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17藏金之地上集(27:58)今日说法浙江青田黄金盗窃案

2021-10-11 17:3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17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18年夏天,浙江青田县发生了一起黄金盗窃案件,摄像头拍摄到了嫌疑人,不到24小时警察就按图索骥找到了他。警方把嫌疑人的图像与摄像头拍到的“鬼脸”图像进行鉴定,结果却是无法认定唯一性。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案发7天之后嫌疑人被取保候审。 

《今日说法》20210817藏金之地(上)

监控画面中模糊的脸在警察眼里是清晰的画面,黄金盗窃案就是这无所谓,而且他在进入金殿之后呢,是一直面部是有扭曲在扮鬼脸的,内心来说我们是非常确定是他的,但是我们还是需要证据支撑,案件接连发生,证据却依然缺失,警察只有七天的时间抓他,是的,我工作十年了,这这这这当然是最最累的,最头痛的,那从另一个方面说,这个人肯定是他偷的藏经之地,《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各位好。

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说到黄金,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往往小小的一件金饰价值就非常昂贵。2018年夏天,浙江青田县发生了一起黄金盗窃案件,摄像头拍摄到了嫌疑人不到24小时,警察就按图索骥找到了他,本以为案子就破了,但事实远非如此,是从这个窗户进去的,我里面有监控的人,人还没跑这跑什么时间,什么时候?大概两点多钟,两点多钟。2018年9月4日凌晨2点多,浙江青田老街上福瑞祥金店的店主报警说,店里刚刚进了小偷,被偷走了不少黄金,这人应该还没有跑远,这里肯定我楼上灯开的那个声音,他这里都没有。行。失窃的金店在老街的中间位置,店主邱先生说,自己平时就住在店铺的二楼,案发的时候,他听到楼下有动静,起身开灯去查看,正在行窃的小偷应声就跑,多少东西被偷了,偷了,他给这里这个皮球给他偷了,这里有个盆子,一个碗子,这里全部给他偷光。警方勘察现场被盗的柜台是金店最外侧的一排,店主说原本里面放满了纯金的貔貅手串,大的拿盘子装,小的用碗盛着,现在这个柜台里已经空空如也。

你监控是只有屋里的还是外面也有一点,只是屋里就屋里有,是屋里那个门关的开,这个外面路上有一点的,因为查看的比较及时,进来的小偷显然还没来得及撬开店铺,更里面的柜台店主介绍说,自己的监控就装在最里面,可以录到店里的全景这这里附近,你们先暂时不要走动,我要免得把那个破坏掉痕迹。他这个金店因为是比较老旧的金店,那么店面里面的监控条件呢也很差,虽然监控的条件很差,但是大家发现这个监控没有被破坏,还在正常录像,并且已经拍下了小偷进门的画面,监控底下的话应该有一个明显做鬼脸的动作。凌晨的2:10左右,一名男子进了邱先生的金店,他四下打量在找着什么。画面中,嫌疑人抬头一瞬间正好被监控拍到了正面,画面并不清晰,但可以看出男子大概的模样,视频条件比较模糊,而且他回头看到这个监控之后,马上就退出去了。几分钟后,嫌疑人再次进入进店,摄像头被遮挡,证据就此中断。这是给他用布遮住的呢。经过警方的现场勘查。

