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法律讲堂20211012好心惹上大麻烦(26:59)法律讲堂20211012文字版

2021-10-12 20:27    来源:
X

CCTV12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12法律讲堂视频回放 

法律讲堂官网更多节目

男子好心帮乘客送货,却不料因货物是毒品让自己惹上了大麻烦;事情败露后乘客威逼利诱,男子只得继续帮他送货,不久他落入法网;落网后男子大呼冤枉,自称不知道运输的是毒品,可这并不能让他脱罪,本期节目就将带来“好心惹上大麻烦”。

《法律讲堂(生活版)》20211012好心惹上大麻烦

男子好心帮乘客送货,却不要让自己惹上了大麻烦,事情败露后,乘客威逼利诱,男子只得继续帮他送货。落网后男子大无冤枉,自称不知道运输的是毒品能否让它破碎,好心惹上大麻烦即将播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法律讲堂》7月末的一个下午,蝉鸣蛙叫,燥热难耐,停在路边休息的出租车司机葛强也没有舍得打开车内的空调,胳膊呢架在车窗上打了个盹儿想着自己为了工作挣钱这个暑假呢都没好好的陪陪孩子,也没空带家里的老小外出游玩,不仅呢心里一阵郁闷,他默默的想了一想,那么思绪呢随之飘到了远方,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葛强拉回了现实,手机上显示了一串陌生的号码,接通后手机那边儿却传来熟悉的声音,虽然低沉,但是却气急败坏,只听对方说道,你小子可别犯浑,该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不然呢,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挂断电话,葛强惊出了一身冷汗。给他打电话的人叫刘明,是他的一位老乘客,平时没少照顾他生意,葛强也一直对他心存感激,可是就在三个月前,二人的关系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三个月前的一天,葛强呢赵丽去接刘明,可,刘明刚坐上车就一直在接打电话,脸上的还显得十分的焦虑,葛强见状便问他有什么事儿吗?刘明于是开始对葛强大树苦水,原来呀,刘明手头有一批重要的货物需要送给客户,但又因为母亲住院急需去医院看望老人,赶不及在原定的时间内把样品呐送到客户手里,而客户那边儿呢又催的特别紧,因此呢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而葛强呢,平日呢就为人很热心,喜欢帮忙,更何况是老朋友遇到了麻烦,听到是送货这个事儿,估计自己也能帮上忙于是呢一排全部说到刘哥信得过我的话我帮你送,正好呢那边儿路,我也熟悉你呀,赶紧去忙其他的事儿吧。刘明听葛强这么说呀,喜出望外说,多谢兄弟,你能帮忙真是太好了。说着呢,他就把货物呢交给了葛强,并且告诉了他送货的地点和收货人。葛强很顺利的帮刘明把东西就送到了客户手里。事后呢,刘明专程找到葛强表示感谢,兄弟,这次你帮了我大忙,这500块钱呢,你收一下,不要推迟。

葛强呢开始还没要说,刘哥,你可不能跟我这么见外,平时你那么照顾我生意我跑个腿儿也是理所应当的。刘明呢却一把把钱塞到葛强手里说,一码归一码,你不收我以后可不好。其实再麻烦你了,架不住刘明的热情,葛强最终还是收下了钱,并且告诉刘明,以后呢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时候随时招呼。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之后呢,刘明就经常找葛强帮忙送货,而每次的理由呢,虽然都不一样,但一样的事儿,他都会在事后呢给葛强支付一定的报酬。

