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13被“烧毁”的协议上集(27:58)今日说法王万林车祸离世王建兵将亲人告上法庭

2021-10-11 16:3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13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20年7月18日,王万林遭遇车祸不幸离世。王万林家住金湖县刘庄村,因腿部有残疾未能结婚生子。王万林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王万林大哥家的二儿子王建兵曾过继给了王万林。2011年2月,王建兵过继给王万林,家人没人反对,2020年7月王建兵以孝子的身份给王万林操办了丧事,大家也都认可。可当得知王万林的死亡赔偿金等各种赔偿款加在一起有90多万元时,一家人的矛盾就此爆发了,王建兵将自己的亲人告上法庭。

《今日说法》20210813被“烧毁”的协议(上)

遭遇车祸,他的巨额赔偿款引爆家族矛盾,安葬下地我就是我,估计两个匹马戴孝我都没有说,他只能把我说我自己一个人赌奶,平常的话就是老师上岗去分呀,有法律出规定,这也不是我说了算。过期后是否尽到赡养义务众说纷纭,房屋里面没有空调,想装一台空调,把我这个堂哥他们不同意的装进了自由邻居借了钱给他做了这家公司老板就同意了,我给他带过去找点轻巧水车做吃饭洗衣服,都是我在照顾上,城市协议到底在哪儿,成为一个代点的名,把钱送来这个把这个协议撕毁,撕毁这个,并且用打火机烧了,那天我送钱给他的时候又没有提到这个,他这个这个生老病死哪个负担被烧毁的协议《今日说法》即将播出。

现在开始,金湖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39条,第134条的规定,今天已发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原告王建军,王桂英与被告王安宇,王安全,王安全一尊抚养刑事纠纷一案。下面进行法庭调查。首先由原告变动诉状,陈述诉讼请求相关的这个理由,第一个请求依法确认两原告与王万玲签订的《城市协议》合法有效,确认两原告是王万林的合法继承人,对王万林的房屋、农业承包责任田的经营权以及农作物存款等财产享有继承权。

第二,请求依法确认两原告是王万林交通事故赔偿款的权利人,所有被告发票大眼镜最短时间是近亲属关系,因此发生纠纷请求法院依据事实就是,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节目开头,您看到的庭审画面是2020年12月发生在江苏省金湖县人民法院里的一幕,原告为王建斌夫妇,而三位被告则是王建斌的父亲、叔叔和姑姑。

原本是骨肉至亲的一家人,为什么会对簿公堂呢?一切还要从一场车祸说起。2020年7月18日,江苏省金湖县公安局接到一个报警,对方称在原331省道183km处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名男子被撞倒在地,生命垂危。早上5:20,我们接到110通知,有一个货车和当时报的电动车发生交通事故,有人受伤,然后我们就立马就赶赴现场,到现场的时候,这个伤者也已经被现场的120急救人员宣布当场死亡,现在大哥什么情况?当时因为夏天雨嘛,然后对面来个车,他开着远光灯,我给他照的,然后他其实真的挺在这个,在这个你看的这个路中间停在这个中间的地方,然后对面那个轿车我也没法躲,看到他的时候对面轿车开的远了,等我看到他就来不及了,我往那边走,轿车又跟我往往在这里,当时在下雨,而且他陈述对面有一个小车开着远光灯,对他的视线有一定的影响,这个就直接就没发现他车前面的这个死者王万能驾驶的自行车就直接从后面撞击电自行车的后度只能撞上死亡。

处理事故的民警赶到时,肇事现场仍保持原状。根据现场勘查以及肇事司机的陈述,当地警方对这起交通事故进行了责任化。阿芬根据《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37条第二款规定,在路宽超过7m的道路上,非机动车应该在道路右侧边缘1m5范围内行驶,通过现场勘察,王万林的自行车的行驶方位距路边是2m,超过了1m5范围,所以就根据这条定他的一个次要责任,事故认定是货车驾驶员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死者王万林负事故的次要责任。照片上的这个人就是王万林,因遭遇车祸而不幸离世,时年56岁。