他们很快确定嫌疑人就是通过这一块窗户把它撬掉,然后钻到了案发现场。当他发现有一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柜台的时候,他马上退了出来,拿起了一块抹布,盖在了监控探头上面,随后实施作案。警方的推测,作案后,嫌疑人依然是从进入金店的窗口离开的,他们很快调出金殿后窗小巷附近的几处路面的监控,仔细查看,果然在案发时间段内找到了一个疑似嫌疑人的身影。我们根据分析,因为那个时间点,就说这个老街基本上是没有人走动了的,我们分析基本上就是这个人。案发十分钟后,在空无一人的巷口,警察又看到了嫌疑人的正面。这个男子身穿灰色的t恤衫,蓝色牛仔裤,身高在1m65左右。警察发现他进了一家超市。案发后我们根据视频监控发现嫌疑人骑着一辆摩托车逃离案发现场,案发现场附近一个超市里发现了一个嫌疑人的踪迹,他并且清楚的拍下了一个嫌疑人的正脸。在超市的监控中,警察终于可以看清楚男人的正脸了,他大概四十多岁,身材消瘦,个头不高。超市的老板回忆,这个男人讲的是本地青电话,他在店里买了一瓶水离开了,而且就是说通过监控上看来,跟金店里面的这个嫌疑人,就是说身形体貌特征是比较相像的。那么我们推定基本上就是同一个人了,反复比对了这个男人的几张图片,警方几乎可以肯定,他就是金店的摄像头所拍下的那个扮了鬼脸的嫌疑人,对此人的抓捕很快展开,那个从细节的特征来明确,在追踪,一直到。快傍晚了才将嫌疑人锁定。通过梳理视频轨迹,警察一路追踪,当天就在青田郊区找到了这个叫金某的嫌疑人,他是本地人,有多次盗窃的前科,这个嫌疑人呢,对我们的警察的对抗心理非常重,就是我们在我们手里面进行审讯过程中,他就是什么都不讲,包括他这种,就说他去过现场,这东西在视频里面出现,这个人是他刚开始的时候都都活着,得知警察不到一天就把嫌疑人找到。

店主邱先生喜出望外,他觉得自己被盗的财物肯定是可以追的回来的,这个就是手串貔貅,就是跟这个现在一样的,对,对对,就是原来的这样,比这样多一点,比这个量多一点,大概大概一百来一百多条。邱先生粗略算了一下,自己被偷的是将近100条纯金的貔貅手串和饰品,按照当时的金价,它的损失在20万元左右,除此之外,柜台里还有一部分现金也被偷了,现金大概是三万来块,当时现金放在哪里了,放里面那个秋千里,我那几天忙没有没有都没有,放放起来,就直接就放在里面,当场没注意。按照邱先生的说法,他每天营业结束后,没有将精气收进保险柜的习惯。邱先生的几位邻居也证实,发现被盗后,平日里摆放貔貅手串和项链的柜台被偷空了,邱先生损失确实很惨重,我觉得觉得亲戚安全是大一点,我觉得我自己没听说有偷到金店的,对,以前都没有,就是我是第一家。找到金某后,警察很快就开始了审讯工作。警察此人有多次盗窃前科,因为盗窃和窝藏犯罪所得等罪名,他前后入狱过很多次。他当时被抓的时候45岁,从20岁开始,他就一直在坐牢判刑,前前后后判了五六次,总共刑期加起来23年多。这次金某落网,青田警方是以案发现场的视频为证据将其刑拘的。证据上来说,我们案件刑拘的条件肯定是够的,但是我们得到包裹的条件可能还是相对比较欠缺的,这样一个盗窃惯犯,而且还是有诸多前科劣迹的嫌疑人,按照法律的一般规定,刑事拘留期限就是七天,这么短的时间,警察需要尽可能充分的找到嫌疑人涉案的证据刑拘掉之后,因为是当人当起案件只能七天的这个拘留期限,那么在这短短暂的七天时间里面,我们就说穷尽一切办法。金某到案向警方说,自己在案发当晚一直是在家休息,没出过门儿,面对监控拍下的所有证据,他一律不认,一直坚持说自己没去过现场,没有盗窃过什么经典财务呢,他有这样子的话语写下来,他就觉得他反正他他做到了,没有证据留下来,他觉得自己是天衣无缝的,一个是比较郁闷,另外一个我们还是有信心的,因为我们知道是他干了金某认与不认,警方心里有底。监控中的那个人,警方认为显然就是他。

