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829水边的守护者(27:57)浙江义乌楼仁斌50人水上救生团

2021-10-18 16:03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829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从9年前开始,楼仁斌就在义乌江附近的巡特警大队或派出所工作,为了增强救人的本领,9年来他只要不值班都要坚持游泳训练。此外,在楼仁斌的倡议下,义乌市公安局成立了一支50人的水上救生团,为市民增加一分水上的安全保障。 

《今日说法》20210829水边的守护者

有人江中遇险,水流湍急,他苦练水上救生,危急时刻挺身而出,三个小朋友在葡萄水在挣扎的一个小朋友头已经又又咽进去了,儿童溺水,而家长就在不远的地方,你看,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孩子,危险就在身边。水边的守护者《今日说法》即将播出,在。我。2021年6月27日。

浙江省义乌市公安局江东派出所接到报警说在附近的江里有人可能遇到危险,需要救援。好知道知道报警的地点离派出所不足3km。只见江水中央有一个人只露一个脑袋在水面上,这时旁边有群众说,这个人是自己从桥上跳到水里的,这里的水不深,他在水里12页滑动几下,一直没有沉下去。但是不管岸上的人怎么喊,水中的人并没有向岸边移动的意思,此时脱衣服准备下水的是江东派出所的副所长娄仁斌。

呀,都没告老师了,本来走路的。水里的人反应有些奇怪,娄仁斌决定尽快施救。他脱掉警服,拎着游泳圈沿着河堤下了水,可以游泳还是其他原因现在不清楚,老子看你跳下去的呀,现在我再来。我下去之前就把油铺掉了,因为水中救生的话,这个穿着这个警服警裤,阻力会非常大,游泳的会严重影响我游泳的速度。

这是一名青年男子,娄仁斌游到他身边,发现水并不深,1m72身高的他完全可以站在水里,那他也不是暂时的,可能就没关系,他蹲在那里,然后呢,我觉得可能就1m34差不多了吧,水深,但你也可以站着,但是他就是在那里,然后有的时候又爬起来,看起来我就很担心了,然后把边上的群众都说可能不行了,可能不行了。他把救生圈套在男子身上,一边用一只胳膊划水,一边拉拽着男子游向岸边,我就把它放在冰箱上面的时候,他不是很配合的,这个有点垫的这个这个河床的底部这样,一边游一边踩着过过来。这名男子看起来30岁左右,浑身湿漉漉的,十分狼狈,那你去拿吧。对对。这是你们自己的吗?我是人。各位主任,已经交上来好,收到的情况怎么样?没问题。有没有什么证呢?还有有的有,有的男子身上有身份证。警察随即联系了他的家人,原来这名男子有精神疾病,不能清楚表述,事后,他的家人来到义乌把人接走了。

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每年的夏季都是各地出现溺水警情最多的时候,刚才我们看到的是义乌警察楼仁斌下水救人的情景,这已经是娄仁斌在义乌江里救起的第11个人了,这次救人并不算难,而在他数次救援中,最惊险的还要数2018年7月的那一次。2018年7月5日,连续下过几天的大雨后,义乌西江桥边的防洪堤出现险情,四名路桥公司工作人员驾驶充气艇对防洪堤缺口进行查看,几个人正要爬上缺口,突然发生塌方,一名穿救生衣的人员掉落水中,两人被困在塌方缺口处,但是场上的有一个人,有一个人,他是没怎么,就是从那个岸边就爬上去了,就拉起来。就那个河岸,它把它形成了一个空洞,就是有点悬空的那种,就是有点像那种山洞一样的,然后他们就在那个里,那个里面两个人在里面8883。第一个人是他没删的,我就用卫生把它给那个那个带到上面去了。我来了。这是先前掉落水中的另一名工作人员在激流中被挡垃圾用的福袋暂时挡住。

随时有被冲走的危险,警察将游泳圈抛给他,那个人的腿也是腿那里被打了一个洞,腿腿也打断掉了,对,但你腿部受伤,他自己爬不上,也是把它那个让他做救身圈里面就像家一样,这样的话他腿不会受伤。来来来,来来来了。娄仁斌再一次下到堤坝坍塌处,发现第三位受困人员胯骨受伤无法移动。那就是怎么搬动什么的,会让他第二次受伤吗?后来是想了个办法,就是用那个两两根胶带把我们两个捆在一起,然后把它背在背上,就通过上面的人分组把我们拉上去,这样子,哇。放这放这。我这个人。你要不要来点?几名遇险的工作人员最终成功获救,其中两人分别腿部和腰部受伤,送医院接受治疗后均无生命危险。

