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0月16日今日说法关键证人 今日说法小城男子遇害 警方追捕14年

2021-10-16 09:23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16今日说法视频录像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多年前的那座小城,一男子不幸遇害。这算我们的天塌了,我一家人也没法过了,砖厂的值班室里,究竟发生过什么。屋内有打斗的痕迹,一场冬夜的聚会,两个提前离席的人。五个在一起饮酒的时候,被害人是第一个离席的,嫌疑人仓皇出逃,下落不明。案发当时,条件有限,各种技术手段还不完善,警方锲而不舍,追捕持续了14年。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心里头这份坚持CCTV1中午12:35 敬请关注今日说法《关键证人》。

《今日说法》20211014骗子的帮凶

校内学生突然遭人殴打,后来把我推在地上,几个人在往我身上踹,不复杂的世界背后却另有名堂,你把这张银行卡给我,我之后再吃上的,喝辣的是有意义,是无心为何他们愿做犯罪的帮凶,要么赌一下其他的,他们这边不会被发现了。骗子的帮凶《今日说法》即将播出。做了。

本庭今天依法公开审理由下陆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告人张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被告人李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盗窃罪一案。2021年3月23日,平均年龄不足20岁的几名被告人在黄石市下陆区人民法院接受审判,因为涉及到他本人年纪比较小,这个属于通知犯罪,我们这边希望法院可以重新处罚。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因为几名被告人的行为牵涉到了很多在校的学生,这次庭审在当地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庭审中出现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这样的一个罪名,这是2015年11月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中新增设的一个罪名。那么什么叫做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呢?为什么会有很多在校生牵涉其中?这一切还要从2020年10月发生在黄石市某高校的一起打架斗殴案件开始说起,2020年10月的一起校园打架斗殴事件,让牵涉多名在校学生的设电话卡,银行卡犯罪案件浮出水面。2020年10月14日,湖北省黄石市的一所高校队学生刘生突然遭到了几个人的威胁和殴打,晚上上晚自习,8:30的时候同学跟我说等一下找我有点事儿,然后我跟他碰面之后,他就把我带到去操场了,然后我就看到几个人,大概五六个人吧,我就打了我几巴掌,后来把我推在地上,然后几个人在往我身上踹,带头打人者叫陈冲,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接到报警后,民警很快赶到了现场,经询问双方说他们的冲突是因为一张电话卡引起的,他的上面花了5000块钱买了手机,就是等我这个电话卡,如果我不去补办这个卡的话,我就要赔他5000块钱的买手机的钱,就是气不过,因为就他一个没配合,所以其实不是,我就把他打一个。陈冲告诉民警,刘生原来答应出借身份证帮他办一张电话卡使用,但是最后却突然反悔,这让他很是难堪,所以才纠结了几个人,教训了一下刘生,不过仅仅因为一张电话卡,至于大打出手吗?对于民警的这个疑问,陈冲的回答显得有点儿奇怪,这个卡没有绑定之后,那个手机就报废了,报废了相当于就是不能用了,因为刘生不出解身份证办理电话卡就导致手机报废,这理由显然站不住脚,为什么不用自己去办理手机卡而使用,为什么非要其他的学生办理手机卡给他使用,这让我们引起了高度的一个怀疑。除了陈冲牵强的打架理由,被打的刘生谈起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支支吾吾不愿多言。两个人的表现让民警觉得这件事情一定另有蹊跷。于是民警一方面对两个人进行调解,另一方面赶到学校对这件看似普通的事件进行深入调查。调查中,民警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陈冲不仅要求刘生办理电话卡借他使用,还向多名学生也提出了类似要求,这让民警意识到,这起事件很有可能与非法贩卖电话卡,银行卡的犯罪有关联。但是我们发现这个里面隐藏着更深的违法犯罪以后。

我们就已经和小刚了这个教育机构,我们就第一时间取得联系,并且形成了一个紧密的钢板,包括我们是否还有隐藏着更多的被蒙骗的学生,在校生在这样一种即将步入社会,还未完全步入社会,同时又已经相对的独立生活离开了家长,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公安机关我们是高度重视。近年来,在警方强力打击之下,电信诈骗犯罪团伙在社会上收购电话卡,银行卡,用来进行赃款转移的难度越来越大了,特别是在2020年10月,国务院不计联系会议办公室开展断卡专项行动之后,犯罪团伙的犯罪成本就越来越高于是,他们把目光瞄准了涉事未深的在校学生们。在本案中,首先要确定这个打架事件是否涉及到两卡的犯罪,要弄清办卡的用途是什么,其次,办理这些银行卡是否和电信诈骗有关呢?为了侦查顺利进行,民警联系了小芳,一方面对所有在校生进行预防电信诈骗,远离涉卡犯罪的宣传,另一方面重点对一些可能涉案的学生进行了谈话。因为我们在没有核实到这个校外人员身份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他背后这个犯罪链条到底有多大要求,所以在校生呢必须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告诉他们利害关系,要求他们遵守秘密。