葛强一开始,本来想着帮个小忙,还刘明的人情罢了,结果没想到,这一来一往,自己的整体收入呢,竟然比过去还高了不少呢。正摸着渐渐鼓起来的钱包呢,葛强心里呀也是美滋滋的,虽然不知道刘明让他送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他呢也很乐意赚个小钱儿来补贴家用,就当跑了几趟顺风车呗。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刘明呢找葛强帮忙,送货的频率开始不断的增加,很多次呢都是葛强还在拉送乘客的时候,刘明呢就打电话要求他临时去某个地方去取货,然后呢送到另外一个地方,为此呢还承诺更高的报酬。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刘明找葛强帮忙送的货越来越奇怪,他常常让葛强将东西放在某个隐蔽的地方藏好就离开,说一会儿会有人来取,葛强却从来没有见过取货的人。时间久了,葛强渐渐对刘明的货物起了疑心。刘明之前说自己做的呀是药品生意,由于药品稀缺而珍贵,他的货呢专门供给有需求的特殊患者,而不是直接在市场上销售,而葛强却想,真的是这样吗?这是不是什么违禁品呢?他不会再非法倒卖药品吧?

终于,葛强呢忍不住心中的疑问,在一次运输的过程当中,悄悄的就把这个货品的包装给打开了,没想到打开包装的一瞬间,他惊呆了,看着眼前分装好的一小袋一小袋的白色粉末,葛强呢难掩心中的震惊和恐惧,眼前的东西他虽然不能完全确定是什么,但他心中的隐约有一个猜测,刘明交给自己运送的很可能是毒品,尽管葛强并没有见过真正的毒品,但是在电视上也看到过关于毒品的一些介绍,而且刘明愿意花大价钱让自己帮忙运输这些白色的粉末,说明这些东西肯定很值钱,这东西绝不可能是普通的面粉呐,奶粉呐,也不像药品,很可能就是毒品,这个猜测呀,让他吓破了胆,不由得想,自己已经帮刘明送了不下十次了,那么现在呢,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一时间慌了,匆匆忙忙把货拿到了指定地点,然后就赶回了家。在这之后,害怕卷进违法犯罪风波的葛强是罪罪不安,好几次在路上跑出租的时候,看到交警朝自己走过来,他都会惶恐不安,回家之后也是茶不思饭不香,面对家人的关切也不敢吐露心中的烦恼,几经纠结,他决定以后呢不再帮这个刘明去送货了。当刘明再次联系他的时候,他借口自己病了,暂时呢不出车了,那么从此呢,他就中断了和刘明的联系。男子好心帮助乘客送货,是否发现货物竟是毒品,男子得知真相后拒绝运输,乘客却威逼利诱不肯轻易放过他。在一次交易中,乘客落网,男子侥幸逃脱后原则再次走上半不直路,好心惹上大麻烦,正在就这么平静的过了两个多礼拜,刚开始刘明还会打电话关心他的身体健康,葛强呢一直敷衍着刘明,并且说说我这身体呀,很可能跑不了,出租了开出租,实在是太熬人了。而刘明似乎也相信了葛强的话,也不再联系葛强,以为生活逐渐恢复正常的葛强呢,又悠哉悠哉的开上了自己的出租车,虽然收入没有以前那么多,但是却心安理得。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天中午呢,竟忽然被一通陌生号码的电话惊醒,也就是咱们故事开头提到的那一幕,而正是这通电话,再次将葛强平静的生活打破了。刘明在电话当中的威胁,让葛强更加确认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刘明做的事儿绝不是普通的药品销售生意,而是贩卖毒品的勾当,这让葛强更加下定决心一定要远离刘明。可是几天之后,刘明在葛强家附近堵住了他,还把他呀拉到了附近的小饭馆儿,说要喝几杯聊聊天儿。葛强呢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拒绝,于是呢就跟着他去了。饭桌上,刘明流露出以往的大哥的做派,拍着葛强的肩膀说道,开始呢,我还以为你是真病了,害我担心好几天。后来我手底下的人说,你送的货呀,被打开过,我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本来想瞒着你,让你清清白白挣点儿钱,你自己非要趟进这趟浑水。这刘明的话让葛强后悔不已,自己呢,真不该忍不住好奇心。葛强支支吾吾的说说,我,我,我是不小心的,并不是有意要打听你的事儿。葛强话还没说完,刘明就打断了他,咱都是自家兄弟,知道了就知道了,不要藏着掖着,你这一下几个礼拜躲着我,害得我联系你都联系不上,这可是真伤感情,只要你还认我这个大哥,以后呢,咱们一切都好说。虽然留名的一边深情的诉着兄弟的情谊,一边给葛强倒酒加肉,这言语间的不乏笑意,但他的言语中却充满了强制和威胁,容不得葛强半点的质疑和反抗。葛强感觉自己虽然坐在这个板凳上,但好像呢手脚都被束缚了起来,毫无自由可言,就像一张巨大的网笼罩着他,逃也逃不掉。刘明看自己的画已经把葛强给震慑住了,但是又担心自己把他逼急了反而不好收拾,于是呢,就决定也得给他点儿甜头,于是画风一转,悄悄地在葛强耳边说,兄弟,你也别担心,这没你想象的那么危险,你就跟着我好好干,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而且这事儿呢,除了咱们俩没人能知道,我也就呢让你帮我送个货,其他没别的,你就像原来一样,当做不知道清清白白的帮着送趟货而已,真出事儿了我也不会把你给卖了,打,今天起跑一趟,我给你2000,你想想有这收入,你还用得着风里雨里半夜凌晨天天在外面跑。刘明的话像是给葛强吃了定心丸,让葛强下定决心跟着刘明干了,况且万一事情败露,他还可以推说不知道送的是什么,警察应该也拿他没办法。

