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0月17日今日说法两条线索 今日说法20211017男子多年前遇害嫌疑人逃之夭夭

2021-10-17 09:58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17今日说法视频录像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一男子多年前遇害,嫌疑人则逃之夭夭。嫌疑人没有抓住,这个也是我们心头的一块石头,从远方打回来的可疑电话,所以我们就怀疑他是迂回的,查不到身份信息的人。我当时就做了对比,发现这个相似度不是特别像,几代侦查员持之以恒,依靠着执着的信念,不破此案誓不罢休,案情最终水落石出。十多年没回,这个心里太难受,我真的想回来,CCTV1中午12:35 敬请关注今日说法《两条线索》。 

《今日说法》20211016关键证人

多年前的那座小城,一男子不幸遇害,这怎么天堂?那一点也没发错专场的值班室究竟发生过什么?国内有这个打斗的痕迹,一场冬夜的聚会,两个提前离席的人,五个人在一起饮酒的时候,这个被害人他是第一个离开的嫌疑人仓皇出逃,下落不明颁发当时各种条件有限,各种技术手段还不完善,警方锲而不舍追捕持续了14年,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心里都有这样的坚持,关键证人《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想到一个词。

你看看下面的是你的专长,不是。你看一下这环境,环境有影响吗?环境都变了,你有啥子你不能来在家说他俩在北京了,咋了是不是你给我说说也中,你把他害了。照片上的男子叫刘宪清,河南省浚县人。2006年12月19日,41岁的刘宪清遭遇横祸,不幸身亡,就算我们的天塌了,那一家人也没法过了,孩子都还小了,还不会挣钱呢,我也不会挣钱,害怕我也有病,一直,爷爷都不能睡。时至今日,一提起当年的那段往事,刘贤青的家人仍是心痛不已,也知道回家也能干,对谁都是些好的,俺孙子都说,奶奶,为啥人家都有爷爷,我没有爷爷,我是你爷爷死了,我到现在都不敢这岁数,他爷爷咋死了,不敢跟孩子说,这怕孩子打击很大,不是这层屋都是一个屋是吧?

你在,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在啥来着?画面中指认现场的男子就是涉嫌杀害刘宪青的犯罪嫌疑人。2020年12月19日,这个人落网,离死者遇害整整过去了14年,到现在我都想不通为啥我都是不想去问问他俺咋惹你了,你为啥要害他?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当年那起案件的案发地逊县隶属河南省鹤壁市,是豫北地区大运河沿岸的一座小城,刘宪清与指认现场的那名男子有什么恩怨才惹上了杀身之祸。而案发后的14年里,犯罪嫌疑人逃到了哪儿,警方又经历了怎样的艰辛与波折,才最终将此人抓获归案的呢?爱的。

2006年12月20日早上7点多钟,在浚县当地的一个村子,村民李某路过一片麦田,眼前的景象让他吓了一跳,发现了一具这个男性尸体,体格比较健壮,接到报案后,侦查员,技术员和法医等随时都赶到了现场,这个人是胸部,就是外面棉袄上有有血迹,这个上身胸部有一个锐气,死者身份等着第一时间他们报案的时候就说了嘛,报案的李某表示,这个死者他认识,就是和他同村的刘献青。警方初步勘验后判断,刘宪青应该是死于他杀,但这个地方并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在一个荒郊野外的一个机井的旁边,就在井边,顶在地上野地里麦地里躺着看着给我们的经验就是是个抛尸现场发现尸体的地方,他没有这个搏斗的痕迹。

第二,这个车上有血迹,从这两年我们认为就是用这个车把这个尸体运送到这个地方了,也有根据现场这个运输工具到达这个第二现场的这个路上,这个低贱的血迹,顺着这个血迹找到了这个第一现场,从发现遗体的地方往南几百米外有一个生产免烧砖的小工厂,厂里其中的一间平房是员工的值班室,警方在这个房间里找到了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地面上,墙上还有这个床上有很多的这个喷溅的血迹。还有这个。技术员对这些血迹都进行了提取,包括他的桌面上还有这个电视上那些指纹呢,都进行了一个提取,经过专业技术检验,从专场值班室里提取到的血迹,大部分都来自于死者刘宪清,他应该就是在那里遇害的。

