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14被“烧毁”的协议下集(27:59)江苏金湖王万林死亡赔偿金

2021-10-11 16:45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14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20年7月18日,56岁的王万林因车祸而不幸离世,经计算,死亡赔偿金等加在一起有90多万元,此后,围绕这笔赔偿款,一家人展开了争夺大战。最终,法院查清事实,作出公正判决。

《今日说法》20210814被“烧毁”的协议(下)

面对质疑,他们当庭拿出了《层次协议》,我们向法庭出示了这份城市协议,只有一份,当初签订协议的时候只有一份,因为当时协议签订时是一式三份的,请法庭予以核实。张一生中当年的见证人有话要说的是,当时那协议写下了几个,你看这个死亡赔偿金到底谁有资格来主张老子。那主要也好,上班的也好,这个待遇的话拿10万块钱如何确定这个近亲属范围,也是本案的一个战绩被烧毁的协议《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拜拜。你是我的,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上期节目,我们讲述了发生在江苏省金湖县的一个案例,2020年7月18日,56岁的王万林因车祸而不幸离世,经计算死亡赔偿金等加在一起有九十多万元,此后围绕这笔赔偿款,一家人展开了争夺大战。这里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上期节目的主要内容,照片上的这个人就是王万林,早年间因为家里穷一直未能结婚生子,在他离世后,侄子王建兵站了出来,自称他已经过去给了王万林,我奶奶没去世之前,他就告我就告我姑告我母亲,还有我,我婶就是我二爷,二娘娘都在场,都讲了以后等于就是我小叔叔,我三爷以后的生老病死,养老双方都由我跟我师傅来负责,两个人负担都讲过了,然后就是这个房子家产百年之后全部归我。都讲好了,这是王建兵拿出来的层次协议,上面写着,一、王万林认定大哥王万友家二房王建斌夫妇作为城市人享福受苦,绝不反悔。

二,王万林的生老病死以王建斌夫妇为主要责任人,百年后,所有遗产由王建斌夫妇继承出来之后呢就是安葬下地我就是我夫妻两个披麻戴孝,骨灰盒子我旁的就是我们本地也有是继承老人的,老人出事了,房子地还有这个宅基地,哪个城市就是哪个的,也没有说像我这个搞成这么大矛盾的,说这个不同意那个不同意的。王建斌自认为他是王万林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可这个说法遭到了另一方的反驳,对方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是1992年4月1日正式实行的,此后任何收养行为都必须走法律程序,可王万林收养王建兵时,根本没走这一步,只是私底下签约,所以他们签订的那份生死协议无效。平常的话就是老子没看到去分呀,这个分分法律,我这又不是我说你平常就是老子,我也是老子没那个有法律去规定,这这也不是我说了算。除此之外,王万琴还反驳说,因为双方闹矛盾,2020年清明节那天,王建斌在给王万林送钱时,当着大家的面把那份城市协议给撕毁了。王金明他说,老五你不走,今天当你们大家面,我把这个善意事情解决了,这个钱了我给他,这个我不管,送钱过来,把钱送过来这个,然后把这个合同给撕掉了,把这个协议撕回来,撕回这个,并且用打火机烧了,说以后不让我叔叔了,以后我叔叔的生老病死就跟他这个没有关系了。堂弟王海波说,现在王建兵手里没有层次协议的原件,只有一份复印件,在他们看来,这份层次协议被撕掉烧毁后,双方的层次关系也就解除了。我堂哥当时把这个纸撕掉了,他们这些恭敬,这些长辈他们都是知道的。我叔叔出了车祸,他们来的时候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自己都讲出来,把这个合同人撕掉了,等于讲我堂堂哥背里说,要不然的话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他的。当然,这只是王海波等人的说辞,对此,王建斌坚决予以否认。王建斌说,清明节那天,他只是去给叔叔王万林送钱了,并没有撕毁那份城市协议,如果要是提到生老病死,不管他的时候,那我肯定要把他们这些人全部要喊了不喊来的时候不说清楚了,那我不可能就这样子,我说我不管他,那我就不管了,我说了也没有用。

本案争来争去最核心的问题就是那份城市协议到底还在不在,真的像王海波等人所说的那样,城市协议被王建兵撕掉烧毁了。还是像此前王建斌辩解的那样,当初他只是送钱,并没有撕毁层次协议呢?2020年12月16日本案开庭时,原被告双方就城市协议是否被烧毁以及它的法律效力都包含哪些内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一陈词昔日的法律性质是什么?

