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新闻调查20211016虎豹家园(41:20)新闻调查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2021-10-18 15:19    来源:
X

CCTV13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16新闻调查视频录像

东北虎、东北豹又叫西伯利亚虎、远东豹,主要分布于俄罗斯远东和中国东北林区,它们分别被列为世界濒危和极度濒危物种,保护它们是人类共同的使命。进入20世纪后,森林被大量砍伐,人类活动迅速摧毁了虎豹的家园,直至上个世纪末,东北虎、东北豹在我国几近消失。如今,随着相关政策出台和人们动物保护意识的提高,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的东北虎、东北豹种群数量已经有了明显的增多。

《新闻调查》20211016虎豹·家·园

正在发生的历史新闻背后的新闻,《新闻调查》。《新闻调查》即将播出,虎豹家园,好好记着吧,可以,没记错吧,没记错吧?你好,宋老师,你好,宋老师,好几年不见了,这不是等四年吧,等四年了哈。四年前,为了调查野生东北虎和东北豹的现状,《新闻调查》记者来到位于中俄边境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采访。东北虎。东北豹又叫西伯利亚虎、远东豹,主要分布于俄罗斯远东和中国东北林区。2015年前,世界范围《内经》确认的野生东北虎种群大约500只,而野生东北豹不超过100只,它们分别被列为世界濒危和极度濒危物种保护,它们是人类共同的使命。一百多年前。

在我国东北林区曾山山皆有东北虎豹,但进入20世纪后,森林被大量砍伐,刨鹿、野猪等有蹄类动物失去了它们的食粮,一只老虎,它每年大概需要50只左右的大中型有蹄类动物,如果这个地方没有50只,他肯定这一年他就生存不下去了。人类活动迅速摧毁了虎豹的家园,直至上个世纪末,东北虎,东北豹在我国接近消失,我真的雨藏了散去,那时候你们听说过吗?或者谁谁家见过有人见过老虎没?没听说就看着画有老虎。从上世纪末开始,我国逐步停止了森林砍伐,同时严惩盗猎,重视植被恢复,建立自然保护地。历经近20年的修复,十年前,一些科研团队利用红外相机在中俄边境地带陆续拍到了东北虎豹的身影。2013年,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追踪到了令人激动的一幕,夜幕中,他们持续跟踪监测的一只成年虎从容的从镜头前走过,后面跟着四只幼虎,这告诉研究者,这只野生东北虎一胎繁殖出了四只幼虎。

异常的高兴,异常的兴奋,我们非常渴望虎豹能够重返中国。这个视频标志着我们第一次监测到野生东北虎进入完全进入中国境内定居并繁殖,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一个里程碑。根据北师大虎豹研究团队和俄罗斯科学家联合监测结果,2014年~2015年左右,游走于中俄边境保护地的东北虎种群至少38只,东北豹达到了至少91只。在这个区域的北部,是湿地和铁路、公路等人类生活设施,东部和南部毗邻海洋,百余只东北虎豹拥挤在不到4000平方公里的狭长地带,这里成了他们的孤岛。如果不开辟西进中国之路,这只野生东北虎豹种群将面临奔溃会紧要关头。2017年,我国决定将在这一区域设立总面积1.46万平方公里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当年的8月19日,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由国家林草局垂直管理。我们想通过生态系统的修复,使这个野生虎豹的种群呢能不断的往外扩散。野生东北虎东北豹是温带针阔混交林的旗舰物种。国家公园的设立意味着以恢复东北虎,豹种群为契机,在更大范围内修复森林生态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国家行动开始了。四年过去了,东北虎豹国家公园里野生动物种群发生了什么变化?东北虎豹向西扩散的廊道打通了吗?2021年9月中旬,记者再次来到了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四年来,陶从荣夫妇依然生活在位于珲春市和汪清县交界的长白山森工集团大荒沟林场。

