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央视12套心理访谈20211010海来阿木:我用音乐治疗人生(35:57)

2021-10-10 23:50    来源:
X

CCTV12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10心理访谈视频录像

海来阿木,一位深受欢迎的原创歌手。2017年,海来阿木因一首《阿果吉曲》走进观众的视野,一炮走红。此后的几年,他的作品在网络上一直保持着很高的人气。2021年3月,海来阿木拿下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0年度全球流行音乐金榜的“年度优秀歌手”和“人气歌手”两个奖项。

《心理访谈》20211010海来阿木:我用音乐治疗人生

鲜花掌声奖项,他是一位优秀的彝族原创歌手,生活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开心的,未及而立之年,仿佛已过半生伤感的生命底色该如何调整与重绘?敬请收看海来阿木,我用音乐治疗人生,你好,您现在收看的是《心理访谈》,我是主持人阿国,今天呢,我们邀请来的这位嘉宾,我要特别介绍他呀,是一位很红的歌手,而且呢,他还是一位创作人,他很多歌曲呢都是自己创作,自己演唱,那么他是谁呢?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月亮冷冷的挂在天上,有的呀,直到明天将是一场离别,我们生起火对唱起歌儿跳起舞来,趁着酒意诉说这一生的悲与喜。就把这首歌送给心爱的人,不知所措才是人生,我学会了,成长。吗?啦啦啦啦啦。这是海来阿木。

一位深受欢迎的原创歌手。2017年,海来阿木以一首阿果吉曲走进观众的视野,一炮走红。此后的几年,他的作品在网络上一直保持着很高的人气,在各大平台也获得了不少奖项。2021年3月,海来阿木拿下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0年度全球流行音乐金榜的年度优秀歌手和人气歌手两个奖项,同时参与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多个特别节目的录制,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就把这首歌风雨失意的你是喜是悲尘缘注定,不折磨自己就把这首歌我送给你,忘了你昨天已经过去,所有的伤个半楼已离去,你要相信明天的天空会更蔚蓝。

阿木的名字随着一首首单曲频繁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阿木的演出活动不断,他的生活也愈发忙碌起来,以至于近三年来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整觉了。伴随着风光数字海来阿木的失眠也越发严重,在社交平台上,我们常常看到他发表的无奈心情,这位敏感细腻,长期失眠的音乐人他还好吗?好,刚才我们认识的这位可以说是非常火的歌手,叫《海来阿木》,你好,阿木你好。主持人好,hello,大家好,我是海拉木,可以说其实和海拉木的这个聊天儿时间拉的比较长,我们在去年的时候就相遇了,但是那个时候因为疫情突然出现,所以就推迟了,终于跟海拉阿木的聊天开始了,呀,终于再次见到我们阿国老师,我是看着阿国老师的节目长大的,对很多人都是这样,看着看着我们节目长大,看着我的节目成熟的,希望你能更好的成熟起来。旁边呢是我们今天的心理专家王凤香老师您好,王老师你好,阿国,你好,阿木,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刚才其实看了那段视频,我有些问题想先问一下海拉姆,其实你现在真的是非常忙,算不算是个空中飞人?

