回,总数约475件吧,经鉴定,其中45件是国家三级文物,目前这批文物已经全部移交漳州市博物馆,因为这批纹路长期就是在海底下受到海水的盐分的侵蚀,我们进行了脱完处理保护,每半个月要换一次水,用纯净的干净水,就直到那个仪器测定的盐分已经处于零度,我们可以看出它的造型是口盐醇,然后收复它主要是主平切,然后里头挖土挖组比较平,那旋挖没有直接这种工艺呢。这这年代是比较流行的,经过陶瓷专家的鉴定为元代后期的龙泉窑青瓷。不过,除了45件文物保存相对完整,工艺较为精美,其余瓷器的工艺都略显粗糙,器型大多不规整,绝大部分的口音都有变形,应该不是龙泉窑核心区域的产品,这种青瓷产品呢,在南宋时期品质就非常高了。到了元代,实际上龙泉青瓷它的品质又下降了很多,因为当时他为了满足国内外市场的这种商品的一个需要,他就不太注重它质量了,而是一个大批量的一个生产,就当时已经成为最主要的一个外销瓷的一个品种了。根据这些瓷器的特征和嫌疑人提供的道捞位置,专家认为,这批文物可以认定是同样来自于圣杯语和沉船遗址。这些发现对于研究我国宋元时期的龙泉窑文明有着重要的意义。文物被追回,盗窃和倒卖文物的涉案人员被移送检察机关等待法律的审判。李某辉,陈某斌等人未经文化主管部门批准上市收购文物,涉嫌倒卖文物罪。目前,该案处于张口人民法院审理阶段。下步我们将针对这个沉船的位置加加大一个巡逻管控力度。

中国历史悠久,水域辽阔,海上航线贯通,东西在大海深处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海底遗存。随着涉海活动的增多,海洋文物保护早已提上了日程,这份责任不仅属于职能部门,也属于祖国大家庭中的每一个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也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