从小只在画上见过老虎的陶从荣,一年前终于第一次见到了活的东北虎,走了8km 8km那看着有老虎印儿,还有老虎完了我们到那嘎达完了下车下车就去看,实际心里头一点儿都不害怕,人也多,到那一看,呀,那老虎就在那个坡底下蹲着呢,我们当时一去,呀,一看就差个两三米,呀,害怕亲们呐,快看看这个虎爪子印儿,陶宗荣的妻子都影响了,虽然没有遇到过老虎,但也亲眼见过东北虎的足迹,原先你们前两年来说几乎还没那个碰不到,但是这几年哈人人看着很多,这是大荒沟大荒沟的东西,呀,东北虎,我的天呐,咱咱别动弹,这老虎给足你面子了差不多同一时间,同样是在大荒沟地区,过路的游客也曾拍到东北虎的画面,真漂亮,真漂亮,真带劲这是,这是远东豹吧,在大荒沟不仅能看到东北虎,东北豹也经常跟人相遇。大荒沟已经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腹地,距离四年前东北虎豹频繁活动的中俄边境区域向西一百多公里,在这里东北虎豹如此频繁的和人相遇,是不是说明他们真的已经吸尽了呢?从四年前开始,唐小平就一直担任着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总规划师,四年时间过去了哈,你感觉怎么样?如果按陈潇的话这上头看的更清楚,蓝色的是这个爆点就是我们监测到的这个虎东北豹的点红粉的这个红点的是东北虎的点看你看这些年的话,基本上这个虎豹的点位都是在这个纵深的,然后在推进,你看它的这个扩散的个体,它已经达到了西边的边边缘了,有巨大的改变。同时呢他的报也相同,可能报也是冯利民一直是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的野外负责人,他们把八年前拍到的首个在中国境内定居的东北虎家族设计成了研究团队的标志。上次我们采访的时候您特别兴奋,跟我讲2013年你们团队哈,对,第一次发现了一只成虎,带了四只老虎,现在在看,就那种场面是否还那么稀罕过去,四年以来吧,不仅仅越来越多的这个定居雌虎带来更多的幼崽,这些幼崽呢,在我们的这个不断的加强保护情况下,它的这个生存力呢也进一步提高。

我们发现在体制试点开展之前又在能存活的大约是在33%,但是现在已经提升到50%以上了,这是一个非常难以达到的一个目标,这样的话也奠定了虎豹种权,在这些年快速增长了一个基础。2018年2月,国家林草局东北虎豹监测与研究中心在北京师范大学挂牌,当年北师大投资约1000万元,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的500平方公里开始了天地空一体化监测系统的初步试验,集成现代通讯、人工智能、云计算等高科技手段,实现对东北虎、豹、野生动物以及人类活动信息和动态的实时监测。小规模试验成功后,中央财政陆续投入了约5亿元人民币,扩大了这个系统的使用范围。现在,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范围内已经安装了近3万台红外相机,覆盖面积1.2万平方公里,被称作天地空一体化自然资源监测与管理系统。它是全球唯一一个能够实现国家公园大面积全覆盖的实时监测系统,每分每秒,系统终端、控制平台都在提示着红外相机新的发现。3万台相机捕捉着一个个惊人的画面,这是一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在追逐另外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这样的视频非常的难得。这就是拍到的狩猎的过程,对对这以前是几乎不可能的,只有现在的科技现在手段才能够准确的了解虎豹在野外生存的状态。

时至今日,这套系统已经获得了超过800万条视频数据,其中东北虎豹的视频数据2万条。东北虎、东北豹是我国在最新发布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宣传片中公布了园区内东北虎和东北豹最新的种群。数据显示,近年来,园区内野生东北虎、东北豹种群数量稳定增长,野生东北虎新增幼虎十只,野生种群数量50只左右,东北豹新增幼豹七只野生种群数量。而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设立前的2012年~2014年期间,这个区域的东北虎、豹种群数量分别只有27只和42只住你觉得它符合不符合你当初的预期,这有点超出我们的意向,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一个成就,因为在全球范围内,虎豹保护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一个任务,它不是一个两个物种的保护,它涉及到整个生态系统整个质量的提升。大黄河地区不仅有西进的东北虎豹经过天地空系统的相机拍到过十几只不同的东北虎,通过天地空系统影像识别,发现其中三只已经在这里定居。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发现的东北虎、豹种群都已经有了自己的领地。野生东北虎和东北豹位于森林食物链的顶端,每只定居的东北虎需要100~400平方公里的领地,也就是说,每多一只东北虎都有赖于数百平方公里内的森林生态系统质量的提高。在森林中有提类动物的丰富程度,对野生东北虎豹的生存繁衍具有决定性意义。生活在林场的陶松蓉夫妇亲身感受着身边变化,牛肉粉买米老虎都吃啥东西呀?