在这个过程中,被打者刘生主动找到了民警,说出了这次打架事件的全部真相,这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巨大转机。刘生说,一个月前,他通过同学介绍认识了陈冲。当时我同学问我想不想搞钱,我说想,他说他认识一个汽修的,他那边有搞钱的方法,问他愿不愿意,以他的身份证办理的银行卡,电话卡,办一套卡700元钱。刘生说,他觉得自己已经成年,所以一直想尽早自力更生,给家里减轻负担,听说办几张卡就能有700元的收入,他十分心动,然后我就去办了,当时大概10月89号的样子,我还有大概五六个人去银行办了银行卡,后来我自己在学校手机营业厅也办了一张电话卡。就这样刘生在两家不同的银行各办理了一张银行卡,之后又办理了一张电话卡。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陈冲找到刘生,跟我说晚上跟他去一趟,当时也是跟他几个办卡的,大概有四个人在学校附近打了个出租车,去室内各方面的酒店,然后他就带着我们去了酒店822号房。和刘生一样,其他几名同学也都分别办理了两张银行卡,一张电话卡。

几名学生进入房间后,一名有纹身的黄发男子早早就等候在房间里,这名陌生的男子就拿出了五部旧手机,将其他同学的办理好的手机卡插入了这个手机里面,然后进行了一些个网银的一些开通,当时激活的话,先拍摄身份证的正反面照片,然后有一个手持身份证的照片,然后登录网上银行,然后进行人脸识别激活。纹身男子说,进行人脸识别是为了开通网上银行,然后他拿出几部手机,让刘生等人把办好的电话卡插入手机激活,再与自己的社交支付账户进行绑定。让我们去微信绑这个卡,当时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等轮到他开用手机卡开通网银的时候呢,这名学生就跟陌生男子说我的手机卡掉了,我就偷偷的把电话卡给丢掉了,丢掉了酒店房间外面本来想着就是出售电话卡和银行卡,但现在却需要开通网上银行,并与自己的社交支付账户进行绑定。纹身男子的要求让刘生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于,是,他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酒店房间,然后他给了我100块钱让我下去营业厅补办,然后这个时候我就下去了,然后跟他说营业厅关门了,然后他就让我回学校补办,那这个时候我才得以脱身。杨庄答应回学校补办电话卡的,刘生并没有实际行动,这引起了陈冲的不满,所以陈冲殴打了刘生,直到刘生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反电信诈骗教育活动后,才意识到陈冲让自己出售电话卡银行卡的行为可能已经涉嫌违法,当时就觉得这个搞钱特别容易,还是特别快,然后就没有想到那么多,但是后来后来到了酒店之后,我就感觉可能是要出去违法的事,所以我就很怕当时同学之间办这款的人多吗,我们班上的不多,但是我们学校的应该有有一些像这种学生,他一直也没了那种法律常识,所以他就也无所谓,抱着一种无所谓又可以赚到钱的态度,就把那个卡办了,并且交给对方。通过调查,仅陈冲所在的学校就有七名同学,通过陈冲的介绍,以每套500元至700元不等的价格,将自己办理的电话卡和银行卡出售给了纹身男子。至此,这名在宾馆收卡并指导操作的纹身男子成为警方调查的重点。为了不惊动这名男子,警方决定先不对陈冲采取行动,而是根据刘生提供的宾馆的信息,调取了宾馆里的监控视频。监控显示,2020年10月9日,这名纹身男子在湖北省黄石市黄石港区一家宾馆登记开放。房间号是8222,后面过了大概三四个小时吧,然后又来了三四个同学,就一起再又去了那个房间。

