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8月7日今日说法逐渐清醒(27:53)今日说法南丹张力水晶犯罪团伙

2021-10-09 15:58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07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20年5月27日,南丹警方接到报警,一个叫张力的男子被当街抢走了手机。民警赶到现场,张力精神涣散、眼神迷离。原来张力是通过聊天软件认识了一个叫水晶的女子,该女子邀请他到南丹玩,张力到达南丹后与水晶和她的朋友一起吃饭,饭后神志不清的张力又和他们一起打牌,打牌的过程中张力不停的输钱。南丹警方意识到,包括水晶在内的四个人可能是一个犯罪团伙。2020年6月,又一王姓男子前来报警,他的经历如出一辙,损失更大。2020年7月20日,南京警方发现该团伙又有了新目标,警方等待时机好将其一网打尽。

《今日说法》20210807逐渐清醒

分怎么了?女网友热情邀请,男子心猿意马,当时路上下雨了,杨威说,下雨了,干脆在南的最晚吧。再去饭店的路上,我们碰见了水晶的一个好朋友,推杯换盏后,男子深陷赌局,在打牌的过程中呢就跟你们收钱,面对警察,他们为何语无伦次他那个人的讲话的神情看得出来他人是有点迷惑,走的时候把剩下的药酒也带走了,到底谁在套路谁?龙珠呢是我们这边当地的一种有叫法,在网上交友时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话,逐渐清醒,《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我给你。

快快快,这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南丹县警方的一次执法行动录像。2020年7月20日,根据线索,警方突击检查了当地某宾馆的一间包房,从桌子上的纸牌和现金可以看出屋内的人涉嫌赌博,但真的只是赌博那么简单吗?我知道我的两名女子蹲在墙角,牌桌边站着一个微胖男子,还有一个人没有拍到。这四人面对警方都很紧张,唯独站在墙角的黑衣男子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当时我们进入现场以后,我们发现这名人员呢处于一种比较亢奋但是有很迷糊的状态,话多,而且身比较人比较亢奋,眼神很迷离,他可能是因为喝酒,警方在现场能闻到明显的酒气,聚赌的几个人也承认打牌之前喝过酒。警方对现场的几名聚赌人员进行了搜身。从精神亢奋的黑衣男子裤袋里,民警掏出了一小袋物品,这会是什么呢?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这是什么?大声大声一点,我要他告诉我这是什么,那个东西,不是毒品那是什么?不是毒品是什么,你告诉我是什么?不用。

民警打开这个小袋子,发现里边是白色粉末,进行搜身以后,发现他身身身身上带有不明的这个药粉,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广西南丹警方突袭了当地一家宾馆的客房,这里面有几个人在聚赌,而墙边黑衣男子的状态不正常,再结合南丹警方之前掌握的线索,他们判断这可能不只是聚众赌博的治安案件这么简单。警方将宾馆内的五人带回了公安局。第一步,南丹警方对着五人进行血检和尿检,黑衣男子随身携带的粉末也被技术人员拿去检验。很快,血检和尿检结果出来了,两名女子和微胖的男子只检测出少量酒精成分,没有拍到的那名男子酒都没喝。