过安检的时候他说你这14天你去了16个地方,其实你的忙不仅是在空中飞,因为你是唱歌专是你的专场演唱会吗?有的时候会因为演唱会还有一些节目通告,各方面都有,呀,反正你你说这个忙这个忙,我觉得其实不仅是个动词可以想见忙背后的海拉阿木的那种生活哈其实蛮好,说明大家喜欢你的歌一方面很忙在忙一空中飞来飞去在唱歌但同时好像你又有些失眠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失眠是吗?对失眠到什么程度我基本上现在每天的睡眠时间可能也就是三四个小时几点睡我觉得每天都是2点以后睡不像昨天晚上我就基本上没怎么睡我这种应该属于是出道到现在三年了就三年对一直都是这样只是呢今年会更严重一些我的团队他们做事儿我不是特别放心就我得去操心操,每一样我都得操心明天行程安排好了嘛,明天是谁来化妆,明天我们是怎么出行,谁来借鉴,都都安排好了吗?这个文章你们发了吗?就很多时候都得去操心,但是你你都说你有团队给你做事儿,你还操什么心呢?你是担心什么?你是对他们不放心,我担心,我担心我的团队就是他们会出现一些假如哪个环节你要是稍微懒一下的话,就你知道那个榜单,我们每天那个榜单,你想这个大家都是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的,对,所以我就每天都得自己亲自去去看一下你怎么你现在打榜单是什么样的一个位置,影响位置是我还好吧,我觉得反正如果是歌手榜的话,基本上还是比较比较稳,基本上都是保持在前五,然后如果是音乐的话还好,就在榜整个榜上应该还是有七八首哇,保持前五,要是掉到第六你就不舒服了是吗?如果是歌手榜第六的话,我就会觉得我应该加油了对,会有这样的一个激励,这样因为疫情稍微的缓下来以后,你感觉你有什么变化心理,这个有这个肯定有变化,反到了这个时候我会觉得就是我就会觉得更有压力了,我就感觉好像我这段时间没有没有没有做事儿,没做事儿会怎么着,紧张紧张就觉得好像自己开始跟音乐没关系了,就感觉这段时间没有为音乐做点儿什么事儿。你今年多大?

我是93年,就三年哈,但是28,是吧?正当年到理解这这种状态持续了三年,对,三年了,身体有没有感觉到一些不适什么的,我觉得嗓子有点儿,嗓子是有点儿有点儿退化的感觉,出道之后就感觉好像这个应酬就没断过,但是我觉得我我还是有点我这面子有点薄,我都不太不太好意思拒绝人不好意思哈,哪怕我去做个五分钟我都还是会去,但是我也会非常的拒绝自律,我今天想着就就就去做十分钟,那我十分钟以后我就跟大家告辞了,但是就是你要去对再去待会儿就走。对,因为我不去,我就我这心里边我难受,我就觉得就我我可能会这就是会让是你难受,还是你担心对方对你有什么看法?

我害怕他会难受,害怕他会对我有看法,有误解,对,因为我觉得我们这个工作其实还是得有得这个有我们这个圈内的人才能理解我们的工作强度有多大,而圈外人他是不理解,他只会觉得可能就是你这有点飘了,他会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就还是尽量的尽量的让大家满意吧,就这种状态。

王老师,我觉得你你听到阿木聊了这段,但我觉得阿木这种状态其实我们并不陌生,现在的现在的人,是吧?进入这个时代,我们都在飞速的列车上,对对,我听起来就他做了这个经纪人做的事情,助理做的事情就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里里外外有人干,但是他还得操着心,而且呢就是精益求精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品质。但是呢当你做过的时候,他就有一个大量的内耗,对就能量的内耗,而且呢阿姆就是对自己的要求,对粉丝的这种责任心,责任感就导致他要面面俱到,谈到失眠嘛,我看阿姆谈到失眠的时候,就这个不自觉的把把头像往这边儿压了一下,其实他有求助的这样的一个愿望,就是因为失眠可以说是我们一个共病,对对,因为内耗导致抑郁,那抑郁就是失眠,其实是抑郁的一个非常典型的一个症状。说到失眠哈,我特别想说这样我们周围很多人也失眠,但我发现失眠有两种,一种是他真想睡睡不着,一种是他不想睡,他舍不得睡,他觉得这个阿木这种白天时间都是别人的,都是都是老公的,对,都是父母都是孩子的,晚上大家都入睡了,深夜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个时候是我的世界,就要开始做我喜欢了,阿木是躺在床上两个小时把那事儿捋一下,还还跟粉丝,我就感觉他他其实根本没有进入到这个税,你是属于不想睡还是舍不得睡的那种人还有事儿没没做完呢。对,肯定不能睡,刚才谈到了,其实他是浅睡眠就不想睡,和阿木不能睡,都是一样的,王老师说到我心坎儿上,就是这个时间呀,就是用来做更更加有用的事儿,你们认为说睡觉不重要,他觉得浪费时间,对,对对浪费时间,所以要做那个更有用的事儿,那一旦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呢这个身体它就会失调,因为阿木他现在因为他正当年,他的底子又厚。对他还没有太多的这个躯体化的一个感受,但是他说到声音的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一个微妙的应该有一个躯体的一个一个原因导致的一个变化,我还是建议就是睡眠还是很重要的,因为对阿木他们这种搞音乐搞艺术的这个这个群体来说,在创作的高峰期的话,这个失眠可能就是他们的宿命,音乐本身它是一个特别能够激发人的这种情绪的这样的一个状态,尤其在他去寻找那个准确的音符,准确的词汇,我们说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嘛,就是你就是睡不着觉,平静型的音乐,它就是催眠放松嘛,我们听起来就觉得好舒适,就是我们看好多情音乐是这样的,但是呢有一种音乐,它是积乐型的,你像摇滚,爵士,这些音乐它是积乐型的,所以他听了以后会让人翻江倒海,情绪波澜起伏。