不久,法医也对刘宪清的死因作出了认定,经法医呢师表进行初检,然后在最大就经过尸体解剖死着死亡原因系用锐气,然后这个刺破这个内脏,然后流血休克死亡。我们判断这个作案凶器应该是一把尖刀,但是在现场及附近搜索没有发现凶器,在第一现场和第二现场都没有发现,我们怀疑是嫌疑人藏匿或者带走了案件的性质得以最终确定,办案人员马上分头行动,一方面他们继续查找凶器,固定相关证据,而更关键的是要尽快摸清杀害刘宪清的人到底是谁。

案件的发生在我们当地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性质非常恶劣,我们第一时间成立了专案组,必须尽快集中所有的精干警力,认真研判,穷尽所有措施,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给受害人家属和老百姓一个交代。在案发时的2006年,浚县城区和农村的监控设施都不完善,无法利用视频影像获取线索,专案组的侦破工作只能通过摸排走访等传统的手段展开,围绕着死者这些身份职业,还有这些矛盾,在这些经营的厂子里面有没有矛盾,还有在村子里面有没有矛盾,围绕着重点围绕这两项开展工作。侦查员获悉,案发的第一现场所在的这个专场,是刘宪青和同村的另外几个人一起出资办起来的,也就是说死者是在他自己开的厂里遇害的。

案发时,刘宪青已经结婚十几年,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家里的日子十分殷实,我们全家都考的呀,都是他爸给的钱,我在家花,我也不识字,我啥也不管,我就在家煮饭,给孩子,给他洗洗衣服,就是建立这多少年了,一二十年很好,这个小伙子都不挺好,我从小和我爸那时候很宠宠爱他,对他和他母亲两人感觉也非常好,我感觉那时候我小时候在村上已经就是处于家庭过的小康社会,是到那到那,那时候家庭过的非常好,当时我在那想,我爸咋没有呢就不知道,他感觉到他就没有死,我咋回咋回,我也死了。

那个时候刘宪清除了与别人合伙开的专场,还有一个他独自投资经营的建材厂,家人反映这两个工厂的效益都不错,没有出现过什么经济纠纷,平时也没听说过刘宪青因为别的事儿与人结过仇,他怎么就会突然深造不测呢?也不知道是发生啥事儿,是把我父亲给害死,因为他在厂里边儿知道在厂里边儿看厂子,就没有晚上去找他。警方了解到,刘宪清平时忙着生意,晚上经常要出去应酬,有的时候还要到厂里值夜班儿,并不是每天都住在家里的。家人说他们最后见到刘宪清是在警方接到报案的前一天,也就是2006年的12月19日晚上的7点左右,就说正吃饭,吃饭这事儿都快做好饭了,他回来了,有个人他一直搁那儿运货嘞,他说嘞,请客了,今天请客了,这个人都去过,说请他们专场几个人吃饭,他就吃饭了。刘贤庆的妻子回忆,当晚他们一家人正准备一起吃饭,丈夫接了一个电话,说外面又有饭局了,就匆匆的出了门儿,没想到这个场面竟是夫妻俩的永别,我妈就说,我的钱都没有了,没有你爸,我们家庭肯定希望他们公安机关马上把这个事儿给我弄破了。从被害人家属提供的线索来看,刘宪青遇害的时间就在他晚上离开家后到第二天早上遗体被人发现前的这十几个小时里。那天晚上,刘宪青去了什么地方吃饭,饭桌上都有哪些人,饭后他还和谁有过接触?这些情况对接下来的侦破工作来说至关重要,我们就围绕死者生前的活动轨迹进行了调查,通过这个调查,找到他前一天晚上喝酒的人员,其中找到了三位,他们说就是他们五个人在前一天晚上在一个小饭馆喝酒吃饭。侦查员打探到,12月19日晚上,刘宪青去了村里的一个餐馆,做东的是和专场有长期业务往来的客户周某。除了刘宪清之外,他还请了专场的另外三个合伙人,根据在一起喝酒的他们反映,当时呢五个人在一起饮酒的时候,这个被害人才是第一个离开的。周某告诉警察,当时饭桌上的气氛十分融洽,他们五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后来刘宪青说自己家里还有事儿,就先走了,时间不长,另一个叫刘恩的专场合伙人接了个电话也离开了,其余三个人一直喝到了晚上快10点,经过分别询问,最后离席的这三个人,他们的说法并没有出入,喝酒后来喝完也就各回各家了,现在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司令对着家属进行了一个询问,还有有去打牌的,有有有在家看电视的,通过这细节的调查,他们都没有多长时间把他们三个人的钱已经排除了。那么中途从饭馆离开的刘恩,后来有没有再见到过刘宪群呢?

