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15雷霆出击(27:58)今日说法聚焦扫黑山西黑恶势力

2021-10-11 16:50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15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他们横行霸道为祸一方,他们殴打政府工作人员竟然屡次逃脱,他们就是山西省的黑恶势力。按照中央的要求,黑恶势力打早、打小、露头就打,山西警方雷霆出击铲除邪恶,本期节目将聚焦山西省的扫黑除恶行动。

《今日说法》20210815雷霆出击

横行霸道,为祸一方人家的一伙的,差点把工地的全打在后面不敢动,心狠手辣,巧取豪夺,受这个危险,那个那个危险,原来已经没法活了,就是殴打政府工作人员,竟然屡次逃脱工人殴打来处理这些事情的症状。殴殴打的理由就是因为没有帮助他们,他们是什么人,为何有恃无恐?

按照中央的要求,还有势力打造,露头就大,雷霆出击,铲除邪恶还百姓。朗朗晴空,雷霆出击,《今日说法》即将播出。完了。姑娘。他叫马秀梅,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从2014年开始,他和弟弟马建军一起来到山西省山阴县,投资开发了当地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临近春节,为了能够让工人们及时拿到工钱,马秀梅安排弟弟马建军带着大量现金前往山阴县的工地,临行前,他一再嘱咐弟弟要小心行事,可是第二天一早,令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喂,你好,喂,这个花开苹果这个找到了,我已经打到120了,大的要磕,磕的人跑了,我已经带过了去,你是我已经来了,我这个路人我看见了,但是他留了好多钱以后没人管。倒在血泊中的正是马秀梅的弟弟马建军,当山阴县公安局的民警赶到现场时,他已经被送到了医院,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

据马建军回忆,当时他刚刚离开宾馆,走到自己停在路边的汽车旁,可正当他准备打开车门时,身体突然受到了重击,一下子失去了意识。通过调取现场监控发现这是一帮人开着一部黑色的轿车,当这个受害人从宾馆出来时候,他们这个车从这个巷子里边儿开到这个受害人车辆的附近,下来三个人手持斗气,对这个人受害人进行了殴打,主要是头部,头部和四肢。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警方了解到,案件发生时,马建军正准备去工地给工人发工资,因此他拎的袋子装满现金。可奇怪的是,这伙形成的歹徒自始至终都没有碰过这个袋子。马建军也告诉民警,因为携带大量现金,他特意选了一个位置偏僻的宾馆入住,天还没亮就早早退了房,可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显然,行凶者对被害人的行踪是了如指掌,那么,他们行凶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通过现场勘查和调取公共视频,山阴警方了解到,被害人马建军在开车来山阴县的路上,就已经被嫌疑人驾驶一辆黑色轿车给偷偷的盯上。咱们从案发现场发现这部黑色广本轿车,对于这个监控到看找这个车辆的轨迹,这个车子来到三线以后进行了踩点。他们当时这部车就在华城宾馆对面的一个小巷子里边儿动手了一晚上。而第二天一早,马建军刚刚迈出酒店大门,这辆黑色轿车便立刻从箱子里驶了出来。三名嫌疑人在迅速下车行凶之后,又在极短的时间内逃离了案发现场,发案时间非常短,具体的这个面目特征,一个特征是看不清楚,因为那个当时天还没亮,现场那个效果特别不好。

了解到案件的一些细节之后,被害人的姐姐马秀梅立刻告诉侦办民警,她猜到了凶手是谁么,然后我弟发现就就是他们,因为他们发短信打电话就威胁了,但是我也没没想到他们敢就说这么光天话就就就就就敢打原来在案发前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马秀梅始终提心吊胆,过着有家不能回的痛苦日子,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得罪了一群惹不起的人,那是隔三差五打电话,发短信就危险,他就说过注意安全,你路上走,注意安全,就就就就就就这种话,以前我们在就在工地住,你也不敢在工地住,然后在家也不敢住了,然后就另外找房子住,一切提心吊胆,担心受这个危险,那个那个危险,原来已经没法活了就是。那么马氏姐弟得罪的究竟是什么人?