对,你看孔子他他他曾经就是闻少月叫3月,不知肉味儿,就是不要说睡觉不行,连吃饭都没有滋味儿了,那这个时候如果是说音乐人想保持旺盛的这样的一个生命力的话,其实他要不时的就抽离出来,我不能长期的处于这种癫狂的创作这种这种状态,那否则的话就身体就要出问题了。对你说的长期癫狂,他现在癫狂三年算不算长期,这个这个时间就是有点儿长了,警钟要长鸣,就是给他敲一个警钟还是有好处的,对王老师说这点我也觉得他特别想跟阿木分享哈,我也在想为什么那么多喜欢听阿木的歌,而且一首歌出来瞬间,你知道他的歌300,300亿的点击量的时候,就这个数字对我来说无感,但是我真的听到我们一个同事,说他们家3~4岁的儿子,临睡前,就听了你的一首歌,月亮,你别再柔情似水,我的朋友,你别再多愁善感。昨天已经过去,所有的伤心和烦恼已离去,你要相信明天的天空会更为你的歌。其实你还真是老少写意,很多都喜欢,但是而且你发现没有发现阿木的歌是这样的,就是有些人唱歌其实就是唱而已,歌唱而已,但是他的歌是和情绪其实走的,他是用生命在在演唱,对,你是用生命在演唱我的歌,你直接到你的心里的这个情绪层面,在这个层面扰动你,我不知道阿木你有没有觉察到你的歌有这个特点,你在创作的时候有没有有意识的往这个路子上走,还是说其实我没有,因为我我现在其实我是这样的,我甚至包括其实很多身边其实我们很多音乐人坐在一块儿的时候,我从来不会听弹音乐,他们可能会弹音乐,但我不会,我我只会听他们让我讲两句,我说我不我讲不来,我不会讲,我说我不是艺术家,我就是个音用音乐,如果你一定要定义的话,我是个音乐人,一个用音乐讲故事的人,我在我的作品当中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从我的第一首歌到现在,其实我的歌基本上所有的词儿都不不押韵的,很多人就经常会问,你这词儿有点儿不太押韵,那我就跟他们说,我说我可以压抑,但压抑了就表达不出来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一旦压抑是抒情,对,你这更像是说话,对我我就喜欢,我想讲什么,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讲,我不想再去挤一些东西在里边儿了,只要好唱就可以了,包括我写的不过人家月亮月亮你别睡迷茫的人他已酒醉思念,人已经不在,但是呢我我就想在这个时候想说大家想说的话,我不想押韵,这个我就是一个用一面讲故事的人,你讲故事,你主要主要是讲的自己的故事,但是你也会把我就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故事,我会用我自己,我的所有的作品当中我会用自己的故事,这是第一第二呢是我也会去听,包括就像我们刚刚开始的时候谈到的,我会听粉丝们的东西是一样的,我也会去听别人的故事,也会去观察别人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就是大家看不见的,其实我也我也早就看见了,就是我还是会接触人性的最背后的那感性的那一面,我我也会,所以呢就作品很多人为什么听了我的作品,觉得大家都在讲大家的故事,可能是这个原因,我也会我在讲自己的故事,同时可能也在讲别人的故事,你了了解知道喜欢你的粉丝究竟是哪些人群,是些什么人,我的粉丝群体有据我自己的这种感感受要么太小,要么太大,25岁到45岁之间,而且这是绝对是一个大群体,觉得我们之间就是用经历彼此感染着对方,他们也有经历,我唱着他们的经历,他们听着我这个故事和阅历,有个美丽的女孩,他的名字叫做过几句他清澈的眼神。内海来阿木的歌曲曲风普遍沧桑伤感,常常能引发人的共鸣,是很多人的深夜歌单。对阿木而言,他的每首歌里都藏着一个故事,谁能想到几年前海来,阿木还是一个四处躲债的落魄小子。

