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21环岛离心力中集(27:59)今日说法辽宁锦州涉嫌交通故意案

2021-10-11 18:19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21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18年1月27日晚上10:45,在辽宁锦州一个偏僻的地段,一辆北京牌照的丰田汉兰达汽车撞上了一堵公路的挡墙,车辆几乎报废。车上是一对夫妻,男的开车,受了重伤,女的坐在后排,事故中当场死亡。根据现场情况警方推测该事故也许是司机故意为之,并且很多细节司机周进的说法和交警的调查都有出入。

《今日说法》20210821环岛离心力(中)

一场无人见证的车祸,那个黑匣子却默默的一一牢记了,所以车撞击之前有一定的数据,客观的数据,竟然会导出一个主观的致人死地,那这个数据很真实,尸检报告输出的在死因之外当然另有含义,这个伤有点特别,环岛离心力《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

我。2018年1月27日晚上10:45,辽宁锦州一个偏僻的地段,一辆北京牌照的丰田汉兰达汽车撞上了一堵公路的挡墙车辆,几乎报废车上是一对夫妻,男的开车受了重伤,女的坐在后排事故中当场死亡。当时吧,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我就感觉不对劲儿,这个人安全措施采取的很全,乘客呢死亡了,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他们两个是夫妻关系,那么会不会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导致撞到这个墙上司机不是酒驾交警在现场没有发现肇事车与其他车辆碰撞的痕迹,也没有刹车的痕迹。事发地是一个三岔口的环岛,肇事车是在进入环岛之后撞上了路边的挡墙。交警现场勘验,事故发生时,车的时速是每小时80km以上,车子进入环岛为什么速度这么快呢?在事故发生前,司机为什么没有踩刹车呢?这个车在进入路盘转盘的时候,它是受人为操控的,随时控制车辆的方向朝着这个墙体去,而不是突然间发现前面固定物为了躲避这个转盘而撞到墙上。警方推测,这起事故也许是司机故意开车往墙上撞去的。那么司机的目的是什么?警方发现,事故中的这对夫妻购买了大量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夫妻俩双方互为受益人,如果一方意外死亡,另一方就能够得到两千九百多万的保险赔偿。

车上当时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妻子,一个是丈夫,他们的婚姻刚刚持续了两年多,称得上是新婚妻子死了,丈夫活着最后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当然应该仔细问问活着的丈夫。你是周进是吧?对,对对,咋样的,呀,这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然后你这个伤到啥时候,你别动,你不说就得了。我们说这个。肠子都在三姐长的三节是这个两条腿都是叫什么?缺失共鸣本质。司机周进告诉警察,1月27日那天早上,他和妻子严坤开着车去了当地的一个寺庙,之后打算回北京,路上突然想起有事儿要跟姐姐说,就又返回了锦州。

晚上8点多,他估计姐姐还没有回家,就把车停在路边睡了一觉,10点多两个人睡醒了,因为不熟悉路开着开着就开到了出事儿的那个环岛,当时你跟杨坤分别在车上的什么位置,我在前头站在后边儿坐后面哪个位置,那它就是哪个位置都坐呀,你学一下这个过程,我媳妇儿,她坐旁边儿,跟是我媳妇儿这我给我感觉好像一个手一个手拿着水杯是怎么弄的以后我就不知道,那水杯突然不怎么一样,他就没弄好撒我身上那个水杯那个水我们那个好玩效果还特别好,夸他就相当于一我一下就就都当成下来了,你知道吧,一下子没有那些没没反应过来,就也就那些感觉一下子就那什么了,睡醒了就就就就是就有人那么叫,当时在病床前,周晋表情自然语言通顺,看不出有什么心虚,但是交警把他的话与侦查的线索所做的对比,有些问题就变得更加异常了。