这一切还要从2014年3月说起。这一天,距离马秀梅在山阴县的房产项目开工才不到一个月,工人们正忙着开挖地基。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在工地门口,一辆运输渣土的卡车不慎与一辆路过的电动车撞在了一起,事故造成电动车上一老一小祖孙两人不幸身亡。我们当时出了事故,当下就去那个死者家属去看,处理慰问,然后给那个啥,人家见了以后开口就是要2000万,两个人,一人1000万。马秀梅说,事故的发生,他作为工程的业主方的确需要承担一些责任,但死者家属提出的赔偿金额让他完全无法接受。双方协商未果,马秀梅原本打算等事故调查结果出来后,再按照法律程序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可是当天晚上,一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一群人把这个工地用白布啥所有都围住,然后把这个棺材呀啥就在前面,就是在路边那个工地前面就大人领跑,然后就开始散发传单呀,就是各种的那个闹这个生死呀,好像看的就是有组织那那那种感觉很有计划的去做。

在这儿马秀梅注意到,在这群闹事的人中,有一名负责指挥的男子,知情人告诉他,此人名叫乔海,是朔州地区有名的恶霸,他还有一个大哥名叫朱强,当时传的话就说是乔海也不是个大哥,也也就是给猪也就说是给给朱桥跑龙套啥,就说这个事儿就给朱强定了,他们当时就这样说,只要把这个同意了,把这个款给朱桥拿过去,这个被害人,这个小孩儿,这个父亲找到了朱桥,想通过桥海向这个开发商施加压力,需要更多的这个前台。面对这一情况,马秀梅果断选择了报警,可是赶到现场的民警只是建议双方进行调解,并没有对乔海等人堵门闹事的行为进行制止。

《从此以后》这伙人更加有恃无恐了,几乎每天都会聚集到马秀梅的工地门口进行闹事,阻碍正常施工。他们来的时候我们工地正常施工,工人们出来了,然后他们家的一伙人差点儿把工地的打,然后我们不敢动以后以后工地去了高桥海的安排呢就是大棚,拉横幅沙,之前是摆放棺材,逼迫这个工地的工程停工,同时呢就是向这个县委县政府的驻地进行采访,闹访,给这个县委县政府施加压力。同时呢这个工地呢是紧邻学校,当时呢正值快高考的时候,所以呢家长反响也比较强烈,所以那个县委县政府呢就是出于这个各方面社会影响的考虑呢,就是同意对自己那个事故呢进行调节处理,在政府有关部门介入调查之后,这群闹事的人不仅没有任何收敛,反而更加嚣张了,甚至动手打了参与调查的政府工作人员公然殴打处理这件事情的症状,殴打的理由就是因为在忙在处理这个事故当中没有帮助他们,那么最后事情呢处理的也处理了,一部分人没有把所有的凶手都绳之以法,而且处理的非常轻,都是判的缓刑。