王万林家住金湖县刘庄村,因为腿部有残疾,再加上早年间家里比较穷,所以一直未能结婚,生子王万林在家中排行老三,两个哥哥分别叫王万友,王万权,而他的妹妹叫王万琴,本案的原告王建斌就是王万林大哥家的儿子,我奶奶没去世之前,他就告我,就告我姑告我母亲,还有我我婶,就是我二爷二奶奶都在场,都讲了以后等于就是我小叔叔,我三爷以后的生老病死,养老送终都由我跟我师傅来负责,两个人负担都讲过了,然后就是这个房子家产百年之后全部归我,都讲好了。王建兵说,原本叔叔王万林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当时奶奶特别担心王万林老了没人养,所以在他临终前把家里人召集在一起,商量着过继一个孩子给王婉琳,让她老了有一个依靠,就谈了谈了吧,小的呢,13岁,大儿子的男人,我儿子,我儿子,是的,那我怎么可能呢,我打的就骂他呢,我这我姐姐就说了吧,这个大儿子说了,等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二叔跟我二娘,他家小小大子,当时才结婚,小儿子相差的年龄比较大,当时也是没结婚,也没谈女朋友,家境跟我一样的,也不富裕,也比较困难,当时自己说了,我家小儿子还不知道,以后到人家还不知道怎么弄呢,我家是不负担。

王建斌在家中排行老二,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而他二叔家也是两个男孩儿,因为家中长子都要顶四家的门户,不可能过继给他人,所以当时的人选只有王建斌和堂弟王海棠,这两个人都是家中的次子,那就是跟着你,你自己难受,我会对你负责,我把你安排好,你就走吧,我会给你安排好的,我还没说话就走了,明天说谁呢?就是我大姑家的二儿子,叫王金斌那时候老母亲都已经变成那样要死要活的了,我们哪有还有什么想法,没有什么想法。办完丧事,几个长辈把王万林,王万琴,王建斌等人召集在一起,大家商量之后,决定尊重死者的遗愿,把王建兵过去给了王万林。同时在亲友的见证下,王万林与王建斌还签订了一份层次协议,由于笔误层次协议被写成了陈词协议在我这个协议就叫三爷就改不了口,叫三爷,岁数大了,改不了,这个奶奶去世那时候我们都这么大了,又不是从小说跟他说喊爸喊习惯了,不习惯,就喊他叔。这就是那份城市协议的复印件,上面写着王万林城市问题,经组长上表亲,于农历2011年正月24日下午,商定协议如下,一、王万林认定大哥王万友家二房王建兵夫妇作为城市人享福受苦,绝不反悔。

二、王万林的生老病死以王建兵夫妇为主要责任人,百年后所有遗产由王建兵夫妇继承,王建兵夫妇予以认同。三、王建兵夫妇有赡养父母,继承父母遗产的义务和权利。四此协议经双方签字及组长上表亲见证签字后生效,因为这份成此协议,王万林离世后,王建兵夫妇为他办了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出了之后呢,就是这个下安葬下地我,就是我夫妻两个披麻戴孝,我会合着我跑的,我们只是在事务所拿到4万块钱的丧葬费,别的没有没有没有拿到钱。2011年2月,王建斌过继给王万林的时候,没有人表示反对。2020年7月,王建兵以孝子的身份给王万林操办丧事时,大家也都认可,可当得知王万林的死亡赔偿金等各种赔偿款加在一起有九十多万元时,一家人的矛盾就此爆发了。

