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20环岛离心力上集(27:59)今日说法蹊跷的交通事故案例

2021-10-11 17:55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20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某男性司机倒在方向盘上,头被气囊压着,痛苦地在呻吟着,而司机的右手边趴着一个女人,完全没有知觉。这起交通事故有些蹊跷,警方怀疑事故似乎不是意外,疑问得不到解答,就不能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

《今日说法》20210820环岛离心力(上)

郊外的环岛致命的车祸,没有目击者,家人是不是喝酒了,或者是有其他行为进入环岛的路口有三行驶路线,如何选择才会是车毁人亡呢?你没有什么着急事儿,谁能在转盘里这么开车,丈夫活着,妻子死了,让人生疑的是,装满了保险单的那只行李箱一点儿不夸张,这么一大摞保单,环岛离心力《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

好吧。消防员正在破拆的汽车已经被撞得面目全非,男性司机倒在方向盘上,头被气囊压着,痛苦的在呻吟着,司机的右手边趴着一个女人,完全没有知觉,我们直观感受就感觉是家里人是不是喝酒了,或者是有其他行为,为什么,因为当时那个位置怎么看也不能看撞的这么严重,有多严重,他那个一个那个越野车前脸已经没了,都撞撞那个墙上了,而且他那个护坡是下面有台阶,他给台阶开上去了,都车内的气囊都出来了,交警赶到现场看到的是一辆北京牌照的丰田汉兰达,他撞上了路边的挡墙,车几乎报废。

1月底的辽宁锦州,夜里气温直逼零下20℃,车就报废了。车上的人呢驾驶人头朝前趴在方向盘上,这个女子是脸朝下,头朝这个插座台的方向,脚朝后座的方向趴扶在车内,四个车门后备箱都打不开,消防员使用了专业的破拆工具,也没能打开其中的任何一扇车门,车子直直的撞在路边的墙上,不方便消防员动手救人,十几分钟过去了,他们也只是撬开了车门外面的一层铁皮,为了尽快救人,消防员想把车拖出来,但是交警不同意,像一位我还那个人就驾驶人家好救出来了,但是意味着我们现场就是变动了,我们就没法取证了。救人保护现场哪个都不容有失。又一个十几分钟,驾驶室一侧的门终于被打开,但是司机仍卡在车座上。消防员割断了安全带,刺破气囊才把人从驾驶室里弄出来。男子被救下的时候。

人们发现他的胸前右侧有一个抱枕,上面都是血,幸亏他系了安全带侥幸活着,而那个女子显然是坐在车的后排未系安全带撞击时被狠狠地甩到了前面。谢谢你刚刚那两下子。抬出来那个后座那个女的,已经就是一人看之后宣布就是死亡了。男子伤势严重,双腿骨折,直接进了icu,坚持住,坚持住。经过初步勘察。

交警基本认为这是一起单方事故,汉兰达没有跟其他的人或者车发生碰撞,而肇事车几乎是以和墙面垂直的角度撞上去的。这个是锦州市崇关路环岛,这条路过去大概1km左右呢,是锦州市殡仪馆,距离锦州市中心有10km左右的距离,是一个非常偏僻的所在。这周围呢没有人家,没有村庄,都是农地,车子当时就撞上了这堵墙,问题是,在那样一个寒冷的深夜,一辆北京牌照的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位置呢?驾车男子叫周进,锦州人,49岁,后排女子叫严坤,北京人,43岁,两个人是夫妻,交警迅速联系了双方家属,你瞅我这,这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吗?我们养了这四十多年也不容易呀。周进和严坤工作生活在北京,婚后每年春节他们都在锦州过。2018年,两个人打算春节出去旅游,所以提前回锦州看周进的父母。他们在锦州待了十多天,1月27日准备返回北京。

他那天出事儿那天27号我还给他打电话呢,我说你们到家了吗?当时都进接的电话,他说我们还没走呢,我又那么怎么还不走,我还没回来呀。他说我们今晚还有点事儿,谁能想到,就这通电话,竟成了母女俩的永别了,我一直哭了好长时间,我夜里头睡不着,我就哭,躺在炕上根本睡不着觉。这起事故看上去是一起单方责任事故,但是细想,交警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儿。当初救援的时候,车门被撬开的瞬间,浓烈的酒味儿窜了出来,交警曾怀疑司机酒驾,但是他的血液检测结果却未检出酒精,你在车里有?咱找到了半瓶白酒,交警在车里找到了半瓶白酒,但是酒瓶子没碎,盖子也盖的好好的,那么车里的酒味儿是怎么解释呢?两个人开着一辆车,大晚上的在殡仪馆附近干什么?两个人的出行目的也很奇怪,大半夜他们跑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去干什么呢?再有也是让交警感到最困惑的就是车速的至少80以上,对要不不,那车不能撞报废。