二,陈词昔日的效率,也就是说,行事千年以后,原告是否履行了抚养原告主张享有继承权的证据,也就是两原告与被继承人王安宁签订的城市协议一份。该协议的主要内容为,原告王建斌、王桂英作为城市人对王万林的生老病死为主要责任人。第三组证据是恒丰组的居民出具的书面证言五份证明涉案的曾经协议已经在2020年清明节时有原告撕毁并烧毁,证明双方的遗赠抚养协议已经解除。庭审中,在举证质证环节,原告方坚持称当初双方签订的层次协议没有被烧毁,他们当庭递交了城市协议的原件。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被告方又会怎么回应呢?因为当时协议签订时是13份的,请法庭予以核实。另外一份在在在李坤李坤处的这一份原件在何处?我们向法庭出示的这份城市协议只有一份,当初签订协议的时候只有一份,而且这一份向法庭保证是当初所写的原始证据是谁写的。自由《阴道山》被告方辩解称,这个城市协议为一式三份,王建兵烧掉一份后,再拿出一份城市协议的原件也很正常。对于被告方的说法,原告王桂英表示不能认同原件就一份,刚写好这个遗书协议的时候,我叫我叔叔拿回家保管,我叔叔说还是你们保管比较安全,我拿回家不注意再拿去了,到时候找不到了,然后都是我一直保管的,我都没给我老公保管,都在我手里。王桂英说,这个层次协议签完后一直由他保管,丈夫王建斌根本不知道东西放在哪儿,就这样竟然还有人造谣说层次协议被王建兵给烧了。当时签那个协议,不管他有没有法律效益,但是我从始至终从开始一直到我叔叔去世,就按照这个协议来履行我对叔叔的义务了。去世赔了那么多钱,我并不是说想拿着这么多钱都归我所有,我并不是这么想法,但是他现在对我这样,我就是要一个公众吧。

据王桂英回忆,这个城市协议的起草人是他们的上表亲名叫殷照山,这个人退休了,目前住在金湖县城,如果不相信他的说法,可以去找殷照山问问,当时协议一共写了几份当初有没有毁约,还不消费过在冲洗的情况,你给我介绍一下,这是谁写的,这个信息是我写的,是你写的,因为当时的话呢,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呢,95之后呢往往稍微高一点吧,我也是这个世界王王的是王万林的姐夫,堂姐写了几份呢应该就是一份,你为什么不回答?那就是一分就一分,你有没有再操作?没有,没有,没有,你再确认一下,这个是你书写这会生成精神。仔细看了层次协议后,应照山说这份层次协议就是他写的肯定是原件,因为是手写的,不像电脑打印那么容易,所以当时他只写了一份。除了王万林与王建兵夫妇外,还有几位见证人在上面签了字,当时那协议签了几份,一份确定一份,那老老二王万全说是签了三份,三份就是31分,就这个昔日是在什么情况下制定我万人的默契的话呢,在林中之心就有这么幸运,对不对?有这个幸运等于就是要大王的罗马的话呢,等于就是橙子和万人先叫老大家的日偶尔偶尔往前面层次5万年,是的,这个情况对农村就是估计等古迹吧。应照山说当时双方签订这个层次协议的目的就是把王建兵过去给王万林,避免王万林老了没人养,当然这种做法不是他们首创,这种风俗在金湖已经传承了很多年,我们是分公司,自己做他的儿子了,那么所有的财产就应该由他继承,是不是这个农村丰收我们我们这不是很风骚,原来人人人人人人来的话基本上就这样的,最高的话就是说这个东西没有去做公证这个东西就没有法律效力,我认为应该是有效的,是不是?但是反正不晓得这么讲,我不想我不知道。除此之外,应照山认为层次协议签订之后,如果有一方想毁约的话,也不是简单的把这个层次协议拿出来撕毁了就可以,应该把工钱组长一起交来,对不对,然后就不收了,我们再重新东西他照顾你,对不对?有病带去看病,对不对?农民呢跟着跟着跟着忙,对不对?他们这个王金斌的师傅的话呢到金湖来打工的话,我们的话就带过来吃了粥,什么东西都是王金斌的,就这一点,其他就不这么大了,对吧?