你们这儿能保证吗?他这物料我奶妈相当胖了,一个滴溜圆儿都,所以说他这个物料还特别充足,上个月我跟我家他去上山去巡护去,俺俩就在树边上站着哈,一会儿一个大大野猪挺大个大野猪,我估计那可能是母的那个猪妈妈吧,领着四五个小半大的猪呼哧呼哧就下来了,除了野猪,还看到了什么东西,野猪,狍子,梅花鹿,就像那种猫,早些年就见不着这些东西在早些年的时候就见得少,极其难得拍到的野生动物捕食的画面被天地空系统一再捕捉到,它们直观的告诉人们,东北虎,豹国家公园里的野生动物变多了。在此基础上,研究者们也得出了更加理性的结论,这是2018年和和今年同期《黑熊的影像获取密度》的对比图。这是梅花鹿的根据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提供的数据,试点期间梅花鹿相对丰富度指数增长3.5倍,野猪增长近二倍,增长一倍以上有提炼动物迅速繁衍的背后,是森林植被质量的提升。

试点期间,国家公园内的森林蓄积量增长了5.2%,陶松荣就告诉我们,大荒沟林场附近今年雨水并不多,但是他家的松却大丰收了,那么长时间不下雨,一般像往年哈,就是这个塔子要这么焊的话就掉了不少,我今天就这么寻思着,咱这个山上的这个水哈,饱和了,那就是说山上这个水土涵养的好,对。陶从蓉的猜测并不是凭空想象,森林把地面径流转为地下径流,使土壤里的水保额度增加,即使在雨水少的年份,也能够为植物提供足够的水分。

实际上,这也预示着山水林田整个的生态系统得到综合性的恢复,它的生物多样性的恢复要保持巨大面积的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完整性,这对于任何国家是一个挑战。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开展四年以来,我们就实现了这样的目标,这也说明了我们在虎豹保护在生态保护的一个决心和力度。2020年,国家林草局对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进行了评估验收。

验收报告显示,这里已成为我国仅有的野生东北虎豹稳定栖息地和扩散种源地。这在四年前几乎是难以想象。当时这里的生态条件和人类活动并不足以满足虎豹吸进的条件,斑秃一样的深田把森林变得支离破碎,把一季投资得二三十万吧,收入多的时候一一七八十万套子残忍的把野生动物赶尽杀绝,那你要猎枪跟那个套子比起来,哪个更容易抓到,应该还是套子厉害。人工造林让森林看上去又恢复了郁郁葱葱,但却失去了他原来的生机数种专一就造成了病虫害的发生。再一个说就是它的生物多样性变得少了。四年间这片森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人们又付出了什么,才让生态得以恢复。动植物迅速增加,虎豹翻倍增长。

你是谁。他时隔四年,当记者再次来到未在当年的人参田时,这里已经变成了红松树林。老魏,看看你家的情况变成啥样了,现在变成绿山了,这个好像当年是个棚子吧,这是小棚子,这里原来是一个彩钢房。魏再莲告诉记者,划入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核心保护区后,他就按照要求提前挖出了人参。

