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0月11日今日说法七颗裸钻 今日说法20211011天然钻石被偷梁换柱

2021-10-11 09:24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11今日说法视频录像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价值不菲的天然钻石被偷梁换柱, 证据显示,作案者就在他们之中。我是不可能去偷这个钻石的,因为我在这个公司里面也做了很久,当时我爷爷生病了很严重,请假比较麻烦,我干脆就辞职了,我是2019年9月份进的公司然后他们来得比我早,对收入是不高的,这个工作还是比较喜欢,细查之下,假钻石暗藏玄机。是谁,在何时,完成了周密的调包计呢?报案价值是1000万元,因为他们是按照零售价报的,真正能接触到钻石的人筛选下来应该有50到60人之间,我们来了你应该懂的,你们什么人,公安局,怎么了,什么怎么了,我们这么多人来不是瞎来的,你放心好了,我们都是依法办事的,CCTV1中午12:35 敬请关注今日说法《七颗裸钻》。

《今日说法》20211010族谱里的线索

案件的现场是午夜时分宁静的村庄,我们认为案发时间应该是在30日晚上的11:00左右,现场勘察外围走访凶案的脉络却毫无头绪,这个小孩是谁,反应不了什么情况,是谁为了什么如此不计后果呢?峰回路转,究竟是哪个证据才能成为侦破案件的关键?如普林的线索,《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宜兴位于江苏的南部。

是无锡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丁蜀镇是宜兴东南部的一个镇,坐落在太湖之滨,就在这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曾经发生过一起几乎都被人遗忘的案件,好好的一个人吃完饭在一起的,明天上午去看就死了,这个死不是车祸嘛,我们知道是撞死的,你看这个就不知道为什么说话的是丁先生,他说这些案件最先发现情况的人是他的母亲,遇害的人则是丁先生的小弟和弟媳,我父父母的住都住在住在一起的,我父母住在前面呢,找找那去,就是要找到小孩子呢,就起来了,就就发现这个灯都打开了。丁先生说,那天他母亲刚刚到弟弟家,就发现弟弟家后院儿的大门儿敞着,这本身就引起了老人的警觉。紧接着老人走进院内,发现一楼的大门也开着,等他在进了二楼弟弟家的卧室,就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呆了,就开始看到那个我弟弟们在门口,他老婆嘛,这个白板子在床上都是血。当时丁先生赶到了现场,确定弟弟跟弟媳已经死亡,他看到床上弟媳旁边的被子在动,他掀开被子,发现弟弟四岁的儿子被人用皮带捆住双手枕巾堵嘟着嘴在挣扎,小孩子这个头就拱在这个被子里面,就把这个绑在那个皮,我们这是皮蛋呐,把这个手膀子睡在这个被子里面。所幸孩子的身体并没有遭到其他的伤害,丁先生把侄儿抱了出来,马上就报了警。

命案发生的地点是在丁蜀镇的桃园村,遇害的丁先生夫妇,他们的家在村西头,就是这个带院子的二层小楼,这是楼的前门,这是后院门,这是当时的现场照片,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当时宜兴这起命案的现场,无论是房子的外形还是四周街道的布局,都跟现在差别不是太大,当时哥哥看到自己的亲弟弟,弟媳两口子倒在血泊之中,他是无法接受的,那么弟弟跟弟媳到底是因为什么,又是被什么人所杀的呢?现场在二楼楼梯的北边有两个房间,男士的呢就在卧室房门的后面,对面是俯卧位的,头部位置有大量的血迹,身上呢是盖了一条被子,穿了一条短裤。案发之时,在二楼的卧室,死者丁先生倒在门口屋里,床上是他的妻子,他家的儿子就在妻子右侧的位置,盖着被子,女死者的双手双脚反绑在身后,然后是俯卧位的,身上也盖了一条被子。警方了解到的情况是,两名死者身上的被子都是家里的人后来赶到现场看不下去给盖上的。