除了录像,更有力的证据当然是赃物。今天警方四处走访,寻找嫌疑人各种有可能藏金的地方,因为这个东西真的很按理说的,应该是好找的,而且我们因为我们比如说第一次抓的是很及时的,应该说金某此前多次作案,盗窃过多种财物,被捕之后也曾拒不交代。警方按照金某之前窝藏赃物的习惯,将他和家人的老屋做重点排查,他自己家的地是一个重点,所以说也去,全都是翻找过金属探测仪探过也都没有发现味道的精气。警察找上门来,金某80岁的老父亲一直在帮着警察寻找,他说自己愿意配合警方的调查,如果真的是金某作了案,他肯定不会袒护的拿在他家边上拿着锄头到处挖,甚至就是有翻动过的土,我们就去挖,带着警犬过去就去秀,就是我们出动警犬的次数,其实相对于我们小县城来讲是不多的,但是针对这个案件,犬前前后后是有伤回触动,也没有找到。除了出动警犬搜索金某的老屋,警方将案发后金某的活动轨迹一一标注,他停留过的地方,警察也拿金属探测仪搜索了一遍,但没有任何的发现,从从那个,还有他的轨迹,那我们感觉经济很可能在那边的,但是我们我们在那边找,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而且不止一次,连连着两三天连着两三天上去上去找姥姥最印象挺深刻的。在寻找失窃黄金的同时,警方也把金某的图像与金殿鬼脸的图像送到专业部门做同一性鉴定,希望能以此为证据,将金某批准逮捕。这样警方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继续寻找黄金的下落。但是鉴定的结果让警察失望了,也没有说是同一,就是做出了一个统一的这个这个结论,因为他只能说是他那时候是意思是说不排除就是可能性很大。鉴定报告认为画面中的鬼脸是嫌疑人抬头一瞬间的样子,与金某本人的面部特征存在差距,无法认定唯一性。在这种情况下,因为警方在七天之内没有找到失窃黄金的下落,被捕的金某也拒不承认自己盗窃过金店,那么黄金失窃案件的办理就走进了死胡同,那么这个案件证据方面是确实是有点比较欠缺一点,那么最终是存疑不补,然后不补掉之后,我们一个是马上必须要给他变更强制措施的,那么就给他办了取保候审。案发七天之后,金某被取保候审。得知了这件事儿,店主邱先生感觉很无奈,因为他不承认也没办法,你这个有什么用,警察是尽自己的责任能力去追查了,当天就给他抓住了,因为他不起。金某是案件唯一的嫌疑人,邱先生知道这也意味着自己的损失一时无处挽回。

邱先生此前在国外生活多年,有一手打金的手艺,几年前因为看中了国内稳定的治安环境和成熟的黄金市场,他从国外回到青田,做了自己的老本行,我以为人家坏了,我就修修,补完保护,但是还是做的。因为自己有修补精气的手艺,加上为人厚道,邱先生在青田开启了自己的店面,这次店铺被盗,他很快更换了店内的防盗设施,没有过多的沉浸于自己的损失依旧每天开张迎客,手艺是不是别人也拿不着,别人一般的店里面请工人都没事的,可以做到对。证据严格要求。

对我们公安民警也是一种保护,证据确凿的,也不会产生一种冤假错案,是一种博弈了,他不讲,那我们其实就是想穷尽一切办法要把它认定起来。在跟金某打交道的过程中,虽然金某不承认自己犯案,但是警方凭借已有的物证和他们的职业敏感,几乎可以断定这个金某跟黄金盗窃案脱不了干系。七天之内,他们虽然没有找到直接证据指认金某,但是对这个案件的调查,他们并不会因为释放了金某而结束,因为本身事实上就是他做的,那么就是证据怎么取得问题,这其实就是我们警察该做的事情,一个我们采取一个跟踪的方法,包括技术跟踪,人员跟踪,另外一个,我们也对周边进行走访,除了开展这些工作之外,为了防止金某继续作案,负责摸排进店的警察同时提醒进店的店主们加强防盗措施,每天营业结束,尽量把贵重的经济收回保险柜,不给人可乘之机。就是当时我们还是在青田县城范围内,在走访,包括在走访的过程中,也在跟他们交代,就说一定要做好防盗措施,夜里这个精气要收拾好,后来到了12月份至三年,一家不到100m就给偷了什么东西?