根据珲春市林业局提供的数据,2017年当地林地众生的面积大约300公顷,而四年后无人机在魂村境内的森林上空已经几乎拍摄不到圣地了,可以说就是一片也没有了。这样的能这么肯定吗?一片违规的这种山地深也都没有了。今年春天我们又重新再复核复查,确实没有了。红松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期间鼓励种植的针叶树种,危在量根据国家政策导向选择了他,将来怎么规划呀,自己就只能不种人生就发展他了好几代人,就是这个公共效益比不次于人身的效益,现在一个城市八块钱卖都好卖,抢不着都不用求根据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试点期间,在园区范围内林地深清收还林2130公顷,临夏栽植红松两千公顷,山上的人参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红松林为野生动物提供了更多的食物和生存空间。可是那些曾经以林下身为业的生农们去了哪里呢?跟你以前也是一样。种人参的,现在都在干什么呢?有的做买卖的也有有的,开发店的也有,有的打工的,也有干啥的,都有。现在老百姓在这几年当中,这些付出甚至牺牲,您怎么看?从目前短时间来看,对地方经济和老百姓的生产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也是我们必然要付出的代价之一。那么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个体制对我国的生态文明建设将会起到非常大的引领作用,会对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丰富的遗产。为生态建设做出了牺牲的还有林业工人。

2017年全国全面停止了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而吉林省在此两年前就已经实施以采伐为业的陶从荣夫妇一度拿不到全额工资,那个没场地火爆公园说孙老师该咋是咋的,生活条件也不是那么太充足,工资也低,完了那个什么,呀,那套个野兔了啥的套个袍子回来改善伙食呗,咱就见着肉星了,见着肉星了是吧?你给我讲讲,当年你有没有在山上下过的号?之前今年吧,像我们这岁数肯定都百分之七八十的都吓唬他,是不是?对森林里的大型野生动物最大的威胁就来自于猎套。看到我们兄弟今天跑中宝,进伐后的陶从蓉从伐木工人变成了森林巡护员,妻子窦银霞也转岗成了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工作是保护山林和野生动物,青山青套成了他们工作的重点那块儿。陶从荣所在的巡护队隶属于长白山森工集团汪清分公司,从体制试点后,这个公司也同时行驶着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汪清分局的职能。国家公园管理局下属一共十个分局,都是在原有森工企业分公司和政府林业部门的基础上加挂的。分局设立后,为园区内的自然资源保护工作提供了更多的支持。2017年,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珲春分局设立巡护队,队员由原来的七个人发展到了现在的30人。大家会想,都四年了,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套可以去清,我们清套持续的在搞,也不见得能把山上所有的猎套全部都清下来,可能会遗留下来很多年前的,就是那种很老旧,不会给他直接勒死,但是他会给他身体造成损伤。对于野生动物来说,一旦说受伤了,那他在山林里边儿生存的希望就笑了。体制试点后,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组织开展了青山青道专项行动,十个分局在试点期间一共进行了超过46000次的反盗猎巡护。2020年第三方评估显示,抽检区域猎套预见率为每公里巡护样线0.008个,比专项行动初期下降约80%。除了猎套,给野生动植物带来威胁的还有偷盗。

今年6月,珲春市森林公安成功破获了一起非法盗采的案件。我们在排查过程,就是这个吗?对对,就是这个画面,6月14日12:55拍摄的这个画面。对,为什么这个画面会引起你们注意,他这个背上背着的这个数,我通过我们的分析判断,这是右数,只要是右数达到一定数量,他就够立案标准了,两个小时后,犯罪嫌疑人就会找到。2019年,屯村市森林公安局接入了天地空系统,辖区内7500个摄像头为森林公安人员提供着全方位实时影像监控。严厉的打击配合数百次的普法宣教,珲春市的森林涉猎案件从2019年的18起下降到了今年前三个季度的六起体制试点后的四年,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总共破获盗猎案件69起,实施有效的控制和管理,现在进山的人越来越少,这样的话为野生动物它的生存呢提供非常一个安静的一个环境,野生动物也敢于到这种距离人居住比较近的地方活动,现在越来越多的动物慢慢的,逐渐的靠近人的活动的区域,从园区外延伸到园区内的警示标志和标语时刻在提醒着路人,野生动物越来越近了,我在山上,我还救过袍子呢,这家伙我抱下好好几个草爬子,我给嚎嚎叫妈跟你求救呢,跟我跟我还亲,我亲了一口,放他妈不敢接近我,把我给放了就跑了,俺们现在老百姓个个酒都是高的,这边脑袋脑袋脑袋那边的。8月19日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汪清县境内,一只东北豹晕倒在路边奄奄一息,对,坐来坐来坐好的,好的,好的,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汪清县森林公安局。

