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22环岛离心力下集(27:58)今日说法周进故意车祸致妻子死亡

2021-10-12 17:18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22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18年1月一个深夜,在辽宁锦州一辆汽车撞上了公路环岛的挡墙。车上是一对夫妻,男的受了重伤,女的当场死亡。根据现场情况警方推测该事故也许是丈夫周进故意为之,在掌握了大量证据后,警方将周进抓获。 

《今日说法》20210822环岛离心力(下)

环岛车祸,深夜死去的女人,侥幸生还看似无辜的男人,一个床好了,外边冷,所有的故事都有结局,警察上门却碰了钉子,你配合一下公安局,你把手机给我一个要拿你的电话是不拿出来的吗?一个不给不是,我是配合你,现在电话我没在这儿,手机里不可告人的秘密终于被警察挖出,环岛离心力,《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2018年1月一个深夜。

辽宁锦州一辆北京牌照的越野车撞上了公路环岛的挡墙,车上是一对夫妻,丈夫驾车受了重伤,妻子当场死亡。这个驾驶人是在有意控制车辆故意撞击固定物来造成故意造成这起事故。事故中的夫妻购买了30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妻子如因交通意外死亡,丈夫竟能获赔现金两千九百多万。尸检报告显示,妻子严坤的体内有大量致人昏迷的药物氯氮平,这说明车祸发生前他就已经不省人事,失去了避险和自我保护的能力。

警方怀疑丈夫周进涉嫌故意杀人和保险诈骗,警察下决心以面对一个刑事犯罪嫌疑人的态度去面对周进是在2019年10月,周进已经从医院回到了家里,警察走进周家,并不是人们想象的警察冲进去将犯罪嫌疑人控制的那个样子,而警察也没有想到,这次对周进的行动竟然会找到那么关键的东西。案件发生在2018年的1月27日,对嫌疑人周进的抓捕却是在2019年的10月,之所以时隔一年零九个月才将嫌疑人归案,是因为在车祸中,嫌疑人周进受伤严重,肠子断了,双腿骨折,前后做了十次手术,还一路转院至北京治疗,终于他恢复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让他面对自己曾经做过的一切,从这儿住多少年呢?住几天,住几天了,是吧,把衣服穿好了,外边儿冷,没事儿,我公安局的带他了解下情况,你没事儿,车祸受伤之后一直是母亲和哥哥照料周进的生活,得知来的是警察,还要把儿子带走,母亲看着周进穿上衣服,还帮她把袜子也穿好。这段视频是警察在现场拍摄的,对于警察的行动,周静的母亲并无多言,只是一直在小声念叨着什么什么意思,观察了他没观察,现在没有,他只是现在说说我要找他了解案件情况,正在侦办的案件需要保密,警察没有向周进的母亲透露来意,只是宽慰她不用太担心。警察对周进还是客气的,去之前还电话通知了他,一进屋,警察就让周进把手机拿出来,没想到这个时候出了插曲,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们倒回去重新看一下。一个是哪一个是你,哪一个是你手机在哪儿呢?手机,手机那个,我觉得那谁那个我我那个有一个那啥,我外甥女上给拿着。有点毛病去修,有点毛病要带走犯罪嫌疑人,警方也必须扣押其相关物品,特别是手机,如今手机跟人的紧密关系已经无需多言,但是警察一说到手机,周进就变得很敏感,是把我手机给我把手机,你配合一下公安局工作,手机给我,不是,我是配合你,现在电话我没在这儿,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我刚我刚给您打过电话呀,此前对于周进并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而这次警察上门目的明确,就是要把周进带走。警察一再让周进交出手机,周进却一口咬定手机没在家里,被人拿走了,把你电话给我,我电话没在没在家,你说我咋给你?那不行,你这个,你这明显跟公安机关发火了吗?警察之所以让周进交出手机,是因为警察确信周进的手机当时就在他的家里,你说的东西有点儿合情合理行不行?我十分钟前给你打个电话,不是?我知道你说这个意思,但你说现在就是说穿上衣服的周进完全看不出三年前的车祸对他造成了什么伤害,它脚下是一双时下流行的彩色底的休闲鞋,这个51岁的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稍大,你的电话是给我拿出来是吗?不是你要我电话干啥呀?

