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23看不清的号码(27:57)今日说法肇事逃逸致开封祥符女子死亡

2021-10-12 19:03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23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20年10月13日,在开封市祥符区一条乡村公路的北侧,一名女子仰面倒在积水的地上,救护车赶到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根据监控视频以及前期的调查取证,警方认定这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警方从肇事车辆入手,以车找人,最终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今日说法》20210823看不清的号码

乡村的雨夜,有人倒地身亡,好像有一个撞击的声音嘛,当时人就躺了嘛,一个难以识别的物证每个车上都有,当时不能判断是什么什么样的车,一串看不清楚的号码能放大,不能放大看这个自力的字样,从现场飞驰而过的那辆车究竟会藏在什么地方呢?如果不尽快我骗人,有可能销毁有关看不清的号码,《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稍微放慢一点儿,这个能看清吗?看不清,看不清,再慢,这个差不多能放大,不能放大,放大显示有含这个字母v的字样,微微有v有零。

正在交谈的两名警察是河南省开封市祥福区公安局的办案人员,他们围绕几个字母和数字展开的研判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能再倒来点儿来来退,退一下,看看还能还能看清几个?因为是晚上比较模糊,又召集人员继续反复的来播放这个这个视频,工作了几个小时,也没有这个具体结果,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刚才大家看到的那几个模糊的字母和数字来自一辆汽车的牌照,尽快确定这辆车完整的牌照号码对于开封警方侦办的一起案件来说至关重要,那么这是一起什么样的案件呢?让我们先把视线转到2020年10月13日,当天晚上7点多钟,有人倒在了路上。这个接过报警之后,我们迅速赶往现场,这条路是一个东西走向的一个道路,路宽大概7m,是一个乡村道路,当天的天气下着雨,其他的停了,在路边停的车辆也比较多,现场一片混乱,警方对现场进行了初步开演。

在开封市祥福区这条乡村公路的北侧,当时有一名女子仰面倒在积水的地上,年龄70岁左右,救护车都已经已经那个去过了,查看了这个这个受伤情况,已经确定人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受伤的主要部位是在头部,因为口耳鼻都在出血,我听说话筒想要我都敢穿,一出来不是,我也有个这和警察说话的男子姓王,报警电话就是他打的,死者是他的母亲吴崇英,71岁,他们都住在案发现场所在的这个村子里,就是老母亲吃过饭以后来到超市,我们几家一家人嘛,几口子,咱俩这个聊会天儿当时有我姐,有爱人,还有我爸。王先生在村子的公路边上开了一家小型超市,离父母的住处不远,平时老两口经常会过来溜达一圈儿。王先生回忆,案发当晚,父母在他的店里待了半个多小时,7:30左右,母亲说自己有点累,想先回去休息,就一个人出了门不到一分钟,也就是说十几秒钟的事情,听到就是说好像有一个撞击的声音嘛,就像撞到什么物体一样,所以说当时就我先出去嘛,我就看了一下,一看老母亲都离我门口,就大致有五六十米远,当时人就躺着了嘛。王先生说,那个时候母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她一直呼喊,也没有任何反应。她慌了手脚,四处张望,隐约看当夜幕里有一辆车正在往西越开越远,当时的意识就肯定撞人了,看到那个车的时候,那个车已经跑出两三百米了,那车速挺快挺快的,当时天有点儿暗嘛,看的不是太清楚,感觉他就是黑灰色的那种,就是想去追了嘛,已经来不及了,先救人为主嘛。王先生怀疑应该就是他看到的那辆车把母亲撞倒的,案发的路段没有公安机关的监控探头,随后办案人员经过进一步的勘验,在距离死者倒地的位置不远的地方找到了有价值的线索,一个疑似一个车上掉下一个灯罩这个东西,因为这个东西每个车上都有,当时不能判断是什么什么样的车,然后我们就随时安排成立两个组,一个是以办发建设为中心进行走访,再一个就是安排另外一个组,通过这个民用的就是沿路的门店这这一路的监控进行排查。王先生的超市旁边是另外一个村民的店铺,他的门口安装了监控探头,拍摄的范围可以覆盖到几十米外的中心现场。根据王先生提供的信息,事情发生在晚上的7:30左右,侦查员调看了这个摄像头在案发时间段内拍摄的视频,很快就找到了关键的东西,这个监控是私人监控,是位于现场的北边儿,这个人就是当时那个受害者,打着伞从那个北边儿屋里出来,从画面里可以看到,晚上7:31,吴忠英老人打着伞从儿子王先生的超市里走了出来,他沿着门前的公路向西边儿自己的住处走去,仅仅几秒之后,随着灯光闪动,一辆车从他的身后冲了过来,由东向西行驶,撞入这个同同向在前的这个行人撞了以后,这辆车没有停,直接驾车逃逸了,这是死者的家属听见响声以后从屋里出来,根据视频的内容以及前期的调查取证,警方最终认定这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不久后,法医也对被害人吴重英的死因做出了明确的结论,经过时间综合分析,认为四人符合车祸后颅脑损伤死亡。吴重英生前常年务农,老伴儿曾是一名小学教员,老两口结婚已经近50年,共有四个子女。噩耗突如其来,一家人悲愤交集,特别是吴重英70岁的老爸,精神一下子就垮。案件的性质确定以后,开封市祥福区关局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全力开展侦破工作,如果不尽快破案,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而且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嫌疑人有可能销毁有关证据,给日后的案件审理工作造成障碍。

