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0月10日面对面完整视频(46:04)演员巩俐/杨翔宇:千里追象

2021-10-10 23:29    来源:
X

CCTV13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10面对面视频录像

杨翔宇,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灭火救援指挥部信息通信处助理员,平日里主要从事森林防灭火和应急救援工作。2021年5月份,15头野生亚洲象进入玉溪市峨山县后,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组建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杨翔宇被任命为分队队长,与59名队友开启了一段意义非凡的“追象之旅”。2021年9月21日,第11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在77个国家和地区报名参赛的889部影片中,15部电影入围本届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天坛奖,巩俐领衔7位国内外知名电影人组成天坛奖评委会,为入围影片进行评选。

《面对面》20211010

大象家族的远行,他们感觉是自由自在的吃喝玩乐的,其实后边是有大量的政府工作人员在付出千里搜寻监测,如果大象要攻击你们会怎么办?只能选择经济力给他避让人象平安,和谐相处,面对面关注野生亚洲象一次特殊的北上之旅。云南省普洱市宁洱县孟仙镇。

亚洲向传统栖息地,这群野生亚洲象生活的安静而闲适。一个月前,他们刚刚完成一场长达数月的远行,返回这里,一路北上的过程中,这群华夏大地上体型最庞大的动物一跃成为国际网红,无意中演绎了一出动物迁移的自然纪录片,也向世界传播了一段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中国佳话。这就是当时拍到拍到的象群躺睡的一个画面。

6月7号上午的时候拍他是一般白天休息。对,他一般是在白天,清晨的时候他就会找一个地方聚集在一起睡觉。然后非常有规律,好排的,对,你看就是真的一排的,然后鼻子就是卷缩着,有的我们看是不是有可能还在流口水,感觉那种感觉他离这个村子很近。杨翔宇,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灭火救援指挥部信息通信处助理员,平日里主要从事森林防灭火和应急救援工作,与亚洲象关系不大。今年5月份,15头野生亚洲象进入玉溪市峨山县后,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组建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杨翔宇被任命为分队队长,与59名队友开启了一段意义非凡的追象之旅。在网络流传的也像逛吃睡觉、《嬉戏打闹》等视频几乎都出自这支队伍之手。这次整个监测主要用的是哪些设备?主要就是以这种悬疑型的无人机为主,这个是带摄像头的,带摄像头的,对,然后这个是通过这个机的遥控器,然后像我们监测象群的那些画面就会能传回到这个遥控器上面,然后它也有一些定位功能,然后就能在遥控器上确定象群的一个位置坐标。因为这只野生象群逐渐远离适宜栖息地并接近人口密集区域。为确保人象的平安,云南成立了省级工作指挥部,根据杨翔宇他们提供的象群位置信息,指挥部会在第一时间做出研判,并展开一系列救助工作,因此搜寻监测任务分队被称为指挥部的眼睛。大象其实是昼伏夜出,就是在晚上可能行动会更多,那对你们的作息规律其实也就扰乱了。对,因为我们负责是24小时的监测工作,就其实这个监测压力还是很大的,因为象群他夜晚活动的很远,我记得最远一次我们监测的时候他一晚上活动了三十多公里,那你们要一直跟着走30km,我们就是不停的在转换我们无人机起降的场地,然后有一段的时候我们就只能是在车里边儿就驾驶员开着车,然后我们旁边儿的飞手就操纵着遥控器就在车里边儿边飞着无人机边这么跟着他在后边儿走。其实基本上每天晚上我们都是没有一点休息时间的,这都只能是白天监测的时候几个飞手轮流着休息一下。野生亚洲象昼伏夜出,每天只睡眠2~3个小时,杨翔雨季的最奔波的夜,他们走走停停,跟着野象转场了13次,为了获取精准监测信息,他们成立了四个直飞机组。

即便如此,意外依旧常常发生,有时候他们为何向群不期而遇,我们第一次遇见项群的时候,是在5月29号的时候,我们在玉溪市红塔区,当时我们就开车,一转一个弯的时候,灯光一打过去,像就在我们对面的路上,在横穿马路,当时就可能离的距离只有10~20m左右。