这次救援楼人冰河参与救援的民警们在水上救生时显示出了出色的专业能力,诊断这个江的这些景区,因为家里面的警旗,然后都划分到这个江东派出所,咱就是明确责任,像这么多桥的话,有几座是你去救援过的呢?丁湾桥一中桥还原桥是南门桥锦发桥西桥水奔的这个地方,还有这个新区大桥这边,都有哪哪边的一下水,然后桥上面是怎么样情况你都比较清楚。从九年前开始,娄仁斌就在义乌江附近的巡特警大队或派出所工作,他对义乌的各个桥段都非常熟悉。义乌江位于浙江省义乌市境内,全长39.75km,共有17条支流,每年在义乌江溺水的警情有十几起,其中发生在江东派出所辖区的警情不在少数。

起来,为了增强救人的本领,九年来楼人兵只要不值班,都要坚持游泳训练,天暖时游一两公里,天冷时就有一两百米。在他看来,水上救援,首先救援者自身得有良好的体能,因为技巧的话还是比较简单的,就是体能,你要能够快速的游过去,还把人推来回来,那么还有有还有有一些基本的这种综合技能,像我们攀爬这些,用绳索把人拉上来这种情况,所以我们要长期就是保持着一个充沛的体能状态。在楼仁斌不到10㎡的宿舍里,角角落落也都装着健身器材,就平时就自己在这边练,对这么反正这么一点点练这样,然后这边们引体向上这个而在楼仁斌《车子的后备箱》里也常年备着救援绳,这是有30m长的救生绳索,这个是可以飘在水面上的,如果真的需要紧急救援的时候,如果我现在正好在边上,没有说你不可以,就是也能够开展持久夏天,使警察们更是不敢携带,因为溺水警情时有发生,义乌江水虽然一般深不足2m,但是水流比较急,一旦下水发生危险,很多时候根本来不及救援。就前段时间就因为他是三个人在那里做绿化的嘛,绿化工程的中午太热了,然后他们就下去跳一下,有一个人就被水冲走了,另外一个人两个人想去就又被冲走一个,第三个他不敢去了,就就两两就是走回来然后报警,那个离我们这边很远,从2017年开始,义乌江边就放置了很多救生圈,在紧急情况下多次发挥了作用,因为我们去救援最怕的就是我们到的时候他已经停下去了,那我们就没办法再救援了,有人能够把救生圈先扔给他,先抱住救生圈的话,那我们肯定能拯救回来好几次了吧,有有人掉下去,然后就有人那个就是下去的话,后面就群众救上来了,我们还没到,他们就救上来了。他们成立水上救生团,让更多的人学会水上救援。水边的守护者《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多次成功救援的经验也让娄仁斌意识到,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更多的时候救援要靠群体的力量,他开始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其他民警,有人在水里面挣扎,但是我们民警想下去,但苦于自己的这个游泳水平确实不好,甚至有些病人呢不会有用,那老百姓肯定要求你们下去救援,这个就是民警心里其实是非常难受的,所以我觉得通过一个一系列的培训,提高我们的这个民警水上救生能力,这个是非常有必要的。

巡警和派出所的民警出警速度最快,但并不是人人都像娄仁斌这样擅长游泳救援,在娄仁斌的倡议下,义乌市公安局成立了一支50人的水上救生团,就在上面喝水,要么就是这个在水下地上来了,还有人呢是这样的,这个飞机本来就是你写的能源,他呼吸就很难,通过培训,很多年轻的警员提高了水上救生的能力,下钱就就比较难,然后再把它扶上来,就比较还比较重。有一些,然后包括然后有些时候会存在一些失足落水或者说轻身跳水的情况,然后我们需要这一块也算我们的业务吧,必须得掌握的技能就是说我们希望每一个所都有这么几个专业的人能够水上救生,然后我们通过这种规范的一个培训之后呢教大家怎么利用这个装备,大家可能平时训练的时间也不是很多,那么我们通过使用装备来节约体能,就是我们游泳水平不是很高的情况之下,也能够很快的把人救上来,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医务室的民警在苦练水上救生的能力,为市民增加一分水上的安全保障,但很多时候,溺水事件往往是因为缺乏安全意识,在疏忽大意的时候突然发生的。

前不久在安徽的一个景区,几个孩子就遭遇了危险。这是安徽省宣城市泾县的一个风景区,几个小孩儿在小溪边,溪水其中一个在慢慢移动着,突然他滑入深水中。已经到了深水区,然后现在已经头已经淹进去了,但已经在扑腾了,已经看不到头了。然后当时周围的家长应该是没有发现小孩子在水里扑腾着,旁边稍大点的另一个孩子朝他游过去,想要救他,这个小朋友要去救他。大孩子眼浅滩把小孩子拽向岸边。完了