葛强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会越陷越深。因为之前的合作,两个人的配合呢越发的默契了,关系呢也比以前更为密切。刘明时常把葛强叫来自己家里聚会,打牌喝酒,商谈着生意,又时常的出入酒吧歌厅,大手大脚的消费。葛强以前哪里享受过这些高档的活动,刘明可真是为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门儿。而葛强自己呢,自从感受到了这个物欲的刺激,就忘了自己当时想的只是送货而已的那个最初的想法,对于这种来钱很快的生意呀,越发的依赖。他呢开始整天和刘明以及一些狐朋狗友厮混在一块儿。没多久,在刘明等人不断的劝说下,葛强呢也逐渐尝到了吸食毒品的快感染,上了毒瘾,致使一发不可收拾。不得不提的是,葛强呢因为是刘明家中的常客,他每次去葛强呢还会受到刘明妻子马英的照顾。

马英呢,又漂亮又细心,性格呢还很温顺,他知道刘明的生意,他一直反对刘明干这些,但是呢,奈何又劝不动刘明。当和葛强熟起来之后呢,马英开始私下里找葛强诉苦水,有时候说着说着就梨花带雨,觉得日子过得担惊受怕,刘明呢却只会嘲笑他没出息,整天絮叨。看到这场景,葛强的热心和爱心又膨胀起来,他对马英是充满了怜惜,于是呢,他就尽量的在生活当中照顾关心马英,这一来二去的,两个人都萌生了对彼此的依恋之情,但是他们呢也知道刘明的脾气,不敢呢有跨越雷池的半点举动。这事儿刘明自然也有所察觉,他一面怀疑自己的妻子对自己二心,另一方面呢又担心葛强突然收手不干会捅出什么篓子给自己带来麻烦,并且呢碍于面子也不好在兄弟面前说什么,只是在私底下呀和葛强有了嫌隙,两个人彼此的信赖呢也岌岌可危,但为了能稳住葛强,此后呢每当有交易的时候,刘明都会带上他,明里暗里让葛强明白,两个人始终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刘明呢有一个常年联系的上家叫做周林,刘明总是在他这里拿货,这天呢,刘明收到了周林的消息,说是呢又新到了一批纯度不错的货,打算呢近期出手,问他要不要,刘明也没多想,想着合作挺久了,也算老熟人,于是一点儿防备都没有,二话不说就决定买,并且约定两天之后在周林指定的高速路口交金,这次刘明还是让葛强陪着自己一块儿去拿货。刘明处于对周林的信任,没有了解更多的信息,自然呢也就没有向葛强透露更多的信息,但小心谨慎的可长,心里犯嘀咕,眼皮儿呢还一直持续不断的跳,他始终觉得不踏实,于是心里呀默默的怀疑,这次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于是葛强呢留了个心眼儿,提前对周林指定的高速路口周围环境进行了勘察,还给自己寻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一旦出事儿也好及时撤退。交货当天,刘明下车后,葛强迅速将车开到了隐蔽地点,正如他预感了,就在二人开始交易之时,一群警察突然冲上来扣住了刘明,周林也被压回了警车,这一系列动作让葛强心跳加速,一脚油门迅速逃离了现场。原来周林早已在其他案件当中被警方抓获了,审讯的时候周林供出了一直和他做毒品交易的老客户刘明,为了能够顺利的抓到刘明,警方特意安排周林提前和刘明联系引流明上钩之后呢,在警方的策划之下最终抓捕了刘明,葛强呆愣了几十秒之后,赶紧落荒而逃,他这次是真的慌了,他不知道刘明会不会供出自己,也不知道如果突然被抓该如何跟家里人交代,万一自己也被抓进去,老婆孩子靠谁养,他就得在里边儿待多少年各强呢?