第一次遇见大象这么近距离,就是大家都是还是有点紧张,就当时都是每个成员都是感觉就是屏住呼吸的那种感觉,然后就赶紧的把车灯关了,然后把车熄火,同时呢把车窗摇上来,就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过,在这个过程中会不会也有一些风险。之前和专家了解一些情况,就是一旦和向群近距离遭遇的时候,我们尽量不要去吸引和招惹他们,就保持一个相对静默的状态的话,对于他来说,他觉得你没有威胁他就不会主动来攻击你。

就当时那种情况,除了紧张以外还有点儿好奇,因为毕竟亚洲最大的陆生动物就站在你面前的话,就是还是想很仔细的看看他,但是下意识的反应过来,这个是野生动物,我们是不能离它太近,它是那么大,人是那么小的时候又会感觉到一种恐慌和一种担心,他随便一个动作无心之举可能就对这个车辆或者是人员造成伤害了。第一次与项群的近距离接触有惊无险,但是在后来监测的过程中,队员们还是见识了这些亚洲象的威力,有一张还直接看视频看视频有视频在呢有有有一张车直接就怼到大鼻子口了,几米都不到还在往前开。那个车子也碰到了。

估计是就是昨天那个大象拱的那辆车哇,这竟然的。保持距离成为确保人象安全的首要条件,在航拍时,监测队员把无人机高度保持在100m以上,尽可能减少对象群的打扰,但是如果遇到雷雨或者大雾天气,无人机派不上用场,监测队员就需要接近象群徒步进行人工观察,我们就会用到这个地面监测手段,比如说现在这个就是它是一个红外射电望远镜,但这个就需要近距离了,是吗?是的,这个视距范围以内就是我们能看到的这个距离,如果说有遮挡或者在的远的话就不行,但是如果用这种方式进行监测的话,那和象群的距离如果过近会不会有风险?这个也是就我们一般选择这样人工去监测的话,我们也不会距离他100m以内,因为我们和专家了解到,如果他的这个攻击距离在50m以内,如果说他锁定项群锁定一个目标的话,人是跑不掉的。6月初象群北行至昆明辖区,这个时候野生象家族发生了意外,一头公象离开象群开始独自旅行,既要监测象群也要监测独象,这给本来就人手紧张的监测工作增加了难度。管玉豪是搜寻监测任务分队b组组员,独象离群后,他的任务也从监测象群开始转向监测独象。监测图像和监测象群这个任务执行起来有什么区别吗?它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像他自己随意性比较大,就是想去哪去哪,他自己自娱自乐就是无所顾忌,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样一个情况,忘了吃这个词在他身上形容特别形象,就是他他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因为独象活动目标小,不容易被发现,队员徒步进行人工监测时更容易与他近距离接触在这个过程中怎么保护自己呢就是人在地面上搜索然后天上的无人机一直在跟着,也就是地空配合的这样一个情况天上也在找,如果天上能找到的话,就是尽量看看像和人一个安全距离有多远。