殴打政府工作人员性质如此恶劣,竟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这样的结果让马秀梅试图通过法律程序解决问题的想法彻底化为了泡影。最终,万般无奈的马秀梅选择了向朱强妥协屈服,然后我们这个前半年过了这个首饰,也再一个贷款啥的,管理啥的,几乎资金也紧张了,然后我就跟周强约的在朔州一个酒店见了个面,最后他的说是给给500万吧,被害人家属分得了90万的赔偿,而朱桥这把黑色卫星的组织团就分到了320万元。在被迫支付了巨额的赔偿款之后,心力交瘁的马秀梅以为自己的项目终于能够继续运转下去,可他没想到,由于乔海、朱强等人半年来持续不断的骚扰,当地的施工队都不愿意再参与这一工程了,很多原本有意向的购房者也纷纷改变了主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的一些股东提出了要退股,正当马秀梅觉得事业陷入了谷底之时,屋漏偏遭连阴雨,朱强一伙人又找上门来,因为这个股东嘛,股东组组织起来,就是我们也不干了,要退股,然后这个过程当中就是中抢,我就给我打电话了,就说是这骨缝里我有一部分款就是没拿那款这条黑的就是然后就要折,还要到2700万就一个月那样输,因为工地那个情况也咱也没现金,这一年过程中就各种危险,然后就是开始就是小黑把工地这个财务账,几个办公室的电脑他们全搬走了。为了勒索钱财,朱强等人不断通过威胁恐吓、编造谣言、扰乱经营等多种方式试图逼迫马氏姐弟就犯,但马秀梅这次始终没有答应朱强等人的不合理要求。正因为如此,马秀梅觉得弟弟马建军被人打伤,很可能就是乔海、朱强等人的报复之举。不过倒看这个视频监控,他因为这个前车牌进行遮挡后,车牌没有遮挡,在他这个掉头的过程中,咱们这个监控把他的后排照照这个车,咱们后来查,他是一个小额贷款公司的一个车辆,因为这个车辆最后因为抵账抵给了朱强,就这个事情,就是在乔海的安排下就对马文进行了打,他们就是想给马文个教训嘛。朱强个子不高,左腿有些残疾,为人蛮横不讲理。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朱强等人的行为明显已经触犯了法律,却一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甚至在发生了政府公职人员被当街殴打,县委县政府办公秩序受到扰乱等一系列事件后,朱强等人也没有任何的收敛。在这样的环境下,马秀梅平日里只能默默忍受着朱强等人的威胁,一次次满足他们的无理要求。但这一次,眼看自己的弟弟被打成重伤,马秀梅说,他不能再忍受下去了,他要举报这伙人的所作所为。这次赌上身家幸运的举报,最终将取得怎样的结果呢?

就在马秀梅向上级有关部门进行举报的同时,朔州市和山阴县两级公安机关也在积极开展案件侦破工作。经过缜密侦查,多名参与殴打马建军的嫌疑人相继落网。可是正当民警准备对案件展开进一步深挖的时候,一股无形的阻力悄然出现,因为你把当地的案件,当地的一些人情事故了乱七八糟,这无形中就给你产生一种压力,没这没有上级的支持,这个工作根本根本开展不下去。2018年3月,党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马秀梅递交的举报材料引起了山西省委政法委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黑社会在当地盘踞十多年数十年,侦办的初级这个案子是遇到一些阻力,这个案子侦办不下去,并且你公安干警在侦办的过程中可能得不到一些实情,所以说咱们政法委领导就主要领导同志和省公安厅就自己决定,就是采用这种提级管辖异地用警的方法。2018年5月21日,根据群众举报反馈的线索,山西省委政法委、山西省公安厅正式将以朱强为首的这伙人所涉及的多起案件并行,为了重大涉黑案件进行了并案侦查,同时将该案件移交给了山西省忻州市公安局来具体负责侦办。

接到这一任务后,忻州市委政法委和新州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从全市抽调了122名精干警力组成521专案组。朱强他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他父亲是个山阴县煤管局的副局长,1996年,当时当时他还几个人在小饭店里面吃饭以后喝多了酒,就把一个山西省朔州市公安局一个民警给殴打了,因为这件事情在当地引起了轰动。在山阴县公安局当年的办案记录中可以看到,当时年仅23岁的朱强已经有过多次故意伤人的经历,并且在面对警方审讯是极为嚣张。办案民警在调查结论中写道,朱强等人已经成为危害地方的一霸,应依法惩处。