万万年呢,他没有结过婚,没有配偶,没有子女,父母也是去世,从继承法的这个角度来讲,就是没有第一顺序的继承人,那么第二顺序的继承人就是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就是跟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是吧?目前是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都是本案的被告。本案开庭时,民法典还未正式施行,只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来进行审理。庭审中原被告双方的争议焦点就是王建兵的身份如何来界定他究竟是王万林的四子还是侄子,我去给我的就是他儿子一样养老送终,生老病死全有我负担,做儿子的这一块业务,该进的我都进了,不管是从农村种地还是从他自己生生病到房子修房子维修这一块,我都该我进的,我都进了。王建斌自认为他是过去给王万林的,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这是因为早在2011年2月,双方就签订了城市协议,就是我们本地的,也有是继承老人的,老人出事了,房子地还有这个宅基地,哪个层次就是哪个的,也没有说像我这个搞成这么大矛盾的,说这个不同意那个不同意的问题是这个资金赔偿的比较大,数目大,我都没有说,按照继承法,我说我自己一个人堵奶,可王建斌的这个说法遭到了另一方的反驳,死者是我叔叔,也是他的叔叔,也是我的叔叔,那我们应该我们有权来参与这个问题,家族的事情应该有权参与这个问题从我个人角度来讲的话,他是没有法律效力,因为最起码说是他要经过公证到公证处,最起码要经过一个公正。唐弟王海波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是1992年4月1日正式施行的,此后任何收养行为都必须走法律程序,可王万林收养王建兵时根本没走这一步,只是私底下签约,所以他们签订的那份生死协议无效。在他看来,叔叔王万林就是单身,没有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交警大队就是跟我们当时讲的,就是说按照法律这一块来讲的话,就是所有的钱加在一起可能是一百零几万,是驾驶员全责的情况下是一百零几万,我叔叔也担了一部分责任,那么就是要扣除他的这一部分钱。对对,我从头到尾我的主张,所有的东西都是他们老姊妹三个平常,平常的话就是老姊妹三个是分呀,这个分分法律,我这又不是我说你把赔偿就是老子,那是老子没那个有法律去规定,这这不是我说了算。除了这笔交通事故赔偿款之外,王万林留下的遗产主要有三部分,一套房屋11万元和承包地良田,由我父亲跟我大伯两个人来承担这个良田这个问题等于是想把这个11万块钱拿出来给我3万,给我家弟弟3万,然后给这个我大伯家大儿3万,然后还剩2万吧,2万就能归他,就是归王建明归王建民所有,他没有讲这个房,这个房屋王建斌他是一直在争取,他要这个房子传承多年,民间的国际风俗被质疑,我叔叔没养他的小,今天你约他来养它好像有点大合情,失窃的2000元让他们反目成仇,他22也来自这里来好像也来过了,他说那就是我,我哥哥,那就22。他说那你不走,今天大家我把这个事情解决了,这个被烧毁的协议《今日说法》继续播出,为什么王海波等人不认可那份城市协议呢?

原来他们认为虽然王万林是王建斌的亲叔叔,但他只比王建斌大了11岁,等王万林老了需要人照顾时,王建斌的年纪也大了,根本没有能力来照顾叔叔王万林。我奶奶过世的时候,有邻居在那边帮忙做帮厨的嘛,人家也讲的时候有点不合理,讲我这个叔叔跟王建斌年龄差距,小说你让他养到最后,谁走在谁先,这个东西都不好说,人家就也考虑了这个问题。还有一个呢就是说我叔叔没养他的小,现在你要他来养他好像有点大情。当然这只是王海波等人提出的第一个反驳理由,而他们的第二个反驳理由就是这些年王建斌对王万林的照顾很不到位,王万林的房子漏雨了,王建斌连问都不问,现在看这个红砖的房子是谁的,这个房子是我家的,那旁边那个房子呢,这个房子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房子是怎么来的,这个房子是以前是我爷爷奶奶在世的时候留下的这个房子,后来这个房屋漏水是由政府出资,然后这个就危房改造危房改造,然后担心了,一下子发现是这样的,就是亲热马台一个人住房屋里面没有空调,想装一台空调,我这个堂哥他们不同意的,装的是石油邻居,借了钱给他装的这台空调。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王海波还带着我们找到了借钱给王万林装空调的那位邻居,摆计量一弄你他在家里头我就说了,我说你不会安空调洗洗嘛,他说我没钱,我的钱拿起来,他说我经常的兵器,他说我给这1000块钱,我说你去问,我说你去问那个安空调的要多少钱,他说要3000,我几年万一你马上一端一端他回来他去。面对王海波等人的质疑,王建兵解释说,当时他们要供孩子上学,手头很紧张,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最后的确是王万林借钱安的空调,可仅凭这一件事儿就说他不孝顺。