你和这头像最近的距离你大概测过吗?不超过10m,怎么会那么近呢,那天下雨,晚上到凌晨一直在下雨到天亮7点左右,因为雾气比较严重嘛,然后发现飞机就侦测不了了,然后只能被迫选择人工跟进这样一个情况,人工跟进之后就是到了山林里边,我们一路有说有笑的说,那万一一会儿碰到了怎么办?那个结果话音刚落,然后就从前面10m不到一点的一个树林里,然后探出了一个头,然后定睛一看就是大象定在那儿,但大象当时看到我们,他也比较震惊,我和他就是敌不动我不动那个那样一个情况你们会有内心紧张吗?会周围都安静了,只只剩自己的心跳那样一个情况,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大象要攻击你们会怎么办?只能选择经济里给他这样一个情况,大概目视了有半分钟左右,然后他就这个头走了。他走掉之后,我们真的就像内心就像过年一样,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然后虽然内心还是想想会有一种后怕吧,然后他走掉之后,那没没办法,飞机跟不了,因为雾大还是得人工跟,那只能顺着他走的方向,然后慢慢慢慢的跟进就明知道有风险,还要再继续跟进对,万一他有一个临时性的一个方向的转变,万一他又误打误撞的转到村子里村子里,我们得及时预警。独象和象群一路向北,期间许多地方是他们首次到访,因为预警及时,应对措施得力,人相冲突的事情一直没有发生,当地的村民们他们会不会有一些怨言?就是他们就是更多的是表现出来一种喜欢和欢迎吧,就是因为好他们提前就被通知到,说是如果说进到你家的田地里边儿,或者你家房子里边儿,你不不能惊慌,不能去为了那些庄稼,那些食物这些东西就去惊扰到象群,因为云南省它有一套野生动物造势的赔偿机制,所以他们知道这个专家大象吃了政府是会赔的,保险公司是会赔的,所以他们这个担心顾虑小了以后,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在峨山迭所村的时候,一位妇女他就说呀大象进到我们家里了,进到我家的田地里边儿去吃东西了,然后旁边的人就说,呀,这个大象进你们家是一种福分,就是他们都百姓都有一句话叫做吉祥入狱就是吉祥的大象进入到玉溪,他们都会这么说一个谚语,还有一个村民是晋宁区高粱地村的,他叫唐正芳,他得知道大象要进入到他们村子旁边的这些地方的时候,他主动去田地里边儿把所有他家的玉米全部都割了,然后全部交给政府,然后放在这个大象会过的路上去给他投食,他就说他生怕大象饿着。在人类的友好相待下。

也向家族成员继续着自己愉快的旅途。他们的照片和视频在网络上不断传播,对媒体大量报道。一时间,大象火了,向往何处成为街谈巷议的热点话题,他们成了全世界的团宠。但是为了确保大象一路平安,搜寻监测任务分队的队员和沿途各级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却是操碎了心,他们感觉是自由自在的,吃喝玩乐的,其实后边是有大量的政府工作人员在付出日以业绩的这么日夜的这么努力的。还有一个事情我记得比较清楚,当时过了易门县十街乡的时候,他们乡镇的一个干部,一个女干部还流下了眼泪,就是第一个是他顺利的护送象群穿过了他们乡镇往西走,当时是就是感觉到工作完成了很高兴,但同时又看到他们在指挥部大屏上那种胖胖的,憨态可掬那种身影的时候,就是还是感觉舍不得他们那种感觉。以往人们的印象里遭遇到这个野生动物的时候,人们很多的是第一反应是要防,但是我觉得在这次的整个的监测过程中,对压轴像除了防之外,更多还有一个护,而这个护是爱护的护。对,我们总有种感觉,就是因为野生动物嘛,它生活的区域按理来说是和人生活的区域应该是分开的,但是这次就产生了这么大的交集以后呢就是感觉还是第一个,我们政府人类这边儿展现出来了很大的这种善意,就是有的时候还会担心他吃的好不好,就是如果说吃的不好的话,还有意的增大当天的这个投食引导的食量,包括专家组成员每天都会跟我们要一些他拍的照片,就来分析象群是不是生病了。有一次像在这个树岗旁边蹭了蹭,掉了块橡皮,他们会把这个橡皮拿回来研究室去做一个分析化验,做一些这个健康方面的一个研究和调查,就是这次的话,在这个一些防控一些封锁的这些措施以外呢,更多的我感觉还是就是一路是感觉是在护送他们前行。