进一步勘察,这不到10平米的房间内,警察先是在床上发现了带血的尖刀,随后又在外屋的矮柜上发现了一门血手印,在地上有半截沾染血迹的木棍,除此之外,在卧室跟外屋的门上还有地面上都有许多鞋印,现场大面积的翻动,包括那个卧室外面那些房间组合储物跟那个矮柜抽屉门全部打开,那个衣服全部在放在这里当时警察非常仔细的把两名死者的遗体进行了安置,随着勘查范围的扩大,他们又发现现场一楼厨房的窗户用于防盗的钢筋被人从中间给掰开过,在南侧后院门口的水沟内发现了一把插入泥里的菜刀,从他们院门向南大概四五十米,那个水水沟里面发现了三只就占有大量水晶的手套,然后再下来四五十米,这个茶树园里面发现了一包衣服,上面有擦拭沾染的血迹。当时在现场的这个茶园内,警察又发现了这包衣物,外面用一件白色的毛线背心包裹着,里面有一件袖口沾有血迹的灰色羊毛衫,一条深色的裤子,还有一条浅色的秋裤和三支带着血迹的手套。这三只手套跟此前在水沟发现的另外三只手套无论是外形,颜色和尺码上看,都应该是成对的。法医马上对现场发现的所有血迹进行了采集,检验的结果证实,所有发现的血迹都是人血。除此之外,经过对犯罪现场周围近四个小时的勘察,警察再没有找到新的东西。当时现场呢比较偏僻,包括边上周边都比较偏僻,平时没有人到那个位置去逗留。根据血样检测的结果证实,现场的血迹基本上都是死者丁先生夫妇二人留下的。而且从现场血迹的痕迹分布上看,警方认为,死者丁先生夫妇二人所在的二楼主卧就是案发的中心现场。通过法律的检验,我们认为是案发时间应该是在30日晚上的11:00左右。

在现场发现的鞋印当中,除了两位死者跟亲属所留之外,还有另外三种鞋底花纹不同的可疑的鞋印。有一种皮鞋印呢长度在27.5cm左右,我们分析的身高在1m72左右,另外两种鞋印呢都在26cm左右,我们分析身高呢大概1m65左右,三种协议当中,尤其是鞋号,大一点的鞋印不止出现在地上,还出现在了卧室跟外屋的门上。分析研判,死者丁先生是在门口倒地的,警方认为最大的可能就是丁先生在二楼的卧室准备开门之时就遭遇到了凶手跟对方有过搏斗,男死者身上有大量的那个开放型窗口,他如果是当时是在船上遇害的话,应该是船上有大量的血迹,地面也不会有这么多大量的血迹,房间呢也不是太大,所以不的过程中呢把那个门边上的衣架,门边上的凳子全部打翻在地,基本上进入中心现场是三个人,因为我们有几个支撑的,是不是?一个是手套是66363双,是不是?

第二个协议是三种,第三个工具是三样,是吧?当然现在还不排,排除外围有没有的案件发生的时间是在深夜,四周的邻居并没有听到异常的动静,并且现场周围环境复杂,当时没有监控探头,无法看到案发时间段内四周路段上有无异常情况,因为这户人家紧靠着104国道,前面就是104国道的走路后面就是在建的,那时候两千人的时候,我们宜兴这个地方监控也不全,所以当时对那个作案人员的来龙来的来路和去路都没没没有掌握。经常被害人丁先生1971年出生,是当地的一家汽车维修店的修理工,他的妻子王女士1970年出生,一直待业在家照看孩子,他们家的二层小楼前门楼下商店租出去了,一般情况下,后院门才是丁先生一家人主要的通道。男的死者呢上面有两个哥哥,他的父亲是原来的煤矿工人,他的母亲原来是民办教师,女死者呢是我们隔壁一个村的村民,他下面有个弟弟,上面呢是父母亲,他们儿子是四岁。通过大量的走访调查,警察获悉丁先生跟他的妻子两人为人本分,没了解到他们跟周边的人有过厉害的冲突,一家老小家庭和睦,也没有发现他们夫妇二人在外面有异常的情况。三副手套,三种凶器,三种不同的协议,命案现场的这些说明了一切,而这四件被包裹着的衣服又在默默地诉说着什么呢?《足骨》里的线索《今日说法》正在播出,当时警察的工作做的非常仔细,对死者夫妇身边的关系人彻底进行了排查,在他们各自的父母还有幸存的孩子身上寻找可能引发凶案的诱因,但是仍然没有发现异常。如果不是仇杀,那最大的可能也许是图财,但是屠财为什么要害命呢?所以说我们只能从现场的翻动上面来看,现场比较乱,而且呢现场翻动很大,我们还是确定这个应该是一起以劫财为主的入室抢劫杀的问题,如果警方的推理成立的话,凶手的目的是为了劫财,那么他们为何会选中丁先生的家呢?从那个现场看下来吧,那户人家就是受害人所在的那户,人家并不说防止,就是所住的房子并不是特别特别显眼,就是说看上去并不是什么有钱的,而且从我们后来我们调查下来,他平时的经济上面也不是特别有钱。警方看来,熟悉死者情况的人应该知道死者家庭的经济条件,应该有一个大致的判断,应该不会去这样的家庭劫财的。也就是说,丁先生夫妇遇害很可能是一个偶发的事件,凶手可能并不认识这家人,我们当时判断,自从案件的应该是流窜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既然如此,如果作案的凶手都是流窜犯,那么案发的地点环境复杂,凶手选择目标实施犯罪之后又能快速逃窜,至少说明他在此前有过预谋。