动物吧有的有灵性,按老百姓的话说,他下山就是希望人救他,后来呢我们把它从这个水沟里吧抬了上来,抬上来之后呢检查呢没有明显的外伤,然后呢就把它运到了王靖县复兴镇里进行这个厨师处理,因为这个抱在身上,它的毛发呀全部都被水沟里的水浸泡了,远距离那个运输怕它那个体温会升高,厨师出了大概两个多小时装到救护车,晚上11点多,我们从王宁出发的森林外的民警,野生动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包括望靖县的医护人员,这样的话在路上走了七个小时,第二天早晨6点到了长春市。想起来,经专家研判,这只野生东北豹已经失去了野外生存的能力,现在被寄养在长春动物园。根据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统计,2017年8月~2020年8月,园区内共救治了188只野生动物,其中六只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63只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地处长白,高寒山区11月至次年3月都是结冰期,野生动物们要经历五个月艰难的越冬期,大雪把它的食物都已经盖住了,所以呢这样的话呢我们就要进行大量的进行人工通过建立捕4点,然后每周来进行投喂这个玉米呀,豆饼这些饲料什么的来帮助他们。越冬。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一共设立了541个补四点试点,期间累计投放755吨饲料和16吨四盐,人们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森林里的一切,为的就是给野生动物们创造一个优质的栖息地。

同样的目标下,林业工人最擅长的植树造林工也在发生着变化,针阔混交林,它是虎豹主要气息的这样的,然后要是那个阔叶林呢,我们可以在冠下给它补植这个针叶树,可能十年20年以后,它就变成了针叶混交林了。我们以前是围着林子钻,现在是围着虎豹钻,都是以构造一个虎豹栖息地的标准,拿这个来去去造林。四年来,这里的人们为了给东北虎豹创造一个真正的家园,把生态保护放在了重中之重。但是纵观两省六个县市,包含了22个乡镇,107个行政村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还生活着九万多人,这里也是他们的家。在这条东北虎豹西晋的廊道上,还有哪一些困难在影响着虎豹的脚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怎样才能够跟野生动物和谐共存呢?我。呀。大规模圈占林地。

散养黄牛阻碍着《东北虎豹西进的脚步》这个图呢是老虎丰富的地图,牛比较少的地方,老虎多牛多的地方老虎少,平时这些牛关在什么地方平时就是想放的这些房子就是炒好的话就长得也快。当记者再次来到四年前良忍者养牛的那片林地时,昔日的牛棚已经被拆除,那个老梁他现在去向怎么样?转型打工去了,已经有两三年了吧,他的牛怎么样了?

后来后来牛都给卖了,然后都卖了之后,不当羊嘛,你们村里类似老梁这样的养牛户大概有多少户?我们之前是有十来户,现在还剩一家。根据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提供的数据,试点期间结合环保整治行动,清收还林两千两百多公顷,清理了园区内约20万延长米的围栏,园区内黄牛减少了5万头,政府和林业部门采取了很多的一些措施,数万头的这个牛从山上撤下来了,这样的话就为梅花鹿这些食草动物提供了大量生存的空间。园区内目前还剩下7万头黄牛。实际上,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之初,政府部门就开始倡导以山下圈养的方式替代山上放养,贵阳我就卖它不养了,那现在都提上那个下山来养圈养饲料,你得喂养草都得成本吗?黄牛养殖大县汪清县从2018年就开始为黄牛下山集中养殖做准备。这是园区外一座大型现代化的黄牛养殖基地,这里一共有71间牛舍,其中时间承接国家公园的黄牛大约可供2000头黄牛寄养,但至今还没有任何农户签过寄养协议,它成本多少你们有一个估算吗?母牛的这个思维成本呢?按照今年的这个市场行情的话呢,应该是不高于300块钱,然后如果是育肥牛的话呢,应该是在600块钱左右。跟刘永忠一样,许多农户第一时间放弃养牛,但是更多的农户还在观望,黄牛必须得下山。问题就是说从民生角度来看,黄牛下山了以后,养殖户又怎么办?黄牛下山以后,养殖户的成本的确是提升了,但是呢,黄牛下山以后,实行精准饲养,科学饲养它长得会更快了,所以它有利有弊。根据下一步的规划,将由地方政府统筹中央和地方财政资金负责建设,继续引导村民就近下山圈养黄牛。目前已经完成了十个黄牛集中圈养小区选址,确立九个示范村屯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但是一个保护项目使这个山上散养的黄牛能够下山,而不是说这个是支持他当地政府去发展多少现代化的养殖基地,把这个规模做大,不能做一个现代化的产业在那里面去发展,只减不增。对,按照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黄牛圈养实施方案,将通过五年时间,确保将涉及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吉林省区域内现有散养规模大幅度降下来。