7月初,象群北行至玉溪市新平县独象进入玉溪市红塔区活动,因为独象即将进入城市人口密集区域,为了预防人象冲突,造成公共安全风险,指挥部启动应急管控方案,将其短暂麻醉原液安全转运到西双版纳保护区内,但是整个采用麻醉的方式的话,这个当时评估过它的整个安全性吗?在指挥部当时是研究过很长时间的,其实他这个麻醉之前在版纳和普洱地区是有这种先例的,麻醉一头像基本上是有很高的这个成功的概率了,基本上是基本上每次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如果说之前就有人提出来说是一群象全麻醉了,带回去就行了,但是一群像这种麻醉是在整个世界上来说都是没有这种先例的,因为你一旦麻醉了一头像以后,他另外的像它是能够感知到这个像它被麻醉了,然后会不会对这个实施人员造成一些威胁,就是会不会其他的像就跑了不受控制,这些担心都是有的,所以就一直没有实施这个群像麻醉这种好。杨翔宇发现长时间的友善相处,向群似乎和人类保持了一种默契。

据他回忆,向群到了昆明辖区之后,可能感觉到人员越来越密集,温度也越来越低,就没有再继续向北,而是顺着人类引导的路线开始向南折返,寻找家乡的方向。实际上我们监测下来发现向群他有时候他是他那么大体型,他是很容易就突破我们人类设置的一些障碍,但是他就最终就又选择了这些路线呢,我觉得像他是能感受到人对他的友善和这个关心的,一开始他不愿意去吃人头食的食物,但是随着到他北上以后,往南归的时候,他其实更多,他路上丢着吃的,诶,我顺顺一鼻子,我就勾上来就吃了,这这是一种信任了。对,他南下的时候,他进入到村镇和一些公路上的时候,他就显得更自然一点了,就是他就感觉好像很随意的就进去就吃,吃完了就走。8月初南归的象群家族抵达玉溪的原江之畔,今年5月他们从这里经过时,原江还处于枯水期,他们直接涉水过了江,而回城也是风水期象群需要从他们不熟悉的一座桥梁上通过。通过大桥绝对是有点危险的事情吧,因为第一个我们之前不知道向群会不会过这种人工开设的设施,因为不确定。

第二个是江面儿,当时水流是很急的,因为云南进入到雨期,我们就担心它在桥面儿逗留过长时间的话,一个是这个桥面能不能沉重,他体型很重。第二个是他看到水了以后会不会感觉很兴奋就往水里边儿跑,往江边跑,然后对于小象来说肯定会有一定的风险,但是还是有这种顾虑的,就是所以当时就出动了三架三组无人机监测小组去监测象群,也是特别想把这个这么重要的一个时刻给全程的这么记录下来吗?我特别特别清楚的记得是那个桥的长度是150m。

它通过的时间是三分15秒,就那种场景给我们是很震撼的,因为以前都不觉得象群是他不会通过这种桥梁,建筑物这些地方,结果他就感觉和人有一种默契吧,他就很快的没有在桥面上逗留,很快的就过去了,就是给我们感觉很顺利,就是同时就感觉那个心里边儿的一块大石头就落下来了,大家都感觉到很高兴,当时他们在一线的时候说是赶紧给我打电话说队长队长过桥了,过桥了那种就是非常非常激动。跨过元江桥意味着一度北移近500km的象群跨越了南归的最大障碍,进入适合他们生存的区域。此时搜寻监测任务分队的工作也接近了尾声,一百多天与象同行搜寻监测分队穿越四周市十县区监测象群活动1266km,空地跟踪2390小时,标绘要图377份,为地方各级政府第一项管人助迁理赔提供了精准依据,确保了人像平安。走的那天的时候,大家其实心里都是百感交集的。当时我们都每班执行最后一次监测任务的时候,大家都是轮流的喜欢多看看这个项群在干什么,就感觉好像不辞而别的就走了,因为我也我们也不可能去跟他打招呼嘛,就是通过这个事情以后,我就觉得我们和大象建立了一种感情,最小的那个叫宝宝,因为他是刚出生的嘛,他一路监测下来,他北上的时候他是只会喝奶的,他别的食物他都不会吃的,然后随着他难返的这个路程以后呢,他慢慢的他其实也开始吃一些草,一些玉米呀,这个时候我们都会看,就感觉是我们护送他了以后,他一路都在成长,然后他们有几个小巷会在一起互相打闹,然后玩水,或者是就会有那种蹲在地上推推散散的,都会有那样的画面,大家有时候都会那种不由自主的就笑了,跟了他那么多天了,就感觉是像看自己孩子那种感觉,因为他们就感觉像一群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的,到处搞点小破坏,吃喝玩乐,然后到处这个这个跑来跑去的,心里边儿感觉很欣慰,那种感觉。1。对。大家好。