通过他能不能再摸到一些情况呢?在走访的过程中,警方一直没有找到这个人,他的手机也一直是关机状态,到村里面去他家里面找谁都不知道他去哪里,通过询问刘某的家属,他妻子,孩子这个他们说都没有见到刘某,也没有电话联系。刘某晚上都是在砖厂吃饭,在专场住,他一晚上不回,他家属也没有意外,这时候我们还不能确定刘某是嫌疑人,这是怀疑与这个案件有关。警方深入摸排关键证人现身,那他回来了,他那个这个很久的一段不愿意提及的事,两个醉酒的人被他知道了,他要对外说,然后呢就吵起来了。

《见证人》,《今日说法》正在播出案发的那一年,刘恩43岁,有两个子女,初中毕业后,他去外地跑过运输,做过小买卖。2005年,他和刘宪清等人合伙经营了专场,他家的生活才一天一天的红火起来。刘贤清遇害后,柳恩为什么会去向不明呢?行凶的人会不会是他呢?我也没跟他吵过,他前几天娶媳妇儿,俺全家人都给他随礼,要是不很好,他也不会去合伙是吧,咱也不知道男人是女人吧,也不很知道。

刘贤清的妻子表示,多年来他们和刘恩两家人关系处的不错,出事儿前不久,刘恩的儿子结婚,还请他们全家去吃了喜酒,对于警方的这种怀疑,他感到有点儿不可思议。而就在这个时候,侦破工作又有了新的头绪,在这个刘某嫌疑逐渐上升,但是没有找到李某之前我们派出了这个大批的侦查员到村中进行摸排,村里面一个干部跟我们反映说这个他本村有一个姓朱的妇女,说他知道这个当天晚上乱发的这件事情。进入警方视线的这个女子叫朱凤,时年37岁。

村干部反映朱凤和邻居闲聊时曾无意中透露过,案发时他就在现场,附近人可能就是那个刘恩杀的,可是后来再提起这件事儿,朱凤却不肯再多说什么了。根据之前的调查,刘恩是在饭馆里接到一个电话,在中途离席的,经查,这个电话正是这个朱凤打的。我们这个线索出来以后呢,专案组就把朱某传送到审讯室进行询问,他当时下了班以后就约会,约会就在那个他专场的值班室。朱凤是莘县本地人,嫁到案发的这个村子已经多年,平时在刘恩、刘献青等人开的砖厂里上班。

2020年案件告破之后,警方为了补充和固定证据,又对朱凤进行过传唤,他的说法与案发当年说的基本一致,今个打电话叫你过来,是想向你了解刘献清被啥样的相关情况,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我就意思咱们主要是家穷亲戚亲戚没人给你找人,就在那个班长,我去干活了,你这个干活儿之前人家有关系吗?朱峰说自己结婚后,丈夫常年卧病,那个时候两个孩子还小家庭的重担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2006年3月,村里的砖厂招工,他就过去上班儿了。之后刘恩看朱凤日子过得很艰难,经常在经济上帮助她,时间一长,这两个人的关系就亲密了起来。就那一天,我不知道是啥了,因为干活的那人都说发的都想借个钱啥的事儿,你你说你那个来吧,我就能去了。12月19日下午,朱凤向刘根提出想预支一部分工资,那天正好轮到刘恩在专场值班,他约朱凤下班后过来取钱,晚上7点多钟,两个人在值班室里见面了,你俩提前到了专长给他,他在哪儿呢?那他后来他走了,他说这这这个喝喝酒嘞。当时刘恩说有人请他出去吃饭,让朱凤等一会儿,自己喝几杯再回来。朱凤回忆,刘恩走后,他在屋里看电视,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值班室的门开了,可是让他深感意外的进来的人并不是刘雯。我在那,你在那躲着了,后面现金去了,现金说话他就挺好。按照朱凤自己的说法,无现金进屋后醉醺醺的说了一些让她难堪的话,而且举动也很反常,他好,我就不想接近我是不是我,我说我是他的,是不是他他他外公,我是他的受害人对他说,你叫就是你跟他有那么关系,被他知道了,他要对外说,然后呢就是吵起来了,然后朱某又跑了。朱凤说她听了刘宪青的话很慌张,他从值班室里跑了出来,马上给孩子吃饭的刘恩打了电话,随后他俩在饭馆附近碰了头,是不是他在我我我我怕说了不是我嫌我工作,他这个也就是他的是啥人好好吃,我说怎么了?

