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年8月9日对不上账(27:59)今日说法河南开封钱先生公司小麦少了370吨

2021-10-09 16:13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09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2020年9月,钱先生向开封市祥符区警方报案,称自己的公司出了大事儿。从钱先生反映的情况来看,他的公司购入的小麦一下子少了370吨,按照当时的收购价格计算,直接经济损失有80多万元。经过调查,警方发现嫌疑人郭毅一共虚报小麦数量330吨,伙同其他12名犯罪嫌疑人骗取了涉案公司的购粮款共计72万余元。随后,警方继续追查剩下的40吨小麦。

《今日说法》20210809对不上的账

农忙丰收时节,有人心急如焚,我们公司搞成这样,公司损失太大了,数百吨的粮食为何不翼而飞?不像我那个小弟弟,随时就可以偷走了一堆可疑的票据。几个讨债之人管理上有一定的漏洞,一一进行对账,侦查方向几经转变,案件性质如何认定呢?这点主旨不同,剩下的对比也是不一样的,对不上的账,《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说吧。这是我们公司第一次来开封和地方做生意,把我们公司搞成这样,我们公司损失太大,希望我们公安机关尽早帮我们破案。

说话的男子姓钱,五十多岁,上海市人。2020年春节刚过,他在河南省开封市注册了一家商贸公司,从事小麦、玉米等农作物的采购和销售。几个月后,2020年9月,钱先生向开封市祥福区警方报案,称自己的公司出了大事儿,我们大人还说罗网收了一千一百多户小麦,等到8月份我们出库的时候,发现少了三百七十多,我们发现少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方面的原因是被盗了还是什么问题,我们搞不明白,说到公安。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从钱先生反映的情况来看,他的公司购入的小麦一下子少了370吨,按照当时的收购价格计算,直接经济损失有八十多万元。这么多粮食居然会不翼而飞,警方感到案情非同小可,马上寻找线索展开调查。河南是我国的产粮大省,开封市是全省的小麦主产区之一,近年来有不少外省的粮油企业前来投资经营此案,如果不及时侦破,会直接影响到开封本地的投资营商环境和招商引资形象。接到该粮油公司报案,后湖警方高度重视,力争早日破案,为受害者挽回经济损失。

警方了解到,2020年6月初,河南省进入了小麦收割期后,钱先生的公司在开封市祥福区半个月内一共收购了1150吨总价值二百五十多万元的小麦,都存放到了当地的一个粮库里,我们收购的时候是租赁的,我们当时是每吨储存租赁费用是20块钱,没有时间的限制,签合同的时候,他的仓库最多能够储存2000吨钱。先生说,当时公司支付了四万多元的粮库租金,小麦从入库到全部卖出去,中间隔了两个多月,而最后的销售量只有780吨,他认为少了的370吨小麦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被人给偷走了。我们接到报案以后,马上到现场去勘察现场是是个什么状况,粮库的外围都是麦地野地,这个粮库的院墙呢完好,没有说被挖动或者什么其他的盗窃的,留下的痕迹没有?另外,值班人员介绍说呢他们24小时值班,钥匙他们都拿着呢。在他们租赁期间,门锁一直都是完好的,没有发生过被撬到这种现象。经过初步的现场勘查和走访,警方分析,如果粮库真的失窃,那么也应该是内部人员所为,不排除内外勾结作案的可能。