我是演员巩俐担任第11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电影节是我们就电影院的港湾,就是一个像一个回家一样,从0,34年演绎多个经典角色,你看到的是什么,我看到的时候我成长,我自己也觉得我成熟了,是一个演员,只是一个演员,我也不会那么多事情,可能也给不了大众很多的娱乐,我就希望我的生活的环境不要太过于嘈杂。面对面专访演员,统一。大家好。

我是演员巩俐很荣幸能够担任第11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今年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15部电影来参加比赛,我们全体评委一定会用认真专业的态度来评选我们心目中最优秀的影片。2021年9月21日,第11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开幕,在77个国家和地区报名参赛的889部影片中,15部电影入围本届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天坛奖巩俐领先七位国内外知名电影人组成天坛奖评委会对部委影片进行评审,《我我我我帮你开》。因为我知道9月29日在本届北影节闭幕式上,评选结果被一一揭晓,五部中外佳作分享了几个主要奖项,评选的标准,对评选的标准是,其实大家是是可以畅所欲言的,没有任何的束缚,大家都是都是自由的,反正大家都是有一个责任,尊重每一部电影,我们要聆听每一个人的想法,我们不要打断对方,我们也不要批判对方,因为每个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不可能是一样的,为什么在你心目中他是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男女主角,你要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我们的喜好都是不太一样的,对一个电影,但是其实到最后的共识是一样的,什么共识?最后的共识就是一个好电影是还是能感动我们的。从理性再去看一个东西的时候,你变成感性的时候,你已经可以忘记你的理性,忘记说这个电影我们要评选什么什么样的那几个想象,你看电影的时候把你带入一个感性的时候,他已经感动到你了,这个是一个共性。

作为一名飞升国际的著名演员,在此次担任天坛奖国际评委会主席之前,巩俐曾多次受邀担任世界各大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和成员,包括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东京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戛纳电影节评委会成员和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那这一次作为天坛奖的评委会主席,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记是你看中的,不管是中国的电影节还是国外的世界电影节,电影节是我们就电影人的港湾,就是一个像一个回家一样,就是我们在外面工作,做电影演员只是一项工作而已嘛,我们的工作也有他的,就是辛苦的一面,开心的一面有不开心一面,但是我们要有一个诉说的地方,我们有一个展示的机会,那回到电影节,来到电影节就是一个港湾,就是一个家一样就全是电影人,喜欢电影的人在一块儿,我觉得是作为电影节的,不管是评委呀还是主席都是为电影服务的,就是让大家能够看到更多的好的电影,评选出更好更多好的优秀的这个文艺片的电影,有一些电影,其实你看完之后你会沉思很久,你会思考很久,你会得到很多的洗礼,这就是文艺片的一个它的一个魅力。本届北影节期间,来自京津冀的31家影院放映了近300部一千余场四的中外影片,其中包括专门设置的巩俐作品回顾展,从他的银幕处女作《红高粱》,到去年刚刚上映的夺冠十部影片,涵盖了巩俐三十多年的从影生涯。当我们回看这一次电影节上巩俐的个人作品展这十部电影的时候,我们可能看的是你曾经塑造的经典的角色,我们甚至可能看到的是时间的流逝,那你看到的是什么?我看到的是我成长在每个阶段的不一样的表现。我自己也觉得我成熟了。作为一名演员,巩俐可谓是星途灿烂。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他与张艺谋,陈凯歌等导演并肩频频站上世界最高规格电影节的舞台,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位主演的电影,获得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的女演员,《红高粱》里的我奶奶九儿《菊豆》里的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的宋眠《秋菊打官司》里的秋菊,《霸王别姬》里的菊仙等等,一个又一个性情鲜明的女性形象征服了全世界的观众,而他最近一个为人熟知的角色是夺冠中的郎平。