想回去警方力争早日抓获犯罪嫌疑人画世界公道此类交通肇事逃逸案件都是随机偶然发生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无法通过被害人的社会关系排查可疑人员。警方的侦查思路一般都是先从肇事车辆入手,以车找人。那么案发时犯罪嫌疑人开的是一辆什么车呢?因为天黑并且下着雨,这个摄像头的像素也不太高,具体这辆逃逸的车辆的颜色和车牌车牌还有车型无法确定,从模糊的画面来看,肇事的可能是一辆小型汽车,侦查员在现场附近的走访中没有打探到这辆车更详细的信息,警方对中心现场进行勘验时提取到了一个黑色的塑料块,但这个物证能不能为侦破工作提供有效的帮助呢?上面有新鲜的断裂痕迹,很有可能就是照射车辆遗留在现场的,当时判断是车辆上这个一个雾灯框,并不能通过这个雾灯框,那个黑色的塑料块能够判断这个照热量就是个黑色的或者是什么颜色的。侦查员随即走访了多家汽车销售店和汽修厂,请工作人员来辨认物证,但是没有人能准确的识别出来这个黑色的配件究竟是从什么品牌什么型号的车上掉落下来的东西,这时候就这个真假方法也就继续往外边拖,肇事车从哪个地方来的,最后事发之后往那个方向逃逸的,出了这个村之后有四五个岔路口,东边的还有西边的相关的路口都在调取,有没有我们交警部门设置的这个监控设备,还有这个费的商家,他们是不是设置的有这个监控设备,案发时肇事者驾车由东向西行驶,将被害人撞倒后继续向西逃离了现场。经过一段时间的视频排查,侦查员从现场西边一个路口调取的视频里发现了可疑的情况,就是四五百米左右是一个十字路口,这个是我们调这个公安摄像头,这个事发期间内这辆车和这个时间比较相近,画面中的这辆黑色轿车出现在这个路口的时间是案发后仅仅一分钟的晚上7:32,而且车身颜色与此前被害人家属提供的线索比较吻合,感觉他就是黑黑颜色的嘛,专案组认为有必要对这辆车展开深入追查,根据所有的线索,我们分开就是来调查这个车辆,从这个摄像头里面来比对这个车辆的信息,然后勘察这辆车的车牌号码,警方继续把侦查的范围向周边区域扩展,另一个路口的监控探头捕捉到了这辆黑色轿车更为清晰的影像,经过对车牌号码的查询,车辆的所有人叫李涛,32岁,住在案发现场几公里外的一个村子,侦查员立即赶了过去,当时这车就停在李涛家的门外,找到之后,因为我们知道当时这个车是前边和这个人体发生了一个碰撞,说重点就是看他前面是不是有损坏他的前杠,他这个大灯,还有前面这个挡玻璃,引擎盖,都没有碰撞损坏的一个部位。如果说李涛就是交通肇事逃逸的犯罪嫌疑人,他会不会为了隐瞒真相已经修过自己的车了呢?