越想越害怕,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之后的路,最后思来想去,葛强决定先悄悄躲起来暂避风头,于是呢他赶紧回家呀,收拾了几件衣服,和家人说公司安排出差,过段时间再回来。刘明落入法网之后,葛强决定出门避避风头。刘明老婆要跟他一起亡命天涯得枪,无奈贩卖毒品凑盘缠。葛强称帮刘明运毒时不知情,他能否被减轻处罚,好心惹上大麻烦正在付出。葛强这边刚收拾好行李,就接到了马英打过来的电话,马英在电话里边儿边哭边慌慌张张的问他,强哥,怎么办?我联系不上刘明了,打电话也没人接,发短信也没人回他,他不会被抓走了吧?呜呜,我,我该怎么办呢?葛强一听,心想自己不能丢下马英不管,但是呢也不敢跟他说出刘明被抓的事儿,于是和马英说说,刘明很有可能是出事儿了,我也联系不上她,你呢,要不赶紧收拾一下东西,把家里存放的东西该扔就扔了,然后呢出去避避风头吧,我也正打算出去躲几天,你要不和我一块儿,我等会儿去接你。马英说,说好,反正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这个家呢我也不敢待了,你等我收拾东西,我跟你走。又一个小时过去了,马英的电话再次打来,这次的声音明显更加慌乱,只听他小声说,刚刚警察来家里了,我提前把家里的存货呀藏在了外面的水塘子里面,我没和他们说,他们刚刚也没收到,只是把床底下留名的现金和银行卡都拿不走了,并且告诉我随时可能找我了解情况,我感觉他们呀还会再来找我的,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不过我现在什么钱都没有了,我们该拿什么逃命?这葛强听了呀沉默了一会儿,想到自己出来前基本上把钱都留给家里人了,手头也没有多少,如今要照顾马英,他心里盘算着这个事儿该怎么办呢?马英这头,因为刚刚经历了警察的询问和搜查,坐立难安,而葛强呢半天也没有想到好办法,于是他直接提出,要不然把我藏在水塘里的那点货带上,路上呢想想办法卖掉换点儿钱,你觉得呢?