大家都在想一个深入人心的面孔,演另外一个深入人心的面孔,这是很厚的一道墙,太厚了,很难穿越。当时的时候是这个剧本之后,陈凯新导演就跟我说说,那是我在上海在准备别的电影的时候,陈伟霆导演就来了,他就想看看我,你就是能不能演是这个意思还是看你有没有整什么地方吗?不能整吧,就是作为一个就是我觉得他也他也应该是很不喜欢一个演员整的不像自己的,就是我我觉得主要是来检验你脸上就好了,还有一个是我们都在聊说这个角色希望我来扮演,因为她是一位伟大的女性,本来是全中国的心目中的偶像,就说这个距离我们太近了,我每天都在这个看她的比赛,看她的视频,我说这个如果演不好他的话,我真的觉得我很对不起对不起他也对不起大家,我让我想一想,完了之后没有没有马上答应,没有说推辞,就是你在做思想斗争,我有点儿忐忑不安,还没有过这种感觉,大家都给我鼓励说你尝试一下,没有人逼你一定要演就是你你说不,我不敢我不行我不能演,可能这个角色我可能觉得我演不好,那可能就就就结束了。但是我觉得我要不尝试,我真的是觉得我要不尝试的话,我怎么觉得我演不了呢?我也很热爱体育,如果不干文艺的话,我可能也会打一个什么球之类的哈,所以我就决定了,说我好我尝试。当我决定的那一天,可能我就进入了这个角色。通常在准备一部电影时。

巩俐要花几个月的时间体验生活,但决定出演郎平时夺冠,剧组已经开拍,留给巩俐的时间只有20天,这是他从业生涯中准备时间最短的一次,这么短的时间进入到一个人的身体里,然后变成他,成为他,对,成为他,就就是愣愣逼着自己,我也不知道,就是我觉得可能是郎指导给我一种力量吧,因为我我其实我只见过他一次,在那个申奥的时候,多少年前了,我也去了,我代表中国的文艺界,他代表体育界,我们一起去俄罗斯,那时候还是俄罗斯呢,完了之后就没有见过。我说导演你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先不要拍我的戏,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去见一下郎平,去看一下他的指导,去了去看他他们训练,因为之前没有接触过排球,以前打过羽毛球,喜欢打羽毛球,完了打乒乓球打的不是很好,打网球都是小球,这这个球是比较比较大的,第一次接触就是看到运动员的时候,打球的时候觉得他可能挺轻的,就是那个重量不知道拿到球的时候其实它挺重的,它不轻,它是有重量的,而且它很硬,就你打到手上的时候它一定是很疼的。郎平指导还说,诶,你好像干错行了,你好像应该做一个排球运动员,他觉得你有排球天赋,他觉得我有点儿有点儿排球天赋,然后说我说那我可能只能打一个自由人吧,因为我比较矮,然后他就在那了,自由人也可以,自由人很重要,我说我我我可以,我愿意,就是都了解,可能都要去了解,都要只知道膜拜,膜拜膜拜。那段时间巩俐跟随女排训练,早上一起报道,中午一起吃食堂,晚上一起下班。电影上映前,预告片中的一个背影镜头引发热议,网友建立了一个话题,巩俐背影视演技,并得到郎平本人点赞夺冠,拍完后巩俐一时竟改不过来,仍然习惯性驼背。就是说话的时候就习惯了,就要挺起来,因为郎指导最大的特点就是这个就是他的伤。就是你从外外表看,再看他的眼神,看他的所有的视频,还有她的指导的时候,你能看到她的她的过去,她走路的样子,你知道她身上一定是有很多的伤,但是后来我就觉得我既然我我演了,我接触了这个角色,我一定要把他演好,她是一个伟大的运动员,她是一个伟大的女性,所以我一定要把它演到,我觉得这个这种信心吧,一个信,一种信心,一种力量,所以当这次女排在东京奥运会上战绩不佳的时候,你跟他有沟通吗?