王建斌表示他不能接受一个人种了三亩多地,农忙的时候,一般的都是我去跟他帮帮忙,平时就是一个人在家里边种种地,然后就是搞点小网子,龙虾呀,搞点小长鱼卖卖,有的时候也跟我一起去做做小灵活,我在那边租房子,带儿子上学,然后我在工地上做工,我说我叔叔在家里面等于一个人烧饭,也不也也没有好的吃,没什么的不方便,我说把他带来给你,找点请教师给他做做,老板就同意了,我给他带过去,找点请教师给他做,吃饭洗衣服都是我在照顾他,吃饭吃饭我做。王建兵说,叔叔王万林在城里做工时和他们生活在一起,都是他们来照顾,而不做工时,王万林就回到乡下一个人生活。前几年王万林的房子漏雨,根本不是政府拿的钱,而是他出钱修的。再有就是两年前王万林的厨房着火了,烧毁后也是王建兵拿钱给翻建的,他跟我家里烧饭吃,我给门口要把厨房找到了,他到了我这个小孩是什么晚上一脸失望的高空车,也是说给他搁这吃饭呢。一听那的房子吃的好好的,李凤英说,除了这些日常照顾,王万林有时生病了,也是王建兵夫妇跑前跑后带着她去医院。李凤英是王万林的小姨,王建兵带着王万林看病的事儿他就碰见过两次,那个是不是不能下去吗?我不知道那个是你,你你根本,所以不能下去,你不能,你要我在上班,我再找你去,再给你吃我的肉,喝起来能走走了。买个手套这三样,你你你,还有你手套套着呢。就这样,在王建斌是否尽到赡养义务方面,双方是各执一词,由于不是事件的亲历者,外人很难判断哪一方的说法更为可信。就在这时,王海波等人又抛出了一个极具轰动性的说法。他们说,早在2020年清明节那天,王万林就与王建兵解除了城市关系,王建斌还把当初签订的那份城市协议烧掉了,事实上果真如此吗?他当时就是送钱过来的时候要我们做个见证,说以后不让我叔叔了以后我叔叔的生老病死就跟他这个没有关系了,所以说他就是来送钱过来把钱送来这个,然后把这个合同给撕掉了,把这个协议撕回来,收回这个,并且用打火机烧了那份城市协议真的被烧毁了吗?

面对这样的说法,王建兵夫妇又会怎么回应呢?以后生老病死都不找你小孩子,那我可以把他毁灭了?对呀,因为他们一个没到位,一个人也没来,而且那天我送钱给他的时候也没提到这个,他之后这个生老病死,哪个负担哪个负责,根本也没提出实施给你都是了,没有事没事。

没事,就是我老公送钱过去的时候,等于就是他那个二叔家,现在就说撕了,等于你那没有那东西,他为了走法律程序,就是走法律程序这块就是我二叔的儿子要求的。王桂英说,2019年9月,儿子毛毛考上大学后,为了缓解家庭压力,他去浙江宁波帮妹妹照看孩子,当然妹妹也不是白让他带,孩子每月都会给他一笔钱,可王桂英前脚刚走,村里就有谣言传了出来,然后就从我出去以后,家里面就开始造谣了,说我走了以后不能照顾叔叔了,就在我叔叔跟前挑,挑拨他,他说你看你那个媳妇都走了,以后还照顾你,他不会回来了,我叔叔有点害怕了,就听我叔叔那个人很老实的,特别特别老实人家一说他自己也没有主见。原本王万林有一定的积蓄,除了借给侄子王海棠2万元之外,还有7万元放在王建兵手里,让王建斌帮他存了个定期。流言蜚语传出来之后,王万林慌了,就找王建兵要钱,拿了7万块钱带212块钱,历史一年半,后来我就拿回来了,拿回来我7万块钱丢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看到钱钱钱看到了,他后来说我这个钱我不要了,你还放你这边,我说你把他带回家,我不我不给你保管钱了,他后来没拿,他就回来了。此后,为了这笔钱,王万林反反复复折腾了好多次,但每次见到钱后,他又让王建兵把钱拿回去,接着替他保管。

时间转眼到了2020年,这一年3月发生的一件事儿,让双方彻底闹掰了,闹矛盾就是他腿疼嘛,上马吧,去看腿,这个门口叫我哥哥,他们叫我大哥,他们帮他照应的,家里有两千块钱的时候是两千多的没有了,就是说张二谋出来,后来他们就为这个吵了。走之前王万林将家里的钥匙交给了大哥王万友,看病回来后,王万林发现家里丢了2000块钱,一开始她怀疑这笔钱是被大哥王万友拿走了,后来王万林又自我否定,认为钱被王建兵偷走了,双方为此吵得很凶,人人都说我父亲一辈子老老实实的人,而且是你的亲哥,到你家来就跟你看看门口,问问自己,你怎么可能拿你家的钱说了几天不知道听哪个说的,说你的22也来,未知者也来,好像也来过了,他说那就是我说我哥哥没头,那就22头的清明节,我们回来都扫墓了,他说我小姑妈回来了,说叫你7万块钱把我把我之后我全部退在你那边,然后跟他们一块上班,上班回来嘛,然后我说我回家了。王金明他说那你不走,今天当你们打下面,我把这个善意事情解决了,这个钱要给他。日何日为牵不挂据王万琴回忆,送钱时,王建斌是带着儿子毛毛一起来的,他们这边在场的人有他三哥王万林,侄子王海波,还有他的二嫂,双方见面的地点就在他二哥家的堂屋,去哪里就还有这个,我们这两个把钱歌手7万的二八的,这个200块钱就是私人5万人,当下是把这个200块钱就给了,就王金明的儿子给妈妈,妈妈不肯拿,我说妈妈,你你三弟给你你就拿着吧,我下次就拿走了。