这个时候,钱先生向警方提供了一个他自己的怀疑对象,我们原来是从6月份就开始出仓库卖掉这批小麦,请过的这个仓库老板以各种理由组织我们出小麦,我们怀疑是不是他们中间做了什么呢?钱先生提到的是一个叫郭毅的男子44岁,公司租的粮库,就是这个人在他住的村子里投资建的。钱先生说,这批小麦入库后,本来一个月内就应该全部卖完,但是郭毅却突然提出粮库的租金太低,要求追加费用,并多次干扰钱先生公司正常的经营活动,用铲车堵房说机器坏了,说员工不算,各种理由都是我们出发,不让我们吃东西,出粮食一下子给我们要50万,这有点儿太过分了吧。钱先生告诉警察,他和郭毅以前并不认识,双方是通过公司里一个开封市本地的员工牵线开展了业务合作。钱先生表示,对于郭毅不守信用坐地起价,他非常生气,但是为了保证小麦能够早日顺利出货,自己还是做了很大程度的让步。日记就要好,下一步粮食就要发明了,就要出问题了,我们要抓紧时间把这批粮食处理掉,后来经我们多方面沟通协调,最终你赔他10万块钱,才让我们出这个小麦,后来出完以后发现小麦少了三百七十多分,是不是他中间把我们小麦给烫了?虽然钱先生追加了10万元的租金,但是与郭毅所要的数额仍相差甚远,会不会郭毅觉得没有如愿,就暗地打起了这些货物的主意呢?钱先生的怀疑不无道理,但警方办案最关键的还是要看证据,所以我们这个为了不打扫惊蛇,就是先期秘密侦查,先是看周边的这个监控,因为这个时间长了,周边的监控,民用监控覆盖了被盗300吨的粮食是一个很大的量,通过这个走访村民和这个周边的住户,没有人反映这个郭某的这个两点,就是白天和晚上大量的这个往外往外这个运向外的情况。郭毅在村里建的这个粮库没有安装监控设施,而现场附近的几个村民用探头拍摄的视频都只能保存几天的时间,无法据此深入调查。侦查员通过外面摸牌也没有打探到其他可疑的情况,那么到底会是什么人用了什么办法将这么大数量的小麦给偷走了呢?

因为它这个粮食东西它不像某个小东西随时就可以偷走,他在用这个作工具,这个粮库它是在一个乡里面的一个村里面的一个粮库,没有临临住这个国道,省道,大型车辆是进不去的,一般的时候就是他们用就是10t左右的车,如果300吨粮食34频繁出入案发所在的村子只有一条乡间的小路与当地的主干道相连。侦查员调取了这个路口的交通监控视频,最近三个月内的过往车辆都进行了仔细的研判,因为这个时间跨度比较大,这个卡口信息保存的比较长一点儿,然后一辆一辆的筛查收集了大量的这个卡口信息,也没有发现太可疑的行为,就是很正常。

我们又到了这个汽车租赁的地方,周边呢出入这个货车的地方,我们通过走跑,尤其是晚上这个时间段,因为这个盗窃的东西他不可能大白天去道歉,就是晚上这一段都没有发现,就是一次性组多辆车或者是多次去那儿拉粮食的车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大量的粮食被盗,如果再藏匿到其他的地方,风险很大,嫌疑人应该会尽快的嚣张变现,警方也是顺着这个思路开展广泛摸排的,300吨货一次性出卖,肯定是得有这个大的粮库还粮点,收购这个东西还在粮管所,这个大型的面部厂收购这个粮食的地方,通过多方排查周边的就是一次性大量的收购这种粮食的某某一个人或者某某几个人去卖的,没有发生这种情况,这些种种的侦查手段,我们发现这个案件如果说单纯的一个道歉是不太可能构成的,及时调整思路,警方有了新线索,在很短的时间完成多次卖麦子的这个过程是完成的。债务产生的,他到底与案件有无关联?收入小麦接触之后,几乎将自己的这个债全部还清了,对不上的账《今日说法》正在播出,警方的侦查工作持续了一段时间,并没有证据能够明确指向有人偷了粮库里的小麦。可是从被害人钱先生提供的经营单据来看,他的公司的确收购了1150吨小麦,后来卖出的数量只有780吨,如果没有人实施盗窃,那么货物怎么会少了370吨?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了呢?经过深入调查研判,该粮油公司去向不明的三百多吨小麦被人盗走的可能性很小。专案组及时转变侦查思路,积极从其他途径入手,摸排新的线索,从蛛丝马迹中查找事实真相。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侦查员对这家公司收购小麦的流程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他们发现在这个过程中,公司的经营管理是存在漏洞的,正常的情况下是农户拉着小麦到他们粮库先过半,然后由他们的工作人员跟踪看着把这个麦子卸掉以后开具收据条,然后有农户拿着这个条找现金,会计把这个卖,两款呢通过网银转账的方式把钱付给农户。实际操作当中,他们有的时候不是全程跟踪的,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收购小麦时,必须由本公司的业务员在场亲自过磅称重,开具票据。但是有很多次公司的相关负责人都把这些工作委托给了粮库的老板郭毅,由郭毅本人或者他手下的员工去完成。