2013年,海来阿木的女儿因病不幸离世,随后阿木也因为欠债被追讨离开家乡,东躲西藏。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就在前途茫茫的间隙,阿木的创造力却被激发了出来,他先后写下阿果吉曲别知己点歌的人等多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不得不说,阿木的夺目光环背后,是他这一路的苦难生活和痛苦往事,大多的歌的背后都有一种就是伤感,你觉得这是就是你的人生的这个生命的底色吗?前半生就还是在28岁,前半生还是在点歌的人之前,点歌点歌的人之前真的就没,我就感觉好像我的生活中没有发生过什么点歌人,之前是多多大吧,你告诉我点歌的人是26岁,20,26岁,今年28,那也就是两年前吧,什么都不顺,不是一一件事儿不顺,是生活里边儿基本上没有什么开心的事儿,就全是我就是悲伤的事儿,那怎么倒霉,是吧?怎么都发在我身上,身边的这个朋友离我而去,亲戚又要迫害我,各方面就一路这么经历过来,所以现在我经常跟很多人说,我在提起我这过去的事儿的时候,我现在讲起来就就像一个笑话,我会就是直接给大家讲,有的时候甚至会把大家逗乐,但是呢我在经历的时候其实是真的惨不忍睹的,就我现在我自己有的时候在夜里边儿我会想,呀,我居然就这么走过来的感觉不仅是失去了女儿,而且在这个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让你太对人是失望的,是吗?太多我的整个在阿果汲取这首歌之后再到别知己,我写了别知己,再到后来点歌的人,在点歌的人之前,我的前边儿的这个所有的发生的,《我的前半生》的这些经历。

那时候当然很多人就会觉得,海拉木现在当歌手了,活了,当明星了,但其实自己不以为然,他只是有一个光环在那儿,其实过的比谁都比谁都惨,你哈,每天都是以盖饭为主,我们楼下这个给10,10块钱吧,那九块钱你随便吃,然后到了北京发了别致气的关键还是歌不够,演出的时候歌不够,他们想让我唱阿果吉曲,我不愿意演说,我是这个是我内心里边儿的一个一个伤,我说能不能不唱这个歌,我唱别人的歌行不行,那不同意,因为我们出去演出最少都得是四首歌,就刚才说了,其实这首歌是你心里的痛,那时候呢,作品并不多,但大家还喜欢这个,那你要去为了生存,为了你可能就得唱一唱,那真就是伤口上撒盐。对,你后来在一遍又一遍的唱的时候,你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后来我就没唱,就不唱就不唱了。