王万琴说,送完钱,王建斌拿出了那份城市协议,当着大家的面把城市协议给撕了,在泡面收到了,用打火机一烧到了,我说拿这个电话以后他生老病死一起去,你们怎么烧掉了?就是以前就是老母亲死的时候的话写的那个要求写的这个协议,当时这个协议的时候这个协议我本人还拿了手看一下子我从来没有见过,因为当时签协议的时候我不在场里面写的什么内容我不知道,我当时还特地拿了看了一下子这个内容,那一张纸是活妈妈的,然后跌了,是直接对接的,一共跌了第四下,就是这么一叠,然后这么一叠嘛,堂弟王海波说,现在王建斌手里没有城市协议的原件,只有一份复印件,在他们看来,这份城市协议被撕掉烧毁后,双方的城市关系也就解除了,王建斌没有资格再来征赔偿款,我堂哥当时把这个纸撕掉了,他们这些恭敬,这些长辈他们都是知道的。我叔叔出了车祸,他们来的时候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自己都讲出来,把这个合同人撕掉了,等于讲我堂堂哥背里说,要不然的话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他的,他没有嫌疑,现在不有个复印件吗?复印件有用吗,复印件有用吗,原件都没有了,复印件有用吗?当然这只是王海波等人的说辞,对此王建斌坚决予以否认。王建斌说,清明节那天,他只是去给叔叔王万林送钱了,并没有撕毁那份城市协议。

退一步来讲,他想毁约的话,必须把当时的见证人都请过来,在大家的见证下才能把这份城市协议撕毁,否则撕了也没用。如果要是提到生老病死,不管他的时候,那我肯定要把他们这些人全部要喊了呀,不喊来的时候不说清楚了,那我不可能就这样了,我说我不管了,那我就不管了,我说了也没有用,现在双方闹矛盾,主要怪谁呀?我现在怪谁呀,只怪我上了车。玉琪更加贴心呐,这个要。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周友军教授,欢迎周教授,周教授,您看本案当中这份城市协议,它是否是有法律效力的呢?当事人签订的这份城市协议实际上包含了收养的内容,但是呢还依据我国法律规定,自1992年4月1日之后,所有的收养协议必须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去办理登记,否则就不能有效成立收养关系。这个案件中当事人签订的城市协议虽然包含了收养的内容,但是呢没有到民政部门办理登记,所以不能形成有效的收养关系。但是呢结合民法典第1000 158条的规定,当事人之间约定了一方对另一方有生养死葬的义务,同时呢也可以通过受遗赠的方式取得他的遗产,这样一份协议应该称为是遗赠抚养协议,如果签订了遗赠抚养协议以后,当事人的没有尽到义务,那怎么办?如果一方当事人严重违反他的合同义务,比如说老人患了严重疾病,他不管不问,那这个时候呢就会导致双方之间的信任基础丧失,或者呢导致这个合同在客观上不可能再继续履行下去,法院一般会认为可以解除这样一个遗赠抚养协议,总体上是有两种方式,一种呢就是协议解除,当事人协商把过去的协议给解除掉。另一种呢是单方解除,这个时候通常就要求一方要严重违反遗赠抚养协议的约定,导致这个合同目的没有办法实现,但单方解除通常采取一方通知对方或者呢向法院起诉的方式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王万林被撞身亡这事儿处理起来并不难,可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九十多万的赔偿款,原本和睦的一家人闹起了纷争,互不相让,王建兵的身份到底如何来认定呢?

当初双方签订的那份层次协议究竟有没有被烧毁呢?明天请您继续关注这起案件,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周友军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