或者你内心心灵上跟他有沟通,心灵上肯定是有沟通,但是我没有去打搅他,这次的我全都看了,就从头到尾一直在看,是很遗憾,可是呢,我觉得圣舒舒文宁不是他的精神就不是不是这个奥运精神,奥运精神就是一个体育精神,所以我觉得没有没有什么继续继续战斗,中国女排肯定是很厉害的,下次再见,下次再见。对。和中国女排一样拼尽全力永不放弃也是巩俐的人生信条。拍摄《红高粱》时,她提前两个月跑到农村体验生活,花一个多月时间去学习挑水,双肩都磨破了皮。拍兰心大剧院时。

巩俐需要学会使用后坐力很大的长枪,他的手臂挂上沙袋练习了两个月,直到可以单手连开几枪,手臂不晃,他为了一个镜头练习拆解生锈枪械练到了手都磨破,但最后那个镜头却被剪掉了,那个真的是练了很久每天练就是在黑暗的地方练装枪,因为那个枪已经生锈了,那个是真的一个真的枪,子弹是假的了,全部把它拆开,从拆到装,拆到装,每天我这手指头都破了,但是就是我觉得导演会用,他肯定会用了,因为我都练的这么好了,我拍的时候拍的也不错,确实是在一个很紧急的时刻,在那个现场,就是拍的时候也是那个情节吧,就是他在很很紧张的时刻,就在不能有灯光的时候,他把子弹放进去,马马上把枪擦好以后带上就走了,那段戏没用,可是呢,我觉得为什么没用呢?我觉得导演很厉害,他会把他拍了拍之后他不用没关系,就说你身上有了这个技巧,跟你没有这个技巧是不一样的,在你身上,在一个演员,在一个演员身上,对你是会装枪的人,你是会懂,你是一个懂枪的人,跟不懂枪的人,你你的身上的完全是不同的,你的表演出来你的状态,拿枪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其实我就知道导演给我们的一些所有的这些练习都是跟演员你的角色是有关系的,所以导演剪掉了,连问我也没问,但是入行三十余年,每接下一个角色,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巩俐都会仔细的研读剧本,搞明白每场戏份的来龙去脉,对人物充分的了解,最终把角色的灵魂表达出来,而这些通常需要提前花几个月的时间去沉浸。他曾说,我没有放弃任何镜头,哪怕半秒钟都不能松懈。不认真的话。

你怎么去演另外一个角色,你怎么去进入另外一个角色,这个人物你在拍摄的这个几个月当中,一直要在你的心心里,一直要在你的身体里面,你就是他,你的灵魂,你的说话,可能你每次有时候吃饭的时候你还在想,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他就是认真是不是什么美,不是什么美国,这是应该做的,你是很多演员的榜样吧,没有有没有听过大家评价或者用榜样这个词儿,你大家真没有说是榜样吧,就说你工作很敬业,就是很认真。

反正最多的一个词说你你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就是这样,就我就我不知道这个这个事情,我说你是夸我呢还是还是说我事儿太多呀还是怎么样?我有的时候觉得就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要把它做到最好,我认为的最好就可以了,所以这是一个习惯,我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就是跟我讲,就是说你如果说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把它做完,你把它做好,你把它做到你觉得最好就可以了,那你不要半途而废,一定要做完哈。所以你曾经说过半秒镜头你都不会懈怠的,因为这都是会永远留在时光机里的东西。我觉得是电影本身就是一个遗憾的艺术,每个导演都在想这个地方,如果是这样就好了,每个演出,如果那个那个地方我那样演就好了,他永远是一个遗憾的艺术,就是我是觉得我把握住每一秒的机会,我把它做到最好,我希望不要这个遗憾,是我的失误造成的。

你戴上帽子了,冷,冷了脑袋,怎么回事儿,脑袋怎么回事别扭。在拍电影之外,巩俐几乎与娱乐圈绝缘,她没有微博,不参加真人秀,不出现在综艺,也不做选秀节目的评委,她甚至没有工作室,也不参与任何投资,除了每年一部电影作品外,很少有人知道巩俐在做什么,她对自己的称呼始终只有一个,演员巩俐。他们曾经有过一个评价,就说你看巩俐是现在你能看到的最火的,最热做的那些好像类似于躺着都能赚赚钱的那些方式,或者投资的方式,这个圈子里都没有。巩俐说他是努力的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之内,让他的生活范围变得最小,你认同这个评价吗?