1可是还没等平安上岸,身旁的另一个小男孩儿也在慌乱中扑腾到了深水里,两个小孩儿纠缠着在水中沉浮因为水流吧不往这边冲了一点,然后现在是三个小朋友在一起,然后另一个小朋友因为这边水也比较深,然后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是三个小朋友在普通水在挣扎,应该是在挣扎,一个一个小朋友头已经又又咽进去了,这时候在岸边的一个大人发现的情况向水中走去,但是他不会游泳,然后这个家长但是走到这边儿发现水已经没过了腰部不敢往前走了,这个家长,然后是个应该是个爸爸,对,然后他这边儿就因为水比较深,他就有点油,然后这边儿我因为离得比较远,我我初步判断像然后我就赶快冲了过去,这时有个穿黑色背心的大人冲进水中去救孩子,这个人是芜湖市公安局三山经济开发区分局的民警王志鹏,一个胳膊卡着一个小男孩的那个胳膊,往外往外往岸上游,然后等我上岸了才知道,然后他旁边还还还挂着一个小孩儿,就两个小孩儿,是可能在水里比较挣扎的时候,抱在一起了,抓在一起了。王志鹏他也是休息时间带孩子在小溪边游玩,看到情况不对赶忙冲了过去,等上岸以后王警官才发现原来自己是拖上来两个小男孩儿,与此同时,另一个孩子的爸爸也把自己的女儿抱到了岸上,上岸后孩子们吓得直哭,王警官看孩子们能哭出声来,知道孩子们没事了,然后他爸爸还在训斥他,你这个不要往那边儿是水区去,你要喊,然后那个小孩儿讲我已经呛水了,我喊不出来,但是哭,然后我讲你不要不要训斥他了,遇到这种紧急情况,他肯肯定也喊不出来。几个小孩子都是六七岁,稍稍会一点游泳,大人们以为水不深,就让孩子独自在水边玩,但看似平缓的小溪里面其实有一个深坑,王警官身高1m8,水最深处可以没过他的头顶,那个水深大概有2m多,出去玩的时候,家长一定要看护好自己的孩子,然后哪怕是潜水区,有可能也是有可能小孩儿也有可能会失足或者滑落的滑落呛水。记者身后也通过电话采访了一位孩子的家长,孩子妈妈说,大人们以为谁浅,家长都在旁边守着,就大意了,没想到一不留神就险些出事,可能我们在这就了解这个溺水情况和真实碰到有可能出现溺水情况呢,还是不一样的,需要我们更多的帮关注孩子,更多的提防这样的事情的发生。

每到夏季,全国各地溺水事故时有发生,尤其是很多未成年人在没有大人监护的情况下吸水,更容易发生险情,出现溺水到溺亡,短短的只有四分钟的时间,可能人就会出现了一个休克,甚至是导致大脑细胞受损,所以说时间很短,溺水事故发生。那么我们在往年的救援过程中,那么救援成功的案例呢?我们到现在在芜湖也不会超过十例。负责紧急救援的蓝天救援队队员提醒家长们一定要提高警惕,为此,他们编了《四知道六不准》的口诀,知去向,知同伴,知内容,知归时。那么我们说六不准呢是不准私自下水游泳,不擅自与他人结伴游泳,不在无家长或老师的带领的情况下游泳,不去无救援人员、无救援设施的地方游泳,不去陌生水域游泳,不擅自下水施救。黄河滩险变幻莫测,他亲自下水示范遭遇溺水的情形,水边的守护者《今日说法》继续播出,救援人员反复提醒,尤其是作为孩子监护人的家长们,一定要看好孩子,千万不要让小孩私自去河边池塘戏水。在山东省济南市也有一个人身体力行,在用它可能的方式提醒人们防范溺水。你看我说我找刚才那个,我从那个我从这个地方说明个啥到这地方你来这边很安全,往里头这这这就突然变成了你如果从这个地方你不小心掉到坑里,你往前一跑,可能就是这水就能进的敌人枪口。再往里你看,这下面。你看,这个拿着木棍下水以身试险的男子叫王和新,他50岁了,是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黄河镇上的农民,这条宽阔的大河就是黄河,王和兴这样亲自下水做示范,至少上百次,他夏天是水,冬天士兵。还不知道危险到底多么危险。

你像这黄河边儿,即使就是那种水性非常好的成年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你走也很危险。那个黄河边儿上,为什么孩子们要去玩,一是出于好奇,甚至有的时候会从上游飘海有鱼,这个鱼,你在河边儿敲那个头,他们出去过去逮个鱼,王和鑫最初做这些事还是在十年前,你家西流了吗?加起来吗?上来了,上来了上来了,你下来吗?那时候王和欣所在村子的黄河边上常有孩子们在河边吸水,你听说过前前几年在着你淹死孩子,你听说过吗?

