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法律讲堂20211014父母瞒着我离婚(26:59)女孩李芳因父母离婚导致成绩下滑

2021-10-14 20:30    来源:
X

CCTV12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14法律讲堂视频回放 

法律讲堂官网更多节目

女孩李芳偷听到父母争吵,怀疑父母正在闹离婚,因此突然情绪低落成绩下滑;母亲指责父亲背叛婚姻,父亲却称十年前他们就已离婚了;可在李芳的印象中,父母关系和睦,一家人生活幸福,没想到父母早已离婚,离婚后的父母为了女儿李芳的成长才共同生活多年,本期节目就将带来“父母瞒着我离婚”。

《法律讲堂(生活版)》20211014父母瞒着我离婚

女孩儿突然情绪低落,成绩下滑,是因怀疑父母正在闹离婚,母亲指责父亲背叛婚姻,父亲却称十年前就已离婚,父母一直和睦,怎会早已离婚?既然早已离婚,又为何共同生活多年?父母瞒着我,《我的离婚》即将播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法律讲堂》。

2020年5月的一天下午,小学六年级的李芳闷闷不乐的走进班主任张老师的办公室,张老师发现李芳的成绩一向名列前茅,这次期中考试,他的年级排名竟然跌到了百名以外。在此之前,张老师也留意到李芳这段时间上课老走神,情绪十分低落,和以往开朗爱笑的模样大相径庭。如今,李芳的成绩大幅下滑,张老师根据教学经验猜测李芳估计是遇到了什么困扰,他得找到症结所在才能帮助这个学生。张老师把李芳叫来是想跟他谈谈心。李芳局促的坐下以后,张老师轻拍他的肩膀,柔声说道,小芳,你是班上学习最勤奋的学生之一,从来不用老师操心,老师呢,倒担心你绷的太紧,等下是自习课,咱们来聊聊天,放松放松,你别紧张。李芳点点头,小声的回到,张老师,我让您失望了,我这次考的很不好。张老师微笑着鼓励他,一次考试发挥失常,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老师知道你学习很用心,相信你下回好好复习,一定能考好的。李芳注视着面前和蔼可亲的老师,心底压抑的情绪让他忍不住哭了起来。张老师揽过学生的肩膀,安慰着她,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变故,你愿意和老师说说吗?李芳扁扁嘴物业着说,我爸妈要离婚了。李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他被张老师安抚下来以后,他终于道出了藏在心底的烦心事儿。李芳近期得知父亲李大强出轨,而母亲陈秋萍去了父亲外遇对象家里大闹,李芳哭诉道,那天我和同学小文去看电影,爸妈没想到我会提早回家,我在家门外听见的,我从来没有见他们吵得那么凶。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来说,意外得知一贯和睦的父母发生这么大的变故,所受到的心理冲击可想而知,难怪李芳成绩下滑,闷闷不乐。了解到孩子心理症结所在,张老师意识到,解铃还需系铃人,第二天就约李芳的父母李大强和陈秋平能见面谈谈,希望他们能正确处理家庭关系,减少对孩子的伤害。

张老师说,这次期中考,小芳的成绩有些退步,你们家长先别给他压力,他心里装着家里的事儿,没法专注学习,而长期积累的不良情绪也会影响他的身心健康。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也不好说什么,孩子不小了,有自己的思想和分辨是非的能力,我建议你们找个时间好好和小芳谈一谈,尽早解开她的心结。陈秋萍心疼女儿知道家事已经影响到女儿,她瞪了李大强一眼,愤愤的说,你听到了吧,都怪你干的。破事儿。之后,陈秋萍又急忙向张老师解释,老师,您不知道,这个没良心的混蛋不但在外边有了人,还私下把我们家的房子过户给那个女人,我原本打算等孩子小学毕业就把他送到林,是一所挺有名的民办中学,我没本事,但我们穷,什么都不能穷教育,我正打算卖掉那套房,结果发现房子已经是别人的了,您说气不气人?面对陈秋萍的指责,李大强却没有半点理亏的样子,他理直气壮的说道,老师,您别听他胡说,我和他十年前就离婚了,那套房是我的个人财产,我要卖要送他都管不着。李大强一再强调,自己虽然跟陈秋萍和孩子住在一起,但已经跟陈秋萍离婚十年,他现在已经和别人再婚了,当然有权自行处置个人财产。李大强和陈秋平是真的离婚了吗?

