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0月18日今日说法空中守护者 今日说法20211018女子消失警方展开空中营救

2021-10-18 09:25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18今日说法视频录像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夜晚,她消失在芦苇荡中,头孢和酒掺在一起,我们平常人都知道,这个是有很大的毒性的,一般人吃下去之后,可能说几个小时之内,就会对生命产生威胁,时间紧迫,生命岌岌可危。当事人在我们江苏常州丰田路东城实验小学这边下车,“救援者”展开翅膀,超越平行视线。然后就在水沟边上看到她了,CCTV1中午12:35 敬请关注今日说法《空中守护者》。 

《今日说法》20211017两条线索

一男子多年前遇害,嫌疑人则逃之夭夭,嫌疑人没有抓住,这个也是我们心头的一块石头,从远方打回来的可疑电话,所以呢,我们都怀疑他是一回的查不到身份信息的人,我当时又做了病人,发现这个下思路呢,不是那种特别像几代侦查员持之以恒,依然靠着执着的信念,不过此案是不罢休,爱情最终水落石出,两条线索《今日说法》即将为你播出。2006年12月20日早上。

河南省浚县的一片麦田里,有村民发现了一具男性的遗体,棉袄上有血,有血迹,这个上身胸部有一个锐器伤,经辨认,死者是刘宪清,41岁,是当地一个专场的合伙人。钱咋了,我一点也没法过了,看着给我们的经验就是是个抛尸。现场警方进一步勘验后,确认刘献青死于他杀,他遇害的地点是在专场的值班室里,有很多的这个喷溅的血迹,屋内有这个打斗的痕迹。案发之后,专场的另一个合伙人刘恩突然去向不明了,此人的作案嫌疑逐渐上升,警方多方摸排,找到了一个叫朱凤的女子,她提供了重要的线索,这个干活之前你俩有关系吗?人家之前他那个,后来赶走了他们,这这这个喝喝酒了。朱峰反映,2006年12月19日晚上,他在专场的值班室里等出去吃饭的刘恩回来,但朱凤意想不到的是,她等来的是被害人刘宪青,对她说就是你跟他有那么关系,被她知道了,她要对外说,然后呢,就是吵起来了。当时朱凤很担心自己跟刘恩的关系,会被刘宪青到处乱传,她马上出去找到了刘恩,那就的时候你说别舍不得,别人跟我说了五毛,你看。

当晚10点多钟,刘恩在专场的值班室跟刘宪清见了面,两个人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不是我掏了他家的,他说你赶紧给我,我打刘恩杀人抛尸之后,回家取了3000元钱,让儿子骑上摩托车,把他送到了几十公里外的鹤壁,他从此踏上了多年的逃亡之路。案发当时各种条件有限,各种技术手段还不完善,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2006年的那起案件发生后,浚县公安局曾经调集了大批警力到全国多个省份摸排犯罪嫌疑人刘恩的行踪,并对他进行了网上追逃。然而由于当时的诸多客观条件所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抓捕工作一时举步维艰,刘恩的下落仍是未知数,他究竟逃到了什么地方呢?在前期他需要就是投亲靠友这条线儿上呢,他的所有的亲戚朋友,我们都是要走到当时,就是随着时间一天天推移,这个我们排查工作基本上也就结束了,他也没有在这些关系人里头,在他们帮助下,就是说在某个地方躲藏这块儿我们没有找到。根据前期侦查掌握的情况,刘恩从家里逃走时没带手机和身份证,他虽然没法购买飞机票,但当时乘坐火车,长途汽车等其他交通工具去往全国各地都是可以的,现在那个像摄像头都多了,从那里开了那卡口录像就可以找到他的踪迹。当时呢这个我们的汽车站、火车站都不空了,摄像头很少,具体他的逃跑路线是刻画不出来的,所以说给他嫌疑人一个逃跑的机会。