对,那个时候我住在北京,然后呢,哇,待不下去了,真待不下去了,没钱了交不起房租交不起了,然后就觉得就,北京这个地方,是不是也没有梦想,是不是应该应该回家呀?好,之后呢有一天晚上,我躺了一天了,那个时候那个顶上有一个有个灯,一个小圆灯,我盯着他,他盯着我们俩就这么盯了一个晚上,他还盯着你,我就,我就坐起来了,为什么这写了那么多歌还是不行,我是不是我有点怀疑自己了,我是不是确实就不是这块有生以来,26岁第一次怀疑自己的一次怀疑自己,然后我就提了个小小板凳,我家里面我买了一个几块钱,买了一个小板凳,好把这个琴拎着,带上一本本子,我就到了,我楼下有个天桥,我就坐那天桥,我也没写歌过去大卡车过去了几个,我就画画几横画正,小轿车过去了几个,我写满了一整整一篇了,已经写满了,就一直画,就是横竖横竖横竖横竖,等你在统计在统计车辆,对,太无聊了,摩托车过去了几个后来写着写着就突然猛了一下就有感觉了,我突然想起那那一天我和我的父亲走在街上,我的父亲就跟我说,他说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你要知道咱们两爷子将来肯定不会过的比别人差的。进家门的时候,我我我爱人正正在做饭,我孩子就从那个厨房跑过来,他就叫了我一声那个那个爸爸知道,诶,我就觉得就是摇摇晃晃的,他叫我一声爸爸之后,我就觉得还心里边儿还挺舒服的,就觉得我写的点歌的人,地狱词卷,这个屋外沧桑,屋内过往,不要被生活折磨,这就是我最想表达的一个词,当时写这个屋外三层,屋内就是我在门外遇到的所有的事儿就应该留在门外,回来了就等于是就我走进了一片大草原一样,我就应该应该放下自己,我突然想到这个之后呢,我脑袋里边儿那个就这句词儿就来了,我开始拿着吉他一写写到大半夜天都快亮了,你又一夜无眠,都是真的对你又一夜无眠,所以我的词儿其实真的就不做寂寞的奴隶,不做孤独的鬼人这一生,就一堆堆坎坷,无所谓点歌的人我来我来感受一下,我当时发的就是这个,天都快亮了,你又一夜无眠,不愿辜负心上的人,你不负杯中的酒,人这一生,就一堆堆坎坷,不做寂寞的奴隶,你不做孤独的鬼,你的旋律倒真是挺挺好听的哈,随口而来,随来有种熟悉感,我觉得熟悉感,但是他的词也特别有意思,就这两句词一下就抓住了我不做寂寞的奴隶,不做孤独的鬼,就是其实他经常会是孤独和寂寞的,对,但是这个孤独和寂寞在他这儿成为一个创作的空间,那在这个过程里边其实是这个这个空间是他他的能量,他的小宇宙爆发的一个一个地方,阿木他的这些作品都是他提炼出来的最纯粹的那样的一个情感,爱恨情仇,所以呢它是有共通性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被撞击到的感觉,对对,撞击,刚才他唱到那些歌的时候,我觉得很多,包括旋律到歌词就就会抓住我,打动我对弹幕他现在其实还是有一些迷茫,就他的人生的方向没有那么确定,就是一方面他有使命感,就是他认为说他的人生一定就是追逐音乐的去做音乐的,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担心担心被市场抛弃,如果我没有了市场,我怎么做?

对,对对,所以这里边呢我还是感觉阿木他需要更多的探索,你看那一些他们的生命力非常顽强,非常生命力非常长的那一些人,就是他的艺艺术生涯非常长的那些人,他都是桌面角色,他们是诗人,他们是作家,他们是音乐人,他们甚至于是电影人就他会这个多方面的去拓展自己,就是当这样的他的人生的路越来越宽的时候,他就不会担心某一个路窄了断了会怎么样呢,对很多创作歌曲人他肯定首先要很多人喜欢这首歌是吧?