而黑衣男子血液中酒精含量已达醉酒状态。他叫李明,是一名大货车司机,李明携带的粉末化验结果也出来了,确实不是毒品,而是一种保健品。李明说,他和现场那位穿花裙子的女子刚认识不久,在派出所清醒过来的李明发现身上现金全没了,手机微信钱包里也少了两千多元,这些钱怎么付的,他记不住了,只记得自己一直在输钱,在打牌的过程中呢就不准备输钱,大概大概输了两千多块钱这样子,他就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进入到一个骗局了。发现钱没了,李明吓出了一身冷汗。李明说自己从来不赌博,也知道剧毒是违法行为,他当时应该是已经神志应该算是快要恢复神志的那种吧,那之前还是有点晕的那种。大货车司机李明坚称,作为一个老司机,他平时很少饮酒,这次自己是被人设局给坑了。那么李明是不是在给自己喝酒赌博找借口呢?他和另外几个人又是什么关系呢?我一直在河池市天峨县一个工地武功,因为无聊下载了一个聊天软件。40岁的李明并不是当地人,只是常年在广西开大货车,业余生活比较乏味。2020年7月初,他在网上聊天的时候,一个有着美女头像的人跟他打招呼,后来有一个叫星叶的美女加我微信,但没怎么聊天,就是偶尔说几句话。兴业的头像很漂亮。李明查看了她的资料,得知她在一家服装店工作,仔细看完她微信朋友圈的内容,判断她应该是单身。网上聊的多了,话题也就越来越亲密。为了表示自己对兴业的好感,李明频频的给他发红包,终于在2020年7月19日,兴业主动约他见面。7月19日,我们第一次见面,在天河县的一个饭店,他们就约线下见面就来到饭店吃饭,见到的星叶并不是头像上的那个美女,但长相也还周正。星叶告诉李明,自己真名叫杨梅,老家在南丹,想第二天让他开车送自己回下老家,李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吃饭的时候,杨梅说她想去南丹县老家看家人,问我能不能送她。2020年7月20日,李明开车去接杨梅,可杨梅不是一个人来的。第二天下午,杨梅让我去天鹅县汽车站附近接她,她还带着一个朋友李明带着两个姑娘前往南丹县,到了南丹县城,恰好下起了雨,这个时候杨梅有了一个新提议,当时路上下雨了,杨梅说下雨了,她老家在山上,路不好走,干脆在南边住一晚吧,出于我的目的,我就同意了。能在男单住宿多些时间和杨梅独处,李明求之不得,因为时间还早,李明喜滋滋跟着两个姑娘去饭店吃晚饭,我们就去了一家大排档吃饭,当时我们要了一个包厢,到了包厢,杨威说叫两个朋友过来一起吃饭,过了十几分钟,来了两名男子,到饭店以后,他那个那个女的闺蜜就说有两个朋友在附近,要不要一起来吃饭,后来,那那个被害人也没有什么戒备心,就是说,那可以让那两名男子一起来吃饭。

很快杨梅的两个男性朋友来到饭店,他们点了一箱啤酒,杨梅和他的朋友们很热情,轮番给李明敬酒,吃了一会儿菜,我们就开始喝啤酒。我平时可以喝十几瓶啤酒,可是那天喝到第四瓶的时候就开始头晕了,那被害人跟我们说,那两名男子和那两名女子轮番对他进行劝解。李明回忆,自己吃饭期间去过几次卫生间,自己酒量一向很好,四瓶啤酒根本不在话下。他猜测一起聚餐的那几个人,趁他离席的时候,偷偷在他的啤酒里兑了高度酒,自己反席后也感觉酒味不对,都被同桌的人硬给灌下去了,以至于最后神志不清。后来怎么到了宾馆,怎么打牌输钱,李明就想不起来了,后来的事我就不清楚了。李明只是朦朦胧胧记得他们玩的是当地一种纸牌游戏,他和杨梅一伙,杨梅的闺蜜和微胖男子一伙,李明头晕目眩,一直在输钱,刚玩了一会儿,警方就破门而入了。清醒过来的李明十分后悔。

那么李明所言是否属实呢?警方查明,李明的女网友杨梅实际叫维平面,对警方询问,她一言不发,她的闺蜜诉方这样回复,警方就觉得有点有点惊讶欲望,说实话,我有时候我喝了,我也是78岁的。素芳确实是唯萍的闺蜜,她表示因为自己酒量很好,被请来劝酒,李明酒量不行,喝多了神志不清。

现场被抓的微胖男子黄贵称,他们就是喝酒和赌博你说面前就是应该是没有,因为我们都是赌钱打牌就大家一起喝酒,吃了饭了就说打完牌谁赢了,大家谁去请客去唱歌喝,去吃夜宵,这样吧,喝了几件啤酒吧,现在两三箱这样吧,高度酒喝了干嘛?高度酒不记不清楚了,被锁定的团伙早就劣迹斑斑,两名女性行人正在搀扶着他离开这个饭店,精神状态已经很差了,结账的时候他们是拿喝的醉醺醺的那个人手机结的,走的时候把喝剩下的药酒也带走了。