就凭这一点,你这他这个情况是在说怎么样?这个人叫王万友,他是王建斌的父亲,也是本案的被告之一,一边是自己的儿子,一边是自己的弟弟妹妹。争议发生后,王万友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提起了,赔的钱应该给哪个位置呢?就是这个农村的话呢,就全伟大,伟大的现在人的话,这个这个政策节目也说不准。在王万友看来,弟弟王万林的赔偿款以及遗产等都应该由王建斌夫妇来继承,但这话他没法和弟弟妹妹说,因为他一旦这么讲,就会被对方认为他在偏袒王建斌,他两口子对老三怎么样,老三的话就我还总要保护保护好,我是估计什么东西的话我去带带什么东西,他的话把他三姨买的东西送的好好的,当年认可的事儿,如今他为何矢口否认,我的卡在了很长殖民一个发的同安,不要一个大产期,已产期车祸赔偿款如何分配,双方的意见无法统一,我作为继承人作为这个校服我也不多了,一份分成四份,然后这个房子给我,他们提出来这个房屋要给房屋,要给他的时候我就没意见,我说这个房屋不可能给被烧毁的协议。《今日说法》继续播出,这个人叫王万权,他是王万林的二哥,也是本案的一个被告,当初那份城市协议上有他的签字,他也认可王万林百年后所有遗产由王建兵夫妇来继承,可在王万林离世后,王万全的说法就全变了。请我懂的时候,他们讲的你问你,你要请我懂的时候,签字的时候你是不是就要把我的儿子欺负他们这个事情你可以说南京了,你就去吧,南京你也不去,他们没有说去花,假如说我们当时都在场,都认为这个协议可以签,那认为就是说可能也就认同了,因为当时我们也不在家,后来我出差回来以后,我父亲跟我讲了这个,当时我就很很很生气,很反驳什么反驳,就是说我们不在家,你把这个协议现在也没有经过我们。王海波说当初签城市协议时,他大伯和大伯家的两个堂哥都在场,而他们家只有他父亲参加了,按理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喊上他和弟弟,同时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不能剥夺他们的成思权。他们老姊妹,我们下面小弟兄应该一起到场,一起坐下来谈这个事情,而不是说他们来把这个事情很果断的把内容他们之前商量好了,然后直接就是购物家商,购物家公布这个这个这个结果,我家从头到尾我家没参与这个问题,我的看法加了,就是说反正兄弟几个的堂堂之谜,几个把他宠下去,我用你这是知道什么成绩不成绩。

王万权说,当时他的想法是不需要过继一个侄子给弟弟,等弟弟老的时候,有几个侄子轮流伺候他,一起给他养老送终,但这个建议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此后长辈们也没有征求他们家的意见,就把王建兵过去给了王万林,我父亲的舅舅跟他姨妈做了这个决定,一定要让他签这个协议,而且还还弄个东西打他,要他跪下来要叔叔跪下来,跪下来求我这个堂哥来养他。当时我叔叔始终后来始终是没有跪,然后是同意了,把这个字签掉了。老三不同意,说是这个姨拿棍子打老师给他签那个没有没有没有,他不知道的,我说他很高兴,我说那个这个时候我的意思,我马上80岁了,我有花,我就说花不花就不能说话,不能误了一下子,没有没有,哟,我说你拿了就签了字,就是我二叔当时也很高兴签了字,王万林的这笔赔偿款以及遗产到底应该怎么分割,双方各持己见,始终无法达成共识。