调查显示,这名纹身男子叫张刚,2001年8月出生,黄石本地人,通过调取大量监控和住宿信息,警方还锁定了另一名可疑男子易普,1991年出生,黄石市西塞三人经过对他的违法犯罪前科查询我们并没有查询到他有一些个前科的情况。很快,民警找到易普,被问及与张刚的关系时,易普承认了参与买卖银行卡的事,他说,搞个事,你做吧,我说什么事,他就叫我办银行卡,就两张银行卡,他过来也是下载app认证,然后认证好了,他是拿走了,过了四五天,然后就把钱转过来了。经过几天调查,警方梳理出了这个以张刚为中心的贩卖两卡团伙的组织结构,张刚发展学生陈冲、许劲松、社会青年易普等人成为自己的下线,为自己寻找卖家。一套卡包含两张不同银行的银行卡和一张电话卡,开通两张银行卡的网络银行业务,绑定好实名电话卡并人脸识别认证后才算成功。每成功开通一套卡,张刚付给下线1000元报酬,而下线通常会付给麦卡人500元到700元不等。当时就在想要么赌一下他们,他们这边不会被发现的。由于黄石市下路警方发现及时对涉案银行账户采取了相关操作,所以陈冲、易普等人及其发展的下线相关银行账户还没来得及被使用。2020年11月7日,警方在收集大量证据后认为抓捕张刚的时机已经成熟,发现这个张某他长期活动在我们室内的一个家属楼附近,但是我们安排了艺术侦察员前往当地蹲点守候,在西隆当天中午将这个张某抓获归案。到案后,张刚交代了自己的上线叫许涛,张刚和许涛是朋友关系,2020年8月,许涛找到他帮忙办卡,这几个人办还要找其他人办吗?就这个他就是叫我办两张卡,两张银行卡,一张手机卡,然后密码的银行办完过后就是在在一张卡给我1500块钱之后,张刚见有利可图,便开始发展下线。据张刚交代,他们最后一次见到许涛是2020年8月,此后许涛就一直在网上和他们联系,张刚每次都会按照徐涛的交代,把银行卡邮寄到一个固定地址,买了一个电饭煲,然后将所收集来的银行卡全部放入这个电饭煲的卡槽里面,叫我游戏里那些普通的地址,然后到了之后他他说成功了之后把钱发给我。在确定了所有出售银行卡的人员之后,警方查到这些银行卡涉及多起电信诈骗案件,那么在银行流水查询完之后呢,我们发现有其中有几张卡是有大量的流水,可以说金额可以达到了一百多万。核实了四十余起案件,通过梳理案情,一条清晰的脉络呈现在警方面前。许涛就是这个团伙的头目。那么许涛现在身在何处呢?

调查显示,许涛是湖北省阳新县人,2000年出生。警方立即赶往许涛老家,在徐某实施照顾的过程中就不是很顺利。因为许茂国家位于当地的一个自然村,村里人都有一种群带关系清楚或者群带关系。由于徐涛的家族亲戚都住在同一个村子里,这给警方的抓捕造成了障碍,徐某的奶奶以及他的气对我们的抓捕行为实施了一个阻挠,他一面分散我们的侦查注意力,一面通风报信,告知正在另一处住宅午休的这样一个徐某,我们警方要照顾他,然后徐某春节跳窗逃离,许涛会逃亡哪里呢?张刚说,他每次给许涛邮寄电话卡和银行卡,虽然收件人使用了假名字,但是地址都是武汉某小区,警方立即根据张刚提供的快递地址展开调查。2020年11月7日,许涛在武汉某小区被警方抓获。据许涛交代,他是2019年在境外接触到电信诈骗团伙。看到别人在做那些博彩和电信诈骗的事情,你在那儿待了多久?

这些团伙成员告诉许涛,倒卖银行卡和电话卡就能快速发财,于是许涛回国后就开始贩卖两卡并发展下线,上面收卡的这个我们就要卡上卡,那么卡把批量的收到以后邮寄给从事电信诈骗单分子或者分子吉他。有一些人呢选择出售自己的银行卡、电话卡来获利,因为他们觉得反正这些卡也不在自己手里嘛,别人拿去用来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自己并没有参与,所以并不需要承担什么法律责任。也正是这种侥幸的心理,让他们成为了诈骗团伙的帮凶,更有甚者从中抽成,这样的行为也必将让自己付出惨痛的代价。实名不实人的电话卡、银行卡,不但被犯罪分子用来进行电信诈骗,还会被用来进行网络贩毒、网络赌博等犯罪赃款,通过这些银行卡在不同支付渠道中快速转账进行转移,甚至流向境外,案发后追回难度很大,造成了很多悲剧。在侦办许涛等人涉卡犯罪案件的同时,黄石市下路警方注意到,辖区一个叫朱龙松的人银行账户交易信息明显异常,凌晨的一个十分钟之内可能进出交易流水八十几二十万这个程度。调查显示,朱龙松,湖北大冶市人,1994年出生,无业,现在是没有正当工作的,但是他的银行卡突然出现大额的资金流入,并且在很快时间之内再流出出去,这个行为是不符合一个正常人的资金使用的。警方依法传唤朱龙松本人,当问及涉案银行卡时,朱龙松采取回避态度。办案民警敏锐的觉察出了朱龙松的不安,我不知道,我是开了张卡,我卡了也搞丢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有这笔钱进来反复询问细节后,朱龙松突然改口称涉案银行卡并不是自己使用,是借给了一个朋友,他是在一个酒局上认识的一个朋友,然后朋友借着酒劲喝多了,找他借银行卡进行一个使用这个情况,然后他说他把自己的银行卡借给别人了。一个月,警方通过调取涉案银行卡的流水单,很快就戳破了朱龙松的谎言。诈骗金额的钱到了他的银行卡里面,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就发现有多笔多次进入他他自己的支付宝里面了,再通过调查他的支付宝的支付信息,就发现这些钱从他的支付宝转移到其他人的支付宝里面去了当警方出示所掌握的证据后,朱龙松不得不承认自己银行卡里的钱的确与电信诈骗有关。朱龙松说,几个月前在一个酒局上遇见了刚刚出狱的中专同学科星,两个人相谈甚欢,就说,你把这张银行卡给我,我之后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说听的很心动,于是就和这个朋友一起,然后甚至甚至是自己也还另外召集了几个朋友一起来做这个事情。克星每次接到商家的指令,就会叫上朱龙松等人在宾馆里开一间房,同时在手机上建一个临时的聊天群,群里面会有几个不认识的人,而且也不在现场的人,然后这几个人会叫他们将自己的银行卡发到群里,然后之后就会说某一张银行卡会到到账多少钱,按照他的指示,迅速把这些账款转移到自己的支付宝里,通过这样层层操作,电信诈骗的钱被迅速分散出去,整个流程就是一个洗钱的过程,有好话,就是一个叫小型的水房发生分子把这个就是这样一个过程,这个糖果呢叫洗钱,每完成一次,每一天就给他们500块钱的酬金。民警推断,和许涛等人贩卖电话卡、银行卡的案件不同,科星等人极有可能涉及到一个专业的协助洗钱团伙。目前,科兴朱龙松等人已被批准逮捕。2021年4月20日,许涛在境外认识的上线贝贝也被警方抓获,因其涉嫌多起案件,警方还在进一步申报。点击犯罪分子通过贩卖两卡在网络刷单诈骗以及网络贷款,并且还有冒充类诈骗以及我们熟知的杀猪盘诈骗这四类最高发的电态案例中已经成为最大的帮凶了。那么我们公安机关就是要在源头上打击这样的载体信息流的载体,我们这个资金流的载体,从根本上遏制此类案件的高发。