我是认同的,我确实也认做的吧,就是我比较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就是他的出现很重要,《就是你》要怎么去坚守,怎么去坚持你的环境如果是一个非常嘈杂的环境的话,你怎么去塑造另外一个人物,你怎么去专注的去塑造,塑造是一个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你不是在演自己,你是在演另外一个人,所以我觉得我能够看别人的时候,我就坐那儿看别人,我就希望我的我的生生活的环境不要太过于嘈杂,我参与的事情不要太多,因为我也我也我也不会那么多事情,我可能也给不了大众很多的娱乐,真正的娱乐去,所以我也不会对于流量什么这些词儿你可能就更无感了吧,我觉得那个太不重要了,那个都是一些过眼烟云的事情,我觉得那个坚持不了很久,我也是觉得这个行业就是很容易被人误解的一个行业,所以我们尽量把它做到最好,做到自己坚守自己的一个一份纯净,这个很不容易的,因为这个行业确实也是诱惑非常多,从一开始我也没有签约公司,我没有任何的人去束束缚,我说你一定要一年之内要拍几部电影,你签约了吗,要拍几部电影,你要怎么做,你要怎么做,你要怎么做自我宣传,你要按照我们的规定怎么做,我没有,我说我不要,我不需要,我一定要自己掌握我自己的命运。岁月流转,演员巩俐和她饰演的角色成就了一个传奇。作为本届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巩俐领衔大师班,围绕表演电影角色及他在国际舞台上的种种经历,向影视后辈们分享她的经验和感悟,你会最想跟他们分享什么?我觉得不一定非要说是做电影的人,就是对所有的人,我都想说,不管你做哪一行,我觉得你要专注,去专注,去去努力,去做好它,你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不要去很容易的去放弃,很简单的去放弃,就我就觉得作为一个演员,其实是有的时候是挺难坚守,也许到了一个程度,因为现在这个社会也很很多的诱惑,是吧,怎么去坚守你所热爱的这个事业,就只有你热爱你才能坚守,你如果不爱,真的是坚守不住一个人,一个演员,他是有灵魂的,就是电脑做出来的东西,跟演员,真正的演员的表演是不一样的,是不一样的,其实这个职业是很美的,永远在这个世界上不能缺少演员这个职业,不能缺少电影这个光影给我们带来的心灵的洗涤,用伟大这个词,一个演员的伟大应该是什么,他的伟大之处就是你生塑造了这么多的角色,你要看那个电影的时候,你想想,我们还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人,对这样的一个形象,这样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在这个电影里面永存永永存在人间就是这样的一个工作,其实是蛮伟大的电影工作者,不是我们演员了,我们就之前修复了好多以前的电影,非常非常受欢迎,不相识的电影,对,对对,好像是几秒钟的票就抢没了,我觉得一个电影真的是,就是他的魅力真的是永存,永存到现在就是一就是一个电影,一个一个这样的一个电影,这么早前的一个电影,到现在为止大家都这么希望去看到他,因为什么可能就是他的魅力,电影的魅力。所以我觉得我们电影人承担的就是就用光影把这些历史的痕迹,历史的一些故事把它记录下来,我们也觉得做这个工作很很荣幸,而且很自豪,当你头发再白一点儿的时候,再延长一些的时候,成长为一个什么样,因为你在生长吗?

你最终最想生长的样子是什么样子的,我觉得就是能得到大家的尊重就是很重要的得到一个演员能得到大家的尊敬,不是只是让大家觉得你是一个搞娱乐的,让我们乐乐而已,可能受到尊重是一个很广阔的一个词,真正的在多拍一些好的作品,能够给这个世界留留下更多的角色,更多的很好的人物。这个就是我想以后我应该再继续做。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