他说别说不了这个我说不了红包,朱峰表示当时自己是想让刘恩找刘建钦去谈一谈,不要出去乱传闲话,免得两个人今后在村里抬不起头来。而满嘴酒气的刘恩听了这些话之后,一下子竟然火了。你别管了,你别管了,你就吃,他跟那个班长走了,走了。朱凤回忆说,刘恩气急败坏进了砖厂要去找刘献青,她放心不下,在后面跟着自己,刚走到砖厂的大门口,就听见值班室里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最后他都搁里头,他都吵着我就听见你,你说我不说,我就这一句,一会儿就不吵了,他出来跟我说,他说你赶紧走吧,他说我在这打死你,就说我。朱凤告诉警察,当时他听说刘恩把刘建清给杀了,他非常害怕,没敢再打听别的情况,就赶紧回了家。后来经过核实,朱凤是案发当晚的11点左右到家的,他去哪儿了?我就这个家,我也不知道干啥,他后来干啥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走了,那你回家之后咱俩就不再联系了。侦破工作进行到这一步,刘恩的涉案嫌疑已经越来越大,警方判断案发时间应该就在2006年12月19日晚上10点多钟。但是仅凭朱凤单方面的说法,仍然不足以下最后的结论。专案组还需要找到更多确切的证据,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按照指挥部的要求,就是案发中心现场周围向外,这个村子逐步向外扩展,对这个嫌疑人可能藏身藏匿的地方一些这个废弃的房屋院落进行这个搜索,还有可能对于嫌疑人畏罪自杀的这个情况,对于一些机警河道沟壑进行这个搜索,警方围绕案发现场以及周边区域展开了大规模的搜索,并没有发现刘文的行踪。然而他们在现场附近的一口汗井里面却有了意外收获,农村嘛,农村那些麦田里面井还是比较多的,当时就是搜搜索,就是一个井一个井里面打捞完发之后在现场没有这个找到这个作案凶器,最后也就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在现场背边用一个长绳子挂着这个系列石到下面进行打捞打捞出一把这个单刃尖刀,通过这个尸体这个伤口行程,还有dna鉴定确定是撕裂的这个定位,所以认定了这个尖刀就是这个作案的凶器至关重要,这就是非常重要的终极。

与此同时,转组针对怀疑对象的家庭和社会关系也进行了持续的摸排。不久,侦察员从刘根的亲属那里又掌握了新的线索,他们当时呢是一口否认,就是说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哪儿了,但是呢他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发现的细节就是他儿子说话支支吾吾,经过我们这个做思想工作,然后呢,他这个家属也比较配合了,就开始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在强大的思想攻势之下,他承认了,就是他爸当时回过家,急匆的拿了钱就走了。

刘根的儿子交代,案发当晚11点多钟,父亲慌慌张张的回来了,一进门儿就说自己杀了人,要去外地躲一躲,随后他记得母亲给了父亲3000元钱,而他则骑着摩托车把父亲送到了几十公里外的鹤壁。至此所有的证据都明确的指向刘恩,就是杀害刘宪清的犯罪嫌疑人,对他的抓捕立即提上了专案组的日程。