就在第一起案件发生后不到百天,同样是在老街营业的另一家金店,新豪珠宝店又被盗了,早晨7点左右,警方赶到现场,你自己算一下多少钱,下次全部都是黄金,肯定要值好多钱了。发现被盗的是店里的廖女士,那天清晨,她一进门就感觉到不对劲儿,很快她就惊觉放满了黄金项链的那个柜台已经被掏空了,拿不拿了,都是那出的那些项链,那个他肯定是最最值钱的电脑,多少钱进来的这个小偷显然是有备而来,临街的几个银饰柜台他并没有去翻动,拿走的都是贵重的纯金项链,感觉对这里面很熟悉。

发现被盗,廖女士第一反应就是查看店里的监控,调出画面来之后,她发现嫌疑人也在监控上做过了手脚,现在他有雨伞挡住,然后把那个拉掉,就看不到了,拉掉了,你看这里他用雨伞挡住,然后那个那里监控就可以用手拉掉了嘛,早晨5:10左右,监控拍到了一个打着伞进来的影子,这个影子显然知道这个角度是已经进入了监控的范围。在雨伞的遮蔽下,嫌疑人拉掉了监控录像的电源线,实施了作案。

我们现在已经受不了刺激了,老公又死了,欠了很多债,现在又被偷了,事情肯定是低到谷底了,所以说不出来都正常的。邻居告诉警察,经营这家店的廖女士生活很难,几年前丈夫因病去世,留给廖女士的是巨额的债务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现在欠了钱还没有还完,店铺又被盗了,廖女士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老师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我真的想说清楚。就把我的该怎么。廖女士是青田本地人,因为青田县是侨乡,很多出国打拼的青田人都在过年期间回到家乡,那时也是金店生意最好的时候,这样子也都没改动过白色,然后我这样子都是项链,那以前是货是比现在是做多了呢,就是很多,比这样子也厚很多。按照廖女士的回忆,案发正好是准备过年的期间,她刚刚花巨资进了十几条克数很重的黄金项链为春节备货,就是把这些项链全部都抓走了,然后这些他就是把我那些粗的抓走,然后这个戒指也是大个的抓走被盗之前店里的监控显示,几个柜台都摆满了黄金饰品,其中被盗的那两个柜台摆的就是克数比较重的黄金项链,每一条都在万元以上。初步估算,廖女士的损失至少60万元。被偷掉以后就等于说辛苦很多年,不吃不喝很多年才能这么多钱,所以说他当时非常心痛。时隔许久,廖女士依然记得自己当时发现店铺被盗后那种难过和绝望的心情,损失的60万是她几年都赚不回来的钱。

在跟警察做笔录的时候,因为情绪激动,她多次混道,第一反应就是这个金某托的嫌疑人金某第一个案件短时间内青田县就发生了两起金店被盗案件,店主的损失巨大。警方现场调查发现,这次嫌疑人还是选择了老街巷子里的监控盲区,撬开金店的后窗,进入了廖女士的店铺的我这里上就这样走过去了,那里还有脚印,看的哪里那里有点像有点脚印,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撬窗进入的作案手法与第一起案件高度相似,警方在现场勘察,也重点采集了这个位置的物证,他们很快有了发现,我们技术人员从他破窗的地方取到了生物样本。同时,警察还发现在廖女士店铺被盗的时间段内,金某又一次出现在了案发地附近的街道上,监控拍到了她清晰的正面,在警察的心里,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们根据监控视频发现,第一起案件的嫌疑人,第二起案件的嫌疑人,无论从体型,举止不凡发现这两起案件都是同一个嫌疑人所为,画面中的明明是他,证据之上却不能确认,调查工作几乎走不下去,我们就是找不到证据,那时候这种感觉是非常的郁闷的,你们拿我们办法,我就特意那种到你们这里跟你们讲了之后再去办,就这种味道,捉贼给你,黄金到底在哪里?深挖之下,线索终于事实上就是他做的,那么就是证据怎么取得问题,这其实就是我们警察该做的事情。藏经之地尽说法正在播出,随着侦查的深入,警方几乎可以确信,这第二起案件的作案者也是这个计谋,但是能够认定他作案的更为直接的证据依然缺失,拒不承认领口供的话,我们没法对他采取措施,他的思路但是去就是往脏物这方面去去去追查。随后青田警方重新梳理了思路,嫌疑人已经作案两起,盗窃了大量的黄金,他肯定要把这些赃物卖掉。警方决定大范围走访金店,追查失窃黄金的线索,因为第一期没有没有逮捕掉,其实我们心里那时候也比较压抑了,但发生第二期的时候,我们其实那时候是其实非常非常生气的,这人这么胆大包天,这次的走访警方已经不再局限于青田,而是往周边的市县展开辐射。2019年1月,距离青田70km外的丽水,有一家金店的老板说,他几天前收了一批金饰,按照规定,他登记了卖家的身份信息,这个卖家就是警察要找的金某。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丽水金店有找到金某销售金器的记录。