收购小麦的时候,是在郭某的两点,郭某这个安排自己公司的会计来填写这个收购小麦的这个吨数和钱数,从那见到郭某等人开具的这个票据,就把钱打到这个指定的小贩的银行卡中。由此看来,这些票据是公司统计购粮数量和支付购粮款的唯一凭证,也就是说,公司已经按照票据上显示的金额如数向商贩转账付款了,但是很可能收上来的小麦实际数量和票据并不相符。我们怀疑这中间有这个虚假的情况,推断有可能这三百多吨的小麦当时有很大一部分就应该没有进粮仓,我们就对这个小伴儿展开这个秘密侦察,郭毅有没有涉案嫌疑,暂时难以认定。随后,侦查员对被害人提供的大量票据进行了汇总,上面登记的商贩共有五十多个,专案组决定先从这些人入手查起他们联合公司在管理上有一定的漏洞,但是他们有一个要求,所有的付款全部要求是你提供真实的银行账户,有身份证还要写上你的电话号码,不然的话钱转过去,他们有这个要求,然后有利于我们查,我们一一进行对账。这五十多个商贩都是开封市本地人,住所分布在祥福区的几个乡镇,警方对他们的银行转账记录以及每人出售小麦的数量和时间等信息进行了反复研判,其中有12个人有可疑之处,根据这个公司的流水明细,还有这个收购小麦的票据,发现公司跟小贩儿同一天短时间内多次大额转账,这种情况是不正常的,因为小贩儿他要去各个乡镇去收购小麦,卖掉之后公司会给他转账,他在这个短时间内不可能同时收购这个两个或者三个小麦商贩出售给公司的小麦都是他们先从各家各户的农民手里收上来的,再用车一起拉到粮库里,一般情况下,每个人每天送来的货只有一批,而警方排查出来的这12个人都有同一天多次过来卖粮的记录,这显然不合常理,他要下乡收卖,然后再卖掉,卖掉以后再去收卖,然后再来卖,这需要过程,需要时间,有这个粮库,本村的,另外还有另外两个乡的,这么远的路程,他在很短一天之内在很短的时间完成多次卖麦子的这个过程是完成经过何时被纳入侦查视线了。这12个人受凉的道具都是由粮库老板郭毅开具的,警方推断这些商贩应该就是伙同郭毅用虚报小麦数量的方式骗取了涉案公司的购粮款,那么他们为什么能勾结在一起,又是如何分赃的呢?我们用那个大量的调查郭某的这个个人情况,包括这个个人债务情况,他本身就是个收粮食股点儿,他在前几年的这个收购粮食的过程中,在这个村中给这个周边的这个乡镇有很多债主,他在外在外边儿有大量的这个债务。

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获悉,除了粮库之外,郭毅在村里还开办了一家面粉厂,曾经有不少商贩到厂里出售小麦时,郭毅都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没有按时付款,给他们打了欠条,这些钱加起来有五十多万元,但是这个,我们这个秘密走访之后发现,郭某于2020年这个收购小麦结束之后,几乎将自己的这个债全部还清了,我们就怀疑这个郭某的这个资金来源。