如果李大强再婚了,那现任妻子怎么会让丈夫和前妻住在一起呢?他们说的房子又是怎么回事儿呢?这事儿还得从李大强和陈秋平的婚姻说起。李大强和陈秋萍在十多年前相恋结婚,婚后生下女儿李芳,李大强做销售工作常年在外,夫妻二人聚少离多,陈秋萍觉得丈夫不关心自己,两人经常发生争吵。最让陈秋萍受不了的是,李大强为了谈业务,时常出入歌厅酒吧,与不少酒吧里形形色色的女孩关系暧昧。虽然李大强解释说那都是应酬,逢场作戏而已,但陈秋萍却疑神疑鬼,认为丈夫花心出轨,多次争吵让两个人的感情消耗殆尽,最终他们选择离婚。李大强和陈秋平离婚那年,他们的女儿李芳还不到三岁,为了不影响孩子的成长,两个人约定李大强仍然跟陈秋平住在一起,共同照顾孩子。在外人和女儿李芳看来,他们依旧是和睦的,一家三口,根本看不出来已经离婚。

当年离婚时,李大强和陈秋平没有对家里的两套房产进行分割,其中一套房子在城区,由夫妻二人婚后共同出资购买,目前是一家三口共同居住,另一套房子呢在老家镇上,那房子原本是李大强父亲的李大强母亲去世的早,李父死后,那房子顺理成章就给了独生子李大强,房产证上只写了李大强一个人的名字,李大强和陈秋萍约定镇上那套房子就拿来出租,所得租金就作为女儿李芳的抚养费。眼看女儿今年即将小学毕业,陈秋平准备让女儿读民办初中。由于需要支付较高的学费,陈秋平准备出售镇上那套房子,没想到房产中介却告诉他,那套房子已经登记在第三人杨璐的名下了。陈秋平大吃一惊,马上联系李大强,质问他,你什么时候把镇上那套房子卖掉了?你卖之前为什么不和我商量?李大强觉得陈秋平兴师问罪的语气实在刺耳,反问道,陈秋平,那房子是我爸留给我的,我为什么要和你商量?陈秋平闻言气不打一处来,你别想糊弄我,你爸走,那时候我和你还没有离婚呢,那房子自然是夫妻共同财产,我和你都有份,你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把房子卖了?李大强嗤笑一声说道,那是我爸的房子,你出过一分钱吗?真是可笑,我卖不卖房,卖多少钱和你有关系吗?陈秋萍莫名其妙来问房子的事情。李大强回顾未来又问道,你怎么突然打起那套房的主意,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陈秋萍解释说,小芳,快毕业了,我们这里的教育水平也就一般。我想把小芳转到临时去那里的重点中学是出了名的,小芳到那里上学以后一定能考到更好的大学。陈秋平《一声不吭》,就想把女儿弄到外地上学,这下换李大强不乐意了,我倒要好好问问你,小芳转到外地上学的事情,你又凭什么一个人做决定?我是小芳的爸爸,你不应该先跟我商量吗?我可不忍心小芳小小年纪就一个人去外地住校,小芳成绩好,在哪儿上学都会有出息。再说了,你问过小芳了吗?他自己愿意吗?