酒后被抢男子解开约会真相,没想到被那两个男的姑娘上来非要我给钱确定的女朋友的之后呢,通过他的网上的信息落实了他的真实身份,以常常精心布置的陷阱,一个个逐渐清醒的梦中人,看起来呢人是有点恍惚的,而且讲话呢也是有一点要亢奋一点,在继续排除的时候,这名被害人会继续出行,逐渐清醒。《今日说法》继续播出,这时已经清醒的李明开始纳闷了,南丹警方进入赌局的时间点怎么就这么刚刚好呢?其实对于南丹警方来说,这次收网行动他们已经准备了近两个月。2020年5月27日晚上11点,南丹警方接到了一起报警,一个叫做张丽的男子被当街抢走了手机,赶到现场的民警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他说他被人抢劫了,还遭到殴打,然后我们就立即开着警车赶到现场,当时去到现去到现场的时候,那个参与《抢劫的人》我们没有找到。民警眼前的张力精神涣散,眼神迷离,当时呢,他的神情比较慌张,感觉呢人是有点喝喝酒的状态,现在有酒了,对,有有一点他说他被打了那个两巴掌。警方闻到张丽身上有酒气,他在警察面前站立不稳,晃晃悠悠,让人看起来呢人是有点恍惚的,而且讲话呢也是有一点比较亢奋一点,很明显的走位,他给人的讲话的《神情》,看得出来他人是有点迷幻。

张力称自己手机被抢后,是附近酒吧工作人员帮忙报案的,酒吧工作人员也证实,他们确实看见有人抢手机,又扔了手机,还听见两个男子对话,在殴打过程中,那名男子被害人就大声呼喊,抢劫了,对周围引起周围的那个围观,在那两名嫌疑人发现围观群众太多了,就直接逃跑了。根据这个线索,民警在马路边花圃里找到了张丽被抢的手机,看来张丽手机被抢属实,那么张丽知道抢手机的人是谁吗?

已经醒过来的张力跟民警介绍了事发经过,他说他在网上通过什么一个聊天软件认识了一名女子,她在天鹅县认识了女子,后来这名女子在男单的时候就联系他,说让大丹丹来玩,认识了一个叫水晶的美女,后来我们加了微信就一直聊天,后来发展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张丽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认识了叫水晶的女网友,聊得越来越投缘。2020年5月27日,水晶约张丽去南丹县见面,张丽从天鹅县到了南丹县,见到了水晶,在去饭店的路上,水晶偶遇了自己的闺蜜。5月27号那天,我从天鹅开车来南丹找我女朋友水晶,找到她后,她提议吃饭,再去饭店的路上,我们碰见了水晶的一个好朋友,我们便约他一起吃饭。警方在他们吃饭的饭店找到了监控,画面上穿白衣服的就是张丽。和后来李明经历相似的是,同样是在晚餐时间,女网友和闺蜜同样选择了饭店包厢,落座后,女网友也打电话叫了两个男性朋友过来,中间这名戴着帽子白色t恤穿的白色t恤呢就是被害人戴着口罩的女性,就是这个扎配男里面的两名女性群人来到饭店包厢后,进来的两个男的在饭店监控里可以看到,晚上7:20,两名男子进入酒店,五人当晚叫了一箱啤酒,推杯换盏,水晶和朋友特别热情,不停给张力劝酒,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认识的嘛,所以说他他们就这名女性就招呼这两名男一行进入到这个包厢里面一起吃饭,实际上就是利用这个饭局,饭桌上他们一直让我喝酒,席间几个人问了张丽一个问题,问我会不会打牌,我说不会有一个男的说不会也没关系,看着也可以。晚上9点过后,去上厕所的张丽出现在酒店走廊,他是晃晃悠悠出来的,从画面上看,张丽此时已经喝多了,到了晚上9:50多分,整个酒局持续将近三个小时结束。离开饭店的时候,张丽情况大不一样,这两名女性行人正在搀扶他,他离开这个饭店,精神状态已经很差了,那两名女子一左右的搀扶她出那个饭店,出了饭店以后有个其中一名女子就跟那个北海人说,去玩一玩一下牌,清醒一下,醒一下酒,然后那个那名女子或者跟那四个人一起,就把他带到一个酒店,他有棋牌室的一个包间里面,酒后除了张丽,其他死人都很清醒,已经迷迷糊糊的张丽在水晶指导下结了账,之后被水晶和闺蜜搀扶着带到宾馆开房。警方调取了宾馆监控,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张丽在前台开房的时候已经不能自控,都是水晶在操作。她的手机开了,一些人可以打牌的打牌,打麻将的这个这个包间在里面,不知后来就知道怎么回事,就跟别人开始打牌,在打牌的过程中呢,就不是你们输钱,玩一种叫炸金花的打牌游戏,当时我来到酒店的时候已经醉酒了,输赢都是他们说了算,刚开始用微信扫了四五百元给他们,最后一次,他们说我输了4000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劲,张丽不会打牌,一出手就输了。赢家拿走张丽手机,转光了微信里的8000元钱,张丽意识到自己可能进入了圈套,他以没钱为由,提出要去银行取款,当时他意识到自己是骗局以后,他就借口说自己要到因为自己身上没有现金了,这他要到到这个银行去取现金,他就觉得已经被下套了。张丽找借口离开了酒店,没想到那几个人并不肯善罢甘休,就跑出酒店房间,没想到被那两个男的追了上来,非要我给钱,还动手打了我,又把我手机也抢走了那么两,两名男子就把他手机来个抢过来,并对其进行殴打。晚风习习,张丽这个时候头脑越发清醒,她开始呼救,当时我就觉得浑身没有力气,就瘫坐在地上大喊抢劫了旁边酒吧有人冲了出来帮我报了警。