同时侦查员还注意到,在12个怀疑对象里,九个人正是郭毅的债主,而他们收到涉案公司的转账后,也没有再向郭毅催要过以前的欠款。由此看来,郭毅通过虚开票据,用涉案公司的购粮款为自己还了债,是存在这种可能的。所以说这个这个案件的性质转变了,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诈骗的要价,没有正式教育,虚构事实,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警方的调查不断深入,案情的脉络更加清晰。另外三个使用虚假票据领取购粮款的人和郭毅没有债务关系,分别是他的妻子杨霞,他手下的会计杨利以及村里的住户赵伟,其中杨丽和赵伟在收到公司转账之后,很快就把大部分的钱又转给了国,通过这个外人调查发现根本就没有向这个粮油公司卖小麦,但是他却多次收到联营公司打了这个小麦款,扣除自己这个10%的费用之后,将剩余的小麦款随机转给了郭郭某,在这个时候我们根据这个摸清了一共13人,有这个重大作案嫌疑,你现在到村的吗?专案组就确定统一行动,说13个对象分13组,这13组都秘密的进村,由一号到最后一号全部到位,然后统一~2020年11月6日凌晨,郭毅等13名犯罪嫌疑人在开封市祥福区的几个乡镇同时落网,我们小区管理民警现在一般进行询问,好,你要如实回答好,这两个是不是空票,是他有没有去卖钱,卖没有领到钱,这个钱用来干什么了?从这里出来,这个一万多块钱是还他的账了。郭毅归案对自己涉嫌诈骗的行为供认不讳,他说,几年前建面粉厂时,自己向银行贷款了近100万元,后来厂子的收入要用来还贷,还要给员工开工资,购置新的机器设备,资金一直周转不过来,所以很多商贩出售小麦的钱,他只能先欠着了。这个账,现在我给你们,实际上你们不理解,我现在实际上是因为这个事儿,我一直纠结好多回了,因为老百姓天天围住我的门,把我的门都给堵堵住了,经常有人上门讨债。郭毅说他自己感到焦头烂额。2020年6月,被害人钱先生的公司租了他的粮库存,放小麦购粮食,还把过磅和开票的工作都交给了他,郭毅觉得这里面有空子可以钻,他随即找了自己的债主商量怎么还钱,他就是说他他想办法还我钱嘛,拿这个给我多加粮食嘛,多加粮食,就说还我款在你这个收去浇小麦的时候,他另外给你的重量加了吨数,是吧,这个钱是抵你的账。

邢勇是郭毅的一个债主,他说郭毅一共欠了他六万多元,快两年了还没有还上他自己的家里急着用钱,一听到郭毅的建议没怎么犹豫,他就接受了,如果给我加加付房钱我才去,我一般我都不想跟他打交道,因为他不相信你嘛,我去了以后肯定是拉了拉的手嘛,就给我加了多少,那我都写在那个桥上了嘛。就这样,郭毅给邢勇开了四张票,共虚报小麦28吨,共计61600元,两个人的债权债务就这样抵消了。通过同样的方式,郭毅也还清了另外八个债主的钱。

此外,郭毅和妻子、会计邻居商量后,还用这三个人的身份骗取了近20万元的购粮款,他那有个账户,有个有个身份证号上都有,他直接都打到他了,我谁的我都转给他,他就当什么都不知道,那当时当时我也没想这些。郭某的妻子,还有他的会计也都交代了这个情况,他们的供述呢是一致的,和这个他们的网银转账都能够相互印证,经过汇总核查获益,一共虚报小麦数量330吨,伙同其他12名犯罪嫌疑人骗取了涉案公司的购粮款共计七十二万余元。侦破工作进行到这个阶段,13名涉嫌实施诈骗的犯罪嫌疑人,他们的作案手段和涉案金额都已经查清了,按说此案应该可以结案了,但是不知道您是不是还记得当初被害人报案时反映公司少了370吨小麦,而现在警方查出来的被虚报的小麦只有330吨,那么还有40吨去了哪儿了呢?还有几十吨对不上账,这时候我们就把重点放在郭某的身上。