为女儿求学凑钱女人想卖老房,却发现房子被前夫送人了女人追查发现房子的新主人竟是前夫的再婚妻子。女人怀疑前夫在离婚前就与现任妻子有染,前夫当初究竟有没有做对不起女人的事?父母瞒着我离婚正在播出。面对李大强一连串的质问,陈秋平一时之间根本不知该怎么反驳,反应过来后,他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尖叫到,李大强,你是在指责我吗?他喘了口粗气,接着连珠带炮似的说道,你说的倒轻巧,女儿的成绩是好,可从小到大,你有几回能耐心的陪她做功课?你有去过学校开过一次家长会吗?他成绩好还不是我的功劳?电话那头的李大强嘴硬道,你为什么扯这些有的没的?男主外,女主内,我得忙工作挣钱才能给女儿更好的生活条件,我自认对得起你们母女俩了。陈秋萍冷哼一声,小芳,到外地上学需要一笔钱,我不管你房子卖给谁,卖房的钱必须用在小芳身上。李大强也急了,骂到,你是犯了什么毛病,女儿在这儿上学好好的干什么,要老师动作,去外地,我没有这个闲钱给你做,我说过,小芳上学的开销我会负责,但你也别太过分了。面对不依不饶的陈秋萍,李大强只承认房屋已经过户给他人,还一再强调这是他的个人财产,陈秋萍无权干涉。挂了电话以后,陈秋萍是一肚子火,他想着离婚后的十年里,自己为了女儿含辛茹苦,身边知情的好友给自己介绍对象,但他为了女儿都拒绝了,甚至还计划在适当的时候跟李大强提复婚,结果李大强藏着掖着就把镇上的房子处置了,压根就没想过要和他商量,全然不顾自己和女儿。

陈秋萍越想越不甘心,这个男人心里已经没有他的存在了,最起码他得讨回一半的房款,不能便宜的李大强。李大强这边油盐不进,陈秋萍就想到去找买房的人,打听清楚李大强到底把房子卖了多少钱。陈秋萍在周末去到镇上,他原本就很少来打理镇上那套房子,如今发现那房子大门焕然一新,他犹豫了一下才摁响了门铃,可万万没有想到开门的人居然是李大强。李大强猛一见到陈秋萍也是大吃一惊,忙问道,你来这干什么?陈秋萍皱起眉头,没有正面回答李大强的问题,反问道,这房主都换的人,你怎么还在这儿?陈秋平疑惑地打量的李大强,突然他注意到前夫李大强居然穿的是家居服,陈秋平隐隐约约揣测出其中的缘由,他冷不丁的一把推开李大强,抬脚进了果然房子里还有一个女的,听见声响正从厨房里走出来和陈秋平打照面,而这个女人也穿着家居服,和前夫穿的竟是情侣款。陈秋萍的怒气止不住的网上有,他咬牙问道,你就是杨璐?

女子点点头,她明知道来者不善,还是客气的招呼到,您是陈姐吧,您和大强聊,我去给你们泡个茶。陈秋萍冷笑一声,指桑骂槐道,免了你泡的茶,我可喝不下,恶心。李大强见不得杨路受委屈,几步走过去护着他,转头对陈秋萍说道,你别在这阴阳怪气的行吗?陈秋萍四下打量着房子,皮笑肉不笑的说,感情这房子根本没卖,而是送给你的相好了,你可真是大方,李大强,你和这女人鬼混,愿意给人送房子是你的事儿,我管不着,但这房子有我的一半,你得把房子折价给我一半的钱,我可不想我的房子便宜的这个小贱人。陈秋平脆了一口,李大强脸色难看起来,一声道,我再说一遍,这房子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还有,请你说话放尊重点,杨璐和我早就登记了,我们是合法夫妻,你是我的前妻,我和你早就没有关系了,你在这儿骂谁呢?陈秋萍猝不及防,不敢置信的睁圆的双眼,十分惊讶,你说什么?你什么时候再婚了?李大强反唇相讥,我和你离婚已经十年了,我就不能再找个好女人结婚吗?杨璐握了握李大强的手,摇摇头,示意丈夫息事宁人,可陈秋萍却会错了意,以为对方是心虚,面带不屑,讥笑道,你说你们是合法夫妻,这房子是你们的共同财产是吗?你别想糊弄我,你空口白牙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不希望妻子杨璐在这忍受陈秋萍的辱骂,李大强牵着杨璐回了卧室,让他别出去了,自己呢则很快拿着一本《结婚证》折回客厅,递给陈秋萍,证明自己和杨璐的确是合法夫妻。陈秋萍看着结婚证上前夫和杨璐的合照,无法相信登记时间是在两年前,原来在他打算与前夫修复关系,甚至萌生复婚念头的时候,李大强却早已不念旧情,与另一个女人组成了家庭。