见到警察突然登门,李涛有些紧张,但他随后坚称在案发那段时间自己驾车了,但并没有从现场经过,当时自己的车上还有别人可以为他作证,李涛说的是实话吗?警方再次对他的车进行仔细的检查,车上的各种部件都没有更换的一些痕迹,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在照着车辆,在现场也有说的那个黑色塑料块,与这个找到这一辆黑色轿车上的这个部件是完全不一致的,这辆车算是给他排除了,李涛的涉案嫌疑基本被排除,这条线索就中断了,专案组的工作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就在这个时候,被害人的儿子王先生又联系了警方,他说之前有个情况,他忘了反应,发现东面有一个大货车嘛,当时就是说刚出事儿,那大货车过磅等这面儿已经这个救援的时候嘛,那货车已经走了嘛,王先生开的超市往东一百多米外,在公路边上有一个地磅站,经过实地勘察,肇事车辆由东向西到达案发现场之前,肯定会先经过这个地方,老百姓自己办的一个地磅站,就是用于称重,粮食、大蒜这些农作物出来的,儿子提供这个当天事发的时间,好像有一辆这个外地车在称重。据王先生回忆,案发时他听到撞击声,出门查看,母亲已经倒在地上,他自己寻找肇事车辆四处张望,曾经无意中看到过一辆大货车停在地方站,他本想过去找司机打探一下消息的,但后来忙着救人和报警,就把这事儿给疏忽了,询问地方站的工作人员是不是对得起事故,当时有印象,或者是有看到什么情况。地磅站的员工表示,当晚因为天气不好,过来称重的车很少,他们一直是待在屋里的,没有看到经过的肇事车辆是什么样的。随后侦查员查询了地磅站的经营单据,在安排时间,也就是晚上7:31,前后只有一辆大货车在这里乘客中,然后我们又这个通过了看这个榜单,了解这个司机的牌照,通过这个牌照又找找到了司机的电话,让我们侦察员过去,然后一个是向司机了解情况,能不能看到什么,再一个是想看看这个大货车有没有这个随车的监控。案发当晚,在地方站撑住的这辆大货车驾驶员是一个姓刘的小伙子,侦查员在河南新乡市一家运输公司的停车场找到了小刘,我当时开着车拉了一车菜,在那个西洋寨乡过地磅,带着下着雨,我下车站站在旁边,边上似乎有一个车从边上过去了。