国家公园内9万户籍人口中,林业人口有2万多,他们中大多数仍然以山林为生。东北虎豹公园成立以后,完了成立,我们管护的,巡护的完了那个我们的工资就稳定啦,那完这几年我们的工人都百分之百开支,业余时间我们再再创点业,搞点搞点副业,呐,搞点副业啥的,还挺那啥的,挺知足的。

陶从荣家的副业主要是来自于停发以后承包的700公顷山林。但是他们心里也知道,由于他们地处国家公园的核心保护区,是虎豹西晋的重要廊道,绝大多数的生产经营活动都是被禁止的,那700h㎡的山林并不能让他们一直承包下去,大家也能理解,为了要这个绿水青山嘛,为什么我要说是个过渡期呀,原先经营的让他经营期满,然后不可以再增加,就此为止,估计有个五六年基本上都到期了,都到期了,也缓解了大家的这个迷茫。曹从荣家已经承包了四年,他们每年都不会把中塔采完,总会留一些给山上的野生动物,这是常年在森林里生活的人们一个自发的习惯。

老师你看,有时候你看咱们这这这这种毯子,这种毯子,你看这个边儿上,这不已经已经咱们打下来以后,这不就这这边没有皮了吗?这就是山上的松鼠或者那种松的,咱们不能把他们的食物给它,给它那个什么打没了,得给他们留留给人特意特意留的,咱靠山吃山嘛,咱大山养的咱们咱也得,咱也得维护。大三的那个。陶瓷人家还养着几十箱蜜蜂。养蜂是国家公园规划中核心保护区内唯一一个明确可以经营的生产活动,而在国家公园的一般控制区限制就少的多,也为当地的民生发展提供了可能。你认为当地这些跟民生有关的产业好,哪些是可以值得鼓励和发展,摩尔种植,桑黄的种植,这是应该是鼓励的,我们把它叫这个鱼生生态产品是我们这个产业转型的一个很好的方向,这一段儿一段儿一直在这儿这么立着,是吗?对呀,你查查它一平一平方大概就25袋左右。木耳是汪清县的传统农业产业,截止到9月,今年已经生产了600万袋,种植木耳的基料由塑料和有机物组成,废弃后可以再利用,就是这干什么用,他就做原材料燃烧了,它是一个循环循环的。汪清县曾是国家级贫困县,在国家公园汪清县域内有四千多贫困人口。刚刚脱贫,产业能否发展将直接影响到脱贫成果。王权是汪清县木耳种植大户,今年春秋两季它生产了50万段木耳,为上百人提供了就业机会,你付多少钱付给他们是按十个小时算的话,一天得130元,也不是男工女工,男工是150元,那个,因为他菜比较累,当地林场或者当地老百姓的生产不用上山了,或者减少上山的机会,这样的话,我们就说这个虎豹在山上,老百姓的生产在山下,这个相互之间不矛盾,只有把山上靠森林为生人们的生产生活引导到山下,才能为野生动物们创造一个不被打扰的环境,但是这还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和野生动物的冲突不可避免。长白山森工集团党树河林场保护站位于森林深处,几十个林场职工常年在这里巡山造林,为野生动物站岗放哨。

这些简陋的窝棚是他们艰苦守护的。见证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后,他们的工作条件有了改善,但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却让他们又有了新的苦恼。桃子,野猪,这个熊越来越多,这个钱上至少有三只熊,有没有那种遭遇战?有,我们厂职工就有被黑家偷袭过的,见过没见过,有人见过吗?