鹤壁,新乡,安阳的比较近的一些地方吧都去布控了,通过这汽车站,火车站这些调查,我们没有发现刘某的踪迹,当时没有这个监控对我们这个查找这个刘某这个造成了这个很大的困难。案发后,刘根的儿子和妻子因为帮助他出逃,被依法逮捕并提起了公诉。2007年11月26日,河南省睢县人民法院作出了判决,两名被告人犯窝藏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有期徒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后面的二审判决维持了原判。2006年警方审讯刘恩的亲属时,还曾经了解到,他出逃时没带手机,没带身份证,也没有透露自己的去向。茫茫的人海,嫌疑人藏身之处究竟会是什么地方呢?颁发当时各种条件有限,各种技术手段还不完善,侦查人员只能开展地毯式的排查,加上犯罪嫌疑人具有丰富的社会阅历,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刘恩出逃后,训县公安局发布了《悬赏通告》,并且把他的资料录入了全国在逃人员信息库,对其进行网上追逃。此外,专案组仔细梳理和研判了柳恩的各种社会关系,把网撒向全国多个省份的多个地点,这个人呢他是做业务出身,到各地贩卖过苹果,然后后来就是开专场,因为他的阅历,生活经历决定,他在外面有很多朋友,当时排查了一百多个,就是他在外地的有可能长生会落脚的地点,我们都在电话里都提前做了工作,就是发现这个嫌人刘某以后一定要稳住他,然后呢悄悄地拨打幺幺零报警,另外呢注意自身安全,都交代了这个,因为抓这个嫌疑人,我们当时是有十几个组在外面工作,到冒着这个这个天寒地冻的距离案发十天左右,当时的一组侦查员摸排到了山西省新绛县,刘恩在那里有一个远房的亲戚,这个亲戚表示刘云刚刚来投靠过他,但被他拒绝了,连水都没喝就走了,当时自己没来得及报警,就这个刘某善意这个亲戚讲刘某当时跟他说想到云南去躲他,但是后来我们这个工作组到云南调查之后,刘某也没有到云南去,闲人没有抓住,我没有给死者一个公道,觉得很对不起家属。

这个,这是我们心头的一块石头。案发后的几个月里,像这种与嫌疑人失之交臂的遗憾与不甘,专案组经历了不止一次,随着时间不断推移,确切的线索越来越少,刘文似乎正从这个世界上销声匿迹,我的心情是也是很很复杂的,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心里都有这份坚持,就是想把这个犯罪嫌疑人早日抓捕归案,这个信念一直都在坚持。今天演播室当中,我们请到的嘉宾是北京联合大学的邵艳明老师,你好,邵老师,当年犯罪嫌疑人逃跑的时候,是受到了他的妻子和儿子的帮助,所以呢,这二人也是因为窝藏罪获刑。那在刑法当中窝藏罪怎样的定义,它的量刑又是怎样规定的?在司法实践中,那么有的人可能以亲属关系或者哥们一起,而明明知这个被窝疼人犯罪,而为其提供住所或资助,或者提供我们讲的这种运输的工具以及通讯的工具,那么这种行为有可能使得这个犯罪人能够逃脱这种法律责任的追究,甚至进行进一步的犯罪,那么同样也加大了司法机关这个侦破和惩罚犯罪的难度,既扰乱了我们讲的司法活动,也侵害了社会的安全。那么对于这类行为,我们国家刑法规定,对明知犯罪人与窝藏的,以窝藏罪进行定罪处罚。那么在这里面,主观状态要求明知如果有证据证明这个行为人不知晓其所窝藏之人犯实施犯罪的,那么这个时候不能以此罪进行论处。那么窝藏罪有两党的刑罚,一党是这个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那么情节严重的,那么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当年冬夜里的那场聚会,先后中途离席的两个人,一个不幸身亡,一个下落不明,两个家庭也因此破碎了,结局令人唏嘘。而在案发后的这些年,里,逊县警方的几代侦查员始终锲而不舍,他们又开展了哪些工作,才追查到犯罪嫌疑人刘恩的下落,并将其抓获归案,请明天同一时间继续收看《今日说话》。好感谢收看今天的节目,也感谢邵老师来做客演播室,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