经过辨认,金某卖给这个店主的东西都是第二起案件中盗窃廖女士进店的物品里水的。那个店主回忆,金某当天带着金饰找他回收,她可以指认金某销赃,他们买卖的金饰也可以作为盗窃的证据。这些重要的发现关联上,之前监控视频等物证已经形成了证据链条,对金某的抓捕箭在线上。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欢迎您曲教授。曲教授,今天这些案件有点棘手,我们先说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抓住一个犯罪嫌疑人,一般的这个办案流程是怎样的?那抓到犯罪嫌疑人呢,过去了,习惯上我们老百姓,还有警察就会说呢,这叫案子破了,这个事儿是那个事儿,这个事儿是这个人错的,但是真正诉讼当中你还要进一步的说确定案件事实,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你都要弄清楚,交给法官,那法官是坐在法庭上就离了犯罪现场就很远,就要冷静的判断。诶,这能不能定他?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呢通常呢有两个七天,就是说警察如果抓到一个犯罪嫌疑人,被他拆除措施有个叫刑事拘留七天,那么警察在七天之内如果你还想压着他继续侦查,那就必须去报人民检察院或者批准,那他报人民检察院以后,检察院有七天的时间给他回复批准不批准,那么这个案子当中呢你会看到,那么那个到七天的时候,那么他提醒逮捕了,因为这个案件事实对检察官来讲,他就离了犯罪现场远一些了,他觉得进了现场的那个人和在现场外边这个犯罪嫌疑人还不能够做确定的一个人的认定,也就说这个人可能合理的说他就出现在现场周围,但不是他偷的,但是警察凭经验已经确定,他在心里确定就他干的,但到警检察官的不行,所以并没有批准,那么公安机关呢就给他一个取保候审,那么警察可以继续对他做调查,做侦查都是可以,但但是呢就是不能够在确定。

那邱教授关于盗窃罪法律上对他的证据要求有什么样的规定呢,不管是盗窃罪,抢夺杀人,所有的刑事犯罪,法律一个基本要求叫做证据确实充分。什么叫确实呢?这证据是合法的,证据呢是和案件事实相关联的,这个证据和其他证据结合起来,我们经常有时候说叫证据链,能够证明检察机关或者公安机关要求起诉的这个人所犯下的事实上盗窃罪和现在已经公安查证的这些案件事实和证据能够一一得到证明,然后法官才能够判他有罪,所以我们觉得确实充分,那么也就是这个时候,法官要形成一个内心的确信说不会冤枉人,是本以为是个毛贼,其实是个大盗,现场有录像,录像也拍到了人,却仍然是证据不足。青田的警方是遇到了对手,接二连三金店被盗,受害店主损失巨大,警方盯上的目标却仍然逍遥在外。那么,警察究竟能不能找到证据,把案件破了,把黄金找回来呢?请您明天继续关注这起案件,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曲西友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