比如周静说当时是妻子严坤把热水洒到了他腿上,交警在周进的车里确实找到了两个水杯,一个金属保温杯,一个塑料杯,但是盖子都盖的严严实实的就那一天咱俩都去哪儿了?1月27号,出生那天就是高中,我妈就吃了一个,周进说,他跟妻子严坤一起在高速路的服务区吃了晚饭,但是警方看到的却是明明只有周静一个人下车,他没跟严坤一起吃饭,那么他为什么要说假话呢?很多细节,周静的说法和交警的调查都有出入,尤其是他对车祸发生过程的描述,跟法医对严坤的实践结果完全对不上。

它的损伤比较多,也比较重,颅骨非常严重的骨折,整个右胸的肋骨基本全部折断,右胸呈塌陷的一种状态,使者背部大范围的肌肉的挫伤,这个胸椎的这种完全性的离断,特别严重的还有脊柱的损伤,它造成了脊髓的断裂,就范围太广了,也太多了,就觉得这个人在在车里边儿怎么飘飘飘起来一样,几次的撞击,那种感觉。经过尸检,法医认为严坤之死符合交通事故致多发组织器官损伤死亡。但是从体表来看,事故发生前,严坤很可能是在不清醒或者在昏迷状态,他没有比较典型的这种防备抵抗的损伤。什么叫防备抵抗的损伤,这种损伤通常来说就是一个人在清醒的状态下,他遇到突发危险的时候,他可能就会下意识的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行为,一般情况下都是用双手双臂去阻挡这种伤害行为的发生,可能是有的人是自己身体往后撤,然后手往前送这种这有有这种情况也有是这种情况保护这种这种保护在这个过程中会形成手臂和这个双手的和手臂的这样的表皮的损伤,擦挫伤,甚至严重的时候发生手臂的骨折,但这种这种伤在这起事故当中都没有,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伤有点儿特别,为什么会特别当时你会怀疑是什么,我们就觉得这个人是不是当时意识不是很清楚,或者昏迷昏睡,没有保护意识了,随后的解剖结果印证了法医的判断,踩了这个死者的心血,胸腔血和这个胃内容剪出了卡马西平和氯氮平的这种两两种药物成分。卡马西平和氯氮平是两种神经抑制类药物,人服用一定剂量之后会出现昏睡,昏迷。我们对氯氮瓶呢进行了一个定量的检测,氯氮瓶血中的浓度是0.6微克,每毫升微内容中的含量呢是8.6微克每克,这样的浓度呢是属于一种达到了中毒量了,也就是说在人体当中他会发挥一定的抑制安眠的抑制神经的这种作用了,但是没达到致死量。严坤由于药物作用出现昏睡,因此他不知道将要发生的车祸,所以他没有那种下意识的保护行为,加之在严坤的家中又发现大量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单,警方有理由怀疑周进为了获取保险赔偿金制造了这起车祸。至此,这已经不是一起交通意外了,因此古塔交警把案件移交给了公安局的刑侦部门。哥哥上车。

结合交警的前期侦查,刑警梳理出了两个关键的调查方向,一是车子究竟是怎么撞到墙上去的,另一个是严坤体内的药物是从哪儿来的。说到药物,严坤的家人给警方提供过一个线索,他十岁得的这癫痫,结婚了,怀上那孩子他从怀上孩子就没犯过病。

据严坤家人讲,他小的时候有过癫痫病,曾经服用过卡马西平治疗,自从二十多岁结婚生子,严坤的病就基本没有严重发作过,他的体内有卡马西平不足为奇,但是出现氯氮平,这就不正常了。咱们又找到了一个精神病的专家,这个专家说氯氮平和卡马西平是两种相反的药,卡马西平是用来治疗癫痫病的药,氯氮平可以诱导癫痫病的产生,氯氮平虽然也是神经抑制类药物,但是它会诱发癫痫,可以说这是严坤的禁药。那么氯氮平是怎么进入严坤体内的呢?这儿有绿蛋饼这种药物,你好,需要什么药?氯氮平,氯氮平,人家现在这里面没有货在里面有货没有,卡马西平卡马西平那个药是要吃,必须是咱们正规一个医院处方上的所受的。如果氯氮平是被管控的处方药,很多药店都不销售,从药店直接购买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从周进和严坤的医保卡来看,也没有氯氮平的处方记录,那么氯氮平是谁买的,严坤又是怎么吃下去的,这个问题一时难以回答,而车究竟是怎么撞到墙上去的,这个问题似乎更难找到动机。