刘恩依靠出逃时身上带了3000元钱,能够维持一段时间的时速,那么之后他又如何生存下去呢?警方顺着这个思路进行过摸牌,对刘某及其家属比较近的关系人这个银行卡进行了调查,进行查询,也没有发现在外地有这个交易记录,也就是说没有发现刘某有在外地取钱的这一情况,针对身份证这一块儿我们是怎么想的,根据以往的经验,正规的厂子是肯定进不去的,有可能到那个黑煤窑或者那些这个装瓦窑,小厂可能不要身份证就能去去做工,当时我们是大面积的撒网,我们跑了有14个省将近我们这个专案组的人员称一个多月有的没回过一次家,通过实地的去查,没有任何线索,这种指向性并不明确的广泛摸排是大海捞针,收效甚微。转眼间几年过去了,侦查员仍然没有发现柳恩的行动,而关于此人的下落,专案组也有过另外一种推测,在现在这个社会当中,包括租房还是干什么就医,就学都要需要这个身份证,如果没有身份证也现在这个社会不好生存,我们判断他有可能已经漂白身份,重新那个开始新的生活。如果嫌疑人真的是利用某种方式改名换姓,取得了新的身份,那么侦破工作也将愈加困难。

而在案发后的许多年里,被害人刘宪清的家属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故,我们是挣钱的,你看那小伙都在小赖,你想给我打几是咋从个人方面给我买衣服,或者嘉宾这个平常吃穿消费上完全是两个感情都完全就不一样。2006年刘宪清遇害之后不久,他与刘恩等人合伙开的专场,以及他自己开的建材厂都关了门。刘贤清的儿子和女儿相继出了血,第一前后再次受到那种学校那种嘲嘲笑,知道吧,人家的就是就在后边儿说他爸咋咋咋咋,就我心里边儿那个打击非常大,然后有一个啥子在家陪我妈,多年来在困境中苦熬的这家人都期盼着犯罪嫌疑人落网的那一天能早一点到来。没有迹象显示刘恩出逃后和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联系过,但是专案组对嫌疑人的这些近亲属的布控始终没有送线。距离案发十年后的2016年,一个可疑的情况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我们在他女儿的话单里面,我们也看到内蒙的一个号码,有一次一个通话,也就是从内蒙赤峰打了一个固定电话打给他女儿的,通话23秒。刘雯的女儿是晚上10点多接到这个电话的,他们家在内蒙古赤峰市,没有清醒警察,对方使用的是一个公用电话,那么打电话的人会是谁呢?几天之后,警方又发现了更蹊跷的事情,他的女婿是一同跟邻村的,跟同村的几个人去到天津打工的,但是人家留到天津了,他自己呢突然三天以后从天津突然到这个内蒙的赤峰去了,当时刘恩的女婿刚在天津的一家企业找到工作,她到了那边之后还没上几天班儿又去赤峰干什么呢?而之前刘恩的女儿就接过从赤峰打来的电话,这两者之间会有怎样的联系呢?那个线索当时就是很可疑,因为什么呢?他儿子,他女儿,包括他老婆都很敏感,他会认为就是他女婿去,因为公安机关不会对他女婿感兴趣,所以呢我们都怀疑他是迂回的,是不是他女婿去跟他见了面传个信儿,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这边就派出了一组人马,不管是这个线索是否我们都要去调查核实,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我们赶到以后也为了避免打扫精神,先期进行那个也是远距离蹲点守候。侦查员在赤峰市对刘安的女婿进行了追踪,发现他安顿好住处之后去了当地的一个小商品批发市场,和一名中年男子见了面。当时我们去查找这个人的时候,在远处看与我们这个需要抓捕的刘某很像,从这个外老特征,年龄,个头,包括发型什么都很相似。