交警勘验现场确认的撞击速度是每小时80km以上,事故发生在环岛旁边的挡墙上,那么怎样才能在环岛的范围内把车子加速到每小时80km以上呢?事发现场非常偏僻,3km的范围没有监控,肇事车也没有行车记录仪,事故究竟怎样发生的,需要交警找出答案来。这是我们拍的一张俯视图,现场的位置在这个地点是车头,车头朝西,这边是西,车头朝西,直接撞在那个墙上从北边儿来的车,它不可能向右形成一个转弯状态下的这个正面撞击。事故发生地是一个三岔口的环岛,交警首先要弄清车子是从哪个口进入环岛的,车子是正对着墙撞上去的,因此北面的路口最先被排除,剩下东侧的和南侧的车子无论从哪个口驶入,都要围绕环岛做圆周运动,速度过快就会发生侧滑或者翻车。交警有一个物理公式,可以根据环岛的半径,路面和车辆的宽度来算出车辆侧滑的临界速度,进而判断事故车辆究竟是从哪个路口驶入环岛的。

假设说这个车站路口内做这个曲线运动,那么我们给它标到这个最靠外侧的位置,取圆心到它之间的距离,这个转盘的半径就我们实际测量呢是35m5,这条路宽呢是18m,这个车宽呢是车的参数是1m91,那么经过测量之后呢这个r等于51.59m,那这个结论最后的数值是多少?所以说我经过计算的最后是约等于74.8km每小时,那这个74.8意味着什么?74.8意味着车如果从这儿来绕转盘行驶,超过这个速度就会产生侧滑,就会驶出路面而不会撞到这个位置,南面的路口也不可能,那就只剩下东面的路口了。车子究竟是从哪个口驶入的呢?交警开车带着记者先尝试从环岛的南口驶入了前面,就是现场,你看见那个横的白的,那就是冲关路的转盘,转盘的边缘这个这个位置是城郊结合部,白天的车也不多,路上基本上人也很少。你现在速度是多少?

现在速度是75km左右,现在从这个右边儿进入转盘,你刚才是踩了啥刹车的,带了一脚刹车,不然的话肯定不行,现在是现在我我这加速我这加速现在是60。这就是当时的那个墙,对,基本就是这个位置,刚才看见墙的时候你加速是60,是吧,是加速加到60,但是对我加到60,但是转的过程中比60要低不到60km,你加速到60还有没有可能再加速到80到这个位置,我觉得距离不够,这个车的动力,你绕转盘如果说再快,因为我也没敢那么试过,会不会发生侧滑,是吧?就会会很危险,你是正常人开车没有没有你没有什么着急事儿,谁能在转盘里这么开车,通过实地测试车辆从南口进入,围绕环岛行驶速度达到每小时60km就已经不好控制了,达不到公式计算出的临界速度每小时74km,更达不到交警认定的撞击速度每小时80km以上,因此车子只可能是从东口进入的环岛,而车子从东口来交警又觉得不太合理,南口经过时间肯定是不行,你看看这个东口行不行,现在速度现在的速度是将近60,你不踩刹车能现在是超过60到这到这个位置必须得踩刹车,不踩刹车肯定进不了,你可以观察一下过往的车到这个位置都要踩刹车,当时就是装机的这个位置就在那个停止线左边儿一点儿,你你这么多实验觉得有可能直接撞墙,我觉得如果是除非是人为操控的可以撞到墙上,不然的话这边儿是吧?这个北边儿这个口儿,他过来向这边儿开,这个路很宽,18m宽完全能够过去,如果说靠左边那绕转盘没有绕到,没有必要绕到这个位置,为了能和事故发生时的状态尽量接近,交警副大队长刘家专门借了一辆和事故车一样的汉兰达在晚上到现场尝试了多次,现在是晚上7:05,车外温度零下6度,我们选择这样一个与案发时现场的气温,季节路况都差不多的一个时间借了1111借了一辆这个丰田汉兰达与事故同款的车来进行一下实际的测试,那行,咱们走。前面就是那个师范的那个路口。