南丹警方意识到,包括水晶在内的四人可能是一个犯罪团伙,南丹警方立案进行侦查,被害人被四名嫌疑人利用排局的形式进行诈骗,我们行政大队发现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然后就立即对这些案件展开了调查,警方也怀疑这伙人是在喝的酒里做文章,可是再三喝茶,饭店的菜单和酒水单都没有发现异常。就在南丹警方立案侦查的一个星期后,2020年6月,又一名王姓男子前来报警,他的经历如出一辙,损失更大,证明被害人就比较严重,他自己都,甚至他自己怎么清醒过来的,他都不知道,一直到自己清醒过来以后,他说利用这个手机去移动支付,购买香烟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转了很多钱出去,最后才发现自己被转了一一万两千多块钱。王姓男子也是约见女网友,也是偶遇了女网友闺蜜同样在饭店,又有两名男性加入饭局,同样被灌酒,以至于神志不清,最后迷迷糊糊上了牌局。

这一次事发饭店没有摄像头,不过民警在走访中,一名女服务员提到了一个细节,他们开始点了十瓶啤酒,后来进来一个女的,带了两个大瓶,都是三斤装的。这个细节印证了警方的判断,要把网友灌醉,靠啤酒是不行的,没有在酒水单上显示的自带酒才有大文章,服务员记得酒是紫红色的,还听他们谈起过这个酒,卖酒的那个女的说这是自己家泡的药酒。至于当天王某为什么会醉得如此严重,猫腻肯定是在自带的酒里,但是时过境迁,已经无法查证了。结账的时候他们是拿喝的醉醺醺的那个人手机结的,走的时候把喝剩下的钥匙也带走了。仅从报案的三起案件警方分析,这种犯罪手段容易引人上钩,警方担心不及时抓获该团伙,怕会有更多被害人。我们发现那被害人当时都有约见女网友这个情节,而且都和女网友去吃饭,在吃饭以后自己都是神志不清,不知道什么情况,下面都就会去参与别人的牌局,案件的作案的手法手段都很相似,所以我们就决定创新案件进行侦查。根据两名报案人张莉和小王的描述,他们确定他们的女网友水晶和杨梅是同一个人,闺蜜也是两名半路加入酒局的男子,为一胖一瘦。

警方根据两名被害人微信的转账记录,很快确定他们的女网友真实身份是唯平,从聊天软件确定了这个基本信息之后,就通过一些的技术判断,确定这个女网友的之后呢,通过她的网上的信息落实了他的真实身份,然后再通过他一系列的这些机组联系的人员逐步逐步的分析研判出有哪几个人的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嘛,警方研判发现,这个团伙成员分别是网上钓鱼的唯品,她的闺蜜素芳,一胖一瘦,两名男子都姓黄,他们瞄准的作案对象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网上用一些年轻美貌的图片呐作为自己的头像,找一些年纪可能相对来说偏大的吧,三十多,四十多岁的这种男的诱惑,对诱惑就说出来吃饭喝酒,他们误以为让这些男的误以为可能就是愿意这种,就让人让那个男的产生遐想嘛。被害男子都不是男单本县人,而四名嫌疑人也不在自己居住地附近作案。警方通过唯平的社会关系,很快掌握了另外三人的行踪,等待机会收网。犯罪团伙谁才是主谋也去开房,也是开了一间有棋牌社房间,我们的历史套可能他们会再次作案,一开始我觉得我以为是赌钱赌博之类的,后面我才发现是这样子,骗骗人家的钱才是是不对的。一场精心设计的艳遇,后悔不已的被害人在网上交友时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话,逐渐清醒。《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南丹警方已经确定辖区内出现了诈骗团伙,等待时机好一网打尽。2020年7月20日,南丹警方发现维平又约了一个外线男子来见面,这个男子正是李明,因为嫌疑人吃饭选择在封闭的包厢,警方不好采取行动,于是跟踪他们到了宾馆,所以我们通过研判呢发现这四个人又来到我们南丹县的辖区了,而且还有一个人跟着他们的也去开房了,也是开了一间有棋牌室的房间,我们的意识到可能他们会再次作案,所以说我们就果断组织简历,就直接去那个宾馆把他们人给抓了。我。宾馆房间内有被害人李明,还有维平,素芳,黄桂,另外一名男子警察只是开车的司机,并不涉案。