在市场里跟刘恩女婿见面的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已经潜逃十年之久的刘恩呢?侦查员没有贸然上前,继续从外围进行观察,到当地派出所调取了他的这个户籍信息,经过我们的调查核实,这个人确实也是从我们河南这边过去的,但是他的这个信息什么都没有变动过,他一直在那边就是做生意结婚生子。疑似刘恩的这名男子户籍系统里登记的姓名是王鹏,49岁,籍贯河南省商丘市。户籍信息显示,王鹏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把户口从老家迁了过来,妻子就是赤峰本地人,这夫妻俩有一个20岁的儿子,后来我们又走访了他周边的一些商户,你说这个人很早之前他从河南过来的同仁信息发现都没有异常。随后侦查员分别找了王鹏以及刘恩的女婿进一步核实情况。与这个人接触之后,当时我们近看之后这个人与我们需要查找的刘某,细节特征区别还是很大的,不是我们要找的流氓,所以就把这个人排除掉了。六恩的女婿见到警察时非常坦然,她表示自己到赤峰是出差来的单位,让他过来跟王鹏谈一笔销售合同,那么从赤峰打给留给女儿的电话又是怎么回事儿呢?后续调查,这是当地某个人拨错了号码,那真的只是一个巧合,虽然这个线索断了,虽然很失望,但是没有一直没有放弃这个追捕工作。我们在工作中继续搜索这个嫌疑人的蛛丝马迹。时光荏苒,案发那年,专案组的成员后来有的已经退休,有的调动了工作,而更年轻的侦查员又顶了上来,继续接受办案的任务。虽然我现在已经退休了,犯罪嫌疑人没有抓获,我心里很纠结希望下一届的民警能早日破案,能早日抓获犯罪嫌疑人。我们的侦查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始终都没有放弃,依然靠着执着的信念,不破此案誓不罢休。两个城市两条线索,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中没抓案子带过来契机案。84年,嫌疑人究竟藏身何处呢?我叫他小老四,我叫了一声,当然了一下,两条线索《今日说法》在播出,犯罪嫌疑人刘恩一直杳无音信,而时光转瞬即逝,来到了2020年,距离案发已经过去了14年,这一年12月,县警方几乎在同一时间掌握了分别来自于两个地方的重要线索。

嫌疑人没有到案,对他的家属通讯、银行信息一直做了布控梳理。日常的工作当中发现一条陕西西安的一个可疑的号码,经常就是在这个半夜的时间和他的儿子进行通话,而且根据我们以前掌握的信息,他们家以前在陕西西安那边没有什么亲属关系。警方摸排出的这个手机号码是一个叫张涛的男子在陕西省西安市实名办理的。从户籍信息来看,张涛28岁,未婚,就是西安本地人,他的相貌也与犯罪嫌疑人刘恩差别很大,围绕着这个号码,持有人进行了核实,显然跟我们嫌疑人不是一个人。那么近期内这个手机号码为什么频繁地在深夜跟刘恩的儿子通话呢?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刘恩就藏在西安,而且他认识张涛,所以借用了张涛的手机,与自己的家人联系上,对这个专案组,也比如说也是一个惊喜,派员到西安,对这个可疑电话进行了调查。

专案组获取的另一条线索来自广东省深圳市。2020年12月16日晚上,侦查员接到了深圳警方打过来的电话,就是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给我们专案组呢带过来契机,然后呢就是从深圳警方传过来一条消息,在对社区进行人口普查的时间,发现一个叫做刘建国的这样一个人。专案组获悉,全国人口普查工作开始后,深圳当地的人口普查员对辖区内的流动人口进行摸底。有一个叫刘建国的男子找了种种借口不肯露面,也不愿意登记自己的户籍信息,去了好几次没有见到这个人。普查员向那个小派出所反馈,小区派出所民警就找到这个人,带到派出所进行核实,他的身份证号码他讲不清楚,自称是自己年龄大了又得病了,脑子不好使,记不住了。自称刘建国的男子,平时一个人住在出租房里,以打零工为生,他到了公安机关之后说自己是河北省邯郸市人,六十岁来深圳已经很多年了,但户口仍在老家那边。刘建国还告诉过警察,他的身份证不久前丢了,还没有来得及补办,在网上进行核实,发现这个在河北邯郸的那些叫刘建国的人员当中,这个年龄还有户籍地址,还有相照片信息就没有相匹配,不符,这个情况也比较可疑,之后深圳警方对这个人进行了拍照,然后进行了打出去一个比对碰撞,发现这个人我们河南上网的这个嫌疑人刘某,这个相似度比较高,当时深圳警方把这个情况第一时间告诉了县警方,并且把刘建国的照片传过来加微信,然后把那个照片儿给我传过来,我手机上是有就是嫌疑人刘某的照片儿的,我当时就做了比对,发现这个相似度呢不是特别像,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当时刘某逃跑时体重180斤左右,是很很胖的,当时是个八字胡,这个特征很明显,但是深圳警方给我们传过来这个照片,这个人体态很瘦,已经没有胡须,看着也不像我们要抓捕的刘某,我们当时还是心情还是比较低落的。住在深圳的刘建国究竟是不是已经潜逃了14年的那个刘恩呢?侦查员心里也没有底,立即着手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