上草帽村位于虎豹最集中的边境地区,越来越频繁的动物肇事让那里的村民们不胜其烦,也成了野猪还城邦,城邦的草地是你们家庄稼了,那咋办呢?这个不怕我们第一时间我们报得报。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已经完成了野生动物损害补偿管理办法的报批稿,今后国家公园园区内的野生动物肇事问题,将根据这个管理办法来执行。针对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试点期间暴露出来的人口集中居住地和公园管理之间出现的各种矛盾,结合地形和虎豹的西进轨迹,近期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区域规划将做总体调整,调整后,东西两部分的核心保护区将连成一片,通过试点的话,这一块儿已经成了它比较诗意的栖息地,所以就是把这个核心保护区的基本上往动物往西已经连成了一片,以前我们因为有通过调整核心保护区面积增加了一百多平方公里,而大约500平方公里生活着约5万人的一些乡镇和村屯被调出了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罗子沟镇是一个农业大镇,规划调整后,耕地和居民集中居住地被划出了国家公园,而森林保留在了国家公园内。我们会借了两面东风,我们要保证基本农田的保有量按照原来的这个模式去去去去发展,我们还可以借助虎豹园区,我们还可以发到发展东北虎豹这块儿,把罗子沟呢打造一个生态宜居小镇。罗子沟镇是革命老区,有红色旅游资源,在此基础上,还可以借助地处国家公园边缘的独特地理位置,发展生态旅游,这里将成为国家公园的一个入口。社区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规划》中一共设计了14个入口社区,这些地方将被主要用来做自然生态宣教,缓冲园区内外的人口进出,同时带动当地的民生发展。除此之外,园区内原有的旅游设施也将以新的方式被利用,兰家林场内的兰家大峡谷景区就是其中之一。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后,整个兰家林场都被规划为国家公园的核心保护区。经过调整规划,包括兰家大峡谷景区在内的近1800公顷森林将被化为一般控制区,从过去这个经营性的一个旅游景区,然后转化为现在公益性的一个宣教观测自然自然观测景观点,那个主要以科研呐宣教,然后以这样生态自然体验为主,因为我们对这个自然界的认识,特别对一些虎豹的它的活动规律的认识,到目前为止还是很多是不清楚的,那么必须我们在核心区或者在就近的我们要建立一些基地,为科学研究监测或体验流出一些的空间出来,所以他这个我认为这个是恰恰是我保护管理必须要的一个项目。2017年体制试点开始后,国家公园内任何新建项目都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这对被国家公园划走78%面积的魂春式的发展造成了困难。这里是我国重要的边境城市,也是具有国家战略意义的国际合作示范区,你觉得给你们造成的影响是什么?当时我们确实有一些项目可能有些耽误了,因为我们有很多的经济的拉动是依托于重大项目来拉动的。

浑乌高速是魂村最重要的基础建设项目之一,它连接着村市中心到防川边境口岸,是汶川市为了打通与周边国家共同合作,共同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我们最初的设计呢是穿过火爆公园的,是穿过来的,是从中间对,这是最有效率的一条通道,最接近的,但这个一穿过以后,正好是把这个火爆公园的这部分区域燃油版燃油斩断,为了东北虎豹西晋廊道的畅通,四年前浑乌高速被迫暂停,我们建议他就是绕一下,从国家公园外围外围绕一下再做,经过不断完善。如今修改后的回屋高速路规划已经不再穿越国家公园,因为这个国家公园的建设,这次我们非常深刻的感受到国家不论是生态的保护,还是地方的发展,他是寻求了一个非常最大的公约数,什么才是最大公约数,如何才能寻求到最大公约数,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在人和虎之间努力寻找的平衡点,历史上这个平衡点曾经被不断打破,如今正在重建,这个我们要尊重自然,然后才能保护自然,然后也是我们从自然里面获得我们的所需要的发展的基础,所以这就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所以我想就是对虎豹共产来说,就是必须要学会人虎共存。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