现场没有监控,车上没有记录仪,案发现场就像一个外人的视线不能进入的密室一样,事发前车辆的运行状态究竟该如何还原呢?我就是养成习惯,我就从那儿走,天天从那儿走就到那转盘,那嘎达都得停一会儿看一会儿,我就寻思说也不知道这个为了什么,也不知道想什么,就是说从那嘎达有时候就把车就停到那个事故那嘎达,我就搁这嘎哈瞅着我说这个他怎么就没有监控呢,怎么这么黑呢?我说也不能胡思乱想。交警在移交案件的同时,曾经还移交了一个细节,那是关于汽车的黑匣子的那个,现在的车基本上都配备一个叫。安全带记录仪,安全带记录仪,类似于交警飞机上的黑匣子,它的有,它会在车安全带这车撞击之前有一定的数据,这个东西您之前知道不知道,这是交警部门给我们提供的,我们也是门外汉。对这一块的。当时交警副大队长刘佳提出,肇事车上应该有一个类似飞机黑匣子一样的装置,它会记录这个车辆的行驶状态,包括速度、发动机的转速等一系列相关的数据。刘佳所说的黑匣子学名叫做气囊控制模块儿,它安装在汽车驾驶室操作台的位置。它的作用是当车辆发生碰撞的时候,气囊控制模块能够及时探测到,并且对碰撞的猛烈程度进行处理和算法分析来判断是否需要打开安全气囊。如果需要气囊控制模块儿会打开安全气囊保护车上的成员,并且记录相关的数据。这是一种逐渐普及的汽车安全系统,它记录下来的数据可以为警方分析事故提供最客观的依据。黑匣子必须在这个汽车上的安全气囊弹出,也就是这个模块儿被触发才会记录到触发那一瞬间的这个记录。并不是所有的车都有黑匣子,汽车的黑匣子记录的也不是声音,不是视频,而是抽象的数据,黑匣子也不是一直在记录,只是在交通事故中安全气囊弹出前后他才会记录相应的数据,而这些看似苛刻的条件,恰巧这起案件眼中的肇事车辆竟全都具备,是需要我们怎么提取,然后怎么就是说对这些数据还原还是鉴定需得需要一个正正式的法律手续,怎么来做这些东西咱们有有什么建议没有这个模块的位置我们可以联系这个专业人员呢进行给他找到这个位置,然后帮助你们把它拆卸下来,然后委托这一块呢据我所知呢就说这个东西现在是公安部的交通事故,无锡科研所他们可以读取这个数据,无锡在无锡,那么到时候我们得跟无锡无锡那边科研的科研所联系一下,咱们这边有联系方式,联系方式,这到时候都给你。

在等待黑匣子结果的时候,对周进的调查仍在继续,既然他是案件的嫌疑人,那就要好好的把关于他的一切研究明白,这个是当时他在平安人寿保险公司投保的合同,投保人是周进,被保险人是杨坤,也就是说是周进给杨坤投的保险,如果杨坤身故,这块儿规定的是因为自驾保险全身故或全残保险金就是100万,那受益人是谁?受益人法定正常的法定受益人是配偶也就是周进。还有一个就是这份保险,这份保险是同样周进在平安人寿投的,另外一个叫《百万任我行》的险,也是一个交通根据交通有关的险种,这个保额是10万,虽然它保额是10万,但是他后边儿的有一个自驾意外或全残或身故保险金,如果是生物保险,我们按十倍基本保险金额给付自驾车意外身故保险金,也就是这份合同又能赔他100万。这些保单涉及八家保险公司,加起来有30份,全部是周进和严坤婚后购买的,全是人身意外伤害险。周进和严坤互为受益人。也就是说,如果严坤出现意外,周进获得保险赔偿,反之,严坤受益。其中,多份保单中,对于被保险人因为自驾车或者交通工具意外身故的受益人会获得基本保险金额十倍的赔偿。经计算,如果严坤因交通事故死亡,周进能够获得两千九百多万的保险赔偿,那么周进缺钱吗?