通过对村民的走访,警方能为案件的侦破找到线索吗?因为案发现场那个村子比较封闭,也比较小,村民之间都互相了解,更认识。如果说对陌生人员进入这个小村,村民都会知道来了陌生人的,在走访调查工作进行到第三天时,警察获取到了一条线索,有人看到曾经有三名年龄在20~25岁之间的陌生男子,案发的前两天,在死者丁先生家后院不远处的茶园停留过,《目击者》这样描述来来去去的是什么什么我的多少钱,我们到了这里了,这是不要钱这个,只不过当时这三个陌生人没有什么异常的行为,看到他们的村民也是从远处看到这三个人的大体身高的,具体的面部特征并不掌握,我们还把我们案件的在这这边的浙江,包括安徽的安徽这一带的进行了案件的穿比,但是呢基本上也是一无所获,不过在这期间,在对现场遗留的物证进行提取保管之时,这包衣物当中的两件衣服引起了侦查员格外的注意,我们这边是如果冷的话就穿毛线裤,实在太冷,不穿秋裤的款式跟那个穿着穿着习惯都没有。当时这套衣服发现的位置是在死者家后院南侧的茶园内,这四件衣服的尺码也符合成年人衣着的尺寸,这些衣物是谁的呢?老弟你看一下这个照片,照片里的衣物是不是你弟弟家里的,仔细看看变一变,想一想,仔细看看这个不是我们家的,肯定肯定肯定。当时案发后不久,警方找到过死者的哥哥,核对过这几件衣服的相关情况,哥哥说,他的弟弟平时并不注重穿衣打扮,家里衣服的件数屈指可数,他也都见过,更何况这些衣服也不像是刚买来的新衣服,他可以肯定这些衣服不属于弟弟家。既然不是弟弟的,那么这些衣服上又带着血,那就只能是从案件现场出去的人穿的,一个小孩四岁反应不了什么情况,所以从方方面来说,这个案件是难度是很大的。

走访调查之后,警方基本只能确定3点,第一点凶手是流窜作案,第二点凶手是外地人,并且至少是三个。第三点,根据dna初查的结果证实现场的羊毛衫袖口的血迹不是两名死者的,很可能就是凶手留下的。除此之外,自那以后案件就再没有任何的进展。从200年案件发生以后呢。