这个时候,专案组在西安围绕可疑手机号码所进行的调查已经有了头绪,到陕西西安,我们去对这个号码的持有人进行这个正面接触,见面以后对他进行详细的询问、了解、核实,记住。张涛表示,与刘根的儿子多次通话的的确都是他本人,他和对方都是做电商的,两个人没见过面,最近因为一笔生意在网上认识了张涛,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还向警方提供了交易订单、转账记录等相关的资料,发现这个号码是咱们这个做生意开网店的一个对方进货商的一个号码,最近一段时间联系的比较频繁,我们就把这个线头排出去了。

至此,专案组将侦查视线全部集中到了那个自称刘建国的男子身上,拿着那个前方传过来的照片,然后就是像这个死者家属让他们进行辨认,虽然这个时间这么长了,就现在的这个样貌和以前胖瘦年龄的这些都不一样,但是这个死者家属看到这个他的照片以后还是非常确定的,因为他们毕竟是一个村的邻居,当时他们也是合伙的,还是很彼此都是很熟悉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单从照片上看,认定也不能轻易排除他的嫌疑。我们有必要去深圳正面接触一下这个名叫刘建国的人,看看他是不是我们要找的犯罪嫌疑人。2020年12月19日,侦查员赶到深圳,在当地的一个派出所里见到了自称刘建国的男子,而这一天据死者刘宪京遇害,犯罪嫌疑人刘恩出逃整整过去了14年,当时我就很调侃他,他说我叫他小名老四,我叫了一下,当时瞪了我一下,但是随着时候又又又开始那个,我说叫什么名字,刘建国,当时我就用家乡话跟他说,我说老四别装了,你给他跑了,你家那那老婆那啥啥那个,然后是不是这么多年他老婆怎么生活的,当时一看他表情一直想掉泪,我就内心都确定了,那肯定是他了,结果他也交枪了,直接说了我这说说吧,我是后来我们提取了他的指纹,还有血样,和我们这里案发现场提取的指纹和dna进行了统一认定,最终有确定这个人就是我们要抓捕的刘某。刘恩落网后交代,刘建国这个名字是他潜逃之后为掩人耳目随便起的,并没有在任何公安机关登记过。随后,刘根被警方从深圳带回了河南浚县。

犯罪嫌疑人抓住了案件,破获了对死者的亡灵是一种告慰,对死者的家属也是一种安慰,也捍卫了我们警察的荣誉和尊严,很高兴说,呀,姑娘,这公安局真是有本事,14年了又把他开除了,激动,那个全家人都不行了,公安局很好,一直破案,我现在一直都感谢公安部门。犯罪嫌疑人刘恩归案,15,17岁,已经年近花甲。

他潜逃在外的14年里,为了藏身去过哪些地方,都经历了什么,而当年刘恩和被害人在专场值班室里见面后,两个人起了怎样的冲突,以至于刘恩要杀害对方呢?有几个问题还需要再找你核实一下,你和姓朱的认识多长时间呢?就是他们在上班,你们有这个男女关系是多长时间?没那么长时间,你不怕家人知道吗?怕就是怕我就是我老婆老婆,我声音生气了。当年刘恩跟朱凤关系不错,而刘献青不以为然。当天晚上朱某和刘某碰面之后,这个刘某就去到外面酒店里吃饭,让这个朱某在这个砖厂值班室等他到天津去了,现在去把门开了,他他他把我那啥了以后觉得不得劲了,香蕉的手都舍不得。2006年12月19日晚上,刘恩还没有喝完酒,被朱峰打的电话从饭馆叫了出去,他一听说刘宪清骚扰了朱凤,还扬言要在村里传闲话,顿时火冒三丈,我先跟他说一说,人家都不爱说,村里人要是都知道你俩这个事儿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不是在村里混没混。