最终有关部门对他做出了收容审查八个月的处罚决定。而此后几年里,朱强似乎是痛改前非,因为这个周强,他那个生理上还有个特点,它有个有个小儿麻痹,就会左腿一个萎缩,导致他这个作为一个残疾人,2001年他驾驶一辆桑塔纳在全国进行商务宣传,当时走了29个省自治区,行程两万多公里,因为这件事情呢,他也受到了山西省残疾联合会的表彰,学习增强自强不息的这个精神,那这个呢就是直接说他获得了一定的政治光环。凭借良好的民生和父亲的关系,朱强承包了山阴县周边的多家煤矿,并迅速积累起了可观的财富。而在经营煤矿的过程中,朱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逐渐又重新走上了依靠暴力的老路。到了07年的时候,就他为了查走一些煤矿呀,经营呀,他就把当时在下班途中的镇党委书记拿着菜刀把它砍上,并且他把当时开的车也给玻璃都给砸碎。到了08年和09年期间,当时的市人县委书记,他不断地进行骚扰,包括当地的县委,县政府门口,他就居住这个大喊大叫呀,这个这样明目张胆的这种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和这个政府的主要领导进行叫法,一方面是被害人因担心遭到报复而不敢声张,另一方面则是地方相关职能部门的不作为。朱强的种种非法行为不仅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成为了他进行敲诈勒索的资本。据办案民警统计,从2005年~2017年,就先后有十名企业负责人被朱强等人多次敲诈,涉案金额超过了3000,就为他名声在外。我打个电话,你谁谁谁,某年某月某日,你给我送送多少多少钱来,这个被害人乖乖的把钱送过来,一听,呀,这个朱强打个电话那得给了。

积累了大量的不义之财后,朱强的野心越来越大。从2012年开始,他不断笼络了一些社会闲散人员,最终构建了一个等级严密的涉黑组织。他收罗了手下两个重要的地理干将,一个叫乔海,一个叫张晓斌,乔海和张小兵手下都有自己的一帮小马仔,以前在各个各个犯罪团伙各干各的,在各自的领域里面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从这起事件以后,怎么这三股势力凝结成一股?通过缜密侦查,新州警方逐渐摸清了以朱强为首的这伙人员的详细情况。在这个多达59人的团伙中,各级成员不仅等级森严,而且分工明确。除了类似乔海这样的打手之外,该组织里还有几名特殊的角色。这个重要的人物就王岳飞,他是自认为这个媒体记者,但是我们经我们调查取证发现他不是广电总局给他们颁发过这个相关的记载啦,编辑类的证件,他是用自媒体线上线下这种方式对这个受害人进行打击报复。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懂得宽,我们称是他们赵方先生,他这董德宽在山阴县那个老师,他和朱强所高中的同学董德宽的主要职责就是帮朱强理财,从事洗钱活动。而伴随这一涉黑组织的不断发展壮大,朱强的势力范围也从朔州当地开始向周边的一些城市蔓延。对于该组织来说,无论是普通百姓的婚丧嫁娶、邻里矛盾,还是企业价值数10亿元的投资项目,都有可能成为他们非法获利的目标。59个人,每一个人他都有一个生活的圈子,会把当地的这个方方面面的信息收集到,如果有相关方面的信息他们就会考虑怎么样介入这个事情,求他帮忙的,如果说是要500万,他最少要对方付出300万的代价。而在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时,该组织的成员往往会刻意利用一些制度上的漏洞,通过打法律擦边球的方式逃避有关部门的打击。他最后让他做大城市,成为称霸一方,残害百姓这么一个黑色危险的组织。在上级部门的强力支持和多地政法机关的密切配合下,新州警方克服了重重困难和障碍,本赴多个省市进行了调查取证,基本掌握了以朱强为首的这伙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相关证据。专案组决定立即实施收网行动。经过长达数个月的奋战,侦办民警最终将该组织的成员全部抓捕归案。这个以朱强为首的涉黑组织,不仅严重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和经济秩序,更给当地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了巨大威胁。

落网之后,朱强等人对于不少涉案事实矢口否认。与此同时,侦办民警也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正在暗地里蠢蠢欲动,试图为朱强等人打探虚实,通风报信。嫌疑人落网后,专案组通过多种方式向社会广泛征集了朱强等人涉黑犯罪的相关线索。