要被传唱的诶现在人们喜欢什么歌呢?什么歌会火呢?要基于这样的一个杂念可能我不会我不会海拉木是那个时候突然把自己放空,我感觉他那种歌词那个时候就特像一种看灯泡也好看,大街上的车来车往也好,包括后来那个歌词,我就其实那个时候他在完成一种自我对话,是我们就是回到心理学的话,音乐治疗它叫表达性,艺术嘛,表达性的它表达什么呢?就是表达他的他自己所闻所见所体验所感受,就是你看这所有的这种有生命力的,能够长久的被人拥唱的这样的好歌曲,一定都是这样的,从内心里发出来的,他自己的真情实感,我为什么就是这个歌词押韵不押韵不重要呢?这跟他早年的经历有关系,如果他早年他就是一个唐诗宋词不离口的人,他一定是押韵的,但是他早年他的他的生活他说话是不押韵的。如果你让他硬押韵就做做了,对,这个就不能够表达他真实的情感,所以他反而是不押韵更能够准确的表达他那一个恰当,有一天听他的歌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个地方如果不用喜用欢这个字儿可能会更押韵,但是呢,他就是这样表达,他刚才解释了以后,我觉得真的是那样更有感染力,对音乐是他的使命,他只要在这个里边他就是舒适的,无论是有没有名有没有利,他都是舒适的,他以前的那种不愉快那种不好的感受,我觉得他是一种错位感,他没有走到能够自如的来做音乐的那样的一个环境里边去,所以他是错位的,那些人是不能理解他的,不能够理解他,所以他们就不会去帮助他,他一旦走到了那样一个正确的一个氛围里面去,就是你的歌迷呀,你的经纪人,你的这个唱片公司这些人他能理解你的时候,就是这个土壤才是你能够生好好生活的一个土壤。

26到现在28,你的底色是什么?颜色肯定是彩色,已经是彩色了,只有彩色,没有真的是彩色,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彩色,发自内心的彩色,我现在其实后边儿包括我都会,我都曾经我都跟我的粉丝们说,可能我说往后我的作品就是可能就没有那么沉重了,因为因为其实人我在做的走的同时就一直在往前走的同时,其实我也发现一个问题,有点有些有些抑郁。对,就是我感觉我看哪儿看什么事,看什么人都是一个标准,这样不好,就包括我今天看到所有的人,这个人也不是个好人,那个人也不是告诉人这个人,那这样也不行。

对,其实应该还是就应该还是想开一些,想开一下。对,现在你要能够容纳很多东西,你这个转换特别有意思哈,那你这个转换你是通过自我觉察,就像刚才你突然因为社会没变人还是那样,是因为你变了。我觉得我肯定是变了。我肯定是变了,但是我觉得可能还是更多的是放得下的,放得下了,对,放得下,放得下了之后就慢慢的就而且也有责任感,我觉得我还是出于责任感,就我觉得就我现在是个公众人物,我公众人物,我应该是为这个社会应该是带来正能量的事情,应该去观察更多的东西,更多好的东西不应该就是老是就把自己的情绪建立在这个社会上,因为我觉得老是这样的话,我自己也不会快乐,对别人也不会快乐,其实不太好,但是从一面是不是能看出?因为大家喜欢你的歌,就是有这种伤感的情绪,一旦你的音乐变得积极了,是不是就反而不喜欢了呢?有还真有还真有,还真有就有的,有的粉丝就有点受不了。

就他们觉得就是能不能还是就就还是回去还是还是还是还是整点那样的作品好不好,因为他们就会他们对我的认识就是那样,他们就是在因为略带沙哑的,是吧,弹着一个吉他,旁边放了一瓶啤酒,再一个湖边的那样一个场景,现在是很欢快的,有节奏感,甚至有点广场舞的那种节奏都出来了,你看我这后边儿的这个烟雨人间,还有今天做的这两首歌烟雨人间来跳舞对跳跳舞,我的小骆驼带你去看日不落,披上我的擦耳朵,带你巡游我部落,弹起我的小月琴,为你唱首小情歌,让我醉的不是酒,只是你的小酒窝。其实三岁一个我们一一个彝族个去对一族,这是发自你内心流露出来的东西吗?

没有来跳舞,其实我是更多的是想,想把这些我们一些好的一座音乐,因为我觉得我有这个是更纯粹的是一种创作,所以跟你的生活不一定有关系,跟你有故事也没关系,没关系,我只是觉得就是我当时在接触到这个选举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选择,然后完了我觉得就是我可不可以就是用自己的平台和用自己的能力去推一下这个歌儿,这是有点儿已经理性能力,要是推一下,可能这个歌就火了,就觉得大家都会,那我觉得有一首彝族歌就火了,对于我来说,我还是还是很想看到这个画面的。就几天就火了,这个火你当时预料到了吗?预料到了为什么你告诉我感觉吧,抓住粉丝我感觉,而且我跟你说,如果一讲到这个事儿,其实我在写点歌的人,点歌的人火的时候,真的是一个预预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我说我现在下去开直播去了,我真的是这样,我一下去我开直播,我是9:00发出去的那个视频好,我开了一会儿直播我的直播间那个时候人才200,200后来变成2000,5000,再到1万,再到8万人的时候我就觉得就应该火了,你知道吧?