2021年3月23日,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许涛等人进行审判并作出判决,一被告人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二被告人将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三被告人理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2021年4月2日,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不给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开展全国断卡行动第四轮集中收网行动,北京、天津、河北等地公安机关开展同步行动。截至4月2日18时,各地公安机关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四百六十余名,缴获电话卡、银行卡共计一点五万余张,查扣涉案资金一千三百六十余万元。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首都经贸大学法学院的教授王建波老师,王老师您好您好,在本案当中,很多在校大学生并不知道售卡的危害和危险,但是本案的嫌疑人他们是明知道出售银行卡以及电话卡有诈骗的嫌疑的,那么这两者在判决上面会有什么差别呢?一般来说,学生们如果不知道他们的购卡用途,只是单纯的为牟利,出售自己的银行、银行卡、电话卡,不会构成犯罪,但这种行为仍是违法行为,会受到相应的惩戒。例如,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相关规定,五年内暂停其银行账户非柜面业务,也就是五年内那些非常便捷的资金结算服务,比如网上购物、手机转账,甚至atm机取款等,你都不能再使用你所有的银行业务只能到柜台办理。在当今的信息社会,这样的惩戒还是非常严厉的。一方面,如果卡上明知他人收购银行卡是为了从事电信诈骗等信息网络犯罪,那么在情节严重的情况下,比如涉案金额达到20万元以上的,就会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目前呢出售两卡的问题还是比较突出的,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做才能保护好我们自身的权益呢?银行卡、手机卡、u盾、身份证,这被称之为银行卡四件套。2020年,公检法等部门联合开展断卡行动以来,银行卡套装的价格看着对于急需用钱的人来讲,出售个几套就能挣个几千、上万元,这是一个不小的诱惑。但是,不少犯罪分子将收购的银行卡当作犯罪工具,实施诈骗,逃税,洗钱,甚至是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这对持卡人来讲会带来非常大的信用资金法律风险,持卡人甚至有可能会承担刑事责任。那么,我们在用卡过程中应当如何维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呢?第一,一定要保护好个人的信息安全,防止他人用这些信息,以以你的名义办理银行卡、电话卡,一旦发现自己的银行卡、电话卡被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一定要及时报警,并配合警方调查取证,防止事态的进一步扩大和恶化。

处于电信诈骗链条上的卡商们之所以把诱骗的对象设定为在校学生,这显然是利用了学生们涉世未深、法律知识相对欠缺的弱点。其实,像卡商出售银行卡、手机卡的人,只要两卡被用于违法犯罪,即使在不明知的情况下也会受到惩戒,斩断卡商等黑灰产业链全链条打击电信诈骗除了依靠公安机关,还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关注,让我们大家一起努力来铲除这个社会毒瘤。好感谢收看今天的节目,也感谢王老师参与今天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