陈秋萍恼羞成怒,用力的把结婚证砸在李大强身上,狠狠的说道,好,怪不得当年我提离婚的时候你答应的那么利落呢,我说你在外边有人,你还死不承认,原来这个就是你的出轨对象,李大祥,你对得起我吗?陈秋萍的话越说越难听,李大强不想前妻继续口不择言,伤了杨璐的心,怒火中烧的大声说道,你扪心自问,我给你解释过多少回,我没有出轨,你偏不信,老是没完没了的和我吵,我实在烦了才同意离婚的,杨璐是我离婚后才认识的,信不信随你,反正我问心无愧。

陈秋平嗤之以鼻,李大强见状不耐烦的吼道,你今天已经闹够了,适可而止吧,没人对不起你,明天我会回城里,你有什么话到时候再说。李大强态度坚决,寸步不让。片刻后,陈秋萍狠狠的一跺脚,到底是离开了。之后,陈秋萍和李大强趁着女儿不在家,在家里因为房子的事情吵架,意外被女儿李芳听到,李芳误以为父亲出轨,父母要离婚,殊不知父母早就离了婚,李大强和陈秋萍怎么也没想到,女儿会因为他们的事情郁郁寡欢,甚至影响了学习,多亏老师细心,不然他们还没有发现女儿的心结。

从学校回到家以后,李大强首先开口说道,秋萍,为了孩子,咱们能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吗?对孩子的爱护和疼惜使得陈秋萍压住了心里的火气,他深吸一口气说道,行,你说吧,我听着。李大强注视着前妻的眼睛,正色道,那天你也看到结婚证了,我和杨璐是两年前登记的,你也不仔细想想,如果当年我真的因为爱上杨璐,于是跟你离婚,我为什么要过那么久才跟他登记呢?见陈秋萍一直默不作声,李大强叹了一口气,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其实,听了李大强这番看似合理的解释,陈秋萍就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错怪李大强了,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那你再婚怎么没告诉我呢?而且杨璐如果心里没有鬼,怎么会允许你隔三差五住在我这儿,真有那么善解人意的女人吗?李大强不置可否,知道我和你离婚后,约定做表面夫妻,是为了不影响孩子,头几年我不是没有遇到过别人,但一般人知道我这情况,谁不扭头就走,只有杨璐他能体谅我。为成全女儿,男人离婚不离家,在婚后将老房过户,现任妻子作为补偿,前妻了解真相,冰释前嫌,与男人一起解开女儿心结,却坚持要分房产。老房是男人继承遗产所并且以赠现任妻子,前妻还能分到房产吗?父母瞒着我离婚正在。从李大强口中,陈秋平得知杨璐也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他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父亲离他而去,导致他的童年时期过得非常痛苦,因此杨璐特别能体谅李大强对女儿的深深愧疚,一直默许丈夫与前妻这种离婚不离家现象的存在,也不打算生育自己的小孩。陈秋萍了解杨璐的背景以后,作为李芳的母亲,杨璐做出的让步让她心生触动,对杨璐的敌意憎恶也被心底的一丝感激所化解。看着陈秋萍越来越平静的神态,李大强知道他是把自己的解释听进去了。我和杨璐都是二婚,处得来就在一起了,原本办不办结婚登记他都不在乎,是我觉得这些年来太委屈他,所以呀才偷偷领了结婚证,还把镇上的房子给了他。尽管得知李大强是为了弥补感情上对杨璐的亏欠,才把镇上的房子过户给杨璐,但陈秋萍为了维护女儿的利益,他始终坚持镇上的房子属于他和李大强共同所有,李大强无权自行处置,但为了女儿,他们达成共识,先安抚好女儿的情绪,财产纠纷容后再处理。这天晚饭过后,他们两个人一起拉着女儿坐下,陈秋萍温柔的说道,小芳上回我和你爸吵架,你听见了吧?