瞬间对瞬间应该是火了,但是后来我那个人太多了,家里边儿网络都都爆了,爆了,直播间直接给挤爆了之后我就下线了,我一一出去了,真的是105万的债,那个是底下边儿的那个所有的评论都在求这首歌的歌名,第二天直接就在第一名了,然后我的歌手榜直接就飙到周杰伦底下边儿去了,周杰伦是一直都是第一名,然后我就直接搞到第二名之后,然后完了歌曲就直接搞到第一名去了,哇,一下子蹦我的作品里边儿,其实我发了很多作品,很多人其实也经常会跟我说哇,你这怎么就感觉你那么高产,因为我觉得现在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其实他这对于一个音乐人或者歌手来说寿命可能可能可能会很短,舞台就那么大一点,对,对对吧,就上面站着那么多人,被挤下去就挤下去,有可能就爬不起来。对,所以我觉得就是当你还有舞台的时候,我我尽量的想给自己多留几首作品,就是这样的话,就将来哪怕就是我离开了这个地方,别人也能听到更多的作品,对现实,但是我个人认为呢,就是出生其实真的不重要,你是歌手呀,你音乐家和艺术家都不重要,舞台就那么大,对,只要你能站在那个舞台上,你管那么多,对,对对不对,你能够受到大家的拥戴就可以,但如果你要是失去了舞台了,其实也就是我最害怕的问题,你看就是今天有人在听我的音乐,他甚至他喜欢我这个音乐风格,他喜欢我的这种表达方式,再过几年可能就没有对人家说,人家说做一个主持人你都不火,没认识你,那你还主持人吗?这是这是一部分,但是我认为这是一部分,不是全部,我不知道对于这个你有没有什么新的觉察。不,我的话就其实我心态好,我还是一方面我做好了随时撤离的准备,一方面其实我肯定还是想讲这个稳步的再再发展,看一下自己的这个潜力还能还能逼到什么程度。聊到这个话题之后,在演播室里,心理专家提议让阿木画一幅自己的人生曲线图,用画笔描绘过去28年的曲线和颜色来,我这样帮你举起来,你要来说好不好?

那我觉得这个地方我还得再加一次加一次好,这儿渐变的这是我我女儿去世之后我走的那段低谷,后来到这儿,这是我在成都的日子方面都是比前面好,但是我又进入了一段一年,突然有一天早上点个的人起来了一下,对的,这是一部大块起来的爆红,这个爆红其实一首歌的数据比一首都好,从他画的曲线当中,他的人生在变化,他的人生的那个生命的颜色也在变,最值得你去回味的阅历是哪几段?这这段是最刻骨铭心的,我看到的是就是阿姆出生以后,其实他的生活一直都是没有色彩的,在这里面,女儿的出现,她开始有色彩了,人生开始丰富起来了,有了色彩了,我总是会觉得就是他是燃尽自己,就哪怕你最后走了,他还是会关心着我们这些爱他的阿果吉曲是海来阿木早逝的女儿的名字。女儿去世后,他为女儿写了同名歌曲,甚至拍了同名电影。在整个访谈过程中,每当提及这段故事,阿木依旧感伤不已,甚至心理专家也被触动数次哽咽。

阿木和女儿阿国汲取的经历,到底是怎样一段催人泪下的故事呢?八国几曲是一首歌,是一部电影,也是一个女孩儿的名字,更是一段难以提及的往事,每次这样都会崩溃。当《悲伤逆流成河》,他用音乐做舟彼岸,敬请收看心里访谈《阿果吉曲》,一生不变的牵挂他。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