黄贵落网后只承认他们在赌博,喝醉,我们都喝醉,都是都是,都是那样的,肯定他输钱你们就赢钱,那那输钱的事情我们也输,这就这个问题,那我们打牌的时候我们也经常输的,我们也见见了好多钱,那我们不收钱,我们什么要挣钱呢?素芳在赌博过程中逐渐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我意识到是我我意识到他有他这种出众席,然后去骗其他人的前台,我觉得这样子这个行为是肯定是一开始我觉得我以为是赌钱,赌博之类的,后面我才发现是这样子,骗骗人家的钱财是是不对的。苏芳说几个人就是做局,趁被害人醉酒骗钱,在打牌过程中,黄贵专门负责出签,他们都一直就喝多了,要去打牌的话,就说可以换牌,起牌,这样子他肯定没有发,不会被大家发现。就这样子,他在打牌的过这个整个打牌的过程中,这名嫌疑人他会出老千,迫使你这个被害人一定在排名上面是输钱了,输钱了以后呢,这名被害人他又没有携带那么多现金,那怎么办?这名女性嫌疑人他就会站出来说,那你你把你手移动支付里面的钱汇给我,再由这名男性的嫌疑人,他把他身上提前准备好的现金再给到被害人,再继续牌局的时候,这名被害人会继续出去。

素芳子称,因为酒量好,一次可以喝两斤白酒,就被黄贵叫过来劝酒,他认为李明张丽小王就是喝多了神志不清,因为有时候我喝酒喝的话,我是疯疯癫癫的,我认为说我认为我们几个惯他喝多,我认为他状态是这样子。警方前期侦查,这个团伙应该还有一名成员没在现场,就是抢张力手机的高个男子,在同伙交代下,警方将该男子抓获归案,他叫黄蜂,没说我没说,没说什么,拿起让我们抄下来抄单子,呀,这个我也没想到。一十号根据几名嫌疑人供述,警方梳理清楚了四个人的关系,四个人是牌友,黄贵和唯平是真正的情侣,素芳和维平是闺蜜,他们都没有正经职业,都喜欢喝酒打牌,两名黄姓男子还因为赌博被拘留过,黄贵更是欠下累累赌债,黄贵会出老千,就是打牌的时候换牌。

2020年初,臭味相投的几个人一拍即合,想到用龙珠的手段弄钱。龙珠呢是我们这边当地的一种叫法,就是趁你神志不清,什么故意用这些叫你打牌呀什么的,把你的钱骗走嘛,我们这边当地叫龙珠嘛,龙龙,对,就相当于杀猪一样了,装装聋子,杀猪嘛,这这种意思吧,这这个时候他就就是正式的进入了这个这个骗局的核心环,核心环环节了,莫名其妙,就是这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钱就被被被人转走了,而实际上警方查明会出老千的。黄贵是团伙主犯,跟李明张丽小王聊天的不是唯品,而是黄贵,他们是以图财为目的,而先由这个女性嫌疑人以撒网的形式在在手机上利用交友软件,跟附近的男性说要跟别人建立一种恋爱关系,需要跟网友见面的时候,黄贵才让女朋友唯平去赴约,怕单身女子约会出危险,闺蜜素芳就上场了,之后更是变成五个人的酒席和牌局。当地检察机关以诈骗罪对几人提起了公诉,在此提醒大家,在网上交友时,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话,不要独自见网友,要见面,要选择在安全的公共场所。

2021年6月,河池市南丹县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几名被告人均构成诈骗罪,唯平和黄贵都被判处一年八个月有期徒刑,素芳被判处一年两个月有期徒刑,黄蜂被判处拘役六个月。这世上有很多东西不能操之过急,比如赚钱,比如感情。想赚快钱的几个人,用酒局加牌局实施诈骗,最终害人害己。而轻信了萍水相逢的感情,也很容易落入不法分子的圈套。总之,要加强自身修养也要切记防人之心不可无好,感谢收看今天的节目,欢迎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