看着女儿难过的表情,陈秋萍摸摸女儿的头发,叹息道,傻孩子,其实我和你爸十年前就离婚了,当年你还小,我们希望你能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长大,所以我和你爸就约定,咱们一家人的生活尽量不变,不让你受到父母离婚的影响,于是一直瞒着你,你能体谅我们的一番苦心吗?

见李芳乖巧的点点头,李大强接过话来,当时吵架是因为你妈妈以为爸爸有了外遇,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了,这些事儿呢,怪爸爸妈妈处理的不好,让你担心了。之前爸爸和一个阿姨再婚了,虽然我和你妈妈不再是夫妻,但我们一辈子都是你的爸爸妈妈。父母的话像是一股微风,终于把李芳心中的愁云吹散了,李大强和陈秋萍总算解开了女儿的心结,但是对如何分割房产,李大强和陈秋平始终没法达成一致意见。在亲友的建议下,他们来到当地调解委员会进行协商。李大强认为,镇上那套房子只登记在他一个人名下,属于他个人所有。而陈秋萍就认为,那房子是婚后继承李大强父亲的遗产所得,应当属于他们的夫妻共同财产。那究竟谁的理解才是正确的呢?到这里就讲到今天的法律点如何界定婚内一方继承的遗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由于案件是发生在2021年《民法典》施行以前,因此本案应当适用当时婚姻法的相关规定。根据婚姻法第17条的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但具备《婚姻法》第18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那《婚姻法》第18条第三项又是怎么规定的呢?根据该条规定,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也就是说,婚内继承的遗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取决于被继承人的意愿。如果被继承人临终前通过遗嘱指明将财产归夫妻一方所有的,是被继承人根据自己意愿处分财产的表现。基于一丝自治,应当尊重被继承人对财产的处分权,即该财产归夫妻一方独自所有。

本案中,经人民调解员向李大强,陈秋萍了解,他们双方都确认,在李大强的父亲死亡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离婚,而李父临终前没有立下遗嘱,也就是说,李父没有确定将镇上那套房子只归儿子的意愿。那么按照当时婚姻法的规定,镇上那套房产应当归李大强和陈秋萍共同所有。李大强在没有征得陈秋萍同意的情况下,私自把房子给了杨璐,这种赠与行为属于无权处分,因此赠与行为无效。需要注意的是,民法典施行后,婚姻法已经废止,但对于婚内一方继承的遗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法律规定没有实质性的变更,也就是说,婚内一方继承的遗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依然是取决于遗嘱人的意愿。在人民调解员的调解下,李大强考虑到方便陈秋平照顾女儿,而陈秋平呢也感激杨璐对女儿的付出。他们俩经过充分沟通,达成一致的意见,城区的房子归陈秋平所有,镇上的房子归李大强所有。常言道,养儿100岁,长忧99。

陈秋平和李大强为了女儿能够健康成长,即使离婚也要住在一起,可谓是用心良苦,但需知道,隐瞒并非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更可能因为隐瞒问题造成误会,使孩子受到更大的伤害。如何妥善处理离婚后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值得我们深思,但我们相信,只要能正确的引导孩子,让孩子相信父母对自己纯粹的爱,那么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好的,感谢您收看今天的《法律讲堂》,我们下期节目再见。丈夫出轨,钟点工位于钟点工再婚,他向妻子提出离婚,丈夫与钟点工借酒浇愁,不想妻子突然来电,丈夫情急下将醉酒的钟点工拖进楼道。钟点工的死因究竟是什么?丈夫是否需要为他的死负责藏进楼道的秘密下期播出.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