我们派出所呢就是无人所长,就和这个小孩呢就是绝对绝对帮扶引导他呢就是更阳光一点,走出那个心里的阴影。说话的高秉原是自案发之后所在辖区派出所的第五任所长,昨天昨天晚上到家,昨天下午下午,对,对对,刚到家,这个把高所长接进屋又被叫做小丁的高个男孩儿,竟然就是当初那个在床上盖着被子,手脚被捆绑,嘴里塞着枕巾的孩子。十几年过去了,他在南京上学,是一名大三的学生了,平时呢,我看微信看看看看你经常有时候也和同学什么玩的还不错,我喜欢到处去逛一逛,感觉感觉那个还可以。小丁平时放假回到宜兴,就住在大伯丁先生家,直到他回来了,高所长带着自己的妻子前来走访,吉尼斯挑战极限折漫步,还冠军,就是运动会,多参加一些活动还还不错,让人庆幸的是,现在的小丁性格开朗,学业优秀,并且参与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现在他已经有能力从体力上或者心理上去帮助别的同学了,那个时候很自卑嘛,小时候也很内向,不爱说话,都会鼓励我,都会每天都过来看我,我感受到他们对我的关心和鼓励,至少社会上至少还是有爱的,不全是坏人,也有好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长大的小丁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当时会出现这样的案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甚至觉得案子可能已经破不了了,当时案发的时候没有换过了十年还没有破案十多年,那希望就更加小了,是这样想的,对这个案件呢,实际上我们只是一直没办几代新增人一直对这个案件是没放弃的,前不久我们路过那个路段的时候,我们还跟我们亲戚大队长,我们两个人还在聊,这边我们还欠着一笔账,而当年现场提取到的几件衣物,在当时的刑侦技术条件之下,并没对破案帮上多大忙。羊毛衫袖口上的血迹此后反复被送往上级,有关部门进行了dna的检测,获取到了明确的dna图谱,只是这么多年下来,这个图谱一直都没有比中犯罪嫌疑人建议呢是具有唯一性,不同的人,他的不同稳定性,还有一个人终身不变,所以说他一旦留下我们比重了就可以就是作为一个侦查破案的一个重要的一个线索。时间到了2016年的9月底,宜兴市公安局的上级部门,无锡市公安局的刑科所工作人员在从全国违法人员的数据库中发现有一名男子的血样跟现场那件羊毛衫袖口上血迹的dna图谱比对,结果非常近似。经查,此人姓张,1981年出生,来自江苏省连云港市的灌南县。我想问一下。

就是你们这个姓张的这个,他这个血压数据是从哪儿来,就是你们刚才讲的交集人员,曾经因为故意伤害被我们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当时我们就采集他的血液,他这个家具在我们这边属于一个大的范围,我们这边有一个习俗,就是说每个家长都有一个家家,就他们每一代人正常的情况下都会依据这个家一代一代排下去,如果我们想进一步了解,我们可以到村里面看一下,你们这边就几大比较大的家族的家族,就这几个就是姓周的,姓童的,姓张的,姓崔的,就是这个,其实你们那张氏的族谱是一个什么样的,什么样的情况?张山的一个大的中国姓张的有多少人?姓张的,姓张的两百多口,两百多个人,不到300不到300,现在他们这些人在哪儿呢?现在我现在老家没有多少年纪大的,家里老人都有,老人都在这里,是吧?

既然掌握到了这样的线索,侦查员就先从当地开始围绕这个张姓的家族展开了调查,他们获取了张姓族谱,根据上面的人员结构有目标的对相关人员依法进行了血样采集,当时我们到灌南以后呢就是针对这个比重人员围绕他的那个家族展开了一个排查工作,当时呢也采集了几十份血样,有针对性的,然后呢就是在这几十分血压里面呢突出了有八名亲缘关系比较近的,然后做进一步的筛选工作,其中有一名呢跟我们的嫌疑人存在一个亲缘关系,然后我们就针对他重点做了那个摸底排查工作了,警察找到了跟这个袖口上的血迹dna有的亲缘关系的人张某,他1950年出生,有两个儿子,老大1978年出生,老二1980年出生。这两个人分别在南京有着各自的生意。很快,侦查员就找到了这两个人,分别对这哥,弟二人进行了血样采集结果dna比对,证实他们当中的哥哥张某就是这起未破命案当中的犯罪嫌疑人。再找到嫌疑人之后,我们对它的血量进行采集之后进行检验,做出17点传染及跟我们现场留下的血液的传染及比对完全一样,从而确定就是我们要找的犯罪前沿就是我们宜兴那个金山那边那个案子,当时是你们几个人做的,哪三个。你们三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在监狱,张某到案后并未抵赖,承认了他伙同另外两名男子犯罪的事实。据他交代,1997年,他因盗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06个月,2000年刑满释放。随后,跟他同一件事也因盗窃罪被判刑的庞某、白某也相继出狱,之后的三人又聚在了一起,那时候没事,你看七个人医疗讲说,那时候我想说,实在不行我们出去,今天我们学校搞点钱就退点钱,他的意思他出去要偷点钱。张某提到的白某,1977年出生,江苏人。另外的庞某1978年出生,黑龙江人。根据张某到案后的交代,侦查员最先在江苏常熟找到了张某所说的那个白某,很快另一组侦查员从黑龙江也将第三名犯罪嫌疑人庞某抓到,这个人做的我们三个,哪三个?张某,你们三个怎么认识的,有吗?什么时候的事情?零一还没有女朋友,你们他们两个没抓着抓到了,抓到这个叫实话也叫王辉,这个我没找到,去骗你的,对不对?