嫌丢人是吧?刘文交代,当晚自己和刘宪青都喝了不少酒,两个人在专场的值班室见面之后还没说几句话就吵了起来,很快又动起了手,我就摔了茶杯放在他他磨刀我没嫌啥的,但是他不懂得他不去磨刀根本都没用心啥?按照刘文自己的说法,在两个人打斗的过程中,刘宪清抄起了桌上的一把刀,思想了他,但被刘恩夺了过来,我在这,我必须把这个刀抢过来,如果让对方把这个刀抢过去,我就没命抢过来之后直接照着这个死者身上扎了一刀,我我我,走走到哪个地方,走到那你怎你怎么确定他死了我都不处理完尸体之后,你是怎样逃跑的?

你儿子骑摩托车把你送到鹤壁新区的。刘恩逃离浚县,从鹤壁市坐长途汽车去了吉林省,找过一个朋友,之后又到山西省投靠过一个亲戚,但这两个人都不肯收留他。刘文东躲西藏了一段时间,从家里带的钱花光了,于是就到山西一个小煤矿打了一年多的黑工,也就是在这期间,他开始自称叫做刘建国了。你为什么要说是刘建国,呀,算了,错了,改个名字,改个改个名字,干了一年多以后,一个当时跟他一起在打工的一个人说这个到广西能挣钱,然后到了广西待了一个多月,结果他知道了,是传销骗人的。所以呢,他就从广西又跑到深圳。2009年时,刘根听别人说深圳的工作好找,而且收入也高,他就去了那边,这一待就是11年,那个小姑娘我也没生意,再打个小工叫你做什么?要去做什么,你就要干几天,那干几天,因为他没有这个身份证,他也不可能到这个城里面的正规的租房那个地方去租房居住,他就到这个城乡结合部的这些地方,老板只要给钱就可以就可以租住。刘根表示自己在深圳这些年生活上还说得过去,但是心里每天都充满了惶恐,他也曾经多次想去投案自首,但始终鼓不起勇气,也觉得没有脸面在面对自己的家人了。

你跟家里联系过吗?没有,那你想你的老婆孩子吗?你不参与,我也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到家的号码,十多年了,我太太太难了,我也这么想多说相信。刘恩归案后,警方带他指认了14年前的案发现场,并且让他对作案的凶器进行了辨认。日前,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已对刘恩依法提起了公诉。今天我们演播室当中请到的嘉宾是北京联合大学的邵艳明老师,你好,邵老师,在犯罪嫌疑人刘恩落网之后呢,检察机关对他提起的公诉的罪名是故意杀人罪。那在刑法当中,故意杀人罪应该怎样去定义?

他的量刑又是怎样规定的?故意杀人罪是最为严重的暴力犯罪,因为他剥夺的是人最高的这种权利,生命权侵害了我们讲的生命法义,因此古往今来,这个大部分国家都把这种故意杀人罪这个作为最严重的这种犯罪写入到刑法典之中。

那我们国家刑法明确规定,犯故意杀人罪,处死刑,无期徒刑以及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七年九轻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结合本案的情况,那么刘某的行为完全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应一故意杀人罪来进行定罪处罚。那么在本案中,这个刘某又有我们讲的这种抛尸潜逃的这种情节,那么情节恶劣,那么应该适用死刑、无期徒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一档的刑罚。我们生活在一个法治社会里,无论与他人产生怎样的矛盾,解决问题都不能触碰法律的底线。

多年前的那个冬夜,犯罪嫌疑人刘恩与被害人发生冲突后,选择了极端的手段,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刘恩逃亡14年后最终落网,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惩罚。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也感谢尚老师做客演播室,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