我,我电话我拿了之后如果没有原因我会还给你你有,但是我们按照规定你本人的通讯工具,我们必须得先扣,你什么规定,可能看一下,我有扣押证,你拿来我看一下,所有扣押手机都带了,你把手机给我拿来,拿来我看一下。警察对周进的手机志在必得,甚至还说带来了搜查证,但是警察并没有动手,毕竟周进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当时在场,我现在要扣押你的手机,这我现在我说的我跟您解释的都清楚,我的意思是说您我先看看您有没有这个权利,我有这个权利是我我你可以给那个杨律师打电话,你问问公安机关有没有这个权利?行,行行,那我等那那我你也有律师,对方你也找律师了,你可以咨询你的律师是,那我得说你得给我点时间,我得去去去去问一下,我给了周进百般阻挠,警察并非没有办法,警察用自己的电话给周进的律师打了过去,周进有事儿要咨询你一下,我们现在公安机关要扣押他的手机,他不拿出来,我们有没有这个权利扣押他的手机都是都是咱都认识,说白了你跟他说一声吧。你好,在律师劝说之后,周进最终交出了手机,什么我手机给你有这权利,我有这个权利,你说没有,此前他一直说手机没在家里,其实是被他塞在了床垫底下的,这个就把人没人把你弄害怕,没没有,我跟他一说,解释完了,周进越不想给警察就越想拿到,因为周进的反应太过强烈,说明这手机里一定有问题。那么他手机里到底有什么呢?进去。打开周静的手机,里面有股票交易记录,有催缴保险费的短信,竟然还有诈骗名词解释的截图,其中一条微信转账记录吸引了警察的视线,最后发现周进曾经在一个情绪小妞儿id的给他给他转了。我上线记录显示,2017年10月16日下午5.01分,周进给一个叫情趣小妞的人从微信上转了530元钱,警察翻看了这个情绪,小妞发布的朋友圈是一个卖所谓情趣用品的微商,作为他这个年龄的来讲,买情趣用品就是一个比较让人注意的事儿。

2017年10月16日下午4:15,这个情趣小妞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信息,上面写着三唑轮大批量批发走货比普通安眠药强30~50倍,可以和任何饮料饮品相融,察觉不出有无药品,在饮品中能在10~30分钟个人快速昏睡,效果在3~7个小时左右。

此消息还配了三张照片,朋友圈的内容就是强效,你要三左轮,比如说在夜场,就是说可以给那个女孩儿服用,完了这女孩儿那个意识丧失意识,可以达到某些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呀,就这种这种广告三座轮我们从网上查是一个国家列为毒品管控的一个药,它有强效的安眠作用,并且能让人服药以后记不清服药之后的所有事儿,甚至可能不要钱的一小段时间,也记不清在情绪。小妞发布售卖三唑轮这条信息仅45分钟之后,周进就给他转了530元钱,这钱会是用来购买三座轮的吗?我们当时找周金问问,周金说是我买了药了,我买了药,我说你买这药干嘛呀,他说那我买药,我妈那个老太太睡眠不好,那个我们我给老太太买她那个她吃完了有助睡眠的,我说你这个你这个,你编这个东西吧,太牵强,因为周进的亲姐就是在医院工作的,在附属医院工作的,你老太太,你母亲身体不好,你完全可以买安眠药或者是其他药,你在网上给她买迷药,给老太太吃奶粉多少,而且你看的广告什么广告你看不出来吗?周进的说法并不可信,而此前对于氯氮平,也就是导致周进妻子昏迷的药物的调查始终也没有头绪,既然三座仑和氯氮平药效相似,那么周进买三座轮跟致使他妻子严坤昏迷的氯氮平之间会不会有某种联系呢?所以说我们针对这个那个这个情绪,小妞这个人,我们就去当当地的网监部门落地核查,查到了这个人的真实身份,警察终于找到了情绪小妞,他是个男人,他说他并不卖药,只是个中间商,负责发布广告,有人要买药,他就把购买人的信息发给上家,他从中抽成,然后我们就继续追他情绪小妞这个所有付款记录找到了一个叫。是我们分析是一个,当时分析刀叉,这应该就是头到头了,警察找到了情趣小妞的上家之一魏某,这是一个在佛山生活的人,一查这个魏某也不卖药,也是个中间商。不过魏某向警方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但是他给我提供一个非常有利的信息,就是说我曾经有一个上家,他说他被南京市公安机关给打掉了,而且当时是以卖假冒伪劣药品那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罪名给打掉的,魏某提供的这个信息让警方有了下一个落足之处,我们就怀疑是不是有人当把三唑轮当氯氮平,氯氮平当三唑轮卖的,为什么呢?