没病涉案人员悉数到案,那么当初他们为何会对一个看似平常的人家下手呢?即便是图财,那又为什么要害命?族谱里的线索,《今日说法》正在播出,当时就是说你们选择的这户人家为什么选这个人家,因为怎么讲呢,一个班,当时想说这一家有喜事,原来当时死者丁先生家的房子刚刚翻修过,为了讨个好彩头,家里的人就在门上贴了喜字,这让张某等人误以为丁先生跟妻子是刚结婚,他们以为这样的家庭有利可图,当问到他们明明去图财又为什么要害命时,张某这样说,当时因为这种感觉的话,人家说有的时间改的事事情赶事情感到那种承诺你一些不做,好像因为三个人我们一起过来他们已经拿到,再说了,我也跟着他们一起行动。至于那块儿留在现场羊毛衫袖口上的血,张某说那是当时跟丁先生搏斗的过程中,他的鼻子破了。

这个案件的成功侦破呢,最关键的还是第一是我们现场技术员的彩虹比较细心,给我们这个后续破案提供了非常珍贵的检查。那么另外一块呢就是我们主要还是依赖于我们这个形式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所以这两块结合起来,最终能够保证在隔了这么多年,我们还能把原先贵科技场景呢一方面是提升了我们破案的信心,那么更重要的呢就是针对形势破案来讲的话就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那么以前的话就是我们传统的办案过程当中呢,一般以前是依赖比较多的就是走访排查,但是这确实手段上面我们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但dna的话它有个延展性,有个延伸性,dna的唯一性就怎么样来最终认定和甄别嫌疑对象这一块远远比不上技术的这个精准,也比不上技术的高效,那么包括在审讯过程当中,那么对犯罪分子也会形成强大的心理政策。那么如果说不重视科技场景,那其实我们的手段慢慢也会跟不上这个社会形势的发展,只有我们的形式、科学技术手段和社会发展同步,才能保证我们的打击精准高效。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欢迎您曲老师。

曲老师,您怎么看待这种科技力量在破获这些陈年积案当中所起的作用,确实是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就是过去我们说过去大概就是说特别是七八十年代以前,那么到现在来讲,这种技术在刑事科学上在刑事法庭上的作用越来越大。那么像现在来讲,dna技术来讲呢,因为它是有确定的唯一性,就是说现场所留下的犯罪人的生物学特征,比如说血液这些东西来讲,它能够确定是谁在这个现场留下的,那这里头再和法律这些技术结合在一起,你比如说提取你的提取是依法提取的,有这个提取记录,比如说这个犯罪现场发生了,这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个现场上的,没有任何合情的理由,那么他就有巨大的嫌疑,基本上就是他杀的人。当然反过来讲,这个现场你可以发现dna技术,那就说明这个人在现场出了,那要找到现场的原因,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dna技术可以确定这个人来到我现场,这个人出现在现场,那么出现的理由,出现的原因和案情结合起来,就会给破案给案件起决定性的作用。

那我们国家现在也是技术广泛应用,比如说一个案件真的发现了有这些痕迹,暂时可能找不到犯罪嫌疑人,那么这些这些罪证在公安局的罪证档案里的库里头被认真的封存了,只要你哪一天那个犯罪分子落入法网,那个犯罪分子留下记录两个对比非常快就可以抓到这个犯罪嫌疑人,所以这就是一个现代技术,它进步了以后,就生物学,医学的技术就被运用到刑事法庭上,被运用到侦查上来讲,那这可以说是特别是我们说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这次技术革命以后所产生的这种在在在法庭科学上的运用,还有很多技术也开始慢慢的,比如说网络的技术,那也慢慢更多的应用到法庭当中,命案当中涉案的三名犯罪嫌疑人终于到案了,做出了有罪供述。根据现场痕迹物证的严密印证,司法机关最终以抢劫罪判处张某跟白某死刑,判处庞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我们一直都在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其实这个恢恢天网就是用科技星井的手段来支救的,今天的这一起陈年旧案被破获就是一例名政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曲新久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