我说我妈他们还有我们就觉得,呦这人还真是有钱,我也觉得可能是真是有钱,还有开公司什么的,这么多有钱带着我妹上欧,欧洲十国游了什么就上美国转一圈了,那一个劲儿的玩。据严坤的家人讲,周进的生意做的不错,在北京有家饭馆儿,2015年她和严坤结婚之后,就让严坤辞了职,还经常带着杨坤外出旅游,我说这这这这真是好过的真是天上的生活了,因为我这整天的好忙的,昏头昏地的在单位的那儿,反正我觉得他生活就挺好的了。在严坤家人看来,周静严坤两个人的日子过得不错,是不会为钱发愁的,而且严坤的母亲对于周静这个女婿一直很满意,俩人就瞅着挺恩爱的,她不跟我们大闺女说,大宝,当我面儿大宝大宝儿叫她,而且我们闺女有点急,脾气,说话直,而且有时候就就就嚷嚷周俊呢能忍,她不爆发就是笑眯眯的,我还心里想着,我说这个姑爷好的脾气还行。这是周进和严坤去欧洲旅游的合影,这张照片最后排是周晋炎坤各自的母亲,前排的两个孩子是他们俩与各自前任的子女。周进就这样带着一大家子人去印尼旅游时,拍下了这张照片。

跟周进结婚后,虽然严坤不用出去工作,衣食无忧,但他对这个家,对周静的付出也是有目共睹的。他跟他那所谓的那前妻有一闺女,在昌平那边儿私立学校上学,每次回来他这一星期的衣服自己在学校不洗回来,就等于是我妹就得从里到外全都给它洗洗一大遍,洗洗干净以后,然后叠好了给它放在箱里,再给星期一时候送学校时候再给她送回去。在家人看来,严坤,周进虽然是二婚,但是两个人情投意合,生活甜蜜,姐姐看着高兴,父母瞅着放心。不过警方很快就知道,周进的《情感世界》里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叫英子的女人,是我们在周进家里翻到的周进曾经给他前妻写的36封信,应该是他在2013年刚跟他前妻分开时候写警方调查,英子是周进的前妻,两个人在一起十年,有一个女儿信是周进的亲笔,英子,你醒醒吧,如果说到现在你对我还能如此劝你回头还是没有感动冷漠的对待我,那么你连人都不是,我还是那句话,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我可以牺牲一般人牺牲不了的东西,把昨天的事儿翻过去,原谅你的一切,保重吧,你原来说保重,我还不愿意听老师想继续过下去,现在我认清了,暂时的分开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开始这东西哪儿发现这个东西是在周周进家里的一个档案袋里边儿,它藏的挺深,但是也被我们翻出来,就那么全家人在那屋里边儿翻箱倒柜的都没翻到证重要的证据,后来那人家应对,也不知道在哪儿一个箱子底下一一找一一因为我们都忽略了那箱子了,一提了起来,36片纸,72页从内容上看,这封信是周进很久以前写的,也不是一次写完的,他是不是想把信寄给英子,没人知道,但是这封信他一直保存在私人物品当中,即便后来跟严坤结婚,这封信他也一直带在身边,越看那个越心寒,越心心里边儿越发寒,真的浑身的都起鸡皮疙瘩。一个对前任怀有深情的人,应该是个重感情的人,如果说这样的人会对如今自己的女人下手难以置信。在接下来的调查中,警方又发现了周静的另一面,在他案发前,他账户已经清零了,他的户头上除了贷款没有存款,股票账户亏红是300万,而且他还有过盗窃前科。