小刘说,货物称重时,按规定人不能留在车上,他就下了车站,在雨里等候,整个过程也就几分钟左右,他有印象在这期间确实从他的身边过去了一辆车向西驶去,但更详细的信息他也说不上来,但是我在给车过磅,我的注意力也没在旁边的车上面,应该是一辆小轿车,是什么车型什么颜色的,也没看清楚,车牌号码也看不清楚,然后过了十几秒,听见前方有很大的响声,估计是发生交通事故了,一个被记录仪拍到的关键信息都有两三米吧,就是离得很近,一个在酒席上开走了车的男子,那玩意儿你在哪里什么的,这个看不清的号码,《今日说法》正在播出,由此看来在案发十几秒钟前,从现场东边地磅站经过的小轿车应该就是肇事车辆,但是关于这辆车,大货车驾驶员小刘反映不出更多的情况,那么接下来专案组该从何入手才能尽快找到肇事车辆并锁定犯罪嫌疑人呢?再进一步去询问的时候,他向我们说他他当时也没注意,但是我车上安装了四个方向,都安装了一个行驶行驶记录仪,前面左侧、右侧还有尾部都安装的,有就给我们说的,我把这个视频给你们看那个提供了,你看对你们这个将来这个破案会不会起到帮助大货车的驾驶员?小刘表示,那天称重的时候,车上四个方向的行车记录仪都处于开启状态,警察立即调取了这几个记录仪,当时拍摄的视频进行仔细研判,当时这个大货车停在这个位置,正好就是在路边儿,通过这个大货车的监控,如果他有录像有什么,他应该正对着路,能给这个整个路上的情况拍的很清楚。经过这些视频的梳理,大货车前方和两侧的记录仪由于角度问题,没有拍到有用的内容,这是案发当晚大货车在地方站称重时车尾的行车记录仪拍摄的视频,晚上7:31,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进入了画面,向现场的方向驶去,从这个时间上判断,这辆车这个就非常吻合,现在他的摄像头里面,里面的时候离这个货车就有顶多有两三米吧,就是离得很近,反映出来这个车辆通常的尾灯还有车靠台安装的那个部位,通过这一系列的细节,我们判断出来是一个极地轿车,看这一边这这一侧和这一侧左侧和右侧一模一样,尤其这个圆的灯光小灯是一样,灯是一模一样的,此前警方从现场提取到的黑色塑料块疑似是从肇事车辆上掉落下来的东西,经过查询比对,这个物证与视频中这款车前方的雾灯罩从外形上来看高度相似,就是从这个地方掉下来的左下角左下角左下角比较吻合,形状相符,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就是这个事情,嫌疑车辆的范围越来越小了,通过比对之后力争抓紧时间。找准车牌号,专案组经过多方面的综合分析后确认肇事逃逸的就是视频中这辆银灰色的吉利牌轿车,然而行车记录仪虽然拍到了车辆的牌照,但图像不够清晰,无法由此直接追查,最关键的就是要锁定这个车的车牌号,车牌号锁定之后,我们才能通过这个车牌号登记的一个信息找到这个车辆所有人,车牌前面的一个汉字模模糊的,但是跟着玉子很像在b后面那一个看到消息,这个字母是一个v,后边儿有一个数字虽然模糊,但是更接近于零,那一块儿剩下的都看不清楚,我们就把开封级的车看到了玉b这个范围内,相信查找这个牌照号码后面的三个字母或者数字都非常的模糊,难以辨认。侦查员马上调取了开封是所有相同品牌、型号、颜色、车辆的登记信息,与肇事车辆不完整的牌照号码逐个进行比对,经过我们多方比对之后,发现这个在案发地附近村庄里有一辆这个车,这个车牌号码与这个视频中所展现的有v有零这样相符合,这辆车的车主就住在案发现场的这个西侧一个村庄里,距离案发现场非常的近。警方查出来的这辆银灰色的吉利牌轿车,登记的所有人是张辉,他26岁,开封是本地人,这是案发后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张辉的车在另外一个路口被监控探头拍摄到的图像。从这上面,侦查员又有了新发现,我调取那个嫌疑车辆的卡口,发现卡口照片这辆车一第一是方向杠左下角的这个杠灯杠灯灯罩没有了其二,它这个车辆的前行二处有凹痕,明显有撞击的痕迹,所以来更加确定了应该照射车辆,就是这辆,这辆车应该是辆。等我们这个到张某家撤出家之后,这辆车就在家门口停了,我们随机把现场遗留的灯罩与这一辆车进行对比,发现比较吻合,但是因为当时现场没有能拍清到底驾驶员什么样的,所以不能确定撤走张某是不是犯罪嫌疑人,记得记得啥时候寄给他的。这晚上警方是在案发后二十多个小时找到肇事车辆所有人张辉的,但张慧表示,2020年10月13日,也就是案发当天的晚上,自己的车是被另外一个朋友借走的,第二天早上对方才把车还回来,根据这个张某的反应说是还车的时候也给他说了,他的车当时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个一个碰撞,说碰到哪儿说是不知道,根据他说的这个情况,我们需要下一步的这个调查核实,这个时候就需要去找到这个王某。张辉所说的向他借车的这个朋友是王豪,27岁,住在离案发现场不远的一个村子,侦查员赶过去的时候,王豪就在家里,王豪承认是他自己驾驶张慧的车撞了人,并且在肇事之后逃离了现场,我们这边开封市祥国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侦察员,现在叫你这个兄弟,请你如实回答,听到了吗?