葛强虽然觉得马英的提议呀有风险,但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于是决定就按马英说的办,把藏起来的毒品卖掉,然后一块儿吐槽,不过一方面考虑到让马英直接把毒品拿来呀,不安全,二来呢马英作为刘明的妻子,在刘明事发之后,他一定会被警方列为重点关注的对象,如果和他有过多明显的接触,可能会被警察顺藤摸瓜找到各强,最后决定还是先不和马英直接交接,那么葛强该如何拿到毒品呢?忽然葛强想到了一个方法,他先让马英把毒品从水塘中取出来,放置在郊区一个偏僻的垃圾桶旁边儿,然后呢,又找了一个开出租的同事帮忙去垃圾桶附近呢把货取上送到自己这儿,事后呢,他给了同事500块钱,而为了尽快将货出手,葛强呢不得不冒着风险试着联系曾有过几次零散交易的这些瘾君子。经过几番沟通,葛强呢成功的和一些买家呀达成了交易,不过这些散客要的货太少,卖出去的远远不到他手里存货的1/10。就在葛强苦恼的时候,其中一个客人提到他之前呢一直从一个叫做龙哥的人手中买货,这次呢,之所以从葛强这儿买,是因为龙哥那边儿说最近风头紧没货,不然呢也不会来找他。葛强仿佛听到了金钱的召唤,为了尽快的把货变现,他多次呢和这个散客联系,托他帮忙和龙哥牵线搭桥。那么此后呢,双方经过多番的试探,最终定在五天后的一个晚上,在当地一家洗浴中亲交接。然而千算万算的葛强呢,万万没有想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龙哥呀,也早就被警方盯上了。

正当葛强在洗浴中心和龙哥接头交货的时候,被警方的一网打尽,全部毒品呢也被当场查获。事后呢马英也被警方的抓捕归案。此后,检察机关以买卖运输毒品罪对刘明、葛强、马英等人提起了公诉。葛强对于自己帮刘明运货的行为供认不讳,可是却辩解称自己并不知道运输的货物就是毒品,不应该构成运输毒品罪。他只承认最后与马英共同贩卖毒品这一项罪名。那么,他的抗辩理由能否成立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法律点,贩卖运输毒品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7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对于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的累计计算。同时,我国刑法规定的贩卖毒品和运输毒品罪,均要求行为人的主观方面为明知,也就是明知是毒品而非法销售、携带、邮递、托运、利用他人或者使用交通工具等方法非法贩卖、运输毒品。本案中,葛强主张自己不构成明知情形,无法在本案中成立。当葛强在首次察觉到运输货物的异样搜索不干时,他呢已经意识到这些可能是毒品。那么此后呢在和刘明的后期合作染上毒瘾,以及坦然接受每一次反常的丰厚报酬的过程当中,实际上已经明确的知晓自己接触运输贩卖的就是毒品,即便可强变成自己只是运输不知货物内容,但是他的前述行为已经足以证明其主观方面的明知是成立的。最终,人民法院判决刘明,葛强以及马英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其中刘明被判处无期徒刑,葛强和马英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接到刑事判决书的那一刻呀,葛强是抱头痛哭,悔不当初,案子讲到这儿基本就结束了,结局呢令人唏嘘感叹。葛强本来有机会在没有陷入泥潭之前,通过法律途径检举揭发犯罪行为,继续过着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和家人生活的越来越好,看着孩子们茁壮成长,与妻子分担生活的苦乐,陪着双亲的安享晚年,但是却最终一味的沉迷在贪婪和物欲勾勒的虚妄当中无法自拔,始终呢抱有侥幸心理,步步沦陷,在更大的毒品陷阱之中,迷失了归途,因此呢,远离毒品诱惑,对自己负责,亦是对亲友负责,不贪图不正当的金钱利益,坚决对毒品犯罪说不要知道靠违法犯罪换来的金钱和利益,到头来必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好观众朋友们,咱们今天的《法律讲堂》就到这儿,感谢您的收看下期节目再见。养子因养父母反对婚事,心生嫌隙,更因妻子流产彻底反目,两年未见养父登门让养子回家看看,却遭冷言相向,养父要养子承担赡养义务,养子却称收养无效,难道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就没有关系了吗?抓不住的杨紫,下期播出。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