因为三唑轮是一个当按照毒品管制的药物,管理更加严格,氯氮平在普通的药店可能还有卖,当时有那个新闻新闻是南京南京警方打掉一起那个团伙,这个当时我当时看到几个字儿,我就当时心的就是无法表达我心情,当这一个团伙用绿弹瓶冒充三座轮销售,然后被我们警方打掉一个相关的一个报道,当时我看到这儿,我现在就是感觉就是见亮了,警方脑洞大开,现实中竟然真的存在南京的新闻中,氯氮平假冒三座轮的案件,跟魏某所说的判刑的上家,那是不是一回事儿呢?然后我们就跑到了南京,到南京的法院调取这个这个当时的安全信息。

在南京锦州警方查到了新闻里提到的假药案主犯,这个侯某正是那个魏某的上家,不过当时他已经刑满释放,回到了老家四川宜宾的平山县,到了平山县以后,找了当地的派出所,派出所告诉我们这个户籍地在一个大山里边儿,呀,当时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他家,才把这个人找了,然后我们给他叫到了外面的村委会,在村委会的协助下,村委会连个凳子都没有,连个桌子都没有,我们只能找着个凳子在凳子上把记录写完了,画面的正上方蹲在凳子边上穿枣红色外衣的人就是毫毛,他也跟我们就如实交代的,他说三周伦肯定是搞不到的,他是怎么卖药的呢?从网上买一些小药瓶,还有一些就是那个三唑轮的药物那个标签儿,他把这绿弹瓶关到三周轮里边儿,然后再以三唑轮冒充三唑轮高价卖出去,侯某向警察承认他当初卖的的确不是三唑仑,而是氯氮平。正因如此,2019年的1月他被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以销售假药罪判刑一年六个月。当时对这这个打击之后,当时从现场搜出了大量的三唑仑那个药瓶,还有里边儿的药,《药收完》之后对这个药人家以那个警方当时对这些药做个扣押提取鉴定,找专门的鉴定,鉴定机构鉴定证明这个成分不是三座轮,就是绿丹平,这个整个的鉴定报告,扣押扣押的法律文书都有非常全,我们把这个全调过来了,不过郝某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卖三座轮给周进了,幸运的是侯某向外发货,一直通过当地镇上唯一的一家快递公司,而这家公司仍在掉了百世快递所有从四川省宜宾市发往全国各地的快递记录,大概那一个月有个几十万条吧。从快递公司找到的信息显示,周进确实从四川侯某的手里买过三座轮,而侯某则用相对廉价、更容易弄到的绿蛋瓶冒充了三座轮给了周进。周进的收货地址是辽宁锦州周进的母亲家,电话号码是周进母亲本人的,发货日期是2017年10月17日,正是收进从微信上给情趣小牛打款的第二天,签收日期是2017年10月23日。至此,警方终于把严坤体内氯氮瓶的来源找到了。为什么说这个药物是唯一的一个实质性证据,也是案件的突破口,因为这是真正存在的一个东西,周进供述了,我们就按你说的把这东西取到了,你还怎么说,你方改口你都改不了了。正是周进购买三座轮的行为,让警方掌握了最关键的证据,周进当时从侯某那里买到的根本不是三座轮,而是氯氮平,只是这其中的猫腻周进并不知道,而这却坐实了严坤体内的氯氮平跟周进直接的关系。如今不肯交出手机,根本原因就在于此,找到了绿弹瓶的来源,就是找到了证据链上最为关键的一环,周进作案之处心积虑,一时间甚至让人难以置信,但是这竟然还不是事情的全部,办案警察很快就会意外的发现,另一起车毁人亡差点儿就成了事实,不是特严重,那是一块青一块青紫。我说你这怎么那什么呢?