前面就是事发的路口,现在不太能看得清转盘,对,大概还有200m,这个时候看见转盘已经不是不是很清楚,需要打开远光前面那个车就是开着远光对对现在速度是多少,现在速度是不到60。当时车就是撞到这个地方,你在这条路上试过多少次记不清了,太多了,最快你试过有多少速度60,60吧,再快了不敢再快就撞上了,再快会撞到哪儿撞墙上除了撞墙不会撞到其他地方有可能或者直接挂到转盘上,你要是方向打的晚一点儿就八转爬上,那为什么那个事故车辆就能以80的这个速度撞到墙上呢?正常的司机我感觉到60就已经差不多了,那肯定要减速嘛有没有可能是他误踩油门,我认为不可能,误踩油门儿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而且这个车的动力这么短的加速距离,速度提高不了那么多,不可能从60对,不可能,这么短的距离,它不可能从一个60迈的速度提高到八十多,从东口开来是具备撞到那堵墙的可能性的,但是最终让可能变成现实,就只有一个操作是可以做到的,通过我实际上我感觉这个车当时是人为操控的,不然的话不会行驶到这个位置,那你能开一下给我讲讲人为操控会是什么样子吗?好,那我走。我给你演示一下。

咱们慢点儿,我认为首先应该尽量靠就离中对尽量靠,然后以一个比较快的车速进入路口,然后带脚刹车,摆正方向,对准对准墙加速持续的加速撞到这个位置,那你估计这个速度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才能用80的最终的撞到这儿呢?80以上的速度上,我感觉进入路口的时候他车速应该也接近于80这样的推测,交警副大队长刘嘉自己都不太敢相信,而且因为他想不明白一个意识清醒的人为什么会把车开得那么快,故意往墙上撞,可如果这起车祸真的是人为操纵的呢?刘佳不敢往下将做出这样的判断需要慎之又慎,于是交警再次对肇事车辆进行仔细勘察,那座椅是比较靠后的,他车都撞变形了,你这车门都从这个角度对都打弯了,座椅还能到到达这个位置,咱不信得找一个好车来比较一下这位置应该是靠后。再次勘验,交警又发现了许多不合常理的地方,首先驾驶员的座位调的非常靠后,而驾驶员周进身高只有1m69,这样的距离他开车会很不舒服的,他就得去胳膊伸直,仰着脖儿去开车,那多累了,驾驶员长时间驾驶的话太累了。其次是死者严坤,当时究竟在后排的哪个位置上呢?现场的照片显示,副驾驶正后方有一个行李箱,那里坐不了人。从严坤死亡时的姿态来看,他也没有坐在驾驶员的正后方,而是坐在了后排的中间。但汉兰达后排中间的座位是凸起的,坐上去很不舒服。如果后排只有一个人的话,通常没有人会坐中间的。那么严坤为什么会选择坐在这个让人非常不舒服的地方呢?那女性穿的就一件内衣,男的正常穿件羽绒好像羽绒服,再者两个人在车里一同坐着,穿着却完全不同。

周迅身着羽绒服,而死者严坤只穿了贴身的内衣,鞋子都没穿,再看周进前侧左侧气囊全部弹出,对他形成了保护,他还系了安全带,而严坤呢,任何保护措施他都没有得到。还有一个细节更加深了警方的怀疑。当时这个驾驶员他胸前有个抱枕,但是那个枕头是一个方形的小抱枕,这么大这么这么高吧,没有这么厚,这是副驾驶的位置上这位置大,这一趴上他的位置上,趴在方向盘上那个抱枕在最初救援的时候,所有人都替司机周进庆幸,正是这个挡的他和方向盘中间的靠枕救了他一命,可如今看来,这个靠枕出现在这个位置是那么的意味深长,因为正常一个驾驶员开车系好安全带,没有把抱枕放在前面,交警也曾多次来到事故现场,对环岛以及周边的路况一再实地测量。这张图呢是我们绘制的一个符合图,根据实际的测量,车辆只能在这个红线以上的区域进入路口才符合实际。那么这条黄线呢是根据现场的实际测量,因为这个路口的线型呢这块儿是一个弧线,黑黑的呢是边时以下的区域呢是田地地一路面儿,那么车如果说右侧超出这个边时,那么它会直接翻车或者是发生其他的碰撞而不会撞击到这个位置,所以说我们综合实力的测量认为这辆车当时是由这个方向,就是在这个红线以上红线以下的区域进入路口,然后撞击到这个位置。如果计算和测量都没有错,那么交警猜测一个对环岛路况不熟悉的人,不经过多次尝试,很难开着车子以每小时80km以上的速度正对着墙撞上去,车里车外,现场呈现出的一切都在提示着交警,这起事故似乎不是意外,下降到这个位置都变形了,里边儿都凹进去这个位置直觉并不神秘,直觉是经验的积累,一起并不惹眼的事故,交警的分析可以重构出当时的场景,问题是重构出来的场景是否就是当时真实现场发生的一切呢?可能是这个角度上,你可以用这个角度上对它的左柱变形的话,那肯定是这个角着地。如果说这起事故是周进操纵的,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以每小时80km以上的速度往墙上撞,搞不好自己也会送命。