没办法,当年参与起草层次协议的这些人主动站了出来,帮他们进行协调,考虑到申请和深厚的财产同期,一种意义就是登记一起,花四分,作为王金平是基层基层的特点,那一份那个地方呢落落基本上给他搞了一份,对不对,找我搞工程,工程厂商来讲的话呢,任务车呢还是比较互利。除此之外,这些调解人建议,王万林,生前承包的土地有两个哥哥耕种,一人一半,而王万林留下的那套房子则由王建兵单独来继承,房子的话就给黄金面,房间王金明,王金明还是那个他是简单,你房子给我了以后的话呢等于五六万,在拿出三个母亲呢,你们小弟五分要小一这么一也是好好说话的,我作为继承人,作为这个孝子我也不多拿一份,分成四份,然后这个房子归我,还有三亩多地嘛,我说我这个钱我也不要,我二叔家的小大子就没同意,这个房子不能给你利用四个分,这个赔偿金不管多少钱,只能提取提取个几万块钱。对于你今年第三一小组组的付出劳动的皮糖补偿,王海波他们给出的调解方案是王万林的赔偿款扣除丧葬费和补偿给王建斌的钱,剩余部分由王万友,王万权和王万琴平均分配,每人拿1/3,而王万林的房子和11万元则由他们小一辈的四个堂兄弟来分配,这其中就包括王建斌和王海波。老子女的分分的,他等于那个小子一号住在31个班级一号,对吧?等于多少?大概给个10万块斤,80万块钱,给了10万块钱,刚才10万块有房子不可能吧,他没提出来,这个房屋要给他房屋要给他的时候我就有反驳意见了,我说这个房子不可能给你,我说这个房屋一个是死者,我叔叔当当年在世的时候一直强调这个房屋不给他不给我们家这个堂哥王海波这一方拿出的调解方案,都没等王建兵答复,就被居中调解的亲戚们被否掉了。机场那些东西是老姊妹三个分,房子的小和四个分,你觉得这个分配方案不同,肯定肯定不合理,为什么不合理?为什么不合理?因为我们不护理的话,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嘛,公斤这就完了,他这是无菌提这个无菌提的公斤就是你这个信息,你不知道调解不成没办法。2020年10月,王建斌夫妇一纸诉状将王万友、王万权、王万琴告上了法庭,请求依法确认。

二原告与王万林签订的《城市协议》合法有效,他们系王万林的合法继承人,同时请求依法确认他们是王万林交通事故赔偿款的权利人,那你这个今天现在有这回事,我就是觉得吧,他并不是说全部合法,但是他最起码来说按照民间这一块,他应该起一点效,应该尊重这个协议,我就没说我一个人独吞,我一开始我就讲说这个钱四份我就要给1/4带个房子,然后这个他遗留下的这个这个11万现金我都不要,三亩多地我都不要,交通事故的赔偿款这个数额呢目前还没有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确定,根据我们初步计算应该在九十余万元,这里面主要是分三个部分,一个是死亡赔偿金。

第二个是精神损害抚慰金。第三部分是这个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不是对死者生命本身的赔偿,而是对其近亲属的一种精神抚慰。民法典第1045条规定,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为近亲属。按照这一条款的规定,侄子王建斌是没有资格获取死亡赔偿金的。如何确定这个郑青松范围,也是本案的一个战略焦点。原告主张呢是王万林的儿子,那么就应该有权主张这个死亡赔偿金。