侦查员经过对郭某做工作教育郭某供述,他除了虚开,他安排人经常开着个小车,偷走了几轮,偷走几轮,不让他这个看。给给他值班的人员知道,当时卖拉的小麦是处理了处理当地的出现的粮食收购点了。郭毅交代,他指使那个叫赵伟的邻居从粮库里偷出去了40吨小麦,一共卖了八万多元。事后他给了赵伟1000元的好处,我也不拿那个,一边又开一个洗车房,有时候是中午,有时候是晚上,就是看该吃饭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他说叫我去给他拉汽车门就卖了。郭毅的粮库每天都有公司雇的保安24小时值班,为了掩人耳目,每一次赵伟过来拉小麦,郭毅都要想办法把保安先支走,把那个保管人员指挥到外面吃饭呐,喝酒,趁不在的情况下把两头的门打开,然后自己撞车。所以说每一步就是每一个犯罪的行为都是由郭母主导状的。在接下来的审讯中,警方又掌握了其他的线索。

郭毅说自己确实偷了小麦,但除了赵伟,他还有另外的两个同伙,一个叫杨东,一个叫马强,都是涉案公司的业务经理,当时我不知道是咋回事儿,混混卖卖都是叫他叫我练一天,我就是说我给他支负责联系协调,联系给他,给他装车。郭毅交代出来的这两个同伙都是开封本地人,其中杨东已经和他认识很久,涉案公司租用粮库就是这个杨东牵的线。郭毅告诉警察,小麦入库后,杨东马强多次跟自己联系,受益他进行盗窃,后来销赃的钱他们三个人都平分了。我们是区公安局的民警

现在一般都已经询问,你要如何回答,听着没有,当时我的意思是,我是叫他就让我我说你看吧,反正是你只要说咱们去好几站已经安排了,还有就是卖到哪儿,咱就是没有这个出校门的这个门路。我本人杨东和马强归案之后,承认自己伙同郭毅盗窃公司小麦的行为,两个人交代,2020年春节后,他们应聘到公司上班,之后的几个月里,由于接待客户等工作需要,他们两个人每人都自己垫付了几万元钱,基本差不多,都是俺俩说要去搞这个外联,就是公司平常就是比如说公司来人呐,你不不得招待嘛,这公司里边儿有啥,当时公司已经没有风险,就没有钱,俺平常出来不管这个吃喝花销啥东西了,公司签过字没有,报的是75000。杨东和马强表示他俩见自己垫的钱公司迟迟没有报销下来,心里是又急又气。他们随后找到郭毅,商量一起把小麦从粮库偷出来卖掉赚点外快,三个人一拍即合,因为上你公司这些东西从头到尾都是我们,当时我想着我是在运营范围呢,哪好呢?我给手机上记住,三十点2.2卖多少钱?六万多点吧,六万多头,按照杨东马强的胶带,被偷出去的小麦一共30吨,卖了66000元钱是三个人平分的,然而这个说法与警方之前的调查有出入。此后经过进一步审讯,郭毅承认,其实40吨小麦里的十吨是他被这两个同伙卖出去的,这部分赃款是他自己拿的一块多一斤嘛,一吨是这个两两,两千斤就是两万多,这个公司的经理他们两个是不知道了。15名犯罪嫌疑人落网,检察机关依法对他们提起了公诉,其中郭毅等13人涉嫌诈骗罪。

郭毅、赵伟二人同时还涉嫌盗窃罪。杨东、马强涉嫌职务侵占罪。对于杨东和马强涉嫌的罪名与他们的同伙不同,警方做出了解释,实施犯罪的主体不同,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也是不一样的。郭某的行为是通过秘密手段非法获取他人财物,涉嫌盗窃罪,而杨某和马某作为粮油公司的职员,利用职务之便窃取本公司的财物,涉嫌职务侵占罪。目前,八十多万元的涉案资金一部分已经被警方追回还给了被害人,案件的审理仍在进行,项目区警方将继续不遗余力的打击此类违法犯罪活动,优化净化相互区以及整个开封市的招商引资环境,创新举措,靠前服务,主动担当,全景发动,为广大企业的生产经营保驾护航。今天节目当中的这些犯罪嫌疑人,似乎各有各的苦衷,然而有一点,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要明确,就是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可以去违法犯罪的借口,否则后果很严重。

同时在这里我们要提醒广大商家,要经常查找经营管理中潜在的漏洞,及时进行弥补,以免被不法之徒钻了空子。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