如今他虽然活着,可身受重伤,妻子死了,他还要坐牢,他图的什么呢?疑问得不到解答,就不能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面对死者家属不断的追问,警方更无法向他们说明一道当时为什么不说呢?我当时我只是怀疑,没有任何的证据,因为没有根据的东西就是人家就是合法的夫夫妻关系。那么说这个东西不懂东西,给人家造成家庭有矛盾的,一边是死者家属的追问,一边是疑点重重的事故细节,警方的面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继续研判证据。此时家属提出想要尽快让严坤入土为安,我们要求那个家属呢向我们提供这个户口,结婚证这些证件的原件。严坤的家人去他北京的家里找需要的证件,没想到在那里他们却有了意外的发现,找户口本没找着,找出一点儿不夸张,这么一大摞保单,各个公司的保险单,严坤的亲属在他北京的家里发现了大量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单,这些单子装满了整整一个20寸的行李箱,这些东西的存在,严坤的家人竟然全然不知,这这保单这这只是一部分,这是复印件的一部分,你看这个,这个这个,你看这投保人这是周进吧,这个这个被保险人是严坤吧,你再看这个。收益比例百分之百。受益顺序一就说明他什么呀?只有他一人受益,别人牵扯不着,总共30份保单,全是保的人身意外伤害险,严坤和周进互为受益人,而他们双方父母都健在,严坤和周进是二婚,各自也都有未成年的孩子,但是保险受益人中却没有父母或者孩子,乍一看好像有不妥,但是党也无妨,因为两个人互为受益人,这也是公平的。但是他们为什么要买那么多份保险呢?当时家属给我看的是算一下大概是1000万左右,这些保险数量大,保费数目大,保额高,经过仔细计算,严坤如果意外死亡,周进能获得2900万的保险赔偿。看到了这个数字,交警心头疑云更重,交警决定对严坤进行尸检,而这需要家属的同意,反正也犹豫半天。那那你不弄明白了这事儿你将来人家警察都提出来了,要把这事儿弄明白了,你自己家人你还不让他弄个明白了,糊里糊涂就人就走了,更对不起他了。说得尸检就尸检,在等待尸检结果的同时,交警调取了周进那辆车在事发当天的行驶轨迹共53张照片,当天的9:03,这辆车呢首先出现的这个画面儿,这是在周进父亲家的附近,这一条路呢就是锦州的解放路,它是贯穿于整个城区东西的一条路,那我们看他这一天的生之轨迹,这这条路还是解放路,这是由东向西的方向,这是由西向东,就是他走走了一部分之后他就掉头回来,然后这个还是由西向东,时间呢是当天的下午1:10,那就说他一上午一直在这条路上,对,一直基本上是来来回回在这个路上反复的出现。照片显示周进的这辆车事发当天上午9点左右出的门儿能看到周进和严坤都在车上,13:19车开出了市区,往城外走,17:01车出现在了去往北京方向的高速路上,是19:20,我们发现这台车又出现在青海高速公路上,但是不同的是它的方向是沈阳方向,当天下午5点上了北京方向的高速,晚上7点为什么又要返回锦州呢?

中间的两个小时,周进,严坤开着车去了哪儿呢?17:18 30秒左右,这辆车呢进入服务区,并且停在长餐厅门前,这就是周进开那个车,对,这个人就是周进,他一个人进来的哈,对,他一个人进来29分,周静一个人离开山顶,警方在锦州境内的塔山服务区终于发现了周静,他一个人进餐厅吃饭,17:29走出餐厅,回到车上,18:31从服务区离开,又开车回到了锦州室内,一直朝着事发地驶去,最后一个监控探头拍到周进的车是20:07,这个位置距离事发地还有3km,从20:07到事发的22:45,这两个小时里,周进严坤和车去了哪儿,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11:34这是这一天唯一能看见这个前台有两个人出现的一张照片儿,我可以看见副驾驶上有一个女子,穿着白色的上衣,带一条黑色的围巾,警方仔细比对了1月27日拍到的周进车辆的所有照片,只有上午的一张照片中能看到,周进和严坤都在车上,剩下的52张照片中就只有周进一个人的影像,后排的这个座位上这是一个红色的,不知道是人还是什么物体,是横着放的,当天这个7:30返回锦州之后,我看见这个红色的是衣服还是什么物体就立起来了。这些被交警悉心调取的影像片段,交警看过严坤的家人也看到过,这就是严坤生命当中最后一天的全部嘛,这一天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严坤的家人当然想知道,警方更想知道。这样也不会放出来,后边儿有个。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