而被告方认为他这个昔日无效,或者说即使有效也不能作为,而是地带走访调查时,这份城市协议的起草人和见证人都认为王建兵就是过继给了王万林,应该算是王万林的儿子,这也是当地沿袭多年的一个传统,不过目前这个传统却与现行法律有冲突了,依照《收养法》呢是不符合那个收养关系的,而且现在《收养法》还规定收养关系应当到当地的民政部门去办理登记,他们也未办理登记,所以应该收养关系是不成立。通过阅卷,走访调查以及庭审时原被告双方的举证,质证,承办法官刘旭志对本案有了更为全面的了解。刘旭志认为,王万林生前与王建兵夫妇签订的这份城市协议不能被认定为收养协议,只能算是遗赠抚养协议,基本上是符合遗赠抚养协议的构成要件。通过双方当事人的举证,主要是看王建斌是否尽了赡养义务,如果尽了赡养义务,他就应该可以获得遗赠,也就是说可以接受万人的申请的遗产房,存款,承包你的收益了。庭审时对城市协议的性质,原被告双方均不持异议,他们都认为这份城市协议属于遗赠抚养协议和《遗赠》中提及的财产有哪些层次?

协议签订后,王建斌夫妇是否尽到了赡养义务?围绕这些内容,原、被告双方在法庭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该协议的内容并没有涉及到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等款项的分配,学生掏出去的证明一份证明。2016年6月份,王万零年生因为身上出包子是由王建斌带起去治疗,每天负责接送。

第七个是住院病例首页和出院记录各两份,王安宁住院看病均是由王建斌带去看病住院手机上的联系人姓名、联系电话均是王建斌证明原告为王安宁治病的事实,根据089以及三信也不予认可,理由如下,第七份证据没有任何表象可以证明原告支付了病人和陪同全网其他证据是证人证言,也应当事情不是经开庭审理。承办法官认为,签订层次协议后,两原告对王万林生病及房屋维修方面尽到了应尽的义务,同时在王万林离世后,又按当地风俗以儿子儿媳的身份为其办理了后事,其已经预约履行了对王万林的生养死葬义务,而被告方的抗辩意见没有充分的证据来支撑,可以获得王安宁申请的相关的遗产,这个是可以的。那么他能不能主张王安宁的这个进行交通事故,这个这个就产生的死亡赔偿金呢,他能不能认定为金清楚,我们还是通过他们签订这个协议的性质,双方当事人的政治意识,以及当地的风俗习惯来结合起来考虑。2021年3月,江苏省金湖县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

一,确认原告王建兵,王桂英与王万林签订的《层次协议》有效。二,原告王建兵夫妇对王万林的砖瓦平房五间存款11万元,2020年秋季承包地收益享受遗赠权。三原告王建兵夫妇享有王万林因交通事故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等可与分配的赔偿款总额的1/4权利。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周友军教授,欢迎周教授。周教授,王万林去世之后,他的什么亲属可以获得他的死亡赔偿金呢?侵权行为导致受害人死亡,受害人没有办法再继续创造财富,他的继承人呢在可继承遗产方面也会有所减少。死亡赔偿金不是死者生前遗留下来个人合法财产,但是呢它类似于遗产,所以要参照继承法的规则来进行分配。一般来说,就按照两个继承人的顺序,首先是看有没有第一顺位的法定继承人,也就是配偶、父母子女,在这个案件中呢王万宁应该是没有这三类法定继承人,然后没有第一顺位法定继承人的时候,应该由第二顺位的法定继承人来来分配这笔死亡赔偿金,也就是祖父母,外祖父母和兄弟姐妹在这个案件中呢就是王万林,他的兄弟姐妹可以分得死亡赔偿金。

那周教授对于法院一审的判决,您怎么看呢?在本案中遗赠抚养协议的签订,使得王建斌这样一个抚养人,他在王万里死亡的情况下受遗赠的财产也可能减少。所以本案法院考虑到这个因素,一定程度上探索了怎么样救济遗赠抚养协议中受遗赠人的问题,我觉得是值得肯定的。另外呢法院的判决也尊重了民间长期存在的这样一个城市协议,也可以鼓励当事人呐,敬老爱老,赡养老人,我觉得他的社会效果是良好。一审判决后,原告王建兵夫妇,被告之一的王万全提出了上诉,王建斌夫妇的上诉请求是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上诉人王建兵、王桂英享有王万林因交通事故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等可以分配的全部赔偿款或至少2/5权利。而王万全的上诉请求是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021年6月,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周友军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