调查显示,上世纪90年代末,周进从锦州南下到了北京,他开过烧烤店,跟朋友合伙,也做过别的生意,经济上一度比较宽裕,但是后来饭馆关了,生意停了,股票赔了。2016年跟严坤结婚,为了维持他在严坤一家人面前表现出来的有钱人的样子,周进一直拆东墙补西墙,甚至把他跟严坤在北京的房子抵押出去借了钱,过着周游世界的日子。而实际上那房子还是严坤的父母出钱购买的把家家里边儿老房子卖了,卖了给他们在天通苑那儿买的100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我妈我爸就说说这房子是咱家说给他给他买的房子,就写严坤一人名字了。周进的名下无论北京还是锦州,都没有固定资产,她也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除了维持和严坤的开销,周进还要抚养孩子。

他和前妻的女儿在北京的一家私立学校读书,每年的学费就有十15万,全是周进出,而且周进和严坤的意外伤害险每年的保费就要18万,在车祸发生前,周进的各种欠款已累计达到了600万之距,我搭过他两次车,他就是被道上就说就打电话一个劲儿给这个,对那个是什么招商银行是什么银行,中信银行就是还款还款因为还款不及时,然后呢就是人家追他债,财务上有巨大的亏空,却极爱面子,跟严坤结了婚却又对前任念念不忘,这是周进的为人。而汽车黑匣子的鉴定报告描绘出了周进另外一番样貌,这个结果是记录了这个车辆在事故发生前4.2秒的这个车辆的状态,它是一直成一个加速的状态。黑匣子忠实记录了事故发生前4.2秒、前3.2秒、前2.2秒、前1.2秒、前0.2秒和撞击时刻这六个时间点车辆的行驶速度和发动机转速。数据显示,车速从每小时82km加速到88km,发动机转速则由每分钟2400转直接飙到了每分钟4000转,因为这个数据是很真实的,它是完全根据这个汽车仪表和这个这个发动机的工况的运转来记录数据的。车速的瞬间提升说明周进一直在踩油门,发动机瞬间提升到一个相当高的转速,说明周进在猛踩油门,甚至可以说他是将油门一踩到底的黑匣子,对车辆当时的制动状态也有描述,在对应的六个时间点上,制动状态分别是开启关闭,关闭关闭关闭开启,翻译过来就是在撞击前4.2秒,周进踩了刹车,然后迅速把脚换到了油门踏板,猛踩油门,直到撞击发生那一刻,他才松开油门,把脚又放回到刹车上,而那个时候车已经撞到了墙上。这一连串的动作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驾驶人是在有意控制车辆,故意撞击固定路来造成故意造成这起事故。黑匣子还展现出了车子内部的景象。数据显示,驾驶人车安全带为锁扣状态,座位为靠后位置,变速器挡为前进挡。邵家翻译就是说,周进系着安全带,把驾驶座位调的非常靠后,开着车向前行驶。而再看严坤没系安全带,坐在后排的中间,在药物作用下已处于昏迷状态,对事故的发生全然不知。黑匣子的鉴定报告把事故的一切还原在了人们的眼前。警方决定正面接触周晋在案发后的两年里,周进前后做了十次手术,从未离开过医院。

警方终于开始怀疑他了,却也不怕他会跑掉。一个是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离开病床,另一个他放不下那些保险金钱拖了他的腿,直到2019年的10月,周进伤势稳定,警察才把他带进了审讯室。车祸发生十天的时候,面对警察,周静说话很流畅,那个时候她扮演的是一个完全无辜的丈夫,呦,这鬼门关里走了一道,这个两条腿都是叫什么缺失的粉丝。而案发两年后到了刑警队,他的语气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你人跑多少你不知道吗?你看周进并不正面回答警察的问话,而且声音特别小小到我们无法听清他说的话,但是当时以平视姿态坐在他对面的警察把他的话听得清楚,这是警方的讯问笔录,我看到转盘西北角有一个人形的白色影子,当时我特别害怕,我还是正常的开车,车也没受到影响,这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水洒在我的腿上,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医院了,知道我发生了车祸,撞到了什么地方,我不知道,第一次四目相对,较量就已经开始,那么在明天的节目当中又会发生一些什么,最终瓦解了周静的抵抗,他坐在位置上坐着,我就大概写,这周之前你跟杨鹏有交流是吗?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