听到了,从中午中午在我家喝喝了,五个人喝了有两瓶,又在饭店安置了一下,在那喝酒,王豪已经结婚,有两个孩子,他平时在工地上做电焊工养家糊口,10月13日那天,他在家休息,约了四个朋友一起聚会,五个人从中午就开始喝酒,一直喝到了晚上,当时王豪自己喝了快一斤的高度白酒,而正当大家喝的尽兴之时,王豪的手机响了,我老婆打电话让我回家,说让医院看我奶奶,我说我不喝了,我要回家,他把钥匙给你了还是什么情况,他把钥匙给我的,他说他不开让我开,我说我回家他也没说什么,他也没说不让开。按照王豪自己的说法,当时他是要回家接上妻子一起到医院去看望病重的奶奶的。

他向张辉提出要借车,他说是经过了对方同意才把车开走的,但是警察从张辉那里得到了不同的说法,根据这个张某的反应说是要是正好就就在他旁边儿,之后拿着就走了,当时抓到药的时候是不知道,后来包括他们在一起喝酒,人说那个谁那个开着车走了,那个他就赶快往外边儿外面追了一下,看了一下,这时候那个车已经启动,把车开走了,也没办法了,那就又就就又回到这个酒席上了。

车的所有人张辉表示,他知道车被王豪开走之后,曾经打电话劝对方不要酒后驾车,他担心如果路上出了事儿,自己到时候说不清楚,于是他在通话时录了音我,你在哪里好,我跟你说啥兄弟,喝酒别开车,别开车,不知道哥那玩意你是打没事就你们喝的酒。王豪离开饭馆之后,向张辉保证绝对不会出事儿,可是几分钟之后,他驾车经过案发的那个路段,意外就那么突然而至了。下着雨,时间也不算太清楚,感觉朋友圈旁边杂草什么的没停,路上行走了,一个人打着伞走了,一个人都没看到,没有都能看见,那会儿下雨下的特别大,我看一下倒是没什么,直接下车就走了。王豪驾车将人撞倒离开现场直接回了家。他倒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看到车上有破损,本来想找个地方修一下,可张辉说马上就要出去办事儿,找他要车,他就把车立刻还了回去。王豪交代,直到警察找上门来,他才确切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当时返还的时候,王某对张某说这个车辆撞撞到这个树堆什么东西,没有说是撞到人什么,发生什么事故,张某当时还埋怨了这个王某几句,知道自己把人给撞了,后悔不应该酒后驾车,给他家庭造成造成了巨大伤害。2020年10月27日,河南省开封市祥福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了认定,在这起造成一人死亡的交通事故中,王豪负全部责任。此后,检察机关以涉嫌交通肇事罪依法对王豪提起了公诉,警方在这里提醒广大群众,酒后不要驾驶机动车,一旦发生事故,作为肇事的一方应该第一时间报案,等警方过来进行事故处理和责任认定,肇事后选择逃逸,不但不能逃脱法律的惩处,反倒会错上加错,害人害己。案件审理期间,王豪向被害人吴崇英的家属支付了58万元的赔偿金,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对方也比较对这个事内疚,后来也通过这个我家人的这个谅解结果吧,还不能说满不满意,虽然说得到一点补偿,但是也挽救不了这个我母亲的生命。2021年2月9日,河南省开封市祥福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人王某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因发生交通重大事故致一人死亡,肇事后逃逸,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对于法院的判决,王豪没有上诉,此判决成为终审判决已经生效,对别人造成伤害,对自己家庭也造成伤害,除了是把自己多年的自己家庭的多年积蓄一下子全部给搭进去了,还赔了几十万块钱的债务。

我以为肯定接受了教训,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有一句古话说得好,酒要少吃,事要多知,朋友相聚,小酌几杯,本来无可厚非,但凡事都要有个度。其实从王豪不断与人推杯换盏之后,又执意要驾车离开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铸成了大错。在生活中,例如酒后交通肇事这种因为酗酒而导致的悲剧不胜枚举,应该从今天这个案例当中吸取教训的不仅仅是王豪一人。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