在严坤姐姐的印象中,妹妹和妹夫之前就出过一次车祸,那是2017年,也是在锦州,说是,当时是说她那什么呢,说是犯病了,周进那个一慌,撞电杆子上了,谁说我妹呀,到时候有癫痫病的那会儿,后来我妈严坤的癫痫病是他们一家人难以言说的苦楚,尤其是严坤的母亲,每每说起来都是很心疼的,他,他十岁得的这癫痫你知道吧,他就是因为发烧,但是呢,我没少带他去瞧病去北京市我都跑遍了,因为生病的原因,严坤得到了父母更多的关爱,在婚姻里周进对他也是百依百顺,尤其是2017年那次车祸中,周进护的严坤周全,严坤只是眼角有点淤青,这让严坤的家人很是感激,我希望就是他们看着他们俩,这样,我就觉得心里头挺满意。记得了当初周进在北京一心打拼事业,作为外地人他没有北京户口,严坤的父母并没有介意,还卖了他们在北京东三环的老房子,给严坤和周进,在天通苑换了一套178平米的大房子,因为严坤的癫痫病,母亲从来不让她动火,经常自己跑到天通苑去做饭给他们吃,因为我妈我爸给他们做饭,规矩什么的都给他们弄,然后星期六,星期天,有时候他要不上我妈那边儿去,我妈就得上他们家那边儿去给他买菜呀,做饭什么的,因为他我们也不会做饭。

严坤的父母其实不图女婿大富大贵,只求他对自己的女儿好,看着他们俩生活幸福美满,严坤的一家人对周进再没有任何的挑剔,不过提到2017年那起车祸其中的一个细节,严坤的母亲印象很深,后来我就说,我说你犯病,我说你尿失禁了吗?他说没有,我说你这次犯病怎么没尿失禁,他要犯病的话,他就容易尿尿失禁,你知道吧,不是天天这病就是这样一大犯的话,他有尿失禁,后来我说你,你没尿失禁,我说这回怎么没尿失禁呢?后来我就他就我就我就有一个问号,这非同寻常的细节在严坤母亲的心里仅仅一闪而过,如果不是警方在提起严坤的家人也没想到其中的关窍。而在警方的调查中,早在2017年的年底,严坤其实已经在鬼门关走过一遭了。滨海路,顾名思义,是一条沿着海边修建的公路,锦州是辽宁省西部的中心城市,辽宁省重要的工业港口城市。锦州南临渤海,海岸线绵延一百多公里,滨海路是当地的一条景观大道,沿途海岸的美景尽收眼底,一路开过去就是著名的风景区笔架山了,风景宜人的滨海路在锦州的地理位置又是怎样的呢?从地图上直观的可以看到,它远离市区,要比殡仪馆附近的那个环岛离市区更远,甚至比设在市郊的机场更为偏僻。