可让侦办民警没想到的是,直到此时,一些被害人依旧不敢说出事情的真相,发的只是通告,但是给我们提供现在的很少,当时我们找这个被害人的被害人不行,你们是外地的警察,我们还要在当地生活呢,万一这这这帮人出来以后报复我们怎么办?很多的案子能够大而化,小小而化了,这样的一种处理,这就是和咱们当地的一种政治生态已经异化有很大的关系。这也是咱们这次在扫黑除恶过程中重点打击。为什么说是要打黑就要建散而散破网就从这个角度出发的种种情况表明,要想彻底根除朱强等人对当地造成的恶劣影响,就必须真正打掉隐藏在这伙人背后的所谓保护伞。通过调查,专案组了解到,在朱强的身边,有一个名叫李生双的男子,此人身份很特殊,他既是朱强等人的军师和谋士,还在当地政府部门中担任领导职务。李生算是朔州国税局的一个副局长,对这个人自立的影响力也大。朱强呀,经常有事儿的时候会到李生那里和李生说切磋一些东西,他在有些违法和犯罪的事实上他出过主意,想过办法。

涉案的被告人在被这个羁押以后,李生说他利用他的社会关系,去给相关这个人员打招呼,安排涉案被告人在看守所里头的这个所谓的生活,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保护的一种行为。通过打掉朱强等人背后的保护伞,专案组扫除了调查和审讯过程中有可能出现的外部阻力。2019年6月24日~7月1日,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朱强等59人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在开庭前,为了保证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合议庭成员跟每一名被告人都在看守所里见了面,进一步核对罪名和事实,进一步了解其心理诉求和思想动态,为这个没有委托辩护人的被告人进行了依法指定,指定了这个变化,也就是律师全覆盖体现这个人权保障。在庭审过程中,该涉黑组织中的大部分成员都对自身参与的事实供认不讳,但以朱强为首的几名主要成员提出了不少异议,就是相关的被害人给他转账打钱,均是朱强向他们借的钱。像这些人要过钱吗?没有向他要过钱,像这种人,他们都是因为当时合作了,或者找我办事给佣金,老师都给我的,他对这个做的事,做的事情,犯罪的事实回答是做过,但是他认为是不够罪,不犯罪。最后我们没有采信这个被告人的这个辩解的辩护意见,采信了那个能够印证的其他证据来认定的事实。

2019年10月11日,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人朱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朱强等人及相关保护伞落网之后。

马秀梅投资的房产项目终于重新开工了,工地上恢复了往日的忙碌,售楼部里也挤满了前来看房的人们,再过一段时间,该项目的主体建筑就将竣工封顶了。马秀梅告诉侦办民警,尽管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因为朱强等人的骚扰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是对于公司今后的发展,他充满了信心。

政府各部门包括各领导都很支持各种手续,全局版权,各种支持,当然是开心了,咱也是运气好,命好,就正好碰上这个伤害这个行动,要不然我原来我也是没信心了,现在现在还有希望。朱强涉黑组织及其保护伞的覆灭只是三年来山西省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一个缩影。从2018年3月至今,山西全省共打掉黑恶势力犯罪团伙一千六百多个,查封、冻结、扣押涉案资产四百多亿元,彻底摧垮了黑恶势力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为期三年的专项斗争积累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好办法,好经验。现在呢,我们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组已经专门召开了会议,按照中央的要求,对于长效长治的进行部署,就是要协调推动有关成员单位用制度的办法,制度的方式固定下来,执行下去,确保我们今后的黑恶势力打早打小路头就大,世界五黑五合。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政法机关彻底摧毁了以朱强为首的涉黑组织,诚挚处理了一批违法渎职的国家公职人员,在当地建立起一系列针对涉黑涉犯罪的防范打击长效机制。这些举措有力保障了当地的社会和谐稳定,净化了当地的政治生态和营商环境,也让老百姓真正有了安全感和幸福感。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