老师也讲过是吧?那为什么还还来玩呢?不怕有危险吗?苦口婆心的劝解,但孩子们要么不吭声,要么被说烦了,净跟他顶撞起来,你这老板,主任,这都是你做的,我在找你校长说的我是不怕你不怕我不怕了,你怕死吗?不怕了,不怕死死不怕了吗?

情急之下,王和鑫就想到了亲自下水让孩子们看一看这水有多深,这滩有多些,才刚到我的膝盖,再往再往里走也不是很深,那再往前一步就可能没那么呦这么沉,这一步又差这么多一步就差落长的有一米多咱把它做个标记咱看到底能能有多深?你会游泳吗?我不是我会游泳,我是想从我下水做实验,让你们知道这地方到底是有多深,知道了。

你可以看现在这里这个水已经没过超过我身上的两倍了,呦,这么高,为什么仅仅一步的距离就可能遇到落差达到1m深至更深的斗滩,为什么黄河河底这么凶险呢?王鹤欣说,黄河章丘段属于黄河下游,水面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因为泥沙含量较大,水流速度极快,沙至河底很容易受水流影响而变化。

黄河边儿有好多一些防止滚浪的一些石头吧,这石头把前面必然有倒流窝子,也就说是有人为的往上取土形成的坑,孩子不知道也很危险,根据水流的改变,可能昨天这地方是一个非常平缓那种破一夜之间,有可能这个地方变成那种动态,如果单凭经验判断的话,我也不敢说哪地方哪地方也不敢,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变这变化这么大,他就是因为这个上游上游这个放水降雨,这河里也可能水量增加。在王和新的电脑里,有些他多年前自己用摄像机拍摄下来的画面出来,这是2011年同村的孩子小建在河边跟小伙伴玩耍时,不幸溺水身亡。这是2015年的画面。

镇上的少年小高河边玩耍落水。那时几乎每一年黄河边都会发生溺水事故,一幕幕亲人悲痛欲绝的场景令人揪心,我当时语言人家大人哭,炸腿子掉泪,他弟兄三个,就这么一个男孩儿。早在2012年,王和鑫就在村里办了一个托管班,把假期里没人管的孩子组织起来,那时候他就常常去河边查看,遇到有孩子在河边玩,他就找到孩子的家长、老师,甚至发朋友圈曝光到今天,他的托管班已经变成了大学生志愿者参与的暑期班。

你去玩过,你跟谁去过?和我同岁的几个小伙伴,三个,你们都玩什么了?在河边儿首席班里有二十多个孩子,只有一个孩子,去年偷偷在河边玩过,后来被家长发现,深刻教育了一次。现在更多的孩子们都知道合理的危险了,但掉下去可掉下去就完了,那有没有什么办法既能去玩一玩,又能不出危险呢?去专业场合,为了把王可欣一个人的力量变成大家的力量,2017年起,黄河镇提出祖永家扶贫模式,挑选出24位贫困户老人组成专职黄河祖永志愿服务队,两人一组守护,一段合作,甚至现在学校暑假期间还安排着老师,接着骑着摩托车开的车接着撞,就现在就高压开始,当地的孩子就没敢去确定点这个,别动我,你跑这里玩了,你玩不下去,你在边儿上不行在边上。也是从2012年开始,王和鑫就义务去山东省内的各个学校讲课,这是他认为效果最好的一项教育内容。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幸福家庭的后面。其中孩子们最喜欢的互动活动是体验水中憋气。如今,河边劝阻和校园送客,王和鑫已经坚持了十年,到目前,黄河章丘段已经连续五年没有发生溺水事故。

王和新这些年去过三百多所学校讲课,每去一所学校,他都请学校在本上盖一个章,虚实齐全只是最后一道风险,安全交易限制是最重要的,每一年我们都会看到不少溺水事件的报道,尤其是夏季,暑假期间是青少年溺水意外的高发期,据统计,溺水已经成为中小学生意外死亡的第一杀手,一起起不幸的事件,一次次悲痛的场景,让我们意识到防溺水的宣传和警示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