周进和严坤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现在回头再看,一切都不用再解释了,当时发生交通事故的时间应该是晚上11点多钟撞到电线杆上了,交警案卷里是这样写的,2017年底的那个午夜,周进驾车,严坤坐副驾驶,车子撞上了路灯,周进没有喝酒,交警认定周静负全责,周进和严坤都系了安全带,气囊弹出,两个人都没有受伤,只是严坤昏迷了三个半小时,在医院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们俩主动离开,大夫第一反应说是不是脑袋撞到哪儿了,做磁共振什么的,一些检查,发现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又有学问家属,这为什么会这样?周军说不知道这个事儿,事发两年之后,我问的大夫,大夫对这个事儿回忆很清晰,因为大夫说这样的事儿很少,你知道我这个对她挺有印象,就是这女的明显外伤没有,但是是意识不清晰,还昏迷,然后第二天我想看看到底啥情况,家属还走了,给接走了。对于严坤的昏迷,当初周进的解释是严坤的癫痫发作了,咱有点儿常识,是不是那癫痫要犯起来顶多一两分钟呢,他癫痫犯病的时候那种是属于那种是缺氧的,你时间长了脑死亡了,就是不是你不能说好从事故现场拉到医院还昏迷呢,那就不对了。

而医生对于严坤的昏迷并未给出过结论,原因是严坤夫妻的不告而别,这是医生的推测,颅脑外伤,弥漫性轴索损伤问号,原发性脑干损伤,问号,药物过量问号,因为据我们给大夫询问之后是大夫意见,我们不确定是这个商量这伤势,所以我们在后边儿打了问号,警方终于能把所有的证据摆在周进的面前了,这个时候我们看不到周进在最初见到交警时的若无其事咋样呢?呀,这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也看不到他第一次面对刑警的振振有词,你配合一下公安工作,手机给我,不是,我是配合你,现在电话我没在这儿,这回他像挤牙膏一般的,慢慢的说出了他计划的全盘,你说的属实不属实?你咋说的?说的是说的是为啥?不想说逃避关系不咋的,那你现在为啥又如实供述了,想明白了,因为啥都想明白了。

那你把真实的情况给我讲讲吧,什么时间的事儿?从头给我讲真实情况就是就是17年笔录显示2016年周进因为经常旅游就买过大额的人身意外伤害险,一直没出过事儿,一分钱也没有得到。2017年周进股票赔了300万,生意也做不好,没了收入来源,经常接到催债的电话,他萌生了制造交通事故骗保的念头。此后,为了获得更高的赔偿,周进又给妻子多买了几份保险,也给自己买了几份,这样严坤就不会怀疑。后来周进从网上买到了三座轮,按照卖家的介绍,三唑仑起效快劲儿大,能让吃药的人丢失记忆,这些正是周进需要的,他想,即使严坤没死,他也记不起吃药之前发生过什么,只是周进没有想到,那么粗的路灯杆儿竟然是空心的,而他和严坤都系了安全带,并未出什么大事儿。

第一次没有得手,周进就一直在寻找第二次机会。2018年1月27日晚上,他骗严坤吃下了事先准备好的所谓三座轮,严坤迷迷糊糊的躺坐在了车后,还坐上并未系安全带,而周进自己则系好了安全带,把车开到了殡仪馆附近漆黑的环道,他踩下油门朝着墙撞了上去时候,周进从昏迷中醒来,他把事情败露,还曾专门让侄子去北京的家中把保险单收起来。

幸亏人算不如天算,严坤的家人在他侄子之前到了意外的就发现了那一箱的保险单。照片里的严坤可以称得上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身材高挑,还比周进小了六岁,很多人都认为看条件她配周进绰绰有余,她是周进的妻子,周进的女人,周进对她是哪里不满意呢?又为什么想让她死呢?犯罪嫌疑人周进,自始至终没有交代过。所以你发现疑点,那么你就必须查出真相。死者那个父亲,母亲岁数都非常大了,他说,康对,我就想在我死之前,我知我能知道我闺女是怎么没的。2021年7月16日,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保险诈骗罪判处周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周进不服判决,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如果不打开那个行李箱,如果不翻开那一张张的保单,如果不是交警发现2017年还发生了那起事故,人们可能无法重建嫌疑人周进的黑暗内心。

这起案件的破获,每一个情节的推进都离不开警察的职业精神。其实媒体案件的发生现场就在那里,证据就在那里,我们需要的是发现和审视的眼睛,这就是那堵让严坤多了幸运的2020年的冬雪已经落下,雪覆盖了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和安详,而我们平安的生活,需要的正是尽忠职守的守卫者。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